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2章 鬼敲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没有人告诉展小怜边痕怎么了,可展小怜现在就是摆明了找不到边痕她就不会这样回去,边痕的电话打不通,她还有方清闲的。方清闲是谁啊?方清闲可是“绝地”的总经理,李晋扬不在的时候,“绝地”就方清闲说了算,昨晚上展小怜可是提醒过方清闲,既然燕回说边痕没死,那明摆着边痕就是被方清闲的人救了。展小怜还不会天真到燕回那货回去救边痕,他绝对是恨不得亲手弄死边痕的。

    展小怜放弃了和边痕直接联系的想法,边痕不接电话有两个可能,一是他的手机在昨晚上和燕回的对峙中被损坏了,二是有人故意关了手机,因为边痕可能不方便接电话。展小怜心里什么都想到了,只是她也会和大部分人一样,希望能和边痕直接联系上。

    展小怜看着方清闲的手机号,然后拨通号码,放到耳边,电话被人接起,方清闲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喂?”

    “方总经理,是我。”展小怜站在墙角,双手抱着电话,问:“方总经理,边痕是不是在你那?”

    “小怜?”方清闲沉默了下,然后才说:“嗯,不过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展小怜顿了下,然后才问:“那我能不能去看看他?”

    “你见不到他。”方清闲直接了当的说:“他现在在无菌室里,不能见他。”

    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展小怜压抑着抽噎了一下,说:“我在外面看看他行不行?”

    “小怜,”方清闲说:“我是奉命行事,你暂时不能见他,抱歉。”

    展小怜的身体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她一声一声抽噎着,断断续续的问:“那你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行不行?”

    方清闲听到展小怜的抽噎声,叹口气,才说:“烧伤,主要是肩膀和腰上,没有伤到内脏,皮外伤,人遭点罪,别的没事。可以放心了……”顿了顿,方清闲又开口:“小怜,别担心,不是你的错,燕回这个人,从来都这样,他没有直接把边痕从车里弄出来当场弄死,已经给了李晋扬天大的面子了。小怜,你跟边痕,我不看好了。”

    展小怜深呼吸一口气,说:“我知道。”然后,她说:“他伤了哪里,我赔给他。”

    方清闲一愣,急忙说了句:“小怜别瞎说,边痕是个男人,留点疤也没事,再说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留疤也能去是不是?”

    展小怜伸手一抹眼泪,说:“我明白。”犹豫了一下,展小怜又说问:“我能不能就去看一眼?就一眼,我看一眼我踏实了,我就不会再闹着看了,要不然我晚上睡觉都睡不好,方总经理,方大叔,求你了。”

    方清闲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小怜,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老板发话了,你不能见他。”

    “你老板?哦,知道了。”展小怜愣了下,对了,方清闲的老板就是李晋扬,李晋扬都发话了呀,展小怜什么话都没说,默默的挂了电话。她低着头在墙边坐了好一会,然后爬起来,拍拍屁股上泥土,抬脚朝着公交站台走去,她要坐车回家了。明天是周六,公司放假,学校放假,边痕答应她了,周六的时候去她家见展爸展妈的。

    展小怜坐到公交车上的时候一直在哭,她就是想找个好男人嫁了,她就是想像跟所有的女孩一样,毕业后结婚生子当贤妻良母,她错在哪里了?怎么就不行了?

    展小怜进家门之前在门口站了一会,然后她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掏钥匙开门,展小怜进门以后才发现自己忘了看时间了,这个点展爸展妈都还没回来。现在天色暗的早,六点钟天都快黑透了。

    直接进到自己卧室,展小怜直愣愣的坐在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她爸妈回来,她要怎么跟他们说边痕的事?

    展爸展妈一块回来的,展妈今天跟学校领导去教育局开会,离家有点远,所以展爸就去接展妈,两人以为展小怜现在没回家,进门的时候还说呢:“小怜估计今天又得边痕送回来了,我们这闺女,谈恋爱了就不要爹妈了。女生外向,说的就是我们家小怜。”

    展爸在后面关门,笑着回了一句:“你别念叨了,小怜要是听到了,肯定又要蹦跶了,对了,明天边痕过来,我是不是得准备准备啊?”

    展妈没好气的看了展爸一眼:“又不是你见家长,你准备什么啊?吃的我准备,你就平常心就行,好歹是一家之主,别让人家看笑话,我听人家说这种精英啊,海归啊什么的,眼高于顶呢,我们不能太弱了,太弱了小怜以后嫁过去会受罪。”

    展爸摸摸鼻子不敢吭了,他就问问而已。

    展小怜在屋里听到外面动静,伸手拉开房门探头喊了一声:“爸,妈,我在家呢。”

    展妈一边往厨房走一边问了句:“哎,今天怎么回来的早了?我还说你肯定没在家呢,是不是边痕忙啊?”

