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39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眶里的眼泪依旧没有滚落,她睁着大大的眼,直直的盯着前方,开口:“燕回,为什么……你就不能放过我吧?为什么你一定要逼我?为什么你就见不得我好?为什么你要一次又一次的打破我的生活?……你到底想怎么样?”

    燕回的手一点一点的抓紧手中的缠绕的头发,直到展小怜不得不顺着他的手上的力气高高的仰起头,慢吞吞的绕到展小怜面前,因为身高的差距,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的眼睛,重复展小怜的话:“爷想什么?”忽的的嗤笑一声:“爷想找个女人乖乖待在爷的身边,就这么简单,不行?”

    展小怜带泪冷笑:“爷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找就是了,总会找到的。”

    燕回的手按着展小怜的后脑勺,“找到了,可惜,这个女人不听话,爷说的每句话,她都不听,爷想割了她的舌头,想砍了她的手脚……不过,回头想想,这要是少了这些东西,这女人就是个废物,爷觉得没意思。妞,不是说你有个聪明的脑子,你那个爷说说,要是你碰到这样不听话的,你会怎么做?”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一抹眼泪,讥讽的说:“爷换个听话的,不就行了?”

    “啧啧啧,”燕回摇头:“听话的又没意思,爷就是想找个不听话的来训成听话的,你觉得这注意怎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么样?”

    展小怜嗤笑一声:“既然燕爷已经决定了,那就试试看结果。”

    “展小怜!”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狠狠的抬起,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爷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展小怜两只手抓着燕回掐着她脖子的手臂,眼泪的眼泪早已经憋了回去,她冷冷的看着燕回,说:“我活的好好的,是你打破了这个平衡!我们明明说好的,从此路归路桥归桥,是你言而无信,是你出尔反尔……”顿了顿,展小怜突然喊了一声:“你把我的边痕还给我!”

    “边痕?”燕回瞳孔一缩,猛的抽手狠狠打了展小怜一个耳光,“贱人!你还敢跟我提边痕?!……”

    展小怜想都没想,“啪”一声当即抬手打了回去,一只手打完,另一只手跟着“啪”又一巴掌挥了过去,刚打完,展小怜弯腰捡起地上一片花瓶的陶瓷碎片,直接握在手里,对着燕回脖子直接扎了过去,“你去死吧你!”

    尖端直接扎在燕回的锁骨位置,展小怜扎第二下的时候被燕回抓着了她的手腕,手里的陶瓷碎片直接碎在地上,断成两截。

    燕回脖子下面鲜血直流,展小怜满手的血,红着眼睛,小狮子一样想挣回自己的手,燕回伸手,强行把她的抓在身后,伸手抹了下脖子下面的伤,满手的血,他伸出舌头舔了下一滴往下滴的血,突然邪笑一声:“妞,爷就喜欢你这野劲,怎么办?爷就是好这口,跟爷睡一觉,今天的事一笔勾销……”

    展小怜因为反抗累的剧烈的喘气,听了燕回的回,她压抑着喘息声,嗤笑一声:“爷可真会开玩笑。我要是没记错,爷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碰瞳儿了吧?怎么?别人玩过的女人爷现在也有兴趣了?想必爷也发现了,屋里那盒新买的避孕套可是刚用了一半……”

    “闭嘴!”燕回猛的出声,抓着展小怜胳膊的手猛的一用劲,展小怜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胸脯剧烈的起伏,她仰着头,眼睛斜视着燕回,继续说:“看样子你是杀了边痕吧?也是,这世上还有什么是爷不敢做的?不过杀个人而已,随便搪塞点罪名就过去,再不济还有人顶罪呢。我凭什么闭嘴?我跟我男朋友睡觉我愿意,我跟我男朋友睡觉天经地义,难道要我犯贱把自己送去给一个畜生糟蹋?……”

    “爷让你闭嘴!”燕回的手再次用劲,展小怜说了一半的话顿时疼的说不出来,额头冷汗直冒,她闭着眼睛,慢慢的喘息,燕回一只手抓着展小怜的两只手,一只手从后面抓着展小怜头发强迫她抬起头:“爷就是个畜生你得受着。睡了是吧?那爷就更好奇,得试试别人穿过的鞋是不是更合脚……”

