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32章 行不行的,处处看呗

第232章 行不行的,处处看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站在原地,听了边痕的话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伸手一抹眼泪回头走,走到车旁边旁边,弯腰看着车里的边痕,问:“不是说没兴趣的嘛?怎么突然又答应了?是不是因为我哭了可怜我?”

    边痕顿时哧一声笑出来,然后他摇摇头,说:“不是,”默了默,边痕又说,“我喜欢真性情的女孩。”

    展小怜抽噎了下,对着边痕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嘴里说了句:“边律师,我很难追的,那你要使劲追到我才行哦,加油。”说着,展小怜转身走了。

    边痕看着她的背影,扭过头看向前方,忍不住再次笑出来,等看不到展小怜的身影了,他启动车辆开了出去。

    展小怜回到家里眼圈还是红的,情绪看着也不高,展妈当时没敢问,悄悄跑去书房跟展爸说了,展爸当时也没说话,等吃晚饭的时候展爸就跟展小怜聊天:“小怜,今天忙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展小怜低着头,半响抬头看着展爸,认真的说:“今天有个小孩,脚是畸形,对糖还过敏,他抱着我的腿让我当他妈妈,说他没有妈妈……”展小怜说不下去了,噎住,然后继续说:“爸,我很难受……”

    展妈一脸担心的看着展爸,放下碗走到展小怜旁边,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把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说:“小怜,你难受什么?你不是有妈妈吗?那些孩子需要关心,不需要同情,小怜,你别把自己的情绪也融入到那里去,不然你会一直很压抑,你说是不是?我们希望你过去是把你的好心情传染给那些孩子,不是让你把眼泪带给爸爸妈妈。”

    展小怜抽了抽鼻子,从展妈怀里抬头看着她,带着眼泪笑着说:“妈,你这安慰怎么这么文艺?从哪本书上抄来的吧?”

    展妈哭笑不得的伸手一推的她的脑袋:“文艺什么文艺?就你想法多。没事别抱着我撒娇,吃你的饭。”

    展小怜重新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跟展爸说:“爸,你看我们真是越来越野蛮了,是不是更年期到了的缘故?”

    展爸还没说话呢,展妈那边已经伸手在展小怜肩膀上拍了下:“你又胡言乱语什么?饭也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

    展爸赶紧跟展小怜摇摇头,展小怜对展爸吐吐舌头,赶紧低头扒饭。

    展小怜心里头的那点小忧伤,就这样没了。

    晚上洗完澡,展小怜突然想起来跟展爸说了声:“对了爸,我打算谈恋爱了。”

    展爸正在客厅看电视,展妈在洗澡,听了展小怜的话对展小怜招招手:“过来坐下,跟爸爸说,你打算谈恋爱的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

    展小怜咧嘴对展爸笑,“你知道呀,你还夸过他呢。”

    展爸点点头:“明白了,那位爱心人士。”

    展小怜笑嘻嘻的承认:“就是他。”

    展爸跟天下的父母一样开始关心展小怜为了对象的年龄职业家庭等情况,展小怜啥话没说,直接跑房间从桌子上把边痕的名片拿给展爸看:“这是他的名片。”

    展爸特地去拿了眼睛戴上,看着上面的抬头,发现这个价边痕的是“绝地”的律师,展小怜还在旁边说话呢,“他是香蕉人,外黄内白,从小在国外长大,听得懂中文也会说,不过说的不大好……”

    展爸把名片翻来覆去看了又看:“有多大年纪了?能在‘绝地’做到这个位置,应该不年轻吧?”