    展小怜笑嘻嘻的点点头:“嗯,他忙,说为明天做准备,我没好意思打扰。”顿了顿,展小怜又说了句:“他每个周五的时候就特别忙,我去找他的时候,他面前堆了老高一堆资料,跟我说话抬头我都没看到的。”其实展小怜这话说的有点虚,说白了她就是故意这样说的,这样方便她晚些时候跟展爸展妈说边痕来不了,等于这话就是做铺垫。

    果然,展小怜一说完,展爸就接口了:“这么忙?以前也这样,那明天过来会不会耽误人家工作?”

    展小怜貌似随口说了句:“我才不管,不管怎么样都要过来的。”

    展爸赶紧对展小怜招招手:“小怜,你这样可不对,时间是我们定的,你可别都没给他时间,逼着人家答应的吧?要是这样,换个时间也行啊,我们没事,他年轻人肯定不能跟我们比,工作要紧。”

    展小怜坐在沙发上左右摇摆身体,嘴里一个劲的嚷嚷:“不管不管,一定要来,不来就分手!”

    展爸一听就犯愁了,跟小闺女说了半天教,结果展小怜压根不听,展爸想了想,趁着吃饭之前拿碗拿筷子的时候跟展妈说了句:“实在不行,让小怜跟边痕说一声,后天也行,别把人孩子逼急了,小怜反倔,不听话。”

    展妈回头看了眼展小怜,说:“再说吧,实在不想就换时间呗。”

    饭桌上,展爸展妈就着展小怜不管边痕工作忙不忙就让人家过来的事说了展小怜一通,展小怜正想究竟是等明天边痕来不了她就趁跟展爸展妈说她生气分手,还是吃完饭当着展爸展妈的面假装接电话,然后他们说边痕明天不能来了,手里的筷子夹了根土豆丝往嘴里送,刚送到嘴里还没来得及嚼碎,展爸突然提了醒了句:“小怜,是不是你手机再响?”

    展小怜的手机放在自己屋,她是没听到声音,不过展爸一说屋里静下来特意听动静,还真听到自己手机在响,展小怜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伸手放下筷子一溜烟跑去接电话,电话拿起来一看,展小怜愣了下,是方清闲的号码,她看着那个跳动的手机号,犹豫了好一会,然后伸手按通,放在耳边:“喂?”

    “小怜,”方清闲的电话中传来边痕的声音,他说:“小怜,现在在哪?”

    展小怜瞪大了眼睛,“边痕!”

    边痕在电话那端,用他一如既往冷清的声音开口:“在家是吗?嗯,我刚有空给你打电话,手机出了点问题,拿去维修了。今天联系不上我,是不是很着急?”

    展小怜在电话这段一个劲的点头:“嗯。”

    边痕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别怕,我在,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回家了吗?你还担心什么?”

    展小怜吸了吸鼻涕,说:“我没担心……”

    “嗯,”边痕说:“小怜,我们说好的,明天我去你家见你父母,别忘了跟你父母打个说一声。”

    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展小怜说:“可是方大叔说……”

    “小怜,”边痕打断她,问:“你是信我还是信他?”

    “信你!”展小怜立刻回答:“我谁都不信,就信你!”

    边痕“嗯”了一声,然后说:“明天不用来找我,乖乖待在家里等我过去就行,好吗?”

    眼泪珍珠似的往下滚,展小怜拼命点头:“好……”

    “小怜,哭什么?别哭,我还有事,先挂了,提前说一声,晚安小怜。”边痕说着,不等展小怜回话,伸手挂了电话。

    方清闲穿着隔离服,从边痕手里拿过那只包裹严实的手机,无奈的说了句:“你这样,让我很为难,老板说……”

    边痕趴在病床上,背部和肩膀是一大片被高温烤起透明水泡,因为上了深色的咬,显得焦红血淋淋的一片,两个全身穿着隔离服的医护人员正给他小心翼翼的上药,边痕的额头滚下大滴的汗珠,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被褥,嘴里却平静而淡定的说着:“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希望有人擦手我的私事。”

    方清闲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可是你差点丢了命!”

    因为上药的关系,边痕紧紧的咬着牙,等背部传来的钻心疼痛过去以后,他松开手,声音依旧冷清的开口:“我的安全你负责,我的事情不要插手,另外,以后和小怜说话,别什么都带上老板。你觉得小怜是那种为了穆小姐的幸福忍气吞声的成全老板的人?她是我的未婚妻,以后对我未婚妻客气点。”

    方清闲:“……”他是受气包是吧?老板这样说,结果这人那样说,他要听谁的?

    顿了下,边痕又说了句:“老板那边,我会亲自打电话过去解释。”

    方清闲摊摊手:“这可是你说的,我就不客气了。”

    边痕把头换了个方向趴,嘴里“嗯”了一声。

    方清闲愣了下,又问:“你都这样了,明天确定要去?”

