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2章 蒋市长,忽悠人是不对滴

第252章 蒋市长,忽悠人是不对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门一开,展小怜就往后退了一步,燕回身上歪歪斜斜的穿着病号服,那脸红的跟什么似的,看着人的眼神也特别迷离,上挑的眼角有点红,眼睛里湿漉漉的,少了往日的邪气和戾气,嘴角往下撇,气鼓鼓的模样,看着就跟生病的小狗对主人撒娇似的,再配上他那张略显苍白的堪比女人的脸,怎么看怎么勾人。

    燕回拉开门后,抬头就盯着蒋笙肩膀后头露出的半个脑袋,脸上就写着“爷就知道你会来,你敢不来爷就作给你看”“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表情,展小怜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燕回伸手,绕过蒋笙一把拉住展小怜的胳膊,嘴里还说了句:“你给爷进来!”

    展小怜一手扒着门框,扭头眼巴巴的看着蒋笙,“蒋市长!救命!”

    燕回瞬间黑了脸,怒道:“爷要你的命能喂狗还是能卖钱?你给爷进来!”

    展小怜死活不松手,扒着门框嗷嗷叫呢,龙晏从卫生间出来,抬头就看到展小怜正被人往屋里拖,立马就窜了过来,“你干什么?放手!”

    蒋笙身体笔直的站在旁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三人,然后眼珠子转向前方,嘴里说道:“燕回,人都来了,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展小姐不是闲人,难得有时间过来看看你,再开玩笑展小姐生气了,可就回走了。”

    燕回正跟龙晏较劲呢,一人拉着展小怜一只胳膊都不撒手,展小怜嘴里嗷嗷的骂人:“你妹的……疼疼疼!疼死我了!松手,快松手!”

    龙晏不敢使劲拉,燕回拉着就不松开,蒋笙在旁边替燕回说话,这二货压根不听,蒋笙都快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伸手拉住展小怜的手腕,往里走了一步,说:“展小姐,进来吧。”

    蒋笙一走,展小怜就跟着他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走的,燕回就觉得自己赢了,也抓着展小怜的手腕跟蒋笙一起拖着往里走,身后的龙晏一看前面三人都往里走了,也没办法强行拉展小怜,没撒手直接走了进去。

    雷震站在后台被囧的要死,这核心果然还是展小姐啊。

    进屋以后几个人才都松开,蒋笙指了指沙发:“你们坐,不用客气……”

    蒋笙话还没说完呢,燕回指着龙晏和蒋笙说:“你们给爷滚出去!爷看到你们眼疼!”

    蒋笙:“……”

    龙晏冷笑:“我们走了留你和小怜?想的还挺美。”

    燕回大怒:“你哪来的东西?想死?”

    龙晏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我还不想死,想打架,你现在有这体力吗?啊,我想想,前天我跟某人动手,某人貌似受了重伤,听说拒不吃药,指望自己身体抗病,现在看来就剩半条命了,燕先生这抵抗力愣差了点……”

    燕回指着门:“这是爷的地方,你给爷滚出去。”

    龙晏抱臂,斜眼看着燕回,对展小怜抬抬下巴,说:“小怜,燕先生说了,这是他的地方,三哥要滚了。”

    展小怜赶紧站起来就要跟龙晏走,燕回立刻窜起来冲到展小怜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怒:“你要敢走,爷就砍了你的腿!”

    蒋笙突然有种蛋疼的感觉,他本来还想坐下来圆个场子的,一听燕回的话,得,他还是站着吧,赶紧过去说话:“龙先生,不好意思,燕回开个玩笑,来者是客,哪有没落座就赶人走的道理?请坐下吧。”

    好歹是一市之长,龙宴自己可以傲气的不搭理蒋笙,可小怜还是要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就算小怜走了,那展爸展妈不是还在这里生活吗?这是来的路上展小怜跟龙宴说的,龙氏三兄弟怎么说呢,其实也就是大部分人,只不过因为家庭的原因他们比大部分更自私一点,他们能想到自己人,但是外人如果没人提醒,那真是想不到的,比如龙宴就没想到展爸展妈,展小怜一说才想起来,如果小怜拒绝的毫无余地,那展爸展妈以后怎么办?

