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5章 还能再二点吗?

第245章 还能再二点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这二货完全就是自说自话的,展爸展妈一起愣了:“哎?!”

    龙宴就剩下冷笑了,叶留城给他看的资料都是假的吧?哪里像是跟李晋扬齐名的人物?根本就是个二百五,还是纯种的二百五,就这样的二百五,他是怎么混到今天这位置的?是不是跟着这二百五的那帮人比他更二,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效果?虽然展小怜跟龙宴提过醒,不过龙宴这小子从小到大也是那种被人捧出来的主,肯定不是被人喷了就能忍气吞声的,何况他现在一只眼睛还是青的,这绝对是记恨上燕回了。

    看到燕回那二百五的嘴脸,龙宴就想过去揍一顿,就他这德性,也配喜欢他们家小怜?小怜这辈子嫁不出去了也轮不到他,龙宴抱臂,冷眼看着燕回,说:“燕先生可真是神人。名俗中见家长要是像燕先生这样的见的,那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恐怕这样觉得的,也就只有燕先生了。”

    燕回扭头,看向展妈,“喂,老太婆,爷明明见过你了是不是?!”

    展妈本来还说这小伙子长的特别讨人喜欢,谁不喜欢长的好看的?眼前这小伙子长的,那可真是比电视上这个明星那个明星都要好看,展妈一看到他的脸就觉得心情好,要不是他脑子不好老缠着小怜,展妈都想收着当干儿子了,结果,这死孩子一句“老太婆”,把展妈的怒火给喊出来了。

    展妈那是什么性子啊?温柔的时候那是天下最温柔的女人,凶悍起来的时候那是真能拿刀砍人的,展妈平时怎么着也很注重自己的仪表,今天为了边痕上门,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衣服是新的,头发都是早上刚洗的,结果被这死孩子喊老太婆。

    燕回是理所当然的说,可展妈听了那是真正炸毛了,脑子不好怎么尽挑不好听的说?展妈本来就是跟燕回坐在一边沙发上的,燕回刚说完,展妈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抬手对着燕回的后脑勺“啪”打了一巴掌,嘴里还说呢:“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老太婆?阿姨离老太婆还有二十年的差距,哪里像老太婆?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亏阿姨刚刚还那么喜欢你……”

    展小怜心情不好,正埋头往嘴里扒米饭,无意中一抬头,就看到展妈打了燕回一个后脑勺,展小怜蓦地睁大眼睛,眼睛都瞪成斗鸡眼,嘴里的米饭噼里啪啦往下掉。燕大爷什么时候被人打过头啊?特别是像这种被人当屁孩似的打后脑勺,谁有那个胆子打变态至极的燕大爷?

    燕回一只手捂着后脑勺,整个人有点傻,眼睛也有点直,盯着展妈看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似的,这老太婆敢打他?

    展妈打的理所当然,她比这小子年长,他在他们家没礼貌,教训一下怎么了?

    半响,燕回回过神了,伸手指着展妈怒道:“你……!”

    展小怜深深的咽了下口水,赶紧伸手擦了擦嘴巴下面的米粒子,忽一下站起来冲到对面沙发上,拉起展妈的手,直接把她往沙发里面推,嘴里说了句:“妈,你往里面坐坐!”

    因为燕回伸手指着展妈了,展妈还想再来一下呢,结果展小怜跑过来她就没发挥的余地了,只好往坐了坐,嘴里还嘀咕了一句:“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不讨人喜欢呢?”

