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4章 见过家长了有木有

第244章 见过家长了有木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过来伸手拉展爸:“爸,你别跟他说,说不通的。”

    展爸还没来得及说话,燕回突然站起来,一伸手,把展小怜拉过来,直接搂在怀里往沙发一坐,指着展小怜跟展爸说:“爷要她!”

    龙晏一看展小怜被那神经病拉到他怀里了,就跟电击似的当时就冲了过来,展爸这边刚站起来,那边展小怜被燕回一把推到了展爸旁边的沙发上,展爸再抬头,就看到龙晏和那脑子不好的小子一眨眼的功夫就打了起来,展小怜手忙脚乱的从沙发上爬起来,看到展爸要冲过去拉架,赶紧拉住展爸说:“爸,你别理他们,你过去拉架了,肯定挨打的多。”

    那两人在客厅打的你死我活,外头燕回的那帮保镖把门敲的震天响,偏偏还不敢把门卸了,只能干着急,生怕一会门开了,他们风流倜傥俊美无“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双的燕大爷顶着一对熊猫眼。

    刚刚因为燕回拉着展小怜,展妈跑去厨房拿刀了,幸亏这刀被展妈先前放盒子里锁起来了,要是她麻利的拿出刀,那就好看,等展妈把刀掂出来以后,客厅里已经打成片了,扭头一看,展小怜坐在边痕旁边,展爸已经很镇定的在跟边痕聊天了。展小怜看到展妈手里还拿着刀,赶紧跑过去把刀给夺下来,推着展妈坐下来,“妈,你这是干什么啊,人边痕第一次到这里来吃饭,你打算吓死人啊?”

    展妈赶紧坐到展爸旁边,对边痕笑着话:“刚刚切东西,忘了放下来了。”

    展小怜回来,展爸展妈都在跟边痕说话呢,就是问他家里什么情况,在展爸展妈眼里头,那脑子不好的孩子根本没往心里去,小怜都说了,那人就是那样。

    边痕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看了眼正跟燕回打的不可开交的龙晏,继续跟展爸说话,展小怜悄悄看了时间,觉得边痕出来的时间够久了,必须得送他回去,笑嘻嘻插话:“爸,边痕今天特别忙,下午还有事呢,这话都吃凉了,让他回去呗,要不然,他明天加班,我想约会都约不成了。”

    展爸展妈心里本来就对边痕今天这么忙,结果展小怜还不管不顾的让他过来不好意思,一听展小怜这样说,也不敢留了,展妈赶紧给边痕盛了一碗饭:“边痕啊,今天这家里乱糟糟的,你就将就一下,下次我们重新挑个好日子,阿姨一定做的比今天的更丰盛。”

    展爸展妈为啥对边痕好,主要是他们对边痕很满意,年轻有为,相貌堂堂身高也跟小怜配,懂礼貌不摆架子,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不过开口说话就特别在点子上,一看就是聪明人,而且,是个个性十分稳重的聪明人。

    总体来说,边痕跟展爸有点像,展爸就是那种在外面不爱说话,但是开口了绝对不是废话,跟人交流沟通完全没问题,虽然三言两语的,不过总能结交到新朋友。所以展爸展妈对喜欢,见完以后就放心了,小怜的对象是这样的,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龙湛说湘江那边这个好那个好,展爸展妈当然“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相信,龙湛肯定不会害小怜,可是那些人跟小怜能不能处到一块钱,这才是个大问题。要知道,边痕现在跟小怜好的蜜里调油,展爸展妈当然高兴。

    边痕看着展爸展妈微微笑了下,低头吃饭,虽然是在国外长大,不过边痕会用筷子,展小怜在旁边把每个菜都尝一遍,挑些不辣味道又不错的往边痕碗里添。

    那边那两二货还在打,只不过因为打的时间长,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展小怜一家三口都没人看了,展爸展妈完全淡定下来,就觉得那两孩子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压根不用担心。边痕一碗饭只吃了一半,一脸歉意的看着展妈:“伯母,我早饭吃的晚,饭菜很可口,只是我只能吃下一半。”