    龙宴斜眼看了燕回一眼,然后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展小怜一看龙宴坐下了,嘴里也说了句:“三哥给我挪个地方,我也坐坐。”

    其实这话就是提醒燕回的,她不走了,赶紧松手,拉拉扯扯算怎么回事啊?

    结果燕回这二货就跟没听到似的,拉着展小怜就往自己床边走:“你跟他挤一块干什么?爷这里这么大地方,哪里不能坐?”

    别说龙宴,蒋笙看了都眼疼,他这啥都不管的性子能不能改改?哪家哥哥看到自己妹妹被一个男人拉着不生气?何况眼前这人似乎比一般哥哥更疼妹妹?可燕大爷没感觉,他就是要拉着这妞的手,就是要跟她一块,她要是拒绝了他就生气。

    龙宴的脸都黑了,眼看着就要站起来去打人了,蒋笙在龙宴动作之前出声说了一句:“展小姐,麻烦你倒杯热水,燕回吃药的时间到了。”

    燕回立刻抬头看着展小怜,眼里的很明摆的,爷要吃药,去倒水。

    展小怜伸手把燕回的手拉下来,斜了他一眼,转身去倒水,倒完了看着那水热气腾腾的,估计毕竟比较烫,端着水杯去病房自带的卫生间找凉水冰一下,水温差不多了才出来,往燕回面前一放,说:“蒋市长让你吃药呢。”

    燕回抬头怒视:“不吃!”

    展小怜直接走到龙宴旁边坐了下来,不吃拉倒,又不是她要生病了,吓唬谁呢?神经病。

    蒋笙看到燕回就觉得眼疼,难怪人家姑娘不想理他,就他这德性,谁会搭理他?蒋笙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燕回,展小姐都把你水倒好了,你不吃水凉了岂不是浪费了展小姐的劳动力?我刚刚都说了,展小姐是我请来的,时间很宝贵,你这样展小姐探病时间一到,人就走了。”

    燕回听了抬头恶狠狠的瞪了蒋笙一眼,然后瞪着展小怜说:“爷要吃药,你给爷拿药!”

    展小怜就没正眼看他,扭头看向一边当没听到。

    燕回伸手锤了下床铺,怒道:“你睡爷的时候怎么就那么麻溜?睡完了你就当爷是垃圾不管了?”

    这屋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呢,其中一个还是展小怜的哥哥,燕回这话一说,展小怜就炸毛了:“你胡说什么?!”

    燕回大怒:“你还敢不认账?”

    蒋笙伸手捂眼,当没听到。

    龙宴的脸都绿了,“小怜,到底怎么回事?”

    展小怜那小脸涨的通红,伸手指着燕回骂道:“睡你怎么了?你自找的,你以为我想睡你?一只病鸭子,能有什么能耐?我找只鸭的能耐都比你强!”

    这等于男人的尊重遭到了挑战,燕回顿时炸毛咆哮起来:“你这女人想死是不是?爷没能耐你还求饶?”

    展小怜冷笑:“我求饶?听茬了吧?我那是让你加把劲,腌黄瓜……”

    蒋笙:“……”

    龙宴的两只拳头都抓了起来,跟着又松开,猛的站起来,袖口一闪就亮了把刀出来,对着燕回就冲过去:“我宰了你这个禽兽畜生!”

    展小怜一看,顿时嗷嗷跳起来拦着:“三哥!三哥!冷静!冷静!”

    展小怜挡着,龙宴不敢使劲,蒋笙也都过来拦了,要是燕回是好好的,估计展小怜和蒋笙都不会动,可现在燕回那是病人。最关键的是,当着蒋笙的面,龙宴的刀真要落在燕回的身上了,龙宴恐怕是走不出摆宴,当着市长的面杀人,还是杀的市长的亲戚,蒋笙就不可能当不知道,就冲着这一点,展小怜肯定不会让龙宴碰燕回一根头发。

    燕回立马就发现了打击龙宴的办法,大腿翘着二郎腿往床上一躺,后背一靠在病床后面的支架上,要多自在有多自在,得意洋洋的看着龙宴说:“哟,这是刚知道?爷跟这妞都不知道睡了多少次了,爷就喜欢跟她睡……”

    展小怜抱着龙宴的腰把他往沙发上按:“三哥,三哥!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也有生理需求的,我到外面找鸭子还得花钱不是?你想啊?外面的鸭子也不见得有他长的好,最关键的是,外面的要花钱,他是免费的呀,送上门的男色我要是不睡不是白当女人了?”

