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8章 好好说也说不出什么

第228章 好好说也说不出什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抬头,看了张经理一眼,张经理的脸上还是带着那种很职业很有涵养的笑容,搁置在身前的手轻轻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嘴里说了句:“小怜,进去吧。”

    展小怜没有从张经理脸上看出她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的信息,最起码表象上她是不知道的,展小怜站在门口,半响,她抬脚走了进去。

    张经理在门口站了一会,然后伸手关上门,转身立刻,不多时,办公室内的其他人,均以不同的理由立刻办公区。

    张经理的办公室很宽敞,里面的装修一看就是会享受的人,展小怜知道这不是张经理会享受,而是燕回会享受,要知道,燕回自己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都是顶级的奢侈品,张经理这里的,顶多算得上豪华。

    偌大的白色办公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上面摆着的装饰品都是那种精致型的,后面摆放的玻璃柜里,被间隔成大小形状各异的小隔间,每个小隔间里面都放着形状各异装饰品,整个办公室的格调和张经理优雅的形象十分吻合。

    这个办公室展小怜来过好多次,如今办公桌后面坐了一个燕回,那人一如往常那般,坐没个坐像,悠然自得的坐在宽大的享受型椅子上,身体仰躺的靠着椅背,两条长腿高高的翘起,搁在白色的办公桌上,一下一下的抖着。

    展小怜走过去,把手里拿着的东西伸手放在办公桌上,然后伸手把旁边的一张椅子拖过来,在燕回对面坐了下来,伸手从包里掏出钱包,打开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站起来,双手递到燕回面前,抬头看着燕回,目光平淡无波,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很认真很严肃的看着燕回:“您好,我是摆宴市穆曦传媒的负责人展小怜,这是我的名片……”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冷不丁拉住她的一只手臂,狠命的往自己面前一拉,鞋跟凌乱的踩在光亮的地板上,展小怜原本半弯腰站立的姿势因为燕回过大的力气被拉直接撞在办公桌上,她急忙缩回一只手撑在办公桌上,隔开盆骨和办公桌的再次碰撞,她以一个努力拽着自己身体的姿势站在办公桌前,目光直直的盯着燕回的眼睛,一言不发。

    燕回原本悠然自得放在办公桌上的腿放了下,紧紧的拉着展小怜的手腕,强行把她的身体往自己面前拉,似乎忘了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张宽大的办公桌,他盯着展小怜的眼睛,不撒手却忽的一笑,“这是跟爷装呢?爷要是没记错,当初可是说好的,妞,别告诉爷给忘了。”

    展小怜还是那样的目光看着燕回,她一刻没有放松的在挣脱着自己的手腕,盯着燕回的眼睛说道:“我还真不知道爷在说什么,毕竟死过一次的人,能活过来就是万幸,哪里还记得乱七八糟的事。”

    燕回的手在不断的往后拉,展小怜的整个身体都被他拉的往前靠,身体就差呈现九十度打弯,燕回看着她的脸邪笑道:“啊,这样说爷倒是想起来了,怎么还活着呢?来,让爷摸摸,可别是鬼出现在爷面前,爷怕鬼。”

    燕回嘴里说着话,手直接摸向展小怜的脸,展小怜立刻腾出另一手,在燕回的手碰到自己脸的时候直接挥了开去:“别碰我!”

    燕回的目光带着邪气扫了展小怜一眼:“别碰?爷要是没记错,你这全身上下,哪个位置爷没碰过?”

    展小怜气的直笑,扭头看着一边,笑完了重新看向燕回,微微抬起下巴,轻轻说了句:“所以我才恶心……”

    “展小怜!”燕回猛的一拉,展小怜的整个身体直接扑在办公桌上,燕回狠命往后一拖,展小怜的身体随着他的力气大半个都趴在桌面上,她踢腾着腿,往后移,想让双脚着地踏实,结果还没来得及动,燕回已经把她整个人都从办公桌上拖了过来。骨头磨在桌面上很疼,为了不让自己疼,展小怜就只能随着燕回拖拉的动作移动,手忙脚乱的护着身体,不被磕破。

    展小怜的胳膊被燕回别在身后,力度还拉到底的,动一下胳膊就疼,她一动不动的坐在白色的办公桌上,燕回就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一动不动。

    展小怜抿着嘴,斜眼回视,一言不发。

    “恶心?”燕回开口,忽的嗤笑,“那爷要试试,你恶心到什么程度。”

    燕回伸出另一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往上一抬,低头啃了过去,力道又凶又狠,压根就没当那是人的嘴唇,感觉就跟戒肉多年突然开戒似的,有股凶残劲,几下以后,展小怜就觉得嘴巴又麻又肿,她头往后仰,燕回捏着她下巴的手跟着按在她后脑勺,本来是啃着她嘴巴的,一控制了展小怜的脑袋那啃着了一半的兴致就没了,直接往她脖子下面啃,房间就剩燕回一声接一声的喘气声。