    展小怜猛的扭动身体,忽的抽出那只满是血迹的手,对着燕回的脸狠狠抓了过去,在他脸上抓了一个血痕,她扭动手腕,想夺回另一手,却没有成功,伸出两手,一手一个抓住她两个手腕,往她身后一别,直接把她整个人抗了起来,抬脚朝着卧室里面走,地上满是泡在废墟里的水,踩过的时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展小怜手脚并用的又打又踢,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畜生……混蛋……放开我……”

    燕回直接进了卧室,卧室里面其他东西早已被毁,唯有那张宽大才床还保留着完整的造型。

    展小姐被燕回直接扔在床上她一翻身朝着另一边爬去,刚翻了个身脚腕就被燕回抓住,任凭她怎么挣扎怎么扭动都没法挣脱,燕回抓着她的一只脚往下一拖,展小怜整个人被他拖的重新躺在了大床中间。

    展小怜仰面躺在床上,拼命的喘气,眼睛直直的盯着燕回,燕回伸手脱了身上的外套,直接丢在还没外间的水打湿的地毯上,跟着压在展小怜的身上,回视着她问:“你们在这张床上做过?什么姿势?要不要跟爷试试对比一下?”

    展小怜死死的盯着他,抿着嘴一言不发。

    燕回伸手,动作粗鲁的扯展小怜身上的衣服,展小怜没有动,完全放弃反抗的任由燕回摆布,只是那两只异常冷静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燕回。

    燕回悬在她的上空,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啃了过去,顺着她的脖子往下啃咬,力气又大猛的,整个一发疯的野兽,展小怜咬着牙,一声不吭的忍受,眼睛始终睁着,不管他怎么折磨她的身体她都一言不发。

    猛然,燕回在最后一步停住,他的头埋在展小怜的肩膀处,锁骨处的血迹已经凝固,他趴下的时候也沾到了展小怜的身上,他以同一个姿势趴在展小怜身上一动不动,然后,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展小怜说:“爷嫌脏。”

    展小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燕回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突然他猛的、狠狠的用双拳锤在展小怜脑袋旁边的空位置上的,几乎咆哮的吼道:“贱人!爷他妈的的嫌你脏!”

    展小怜还是那个表情,只是脸上挂了点讥讽的表情,燕回看着她的,咬着牙开口:“贱人,你给爷听好了,脏了也是爷的,你他妈就是爷的东西!死也是爷的东西,爷要看看这世上还有哪个男人敢再碰你一根手指头!”

    “别做梦了!”展小怜冷冷的开口:“你毁了我的生活,你毁了我的梦想,你毁了我的未来……燕回我恨你!我恨你!你是个变态,你是这个世上最变态的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众叛亲离,我诅咒你孤老终身,你毁了我的生活,你终有一天也会被人毁了你的生活。”

    燕回嗤笑,把头往上凑了凑,和展小怜平行相看,他说:“恨爷的人多的事,爷也不在乎多一个两个。爷就高兴毁你,看你像个小可怜一眼挣扎爷心里就特别爽,想男人是不是?爷倒要看看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碰你,你给爷记好了,你的下一个男人,爷就直接阉了他。”

    展小怜看着他轻飘飘的骂了句:“畜生。”

    燕回伸手拍拍她的脸:“爷就是个畜生,妞还不是上了爷的床?还不是在爷的床上浪声浪语?爷还挺怀念妞的叫声,可惜,爷现在嫌你脏。”

    展小怜直接回了一句:“彼此彼此。你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燕回撑在展小怜脑袋两边的手握成拳,展小怜抿着嘴垂着眸,两人皆沉默了一会,燕回突然发疯似得再次挥拳砸了下去:“贱人!爷都睡烂的货还他妈给爷出去勾三搭四……”

    展小怜抬手对着燕回的脸就是一巴掌,“你才是被女人睡烂的货!”