    边痕再次“嗯”了一声,“我答应小怜了,不想让她失望。”

    方清闲叹口气,不想多说什么,“何必呢?行了,随便你,反正遭罪的人是你,我就不说话了。”

    这次,边痕没有吭声,被后脑勺对着方清闲,一声没吭,医护人员抬头对方清闲摆摆手,示意他边律师似乎睡着了。

    上完药,医护人员和方清闲一起出了无菌室,方清闲正要出去,边痕突然说了声:“把电话给我留下,我还有用。”

    方清闲想了下,伸手把自己的手机又放下了,嘴里说了句:“一个小时以后我让人过来拿,你别接触太多。”走出无菌室,方清闲脱下身上的无菌服,看着其中一个医护人员问:“他现在的情况能离开无菌室?”

    医护人员一边拿下手上的手套,一边说:“当然不能,万一感染了,那就麻烦了。都是些新伤,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铁了心要去的,既然劝不住,就尽量减少感染的机会吧,我们会注意的。”

    方清闲真是服了边痕了,为了见女朋友的父母,这是连命都不要了是吧?想了想,直接说:“对了,明天去调个房车过来,里面全面消毒,改造下明天送边律师过去,另外,多安排几个人跟着一起陪着,别出什么问题了。暂时就这样吧。”

    要是真能劝住,方清闲觉得那是最好不过了,不可否认,李晋扬是真的为边痕好,燕回能边痕困在车里活烤他第一次,就能逮住边痕火烧他第二次,李晋扬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边痕被伤害机会,最好的办法就是边痕和展小怜一刀两断,这是最省事最直接的法子,结果呢?

    方清闲真心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结果边痕不同意啊,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边痕为了个女人能这么拗呢?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栽女人手里了呢?当初穆小姐还不是闹腾的翻天覆地?李晋扬就跟个龟孙子似的跟着穆小姐后头哄,后来是和煦那王八蛋,被他的心上人折腾的死去活来,再然后就是边痕,要说其他两人虐心方清闲还理解,边痕这可正儿八经的虐身了,都这样了,还不悔悟,有病吧?

    展小怜挂了电话,脸上破涕为笑,她伸手抽了两张抽纸在脸上擦了擦,吸了吸鼻涕,拉开门直接跑了出去,展爸展妈一看到展小怜眼睛就问了:“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一边笑一边抹眼睛说:“边痕坏蛋,说他明天会晚点过来,我生气了,跟他吵架……”

    展爸展妈听了当时就愁了,这孩子怎么这性子啊?以前不是挺乖的吗?怎么谈了朋友对男朋友这么拗了呢?展妈赶紧说话了:“小怜,晚点就晚点,你别跟他吵啊,他忙啊,忙点是好事,说明他负责,有上进心是不是?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边痕人还没来呢,展爸展妈就有点同情他了,是不是平常里小闺女都这么无理取闹啊?

    吃完晚饭,展小怜习惯性的拿手机想给边痕发短信,拿起来了才想起来边痕的手机坏了,没办法跟他联系上,她只好放下手机,脱了衣服躺在被窝里,伸手关了灯,看着黑乎乎的屋里睁着眼睛发呆。对了,今天燕回怎么会突然让她走了呢?

    展小怜当然看得到,燕回就是打算利用囚禁的法子逼她跟他“和好”,和好这是燕回的说话,按照展小怜的理解,燕回其实就是为了跟她恢复炮友关系,希望还像以前那样每周碰一次面,展小怜不可能答应的,她受够了那样的日子,她不是贱骨头,没必要送上门给他糟蹋。

    边痕虽然不善言辞冷面冷清,可是在跟边痕一块的时候,展小怜享受到了作为别人女朋友的所有权利,尊重,平等,信任和宠溺,一个种马一样的已婚男人,一个最佳男友边痕,展小怜瞎了眼才会选燕回。

    展小怜认真的回想自己当时跟燕回说了什么,他是因为哪句话而突然想通了的,然后展小怜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开了床头灯,她把枕头往自己背后拿了拿,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这是想干什么啊?

    展小怜真的怕了燕回了,她不是害怕燕回这个人,而是害怕燕回这个人做出了的各种脑抽事,明天边痕到她家来,那人会不会过来搅局啊?

    搅局,这是展小怜唯一能想到的事,燕回没的本事是什么样的展小怜不知道,但是燕回搅合人家鸡犬不宁的事那是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展小怜越想,这心里就越七上八下的,按照她对燕回的了解,那人八成打着这样的目的。

    展小怜一点都睡不着,脑子里尽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到夜里一两点钟才睡着。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展小怜就醒了,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伸手拿手机看几点钟,刚拿起来来没来得及按手机按键,屏幕突然亮了,展小怜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展小怜奇怪的看着,想着肯定是某个骗钱的骚扰电话,直接按了没接,看了下时间,早上七点半,刚打算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手机又亮了,展小怜拿起来一看,还是那个号码,她抓抓头,犹豫了一下,接通:“喂?”

