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6章 流氓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边痕一个大男人,跟她一小屁孩计较,那人一双冷清的眼慢悠悠慢悠悠的从展小怜脸上滑过,掏出手机,低头按着。

    见边痕没说话,展小怜也就不找茬,坐在副驾驶座上跟方清闲说话,继续打探穆曦的消息:“方总,李先生最近是不是特别忙?”

    方清闲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随口说了句:“也不算特别忙,就是云城那边有个项目遇到点麻烦,李先生想解决。”

    展小怜摸着下巴想,傻妞这情绪闹得,不对劲啊,李晋扬可是一直把她宝贝疙瘩捧着的,什么时候这工作比傻妞还重要了?身后发出一阵细小的叽咕叽咕声音,一阵俏皮的哀乐后,展小怜头也不回的说了句:“萝卜被吃了吧?这种高智商游戏,普通人还是别玩了,不适合,保卫不了萝卜的。”

    方清闲“哧”一声笑出声,展小怜扭头朝他看了看,方清闲立马一本正经的绷着脸开车,边痕抬头冷飕飕的看了展小怜一眼,低头继续。

    不多时,后面突然传出“哎哟哎哟”两声,展小怜又幸灾乐祸的开口:“可怜的萝卜……”

    方清闲的脖子都憋红了,想笑,又没法笑,旁边这小丫头的小脸上满是得意,是那种人家被她埋汰她得意的表情,方清闲对这种弱智游戏没兴趣,都这么大年纪了,哪有那种小孩子心性?

    边痕别看平时一副贵族公爵的高贵样,在外头那就是传说中的人物,没多少人有机会窥视边痕真容,说起来边痕露面的机会那是比李晋扬还要少,李晋扬为了他的小娇妻,那可是多番抛头露面,边痕那是完全是隐秘人士,就连出庭的案子,他都是辅导其他助理律师出庭,除非真的碰到棘手的,才会亲自出马,就这么个把自己定位为boss级别的人物,谁知道他整天都会抱着一个破手机玩萝卜?

    这萝卜游戏边痕都玩好几天了,方清闲老说他是闲的蛋疼了,该给他整个大案子做做,要不然他就整天萝卜萝卜的。

    被展小怜嘲笑,边痕低着头不吭声,绷着脸,继续保萝卜,展小怜坐在前面不回头,就是竖着耳朵听,一听到萝卜墓碑出现的声音,她就是开始说话:“哎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是金萝卜的萝卜不是萝卜,连个金萝卜都玩不到,还活着干什么呀……”

    边痕抬头,副驾驶座上的展小怜也没回头,边痕就看到椅子上方竖着一个冲天小辫子,小辫子上还系了个小铃铛模样的头花,就跟后脑勺长眼睛似的,展小怜忽一下歪过身体,脑袋从椅子后面探出来,一双乌溜溜毛茸茸的大眼睛对着边痕眨了两下,然后说:“边律师,你的律师执照是买来的吧?这智商玩什么的游戏啊?”

    边痕扭过头,看着车玻璃呼了口气,声音冷冷清清的说了句:“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小姑娘还是安静点好。”

    展小怜继续眨着大眼睛:“边律师,你妒忌我口才好,抢你饭碗是不是?放心,我肯定不会当律师的,我以后是指望去外企当前台的,绝对不会让你在律师界没立足之地。”展小怜对着边痕一握拳,一副好心好意为你着想的架势,“边律师,回去多练练口才,加油,我看好你哟。”说完,展小怜麻溜的缩回头。

    与此同时,方清闲的车也在“绝地”的地下停车场停下,展小怜动作利索的解开安全带,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路小跑直接跑去按电梯,方清闲锁了车,边痕跟他一起走到电梯门口,刚好有电梯停下,两人过去的时候展小怜正在犯二,对着刚好在这个楼层停下的电梯门前摆出一个武侠电视剧上那些呼风唤雨的神功架势,对着电梯大喊一声:“降虫十八掌!开——”

    电梯门开了,电梯里还站在三四个要下楼开车的客人。

    展小怜个厚脸皮的也不觉得自己这样有多尴尬,慢条斯理的收回架势,两只手在面前往下一压,就跟真的练功后开始收功似的,嘴里还吐出了一个口,身体往旁边一让,嘴里说了句:“请!”

