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8章 掠夺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坐正身体,睁大眼睛认真的解释:“我就发会呆,哪有什么心事啊?”

    龙宴伸手点了下展小怜的脑门,说:“还想瞒着你三哥?”

    展小怜心里一咯噔,龙宴跟着说了句:“别太担心,边痕不会有事的。”

    展小怜听了,重新托腮看着窗外,嘴里说了句:“嗯,我看他今天的样子很痛苦,还非得在我爸我妈面前装样子,看他那样,我心里就特别内疚,要不是我,他能那样嘛?”

    龙宴点点头:“边痕还不错,你以后要是跟他结婚了,三哥也放心,那个人虽然冷清了点,不过难得的是不花心不乱来。他能为你这样,说明他对你还是很在意。”顿了顿,龙宴似乎犹豫了下才开口:“小怜,三哥能不能问问,那个燕回跟你……之前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哎?”展小怜愣了下,然后放下胳膊,双手放在腿上,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沉默了,然后问了句:“我要不想说,三哥是不是也能查到?”

    龙宴实话实说:“查可以查到,但是我不想小怜为难。”

    展小怜继续看着自己的手,说:“要说关系,其实还真没什么关系,就是早先碰巧遇到几次,然后他就缠上我了。说是处朋友也算不上,反正就这样纠纠缠缠的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三哥也知道,那人有点神经质,想什么就是什么,外面也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我被人算计过几次,还差点丢了命。我想断了,跟他也说好了,他当时也同意了,但是……”

    龙宴扭头看了她一眼:“他反悔了?”

    展小怜点点头:“嗯,他说他反悔了,可是我真不想跟他再有瓜葛……”

    车里一阵安静,半响,龙宴再次开口:“小怜对燕回有感情吗?我的意思是,你爱他或者说,你喜欢他吗?”

    展小怜低着头,原本松松垮垮搁置在腿上上的手慢慢的握成拳,然后,她松开手,摊开掌心看着自己的手,声音冷清而清晰的开口:“不。”顿了顿又说:“不喜欢也不爱,那种人,我傻了才会去喜欢,就跟个疯子似的。”

    龙宴眼睛看着前方,一边开车一边说:“嗯,我明白。我们家小怜喜欢的,是边痕那样的男人。”

    展小怜轻轻“嗯”了一声,说:“边痕真是个好人,心也好。”展小怜扭头看着龙宴,说:“三哥知道吗?边痕每周还去做义工,我从来没见到身边哪个男人会去当义工的……”

    展小怜话没说完,龙宴轻轻问了一句:“对边痕,我们小怜是爱还是感动?”

    展小怜抬起头,看了龙宴一眼,突然笑道:“三哥,你能不能别跟我讨论严肃事情似的发问?”

    龙宴继续开车,嘴里说道:“因为我要看看我们小怜喜欢谁,值不值得我伸手助上一臂之力。”

    展小怜裂开小嘴看着龙宴笑着说:“三哥,边痕是一个想让我跟他结婚的人。”

    “嗯,我明白了,燕回那边,我会想办法解决……”龙宴减慢车速,又开始按导航仪,展小怜一看,赶紧嚷嚷道:“三哥三哥你别按了,我知道怎么走,你走到摆大那边去了,不用掉头,从这边往前开,红绿灯那里转弯也到市区。”

    展小怜指挥龙宴开车,等上路了,展小怜表情认真的看着龙宴说道:“三哥,咱俩商量件事,我知道你疼我,不过,我不想你出事。燕回真不是普通人,你别轻视那个人,也别再跟他正面顶了,那个人,脾气性格都很怪,我就没见过第二个那样的人,我怕你会出事。”

    龙宴点头:“我知道,我查过他的资料,跟李晋扬不分上下,在三省之内的关系网比李晋扬还要广,确实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展小怜瞪大眼睛:“那你还故意气他?你把他伤成那样,他肯定会惦记上。你不知道,那人心眼可小了,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小心眼,你真得小心点。”

    龙宴笑了笑:“放心,我心里有数。”顿了顿,龙宴突然说了句:“小怜,我感觉,那个人对你,不会轻易放手。”

    展小怜的背瞬间挺的笔直,她看着前方一言未发,半响,展小怜开口:“三哥,我希望你帮我,但是,我又怕你和边痕都受到伤害,我现在很矛盾。我爸我妈那边,我都没说过,我现在只跟你说过,我怕他们也因为我受到牵连,可是,我又不甘心……”沉默了一会,展小怜再次开口:“三哥,我想有一天,我可能会杀了燕回。”

    这话要是平常两个人聊天,听的人肯定只是当做玩笑话在听,可这会龙宴听在耳里,就觉得不对味,小怜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是已经下了决心,让龙宴有种展小怜明天就会去做这事的错觉,龙宴急忙把车停在路边,展小怜奇怪他突然停车,“怎么了三哥?”

    龙宴握着方向盘的手动了动,然后松手,身体往靠背上一靠,说:“小怜,我希望我们家小怜是个聪明冷静凡事不冲动的好姑娘。你刚刚说有一天要杀了燕回,三哥相信小怜一定又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只是小怜,你杀了燕回以后怎么办?”

