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7章 进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丁大壮那架势,就差抱展小怜大腿了,展小怜被他吓的往后退了退,她身后跟着的两个男同学赶紧把展小怜当在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丁大壮问:“你想干什么?还想打人了?”

    丁大壮一听,哭丧着脸说:“没没,怎么会,这个……这个法制社会,打人是不对的……”

    展小怜:“哈?”这话说的,她怎么觉得这么耳熟呢?

    丁大壮就想挨展小怜近一点说话,结果展小怜一看他那样,满身缠着绷带裹的跟木乃伊似的,她哪敢靠前啊。再说了,昨天两人就跟撕破脸皮比谁更流氓了,这程度了万一这人想不开碰瓷赖着自己,自己不是惨了?展小怜就觉得这会这情况还是别挨太近比较好。

    丁大壮行动也不方便,说话都带用求的了:“展小姐,咱有话好商量,这涂料的事我是挨骗了,我今天就给退了去,保证给您用的是环保涂料,我要是敢在这事上做缺德事,我不得好死……展小姐,您就再通融一下,让我们把这活给做到底。这个次品涂料的钱肯定不会跟您药,当初说好的价格是多少还是多少……”

    展小怜抱胸斜眼看了丁大壮一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早承认被骗了我还用跑这一趟?做生意不厚道以后有活谁敢想着你?”

    丁大壮直接点头,展小怜说啥都行:“对对,展小姐教训的对,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一定……”他一家老小还在摆宴呢,除非他不想活了才会不吸取教训。

    展小怜想了想,她想的时候丁大壮这心肝急的跟猫爪似的,几次想往展小怜面前凑,都被展小怜带过来的护花使者给挡回去了:“有话你直接说就行了,你老想过去干什么?”

    两个男生就是听了展小怜说着这人一副要打人的样子才主动过来保护的,怎么说也是穆曦传播的执行老大,谁都知道现在的穆曦传媒展小怜说了算,穆曦是大股东,可穆曦不冒头啊,不靠着展小怜靠着谁?

    丁大壮眼巴巴的看着展小怜,展小怜摸着下巴想了下才说:“这样,你买东西的时候跟我说一下,小猪你到时候给过来丁大叔做个参谋,这以后可是我们办公的地方,东西绝对不能太差。”其实这就是找个男生看着丁大壮,有人盯着了就不信还能买假货。

    装修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有人专门去监工,展小怜就不用再费心了。

    穆曦那边跟着也传来消息,那丫头总算面对现实打算生孩子了,跟李晋扬闹了不知道多少天,周围的人把她都训遍了,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哄的,反正李晋扬又开始回家。这些事都是穆曦跟展小怜说的,展小怜一接到她的电话就喷她,穆曦自己还觉得委屈呢,展小怜懒的搭理她:“好好养你的胎,我以后还要去给你们宝贝疙瘩换尿布呢。”

    公司的事展小怜是不让穆曦操心,让她操什么心啊,孕妇最大。

    展小怜觉得这就是命,穆曦的命就是好,这是谁都挡不住的事,李晋扬真有那么好哄?一个男人真需要小自己那么多岁数的小妻子去哄?这根本就是李晋扬愿意的,他要是不愿意,十个穆曦也哄不回。

    公司是运行完全走上正轨,现在就等着新公司装修好搬迁,穆曦那边虽然不管,不过她还是会打电话问一下,早就跟展小怜说好了,为了避人耳目,她已经宣布要去国外发展,其实就是借着这个由头去国外养胎。这可是李晋扬的第一个宝贝疙瘩,绝对是当眼珠子疼的。

    展小怜这给羡慕的在电话里就对着穆曦嗷嗷嚷着:“傻妞,我心肝肺都疼,我纯粹是妒忌的!就是妒忌的!”

    穆曦心虚的缩着脖子:“胶带冷静!冷静!我已经跟李晋扬说过了,要是有合适的人一定给你介绍,你不要心急!”

    展小怜怒了:“我怎么不心急?你们家的娃都快有了,我男人还不知道是长的还是圆的,我能不急嘛?”

    穆曦鼓着小嘴不吭声,她有什么办法嘛,她认识的都是演艺圈或者是男模,这种人一个个长的都好看,身材也好,可是他们很花心啊,穆曦自己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她肯定知道啊,一夜情这是常有的事,女伴不定哪天就换了,还有些小白脸干脆就是被富婆给包了,确实会有人品素质不错的男模,可这种的要么是有女朋友,要么就是有潜力经纪人看的紧,可能都不大。

    其实最关键的是穆曦觉得这下男模配不上胶带,虽然长的好,可是长的好不能当饭吃,展小怜在穆曦的心里头,那就不是一个聪明可以形容的,那真的是绝对优秀,所以穆曦压根就往她认识的那些人堆里想。穆曦答应给展小怜解释,是知道李晋扬有认识的精英一样的优秀男士,还有很多留学生海归之类的,要不然她哪敢答应介绍?