    展小怜赶紧摆手:“可不是老头,老头我也瞧不上啊,我爸都这么帅了,我要是找个老头当男朋友,还不被人家鄙视是死啊?人家可是年轻有为呢。”

    其实展小怜还不知道边痕多大年纪,不过看在年轻这倒是真的,有钱人大多保养的好,特别男人就更加看不出年纪了。展小怜也没说边痕有多大年纪,展爸也没追问。

    最后展爸对展小怜说了句:“小怜,你现在年纪还小,挑男朋友的眼光一样要高一点,平时相处的时候要看细节,别因为人家长的好就昏头,知不知道?有能力有条件当然好,但是,人品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他就是亿万富翁,也不能要,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立刻对着展爸晃大拇指:“我老爸说的就是有道理。别的不说,最起码这人是个有爱心的人吧?我就是喜欢他有爱心,我现在就没看到有几个人会跑去当义工的,可是他就是其中一个,我觉得这人真的特别好,他跟那些小孩站在一起的时候,一点看不出来他有不耐烦或者是讨厌的神情,他看那些孩子的时候,就跟天使似的,脸上带着笑,就是很高兴的那种笑……”

    展爸笑眯眯的听展小怜说话,然后他点点头:“小怜喜欢男人有爱心,这个人符合了,喜欢小孩的人,脾气会好,爸爸也喜欢。”

    展小怜往展爸旁边一座,抱着他的胳膊说:“我就是喜欢那样的,等着爸,我过一阵就给你带个女婿回家。”

    展爸一听头大了:“哎哎,小怜,你先处男朋友,可心急结婚什么的,你还小呢,那么急结婚干什么?”

    展小怜松开展爸的胳膊,笑嘻嘻的往自己屋里跑:“知道了知道了,老爸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呀。”

    跑进屋伸手就把门关上,展小怜往电脑门前一坐,捧着手机发短信,谈恋爱要趁早,更要主动,要是扭扭捏捏等男人来联系,展小怜会急死,再说了边痕那会急死,再说了边痕那人看着就是特别闷的主,指望他主动说话,黄花菜都凉了。

    短信:边律师,吃完晚饭没?

    第一个短信发过去,展小怜打开电脑准备上会往,电脑刚打开,手机滴滴响了两声,展小怜拿起来一看,边痕回了过来,老惯例,麻溜的英文:刚吃。

    展小怜低头按手机键:边律师,明天是周末,你有什么安排?要是没事的话,请我吃顿饭呗,今天的饭没有我老妈做的好吃。

    边痕低笑一声,那饭有多难吃他知道,难为她还吃了点进去,他记得他第一次去的时候吃了一口还吐了,他是纯西方的口味,本来就吃不惯游戏食物,结果福利院的伙食挑战了他的味觉,那次他一口都没吃。他发了一个字:嗯。

    这要是换个女人,八成能被气死,人家热情洋溢的打了一溜的字,结果他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展小怜不管,边痕就一个“嗯”以后展小怜都能跟出一大段话:是吧是吧,我就知道大家都觉得不好吃。不过谁让那地方是福利院呢,为了孩子们的口味和营养,只能将就大人了。对了边律师,你平常是不是比较忙啊?边痕回:还好。展小怜自动默认不忙:我明天刚好也不忙,那边律师明天记得请我吃饭呀。

    边痕一边按着回复一边笑:好。

    展小怜小嘴咧的大大的,逮到一顿是一顿,多拉近感情啊。

    周末中午的时候,展小怜还真接到边痕的电话,虽然两人从昨天开始关系和之前比好了不少,可一天以后的电话里,展小怜听着边痕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是我,你想去哪里吃?要吃什么?我现在去接你,你去昨天的那个地方等我,十五分钟后我就到。

    展小怜就来得及“哦”一声,那边电话已经咔嚓挂了,展小怜伸手抓抓头:“挂了?”

    没办法,展小怜麻利的跑去换衣服,脚上蹬了双漂亮的小靴子,往头上带了顶红色的线绒帽,还垂下两只毛茸茸的球,身上套了件白色的外套,跟展妈打了声招呼,兴高采烈的往外跑了出去。

    展小怜过去的时候边痕已经等在那里了,上次展小怜来的时候边痕坐在车里没动,这次展小怜过去的时候边痕等在车外,看到展小怜过来他从依靠的车身上站直,对展小怜笑了笑,伸手拉开车门,做了个让她进去的手势:“路比较顺,所以我来的早了。先上车,然后告诉我你想吃什么东西。”

    展小怜笑眯眯的往车里一坐,边痕伸手关上门,走到驾驶座的那边,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说:“你今天看起来很可爱。”

    展小怜立刻得寸进尺的两只手捧脸:“是吧是吧!我就知道我特别可爱,边律师你现在是不是疯狂的爱上我了?”