    展小怜手托腮,歪在车门上,看着龙宴笑道:“三哥是怕我杀人抵命?”

    龙宴笑了笑,说:“别人三哥可能会兜住,可是杀了燕回就没那么简单,小怜不会真有这样的打算吧?”

    展小怜立刻睁着无辜的眼对着龙宴眨:“三哥听不出来玩笑话和真话?我说气话呢。你看看他今天那犯神经的样子,我送他下楼在电梯的时候,他还跟我说要弄死我呢,这话我都听了好几年了,你看我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龙宴将信将疑的看着她,展小怜摊手:“三哥你就放宽心吧,我没那么傻。杀人也要看值不值得……”说着,展小怜一脸惆怅的看着窗外,说:“边痕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龙宴重新启动车辆开车,展小怜这会不敢开小差,她是怕了龙宴这路痴了,就这么点路,不定他又走错了,还是看着点的好。

    因为有展小怜指挥,车总算顺利到了“绝地”,方清闲对龙宴把展小怜带了过来直皱眉,拉着龙宴到一边问:“你还真把她当妹妹了?”

    龙宴白了方清闲一眼:“本来就是,要不要给你一份调查报告?”

    龙宴当初带着展小怜在绝地吃饭的时候,方清闲就问过,当时龙宴的回答是这是他妹妹,周围的人都暧昧的笑,明摆着不信,龙宴还郑重强调了一遍:“真是妹妹,比亲妹妹还亲。”

    结果,越说真话人家越不信,什么叫比亲妹妹还亲?明摆着关系不正常,方清闲嘴上说原来如此,结果心里就觉得没想到龙宴喜欢展小怜这种古灵精怪型的。知道展小怜跟边痕谈恋爱的时候,方清闲心里没少犯嘀咕,红颜祸水啊,怎么祸害了龙宴又来祸害边痕了呢?龙宴因为展小怜跟边痕的事回摆宴,方清闲都快佩服死龙宴了,这人情圣啊,自己曾经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出事,他还往回赶,这干哥哥认的值了。

    这会龙宴把展小怜带“绝地”边痕治疗的地方来,方清闲心里就怪龙宴,怎么把她给带来了?不知道这地方外人不能来?

    “绝地”房间众多,大大小小上上下下,就连布局都有点怪,确切的说知道布局的会认为很有创意,不知道的就觉得是迷宫,第一次去“绝地”的人,绝对会迷路,龙宴都不知道迷失了多少次了,以致他每次一来绝地,方清闲就得专门安排个人给他带路,省的他跑哪了都不知道。

    龙宴见方清闲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又白了他一眼,强调:“小怜是我妹妹,亲的。当哥哥的这点心愿满足不了她,还当什么哥哥?她担心边痕,所以我带她过来了。”龙宴动了下身体刚要走,然后又回头看着方清闲说:“别让我知道以后有人欺负我妹妹,要不然——”

    龙宴说着,“咻”一下从袖子里发出把飞刀,白影儿一晃,那飞刀快速的在半空一晃,又被龙宴接了回去,方清闲就看到他从他面前落下个什么东西,定睛一看,一缕黑色的头发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从眼前飘了下来。

    龙宴说完就走了,方清闲伸手接住那缕头发,摊开掌心,头发被就躺在手掌上,他看了一会,又抬眼往自己额头看,头发没了,突然大叫一声:“龙宴你个混蛋!敢情你削的是我的头发?!”

    龙宴回头看了他一眼,看白痴似的说了句:“恐吓你用的,不削你头发难不成我削我自己的头发?”

    方清闲大怒:“你这蛮荒地来的野蛮人!就跟慕容开似的,整天就知道刀刀枪枪打打杀杀的,你除了这个还会什么?”

    龙宴用眼白瞟了方清闲一眼,说:“还会杀人。方总想试试?”

    方清闲往后退了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一步,一转身往外走,嘴里还说了句:“等着我去跟老板告状去!”

    龙宴鄙视:“你小学生跟老师告状呢?”

    方清闲伸手拉开门,回头看着他冷哼:“关你屁事!”说着,快速的关门走了。

    展小怜张着嘴在旁边看了半天,然后说:“三哥,你到哪是不是特别喜欢跟人家拌嘴?”

    跟燕回在他们家的时候你一言我一语的吵死了,到了“绝地”他又跟方清闲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展小怜真是服了龙宴了,看不出来她三哥还有当八婆泼妇的潜质啊。

    龙宴伸手拍了下展小怜的脑袋:“还不是为你吵的?还敢瞎说。过来,边痕现在肯定是在里面的无菌病房。”

    龙宴伸手推门,展小怜跟着龙宴进去。

    这是展小怜第一次看到边痕身上的伤,别的她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知道,反正现在看着就是血淋淋黑乎乎的一片,整个人是趴在病床上的,周身各种仪器围绕,看着特别恐怖。透过玻璃,展小怜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在外面喊边痕的名字,边痕根本听不到,龙宴过去喊了个医护人员问情况,那医护人员也是今天随车跟着过去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叹口气说:“本来就不让他出去的,结果他飞出去,肩膀那地方看着不大好,感染的可能性很大,现在谁都不敢说什么,只能观察,人肯定是要遭点罪了,等着吧。”

    “现在能不能进去看看?”龙宴一看展小怜的表情就急。

    医护人员都不知道说什么了,“龙先生,我的建议是尽量减少外界接触,多接触一个不同的人,有可能感染到的细菌也不一样,要是真为了边律师好,还是别进去。别的我也不多说,您怎么说我们怎么安排。”

    展小怜拉拉龙宴的手,对他摇摇头,要是这样,那肯定是不看的好,都这样了,还要看什么呢?