    方清闲跟边痕对视一眼,各自默默的扭开头去,假装不认识,一本正经的跟电梯里走出来认识的客人点头。

    方清闲觉得这妞也是朵奇葩,怎么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呢?边痕伸手捏了捏眉心,低着头不吭声,在看到这妞的二货行为后,边大律师开始以为这妞想假装偶遇的想法一下子就没了,她哪里需要假装偶遇?这姑娘就往他面前一站,摆个大侠的poss再正儿八经的演到底,就足够吸引人了。

    展小怜刚刚就是突然心血来潮了一下,她内裤没露,衣服好好的,又啥好丢人的呀。进去以后伸手按了他们要去的楼层,展小怜嘴里说了句:“希望这是专梯,不停最好。”

    方清闲站在展小怜身侧,边痕站在角落里,抬头看到的就是展小怜的侧脸,小脸上有点肉,侧面看有一个圆鼓鼓的弧度,也不知道是电梯里的荧光太白还是她天生皮肤就白,边痕看到展小怜脸上的那点皮肤,就是嫩嫩的白,有点粉嘟嘟的感觉。边痕正打算错开眼,展小怜冷不丁回头,瞪着一对大眼看着边痕:“边律师,我发现你又偷窥我了!是不是发现我特别漂亮皮肤特别好,四分之三角度的时候就是倾世美人?”

    方清闲的眉毛一挑,嘴里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哦”,嘴里慢悠悠的重复了两个字:“偷窥?”

    边痕勾了勾嘴角,冷清清的笑容总让人觉得他是带着讥讽,“我看了好几次才确认,你四分之三角度的时候脸显得最胖。”

    展小怜瞪圆了眼,被戳到死角,瞬间炸毛:“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边痕抱起胳膊,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不在意的笑了笑:“嗯,我是胖子。”

    然后电梯停下,边痕这个所谓的胖子,慢悠悠的抬脚,绕过展小怜,大摇大摆走出电梯,留给展小怜一个修长挺拔的“胖”背影。

    方清闲抬头“哈哈哈”的笑出来,展小怜气狠狠的走出电梯,回头瞪了方清闲一眼,抬脚走了。

    方清闲伸手摸摸鼻子,他没说什么吧?笑也不行,这是明摆着迁怒。

    展小怜回去的时候对账还没结束,她敲了敲财务室的门,探头进去一看,发现“绝地”的财务不在,就自己公司的财务单琪在对账,她走进去问了句:“37,怎么就你一个人?魏会计呢?”

    单琪头也没抬的说了句:“她去吃饭了,还有一点就行了。”

    展小怜把挂在手脖子上的一个方便袋拿下来放到单琪面前,嘴里说了句:“刚跟‘绝地’的总经理吃饭了,吃剩下块蛋糕我打包了,没人碰,你先将就下,剩下的我来对。”

    单琪不让展小怜碰,展小怜把蛋糕往她面前一塞:“赶紧去吃,你没来的时候,每次都是我对的。”

    剩下的确实不多,单琪吃完了,展小怜也对完了,都是每个部分的子项目,对起来很麻烦,但是不对万一有错了又麻烦,所以每个月都要对一次账。

    账目对完,张会计也刚好吃完饭回来,跟展小怜打了招呼,在在账单上签了字,展小怜就带单琪回去。回去的路上展小怜跟单琪又去正在装修的地方看了看,里面到处都是沙子涂料,根本插不进脚,这装修是外包的,先付了一半的订金,设计图是找的专业的装饰公司设计好的,完成了再付另一半余额。

    里面的负责人一看到展小怜就赶紧跑过来打招呼:“展小姐。”

    展小怜看着一面墙上涂好的涂料,问了句:“这涂料的颜色我看着怎么有点黄?”