    边痕:“……”这丫头是不是不能夸啊?夸了就得瑟呀。边痕赶紧系上安全带:“先找吃的地方,要不去‘绝地’?”

    展小怜急忙摆手:“别别,那地就别去了,贵死个人关键还是没多少东西,不定咱俩几千块钱吃了,还没吃饱。边律师,去我们上次去喝茶的那个地方吧,我喜欢那个地方,又安静,茶又好喝,里面的甜点还好吃。”

    边痕点点头:“也行。”

    车子上路,展小怜一路上叽叽喳喳跟边痕说话,可以调整了一个四分之三角度的位置给边痕看:“边律师,你看看你看看,我这四分之三角度真的胖吗?”

    边痕哧一声笑出声,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话应该好多天前他故意打击过她一次,竟然记到现在,这让边痕有中这妞是不是就为了证明她四分之三角度不胖才故意跟自己示好的。边痕摇摇头:“不胖,挺漂亮。”

    展小怜立马问道:“哎,真不胖?那你上次怎么跟我说我这个角度最胖啊?我都快被打击死了,真的,边律师你真是太坏了,我可伤心了。”

    边痕也买看到,只是嘴里说了句:“我开玩笑的。”

    展小怜表示无比的惆怅,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真的不好笑,这人一句话,结果自己被打击了好几天,一个人窝在房间里都不知道自拍多少天了,就是为了看清她四分之三角度是不是特别显胖。

    二十分钟后车都到市中心的那家茶馆,显然,边痕是茶馆里的VIP客户,一进去人家就主动把他带到了边痕的专属包厢,展小怜赶紧跑去阳台,从阳台上往旁边看,其实就是想知道是不是上次那个跟边痕相邻的房间,边痕在旁边随口说了句:“方清闲的包厢就在隔壁,我和他是挨着的。”

    展小怜从阳台上走回来,往旁边的藤椅上一躺,故意摇来摇去的摇着藤椅,嘴里说了句:“我觉得这地方挺好的,位置好环境也,还不吵,在市中心的位置能有这样安静的环境,挺不容易的。”

    边痕在旁边坐下,不多时有服务员拿着菜单进来:“边先生,请问有需要点单服务吗?”

    边痕对着展小怜抬抬下巴:“小怜,你看下你想吃什么。”

    展小怜接过菜单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刚刚边痕喊她“小怜”,貌似昨天还是展小姐、展小怜的叫了,今天突然升级成了小怜,展小怜这小脸立马就笑成了一朵小菊花,心情好食欲好,展小怜一口气点了三块糕点一壶茶,完了就在躺椅上摇晃,边痕那边点完餐,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你还需要什么?可以让这里的服务帮我们送上来。”

    展小怜头上戴着线绒帽被她拿下来放在一边,头发有点乱,她闭着眼睛躺摇摇头:“就这些就够了,我要减肥。”

    等展小怜点的糕点端上来,边痕看着那三大块,有点无语,这是要减肥的人吃的东西?他怎么觉得这是增肥的人才会吃的。

    吃完东西两人就各自坐在一边闭目养神,一会功夫展小怜就听到旁边有叽叽咕咕的声音,她睁开眼一看,发现边痕悠然自得的躺在躺椅上玩手机游戏,展小怜问了句:“萝卜?”

    边痕抬眸看了展小怜一眼,“嗯。”

    刚“嗯”完,展小怜就听到萝卜被小怪兽咬的嗷嗷叫的声音,边痕再次抬眸看了展小怜一眼,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别跟我说话,萝卜会死。”

    展小怜:“……”他萝卜死了难不成是跟自己的说话的缘故?

