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0章 囚禁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两人面对面坐在床上,燕回说完,展小怜没吭声,大眼瞪小眼的瞪着对方。展小怜身上还穿着睡衣,还是那种粉红色的棉睡衣,也不知道谁挑的,反正看着特别萌,衣服面前还绣了三个可爱的小猪头,这么可爱的衣服本来配展小怜那圆圆的小脸多可爱啊,可惜展小怜脸上的表情是冷的,眼里还带着杀气,直直的瞪着燕回。

    这情景,不知道的人看着绝对是一对小夫妻在闹别扭,夫妻吵架太正常了,看到这两人,肯定不会有人认为这两人其实就是仇人。

    展小怜瞪了燕回一会,抿了抿嘴,把自己的头发从燕回伸手里拽下来,直接拉上被子,躺下了。展小怜睁着眼,侧身躺着看着目光触及到的地方,一声不吭的再次陷入沉默。

    燕回坐在床上,看着展小怜的背影,明摆着不理他了,燕回暴躁的抓了两下头发,“咕咚”一声在展小怜旁边躺下,手脚并用的把展小怜往怀里搂:“妞,又不说话了是不是?你又不是哑巴,动不动就不说话有意思没?跟爷说话……”

    展小怜满肚子的火蹭一下就冒上来了,她闭上眼睛,被气的喘粗气,任凭燕回说什么她都不吭声。

    展小怜早上起的早,昨天夜里又没睡好,还真是困了,躺了一会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一会功夫后,直接睡着了。开始睡的很安稳,一个小时以后燕回发现不对劲了。

    因为心里一直担心想着边痕,展小怜睡着了睡的也不太好,面部表情看着很痛苦,眉头拧的紧紧的,拳头也握在了一起,一看就是因为什么事在生气。

    燕回本来是厚着脸皮躺在展小怜后面搂着她的腰的,结果怀里的人好像在抽搐似的全身绷的紧紧的,燕回一骨碌坐起来,伸头看了眼展小怜的脸,发现她额头都是汗,脸上看着还特别痛苦,燕回伸手就拍展小怜的脸:“喂?”没醒,手上力气加重,“展小怜!”

    展小怜就是这样活脱脱被燕回给拍醒的,她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燕回的目光就跟沾了毒液似的,燕回伸手捏她的脸,嘴里还说呢:“是不是梦到爷了?怎么这眼神?”

    展小怜冷飕飕的骂了句:“畜生!”

    燕回顿时怒了:“你这女人有病?爷又没趁你睡觉强了你,又骂爷?”

    展小怜冷哼:“我还真梦到你了,我梦到你开着车,把木头哥哥撞死了。”

    燕回嗤笑:“爷开车撞那小片警?他也配爷亲自动手?爷还怕脏了爷的手。”

    展小怜满头是汗,她伸手擦了下额头的汗,怎么也睡不着了,往上坐了坐,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目光看着前方,嘴里说了句:“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燕回顺着展小怜的姿势往她身上靠了靠:“爷忘了问了,妞这是跟爷和好了是不是?”

    展小怜扭头看着他:“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和好什么的就更别想了。我恨不得杀了你,你觉得我会跟你说什么和好?燕回,你的世界是不是只有你自己?所以,你只听得到只看得到你自己?别人说什么你根本就听不懂?”

    燕回悠然自得的摊手:“爷的世界?这就是爷的世界,爷说了算。”

    展小怜觉得自己在跟喵星人说话,完全没有办法沟通,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是什么人把你养成这样的……”

    燕回微微抬眸,讥讽的勾了勾嘴角,然后胳膊一抬,直接从展小怜的这个肩膀传过去,绕到她另一只肩膀上,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语气热络的说:“来谈谈你跟爷的事,你直接说,要怎么样才跟着爷。车?房子?女人喜欢的衣服、包?还是化妆品?”

    展小怜冷笑一声,掀起眼角看了燕回一眼,“留着你自己买棺材用吧,我对你没兴趣,对你这些东西更没兴趣,车房子衣服包什么的,我还真不缺,也不稀罕。燕回,我先丑话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前头,也是最后一次跟你直接说,我会报复回来的,你从我手里抢走的,我会一样一样抢回来,你毁了我现在的生活,等着我以后毁了你的生活……”

    燕回邪气一笑,伸手强行把展小怜往自己怀里一靠,嘴里说了句:“想毁爷的生活,好歹你也得参与进来,要不然你怎么毁?”

    展小怜嗤笑:“参与进去我只觉得恶心。”

    燕回搂在展小怜肩膀上的手劲大了一点,他还是那副表情说道:“爷跟你说,爷的耐性是有限的……”

    燕回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直接说了句:“燕回,你的耐性怎么这么没限度?我要是有能力,我现在绝对已经掐死你了。”

    展小怜说这话的时候是恶狠狠,脸上的表情也是很凶狠的模样,燕回偏头看了她一眼,冷不丁歪头过去直接堵住她的嘴,展小怜的头往后挣,燕回搂在她肩膀上胳膊直接转移地方,摁在展小怜的后脑勺。

    燕回松手是他主动松开,展小怜简直是火冒三丈,“你有病吧?”