    展小怜被捆在身后的手拼命的扭动,燕回直接把她整个人压在办公桌上,腾出一手就要扯展小怜的衣服,这动作一出,展小怜就知道他想干什么,那种豁出去的劲头一出来,猛的就抽出一只胳膊来,胡乱在桌子上乱摸一起,摸到一个圆形的水晶笔筒,直接抓起来,对着燕回就砸了过去,燕回手一松,展小怜身体往一滚,直接从桌子上摔到地上,跌下去之前本能的想抓个东西,结果只抓住了一根钢笔。

    展小怜摔在地上,顾不得被摔的眼冒金星,一骨碌爬起来直接就想门冲,几个因为头晕眼花的没分清方向,冲错了地方,冲过去以后才发现门在另一边,她跌跌撞撞的转身,燕回已经从办公桌后面揉着肩膀绕了过来。

    展小怜背顶着墙角,伸手拔掉笔帽,把那只纯金的钢笔尖对着自己白嫩的脖子,眼神警惕的瞪着燕回,一句话都不说。

    这两人就像在演一出哑剧,整个过程都没有人发出声音,就这一通折腾后,两人皆气喘吁吁。

    展小怜纯粹是被累的,刚刚的那个过程花费了她大量的力气,而燕回,完全是因为想把这女人拆了吞到肚子里的疯劲发作了。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眼睛盯着展小怜握着笔尖的手,两只手抱在一起,完全挡住了笔尖的位置,燕回慢悠悠的往前走了一步,半响,突然嗤笑出声:“哟,妞这是要吓唬爷?”

    展小怜并不说话,只是燕回往前一步,她握着笔的手也往上抬了抬,一股血腥味从展小怜的手里传出。

    燕回停住脚,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轻飘飘的说了句:“妞,跟爷玩真的?”

    展小怜依然不说话,手里拿着的笔没有半分的松懈,摆明了她现在的心态。

    燕回晃晃悠悠的往后退了一步,摊开双手对着展小怜摆了摆,往后退了又退,展小怜从软软靠着墙角的姿势慢慢的站起,头晕目眩的感觉也慢慢消失,她满眼警惕的盯着燕回,看着他一步步的后退,堵在脖子上的笔也稍稍拿开一点,然后她慢慢的往门边移动,一只沾了血迹的手拉开门,直接冲了出去。

    办公区没有一个人,展小怜的脖子上有血迹,手上也有,她手里抓着那只笔,冲到电梯面前,没有刚刚好停在十楼的电梯,展小怜直接从旁边的楼梯冲了下去。

    冲到楼下的时候,展小怜差不多瘫在了地上,她歇了几秒钟,挣扎着冲出了这幢大厦,门口登记的门卫认识她,刚想打个招呼,结果展小怜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展小怜没走下多远,她太累了,完全走不动,最后就坐在大厦前面的那个巨大的标牌面前的台阶上,一只手里还抓着钢笔,一手抹着止不住的眼泪,旁若无人的放声大哭。

    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大厦后面的停车场开了出来,后车窗被摇下,燕回下车,手里团着展小怜落下东西和衣服,对着她直接砸了过去:“滚,别出现在爷面前!”

    展小怜伸手抹脸上的眼泪,伸手把自己头上的衣服拿下来,低着头,把衣服穿在身上,蹲在地上捡一地的东西,收集好了,她抱着手里的资料,挎着自己的包,直接走了。

    燕回站在原地,吐出一口气,眼看着展小怜拦了辆出租车离开,他几个大步走过去,伸手一按,出租车刚被拉开的门被他直接按的关了起来,燕回抬脚对着出租车踹了一脚:“滚!”

    那出租车司机本来还想下车来理论的,再一看有几个人高马大的人正打算围过来,吓的赶紧关上门,开车一溜烟跑了。

    展小怜的眼泡还是肿的,刚刚哭的时候就没留余力,绝对是竭斯底里的在哭。她垂眸看着地面,怀里还抱着自己的包,不跑也不动,站着不说话。

    燕回伸手拉着展小怜的胳膊,“把你拉在爷那里的东西拿走!”

    展小怜头也没抬说了句:“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不要了,爷扔了吧。”

    “拿走!”燕回压根当没听到,重复道:“把你的东西拿走,别放着碍爷的眼!”

    展小怜垂眸看着地面,重复道:“我不要了……”

    “爷说拿走!”燕回咬着牙,“必须拿!”

    展小怜抿了抿唇,半响才说:“我晚些时候会去取。”

    燕回冷着脸,强行拉她的胳膊,“现在去!上车!”

    展小怜就是被强行拖上车的,上车以后她安静的坐着没动,燕回一坐上车就说了句:“开车!”

    车上没人说话,司机当自己的哑巴,副驾驶座上的保镖紧紧的抿着嘴,大气不敢喘一口。

    展小怜安安静静的坐在,偶尔还会抽噎一下,燕回只有在她抽噎的时候才会斜眼看她一下。

    车在二十分钟后到了目的地,展小怜站在门口不进去,燕回冷笑:“放心,爷对你完全没兴趣,别以为爷还会把你往床上带。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走!”