    展小怜吸取教训,不吭声,结果一会功夫后,萝卜的惨叫声又传来,展小怜得意的晃着脚,嘴里说了句:“我可全是金萝卜。”

    边痕看了她一眼,展小怜对他咧嘴一笑:“不过我戒了。”

    边痕呼出一口气,看了展小怜一眼,半响开口:“过不去,一直被吃。”展小怜从椅子上探头,边痕立刻把手机的屏幕转给展小怜看:“就是这里。”

    展小怜看一眼,笑眯眯的缩回脑袋,嘴里说了句:“这个容易。”说着伸手把边痕手里的手机拿了过来,一边往上摆炮塔,一边说:“其实所有游戏都一样的,找到了诀窍就行,价值最高的威力最大,找一个让你放心的东西堵住妖怪洞,然后多赚钱买装备,杀怪从源头杀起最霸气……”

    展小怜把阵势布上以后,伸手把手机递给边痕,“等着升级打怪就行,实在不行你找点攻略看看,那样最有效。”

    边痕低着头,明明是一本正经的人手里玩的是弱智游戏萝卜,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囧人,他低头一边玩游戏嘴里一边问了句:“你找了?”

    展小怜晃着脚丫子嘴里说了句:“怎么可能?我是自己本事,攻略什么的最没有爱了。”

    边痕看了展小怜一眼,说:“那我也不找。”说话的空档,萝卜的哎呀声再次传来,边痕把手机屏幕转给展小怜看:“又被咬了。”

    这下,展小怜鄙视的眼神就出来了怎么这么笨啊?阵都布好了,竟然还被咬。伸手把手机拿过来,直接按了重新开始,小手指轻巧的在屏幕上按啊按,三分钟以后,展小怜把手机往边痕面前一放,说:“喏,金萝卜,颁奖了,还有个勋章。”

    边痕:“……”

    本来两个人一边一个坐,中间隔了个茶几,一会功夫后,中间的茶几被边痕直接放到了两人面前,两章躺椅并排放了,边痕手里举着手机,展小怜歪着身体在手机上一个劲的按,嘴里还说:“……要把火力集中在前半截,减速的工具要和攻击的配合,要不然来不及打怪物就全跑了,别看这些工具各种各样看着没什么关联,实际关联大着呢,同样给你三件工具,我可以打出金萝卜你就会被吃掉,这是为什么?这就是你工具没配合好,东一榔头西一棒那肯定不行……”

    边痕也不知道展小怜说的对不对,不过听着还真是头头是道的,还像那么回事,边痕看了眼展小怜,这回隔的近,一眼看过去就是展小怜脸上的白皙的皮肤,可能是年轻的缘故,那皮肤是真的好,近看都经得住观察,光滑白皙,没有瑕疵。展小怜的眼睛是那种远看毛茸茸的,近看就能发现给人感觉毛茸茸的原因,那睫毛是浓密的天然上卷,上下睫毛都有,眨眼的时候就是忽闪忽闪的。

    边痕本来就是随意的看了一眼,结果看的有点长,那眼睛都没缩回来,展小怜眼睛骨碌碌转一圈以后,直接跟边痕的眼睛对视到一块,又被捉包了,展小怜立刻眼神暧昧的看着边痕,说:“边律师,你就说实话吧,你肯定是觉得我是绝世美人,所以才一直偷看我的,你看你看,你刚刚偷看我我都发现了。”

    边痕一脸的无奈,然后点点头承认:“我是偷看了。”

    展小怜一骨碌坐起来对着边痕问:“哦,边律师那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呀?”

    边痕一边笑一边点头:“是挺喜欢的。”

    展小怜摸着脸自恋:“我果然人见人爱啊。”

    边痕:“……”

    下面这一下午的时间,大多是玩游戏中度过,展小怜负责玩和教,边痕负责当劳力,举手机可是个体力活,他是男人就该他拿,正常情况下,展小怜玩过了会让边痕再玩一次,展小怜趁机在旁边说风凉话:“边律师,我都跟你说过很多遍了,要集中火力,你别老是拿这游戏跟现实比,觉得留后路什么的,这游戏里你就别指望留后路,集中火力放在前半截就足够了……”