    穆曦就跟展小怜哼唧,展小怜翻白眼,“你别哼唧了,你帮我留心,我自己也再找,不定我自己就能找着了呢。”

    挂了电话,展小怜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两只手捧着脸蛋往公司走,刚走到巷子门口,手机响了起来,展小怜拿起来一看,是在青城专程跟单的员工的电话,项目太大,本来是每周去一次,后来发现每周去一次压根服务不了,展小怜干脆在青城那边招聘了一个全职的人员专门负责这家酒店,大小事务都是通过这个人传递到公司的。

    展小怜接通后放到耳边:“喂?小雀?”

    “展小姐,是我,是这样,这边出了点事,我招架不住了,就只能给你打电话……”小雀在那边语气有点急的说:“我们前一阵通过的方案,其中那个最主要的被退了回来,说跟主题不符合,我给了很多解释,都说不行展小姐,设计那边都沟通过了,正在改,我担心还是不通过,这样我们的成本就会增加更多,我只能先跟你说一声。”

    展小怜想了下:“通过的方案为什么还会被退回来?这个当时可是他们张经理敲定的。”

    小雀急忙点头:“是啊,我也是这样跟他们说的,可是他们说张经理敲定了,但是他们部门经理没同意,所以要求重新定主题。”

    展小怜皱了皱眉头,这个部门是不是跟张经理不对盘呀,竟然能全盘推翻张经理定的方案自己重新定,不就是等于打张经理的脸嘛。展小怜也没说别的,挂了电话以后想了想,一边往公司走一边给张经理打电话,电话通了以后把这事一说,张经理很歉意的说:“小怜,这事是有,部门经理跟我谈过,觉得现在的方案不是他们想要的,想换一个。你知道我们集团太大,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原本的方案和另一个部门早期的有点相似,所以我同意他们改了,你看看帮着改一下吧。”

    展小怜的头大了一圈,这是帮帮忙的事嘛?一个方案动,就意味着整套方案都要跟着调整,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啊,当初要是没通过也就算了,这通过了再改,也太搞人了。这事肯定不能就这样同意啊,这明摆着是客户的额外要求,展小怜要是这样就同意了,那不就等于他们前期的所有投入要有大部分推翻重来?这重复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算谁的?

    展小怜在电话里也没说的多重,只是自己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这几天抽时间去趟青城看看情况。

    要是心里强大到什么程度才算真正的强大,估计也就展小怜这号的,只是她住的酒店自己重新定了一家,离的有点远,不过不影响,她带了整套的方案,路上看了一路找原因,看来看去都没发现什么雷同点。做这套方案之前,为了知己知彼,展小怜还特地要了他们的前一套方案,这是完全避开的,现在有这理由,展小怜觉得没道理。

    到了青城以后展小怜直接去找小雀,小雀工作的地方就是她自己家里,也就是她住的出租屋,两人一起去了展小怜的定的酒店,在里面说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去找张经理,牵一发而动全身,展小怜要是同意了才怪。

    最后张经理也没办法,她自己本来就有责任,要不是她当时敲定整套方案也不可能进行这么久,这都开始做了竟然要改,这肯定不行的。展小怜也没指望他们家做第二年,要不是因为合同签了,展小怜是绝对不会签这笔单子的,她又不是笨蛋,这家集团公司是谁名下的?燕回。她脑抽了才要跟燕回建立业务关系。

    跟张经理谈不拢,展小怜提出要跟那部门的经理沟通,小雀咬着下唇低着头,张经理同意了。

    部门经理是个看起来很有风度的中年男人,因为保养的好,看着也就三十来岁,展小怜带着小雀跟那部门经理一见面展小怜就看出一点苗头了,小雀根本不敢抬头看那人,部门经理跟展小怜两句话一手,就会把目光对着小雀看过去,展小怜当时就说了句:“刘经理是不是觉得我们小雀长的特别漂亮啊?”要不然怎么会老盯着小雀看呢?

    小雀当时的脸都白了,而刘经理当时的表情很尴尬,赶紧岔开话题。

    第一次谈话不欢而散,主要是刘经理还是有点本事,做事都是挑理,态度很强硬,不过在谈话过程中说话有点阴阳怪气的,倒不是针对展小怜,而是针对女人,确切的说是针对小雀,而小雀坐在展小怜身边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都是展小怜在说话,展小怜就觉得怪异了,这情形不对啊。

    两人回到展小怜的酒店,展小怜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小雀:“我怎么觉得那人就是针对你的?是不是合作的过程中有什么不愉快的事?那人十分仇视女人啊。”

    小雀开始低着头不吭声,后来展小怜直接把一个能力不行,看来要换人的帽子扣到了小雀的头上,小雀一看自己要丢工作,被逼的没办法,只好开口说话了:“我跟那人谈了半年朋友,后来发现那人是有老婆的,孩子都五岁了,所以我提出了分手……”

    展小怜抱胸看着她:“那就是说,是因为你个人的关系,影响了我们公司的业务。”

    小雀坐在床上开始哭:“我也不想的,可是我那时候不知道,我以为自己能嫁给他,结果……”

    展小怜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说了句:“你不用说了,要是一开始你就跟我坦白,我什么话都没有,我主动问了你还隐瞒,那我还怎么信任你?你跟你的客户谈恋爱,我怎么信任你是否会对外泄密我们公司的内部机密?”