    燕回伸手按住展小怜的手,低头对着她的嘴狠狠咬了过去。

    展小怜咬着牙想挣脱自己的手,燕回直接抓着她的两只手臂,单手握住,往她头顶上狠命一按,一手掐住她的脖子,控制她的头不让她乱动,重新对着她咬了过去。

    半响,燕回抬头,剧烈的喘息,阴霾的眼盯着展小怜的眼睛一动不动,展小怜的唇上染了血迹,她偏头用胳膊擦嘴,然后扭头看着燕回说了句:“爷,按着您老人家的话说,我很脏。”

    燕回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连带着身体一动不动,然后,他突然笑了下,笑容带着戾气和邪气,阴深深的开口:“脏?那就让爷来试试有多脏,看看那位大律师玩过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展小怜觉得,那是一种近乎酷刑的折磨,燕回就是要让她生不如死,他用男人折磨女人手段折磨她。展小怜全身的身体紧绷,她死死的咬住后牙,拼命的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

    熟悉的天花板随着她的身体似乎在晃动,她直直的盯着那盏吊顶灯,明明她跟边痕窝在床上腻歪的时候就在前几天,怎么突然有种沧海桑田的错觉?灯影在晃动,在变的模糊,展小怜慢慢的闭上眼睛,一滴晶莹的泪顺着眼角落下,悄声无息的落入床铺见,不见了。

    身下的身体似乎没有一点知觉,原本被钳制在的双手似乎也少了抗争的力气,燕回下意识的伸手去试展小怜的鼻息,伸手掰正她的脸,“展小怜?!”

    展小怜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回答。

    燕回猛的从她身上爬起来,伸手拍打展小怜的脸:“喂?”

    展小怜还是没有回答,她闭着眼,听得见外面的任何动静,听得到燕回所有声音,那些嗡嗡嗡的声音一直绕在耳边,可是,她不想动,不想听,不想有一丁点的反应,她突然觉得,她的生活好累啊。

    展小怜做了个梦,边痕就在她的前面,用他平常最悠闲的步伐向前走,放在身后的手对着展小怜轻轻的勾动手指,一如往常的行为,展小怜急忙追了过去,可是不管她跑的多快走的多急,就是没法碰到边痕的身体,她又急又累,拼命的对着边痕喊:“边痕,你等等我呀,别走那么快好不好呀?你等等我……”

    然后,展小怜睁开的了眼睛。

    这是酒店的布局房,展小怜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是那个熟悉的乳白色天花板,不是那个翻出温和白光的吊灯,一切都是陌生的,展小怜翻个身,侧趴在床上一动不动。酒店,是燕回的象征,只有燕回这样的人,才会常年以酒店为家。原来,她还是没逃出燕回的掌心。

    手上被裹了厚厚的纱布,她举着手看着手上的纱布,原来手一直隐隐约约的跳着疼痛,是因为她的手受伤了,展小怜正举着手在看,门被推开,进门的人是燕回。

    燕回走进来,走到床边,身体一歪,直接倒在床上,两条长腿一挪,和展小怜并排躺在一起,抬起一条腿,直接压在展小怜的腿上,一只手托着头,一只手伸手拿过来展小怜裹着纱布的手,若无其事的说:“想杀爷?可以,等你有那个本事以后。别每次都做的不干净,这不是给爷折磨你的由头?记得下一次,想爷的话,一次做干净,最好是让爷死了没法投胎,”说着,燕回拉着展小怜的手,在纱布上亲了一下,继续说:“否则,爷死了投胎也不会放过你。”

    展小怜猛的缩回手,正眼都没看燕回一样,把手缩进被窝,慢慢的翻个身,背对燕回躺着。

    燕回侧着身体,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更加没有之前两人还你死我活的感觉,厚颜无耻的跟个没事人一样,伸出胳膊绕过去,搭在展小怜身上说:“想知道那个律师在哪?”

    展小怜的身体一僵,然后重新翻身平躺,抬头看着天花板也不吭声,燕回一下一下的撩着展小怜的头发:“爷待会让人查查,那东西现在在那个火葬场躺着……”

    话没说完,展小怜突然小狮子似的窜起来,整个人扑到了燕回身上,双手“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掐着他的脖子,大有一副要把他掐死的架势,可惜她一只手有伤,使不上力气,胳膊因为早先的挣扎过度,完全就是软的,根本没几分力气。燕回躺着压根就没动,展小怜拼足了力气打过去的巴掌也只是在燕回的脸上留下点指印。

    燕回看着展小怜凶狠的目光,突然问道:“怎么着?那东西值得你去这样拼命?这是打算为他报仇?”