    要说相处,其实两人还真没怎么相处,在一块的大部分时间就是玩游戏,也说到了做义工的一些事,展小怜一知半解的地方,边痕会帮她做详细说明,总之,展小怜就默认这是两人的相处方式,还有原因就是两人也不知道谁追谁了,也没说成也没说不成,只不过相处起来的气氛逐渐缓和。刚开始两人互看不顺眼,就因为车祸的事,一个觉得是不想负责的一个觉得是制造偶遇,这一天是这两人相识以来相处最融洽的一天。

    晚上送展小怜回去,车到目的地,展小怜低头解开安全带,边痕全带,边痕下车,拉开展小怜那边的车门:“下来吧,我送你到楼下。”

    展小怜眨巴着眼想,这就是男朋友送女朋友往家走了吧?走在路上展小怜就晃动着她帽子上的垂下来的两只小球,一边走一边问:“边律师,你现在是打算跟我处朋友呢,还是处朋友呢,还是处朋友呢?”

    边痕被她绕的头一晕一晕的,怎么三个句式都是一样的?

    见边痕发愣,展小怜立刻主动推销自己:“边律师,其实我还是不错的,你看我长的可爱,你都偷看我好几回了,我脾气还好,要是不惹我生气,我会一直很温柔很有爱心。我这个人还没野心,只要有份工资让我拿的轻松工作就行,我以后肯定是个贤妻良母,边律师你就考虑下我呗,好歹你还偷看了我好多回,其他女人不定你都没看过呢,你说是不是啊?我这是你给你机会,你得把握,边律师,我跟你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真的好好想想。不过想的时间不能太长,要不然我等的不耐烦,我就找别人处了。”

    边痕被展小怜说的低头直笑,展小怜鼓着小脸不高兴的看着他问:“我说真的,你笑什么呀?能处就处,不能处就算呗。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有爱心,我是个没什么爱心的人,所以要是能找个有爱心的,我就可以被人爱了,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边痕一边笑,一边点点头,说:“行。”

    展小怜一听,这小心肝都颤抖了,竟然就这么算了?她斜着眼,冷着脸盯着边痕问:“边律师,你说真的?”

    边痕笑着说:“真的。”

    展小怜被气的眼泪汪汪的,指着边痕怒道:“你这个扭曲的闷骚男,早就打算不搭理我了还装的跟人似的和我出来吃饭。你早说不行不就成了,干嘛还搭理我?欺负人是不是?”

    边痕愣了下,然后看着她笑:“小怜,你是不是听岔了?”

    展小怜原形毕露,嗷嗷嚷道:“小怜也是你叫的?滚回你自己窝去,看到你这种骚劲一肚子闷久了全是坏心眼的人就来气……”

    边痕扶额:“小怜……”

    “小怜你妹啊?!”展小怜怒气冲冲大踏步往回家走:“太阳你全家!”

    边痕突然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特别的疼,就她这样的还好脾气温柔善良贤妻良母?他刚刚看到的这只是哪里来的物种?正宗炸毛小野鸡加小狮子的混合版啊。他跟在展小怜身后好声好气的说:“小怜,我是说……”

    “说你妹!”展小怜骂完了,小螃蟹似的横冲直闯的上楼了。

    边痕站在楼下顿觉无比的惆怅,这脾气……离贤妻良母足足有十万八千里啊。边痕回到车上,拿出手机给展小怜发了个短信,然后开车走了。

    展小怜回到家直接跑房间了,胸口被气的疼死了,耍着玩呢这是?真是气死了,正使劲揉着胸口呢,手机接到短信,她气鼓鼓拿起来点开,边痕发过来的:小怜,接刚刚我没说完的,照你说的,我们处处看。

    展小怜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下,抱着手机使劲盯着那三个字看,处处看,这是打算了?展小怜撅嘴,看着那短信回想了下自己刚刚的行为,立刻端端正正的坐直了,刚刚她是不是有点不体面?低头滴滴滴的回短信,直接回了一个字:哦。然后到在床上睡觉。

