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4章 疑是大姨妈

第254章 疑是大姨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就围绕一个二不二的问题,两人吵架吵的天翻地覆的,啥话题都能扯出来,旁边还站着个医生,目瞪口呆,张着的嘴就没合上,想插话提醒燕爷把药吃了都插不进去。

    展小怜骂他:“说你二你还委屈?你说说你干的那些事,哪件是正常人做的?你委屈什么呀委屈?”

    燕回怒视:“爷那是大方,是大方!财大气粗没听过?不是聪明吗?爷看你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展小怜冷哼:“再短也比你长,你那二两腌黄瓜才叫短呢。”

    燕大爷吐血,抓狂:“你给爷过来,看爷怎么收拾你……”

    病房里这叫一个热闹啊,巡视的医生额头上都是汗,话也说不上,又不能这么走了,蒋市长刚刚特地打电话过来叮嘱让燕爷吃药,这会药还没吃呢,他哪里敢走?万一忘了吃那麻烦不是大了?

    医生不敢跟燕回掰,就只能找机会跟展小怜说话,展小怜正跟燕回吵的欢呢,医生只好伸手拉拉展小怜的衣袖,结果,那手刚碰到展小怜的胳膊,冷不丁一个枕头对着医生飞了过来,直接砸在他的脸上,燕回冷着脸,阴郁着一双带着邪气的眼,抬着下巴提醒:“这女人只有爷能碰,你敢再碰她一下,爷就剁了你的手……”

    燕回话没说完,展小怜捡起地上的枕头对着燕回的脸直接砸了过去,“你去死吧,我是人又不是大便,人家怎么就不能碰了?”

    燕回大怒:“你还敢说?”

    然后又是一轮吵。

    吵到最后,展小怜累了,往单人沙发上一窝,不动了,少了对手,燕回也消停了,展小怜伸腿踢了踢燕回,嘴里有气无力的提醒了一句:“赶紧把药吃了,别让瞧不起你。喝点药还磨磨蹭蹭的……”

    燕回冷飕飕的瞪了她一眼,然后一手捏住鼻子,一手端起药,咕噜咕噜就喝了下去,喝完了还做了个恶心要吐的动作,展小怜在旁边幸灾乐祸说风凉话:“哟,这是要生了?几个月了?”

    燕回不理她,赶紧端起杯子喝水,喝完了他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展小怜,“爷要是没记错刚刚你是不是在这水里掺了凉水?”

    那医生本来还等着呢,一看燕回把药喝完了,自己好交差了,就赶紧走了,这两人太邪门了,他看的冷汗直冒,老觉得一不小心就能做了什么丢了手脚的。

    等医生走了,展小怜才抬起头看着燕回,理所当然的说:“是啊,热水不掺凉水难不成还要掺热水?”

    燕回指着卫生间嚷:“爷是问你,是不是掺了厕所里的水!”、

    展小怜再次点头,说:“我掺的是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那马桶里的水能喝吗?”

    燕大爷这下是真要吐血了:“你这女人……让爷喝那个水,爷拉肚子你就死定了!”

    展小怜抬头看着天花板,跷二郎腿颠着脚说:“这么大个男人还跟女人似的计较这些,你也不嫌丢人,我小时候还经常背着我妈舀井里的水喝呢,也没看拉肚子,娇气什么呀娇气。”

    燕回指着展小怜瞪着眼,然后忍了忍,忍住了,果断换话题:“妞,知道不知道,李晋扬家添了个闺女?”

    果然,展小怜听到这话立刻抬起了头:“哎?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傻妞竟然没有跟我讲,太不像话了!”

    燕回伸手拍拍自己的手边的空地方,嘴里说了句:“你坐过来爷跟你讲。”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燕回继续拍拍自己的手边的位置:“你现在联系不上她,知道的人越多,爷那妹子被爆出结婚消息的机会不是就更大?你过来,爷告诉你那小崽子叫什么名。”

    展小怜伸手摸了摸脖子,嘴里问了句:“叫什么?”

    燕回又拍了拍位置,说:“你过来!”