    “小怜!”

    展小怜一愣,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那个号码,她听着声音怎么这么像龙宴啊?她试探着喊了句:“三哥?”

    龙宴一听展小怜接电话了,急忙说道:“是三哥,小怜,你现在在家里?”

    展小怜一肚子疑惑,嘴里说道:“是啊,这个时候不在家里,我能在哪啊?”

    龙宴一听松了口气,跟着又说:“小怜,三哥现在在摆宴。”

    展小怜一听,眼睛瞪的老大:“哎?什么时候来的啊?”

    龙宴笑了笑,说:“夜里。三哥是听说你出了点事,就赶回来了,对了小怜,你有没有受伤?”

    展小怜的脑子空了下,然后问了句:“是不是……边痕给你打电话了?”

    龙宴一听,脸顿时黑了一圈,嘴里咬牙切齿的说了句:“原来那混蛋说的是真的!”忍了忍,龙宴用自认为很温柔的声音问展小怜:“小怜,你是不是跟边痕在谈恋爱?”

    展小怜自动忽视龙宴语气里的对边痕充满的怒气,理所当然的说:“是啊,还真是他个你说的?对了三哥,你连夜赶回来不是为了这个事吧?”

    龙宴没好气的说了句:“边痕那小子说你遇到点麻烦,我就过来了。”

    展小怜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刚睡醒的脑子因为跟龙宴一通对话逐渐清醒,听边痕说了一通话后,她直接对龙宴问了句:“三哥,你在‘绝地’是高管吗?我是说,你在李晋扬下面,有机会见到李晋扬吗?”

    龙宴愣了下:“我见他干什么啊?我每天忙的要死,吃饱了撑的见他?”

    展小怜嘿嘿一笑:“那就好。对了三哥,你现在在哪啊?”

    “呃……”龙宴在那边语气吞吐的卡了个节,展小怜心里一咯噔,脱口而出:“三哥,你不会迷路了吧?”

    龙宴在那边不承认:“三哥怎么会迷路?三哥就是时间长不来摆宴,忘了地方了……”

    展小怜叹口气,她就知道,“你看看周围有什么明显标志的建筑物,我看看你在什么地方。”

    龙宴抬头看了看,说:“田地,还有树……啊,我看到前面有个人家开了个小窗口,貌似是个小店,店前面用粉笔写着冰棒。”

    展小怜:“……”默了默:“三哥,你现在在郊区?”

    龙宴很淡定的说了句:“我想应该是郊区。”

    展小怜叹口气:“三哥,你说的什么小店我不知道在哪里,你得看标志性的东西。比如那村子叫什么村,要是有路的话,那路叫什么名字,要不然,你就只能待在那里了。”

    龙宴依旧很淡定:“放心,我会找到回去的路的。”

    展小怜有种想撞墙的冲动,她拿着电话,批了衣服跑去敲展爸展妈的房门:“爸!爸!我三哥的电话,他迷路了,你要不要去接他啊?”

    展爸一听展小怜说什么三哥迷路了,一猜就是龙宴,主要是龙宴是那种特别严重的路痴,每次来都来这么一出,要是有人去接他还好,要是他自己跑出来的,那肯定是迷路,偏偏龙宴还死活不承认自己是路痴,也就是说,他迷路了,他也会很镇定的告诉人家,他没迷路,很快就到,要是有人等他,绝对是一等就是三四个小时。

    展爸赶紧答应了一声:“小怜等下,来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展爸动作麻利的穿好衣服,展妈被这一闹也睡不着了,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是龙宴?哎哟,这孩子我真是服了,怎么每次都这样啊?”

    展爸拉开门,拿起展小怜的电话放到耳边问龙宴位置,问了半天,展爸才拿了车钥匙出门,问不出来没法去接人啊,好不容易问出点什么来,展爸就是去碰运气的,玩意形容错了那展爸也就白跑了。

    被龙宴这么一闹,展小怜的闹心事也跟着淡了点,她重新躺倒被窝里,想着边痕的目的,边痕看起来不是那种会碰到麻烦就求人的人,但是他主动联系了龙宴,而且,还告诉龙宴他跟自己在谈恋爱,展小怜不觉得边痕是闲的蛋疼了。她一听龙宴说是边痕告诉他的,展小怜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龙宴在李晋扬的心里是个什么位置,如果龙宴是无足轻重的人,他来不来摆宴都一样,相反,如果龙宴在李晋扬心里是个和边痕同样重要的人,那边痕的目的就达到了。