    第二天,展小怜早早起床,今天公司有重大活动,展小怜啥都顾不上,就顾着公司活动了,这也是昨晚上她为啥早早睡觉的原因。

    展爸展妈还是很配合展小怜的展小怜起来的时候展妈早饭都做好了,展小怜吃饱了展爸直接开车把她送到公司门口,公司已经来了三四个员工在准备,拉横幅贴标语什么的,看到展小怜纷纷跟她打招呼。

    展爸还下车进去参观了一下,说实话,展爸还是挺吃惊的,关键是太像模像样了,比人家的一些大公司看着还要高档一点,里面的装修到摆设,看着特别大气,他知道这些不一定全是闺女的注意,可要是没有闺女在中间协调,这东西肯定没办法这样妥帖啊。展爸在里面看的时候,展小怜正在外头仰着小脑袋指挥上面的男生:“在往左边拉一点,拉平了,对对!就这样!”

    展爸从屋里出来,展小怜揉着仰着发酸的脖子,看着展爸说了句:“爸,你要是有课先回去吧,我这边没事,忙得过来,今天有些重要任务过来,我得忙一阵。”

    展爸点点头,不敢多耽搁,“那小怜,要是没什么事,爸爸就先回去了,你别太累着了,有事就给爸爸打电话。”

    展小怜跟展爸挥挥手:“知道啰。”

    公司有现成的司仪,展小怜什么都安排好以后,展小怜重新回到公司里面把自己邀请过的人挨个打电话,方清闲首先是被她赖上,肯定是要来的,展小怜看着边痕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没打,其实就是想看看这人会不会来,要是不来,这人她就不要了,媒体记者确认有两家要过来,还有几家说看情况,其实就是等着看蒋市长会不会去,通过穆曦邀请的美女模特方队也被大巴车接了过来,展小怜安排了专门人接待,她现在就专心等着那几位大人物过去。

    展小怜先期动静那么大,周围的人也都在看热闹,那天那些流氓过来闹事的时候大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这家传媒公司的小姑娘的比那群流氓还嚣张,谁都在等着看着小姑娘是不是有什么后是有什么后台,要不然怎么能那样嚣张呢。

    其实对展小怜来说,蒋笙来不来的她倒不是特别在意,蒋笙来了以后的生意好做一点,蒋笙不来对公司的影响也不对,主要是“绝地”那几位来不来,“绝地”的总经理要是来了,这公司以后的路就好走了,有人罩,不但是那群小流氓不敢来闹事,这周边的人也不会因为他们是新来的排挤他们,这才是展小怜要把事情搞大的主要原因。

    随着时间的陆续过去,最先来的是好几拨记者,说是不来,实际上谁家都想碰碰运气,怎么着公司也是穆曦为法人代表的,穆曦的公司可是得到了蒋笙创立的创业基金的好处,政府网站上穆曦传媒是政府选出创业基金的重要单位之一,蒋笙来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方清闲是最早过来的,来的时候身后跟了不少人,手里搬着好几个大花篮,除了现场来的方清闲的名字,其中有一个花篮上写的就是李晋扬的名字,花篮往那一放,记者的长枪短炮就对着花篮上的名字一个劲的拍。

    展小怜的目光从那些花篮上扫过,有好几个都“是绝地”的部门经理送的,展小怜和“绝地”打交道的这一阵,没少和这些部门经理沟通,所以她差不多就是挨个都请了一遍,包括和公司有合作的客户,别人人脉是怎么打的展小怜不知道,她就是用她自己的方式在跟这些人联系,反正她年轻,确切的说是太年轻,怎么着折腾别人也只会在她头上套个年轻的标签。

    其中一个花篮上的名字让展小怜抓头,龙宴的,是以“绝地”保全部门的负责人的名义送的花篮,花篮很漂亮,可以说是所有花篮里最漂亮的一只。展小怜笑嘻嘻的伸手拍拍了花篮,龙宴人没来,东西也算是送到了。