    展小怜不动,燕回继续说:“你过来,爷又不会吃了你。”

    展小怜一听,嗤笑一声:“你是不会吃,不过你会做禽兽事。”

    燕回一脸正气凛然的说:“爷是那种人?医生都跟爷说了,爷这刀伤不能做剧烈活动,爷要自律,要不然你以为你能安稳待到现在?”

    展小怜:“……”这不要脸的东西下限似乎又被刷低了。

    燕回不耐烦的又拍了下身侧的空位置,说:“你给爷过来!”

    展小怜放下脚,从沙发站起来,走到床边,往床上一坐,脱了鞋,脚缩到床上,盘腿坐了下来,看着燕回说了句:“过来了。傻妞家的小崽子叫什么来着?”

    燕回探起身伸手一拉,展小怜被他拉的平衡维持不住了,直接半个身子倒在床上,燕回把她往自己怀里拖,展小怜一边顺着燕回的力气起来,嘴里一边说道:“干什么呢?你能不能别拽着我?……”

    展小怜被燕回强行拉过去,挣了好几下都没挣开,两人靠着床头一起坐在,折腾到最后,展小怜就这样被燕回圈在怀里,燕回坐在她身后,手卡在她的腰上不让她动,另一只手抓着她一只手,漫不经心的送到自己的面前,来回来看着,嘴里十分嫌弃的说了:“那小崽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子叫李沐,这名字真难听,一个小女娃叫什么李沐……”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鄙视的说:“你懂什么?人家是随了爸妈的姓,李晋扬的李,穆曦的穆,多好听?”

    燕回冷哼:“不是穆曦的穆,是木头泡水里的木。”

    展小怜想了下才知道是哪个mu,继续鄙视:“你是猪脑子吧?这叫取同音字,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孩子对父母有多重要了,你怎么想的?”

    燕回默了默,半响突然嚷道:“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你嘲笑爷没文化是不是?”

    展小怜赶紧说了句:“我可没这么说,你没文化跟我有什么关系?”

    燕回见她要动,卡在她腰上的手离开收紧,嘴里说道:“怎么没关系?关系大着呢,爷以后生的小崽子不能比李晋扬家的没文化,你得给爷教好了,爷要又聪明又好看的……”

    展小怜随口说了句:“我对当你们家孩的家庭教师没兴趣。”

    燕回抓着展小怜的手往自己嘴边送,然后一根一个咬她的手指头,嘴里说了句:“你给爷生一个不就行了?”

    展小怜一听,那脑神经呼一下就断了,猛的扭头看着燕回:“燕回,我跟你说的真的,我对给你生什么孩子没兴趣……”

    燕回抬起下巴,用眼角看着展小怜,说:“爷有兴趣。”

    展小怜直接拽回自己的手,挣扎着再次想从燕回怀里站起来,燕回两只手往一块一圈,往下一拉,刚抬起屁股的展小怜跟着又坐了下去,展小怜有点气急败坏的回头:“你爱找谁找谁去,你有兴趣你自己生去,我没兴趣!”

    燕回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按,低头在她脖子上啃了一口,“爷就找你,谁让你是神童?爷要是找了别的女人,生出个蠢货怎么办?爷的小崽子一定得聪明,要不然爷就亲手掐死,爷要你生,你必须给爷生一个出来。”

    展小怜直接骂他:“你去死吧!”

    燕回当没听到,反正骂几句又死不了人,“你给爷生个儿子,爷喜欢儿子。”

    “生你妹!”展小怜这心头里七上八下的,慌的要死,这东西突然这样,她怎么这么怕呢?

    燕回现在对展小怜骂他的话都免疫了,骂什么都当没听到,“儿子,爷就是要儿子,别给爷生女的,生女的爷就掐死她,爷要儿子,以后爷要让他搞大李晋扬家那小崽子的肚子……”

    展小怜被气的七窍生烟,回头对着燕回吼:“你这思想怎么这么龌龊?有你这么缺大德的人吗?就你这样的谁敢给你生儿子?你找母猪下崽去吧你,一胎能生七八个,公的母的都有,省事了!”

    燕回不吭声,半响又重复了一句:“爷要儿子……”

    展小怜继续骂:“生你妈个头!有病!”