    让边痕和龙宴往一块凑原因是展小怜,也就是说,因为同一个展小怜,边痕和龙宴两个对李晋扬同等重要的人联手的话,李晋扬就要忌惮这两人的影响力。

    方清闲说过了,李晋扬不允许她见边痕,也就是说李晋扬是不支持和边痕的,如果想保边痕安全,她就必须离开边痕。

    可现在,边痕利用展小怜和龙宴的特殊关系,轻而易举的把龙宴拉到了他的阵营,龙宴作为展小怜的哥哥,没道理为了一个李晋扬放弃自己的妹妹,他放弃了,龙湛龙谷也不会给他施压,要求他力保展小怜。一个是为了女朋友,一个是为了妹妹,对象还是同一个人,李晋扬会逼着他手下两元大将一个抛弃自己的妹妹,一个抛弃自己的女友?

    凭着展小怜对李晋扬的了解,李晋扬不会这么蠢,他是个儒商,是个擅用人心的儒商,他用的人,除了金钱上,最重要的是他笼络住了这些人的心,而这种让自己旗下两员大将和自己离心的事,李晋扬不会做。

    展小怜似乎有点明白边痕的目的。

    龙宴被展爸接回来这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展爸帮龙宴提着他的行李箱,龙宴自己手里提了很多从国外带回来给展小怜的礼物,展小怜看着灰头土脸还强装镇定的龙宴,就差用鼻孔眼喷他了,迷路就迷路呗,还装什么镇定啊?迷路又不是特别丢人的事,顶多有一点点丢人而已。

    展爸指指卫生间对龙宴说:“赶紧去洗洗吧,把衣服换下来,你阿姨帮你用洗手间洗洗晾干。”

    龙宴看到展小怜穿着睡衣站在客厅看着他,赶紧跑过去跟展小怜说话:“小怜,早上没吵醒你吧?”

    展小怜指指卫生间,说:“我爸让你先洗澡,你赶紧去呗。”

    龙宴清了清嗓子,赶紧走了,一个大男人迷路,他自己还是会觉得很丢脸的。

    等龙宴洗完了,展小怜对龙宴招招手:“三哥三哥,你过来,咱俩来说悄悄话呗。”

    龙宴正跟展爸说话呢,看到展小怜跟自己招手,果断抛弃了展爸,立刻站起来向展小怜跑去,“叔,我去跟小怜聊聊天,好多天没看到她了,都想她了。”

    展爸点点头,拿起刚送上来的报纸,嘴里说了句:“你去吧,我刚好也要看看晨报。”

    等龙宴进屋,展小怜伸手关上门,然后跑到床上,直接坐到被窝里,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和一个年轻成熟的男人单独在一个房间有多不好意思,特别是她还是坐在被窝里的。

    龙宴也是理所当然的在展小怜的床沿上坐了下来,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龙宴,开口:“三哥,你坐了一夜的飞机,累了吧?边痕跟你说什么了?怎么一听到我的事,就这么急呢?”

    龙宴一点防备的心里的都没有,展小怜小脸圆圆的红扑扑的坐在被窝里跟他说话呢,他能想到什么啊?随口说了句:“他跟我说你跟她谈朋友,碰到点麻烦,你前男友纠缠你是不是?”

    展小怜“咦”了下,然后麻利的点点头:“嗯,是前男友。”

    龙宴顿时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小怜,三哥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前男友啊?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瞒着三哥呢?你大哥二哥不知道就算了,你还瞒着你三哥,三哥得多伤心啊?”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这个……我长大了,谈男朋友很正常,三哥伤心什么,你又没指望跟我谈朋友是不是?”

    龙宴直接说道:“三哥倒是想,可不成啊,你见过兄妹谈恋爱的?那是乱伦,外人口水都吐死了是不是?”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说:“三哥,其实你是我亲哥吧?”

    龙宴刚要开口说话,猛的回过味来,他抬头看向展小怜的眼睛,展小怜还是大眼弯弯小脸圆圆的笑眯眯的看着他,龙宴张了张嘴,半响他伸手揉了揉展小怜的头发,说:“小怜希不希望自己有亲哥哥?要是希望的话,那就是亲哥哥,还一次有三个,便宜的,额外赚来的。”

    展小怜对龙宴伸出胳膊,龙宴愣了下,然后顺着她的手势伸手抱住把她搂到怀里,展小怜抱着龙宴的后背,嘴里:“突然有亲哥哥的感觉好幸福呀。”

    龙宴的眼圈瞬间红了,他拍拍展小怜的后背,说:“我也是……”不同的是,他一直很幸福。

    展小怜松开胳膊,龙宴再次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们家小怜真是越长越漂亮了。配给边痕那小子太可惜,要是大哥二哥知道了,肯定会说边痕长的太丑,个子太矮,赚钱能力太弱,完全配不上我们家小怜的。”

