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6章 包扎之前消消毒

第246章 包扎之前消消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颠啊颠,听了展小怜的话以后理所当然的坚持说:“爷也见了。”

    展小怜嗤笑:“你还能再幼稚点吗?”

    燕回的模样完全的悠闲自得,看着展小怜的目光也是吊儿郎当,嘴里继续坚持:“爷说见了就是见了。你妈还打了爷一下!她要是没看见爷,爷就挖了你妈的眼睛镶戒指。”

    展小怜伸手又要拿东西砸过去,龙宴伸手按着展小怜的手,不让她抓杯子砸人,“小怜,别理他,这个人就是越搭理他越得瑟。”

    展小怜指着燕回问:“三哥,那你说怎么办?他就赖我们家不走了。”

    龙宴勾了勾唇角,冷眼看了燕回一眼,说:“他赖不下去的,自己会走。”

    展小怜疑惑的看了燕回一眼,这人就跟没事人似的坐着不动,最起码表面上看起来,压根没有龙宴说的那种自己会走的打算,龙宴带着展小怜,坐在沙发这边,燕回一个人坐“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沙发那边,双方都不说话,对峙。

    展小怜真服服了燕回了,她要是没猜错,燕回刚刚跟龙宴打架的时候肯定是哪里挨了一刀,具体是哪里展小怜不知道,不过肯定受伤了,要不然她脸上不会无缘无故溅到血,龙宴缩燕回自己会走,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不知道燕回伤哪了,龙宴肯定知道啊,他下手的他不知道才怪。

    燕回坐在对面是瞪着展小怜,一直瞪,那眼神有些愤怒,有些哀怨,还有份想一巴掌拍死展小怜的情绪,展小怜开始还看他几眼,结果发现他那奇怪的眼神后,展小怜干脆手托腮看着天花板,不看总行了吧。

    龙宴开始也不说话,过了一会觉得这样沉默不说话没意思,就推了推展小怜:“小怜。”

    展小怜扭头看他:“干嘛?”

    龙宴接着说:“我前一阵跟大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跟二哥过了摆宴,他跟我说因为二哥负责的木业公司近期准备上市,所以这半年都在准备这事,一直脱不开身,等上市了,就会过来。”

    展小怜“哦”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大哥二哥这么忙,让他们别过来,我有时间过去找他们不就行了?”

    龙宴一听,眼睛一亮:“小怜,大哥二哥要是知道你这么说,得高兴死。”

    展小怜皱了皱眉头,突然问了句:“对了三哥,我能不能问问为什么大哥每次看到我都会流鼻血?”

    龙宴顿时一脸尴尬,他不是自己尴尬,主要是替龙湛尴尬,眼皮子抬了抬,看了燕回一眼,然后看向展小怜,笑笑说:“等你去湘江了,亲自去问他,这个我也不清楚……”

    对面的燕回抖着腿,冷哼着插嘴:“哦,那个鼻血贱男,爷看着,那是心里变态,这辈子没见过女人,看到女人就想上,鼻血流一地。”

    龙宴跟展小怜一听,顿时异口同声的对着燕回回骂:“你自己就是变态!”

    燕回一点不生气,摊手回到:“爷怎么变态了?爷又没流鼻血。”

    展小怜真想一巴掌扇过去,打的他的满地找牙:“谁说流鼻血的就是变态?你拿人家的手做标本才是变态,我还流过鼻血呢。”

    龙宴推推展小怜:“真的做过标本?”

    展小怜点头:“我看过,还是个外国人的手。”

    龙宴托着下巴点点头:“那这砍人手脚的行为本身就很变态了,再加上做标本,那可是变态的变态。”

    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忍不住说了句:“三哥,这个砍人手脚的不算吧?有时候有些人的手就是欠砍,你说指着女人的鼻子威胁女人,这样人的手是不是该给砍了?”

    龙宴立刻坐直身体看着展小怜:“有人欺负你?”