    展妈不是喜欢派饭的人,她现在对边痕满意,当然是边痕说什么就是什么,摆摆手:“没事没事,吃不下就不吃,不勉强。”

    边痕刚放下碗,展小怜立刻站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展爸展妈说:“爸,妈,我先送他下去,你们坐着不动,也别管那两个打架的,我待会上来把他们撵出去。”说着,展小怜把挡路的椅子搬开,伸手扶着边痕往外面走:“赶紧出来,我明天还要去找你呢,你今天可要忙完了要不然我明天就跟你急。”

    边痕跟展爸展妈告别:“不好意思伯父伯母,我今天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谢谢款待。”

    展爸展妈站起来送边痕,展小怜赶紧把他们撵坐下,“你们忙你们的,我们先下去了哈。”

    展小怜扶着边痕的胳膊,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两个还在打的人旁边,朝着门走去,燕回正跟龙宴打的不可开交,眼角余光看到那两人要出去,突然抽身朝着两人追过去。

    展小怜刚拉开门,燕回一个箭步过去,抬脚把门给踹上了,身体慢悠悠的往门上一靠,悠然自得的抱着胳膊看着边痕,开口:“哟,不是说今天第一次上门?这饭还没吃完呢,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现在走了多不礼貌,好歹等结束不是?”燕回说着,脚跟一撑,身体往前倾,整个人直接绕过展小怜,站到了边痕的身侧,他伸手搭上边痕的肩膀,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几下,邪笑着说:“边律师这身材看着还挺结实,怎么着?这练过的?要不要跟爷过两招?!”

    展小怜刚要动的手突然被边痕抓住,她抬头看着边痕,发现边痕的脸上都是汗,他背对客厅,身体站的笔直,慢慢的转身看向燕回,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淡淡说道:“不好意思燕先生,边痕是律师,平常有锻炼身体,但不是习武之人,所以很抱歉,只能仰望燕先生这等能人。”

    边痕这话是用英文的说的,展小怜跟着就做了同声的翻译,边痕说话,她的翻译也结束。说话的时候,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展小怜就像只听话的小兔子似的,紧挨着边痕站着,乖乖巧巧的,看起来真的是像个贤妻良母。

    燕回松开手,讥讽的嗤笑一声:“这就是人家说的什么来着?夫唱妇随?爷看着,好像还有点那么意思……不过,”燕回摇摇晃晃的后退一步,邪笑着说了句:“爷怎么看着这么碍眼呢!”说完这话,燕回突然对着边痕抬起脚,在他腰上狠命踹去,龙宴及时过来,快速的拉开边痕,直接过去跟燕回再次开打。

    燕回不待见的声音响起:“爷说,你哪来的东西?也配给爷动手?”

    龙宴冷笑一声:“不管哪来的,对付你绰绰有余!”

    那边这两人重新开战,这边展小怜快速的拉开门,门口围着的人立刻冲了进来,展小怜大吼一声:“全给我让路!”

    燕回的人一听,就跟吃了药听话药似的赶紧让开路,展小怜在前面左推右推开道,边痕走路的时候就差是挪了,满头是汗的跟着展小怜身后,展小怜拼命按着电梯,一边回头一边看着她问:“边痕,边痕是不是很疼?今天就不该来的,真的不该来的……”

    边痕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步,把身体靠在电梯墙面上,对展小怜招招手:“不疼,真的,看到小怜,我一点都不觉得疼。”

    展小怜不敢碰他,虽然她很想伸手抱抱边痕,可是怕他疼,她不敢,“骗人的,我知道你肯定很疼。”

    边痕的唇色都成了白色,呼吸的声音也十分虚弱,他伸手抓住展小怜的手,“不骗人,我今天要是不来,我才会后悔……”顿了顿,他抬头看着展小怜,问:“小怜,你会放弃我吗?”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她摇头:“不会,我才不会……”她忍着不让自己哭,说:“我爸我妈不知对你有多满意,我要是放弃你了,我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碰到第二个愿意为了我得罪那神经病的男人……”

    边痕扬了扬唇角,轻轻说了句:“好……”

    电梯刚好停下,展小怜扶着边痕进去,径直到了楼下,展小怜一出电梯门就开始大喊:“来人呀!快过来,边痕在这里呀!”

