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0章 冤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大爷病了,更加的严重了。

    展小怜在燕回病了第二天的时候总管被雷震给捉到了,雷震那态度是真的好,求爹爹拜奶奶的跟展小怜求,展小怜被吓了一跳,警惕的看着雷震:“他病了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让他生病了……”

    展小怜话没说完,雷震就打断了,好声好气的说:“展小姐,我知道我们爷脾气不好……”

    “停停停!”展小怜立马出声打断,“你们家那位不是脾气不好,你们家那位是脑子不好!”

    雷震能说什么啊,在外人眼里头,燕大爷的有些行径貌似还真的是脑子不好的表示,谁送礼一送送一车水果一买买一堆?那人参燕窝能拿过去批发了,关键是,人家说了还不听,雷震当时就劝啊,送礼不是这么个送法,燕大爷大手一挥,说了,女人买东西每次买一点点,那律师提那么点东西就是穷的,燕大爷财大气粗,一买买一车,这样才牛气。

    雷震还能说啥啊?住嘴吧。

    展小怜手里提着自己在外头买的早餐,她不喜欢“绝地”的早餐,西式的多,自己特地到下面买了豆浆油条拿上去吃,结果就被雷震给截住了。

    展小怜想走,她现在别说看到燕回,就是看到燕回的人她的眼都疼,特别是她亲眼看到边痕背上的伤以后,这种疼就更加的钻心了,那东西怎么下得了手啊?王八蛋!

    雷震觉得自己这要是走了,燕爷就要打算往死里折腾了,这回无论如何都要把展小怜给带过去,雷震知道,只要把展小怜往燕回面前一送,燕大爷那就是改成死命折腾展小怜了,折腾她雷震自己不遭罪啊,牺牲展小怜一个,总比牺牲集体来的好吧?

    展小怜打死都不去,凭什么呀,听到燕回感冒展小怜很高兴,还以为他真是神仙呢,这下好了,神仙也生病了,那就不是神仙了。这种人病死活该。

    雷震一看展小怜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在骂燕爷的,叹口气,还得说好话:“展小姐,您就过去看一眼,我们爷肯定很高兴,您也知道我们爷就是那样的,您要是对他好一点,他那病估计就好一半了,您说是不是?您就看在我们爷给您送了那么多补品的份上,去看一眼吧。”

    展小怜不为所动,边痕还在病房里躺着呢,她去看边痕,去照顾他,那是因为他是她男朋友,她现在丢下男朋友去看燕回算怎么回事?不要脸不是这么不要脸的,别说烟花就是感冒发烧,就算是他要死了,她也不会去的,他要是真死了,这三省七十二市最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会放鞭炮庆祝那家伙翘辫子,招人恨的东西,死了活该。

    雷震肯定是不让展小怜上去的,她一进“绝地”就等于进了保护罩,雷震肯定是进不去的,但是他又不敢强行带走展小怜,这丫头万一眼珠子一转去燕回那边告他一状,他的日子又难过了。

    雷震觉得自己有种又当爹又当妈就算了,经常给燕大爷拉皮条也算了,可现在这个算什么活?逼良为娼?雷震瞬间凌乱了,源头一抓,还是放在他家的二货大爷身上,对,就是二货大爷,碰上那么个只懂强上不懂哄女人的二大爷,这就是命。

    “展小姐,您就看在我们爷对你一片真心的份上去看他一眼,就一眼行不行?”雷震试着替燕大爷说话:“我们爷这人吧,说难听点是神经病,可是说实在点,我们爷这是痴心,展小姐您想想,我们爷虽然没干出什么好事,但是他对展小姐真没干什么坏事……”

    雷震话没说完呢,展小怜直接打断说了句:“没干坏事?雷大叔你真说得出来,他差点杀了我男朋友这算不算坏事?他把我男朋友的房子弄成了废墟算不算坏事?他在我男朋友的房子里强暴我算不算坏事?雷大叔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不说不代表我是默认了,我这样跟你说,你们最好别把我往燕回面前带,我要真去了我不定干出什么事,看到他我就想到我男朋友现在的样子,小心我往他身上倒一桶汽油,一把火烧死他!”