    展小怜点点头,表情还委屈的说:“是啊,指着我的鼻子威胁我呢,往我要保护费,我不给还要打我呢。”

    “还有这事?果然,三哥就应该回摆宴,这样就没人敢欺负我们家小怜了,”龙宴点头,脸上的表情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申请回摆宴”的表情,眉头紧拧,郑重的说:“敢欺负我们家小怜,不但要剁手,最好是连眼珠子一起挖了,敢欺负我们家小怜!对了小怜,你跟三哥说说,是什么人,三哥去弄死这些畜生。”

    燕回嗤笑:“指望你这妞皮都掉了一层……”

    龙宴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跟展小怜说话:“小怜,三哥争取今年都调回来,要不然有些不长眼的东西还以为你好欺负,三哥要把哪些欺负你的人挨个教训到他们爹妈都不认识。”

    展小怜突然觉得很惆怅,本来她还以为龙宴是所有人里最好说话,也最正常的一个,结果现在听听他说的,怎么感觉一样都不靠谱啊?展小怜砸了砸嘴:“三哥,这个就是极个别的……”

    “极个别也不行,我们家小怜是给人欺负的?我看这些人的眼珠子都该挖了做戒指……我呸!”龙宴刚说完就想起来这是燕回说过的话,他给学过来了,急忙改口道:“啊,小怜,三哥只是打个比方。”

    展小怜无比蛋疼忧桑的点点头:“我知道……”

    燕回在对面阴测测的开口:“果然是便宜哥哥,都是变态。”

    展小怜立刻冲着他狮子吼了一声:“你自己就是变态!”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燕回瞪着她:“想死是不是?”

    龙宴立刻开口护着展小怜:“我们小怜活的好好,怎么想死了?我看燕先生倒是有想死的打算。”

    燕回阴郁着一双眼看向龙宴,龙宴没有半分畏惧的回视,展小怜在旁边看看燕回,又看看龙宴,突然发现这两人的视线在同一条直线上,空气中似乎有电火花在噼里啪啦的对碰,一个比一个凶狠。

    展小怜掏出手机看了下,这都下午两点了,她还打算让龙宴送她去看边痕,一想到边痕,她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心里有点怕,有点慌,“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生怕边痕那边因为非要今天过来而有什么变数。可是燕回赖在他们家不走,展小怜也不敢走,谁知道她爸她妈会不会再对着燕回的后脑勺再来一下子啊?

    燕回正阴狠狠的盯着龙宴,心里已经酝酿了N个弄死龙宴的办法,冷不丁眼前一花,一张圆圆的小脸凭空拦截了他和龙宴的视线,那脸上两只乌溜溜毛茸茸的大眼睛对着他眨了几下,原本可爱至极的表情忽一下变成了眉毛倒竖小脸圆鼓鼓的凶悍模样,一举小手,指着燕回嗷嗷出声:“你行了啊,这是我家,是我家,这是我哥,是我哥,你在我家凭什么对我哥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打算找个下三滥的手段趁我哥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摸摸偷袭他?这是小人行径!”

    燕回的眼神呆了一,跟着就收回视线,斜眼看着展小怜,冷哼:“爷又没说……”

    展小怜一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怒道:“没说不代表没想!”

    燕回扭头,瞪着展小怜,突然恶狠狠的说了句:“你眼瞎了是不是?爷受伤了!就不知道问一句?你这女人的眼珠子是不是不打算要了?”

    展小怜斜着眼睛看他:“那你还不回去?”

    燕回伸出脚对着面前的桌子使劲踹了一脚,那大桌子被他踹的“咯吱”一声,往对面移了一段距离,燕回仰着头,微微抬着下巴,瞪着展小怜,说:“爷就不走了!”

    展小怜往他身上溜了一圈,没看到他身上哪有伤,不过沙发上好像有点不对劲,展小怜站起来,原地伸头一看,沙发还真沾了血,展小怜嘴里说了句:“你大姨妈来了是不是啊?你看看沙发上。”

    燕回坐在没动,继续瞪着展小怜,嘴里还说:“爷就等着看,爷要是死在你家里了,看你们家人会不会被抓起来,故意杀人,在法制社会故意杀人,全部枪毙。”

    展小怜:“……”然后抬头看向龙宴:“三哥,你割在哪了?”