    小雀抬头看着展小怜,呐呐的说:“我没有泄露什么……”

    展小怜面无表情的说了句:“本来没什么,可是你的存在影响到公司了,所以你被开除了,明天抽时间去一趟摆宴,把你上个月的工资结算一下,另外,你手里的所有档案资料你待会一起送给我。”

    小雀一听展小怜的话,当时就哭了,哭的特别凶,“展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的。”

    展小怜啥话没说,拉开门:“回去吧,我是故意的,很明显,你在一天,刘经理就会找你麻烦,他现在这样就是逼你跟他和好,和好了单子也就没问题了。我是为你好,跟一个有妇之夫藕断丝连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被人白睡了你还上杆子让人家作践,在犯贱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做不了决断,我帮你。明天之后你就不用来了。”

    小雀表情愣愣的,脸上都是眼泪,半响,她站起来,低着头说了句:“我知道了,谢谢展小姐,我走了。”

    展小怜应都没应一声,等小雀走出去,她伸手关上门,往床上一倒,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女人啊,可真是贱命,贱男一大堆,一个个上杆子往上扑,发现是大便不但不洗干净,还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抹上大便,生怕人家不知道她跟一个贱男睡了似的。

    小雀第二天一早把公司的资料都送过来了,展小怜一个人拿了那堆资料又去了一趟公司,这次是单独跟刘经理的谈的,她把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扔,很不客气的说了句:“刘经理,小雀被我开除了,这事以后我负责,把您不满意地方提出来,我们挨个商讨下,看看究竟要怎么改。”

    刘经理愣了下,“开除了?怎么会?”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说:“她的能力太差,有问题的方案没有及时回馈给我们,已经影响到了我公司的业务,这种人不开除留着吃闲饭?而且,人品也不好,这种人我要她干什么?”展小怜说话的时候就是阴阳怪气的,就跟昨天刘经理说话一样,这隐射的味道十足,刘经理怎么听怎么怪。

    这套方案当初就是展小怜跟进的,对里面的内容一清二楚,刘经理怎么说她都知道怎么圆,说到最后刘经理一边心虚的擦汗一边答应再考虑考虑。

    展小怜一脸戾气的从会议室出来,脚上的高跟鞋踩着“哒哒”响,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胳膊上搭着外套,一路往前冲冲,真是什么贱男都有,本来还觉得是个文质彬彬的经历,现在一看,就是个衣冠禽兽,怎么看怎么恶心,就那样还想老牛吃嫩草,也不怕被噎死。

    集团高层都是在十楼以上,这张经理也算是个高管,刚好是在十楼,部门经理都被安排在十楼,总经理以上级别的还是更高的楼层,展小怜出来以后就打算直接回酒店。

    地方很大,不过办公区的位置倒不是很多,看着也就四五个,这四个五都是助理之类的,跟前几次展小怜过来的时候这些姑娘聚在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氛围比,这次的气氛可是压抑多了,里面没有一个说闲话的人。

    展小怜冷着脸,心情也不好,大踏步的往前走,就要走出办公区的时候,冷不丁后面有人喊:“小怜!”

    展小怜回头,发现是张经理站在经理室门口对她招手:“小怜,这里!”

    展小怜愣了下,扫视了眼屋里,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她觉得今天的气氛跟昨天的有点不一样,昨天的看着还算轻松,今天的就跟办公室煞神来过似的,压抑的要死,连展小怜听到的咳嗽声,都是压抑着的。

    抬脚,展小怜朝着张经理的办公室走去,嘴里还问了句:“张经理,什么事啊?”

    张经理笑眯眯的站在门口,只是看着她也不说话,等展小怜走近了,她才开口:“来,我跟我们老板提起过你,我们老板一直说想见见你,这不?巧了,难得我们老板过来集团一次,多好的机会。”

    展小怜一听什么的总老板,这心里就咕咚了一声,知觉就是扭头就走,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到燕回慢悠悠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出来:“来都来了,进来坐坐又死不了人,进来!”

    ------题外话------

    爷跟燕回那渣商量了,月票上榜渣献身众美妞,欢迎蹂躏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