    展小怜被燕回扯着胳膊进了电梯,她挣脱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最后直接被他带到顶楼的露天餐厅,展小怜站着没动,一会功夫后,一个人拿着展小怜之前丢的那个包走了进来,燕回拿着那个包走过来,展小怜刚要伸手去拿,结果燕回冷不丁的缩了回去,“坐下!”

    展小怜站在没动,只是看着燕回说:“爷是让我来拿包的。”

    燕回随手拉开一个圆桌下面的摆放的椅子坐下来,“爷没说不是。坐下,跟爷说几句话。”

    展小怜站了一会,然后在圆桌的另一边拉开另一个椅子,也坐了下来。

    燕回拿着那只包轻轻敲打着桌面,说:“跟以前一样行不行?”

    展小怜想都没想的回了一句:“人都是向前看的,我不记得以前。”

    燕回猛的一摔手里的包:“怎么就不行了?你身边那些货色那个比爷强了?”

    展小怜:“哪个都不比爷强,是我高攀不起爷。”

    两句话还没说,燕回就开始烦躁:“你跟爷说,爷怎么就不招你待见了?那些东西算什么玩意?怎么着你就能跟他们好好说话,换了爷就不行?你说,你想怎么着?”

    展小怜看了燕回一眼,面无表情语气认真的说:“我没想怎么着,我也是好好跟爷说话了,我不明白爷怎么就说我不待见爷了。爷是什么人?我不敢的。”

    燕回怒道:“你少来!当爷不知道?你哪次都没把爷放在眼里,有你不敢的事?”

    展小怜还是那个表情,干巴巴的说了句:“爷多心了,没有的事。我就一普通学生,我能干什么呀?现在不过就是靠着别人混口饭吃罢了。”

    燕回暴躁的站起来来回走了两圈,双手往桌子一撑,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说:“要爷娶你?”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爷别开玩笑了。”

    燕回又开始暴躁了,走了好几圈以后又回来,“爷哪里像开玩笑了?”

    展小怜抽了鼻涕,说:“爷,要是没别的话说,我想回摆宴了……”

    燕回直接打断:“爷话还没说完!”

    展小怜坐直身体看着他:“那爷继续说。”

    燕回呼出一口气,说:“你想怎么样?提条件!”

    展小怜看着他问:“什么条件?”

    燕回比划了一个手势,说:“继续的条件。”

    顿了顿,展小怜问:“爷是没找到合适的女人?”

    燕回直接说道:“你要给爷介绍?”

    展小怜摇摇头:“爷,我不是拉皮条的。”

    “展小怜!”燕回咬牙:“爷就想找个女人怎么就不行了?”

    展小怜站起来,伸手拿过桌子上的包和资料,说:“爷要女人当然行,怎么不行。我怎么敢说不行?”

    燕回眼一亮:“你同意了?”

    展小怜嗤笑一声:“爷,只要别扯上我,您老谁我都恭喜您老人家。”说着,展小怜抱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抬脚就走,走了几步她站住,回头,看着燕回说:“爷,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爷面前,这生意要是给我做我会让别人接手,要是不给我做那最好,违约金我就不要了。”展小怜抱着怀里的那堆东西,对着燕回弯腰鞠躬,“您老人家保重了。”

    说完,展小怜直接走了。

    燕回站在原地,冷笑一声,扭头看着展小怜刚刚坐过的椅子,走过去,对着那张椅子拼命的踹,他一踹椅子就跑,燕回直接把椅子举起来,对着吧台就砸了过去,好好的餐厅几分钟后一片狼藉,燕回在那片狼藉中抓头,老半天后,伸手整理下衣服和发型,走了出去。

    展小怜坐车回摆宴,上车之前去药店买了创口贴把手指给裹上,脖子上的血迹擦去以后啥问题都没,戳破的根本就是她的手指。

    回摆宴以后展小怜也没给青城张经理打电话,就是等他们打过来,那生意能做就做,不能做就这样,反正她是不会主动说跟人家说节约的。展小怜这心态就不是生意人的心态,她家里本来就不差钱,展爸展妈都有工资,还不算低,自己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很少有会钱犯愁的时候。

    展小怜自己也知道,她要是走上社会了少了这样的大生意肯定会着急,不过现在她还真没所谓,有了很高兴,没有大生意还有小生意,能赚钱谁都高兴,有些钱还和怎得看怎么赚。

    从青城回来,展小怜就没管,那边的接头人都被自己开了,谁管那么多。这边的新铺面装修也快完成,公司搬迁的消息展小怜已经在安排宣传,公司一般,坏处就是学校平时的小生意没了,好处是可以吸引社会单位谈合作,从长远来讲,自然是往更大里发展比较好。

    穆曦虽然怀孕休产假,不过还算有良心,记着公司的事呢,新公司的一些正规东西都有请“绝地”的方清闲帮忙,方清闲爽快的答应了,小丫头片子可爱又聪明,偶尔还会犯犯二,心情好。

    方清闲肯定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干什么,他都是分配给其他人的,就比如边痕那边,一个小破公司的一些规章制度竟然要让他那种级别的人亲自过目,别说别人这样觉得了,边痕自己都无语了。真当他闲到家了吧?——

    哪只妞说爷不V5拍一百次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