    展小怜说完,斜了雷震一眼,伸手推开挡在面前的雷震,转身就往“绝地”走,她现在是巴不得燕回死,燕回死了,什么事都没有了,她的世界又恢复到现在从前了。

    雷震站在原地,猛的转身追了过去,再次挡在展小怜面前,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展小姐,你没有心!”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冷笑:“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我有没有心轮得到你来说?敢情被强暴的不是你的姐姐妹妹,所以你就觉得别人被燕回睡了就该是活该?”

    雷震伸手抓住展小怜的手腕,上前一步,咬着牙说了一句:“你明知道……他爱你……”

    展小怜抬眼看着雷震,嗤笑:“禽兽也懂爱?别让我笑了。”

    顿了顿,雷震点点头承认:“是,他做的所有事都像畜生,能做不能做的他都做遍了,可是展小姐,他那样一个人……他,他想不出别的方法来表达他的情绪,没有人告诉过他要怎么做,就算有人告诉他,他甚至分辨不清那应不应该做,他试过,他对你试过各种他能表达的方式,难道你没发现?可每次都是招人嫌,他唯一宣泄他感情的方式就是和女人上床……”

    展小怜“哈”了一声,她歪头看向雷震:“照你这么说,他每次强暴我的时候,是在爱我?哎呀,这爱可真是太变态了,我怎么这么恶心呢?妈的,这年头女人都当成我这样,男人都当成他那样,谈个恋爱得上多少次法院告强暴啊?别开玩笑了,他那是爱?他那是变态发泄!”

    “但是展小怜,他对你真的不一样……”雷震举着手,试着想表达清楚:“连过客那样笨的人都看出来了,可是你甚至不肯承认他爱你!”

    展小怜看向雷震,“我就没承认过他是个人。我疯了才会跟一个畜生谈什么爱不爱的……”

    雷震一拉展小怜的手腕,说:“你让一个人爱上你了,那么就要负责让他不爱。你可以不爱他,但是我要你亲口对他说,绝了他的念头。”

    展小怜努力挣自己的手,嘴里说道:“我一直都告诉我对他没兴趣,我一直都在努力跟他断,我一直都告诉我不爱他……”

    雷震猛的吼了一声:“你都没承认过他爱你,你怎么会提到爱?你是告诉他你要分手你们不合适,但是,你从来没告过他,你不爱他!”

    虽然是早上,但是路上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上班的人很多,雷震的一声吼让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展小怜愣了一下,雷震一拉她的手腕,嘴里强硬的说了句:“走!”

    展小怜开始是被雷震拽着走的,到了车跟前,雷震松手,伸手拉开车门等着她坐进去,嘴里说道:“你亲口跟他讲,让他明白他就是在一厢情愿!”

    展小怜停在车门口没动,然后她弯腰坐了进去,进去以后掏出手机,给龙宴发了个短信:三哥,我趟公司看下,晚点回去。

    龙宴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小怜,你有事去忙,三哥晚点时候也你那公司看看,当时开业没来得及去,今天有空刚好去看看。”

    展小怜“嗯”了一声:“行,那我先挂了哈,拜拜。”

    挂了电话,雷震在展小怜旁边冷笑着说了句:“展小姐谎话说的十分顺畅,看来是都成老手了。连去见下燕爷都不敢对人明说,展小姐不觉得这样活着特别累?”

    展小怜把电话往衣兜里一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拜雷大叔家那位燕大爷所赐,没有人天生愿意说谎。雷大叔别挑我刺,要不然我会生气。”

    雷震看了她一眼,展小怜正低头把手里拿着的豆浆盖拧开,往嘴里吸了一口,有伸手盖上,拿出油条吃。雷震扭头看向窗外,路边有买油条的,他急忙喊了一声:“停车!”