    龙宴摊手:“就那么随手一划,不知道。”

    展小怜指着燕回对龙宴说:“我们家有药箱,你给他先擦点药包一下……”

    燕回在对面阴测测的说了句:“他跟碰爷一下,他就死定了。”

    展小怜鼓起小脸,然后站起来走到门边把柜子里放着的药箱给提了过来,放到桌子上打开看了看,嘴里说了句:“我妈真是天才,家里什么都有……”

    听到展小怜说她妈,燕回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摸后脑勺,说:“那老太婆敢打爷……”

    展小怜扭头一个眼刀飞过去,燕回嘴里后半截“爷要砍了她的手”的话立刻被咽了下去,然后站起来伸手脱了身上的外头,展小怜眼角的余光发现那件一看就是价值一套房的皮质外套,在其中胳膊下方的位置有一道横向划着的口子,燕回脱了外头,伸手就去扯里面的衣服,展小怜这才知道这人不但是对脱别人的衣服没耐性,脱他自己衣服的时候同样没耐性,根本就是用手扯的。

    扯了一半,燕回突然抬头,用鼻孔眼看着龙宴,嘴里说了句:“把这东西给爷撵出去。”

    展小怜回头看了龙宴一眼,说:“他是我三哥,而且也是男的,你有的他都有,也没啥好看的,你还害羞?”

    龙宴嗤笑:“我可没兴趣看男人,我是为了保护小怜。”

    燕回住手了,继续鼻孔眼看龙宴:“爷又不会吃了她,滚出去。”

    龙宴冷笑:“谁知道“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什么东西?我要是出去了,小怜岂不是危险了?”

    燕回阴测测的看了眼龙宴,冷飕飕的开口:“这妞是爷的女人,危什么险?滚出去!别让爷说再重复一遍,信不信爷现在就让人弄死你?”

    龙宴若无其事的看着燕回,抱胸冷眼看着:“自己不行指望别人了?那行,都叫进来,我倒要看看青城燕爷下面有几个能人。”

    展小怜把手里的医药箱抱起来,又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嗷嗷嚷了一句:“你们俩行了啊?三岁啊?能不能消停一点啊?吵吵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有基情呢,这年头男人不能吵嘴不知道啊?吵了就会被人说有爱不知道啊?太阳,有爱对男人来说不是好词不知道啊?一扯上有爱你们就完了!”

    展小怜吼完了,龙宴和燕回的表情看着十分茫然,一看就知道压根没听到展小怜刚刚吼的是什么意思,展小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举起手,同时举着大拇指,两只大拇指相对动了动,认真的说:“基友的意思,就是说你们相爱了……”

    话还没说完呢,龙宴和燕回同时对着展小怜吼了一句:

    “小怜你胡说什么?!”

    “你这女人想死?!”

    然后两人抬头相互看了一眼,龙宴突然觉得脑袋瓜子跳着疼,看到燕回就眼疼,再想想刚刚小怜说的话,太阳穴都快炸了,他揉着太阳穴,抬脚走到展小怜的房门口站着,就跟站岗似的对展小怜说了句:“小怜,我就站着这里,有什么事你就叫一声。”

    展小怜抿了抿嘴唇,缩着脖子一边应了一声:“知道了。”

    燕回脱了一只胳膊,露出胳膊下面一条划在侧面的伤口,伤口处的血模糊一片,血流的还挺多,衣服脱下来的时候是黏着伤口的,展小怜没敢看,燕回举着一只胳膊等展小怜过来给她包扎,一只手摸了摸下巴,突然邪笑着说:“妞,你说你这便宜哥哥是不是爱上爷了?”

    龙宴袖子里的飞刀“咻”一下被他转了出来,在手心掂了掂,忍住了没拿出去。

    展小怜一手拿着酒精,一手用捏住捏着一块棉花球,一脸坏笑的看着燕回,说:“我三哥是爱上你了,他爱上给你放血了,看到你血流的”哗哗“的,我三哥就会特别兴奋。哟,这伤口还挺大,刀伤一定得先消毒,要不然会得破伤风,可能会有一点点,疼,要忍着。”

    说着,展小怜把棉花球往酒精瓶口摁了摁,然后伸手把沾了酒精的棉花球往燕回的伤口上一按。

    ------题外话------

    通知:

    渣爷与时俱进,经过多日折腾摸索,渣爷V博问世,鉴于渣爷懒性,现有更新仅限Q漫版恶搞众美妞,Q美妞们人物造型为渣爷临摹网络图片练笔,已发布Q美妞有:光腚6妞、妖娆蔡美人,明日发布便便妞Q漫造型。

    美妞们要围观?渣爷V博网址见简介。

    握爪,练成后渣爷原创《臣服》Q版人物图,打滚,小人物伤不起,渣爷自己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