    展小怜坐在燕回旁边,伸手把他指着展妈的手指给按了下去,仰头看着燕回问:“对了,你刚刚说干什么来了?我没听到。”

    燕回的眼睛还在瞪着展妈,展妈跃跃欲试的想站起来在给他一下子,结果被展小怜的手给挡住,展小怜伸手在燕回面前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见家长见家长,家长才是最大的,当人家小辈的就要尊敬长辈,我妈这么年轻貌美,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人家都是说好听话的……”

    展小怜胡言乱语还没说完,燕回突然“哦”了一声,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张,打开,对着纸上看了看,然后又折起来,刚要开口说话,然后抓抓头,再次把纸条给打开看了一遍,又折起来,这才开口:“初次见面,请多包……包……”

    展小怜叹口气,提醒:“包涵。”

    燕回伸手捏捏展小怜的脸,捏在手里摇了下,说:“爷肚里的蛔虫,真聪明。”然后继续说把那话给说完:“请多包涵,小小敬意不成……”说了一半的时候,燕回冷不丁的回头对着门外吼了一声:“人呢?死绝了?爷的礼物呢!”

    展爸展妈:“……”

    龙宴光剩冷笑了,他还以为这世上最不通人情世故最不懂人情往来的人是大哥呢,结果现在一看,龙宴服了,青城燕爷,名不虚传的……二啊!

    燕回刚吼完,门铃被人按的震天响,感觉按门铃的人手就是一直按着按钮上没松口似的,展小怜刚要站起来去开门,结果燕回突然把敲在桌子上的腿调了个位置,用脚尖点点龙宴,说:“给爷开门去。”

    龙宴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站起来,伸手一拨,燕回放在桌子上的脚被他直接拨了下去,龙宴过去刚拉开门,门外立刻涌进来一堆人,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两个包装精美的营养品,一看上面的文字就知道不是国内货,要是进来的是两个人,展妈展妈还会夸一句,这孩子虽然脑子不好,不过总算学会适可而止,可惜进来的是一堆人,人手两份,一眨眼功夫,客厅的一面墙下面,被整整齐齐的堆满了补品,红灿灿的堆高了一面墙,看着特别漂亮。

    边痕来时提的东西被展妈放在玄关的鞋柜上,当时也就是随手一放,一眼看过去,一个多一个少,极端的对比。龙宴看着墙一样的营养品,走过去扫了一眼,冷笑着说:“叔,婶,看来可以开个燕窝店了,专门买进口燕窝补品之类的,货源便宜,生意肯定好,做批发都没问题。”

    展妈展妈目瞪口呆的看着,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展小怜扯了扯嘴角,“呵呵”干笑两声,然后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二货!”

    燕回正低头看掏出来的纸条,看完了,文绉绉的说了句:“这是托俗人从国外带回来的,给两位尝尝鲜。”说完,伸出胳膊推推展小怜,邀功似的说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爷不是比那东西大方多了?他那点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手?”

    展小怜看向展爸展妈,展妈展妈眼睛瞪的老大,看着燕回的眼神那是真的在看神经病,夫妻俩隔空对视一眼,展爸站起来说了句:“小怜,爸爸刚刚喝多了,头有点疼,要先去眯一会。来者是客,不管怎样,你好好招呼客人。”其实展爸就是给展小怜暗示,赶紧把这脑子不好使的家伙给弄走了,他要是再待下去,他们家在这一片就彻底红了。

    展妈也麻利的站起来动手收拾碗筷,嘴里还说了句:“小怜,妈妈先去洗碗,你先招呼客人。今天人多,招待的不好,小怜记得下次再让小边过来吃饭。”

    展小怜点点头:“知道了。”

    燕回看了展妈一眼,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展小怜趁着展妈端碗去厨房的时候压低声音跟燕回说了句:“那是我妈!她要是少一根头发,我跟你拼命!”

    燕回又摸了摸后脑勺,然后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嘁!”

    龙宴看完那对补品走回来,对展小怜招招手:“小怜你过来。”好好的跟神经病坐一块干什么?