    司机停下车,雷震对副驾驶座上的人说了声:“去买两根油条两袋豆浆。”

    东西买了以后雷震也没吃,而是拿在手里没动,等到了一家医院门口,雷震突然对空着手的展小怜说了句:“帮我拿下,我去去就来。”说着,雷震直接把手里提着的小袋子送到展小怜的手里,自己转身走了。

    展小怜等在门口等雷震回来以后发现他手里捧着一堆药丸,看看自己手里的小袋子,也没法还给他了,他都没手拿了,只好自己拿着。

    雷震带着展小怜直接去到燕回的病房,燕回正在折磨一个小护士,那小护士披头散发满脸是泪的缩在墙角,手脚还在动来动去的,看着像是跳舞,又像是抽搐,乍一看不知道的八成以为那是抽风。

    燕回这死变态就用自己旁边柜子上放着的各种吃的往小护士身上砸,嘴里还说呢:“……继续跳,跳的这么难看那脚要着干什么?跳舞都不会你还是女人嘛?你都不是女人你对爷投怀送抱?跳!继续跳!再敢停下爷就剁了你的脚……”

    雷震把门打开,展小怜就站在门边上,她翻着白眼,对病房里的情景表示什么都没看到,真的,这是人做的事?

    雷震进去把药房在床柜上,燕回刚好手边没砸人的工具了,直接拿过去对着那小护士就砸了过去,“给爷继续跳!”

    雷震清了清嗓子,其实就是提醒燕大爷,外人有人,要表现好。

    结果燕大爷正玩的高兴,虽然还是脸蛋红红发烧中,不过精神看着还挺好,要不是他体温没降,还一直流鼻涕咳嗽,嗓子疼到东西也吃不下,谁看都觉得他比正常人还健康。

    明摆着燕大爷跟雷震没有默契,雷震再次假装咳嗽了一声,燕回看都没看燕回一眼,嘴里还说呢:“有病?有病自己去治,别传染给爷……继续跳,谁让你停了?跳!”

    展小怜看了真是眼疼,这屋里的乱的,满地的水果药丸,一看就是砸了好一会了,连枕头都扔在地上了,还有什么没砸过的?展小怜实在忍不住了,对着里面喊了一声雷震:“雷大叔,你先把吃的拿去。”

    燕回正抓着一瓶药丸打算对着小护士再砸过去,结果一下子听到了展小怜的声音,那眼睛咻一下就亮了,抬头看向雷震似乎在求证,雷震点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展小姐,没事,您进来一下。”说着,雷震扭头看向那小护士,很淡定的说了句:“把这里打扫完你就可以走了。”

    小护士哭哭啼啼的,燕回伸手把药丸对着她砸过去,嘴里说了句:“爷又没死,哭什么?长成这样还出来勾引男人,也不怕被人戳瞎眼睛,滚!”

    小护士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哭的比死了爹妈还伤心,谁说这病房住的是个绝世帅哥?分明是住了一个恶魔,呜呜呜。

    展小怜慢吞吞的走进来,看着满地的狼藉撇撇嘴,手里还提着雷震买的食物,站在床头对着雷震递过去:“你的东西。”

    雷震镇定的伸手,接过来,然后放在了床头柜上,还弯腰在被子里倒了半杯水,对燕回说了句:“爷,我去让人过来打扫下这里,顺便重新领点药。”然后雷震直起腰看着展小怜,对她点点头,很客气的说了句:“展小姐,麻烦你了。”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哎?”

    走了两步,雷震停下脚步,看向燕回,忍不住又说了句:“爷,展小姐很忙的,好不容易才把她请过来。”雷震这话说的意思其实就是告诉燕回,千万别说些气人话把展小姐气走了,要不然他就白忽悠一早上了。

    等雷震走了以后,燕回就慢吞吞的往病床后面的靠背上一靠,偏头看着展小怜,一脸的幽怨气,半响,开口:“来看下爷会死啊?爷都生病了!谁让你随便挂了爷的电话?你这女人非得惹爷生气是不是?”然后指着床头柜上的东西怒道:“这是什么垃圾东西?爷不吃!”

