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37章 未雨绸缪

第237章 未雨绸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展小怜早上展小怜起了个大早,打扮的跟小蝴蝶似的往外跑,跟展爸展妈说了声说去找边痕的,早饭也没吃,一溜烟就跑了。

    展妈正在厨房做饭呢,这给郁闷的不行,展爸起床以后就跟展爸抱怨:“难不成真是女生外向?这一大早饭都不吃的往外跑,哎——”

    展爸笑了着:“孩子大了,我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展妈伸手关了煤气灶,嘴里说了句:“这还不定了,等看了那男孩子再说。”

    展小怜坐上公交车,手里掏出手机“滴滴”的按着,给边痕发短信告诉他自己过去了,不多边痕回了一条短信过来,就一个字“嗯”。

    到了地方下车,展小怜走了一段路,径直进了小区,熟门熟路的跟门外打了个招呼,直接走进小区,走到小别墅的正门前,她伸手按门铃。

    其实展小怜有钥匙,边痕老早给她配了一把,展小怜就是懒,不想掏钥匙开门,按了好几下后,边痕过来开门,穿的很休闲,主要是这几天没什么事,平时也没什么人找他,知道就展小怜会过来,拉开门,展小怜往前一步,朝他身上一蹦,挂住,笑嘻嘻的“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早上好。”

    边痕伸手抱住她,随手关门,在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回了句:“早上好小怜,吃早饭没?”

    展小怜从边痕身上下来,理所当然的摇摇头:“没吃,我什么都没吃就来找你了。”

    边痕伸手把拖鞋递给她:“那过来吃饭,我刚刚从外面买了点。”

    展小怜握爪冲到桌子边,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哇哇了两声,边痕习惯西餐,但是展小怜吃的是中餐,所以桌子上的食物有边痕自己动手做三明治,还有他特地出去买的白米粥和油条鸡蛋,展小怜捏起三明治就往嘴里塞,含含糊糊的说了句:“我最喜欢吃边痕做的三明治了,比外面买的还好吃。”

    边痕看着她鼓鼓囊囊的小嘴,提醒了一句:“吃慢点,别又呛着了。”

    展小怜快速的把三明治吃完,又伸手敲鸡蛋,最近半年展小怜觉得自己有发胖的趋势,主要是她干什么都高兴,心情好,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家里有展爸展妈,公司的事她完全得心应手,再有什么事边痕就直接帮她招呼了,就连展小怜自己办公室的后来填的那盆盆景,还是从边痕办公室里搬过去的。

    他们俩的事,知道的只有方清闲,其他人都在猜,有疑惑,主要是边痕去找过展小怜,都没人正式对外宣布过,就是觉得看两人的样子瞅着应该是谈恋爱了。

    说起来方清闲还挺意外,他当初调侃过边痕,说展小怜这小妞不错,可以来一场,说完了自己都没放在心上,现在好了,竟然还真成了,方清闲觉得自己的老腰背边痕撞了一下,这两人怎么看怎么不搭啊。一个闷的要死,一个跳脱的要死,感觉两人说话的思维都衔接不到一块去啊,沟通起来就困难啊,结果呢,人家不但处了,还一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处这么长时间。

    展小怜第一次跟方清闲去那家茶馆就是方清闲带过去,再去,就是边痕带过去的,方清闲一个老光棍形影单调在那边喝茶,这边一对小情人亲亲我我腻腻歪歪,方清闲觉得无比的蛋疼,那边那对得瑟过头了吧,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有多快乐是不是?

    其实压根听不到边痕的声音,主要是听到展小怜的笑声,那笑声是嘎嘎脆的,展小怜不笑的空档肯定是边痕在说话,边痕的音量可没展小怜那么脆,方清闲听不到,对此方清闲表示十分的鄙视,老牛吃嫩草,都是跟李晋扬学的吧?一个个那么老了偏要找年轻可爱的小姑娘,不要脸到家了。

    对方清闲的各种鄙视各种讽刺,边痕素来没有反应,方清闲虽然八婆八卦,不过看那对情侣并没有对外公开,他也没说,就是自己老有事没事的找边痕嘲笑一顿,还当笑话似的把这事跟李晋扬说了。

    穆曦待产,李晋扬一直陪在身边,每天中午会在书房远程开会,了解公司动向,方清闲八卦的这一句是单独跟李晋扬开会的时候说的,方清闲还真没别的意思,就随口说了句:“对了老板,算是好事,我们家那位大律师谈恋爱了。”

    边痕那性子能谈恋爱,别说方清闲大跌眼镜,就连李晋扬都诧异了一下,下意识的说了句:“好事,挺意外。”顿了顿,又说了句:“能搬动边痕的算是有点本事的女人。”

    方清闲笑着说了句:“可不是?老板猜猜这位有点本事的女人是谁?”