    负责人很有经验的指着那墙解释:“这个就是这种颜色,这刚涂好没几天,干了以后就会变成白色的,你放心吧。”

    展小怜看了看那面墙,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一堆涂料包装桶,负责人急忙说道:“这个是别人家要的,给你装修的肯定是好的……”

    展小怜当时也没说话,回去以后在网上搜了搜自己看到的那个牌子,结果都没查到那个牌子,当初说好的是要绿色涂料的,怎么买的一个不知名的牌子呢。

    回家以后展小怜就跟展爸说了这事,展爸赶紧提醒了一句:“小怜,这涂料你得看紧点,万一用个有害的,这以后可是你要在里头工作的,这对身体不好。”展爸关心的不说房子,是自己闺女的身体,这要是长年累月在里头工作,对身体多有害啊。

    展小怜第二天自己又去了一趟,特地进去看涂料了,结果发现里面的涂料桶清一色的全是某个很有名的涂料桶,昨天看到的那个桶都不见了,展小怜蹲在那些桶面前看着,负责人这次十分淡定的过来跟展小怜说了句:“展小姐,昨天的那些涂料怕你误会,都先送过去了,这是今天早上刚买的,让人家一次性都送过来了。这是我们当初说好的牌子吧?”

    展小怜点点头,“嗯,就是要这个牌子,大家辛苦了哈。”

    展小怜第二天就给老姨打电话,老姨夫年轻的时候专门做过这行,认识老姨以后觉得这活太累,还没法顾家,所以就改行了。展小怜跟老姨夫一说,老姨夫经验老道的说了句:“换桶了……”

    其实展小怜看到那桶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昨天晚上发现了今天就全换了,都心虚成这样了,她不起疑谁起疑?挂了电话,展小怜也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去了买涂料的一家店里,在店里转了一圈缠着老板问了半天,最后买了一桶那个牌子的正品涂料提着走了。

    到了新店面那里,展小怜把手里的涂料桶往地上一放,对着里面一个小工人招招手,“过来帮我打开。”

    小工人在开那涂料桶的时候,展小怜直接进去把里面一个同样牌子的涂料桶给提了出来,“这个也打开。”

    两个桶都打开以后,味道不一样就算了,连颜色都是一个白的,一个微微发黄的,展小怜让小工人去喊负责人,负责人出来一看,脸都变了:“展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展小怜指着两只桶对负责人一脸真诚的说:“丁大叔,你被人家骗了吧?你看看,同样牌子的涂料,差别怎么这么大呢?你这买的也便宜吧?绝对被人家忽悠了。”

    负责人冷着脸说了句:“买的一点都不便宜,这就是正品,怎么可能会便宜?”

    展小怜指着那涂料说:“正品怎么是这个颜色呢?我这还是我们自己家里没用完的,我还想着今天送过来可以省一桶,让人家打开看看是不是坏了不能用了,结果新买的还没我这个颜色白,这肯定不对头啊?”

    负责人是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做这行也不是一天两天,对于怎么赚差价是一清二楚,他就是换了桶,里面的东西就是便宜的,以为骗骗小姑娘肯定没问题,一看小姑娘就娇滴滴的什么都不懂,忽悠下多容易,结果展小怜提了桶正品过来对比。

    展小怜说话还是给这人留余地,圆场子说是他被人骗了,目的就是给他面子,不想闹僵了让他把东西换了就行,结果这负责人被一个小丫头打脸,一下子恼羞成怒起来:“怎么不对头了?我干这行多少年了?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的?这些东西我比谁都熟,我说能用就能用,到底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

    展小怜一听,立马不乐意了,她给面子还不要,那她还给什么面子啊?抬头看着负责人不客气的说道:“丁大叔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装修是你负责,满意不满意在我,我现在对这个涂料不满意怎么就不能说了?别忘了,我付的可是这个牌子的钱,弄个次品滥竽充数我当然不答应。丁大叔这样跟你说吧,就是因为你太懂了我不懂,所以我才要谨慎,我这屋是要待人的,我要对人家负责人,这以后万一因为装修质量的问题出事,这事算谁的?”

    丁大壮冷笑一声:“我只负责装修,这以后的事关我屁事?”

    展小怜一听,直接说了句:“得,既然丁大叔说了这话,我也不多说了,我换装修队,我当初找你们就是因为人家介绍的,现在给我弄这么个膈应事,我要是让你们做也让人觉得我太好欺负了,我既然打算在这里做,就没打算这么被人欺负。”

    丁大壮双手掐腰,粗声粗气的骂了一句脏话,然后说了句:“换装修队?那也得看看我同不同意,你说换就换?我这些工人的工人工资先付了再说。”

    展小怜觉得特别好笑:“哟,丁大叔这牛气的,我花钱的活还得您说了算?好大的口气和气派,怎么着?丁大叔在摆宴除了混装修队,还是混黑的?这青天白日的抢劫可真有门路,没干活还逼着人给钱?这是哪门子的道理?丁大叔这是看我一小姑娘,觉得特别好欺负是不是?”