    这两人到一块就是骂架的,骂到最后都累了,燕回的背靠着床沿,怀里还躺了一个,原本展小怜是坐在的,一会功夫以后,燕回发现展小怜的身体软塌塌的,偏头一看,这才发现这妞就这样歪着脑袋睡着了,估计是因为姿势不舒服的缘故,老是想滚到旁边睡,燕回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然后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到旁边床上,自己从床上下来,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一会功夫后,燕回晃了回来,手里拿了一瓶药,伸手锁上门,随手往床头柜上一放,然后往床上一跪,手伸到被窝里脱展小怜的衣服,展小怜觉得胳膊被什么东西挡住,不舒服,刚好有个力量过来帮她解开束缚,她闭着眼睛配合着这个力量的指引动作去做,舒服了继续睡。

    燕回跟着脱了自己的衣服,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展小怜这会睡的跟什么似的,什么都不知道,睡梦里她就是觉得舒服,甚至还下意识的伸出胳膊搂着身上的人。这一阵展小怜就是恨不得砍死燕回的,哪有什么配合不配合的说法?结果燕回一看她这样,就更疯了,整张病床就晃个不停,等展小怜这样活生生被他折腾醒了,燕回也正是兴奋的时候。

    展小怜一睁眼,就看到燕回的脸,嘴里跟着就骂了一句:“擦——”

    燕回低头就看到她睁开眼了,悬在展小怜上方,嘴里还说了句:“醒了?”不等她骂第二句,低头对着她的嘴就啃了过去,压根不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

    等完事了,展小怜坐在床上,伸手对着自己的头发胡乱抓了一通,抬头对着燕回就喷:“你种马是不是?你不做这事会死啊?”还是趁她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的,他是贼是不是啊?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燕回躺在旁边,死皮赖脸的往展小怜身上贴,手就压着她的腰不让她起床,嘴里还说呢,“不怪爷,是你勾引爷的,爷都说了,医生不让爷做剧烈运动,爷一直都听说,你说你都睡着了你还勾爷干什么?要不是你,爷能这样?你看你看,爷的伤口都裂开了,还流血了……爷要让医生进来给爷看看……”

    展小怜要是信了他的话才怪,就在旁边冷笑:“亏你说得出口,我勾引外面那三个人妖也不会勾引你,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分明就是你不要脸。”

    燕回一听,脸就冷飕飕的了:“你在爷的床上睡觉,还不带爷要点福利?再说了,你是来侍候爷的,蒋笙说你答应了的,你敢反悔?”

    展小怜都抓狂了,“我他妈是过来给你倒杯水看看你的,不是陪你睡觉的!”

    燕回摊手,怒道:“还不是都一样?”

    展小怜觉得可稀奇了,敢情这人眼里头,倒水和睡觉是一码事?展小怜被气的浑身直哆嗦,禽兽,就是禽兽!扭头看到桌上放了一瓶药,伸手就要去拿,燕回嘴里说了句:“那药你别吃,刚刚雷震送过来的……”

    展小怜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倾着身体拿过药瓶看了下,伸手拿了两颗,扔进嘴里干嚼,微微皱了皱眉头,伸手拿起药瓶看了看,没错,虽然是英文,不过上面写的确实是有避孕作用的药,展小怜吃药丸不像大多人那样水带到肚子里,不管是不是苦的,她都会嚼碎,记下来也好,什么药丸什么味她还真能记得住,之前吃过不同品牌的避孕药,国内的是她自己买的,其他牌子是燕回给的,这些药丸的味道大同小异,这次这味跟她之前吃的有点不一样。

    燕回从被窝里探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句:“雷震说是新产品……不伤身的……唔,妞,你别吃,就给爷生个儿子……”

    展小怜一听,顿时怒火中烧,去死,她脑残了才给他生什么儿子,咽了嘴里的药丸,伸手拉开燕回抱着自己的胳膊,一骨碌爬起来站到地上,蹲在地上捡衣服,然后一件一件往身上穿,穿好了去卫生间整理下头发,拉开门直接走了。

    燕回躺在床上没动,然后百无聊赖的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半响他伸手按下床头的铃,有护士进来询问:“燕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

    燕回慢吞吞的坐起来,伸手指了指身侧的刀伤,“流血了,给爷换药。”

    展小怜有种自己要疯了的感觉,她这算什么?