    李晋扬嗤笑:“我没那神通。”

    方清闲自动揭开谜底:“老板认识,小夫人的那位同学,跟小夫人一起开公司的那位,叫展小怜……”

    方清闲话没说完,李晋扬直接打断确认:“展小怜?”

    “老板果然认得。”方清闲这会还没明白过来,笑着说了句:“谁能想到那家伙会跟一小姑娘扯上关系?”

    李晋扬皱了皱眉头,突然问了句:“燕回最近有什么动静没有?”

    方清闲愣了下,“看最新的调查,那位还是那样,玩玩女人喝喝酒,顺便找下不顺眼的东西出来剁手跺脚,老板怎么突然问起这位了?”

    方清闲扭头看了眼半掩的门,走到门边拉开门向外看了一眼,穆曦正趴在桌子上给自己画的东西上色,聚精会神的,完全没发现李晋扬正站着门口看着她。李晋扬轻轻关上门,走到距离门远一点的地方,对着电话说:“你让人认真查一下,看燕回有没有调查边痕的迹象,包括边痕在国外的家人,先安排人过去护着,没我的话,不要撤下来。另外,加强对边痕人生安全防护,任何可疑的事记得跟我说一下,燕回的动向更要关注……”

    方清闲的脑子里转了一圈,他的印象中边痕和燕回没有什么正面交接,怎么李晋扬听说边痕谈恋爱以后反应这么强烈?谈个恋爱,连人生安全都顾虑上了,至于吗?方清闲蓦地站直了身体,不对,老板在意的不是边痕谈恋爱,而是边痕恋爱的这个对象,小夫人的同学兼好朋友外加合作伙伴,那位叫展小怜的女孩。

    方清闲又不是蠢人,他对边痕了解,可是对展小怜的定位就是个头脑聪明性格活泼特别讨人喜欢的大学生,对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谁又会发心思去查她背景底细?方清闲更加的没想过,那个看到人就笑的大眼眯成缝的可爱小姑娘跟燕回会什么关联,如今,李晋扬的一通话让方清闲就像被人敲了一锤似的,瞬间就清新了。

    那样一个小姑娘,能轻而易举拿下边痕那种头脑智商的小姑娘,怎么会是普通的大学生?

    边痕是谁?边痕是李晋扬花了不少心思从国外搬回来的一尊大神,是从业以来经手官司从未失手的精英中的精英。他来“绝地”这些年,多少精明强干的女人想勾搭都没有被勾搭上,各种招式都被使遍了他都无动于衷的人,偏偏被一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给拿下了,这是偶然?

    方清闲额头的冷汗有点往下落,小怜和燕回?两个人完全搭不到一块去,跟燕回比,方清闲倒觉得边痕跟展小怜看起来更搭一点。方清闲被今天的消息惊到了,他之前是从来不关心这些,对于摆宴周边各方势力的调查每天都在进行,一般传到方清闲这位总经理这边的肯定都是不得了的大事,玩个女人弄死个无关紧要的人这些方清闲不会关心,那些人手里,这种事还真是常见,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无头案搁浅不查?其实不是不查,有些确实是手法高明无从查起,还有些是查了就会惹祸上身,占了一点就难甩掉,谁都有弱点,你查人一小时,人搞你一家子,谁敢查?

    方清闲的脑子快速运作一番,然后什么话也没问,直接跟李晋扬说了句:“好的老板,我会安排好,二十分钟后,我会您想了解的最新情况给你传真过去。”

    挂了电话,方清闲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方清闲本来真是当笑话说给李晋扬听的,结果,方清闲发现这不是一个笑话,这是一件大事,边痕谈恋爱的对象,可能是燕回的女人。

    方清闲知道燕回怪癖很多,其中有几样尤其碰不得。

    燕回严重洁癖,燕回本人碰不得,要是哪个不长眼的不小心碰到了燕大爷的身体,那这人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燕回绝对能整的人家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然后生不如死。燕回这尊神的身体,比老虎的屁股还要威胁,碰不得。

    排在第二的就是燕回的女人。燕回玩过的女人那是真的多,道上有人这样形容过,在青城,那些行走在时尚和舞台前端光鲜亮丽的女人们,一棍子打过去倒下的十个女人里,最起码有七个是被燕爷玩过的,由此可见燕大爷玩女人的频率有多高,就这样没得那啥病可真是奇迹了。这些女人,但凡燕回没有说不要的,那是没人敢碰,哪怕是扔下十年了,要是谁碰了,燕大爷想起来,染指燕爷女人的这货绝对会成为新世纪的“大太监”。