    说实话,展小怜这心里头还真是一点都没觉得怕,这丁大壮一听口音就是本地人,本地人顶多人脉广一点,混黑的青城混不过燕回,摆宴混不过李晋扬,其他工人都是外地过来打工的,展小怜怕什么?这里这么多人围观,展小怜还担心这些敢动她一根手指头?再说了,展小怜可是花钱的,她手里握着钱,还怕这些要钱的?

    丁大壮心里还真就是欺负展小怜的,一看就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自己抬手一巴掌估计就能拍趴地上,对付这种小丫头片子,稍稍恐吓下就行,这些一堆图片算起来都是钱,一桶的差距最起码要有三十,一通三十,这一百桶就是三千块钱,这三千可是白的的,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放弃?

    双方僵持不下,丁大壮的身后还有那么多工人呢,围着展小怜不让走了,展小怜嗤笑:“围着我干什么?往我要钱?别说我现在身上没有,就算有我也不可能给你们,我要是给了我成什么了?随便找个阿猫阿狗恐吓一下我就把钱送出去,我这是有钱烧坏了脑子吧?你们觉得可能吗?”

    这种工人等了好多天才等来这么个活,一看业主说不要他们干了,当然急啊,围着展小怜就是不让走,其中一个工人里年纪大的老头追问展小怜:“那你说怎么办吧,总得给我们个说法。”

    展小怜指着丁大壮说了句:“你们得问他。都是老装修工吧?这东西能对比出来吧?别跟我说你们看不出来,那就是不专业,我不要专业的人。你们要是想要劳务费什么的,直接往他要,我可是付了一半的钱给他。我的钱买这些东西?那得问问我答不答应。我说怎么办?很简单,把这些次品货全扔了,我的钱要花在点子上,当初说好的价格一分不会少,要不然全部给我滚蛋,没得商量!”

    展小怜说完,伸手拨开围着自己的工人,走了两步,回头,一脚踢翻了地上那通颜色偏黄的涂料桶,涂料桶一歪倒在地上,一下子倒在丁大叔的脚上。

    踹完了桶,展小怜啥话没说,头也没回的走了,留下一群工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展小怜从新铺面出来以后,伸手拿起电话,低着头拨了个号码,把电话放在耳边打电话,她是打给穆曦的,这都好多天没跟穆曦通电话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穆曦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胶带……”

    展小怜听着她的声音,觉得怎么这么没精神呢,“你怎么了这是?”

    穆曦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的说:“我好像怀孕了……”

    展小怜“哈”了一声,跟着就惊道:“真的?”

    穆曦在电话那端点头:“真的,胶带,我有点害怕,我不想生,可是李晋扬听说我不想生,他生气了……还不理我……”

    展小怜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要我是李晋扬,我就一巴掌扇死你。”

    穆曦:“……”老半天才嚷道:“凭什么呀?”

    “凭什么?”展小怜提高声音:“凭我是孩子的爸。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婚了的,生孩子怎么了?生孩子是女人头等大事,你这孩子多幸福?合法的,有爸有妈,以后出来那就是王子公主一样的生活,又不是养不起,怎么不能生?”

    穆曦嘀咕了一句:“可是我要工作……”

    展小怜直接打断:“工作你妹!工作什么时候不能有?孩子你以为想要就有的?到底什么重要你分不清是不是?别说李晋扬生气不理你,他要是因为这事跟你离婚,我都觉得你是活该。得,你别跟我说话,我现在火大!”说着“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被穆曦气的直喘粗气,总算知道傻妞在折腾什么了,原来是在折腾这事,展小怜真是气都气死了,比自己遇到事的时候更生气。她跟李晋扬是结过婚的吧?两人是合法领了证的吧?这要是没有就算了,这种有感情的结合下生的孩子,怎么就不愿意了?李晋扬要是个渣货,展小怜觉得是怂恿穆曦别生孩子,可李晋扬对她都那样了,死丫头真是作货。

    挂了电话展小怜才想起来被她气的刚刚要说的话也没说,算了,都闹成这样了,自己就不跟着添乱了,想着,展小怜直接给方清闲打了个电话:“方总经理,你好呀。忙不?”