    “来了,什么事啊?”展小怜刚站起来,燕回伸手一拉,展小怜又重新坐了回去,燕回微微抬起下巴,看着龙宴的时候都是用眼角去看的,嘴里还说了句:“给爷坐下,爷还没让你走呢。”

    龙宴一看,立马又站了起来,对着燕回又冲了过来,一眨眼功夫,两人又打一块了,展小怜很淡定的坐在原地,手托腮,深深的叹了口气,鉴于曾经拉架被打青了眼圈的前例,展小怜可没打算去拉架。

    展小怜正打算把桌子上的菜端起来送到厨房,一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水滴接二连三打在展小怜脸上,展小怜抬头看了下屋顶,房子是新房子,根本不可能滴水,她伸手一摸,突然发现滴在自己脸上的不是水,而是血。展小怜立马对着那边打架的两人喊了一声:“三哥?你受伤了?”

    龙宴听到展小怜的声音,立马跳了出来,一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刀带着血迹的刀在他掌心一滑,瞬间隐没到龙宴的衣袖中,他讥讽的看了眼燕回,抬脚走到展小怜身边,嘴里说了句:“我没事。”

    燕回慢悠悠的抬脚走过来,因为全身上下一身黑的缘故,压根看不出来哪里受伤见血了,他摊摊手,慢条斯理的说了句:“哟,这是跟慕容开学的?爷怎么觉得那刀爷看着眼熟?”

    龙宴当没听到燕回说的话,伸手拉着展小怜的手走到沙发一边:“坐下,跟三哥说说,你跟这人到底怎么认识的?跟他什么关系?”

    燕回的眼睛盯着龙宴的手看了好几下,然后大摇大摆的往下一坐,直接说了句:“跟爷上床睡觉的关系……”

    展小怜伸手抓起桌子上的东西往燕回身上砸了过去,燕回瞪着她:“想死?”

    展小怜懒的理他,伸头看了厨房一眼,没回答,而是扯着嗓子喊了句:“妈,你去照顾下老爸,他说头晕,东西放在我待会洗。”

    展妈应了一声,嘴里答应,不过还是把碗洗干净了,等展妈进了卧室,展小怜才一脸无奈的说:“认识什么的那可真是说来话长,要说关系话,三哥,我能说我跟他现在“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龙宴看了燕回一眼:“真的?”

    展小怜摊摊手:“千真万确,要不然我跟边痕算怎么回事?”

    龙宴明白了,之前边痕就跟他说过,小怜的前男友缠着她,前男友啊,龙宴怎么看怎么觉得不爽,就这东西是小怜的前男友?怎么他都没听两个哥哥讲呢?难不成真是他在外面的使劲太长的缘故?

    龙宴看向燕回:“你一个有夫之妇缠着我们小怜干什么?不觉得不要脸?你一个结了婚的老男人,配的上我们家小怜吗?结了婚还缠着她,你是怕她名声太好非给她灌上个小三的罪名?”

    燕回伸手摸摸下巴:“爷不是说了?离了。”

    龙宴冷笑一声:“今天周六民政局不开口,你当我们都傻子?这年头,会有不知道自己结没结婚的男人?我看你就是想玩弄我们小怜你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我绝对不会让小怜跟你有什么关系的。”

    燕回“啪啪”两下把脚敲在桌子上,看着龙宴若无其事的说了句:“爷怎么知道哪个贱人跟爷结什么婚?说不知道就不知道。爷就是要这妞了,爷就是想跟她睡,谁挡着爷,爷弄死谁,让边痕那东西给爷滚远点,下次爷就直接弄死他,没这次这么便宜了。妞,爷再跟你说最后一次,那个律师敢再碰你一根手指头,爷就把他的手指剁下来喂狗。”

    展小怜没开口,龙宴直接说了句:“这话燕先生还是个李晋扬说去,跟我们家小怜说什么?我们家小怜是女孩子,跟燕先生的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挂不到一块去。”

    燕回看着展小怜嗤笑:“妞,爷怎么觉得这东西在说笑话呢?”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我哥说的话一点都不好笑。另外,我还得跟你强调下,省的你自以为是,边痕是我男朋友,我爸我妈都见了,我爸我妈对他很满意,我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别做些让人看不起的事。青城燕爷是个大人物,是做大事的人,千万别在一个小市民身上浪费不必要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