    燕回的眼都直了,伸手指着展小怜大怒:“你!你……你这个女人……”

    蒋笙摸摸的扭过头去看向一边,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龙宴听了展小怜的话,以一副被展小怜推坐在沙发上的姿势看着对着眨巴大眼睛的展小怜,然后跟着眨巴了一下,哎,貌似有点道理,他就是这样的,有免费的漂亮女人送上门,拒绝的要么是傻子,要么不行,二哥在商场视察的时候看到有美女客人还会主动勾搭,说这些免费资源,不利用白不利用,出去找女人不是还得花钱吗?

    然后,蒋笙就看到展小怜说完嫖燕爷的话之后,本来暴跳如雷的龙宴突然站起来拍了拍展小怜的肩膀,夸道:“不愧是我们妹妹,说起来,燕先生长的是不错,应该说比一般男人长的还好看,我们家小怜一点都不亏。不过小怜,以后找男人得找身体强壮一点的,他这是不是太虚了?”

    展小怜摸下巴,厚颜无耻的点点头:“嗯。”

    蒋笙目瞪口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燕回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抓狂:“臭女人,你给爷等着!”

    门外站着的雷震和另外一个保镖的腿都软了,这什么兄妹啊?怎么感觉这么奇葩呢?

    展小怜抬头看着燕回,理所当然的说了句:“站都站不直了,你还能怎么着?”

    燕回挣扎着就要往下爬:“你过来!”

    蒋笙按着燕回的手:“你先坐下。”

    鉴于展小怜似乎很顾忌蒋笙,燕回立马找到了能“主持公道为他说话的人了”,指着展小怜跟蒋笙告状:“那个女人……”

    蒋笙按着他不让他起来:“你坐下!”

    燕回怒视,半响乖乖坐了下来,很仇视的瞪着展小怜。

    蒋笙看了他一眼,有点无语,然后转过身看向展小怜,说:“展小姐,如果刚刚我没听错,你是跟燕回确实有过那么几次亲密接触,是吗?”

    展小怜翻白眼,市长就是不一样,说话都这么有技巧,点点头:“嗯,我说了。”

    蒋笙轻轻点头:“既然这样,那么展小姐还是需要支付一定酬劳才是。”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

    蒋笙笑了笑,继续说:“男女之间多次发生亲密关系的,无非是有几种情况,男女朋友,周末情人,或者是嫖娼,展小姐和燕回,属于哪一种?”

    燕回立刻抬头看向展小怜,冷着脸,看着她不吭声。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觉得她跟燕回哪种都不算,要是非说一个的,她宁肯选嫖娼。不过蒋笙没让她开口,而是自顾接下去说道:“第一种无法可依干涉,第二种不提倡但同样别人无权干涉,除非是其中一方是已婚,如果第三种,”蒋笙顿了顿,提醒似的说了一句:“如果是第三种,那可是违法的,警方有权抓捕嫖娼的双方……”

    展小怜:“哈?”

    燕回那嘴脸立刻就摆出了可怜巴巴的样子,展小怜直着脖子咽了下口水,嘴里说了句:“肯定不是嫖娼,我刚刚那说话……其实就是打个比方。”

    蒋笙笑了笑,点点头:“我明白,所以我才说第三种是违法的。那么展小姐和燕回算是男女朋友吗?”

    展小怜立刻摇头:“不算,我有自己的男朋友。”

    蒋笙皱了皱眉头,又说:“既然另外两种都排除了,那展小姐和燕回应该算是周末情人类型的。”

    展小怜犹豫了一下,勉勉强强点点头:“算是吧……不过那是以前,现在不是。”

    燕回立刻吼了句:“怎么不算?早上还跟爷睡了……”

    展小怜直接对着他吼了句:“你不说话会死啊?”

    燕回反驳:“本来就是!”

    展小怜被气的直哆嗦,蒋笙对展小怜摊摊手:“那也就是说,你们周末情人的关系还在持续……”

    展小怜和燕回异口同声的:“对(不对)!”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忽的时举起手指着对方争着说:“是她(他)强行要的!”