    门外一直等在房车门口的医护人员一听到边痕的名字,直接就冲进来两三个人,一看到边痕的样子都急了:“快点上车!”那三人直接把边痕抬起来快步走进房车,一进去房车的门跟着就关了起来,跟着车被启动,司机从前面探头跟展小怜喊了一声:“展小姐!我们先接边律师回去了!”

    展小怜在楼下送边痕,楼上的情形也有点诡异了。

    本来展爸展妈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主要是打架的两个人有点特殊,特别是其中一个人脑子不好,展爸展妈肯定是站在龙宴这边的,可要是他们明着站在龙宴身后的话,是不是对这脑子不好的孩子不厚道?夫妻俩都是教书的,有时候看的写些笨孩子还挺可怜的,怎么就这么笨啊?现在他们就是感觉他们一大家子欺负人一个神经病。不管又不行,他们是在他们家里打架的,最关键的是,两人打架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闺女,他们要是啥都不管那也说不过去呀,展爸展妈很为难,对视一眼,难不成要去安慰安慰这个神经病?

    展爸展妈对视一眼,又对视一眼,然后悄悄商量,展妈是女性,比较有耐性,哄一个脑子不好的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龙宴平常就比较听展爸的话,这夫妻俩都商量好了,一人负责一个来安抚安抚。

    结果,展小怜在楼下发了一会呆上楼以后,就发现龙宴跟燕回已经不打了,而展爸坐在龙宴旁边,两人在其中一面沙发上坐着,龙宴的一只眼睛还有点青,脸色很冷,正阴深深的瞪着对面的燕回。

    燕回旁边坐着展妈,展妈正跟燕回说话呢,“小伙子,今年多大了呀?哎哟,阿姨跟你说啊,你可是阿姨见过的这么多大小伙子里头,长的最好的一个,阿姨就想着,要是能有你这么个儿子多好?”

    燕回斜着眼睛看展妈,虽然还是鼻孔眼朝天,不过看展妈的眼神比看展爸的时候待见多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展妈夸他了,燕大爷觉得小肥妞她妈总算说了句天底下最大的实话,燕大爷本来就是所有男人里头……不对,是所有男人和女人里头长的最英俊潇洒最玉树临风的一个。

    展小怜进去以后看了龙宴一眼,主要是看到了他一只眼睛青了,然后无精打采的坐在展爸旁边,垂下头不说话。

    本来正各自跟两人说话的展爸展妈一看展小怜回来,就不说话了,这事他们还没搞清了,小怜说了,对付着脑子不好的孩子她最有法子,要不然不定杀死后这家伙就暴走了发脾气犯病了。

    展小怜坐下以后说了句:“边痕先回去了。”

    展妈点点头,看着满桌子的菜也没吃多少,有点惆怅了:“下次有时间,再让他过来。人家忙没办法。”

    燕回在旁边冷笑:“忙?爷看是要死了吧?”

    这话一说,展爸展妈看燕回的眼神就跟看神经病似的了,果然是脑子有点问题啊,说话都不会说,胡言乱语似的。

    展小怜猛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绝对称得上凶狠,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对着展小怜摊手,说:“爷说错了?妞,他都要死了,爷还健康着呢。”

    展小怜没说话,龙宴在旁边开口:“燕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家小怜和边律师的家长饭都吃完了,这说明什么?”

    燕回抬头看他,明显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龙宴冷笑:“这说明,我们家小怜和边律师,是见过家长的,边律师是被小怜的父母认可的。”

    燕回身体往后一靠,嘴里发出一声:“哈,”他慢条斯理的抬起脚,直接搁置在饭桌边缘,说:“这样,那爷也吃了,也见了。”然后燕回扭头看向展爸展妈,说:“你们都见过爷了,是不是?”不等展爸展妈说话,燕回对着龙宴一摊手,理所当然的说:“看,爷也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