    展小怜笑眯眯的,假装没看到龙宴红了的眼前,说:“哪里啊,我还觉得是我高攀了边痕呢。”

    “怎么会?”龙宴说:“我们家小怜是世上最漂亮的姑娘,是边痕高攀了我们小怜。”顿了顿,龙宴开口:“小怜,你以后有什么事跟三哥说,三哥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不管发生什么事,大哥二哥还有三哥,都会站在小怜这边,都会竭尽所能的满足小怜的愿望。”

    展小怜点点头:“我知道了三哥,你放心吧,我以后有什么事,肯定会跟你们说的,你刚刚都说了,你们是我亲哥啊。”

    “小怜真乖。”龙宴伸手捧着展小怜的脸,在她额头亲了亲,说:“我们家小怜,终于长大了,成了一个聪明可爱善良的好姑娘了。”

    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龙宴,龙宴继续说:“你的前男友,三哥去解决,你不用担心……”

    龙宴话没说完,展小怜伸手拉着龙宴的手,说:“三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龙宴看着她:“你说。”

    “那个人……”展小怜想了想,说:“我说的是我的前男友,他心里有点变态,还有点势力,你不要跟他正面交锋,也不要跟他硬顶,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正面接触了,”展小怜犹豫了下,抬头看着龙宴说:“你不要违逆他的意愿……”

    龙宴目光疑惑的看着展小怜,突然问:“小怜,你是不是被吓到了?他是不是威胁了你?”

    展小怜摇摇头,说:“没,三哥你别乱想,没人威胁我,我一直觉得他神经不正常,说是我男朋友,实际上我从来没承认过。”她继续说:“他到我家来过,我跟我爸我妈都说没说是前男友,三哥,你别当他是我什么前男友,也别当他是正常人,你就当他是个神经病,你一个正常人,跟神经病计较吗?他不管说好听不好听的,你都当没听到就行。”

    龙宴垂下眼眸,当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点了点头说:“行,我知道怎么做了。”

    说完,龙宴站起来要出去,展小怜伸手拉住他的衣袖,说:“三哥,你也别去查他,查了他没几天就知道了你查过,反而惹祸上身,没必要。”

    龙宴的脸上露出点无奈:“小怜,你别跟二哥似的,什么都想到了,我知道了,心里有数,我不查,行了吧?”

    展小怜笑嘻嘻的看着他:“三哥最帅了。你去跟我爸说说话去,我过一会就起床。”

    龙宴出去以后,展爸看完报纸才去洗脸刷牙,龙宴趁着这个机会打开门走到外面打了个电话到“绝地”:“叶留城?是龙宴,你待会把燕回的资料发到我邮箱,我有点事要了解下。所有的。”

    叶留城坐在电脑边,嘴里说了句:“燕回的……燕回有些查不到。”

    龙宴愣了下:“还有查不到的东西?”

    叶留城肩膀夹着电话,手指灵巧的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嘴里说了句:“他不想让人查的,谁能查得到?”

    龙宴回头看了眼展家的门牌号,然后走到楼梯间,问:“查不到的是哪些方面?”

    叶留城调出燕回的资料,说:“算是关键地方吧,燕回的父母,迄今为止没人知道,来头也没人查到,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有人罩是肯定的,和摆宴现任市长蒋笙的关系有点奇怪,蒋笙等于是一直给他擦屁股的,但是燕回对蒋笙的敌意很重,确切的说,他除了会用到蒋笙外,对蒋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看起来关系还不如跟我们老板的关系好。”

    龙宴愣了下:“怎么会?”正常情况下,这样混事的不是会千方百计跟政府官员拉好关系吗?特别是蒋笙这种混到市长级别的人?

    叶留城继续翻开资料,电脑资料里,燕回的能有的信息应有尽有,他随后翻到一页,说:“其他查不到的,差不多也是燕回可以隐瞒的,还有个燕回地产开发的开幕仪式的事,听说那天有事发生,老板还特地让查过,不过到现在为止都没人查到是什么事,当天跟随燕回的人死守秘密,就连那些进了监狱的,都没人敢松口,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事。”

    龙宴“哦”了一声,然后点点头说:“我明白。把现有的资料发到我邮箱,就这样。”挂了电话,龙宴颠颠手里的电话,下楼回屋。

    展小怜已经从屋里出来,正在另一个卫生间里洗脸刷牙,她一边揉着脸蛋上的泡沫,一边扭头看着龙宴问了句:“三哥,你干嘛去了?”

    龙宴举了举手里的手机说:“去给方清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回来了。”

    展小怜洗完脸,开始脸上摸东西,一边抹一边说,“三哥,你今天要去‘绝地’吗?还是在家里吃饭啊?”