    一说完,展小怜“嗷”一声绕过蒋笙跳到了床上,直接扑到燕回身上,伸手掐住燕回的脖子就往死里掐:“你给我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燕回“咳咳”的咳嗽,两只手拉着展小怜的胳膊,被掐的直翻白眼,龙宴都傻眼了,等蒋笙过去拉人了他才想起来赶紧去拉开,这事怎么能小怜去做呢?他来掐死这东西也不该让小怜来做啊?“小怜!小怜!冷静!冷静!”

    展小怜好不容易被龙宴从床上拖下来,燕回的脸被憋的通红,一边咳嗽一边用手指着展小怜吼:“你这女人谋杀亲夫……咳咳咳……”

    展小怜被龙宴拖着两只胳膊立刻,伸脚对着床踹,嘴里还说:“我呸,你充其量算个情夫……”

    燕回又跟蒋笙告状:“你看你看!你看着女人!”

    蒋笙顺毛撸,“嗯,我看到了。”看着展小怜开口:“我明白了,展小姐和燕回其实还是有着这种超越精神保持亲密关系的沟通,鉴于这个原因,所以展小姐……”

    展小怜警惕的看着蒋笙,不知道他打算说什么,嘴里下意识的问了句:“所以什么?”

    “所以,”蒋笙笑笑,说:“展小姐也要付出点劳动所得,你享受了这具身体健康时的快乐,那么在他不健康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给与相应的安抚?”

    龙宴一听,直接在旁边说了句:“要多少钱安抚金?我出!”

    蒋笙继续笑了笑说道:“实话跟两位讲,不缺钱,主要是看展小姐,既然是周末的情侣关系,没道理让展小怜日日过来,所以,也挑选在周六周末过来照顾下,不知展小姐觉得意下如何?”

    展小怜傻眼了:“哈?”

    蒋笙抬头看着她问:“展小姐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我知道一定会个展小姐明言。”

    展小怜:“……”

    燕回听明白了,身体往后一躺,手在床上锤了几下,笑的张狂而变态:“哈哈哈哈,妞,听到没?要来侍候爷,爷病了你就该来侍候爷,爷都让你睡了,你侍候是应该的!”

    展小怜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侍候你妹!

    燕回又告状:“你看你看你看!这女人又瞪爷!”

    蒋笙当没听到,继续跟展小怜说:“我知道展小怜工作繁忙时间不多,平时还要学习,但是这也算是义务的一种,我希望展小姐明白,没有人逼你干什么,这完全是你应该做的。”

    展小怜:“……”这人是电视上宣传的那个正义廉政亲民的年轻有为的蒋市长吗?她怎么觉得这人是这样这样这样的厚颜无耻呢?

    蒋笙看着展小怜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说好了,不能反悔。”

    展小怜瞪着眼睛,明明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燕回得瑟,“你敢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蒋笙有种想转身扇死燕回的冲动,他能不能说两句好听话?一看他那眼神就知道有多盼着人家来,结果人家来了,他就尽挑这些话说,这嘴怎么就这么欠呢?就他这样说话,要是能哄住女人才怪,这么长时间,他的那些女人都是怎么被他弄到手的?

    蒋笙对展小怜笑笑,说:“那行,既然我们说话,今天就不耽误展小姐的事。我蒋笙说话算话,过来看看倒杯水就可以,如果展小姐现在有事,可以离开,我车在外面,我会安排人送展小姐回去。”

    燕回顿时炸毛:“不许走!”

    蒋笙当没听到,亲自送展小怜和龙宴到了外头,等两人走了才回来,燕回开始摔东西,“给爷把她叫回来!叫回来!”

    蒋笙看着燕回,伸手拖过一张椅子过来,在病床旁边坐下,问:“你是想让她呆今天一晚上还是还有以后?”

    燕回看白痴似的看蒋笙,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每天都要。”

    蒋笙点头:“那不就行了?她每个周六周末都会来,还是主动过来,这不是很好?”

    燕回抬起下巴,“这倒是。”

    蒋笙伸手挠了鼻子,商量着说道:“燕回,既然你喜欢她,你跟她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稍稍客气点?就你这样说话,你知不知道有一百个女人也都被气跑了?”