    方清闲暂时还不知道展小怜跟燕回到底是一夜情还是无意中看上,反正,从李晋扬对边痕的人生安全安排上由此可见,一旦燕回知道边痕跟展小怜在一块了,边痕估计的真得出问题。

    作为“绝地”的总经理,保护“绝地”员工人生安全这是职责,更何况这还是高级经理的级别,方清闲一个电话到“绝地”保全部,保全部门全员皆动,各自发挥自己的职责,很快,各方报告汇总,直接送到了方清闲的办公司,方清闲挨个看了一遍,额头冷汗直冒,他拿着那叠资料,亲自走出去,走到传真机旁边,给李晋扬那边传真过,总经理助理要过来帮他,被他直接挡了回去:“你忙你的,我自己来。”

    看着那叠资料传真过去,方清闲重新拿着资料进了办公司,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还特别把调查到的有关展小怜的地方认真看了一遍,真是想不到看不出,方清闲伸手按着太阳穴,他就说怎么会有这么年纪轻轻却十分老道的小丫头,能把燕回吃的死死的,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展小怜那是真的讨喜,可以说是男女老少谁都会喜欢的主,说是个小姑娘,看看资料上查到的这些事,是那个小姑娘敢做的?别说做,就是想估计也没人敢想,对青城燕回动手?除非想死,要不然谁敢?

    传真过去没多久,李晋扬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方清闲拿起电话:“老板。”

    李晋扬的手里捏着那些资料,一边翻着一边说:“资料上显示燕回和展小怜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不过我对燕回了解,被女人甩不甩他的风格,燕回的心思常人也比较难猜,他不会就此罢休,特别是这一阵更要小心,本来他是在隐忍,但是我们刚刚查过他,再隐秘都“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行,顶多一天后他就会知道,所以边痕的安全你要负责。”

    方清闲愣了下,刚刚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展小怜身上了,倒是忽略了对燕回的调查,他翻出来一边看一边说:“难不成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事?”翻到燕回那页一看,发现燕回不知从那天开始,撤回了对摆大周边地区的眼线,主要的眼线分布在势力上,也就是说,燕回似乎在这一段时间内,表象的放弃了展小怜。

    方清闲回味一下李晋扬的话,这么说本来是没什么事,也就是说暂时边痕还是安全的,结果他们的调查反而是打草惊蛇,惊动了燕回?

    李晋扬是不知道燕回撤回了这些眼线,他要是知道,绝对不会让方清闲调查,这样一来,反而加速了燕回对边痕的关注,根据李晋扬的判断,顶多明天,燕回必然会反调查。燕回生性多疑,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调查他直接让人弄死调查人就会完事,可调查的人是李晋扬的人,燕回绝对会高度紧张,把李晋扬调查他的原因查的一清二楚。

    李晋扬有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对方清闲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燕回找过来,必须二选一的话,保边痕。”

    方清闲沉默了一下,半响点点头,“明白。”

    保边痕,放弃的就是展小怜。

    方清闲当然理解李晋扬的选择,他们当初死心塌地的跟随李晋扬,他的护短是重要原因之一,这种走在刀尖上活,没有人庇护怎么活?李晋扬的神通广大让更这么多人坚定的拥护。只是,方清闲想到展小怜,突然觉得于心不忍,对他们来说,李晋扬那是神一样的存在,而对被放弃的人来说,李晋扬是世上最冷血的恶魔。

    临挂电话之前,李晋扬又提醒了一句:“边痕那边保密,如果燕回找过来,先稳住他,不要让他正面接触燕回,实在不行,就先把他看起来,燕回会要了他的命。”

    “我心里有数,老板放心。”方清闲挂了电话,一个人坐着发了好一会呆。

    李晋扬看了看手里的电话,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乖宝,别画太久,你画了三十五分钟,休息下。”

    穆曦的肚子已经圆滚滚的了,身上穿着孕妇装,孕妇装外面又套了件围裙一样的工作服,工作服上都是花花绿绿的颜料,都是平时画画不小心碰上的,她低着头回了句:“我还有最后一点点就画好了,画好了我就不画了……不许吵我。”

    李晋扬走过去,在旁边看了看,看着她描好最后一笔,夸道:“很漂亮。”

    穆曦放下笔,对着李晋扬笑的很得意:“老公,我是不是超级厉害?”