    她想跟一个男人结婚,但是却没有办法摆脱另一个男人的纠缠,她希望跟边痕白头偕老,却和燕回一次次的滚床单,展小怜大步走在去“绝地”的路上,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她这算什么呀?为什么每一次,她的理想和现实总是背道而驰?为什么她希望的,总是离她那么遥远?

    身后跟着的三人面面相觑,展小姐不开口,他们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关键是,就算他们像发表,也没有办法让展小姐明白,他们的职责就算在展小怜遇到麻烦的时候保护展小姐,现在展小姐哭了,是不是说展小姐被人欺负或者是遇到了麻烦?偏偏,他们还没发现展小姐遇到了什么麻烦。

    三个人很苦恼,如果让龙二先生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展小怜都把伸手三个人给忘了,等他们挡住自己手脚并用比划的时候展小怜才想起来还有这三人,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在想,要不要让这三个人直接去把燕回给杀了?只要燕回死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一了百了。

    半响,展小怜叹口气,对他们摆摆手,继续朝“绝地”走去,在边痕的病房门口,展小怜只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没有站起来去看边痕,她心里有种浓浓的愧疚,虽然不是她自愿,但是她依然愧疚,她答应边痕了,答应会不会放弃了,是的,她到现在都没有放弃,但是身体呢?

    展小怜坐在椅子上哭,哭的很大声,隔着薄薄的玻璃,里面却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动静,展小怜不停的伸手抹眼泪,像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为什么这世上那么多普通男女都能可以“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结成夫妻,偏偏她跟边痕不能呢?她就是想结婚,就是想找个条件好一点对自己又好的普通男人结婚,为什么不行?

    哭声很大,“绝地”有好几个人听到动静探头看过来,展小怜旁若无人的哭了好一会,然后止住哭声,她伸手擦干净脸上的眼泪,等情绪稳定以后才站起来,走到玻璃窗边,透过玻璃往里看,她刚走过去,边痕似乎有感应的时候抬头,恰好同时看到对方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边痕的眼神有点疑惑,开口说了一句什么,展小怜从他的口型看出他在问自己怎么了,展小怜举起手对他摆了摆,边痕皱了皱眉头,伸手按向床边的响铃,不多时,一个医护人员走了进去,边痕跟他在交流,那医护人员扭头看了眼展小怜,然后对边痕点点头走了出去。

    一会功夫后,一个医护人员出来对展小怜招手:“展小姐,你过来下,边律师说想跟你说说话,你过来消下毒。”

    展小怜一听眼睛一亮:“我可以进去?”

    医护人员点点头:“要先消毒。”

    展小怜穿着隔离服进去了,门一开,她径直走到边痕旁边,对他露出小脸:“我终于可以看到你了!”

    边痕对她伸出手,展小怜把自己的手递过去,割了一层布料,但是彼此的温度还是能触及得到的,展小怜不敢看他身上的上,眼睛有点热热的,边痕握了握她的手,说了句:“没事,已经不疼了。我问过,如果没有意外,再过半个月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对不起,”展小怜看着他说:“都是我害了你……”

    边痕抓着她的手,声音依旧是那种清清淡淡的调子:“小怜,这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是我跟方清闲的沟通出了岔子导致的意外,让你担心了,我很好,真的,小怜,别哭,我漂漂亮亮的小妻子哭丑了怎么办?”

    边痕不说还好,边痕一说小妻子,展小怜的眼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泪就往下掉,她低下头,把脸埋在边痕的手心,掉着眼泪说:“边痕,要是……我当不成你的妻子怎么办?”

    边痕想坐起来,但是没有成功,最后他微微侧着身体,抽回自己的手,展小怜抬头看着他,边痕伸手擦她的眼泪,说:“怎么会?小怜是想放弃我,是吗?”

    展小怜摇头,使劲摇头:“不想,一点都不想……”

    边痕的大拇指在她脸颊上轻轻的摩挲了下,说:“那就好,那就等着我来娶小怜回家好不好?”