    燕回抱臂,摩挲着下巴邪笑着说:“一百个?爷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了,爷怎么没发现有被气跑的?”

    蒋笙觉得自己在跟外星人沟通,怎么就不知道服软呢?“那你发现你喜欢的这个不待“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见你没?”

    “她敢?!”燕回一听又炸毛了,“等着爷弄死她!”

    蒋笙揉了揉太阳穴:“这么说吧,你下不了手就别说大话……”

    燕回打断:“谁说爷下不了手?”

    蒋笙叹口气,“你要是下得了手,你也不会沦落到要死要活的求着人家来侍候你的份上了……”

    燕回顿时觉得掉了面子,大怒:“谁要死要活了?”

    蒋笙指了指柜子上的温水和药,说:“你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吃药,不就是逼着你的人去找展小怜过来?你把药吃了,吃了我就承认你没有寻死觅活的。”

    燕回恶狠狠的瞪着蒋笙,厌恶的看了眼那几颗药丸,然后扭过头去,默默的捏着药丸放到嘴里,喝了两口水都没咽下去,被药丸卡的直翻白眼,最后还“哇唔”一口吐了出来。

    蒋笙看着自己皮鞋上的污物和污物上面两颗红色的药丸,抬头看着燕回问:“你不会吃药?”

    燕回:“……”

    蒋笙一看,得,还是找医生过来想办法吧,不吃药不打针还不挂点滴,这不是个办法。

    燕回的发烧是身上的刀伤引起的,等他愿意给医生看的时候医生头上都流汗了,那是刀伤,正儿八经的刀伤,还拖了好几天才给治,这伤口都快化脓了,医生看的心惊肉跳的,一堆外科医生过来看,生怕搞砸了这事。不为别的,单就蒋市长在他们也要尽力啊,和医生不在,那这里的院长就要亲自上阵,绝对不能出点岔子。

    燕回的身体素质真算不错,就配合了一晚上的治疗,医生给他特配了药水喝了,一夜过后,第二天早上再量温度,温度已经下去了,虽然鼻涕和喉咙还没有好,不过退烧了就是好事,蒋笙一看退烧了也就不着急了,还特地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蒋笙打电话的时候就燕回的病房内,说了几句后蒋笙拿着电话走到燕回跟前,指了指手里的电话,对燕回说了句:“他要跟你说话……”

    燕回盘腿坐在床上,头也没抬的玩着手里的游戏机,嘴里说了“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句:“让那老不死的去死。”

    蒋笙看了他一眼,重新拿起电话放到耳边说了句:“他正忙着打游戏,没时间接电话……嗯,我会看住他的……那个女孩会过来,说好了,如果不来我会亲自去接,放心吧……嗯,我知道,交给我就行,我会处理,不会让他胡来……不会有什么纰漏,真的有,我也会补上的……嗯,嗯,是,那我先挂了。”

    挂了电话,蒋笙抬头看燕回,燕回一直在玩游戏,聚精会神的,就跟没听到蒋笙的声音一样,蒋笙叹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没什么事我先回去,明天再过来看你……”

    燕回直接说了句:“慢走不送,明天也不用来了,爷不想看见你。”

    什么是过河拆桥,什么是忘恩负义,说的就是燕回这号的。

    蒋笙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那种,对于燕回这种小儿科的话压根没觉得有任何影响,他说他的,他来来他,他不想看到,其实自己又何尝希望看到他?那种眼疼的感受,他比谁都有体会。

    展小怜跟龙宴一起回“绝地”,刚上车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行到一半的时候龙宴突然开口了:“小怜,你以后喜欢什么样的情人,你跟三哥说,三哥给你挑,燕回那种的当情人玩,不大适合,不是三哥怕事,而是这人深不可测,我们不去触碰别人的禁区,容易惹祸上身。”

    展小怜看着龙宴忽然笑着说了句:“三哥,我没那么容易找情人的。”顿了顿,她沉下脸,一本正经的说了句:“我现在就想结婚,没打算继续找情人什么的,三哥,别跟我爸说,我怕他跟我妈失望,他们一直以为我就是个乖宝宝,可是我一直都不是。”——

    月底不投票过期作废,渣妞们自行剁手一百遍啊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