    展小怜从头到尾都是斜着眼睛看着他的,听了他的话以后直接笑出声,吃不吃关她什么事?又不是她买的,展小怜一直站在床尾没动,看着他的样子说了句:“我本来没打算过来,不过雷震缠了我一个早上,把我骂了一顿不说,还逼着我过来,你可误会,还真不是我要来的。”

    燕回盯着她,慢慢冷了脸,“你去那个律师那里心甘情愿,到了爷这里就是逼着过来的?”

    展小怜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另外,我过来还得说件事,是正事,我想想,我确实还没跟你明确说过。”

    燕回坐在床上没动,只是盯着展小怜眼睛,沉着脸问了句:“什么事?”

    展小怜看着他说:“雷震跟我说,谁都看出来你爱我,不过很可惜,我没看出来……”

    燕回猛的伸手抓起刚刚雷震倒的那杯水,对着展小怜身后的电视墙狠狠砸了过去,“嘭”,茶杯四分五裂落在地上。

    展小怜低头用袖子擦了把溅到脸上的一点热水,继续淡定的说了句:“别生气啊,我是真没看出来,要是天下男人强行跟一个女人睡觉是爱的话的,我还是不要了。”

    燕回死死盯着她的脸,目光阴郁而凶狠,却一言不发。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说:“虽然今天雷震说什么爱不爱的让我很惊讶,我过来需要确认一件事,我不爱你,一点都不,我有爱的男人了,我不想再跟别的男人纠缠不休……”

    燕回一直盯着展小怜不动,展小怜话没说完,他猛的从床上窜起来,从床头两步冲到床尾,直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接冲到展小怜面前,伸手一抓她的衣襟直接把她一个翻身按到了床上,“你是说爷强上你?爷他妈的一直都是强上,你就没愿意过一次是不是?”

    展小怜冷眼看他,“难道不是?我根本就不爱你,我甚至连爱都不愿提,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燕回,你是白痴吧?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爱你?哪个女人又会蠢到跟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上床做那事“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他妈的不说你逼的,难道还是自愿的?”

    “展小怜!”燕回咆哮出声:“你信不信爷现在就掐死你?!”

    “信,怎么不信?”展小怜嗤笑:“你擅长的不就是这个吗?”

    “展小怜!”燕回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突然松手,邪笑着说了句:“要跟爷断?行,断,爷要是回头爷就是他妈的龟孙子!爷要剁你妈连根胳膊,剁了爷就同意断!”

    “啪”一声,展小怜抬手打了他一耳光,“畜生!”

    燕回邪笑,伸手抹了下嘴角,往床上一坐:“说对了,爷就是畜生。对爷的提议什么意见,同意就成交!”

    展小怜直接骂了一句:“你去死吧!”

    燕回伸脚,踢了踢展小怜的腿,“现在跟爷睡一觉,爷考虑下要不要改主意。”然后他抬头,看着展小怜说:“要不然,那老太婆的两只胳膊,爷要定了!”

    展小怜气的胸脯剧烈起伏,她伸手按住胸口,仇视着燕回,转身就往门外走,燕回躺着没动,只是嘴里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只要走出这个房间,爷就让人把那老太婆的两只胳膊卸了,放心,爷会让人给你电话通知。”

    展小怜的脚停了门口,握着门把手,当初安里木的车祸,就是在这样的通牒下发生的。

    展小怜松开手,慢慢的走回去,站在床脚看着燕回,冷笑一声:“你现在还做的动?”

    燕回身体往床上一躺,邪笑着说道:“爷的烧就是被你烧的。”

    展小怜狠狠的从口袋掏出手机扔在床上,伸手脱了外套,眼睛死死的瞪着燕回,一边脱身上的衣服一边恶狠狠的说道:“燕回,你给我等着!我绝对让你加倍疼回来,你给我等着!”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她一件一件的脱了身上的衣服,邪笑着说:“爷等着,那也得等爷做完了这次再说!”说着,燕回脚一勾,直接勾在展小怜的腿弯处,展小怜一个不稳,直接扑在床上,燕回弯腰伸手,直接把她拖到床上,单手脱了身上的病号服,手径直顺着展小怜的身体往下摸去,“这才乖,要是每次都这么听话,爷就不用费那么多心思了是不是?”