    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展小怜又把自己打扮的跟个小灭绝师太似的,一本正经的迎接前来道贺的嘉宾。蒋笙没来,但是蒋笙派了市长秘书过来了,这可真是给了穆曦传媒天大的面子,典礼没开始之前,很多人就听说邀请了蒋市长,大部分人都说蒋市长不可能来的,为了一个小公司,蒋市长怎么可能回来?蒋市长确实没来,可蒋市长派人来了,这说明蒋市长是挂这这件事的,这让人觉得这家公司的背后还真的有人,看看今天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物?“绝地”的大小经理都来了,政府不带有一个代表蒋市长的市长秘书,还有创业基金部也派了代表过来道贺,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想通过这次活动和“绝地”各部门总经理结识的大小企业老板都往前挤,这场面可真不是一般二般的热闹。

    展小怜对今天的开局很满意,当然,最让她满意的是边痕也来了,虽然有点晚,虽然他找停车位就找了半天,但是还是来了,站在方清闲的身后,脸上没有笑容,冷冷清清的表情,旁人跟他说话,他也是扯扯嘴角,笑的十分的虚情假意,转个脸,又是面无表情。

    剪彩活动刚剪完,上次那帮闹事的人二货们又来了,他们在没多远的地方等了好一会了,这帮二货流氓可不知道来参加活动都是些什么人,一个小破公司,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能请来什么样的人物?看看一个个都是开着车来,都是些有钱公子哥大老板,这样的护捞钱可就容易多了,重要场合那个单位的负责人不是选择息事宁人?

    他们就是选择了一个人都来齐了,所有人都看剪彩活动的时候冲进来的,冲进来以后就开始推推攘攘的把中间的人往两边推:“走开走开!好狗不挡道……”

    这帮人说实话,都是些不入流的东西,除了穆曦传媒的人知道外,客人还真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边痕。敲了那天这帮人第一次来敲诈的时候,边痕就在没多远的地方,他本来还打算上前帮一把展小怜的,结果那丫头出乎他意外之外的强行,还往人家要发票,把人给忽悠走了,所以他记得这帮人是什么人,回去以后还让保全部的人查了下,这会一看到,边痕就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那帮人在推让的时候,边痕直接拿了电话网边上走了走,一通电话打出,他重新走回来,走到方清闲身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方清闲慢悠悠的扭头,眼神暧昧的在他身上瞟了好几眼:“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善心?还去查?”

    边痕一脸懒得理他的表情,随口说了句:“这是穆小姐的公司,出了事还不是你负责?防范于未然有何不可?”

    方清闲的眼睛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又扫了一眼,然后又把目光看向正在跟市长秘书说话的展小怜,突然说:“几天没见,我怎么觉得那小妞又可爱了几分?”

    边痕的脸有点黑,干脆往远地方走了走,懒的跟他说话。

    那帮二货流氓已经占据了场地最中间的位置,屁大点的年纪,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看着特别欠扁,他们知道展小怜是负责人,就专门找她,上次那个领头的嘴里叼着根烟,看着展小怜大刺刺的说:“上次跟你说的事你怎么说?我们可是接了邀请的,你别不是忘了你邀请我们过来凑热闹的吧?”

    展小怜从市长秘书旁边走过去,看着他笑眯眯的问:“你们发票准备的怎么样了?我上次可是说的特别清楚,保护费对我们来说额外开支,要给的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提供发票,要不然我们没办法报账。”

    展小怜嘴里的“保护费”三个字一出口,市长秘书就听到了,立刻走过去问:“展同学,这保护费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立刻笑眯眯的回到:“啊,是这么回事,这位大哥说穆曦传媒租赁的场地是什么刘三爷还是刘四爷的地盘,要交保护费,这不我正跟他们要发票呢。”

    “胡闹!”市长秘书说这两字的时候都有点气急败坏了,这是什么社会?这要让蒋市长知道这时候还有人往人家强行收保护费的,蒋市长还不气死?还保护费,要是他们收保护费,那要警察干什么?干脆都回家种地让这些人来保护人民群众算了!这不是胡闹是什么?看看这些孩子,一个个年纪不大,整的都跟个黄毛鬼白斩鸡似的,还有人样吗?“一个个不学好,出来走歪门邪道,这什么年代还保护费?你们能保护费谁?知不知道你们这行为是敲诈勒索?”