    龙宴没来得及回答,展妈从厨房出来,在桌子上放了一盆煎饺,嘴里说了句:“今天小怜男朋友要过来,龙宴刚好也在,帮我们过过眼,看看人怎么样。”

    展小怜立马对着展妈笑的小花朵似的:“妈,你别到处宣扬啊。”

    展妈白了展小怜一眼:“还不让说了?你赶紧给我洗完脸吃饭。”

    展小怜赶紧往脸上抹东西,还化了个淡妆,化完了跑到龙宴面前对着他眨眼睛,问:“三哥,我好不好看?”

    龙宴竖起大拇指,说:“我们家小怜是最漂亮的。”

    展妈一脸受不了的说了句:“你们兄妹俩行了啊,有这么自夸的嘛。”

    展小怜对着龙宴吐舌头,龙宴对着展妈呵呵笑:“我们小怜本来就是美女,跟阿姨一样漂亮。”

    展妈一听,扑哧就笑出来了:“这孩子就知道贫嘴。”

    龙宴回头跟展小怜一起做鬼脸。

    因为边痕说好要来,展妈一早起来就出去买菜,回来就开始准备,什么好的买什么,什么贵的买什么,反正一点都不心疼钱,主要也是不让对方挑理,不给自己闺女找麻烦。

    快十一点的时候展小怜就捧着手机在看,龙宴看她眼巴巴的样子,直接说了句:“实在不想你打电话问问到什么地方了,别不是找不到。”

    展小怜无语的看了龙宴一眼,“三哥放心吧,这地方边痕来了好多次了,他又不像你一样路痴。”

    龙宴顿时觉得心口扎了把刀,努力正名:“小怜,三哥不是路痴,只是偶尔会记不住路。”这话说的,展爸都忍不住翻白眼了,展小怜直接翻了出来:“三哥,地球人都知道的事,你就别反驳了。”

    龙宴有种再次胸口中刀的感觉。

    十一点整,展小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展小怜立马跳了起来,直接拉开门跑了出去,扔下一句:“我去接人!”

    展小怜下楼,把电话放到耳边:“喂?”

    “小怜,是我。”边痕冷清的声音在电话响起,“我到了,在楼下……”

    展小怜立刻说了句:“我已经到楼下了,你等着我哟!”说着直接挂了电话往楼下冲。

    电梯太慢了,还不在楼层,展小怜等的心急,还不如自己直接跑下楼快,到了楼下,展小怜没看到边痕,却看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面包车的形状看着有点怪,说是面包车,看着又不大像面包车,她犹豫了一下,然后那车的门开了,边痕穿着一身深色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慢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在他下台阶的时候伸手把他扶了下来。展小怜站在原地没动,她努力睁大眼睛看着边痕,想从他身上看出点端倪,这不是边痕的风格,他这个人一直很低调,出门不会要两三个人跟着人,更不会坐着房车出入,展小怜的目光落打开的车门里,然后她看到里面车里面一尘不染,在车门两边有一个白色的医用床,以及医用床下面的医药箱。

    边痕朝着展小怜走来,走的很慢,很远的地方对着展小怜伸手,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在看到展小怜的时候对她扬了扬唇角,说:“小怜,我来了。”

    展小怜没敢往边痕怀里扑,而是慢慢的走过去,对着他伸手,说:“我就知道……你肯定回来的。”

    边痕身后的人看了展小怜一眼,突然说了句:“展小姐!”

    展小怜回头看着他,那人伸手递给展小怜一瓶药,说:“这是边律师要吃的药,每隔一小时就要吃一粒。另外,边先生需要忌口,海鲜辛辣都不能吃……”

    “我知道了,”展小怜看他们,接过来,转身伸手扶着边痕的手,一边走一边说:“我都等你很久了。”

    边痕点点头:“嗯。抱歉我来晚了。”然后边痕回头,看着其中一人说:“麻烦帮我把东西拿过来。”

    展小怜知道他肯定是带了礼物的,她直接走过去,伸手接过那人从车上拿下来的东西,双手提着就先进了楼房,把东西放在电梯口,伸手按了上行键,等电梯下来,然后往外走,走到边痕身边,伸手扶着他的胳膊,说:“我带你进去。”

    两人走进楼房,走到电梯门口,电梯还没下来,展小怜仰头看着边痕说了句:“边痕,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有多疼?”