    燕回一边喘气一边随口说了句:“爷就是想做死你,怎么着?”嘴里说完,手上就开始动手了。

    展小怜一骨碌从床上滚到地上了,直接从柜角的地方抓了只茶杯在手里,瞪着燕回说道:“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燕回一脸的暴躁:“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难哄?爷都问你要怎么样了,你又不说,你让爷怎么办?”

    展小怜被气的心肝肺都在疼,要说她这辈子碰到的最不可理喻最难沟通的人,也就是燕回了,自己说什么他不听,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他就是想当然的那样做,也是想当然的觉得别人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去,展小怜就不明白这人了,怎么就这么自恋这么自以为是呢?

    展小怜看着他说:“我说了,我说我就想找个普通男人,结婚生孩子过日子。”

    燕回往床头一靠,看着展小怜,伸出大拇指指了指他自己,说:“爷跟你说了,你是爷的,谁再敢碰你一根头发,爷就弄死他。”

    展小怜摇摇头:“咱俩没法沟通,我要走了,你爱干嘛干嘛去,我不奉陪了。”

    展小怜说着,撒腿就往门边跑,她都跑到外面客厅了,又追出来的燕回给抓住了:“爷的话还没说完,你跑什么?”燕回拉着展小怜拖到沙发上,按着她坐了下来,“就穿成这样,你往哪跑?不觉得丢人?”

    展小怜不吭声,燕回磨磨蹭蹭的往展小怜坐着的这个单人小沙发上面靠,“要不你看看爷那妹子跟李晋扬那东西要了什么,爷照着她的样子,每样给你买一样?爷那妹子开始就跟你似的,看到李晋扬就想扎他刀,李晋扬给她买了几样东西,就高兴……”

    燕大爷到现在都没搞明白,为啥当初穆曦要死要活的,甚至往车流里冲的闹自杀,就是为了离开李晋扬,那时候李晋扬对那妞不好?燕回亲眼看到的,那就是当祖宗在捧,可穆曦宁愿死都不要跟他在一块,后来怎么突然一下子两人又好一块了呢?穆曦那性子是作,还是往死里作的那种,绝对比展小怜难搞,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结果呢?那丫头乖乖的跟李晋扬进了结婚礼堂,如今孩子都生了,两人好的蜜里调油似的。

    展小怜伸手按在胸口上,真的,她表示十二万分的不解,世上怎么会有燕回这样的人,没智商吧?他是怎么混到今天的位置的?扶他的诸葛亮是哪位?展小怜真心有种胸口碎大石的冲动。

    燕回还在问:“要不你去列个清单?”展小怜压着自己不让自己发火,结果燕回又疑惑的说:“难不成是李晋扬床上功夫好?”还一脸是不是自己要去讨教讨教的表情。

    展小怜直接喷了出来:“好你妹!”

    展小怜觉得无比的蛋疼,哦,她没蛋,展小怜揉着脸,安慰自己,她不是还有脸蛋嘛,照样疼。

    两人就关在这小黑屋里吵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展小怜也没力气了,她想走,她还是担心边痕,燕回只透露了边痕活着,可是是什么样的,展小怜不知道,她心急如焚,偏偏她还不能真正让眼前的人知道她心急如焚。

    脸皮已经撕破了,可撕破的也仅仅是脸皮,脸面的血肉还在,事到如今燕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回的底线在哪里展小怜已经分不清了,这个人,把她当成了他不愿意撒手的玩具。

    人出不去,手机要不到,展小怜完全不知道燕回想干什么,她现在等于是失去了跟外界的任何联系,燕回是不是在玩囚禁啊?——

    关于油菜花地美妞和渣爷的XXB,渣爷有感而发,灵感顿现,作诗一首,如下:

    《XXB乃们在哪里?》

    啊!(抑扬顿挫抒情式读法)

    渣爷滴XXB,

    有一万一万一万滴,

    肿么一眨眼就木了呢?

    啊!(同上)

    渣爷滴XXB,

    乃们在哪里啊在哪里?

    渣爷打滚捶地,

    找不到XXB。

    啊!(同上)

    渣爷放眼一瞅,

    一亩地加一亩地滴油菜花,

    金灿灿金灿灿一片一片滴,

    瞬间亮瞎了渣爷滴狗眼。

    啊!(惊吓式读法)

    渣爷滴XXB,

    原来乃们在油菜花地滴美妞们那里,

    看天,看地,眨眼睛,

    乃们肿么跑油菜花地里了呢?

    啊?!(惊吓疑问式读法)

    油菜花啊油菜花,

    乃们肿么一亩地加一亩地滴长出来鸟?

    渣爷手贱摘一朵,

    渣爷滴XXB一粒一粒滴飞走鸟。

    啊!(认命抒情式读法)

    渣爷终于知道渣爷滴XXB哪里去鸟,

    在油菜花滴美妞们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