    展小怜咬着牙,凶狠的瞪着他,伸手抓着他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道:“燕回,你给我等着……”

    跟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喘息,展小怜半张着嘴,剩下的话怎么也发不出声,燕回一手捧着她的后脑勺抓着她的头发,一手摸着她的身体,随着两人的动作把两人的身体死命往一块压,嘴里还在说:“爷等着你来上,不用跟爷客气……”

    展小怜大口的喘着气,半响她猛的出声骂了一句:“混蛋!”

    燕回压在她的身上,把头凑到她的面前,压着她的额头:“这要是爷强你的?这你是脱光了主动送到爷的面前的,怪不得爷是不是?你敢说你现在不舒服?你敢说你不想要了?你天生就该是爷的,你他妈的就没发现你的身体也是喜欢爷的?”

    展小怜死死的咬着唇,燕回低头去亲,展小怜张嘴就要咬他,燕回直接缩回摸着她身体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嘴,低头狠狠亲了过去。

    这两人在一块折腾,真是比打仗还要凶残。

    做完了,展小怜咬着牙爬起来,闷不吭声的伸手把披散的乱七八糟的头发扎了起来,坐起来光着身体挨件把衣服收集过来,坐在病床中间往身上一件一件的穿衣服,燕回趴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她,展小怜穿完了往床下挪的时候燕回一骨碌坐起来拉住她:“你干嘛去?”

    展小怜都没正眼看他一眼,一边拉外套上的拉链,嘴里一边说了句:“睡都睡了,你还想怎么着?”

    燕回拉着不撒手,嘴里还说呢:“又不是没睡过,爷能怎么着?睡完就走,你当爷陪睡的?”

    展小怜伸手去掰燕回的手:“你别拉着我,我要回去了,记着你说的,陪你睡一觉,你别碰我妈一根手指头……”

    燕回刚要说话,冷不丁就打了个喷嚏,打完了吸了下鼻涕,拉着展小怜就是不松手:“你这女人能不能别动不动就生气?爷这不是吓唬你?你还当真了?”

    展小怜回头死死盯着他看,燕回把自己往被窝里缩了缩,拉着展小怜的胳膊也不松手,:“女人生气会变丑,你这样子丑死了,能不能别跟爷作?又不是第一次睡觉,爷怎么就不能睡了?……”

    展小怜直接对着他骂了一句:“你去死吧!”

    燕回绷着脸,一使劲就把展小怜拉了回去:“喂?!睡都睡了,气什么气?大不了爷下次不吓唬你?”

    展小怜再次骂了他一句:“吓唬你妹!……”骂完了,展小怜的眼眶里已经蓄满了眼泪,眼睛睁的大大,盯着燕回恶狠狠看着的时候珍珠似的泪珠子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滚,一边哭一边骂:“我太阳你全家你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呜呜呜……”

    展小怜走也走不了,挣也挣不开,越想越伤心,哭着哭着就跟山洪暴发似的,一只胳膊还被燕回拉着,坐在床上,光着的脚丫子悬在床沿上,哭的惊天动地,关键嘴里还在骂:“我怎么着你了?我……我怎么着你……你怎么就……怎么就不放过我?我想好好过日子都不行……你凭什么啊?我上辈子杀过你儿子还是杀过你爹妈?你他妈怎么就非的跟我过不去?……呜呜呜……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你这个王八蛋……全家都王八蛋……我太阳,太阳……太阳你全家……”

    燕大爷不得瑟了,绷着脸,低着头,拉着展小怜的胳膊就是不松手,展小怜骂了老半天,燕大爷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脑袋不吭气,展小怜说了三个太阳以后,他抬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骂人中间有了个断节,主要是哭的厉害了,上气不接下气的,需要中间换气,就这个换气的空档,燕回一本正经的适时补充了一句:“你太阳爷一个人就行,那帮贱人老的老死的死,有什么好太阳的……”

    展小怜本来还在抽噎的,一听燕回说话,立刻一抹眼泪,冲着他大吼一句:“太阳你祖宗!”