    边痕的手上戴着手套,他伸手摸了摸展小怜的脸,轻声说了句:“不疼,真的。”

    “骗人!”展小怜的不敢碰他,方清闲说了,他伤在肩膀和背部,她怕她一个拥抱会让他生不如死。

    边痕伸手拉过展小怜,让她靠在胸前,说:“不骗人,真的不疼。”

    展小怜低头,把脸埋在他的双手里,说:“对不起……”

    边痕低声笑了笑,说:“傻丫头,都说了跟你没关系。这是男人的事,你自责什么?”顿了顿,边痕说:“小怜,我很想你。”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忍着不让自己哭,说:“我也很想你……”

    “叮”一声,电梯在一楼停下,等里面的人走出来,展小怜扶着边痕走进去,又出去把东西提了进来,边痕看着她没动,展小怜站起身,伸手按了下自己要去的楼层,电梯自动合上。

    展爸展妈正眼巴巴的等着人上来,又不好意思跑到外面看,桌子上摆了一桌的菜,就等正主来了,一会功夫,门外有人敲门,展妈赶紧过去开门,展小怜笑眯眯的站在门口,身后,一个西装革履相貌堂堂的年轻男人手里提着东西站在门口,看到展妈,他对展妈扬起一股淡淡的笑,用低沉的嗓音流畅的中文说:“伯母您好,我是小怜的男友边痕,初次见面……”

    展妈心里头边痕其实是个年级挺大的人,最起码看着像是大叔,又或者是像龙湛那样不说话的时候比较深层的,结果现在一看这有出息的海归精英看着就是个年轻人嘛,关键是模样儿还周正,这身高配小怜也差不多,不是展妈自夸,配闺女绰绰有余了,展妈急忙把边痕让进来:“快快,快进来。”

    边痕慢慢的走进屋,展小怜转身就把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往展妈手里送:“妈,这是他送给你个我爸的。”说着还低声凑到展妈耳边说俗气的说了句:“很贵的哟……”

    展妈抬手打了展小怜一下,白了她一眼,转脸对着边痕笑颜如花:“边痕是吧?来来来,赶紧过来坐,这一路过来不好找吧?”

    边痕恭敬而谦逊的回答:“还行,小怜带我走过,所以我记得。”这就是会说话,哪里展小怜带他走,根本就是两人约会的时候边痕送展小怜回家送到楼下的。

    展爸站起来对边痕招呼:“来来,过来坐。”展爸是当老师的,肯定不是那种木头父亲,说话那是绝对会说的,也不会让冷场,再说了,闺女是自己的,要是以后真结婚,他还指望这小子对自己闺女好呢。

    边痕走的步子很慢,龙宴开始还疑惑,后来跟边痕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说,而是像熟络的打招呼,展爸展妈这才想起来龙宴也是在“绝地”工作的,两人肯定认识。

    展爸中午的时候就喜欢喝两杯,酒的度数也不高,反正就是怡情的,今天一桌子菜,还来了客人,自然拿酒要让两个年轻人陪着喝,展小怜一听,里面嗷嗷叫起来:“不行不行不行!爸,边痕这几天海鲜过敏,医生关照了,不能吃海鲜不能喝酒!”

    龙宴没说话,看了展小怜一眼,又看了边痕一眼。

    展爸一听,赶紧说道:“那就不喝了……”

    边痕伸手把展小怜拉下来,对展爸说了句:“伯父没事,我酒量小,小怜怕我醉,我少喝一点就行。”

    展爸一听,伸手捏捏展小怜的小脸,说:“你这丫头……”

    展小怜鼓起小脸,瞪着边痕,边痕伸脚,在她的脚上靠了靠,展小怜没再说话,边痕端起酒杯,送到展爸面前,“伯父,我敬你一杯。”

    展爸很高兴的一饮而尽,不得不说,展爸觉得他们家小怜挑男朋友的眼光还不错,从第一印象到现在,展爸对边痕的印象还真是不错,主要是边痕表现的也好,一点都没有传说中海归人士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整天的表现就是很谦逊,完全是以一种捧着展爸展妈的态度来的。

    边痕喝了一口酒,展小怜拉了他一下,意思就是不让他再喝了,结果边痕跟着喝了第二口,最后仰头把那杯就喝了下去,展小怜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被急断了,扭头看着厨房对展妈喊:“妈,边痕这几天海鲜过敏,医生都说不能喝酒不能吃海鲜了,我爸还让他喝酒……”

    展妈直接喷了展爸一句:“你自己喝就算了,还拉着孩子喝?”

    展爸这给委屈的,“是边痕自己说没事的……”

    展妈继续喷:“孩子是不好意思拒绝你,你都没感觉?”

    展爸不吭了,展小怜跟龙宴捂嘴偷笑,边痕瞪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对他做鬼脸,完全不在意,边痕都无奈了。

    饭桌上正兴高采烈的,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那敲门声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反正就是一直敲,展小怜扭头看过去,满眼的警惕,展爸在旁边催了展小怜一句:“小怜,去看看是谁敲门了。”

    展小怜“哦”了一声,然后站起来,挪着步子走过去,伸手开门。

    ------题外话------

    美妞们集体寻找鲁拉拉,105张月票的神妞,爷表示掐腰得瑟仰头嘎嘎笑,美妞献身,爷吧唧妞。

    另:打滚打滚打滚,今天不是父亲节,为毛还送爷2222222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