    展小怜拼命点头,“好……”

    边痕的手摸在她的下巴上,然后拿下来握住展小怜的手,嘴里轻轻说道:“小怜,别哭,我的小妻子从来就不是爱哭鬼,这个一直掉眼泪的姑娘到底是谁呢?”

    展小怜破涕为笑,使劲擦脸上的眼泪,嘴里说道:“我才没哭呢。”说着,她低下头,把脸凑到边痕的唇边,低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说:“奖励给我勇敢坚强又爱我的老公!”

    边痕抬眸,看着展小怜,目光沉沉,展小怜吸了下鼻涕,说:“本来就是,迟早是我的。”

    边痕看了眼分布在两个位置的监控视频,然后伸手指了指那两个摄像头,说:“小怜,刚刚你亲那一下,有人看到了。”

    展小怜抬头看过去,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然后对着摄像头比划了一个动作,一字一句的说道:“偷看人家男女朋友亲热,男的不举女的坑胸!”

    监控室里密切注意边痕身体状况的两医生顿时就无语了,他们又不是故意看的,谁知道这丫头这么不知道收敛,直接就上嘴了?

    展小怜的心情在见了边痕以后有所恢复,回家以后还吃了不少晚饭,展妈吃饭的时候就嘀咕了一句:“边痕是不是出差了?我怎么觉得有好几天没看到她来接送小怜了?以前不是都一直送小怜到家门口的?”

    展小怜咬着筷子抬头看着展妈,然后说了句:“嗯,他这一阵特别忙,我都不怎么敢去打扰呢。”

    展爸听了说句:“孩子忙就别说这些了,小怜忙起来的时候连家门都不沾,都是一样的,孩子要是有时间,肯定会过来看看的。”

    展妈白了展爸一眼:“我就问一句,你说那么多干什么?”

    展爸跟展小怜对望一眼,不吭声了。

    周末展小怜没去医院,她是下定决心不会再去的,哪怕蒋笙跪在她面前,她都不会再去,她去了,好过了别人,痛苦了自己,展小怜甚至准备好了一通说词,就是为了应付蒋笙打电话询问的,她要是不过去,燕回肯定会打电话催,他催完了还没去,下一个出马的就是蒋笙了。

    结果,展小怜白紧张了一天,因为她这一整天手机都没动静,早上到晚上,安静的很,她从“绝地”那边回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还是没动静,展小怜那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展小怜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边痕身上,就连公司那边也是偶尔才去一次,边痕从最早的无菌病房转到普通病房,身上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好,不过已经在有结痂的趋势,留疤的一定的,因为不是在脸上,又是男人,边痕是不在意,也只有展小怜整天嗷嗷的对医生嚷着不能留疤。

    边痕一点办法都没有,说了多少次没关系了,结果展小怜就是坚持不许留疤,边痕就随了她折腾。

    对展小怜来说,现在最想幸福的事就是边痕的伤慢慢的好起来,其他的她都顾不上了,晚上去厕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内裤上有点暗红的血,她抓抓头,才想起来大姨妈快来了,还特地从包里找了片小翅膀带上,结果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啥都没有,就昨天那一点,看来还得晚一天,肯定是这个月没休息好缘故不准了。

    展小怜出去倒水喝,一边喝还一边跟边痕说话呢:“完了,我估计明天后天没办法过来看你了。”

    边痕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

    展小怜摊摊手,无奈的说:“大姨妈造访,明天肯定难受,不定还会疼,我就不来看你了。”

    边痕听了点点头:“好,你好好休息,我已经没事了,你放心。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展小怜点点头:“嗯,我知道,我明天要是不来,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许不吃饭。”

    边痕一脸受不了的捏捏她的鼻子,浅笑着说:“好。”

    展小怜回到家里,揉了揉肚子,总觉得不舒服,这种不舒服还不是大姨妈时候的那种不舒服,展小怜自己也说不上来,还特地去洗了屁屁,早早的就爬床上睡觉了,怕肚子疼睡不着,她还习惯性的找了个枕头垫在肚子下,趴在枕头上睡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