    龙宴点点头,走到玻璃旁边,说:“那算了,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

    医护人员跟着叹口气:“边律师这是发现及时的,要不然就真玩了。”

    展小怜听了,往旁边的放着的一排三座的沙发上一坐,茫然的说了句:“三哥,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这样继续下去了,我早该想到的……可是,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怎么就不能喜欢一个男人呢?可就是我的喜欢才害了边痕的。”

    龙宴对那医护人员挥挥手,那人继续忙自己的去了,他走过去,在展小怜身边坐了下来,“小怜,没人怪你,这不是你的错,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你也不例外。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很多事情也由不得你,不能因为一个燕回,就剥夺你追求异性的权利,这对我们小怜不公平。小怜,三哥希望你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你喜欢边痕不是你的错,你可以继续喜欢下去,不要有负担,三哥会一直支持小怜。”

    龙宴伸手,把展小怜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说:“三哥会帮你,三哥会一直站在小怜这边。”

    展小怜伸手抱着龙宴的胳膊,睁着眼睛说了句:“有哥哥的感觉真好。”

    龙宴笑了笑,说:“我们家小怜长大了,三哥真高兴。”

    展小怜垂着头,脖子下面还围了围巾,在围巾和衣服直接,刚好露出一段皮肤,一根一看颜色就知道是旧物的红绳子横过那段皮肤,挂在展小怜的脖子上,龙宴伸手,从后面勾住那段红绳往上拉,嘴里还说了句:“小怜,这是块玉吧?”

    展小怜抬头,主动伸手把玉掏了出来:“嗯,我爸给我买的。”

    龙宴看了看,松手,然后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下面也掏了快玉出来,展小怜一看,“咦”了一声,虽然两块玉大小不一样,不过不得不说,不管是造型还是色泽都很相似,展小怜疑惑的看着龙宴,问:“难不成这是一对?”

    龙宴伸手一戳展小怜的脑门,“瞎说什么?大哥二哥都有,这是从同一块玉石上分割开的,用最精髓的部分分别做了四块,那块玉石的边角料做出来的东西,当时卖出了湘江的玉石成品内的天价,我记得当时是做了一对耳环和一枚戒指。所以小怜,这玉戴好了,可别弄丢,要不然就亏大发了。”

    展小怜赶紧伸手把玉塞到怀里,嘴里说了句:“我洗澡都不拿下的。”顿了顿,展小怜突然抬头看着龙宴,奇怪的问了一句:“怎么做四块?美优小姐怎么没有?”

    龙宴伸手拽了拽她的头发,理所当然的说了句说:“那时候还没有美优。”

    展小怜愣了下,说:“不对呀,我记得美优小姐就比我小几个月……”话没说完,展小怜愣住,当初展奶奶一直说她是假的,她明白展奶奶说的假的是说她不是展爸展妈的女儿,那真的在哪里或者说有没有真的,展奶奶没说,她就告诉展小怜,她亲孙女不是展小怜,展小怜的抱的,她想她亲孙女了。

    联系到龙家是展小怜自己想的,在她从小到大的记忆力,湘江是除了摆宴以外第二个让展小怜印象深刻的地方,展家去过的人里,只有龙家三兄弟才是展爸郑重介绍到展小怜面前,并且让她喊哥哥的人,其他去的客人,展爸那是完全是主人对客人、朋友对朋友的态度,唯一龙氏三兄弟,展爸对他们的感觉比对别人要亲,除了长辈对晚辈的亲近,还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展小怜现在知道那是种怎么感觉,展爸的女儿不是亲的,这三个人才是他女儿的真正的亲人。

    展小怜从来没问过展爸展妈,她不是他们真正的女儿,那他们真正的女儿在哪里,她也一直拒绝去想,即便心里有个轮廓,可展小怜从来没有真正直面和描绘过,因为那让她有种抢夺的感觉,她抢夺了别人的母爱和父爱,她抢夺了原本属于别人的幸福,她就像是一个掠夺者一样,把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抢到了自己的地方。

    展小怜不愿意去想,她比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那个人幸福,她有疼爱她的父亲和母亲,如今又多了三个哥哥,而她呢?

    ------题外话------

    蔡美人V5,打的爷落花流水,渣爷的悲剧周来了,爷答应蔡美人明日开始万更到月底,哄爷心情好很重要,月底了,渣妞们月票在哪里?

    点头,渣爷雄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