    李晋扬过去帮她解身上围裙的绳子,嘴里回了句:“嗯,我的乖宝超级厉害。”

    穆曦脱下围裙,看着李晋扬很高兴的说:“我是不是比胶带还厉害?”

    李晋扬点头:“我的乖宝最厉害。”

    穆曦蹙起漂亮的小鼻子,说:“骗人,明明是胶带比我厉害,我都知道的,胶带又聪明又可爱又好看,我什么的都比不上来着,老公,我都好长时间没跟胶带说话了,我都想她了,公司的事都是在她在做呢。”

    李晋扬把她往沙发上拉,穆曦坐下,李晋扬摸摸她的小脸,笑笑说:“乖宝,等我们的宝贝出生了,我们就回去好不好?回去了就能看到你同学,是不是?”

    穆曦立刻抬头说:“我要让胶带看看我们家儿子,肯定无敌帅。”

    李晋扬艰难的揉了揉太阳穴:“乖宝,不一定是儿子……”

    “就是儿子!”穆曦纠正,“和医生都说是儿子了。”

    ……

    展小怜这几天都很紧张,她把边痕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让边痕站在镜子面前,挨件往他身上比划,一边忙活嘴里还一边说:“一定要打扮帅一点,要不然我爸我妈不喜欢怎么办?要是我爸我妈不喜欢,我就要哭了,我不能爹妈,我又不能不要老公,哎哎,为了我以后的幸福,我一定要加油才行……”

    边痕被她折腾一下午了,真是服了她了,他注意就行,她加油能有什么用啊?走过去,把展小怜从衣服堆里拉出来,“小怜,过来。”

    “还没选好呢,”展小怜看着他说:“我得把你打扮的帅一点啊。”

    边痕淡淡的笑了下:“放心,交给我好了,你就放宽心,我会让你父母喜欢我。除非,你对我没有信心。”

    展小怜赶紧摇头:“我对你超级有信心,就是我太紧张了。你不知道,我妈那人可挑剔了,别看她是老师,我妈实际上特别彪悍,平时的温柔贤惠都是装的,要是惹她生气,她能掂把刀追着人家砍。”

    边痕直接就轻笑出声,有这样说自己妈妈的嘛?他指指展小怜的脑门:“别瞎说,我不会惹他们生气,我是晚辈,会很小心,你别紧张。”边痕说着指指床上那堆衣服,“我可爱温柔的贤妻良母,看看你把我的橱柜弄成什么样了?”

    展小怜立刻“嗷嗷”站起来,做了个超人飞天的姿势,一边往衣堆里冲一边嚷道:“不许嘲笑我,我会整理好的!”

    时间已经约好,还是展爸展妈定的,边痕是晚辈,肯定不会直接安排时间,主要是以展爸展妈为主,哪怕那天忙到天上,边痕都会想办法过去。

    国庆七天长假,还剩两天,展爸展妈本来就说定这两天,后来展妈任教的学校发了通知,展妈临时有事就去学校了,这时间就被推迟了一周,也就是国庆长假后的第一个周六。

    展小怜这盼的,就跟盼星星盼月亮的似的,这国庆的假期还没过呢,她就念叨上下周了:“这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啊,哎,真是急死人了。”

    边痕对她招招手,展小怜走过去,往他腿上一坐,搂着他的脖子说:“干嘛?”

    边痕伸手搂着她的腰,想了想说:“小怜,你得对你男人有信心,你这样,我更紧张,本来而已超常发挥的,结果因为你,我万一表现不好怎么办?”

    展小怜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在他腿上晃着自己的故意缩到悬空的腿,吧唧亲了边痕一口,说:“那好吧,我不念叨你了,但你那天一定要表现好呀,搞砸了我会生气。”

    边痕点头:“嗯”

    展小怜从边痕腿上下来,换了个姿势,直接跟他面对面,故意往他身上贴,搂着边痕的脖子一个劲的亲他的嘴,边痕一看就知道她想干什么,这就是她的老套路,边痕伸手按住,“别闹,我还有一点就忙完。”

    展小怜坏笑:“大姨妈还没走干净,我就是想亲你一下,你以为?”然后从边痕腿上下来,嘴里还骂人家呢:“想歪了吧?流氓。”

    边痕伸手捏了捏眉头,真是哭笑不得,她来勾自己,还说他是流氓,到底谁更流氓啊?

    ------题外话------

    美妞们端午节筷落满地,明日万更庆贺,渣爷V5。另:有票不投的美妞自行剁手一百遍啊一白遍。

    重点:便便妞为《臣服》做了个视频,爷表示十分可耐,美妞们去围观,链接网址在臣服简介中,点开瞅一眼,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