    要是说个电影明星足球明星这帮二货流氓还知道,市长秘书他们都没见过,谁知道这中年老男人是谁啊?二货们七嘴八舌的盯着市长秘书吵:“老东西你谁啊?你以为你是蒋笙啊?”

    “就是,管你屁事,识相的赶紧滚一边去……”

    市长秘书这脸都被气红了,偏偏今天他是以个人名义出来的,就一个人,被一帮小流氓说,就剩下气了,指着他们就训:“这帮孩子一个个的……”

    话没说完呢,二货们又开始反驳了,市长秘书差点被气死。

    展小怜站在旁边,等市长秘书被气的差不多了,才赶紧扶着他往屋里走:“叔,你坐一会,我去想想办法,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那些人伤害你的。”

    展小怜又不傻,这里还有方清闲那帮人呢,她就不信那几个货能无动于衷,这场子要真要被砸了,她肯定要怂恿穆曦大闹“绝地”,见死不救啊这帮人,展小怜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方清闲双手插在裤兜里正跟那个领头人在说话,方清闲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的,看着那是真的无害,比小白兔还纯良,只不过看到那领头人变了的脸色时,展小怜就知道方清闲那东西嘴里绝对没说出什么好话。

    领头人朝展小怜看了一眼,展小怜一脸无辜的回视,那领头人伸手擦了擦汗,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也不知道跟方清闲说了什么,反正一招手,一帮子人都在那人的带领下夹着尾巴走了。

    方清闲扭头看向展小怜,摊摊手,意思是他什么都没做,展小怜笑的小脸都长花了,再回头,发现边痕已经不在现场了。

    边痕确实不在现场,他正坐在一辆车上,车旁边停两辆面包车,等着一个偏僻的拐角处,不多时,那堆二货流氓一个个骂骂咧咧的过来了,对于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没捞到钱,二货流氓们十分不爽,你一言我一语吵成一团。

    边痕伸手敲了敲车玻璃,站在车门口的人立刻做了个手势,面包车的门立刻被拉开,快速的窜出几十个人,手里棍棒应有尽有,对着那帮人就冲了过去,乒乒乓乓一顿打,风驰电掣的立刻现场,留下一堆哭爹叫娘鼻青脸肿的二货在哭喊。

    这绝对是踢到铁板了,谁都没想到的铁板。

    要说这就是他们今天应该遭的罪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好歹他们现在还是四肢健全的,被打的伤几天以后不定就好了,严重的也就个把月,肯定好。他们都有经验了,保护费怎么来的,碰到胆子小的,息事宁人一吓就给钱,碰到不怕死的,能拿刀追他们过几条街,运气不好的不知啥时就能被砍一刀。

    前头还有更大的事等着他们,没走多远就发现路边停车长长的车队,那车队真是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领导人出行呢,男人对车天生有爱,一帮小子就围过去看车,结果车上下来的人把他们的眼珠子给惊掉一地,当然,除了眼珠子掉了,没几分钟后,这帮二货的手指头也跟着掉了。

    燕爷说了,刚刚谁的碰了他的车了,全部剁手指,要求不高,一人一根手指。没碰的剁不剁?燕爷说了,剁,见者有份的道理懂不懂?不剁手行不行,燕爷说了,行,剁脚。

    那帮鬼哭狼嚎的家伙离开以后,燕回坐回车上,雷震站在车边上,弯腰看着燕回问:“爷,穆小姐的公司开业,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雷震觉得自己很苦逼,这话他都问了好多遍了,结果没回燕爷都不吭声。雷震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燕爷不是奔着穆小姐来的,他就是奔着那小肥妞来的。雷震是不知道中间又怎么了,反正,这折腾的燕爷低气压严重,稍不顺心就炸毛,这一阵意图刺杀燕爷的人都倒大霉了,不是老二被阉了就是脸上被刺字,对男人前者比要命更严重,对女人来说这还不如直接不要命呢。

    雷震心里有个感觉,他觉得燕爷好像比以前更加阴晴不定了,按照雷过客的话说,燕爷是比以前更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