    燕大爷决定不说话了,她说什么自己都不说,大男人谁跟女人一般见识?好男不和女斗,再说了骂两句又不会损害燕大爷的花容月貌。

    展小怜哭了好一会,哭完了也哭累了,就坐在床边抽噎,燕回在旁边清了清嗓子,燕回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爬起来,弯腰把地上一个翻倒的水晶盒盛放的抽纸捡起来,送到了展小怜面前:“嗯,哭的丑死了,也就爷不嫌弃你这副丑样……”

    话没说完呢,展小怜一把夺过水晶盒,举起来对着燕回的脑袋直接砸了过去,燕回本来感冒就严重,还死活不吃药,拖到现在还真是他本人的身体素质好的,刚刚又跟展小怜死活缠了一通,这身上的力气就没剩多少,脑袋热的他晕晕沉沉的,反应不知道都慢了几拍。

    展小怜这一下砸的燕大爷眼冒金星头晕眼花,眼睛都成蚊香状了,燕回在伸手摸着脑袋上被砸出来的大包,晃了晃,咕咚一声倒在床上。

    展小怜立刻跳下床,穿上鞋,撒腿就往门边跑,跑到门口了又站住,吧唧吧唧走回去,站住床位看了下,燕回躺床上一动不动,展小怜抽噎一下,重新往门口跑,跑出以后喊了个医生指着燕回的房间说了句:“那里的人晕了,赶紧找个人过去看看。”

    说完,展小怜就跑了。

    雷震在吃早餐,吃的心里惶惶的,没办法,他对他家那位二大爷十分的不放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哎,他们家二大爷不是狗啊。

    反正雷震心里头,燕爷就不会对女人说好听话,好听话可不是随便都能说的,但凡对女人说好听话的男人,那绝对是点头哈腰低三下四的姿态,绝世无双高高在上是的燕大爷是绝对不会对女人这样的,这就是雷震担心的地方。

    有几个男人能像李晋扬那样的?为一个女人,能抛的他是什么都抛了,甚至还把他自己给洗白了,洗白那么容易,李晋扬为了做宣传树立正面形象,他砸进去多少钱?那可真散尽千金为红颜了,因为这个燕爷在背地里不知把李晋扬鄙视成什么样了。

    雷震的一顿饭吃的很不踏实,他是跟在燕回身边最久的人,要说原因,那应该是他年长燕回,在某些问题上也就雷震敢给燕回提点建议,虽说不敢明说,不过总比没人说话强啊,再说了,就算雷震说了,燕大爷要听还好,这万一他老人家不愿意听,雷震说再多都没用。

    就剩最后一口的时候,有个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雷哥,不好了,展小姐把我们爷给砸晕了,爷刚醒,又在闹了!说……说……说展小姐把,把他睡了就跑了,嚷着让人把她抓回来……”

    雷震当场石化:“啊?”

    ------题外话------

    花见花开妞见妞耐小鸟见了都摔滴爷粗来鸟,为毛木有美妞给爷票?介完全违反鸟大自然耐渣爷滴定律,介不科学!

    渣爷滴蛋蛋有点忧桑,摆poss,一手掐腰,一手举在头顶,两腿岔开,渣爷展露醉醉完美滴身姿诱惑众美妞,票来!一人一票爷高兴,木票滴盗版滴美妞自行剁手一百遍啊一百遍,订阅正版拿去盗版滴妞自行剁手一千遍啊一千遍。

    渣爷24点也是万更,嗯,点头,美妞们木月票9点也是万更,滚来滚去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