    展小怜掐着他的脖子,一句话不说,发现自己的实在使不上力气以后,猛的松手,突然头一偏,张嘴对着燕回的喉管咬了过去,燕回赶紧伸手一按,展小怜的口鼻因为一下子被堵住了呼吸,虽然是咬住了,但是呼吸受堵,只能抬头。燕回伸手一抹脖子,摸到一个圆圈形的牙印,他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最毒妇人心,还真够狠的。”然后,他看着还骑在他身上的展小怜,问:“你是要跟爷做还是打算怎么着?”

    展小怜冷着脸,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爬下来,重新钻到被窝里,侧身躺着不说话。因为昨晚上做的那个梦,展小怜很害怕,真的害怕,凭着她对燕回的了解,这世上就没有燕回不敢做的事,燕回说边痕现在躺在某个火葬场,她信,她真的信。边痕没有电视上那些传奇英雄的身手,没有那些高于常人的自身本身,在被燕回捉到以后,他那张打赢无数官司的嘴帮不了他,燕回从来就是根据自己的性子做事的人。

    展小怜侧身躺着,一动不动,燕回在她后面伸手推了推展小怜:“妞,要不要帮你查查?爷对死人很大方,不会挫骨扬灰的,这种事太缺德,爷不屑做。”

    展小怜真想回他一句,他缺德事做的还少嘛。展小怜这次没翻身,继续侧躺。燕回在后面继续说话:“这样,爷让人去医院挨家挨户查查,不定就有大律师的消息,妞不想知道了?”

    展小怜当没听到,这不要脸的东西,他说的话有几句是可信的?

    燕回动了动身体,和展小怜钻进一个被窝,在被窝里伸手搂展小怜的腰,展小怜都没动一下,就跟个木偶似的,燕回的身体往她身后贴了贴:“跟爷说句话,你跟爷和好了,爷就告诉你那位大律师的情况。妞,说话……”

    展小怜不动,燕回推她,“别装哑巴,爷知道你这小嘴说话一溜一溜的,说话。”见展小怜还是不理他,燕回这不要脸的就伸手往她身体里摸:“要不要爷侍候你,把你侍候满意了你再跟爷说话?”

    展小怜猛的翻身怒视他,目光恶狠狠的,比看仇人好不了多少,就是眼神杀人,但是一直没开口,燕回抽出手,摊摊手,看着展小怜一脸无辜的强调:“爷是说:侍、候。难得的……不要就算……”

    展小怜的胸口被气的一跳一跳的疼,那是真的疼,一直堵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要怎么难受就怎么难受,为了不让自己被气的背过气,展小怜不停的吐气,顺着自己的气,刚顺了没两口,后背突然多了一只手在给她顺被,燕回幽幽的声音在展小怜后面响起:“爷都没气呢,你气什么?你这要是被气死了,爷得多冤?”

    展小怜猛的一摔胳膊,燕回的手被她挥到一边,展小怜怒视着他,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燕回一听她开口说话,那脸上的表情就有种得瑟的感觉了,他摊摊手:“爷不是说了?跟爷和好。”

    展小怜冷笑一声:“别人睡过的你也要?你也不嫌脏?”

    燕回若无其事的说:“啊,爷说了,脏了也是爷的,死了也是爷的。再说了,爷试过,还能凑合着用……”

    展小怜被气的喉咙口堵住,呼吸都困难了,她闭上眼睛顿了顿,继续问:“边痕在哪?”

    燕回伸手去拉展小怜的衣袖:“这是跟爷和好了是不是?”

    展小怜突然捂着耳朵尖叫一声:“边痕在哪?”

    燕回一骨碌坐了起来:“跟爷和好爷再告诉你!”

    “边痕在哪?!”展小怜的分贝瞬间提高,她捂着耳朵拼命的踢腾着腿,就跟有些小屁孩坐在地上跟大人放赖似的尖叫:“边痕在哪?在哪?”

    燕回那膝盖被踢了好多下,他伸手拉下展小怜捂着耳朵的手:“你这女人疯了是不是?”