    方清闲还挺奇怪,这丫头给他打什么电话呀,这都好多天没打了,突然的,方清闲一边在文件上签字一边以示对面的和煦等一下,“没事,你说。”

    展小怜直接说道:“方总经理,你能不能借给我几个人用用?就是那种看起来人高马大的,一看就像老流氓的那种人。”

    方清闲睁大眼睛:“什么?”

    展小怜重复了一遍后说道:“是这么回事,我今天碰到点麻烦,我怕我流氓耍多了,人家打我,所以我要找几个人壮势呢。”

    方清闲这给笑的,流氓耍多了拍人家打?她这得耍了什么流氓性子啊?挂了电话方清闲还在笑,和煦奇怪的看着他:“方总这是搞高兴什么呢?”

    方清闲笑着说:“一个活宝的电话,小丫头太搞人了。”

    中午出去吃饭之前,方清闲还真想起了展小怜说的这事,他想了下直接把保全部队长给喊了过来人,让他去准备几个人留着等吩咐,正在安排的时候边痕和他的女助理从外面走了进来,听了方清闲的话看了他一眼,随口问了句:“这是要干什么?威胁恐吓?小心别人留证给‘绝地’发律师函。”

    方清闲大概说了句:“小怜碰到点麻烦,帮小怜壮胆呢。”

    边痕直接扔出一句:“她?我看她根本不需要,自己就是一流氓,还需要别人去装?”说着,边痕直接进自己办公司了。

    女助理在原地站了下,对着方清闲小心的笑了笑,解释了一句:“我老板刚刚刚好看到展小姐耍流氓的样子了……”

    方清闲:“……”连边痕都这样说了,看来那丫头流氓样还挺足的。

    第二天展小怜又去,因为回公司说了下,公司里的几个男同学今天一样要陪展小怜一起来,一个个埋怨她不早说,早说了他们就专门过来给人负责监工也行啊。展小怜觉得可冤了,她哪里知道会有这些事发生啊。

    铺面里的工作还在继续,展小怜过去一看,工人还是那些工人,不过负责人丁大壮不在,展小怜奇怪的拉住一个人问:“丁大叔人呢?我找他。”

    一个工人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对着展小怜立正起立的造型,就差敬礼了,嘴里说了句:“啊,展小姐,是这样,丁老大这几天都没来,听说受伤了。”

    展小怜瞪大眼:“受伤?”然后一摆手,是装病吧?装就行了?不行!展小怜立马一摆手:“大家都别干了,无用功,涂料问题谈不好,做了也是不付钱的,既然丁大壮没来,这装修也先停几天,大家都回去算了,我要锁门了。”

    工人肯定不干啊,有个丁大壮熟悉的人赶紧拨丁大壮的电话,半个小时后,展小怜总算看到丁大壮去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丁大壮鼻青脸肿的不说,胳膊腿上还都缠了绷带,两只胳膊分别挂着夹板,一看就是受了重伤的。要是单纯的夹两块夹板展小怜还说他是装的,那脸上的那些伤总不会是假的吧?

    展小怜瞪大了眼,语气颇有点幸灾乐祸,心里想着这谁打的?手脚有点重啊,那脑袋肿的就跟猪头似的,晚上看到不定能被吓一跳:“哟,丁大叔怎么这造型?”

    丁大壮看到展小怜,声音都是哆嗦的:“展,展小姐……我,我我这是有眼不识泰山……昨天真是得罪了……这里给您陪个不是……您……您……”

    展小怜的眼睛睁的更大了,这什么情况?这个“您”用的,她怎么觉得全身有种凉飕飕的感觉呢?

    ------题外话------

    戒萝卜比戒烟难,惆怅

    另:热心美妞建了渣爷贴吧,贴吧名:燕子回窝,贴吧链接看置顶帖。

    这才是重点:Zhenghongyu,懒猫娘,孔小雀,三妞五月破壳日筷落满地,三美妞上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