    展小怜不管不顾的记性尖叫,开始是问边痕在哪,一会功夫就专成了骂人:“刽子手!你这个刽子手!畜生!你把我的边痕还给我!畜生!畜生!……你这个杀人凶手!……”

    燕回那脸是阴了白边了黑,伸手一拉展小怜把她按在床上,咬着牙说:“爷倒是想说他死了,可惜,算他命大,希望他下次还有这命,要不然可真的成尸体了,现在满意了?”

    顿时,展小怜那颗悬着的心瞬间落地,她软软的躺在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吊顶一动不动,眼皮子都不砸一下。

    燕回一看她这样,伸手就拍她的脸,拍的展小怜的脸蛋啪啪响:“妞,别给爷装死!”

    展小怜的视线穿过燕回的脸不知道在看什么,半响,她开口说:“燕回,我真不是你那盘菜,我就想找个普通男人谈场恋爱,然后结婚生个孩子……我这是从小到大的理想,我都要实现了……”

    燕回嗤笑,他捏着展小怜的下巴,低头,在她嘴上狠狠亲了一口,说:“妞,爷比你了解自己,那种生活不适合你,你就该是爷的,就该当爷的女人,爷可以带给你很多刺激,你要什么都行,别跟爷说什么不适合不一样不是一个世界的,连穆曦那个妖精都被李晋扬拿下了,怎么不是?爷说是就是,不是一个世界的,难不成你是外星人?就算花瓶,你也得乖乖的站在爷的屋子里当摆设!”展小怜木然的说了句:“可是,我喜欢边痕……”

    燕回蓦地变了语气,生硬的说了两个字:“闭嘴!”

    展小怜重复道:“可是,我是真心想当他的贤妻良母……”

    “爷说闭嘴!”燕回在两声闭嘴以后,声音一转,变回刚刚那个说话的腔调都带着吊儿郎当意思的燕回,说:“哟,妞这是打算跟爷谈理想?这东西都是虚的,做了才是真的。那些爱不爱的,喜欢不喜欢的,爷听着都恶心。”

    展小怜依旧语气木然的说:“那是因为你没有真心只有恶心,所以你也换不回别人的真心,别人从你哪里得到的,都是恶心。”

    燕回猛的一锤床:“你想死?”

    展小怜当没听到,嘴里继续说:“我不恶心,我以后都要好好保留,我给不了别人,给我自己总可以的。”

    燕回直接回了句:“闭嘴!”沉默了好一会,燕回突然又说:“说这个也行……”顿了顿,他继续开口,说话的语气一本正经,很认真的开口:“那你……分一半给爷。”

    展小怜看着天花板,听了燕回的话嗤笑一声:“燕爷真会开玩笑。”

    燕回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爷又没全要你的,一半都不行?”

    展小怜直截了当的回了句:“给谁都不会给你!”

    燕回怒道:“又想吵架是不是?”

    展小怜冷笑:“我可没跟你拌家家酒,燕回,你自己说过的话还请您老人家记住了,你对我下不了杀手,我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杀你,杀不死弄残了那也是我赚的,好歹能替三省七十二市的女同胞做了件好事。”

    燕回伸手指了指展小怜的脑门:“爷真想现在就弄死你了!”

    展小怜伸手拨开他的手,冷笑:“要是能弄死爷恐怕早就动手了吧?怎么拖到现在?”

    燕回伸手拉着展小怜的头发拉向自己,“你还当爷不敢?”

    展小怜硬着脖子不让自己被他拖过去,嘴里说了句:“燕爷当然敢,只是燕爷舍不得,燕爷不是说过?我这么个有意思的玩意,要是真弄死了,燕爷的生活可是少了大大的乐趣。弄死了还不如留着没事的逗弄逗弄,顺便还能陪着当免费鸡来陪睡陪玩陪吃。要不然,燕爷会劳师动众大张旗鼓的来摆宴,就为了对付我男朋友?”

    燕回冷了脸,看着展小怜的目光都是带刺的:“爷弄不死你,弄死那律师没什么问题。”——

    小黑屋逃生,打了满屏的催更妞自行剁手一万遍啊一万遍,粗来了,渣爷V5。

    渣爷耍赖皮了,就介么多,打滚,美妞们有办法想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