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8章 登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清早,展爸早起出门,展妈在给展小怜做早饭,展小怜在床上睡的死沉死沉的,她这一阵又能吃又能睡,昨晚上被展爸吵醒以后,展妈还给她做了一大碗面条,全被她吃完了,今天早上起的比平时更晚,赖床上就不想起了,得亏她上班的地方她是老大,要不然这样的,老早被公司给开除了。

    展妈看她睡的熟也没叫她,就是想起来这心里就难受的要死,还不能跟小怜讲,展妈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然后就听到敲门声了。

    展妈以为是展爸回家了,一边开门嘴里还一边说了句:“接回来了?”

    拉开门,展妈就愣住,她眨了两下眼睛,看着外面的人用疑惑的眼光把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人头上戴了顶帽子,脸上卡了副黑色的大墨镜,脸上还戴着口罩,一张脸啥都没露出来,身上穿着件长风衣,站在门口说了句:“爷找展小怜。”

    展妈看着这可疑的不明人士,“咣当”一下关门,这也太可疑了,哪有人打扮成那样的?就算是怕冷,哪有到了人家家门口还不拿口罩不拿眼镜的?就算展妈本来想让他进门的,现在也不敢让他进门,万一是个疯子抢劫的怎么办?

    燕大爷吃了闭门羹,表示很不爽,抬起拳头对着门就使劲砸了几下:“妞,给爷开门!”

    隔音效果好,展妈也没听清外面那人说什么,就知道这那人赖门口不走了。是不是就知道家里没男人,知道展爸不在家所以就专门来欺负她们家人的?展妈是个女的啊,家里还有个要保护的小怜,展妈左右看看,想拿个东西防身,最后还是去厨房拿了把菜刀。

    展小怜是被尿给憋醒的,昨天夜里吃了一碗面条,连面汤都喝了,这会想去厕所,展小怜拉开房门,出门就看到展妈手里举着菜刀,满屋子追着人跑,嘴里还在大声骂着:“你这个神经病!原来就是你让我们家小怜遭罪的,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这个禽兽,我砍死你!敢欺负我们家小怜……”

    被追的那个一边跑还一边回嘴:“你这个死老太婆!母老虎,你给爷等着……”

    跑的可麻利了,那腿都跑成了小旋风,就跟被电击似的迅速,眼瞅着要被砍到了,还会往前加速一下,家门是开着的,那东西光在屋里转圈圈的跑,就是不逃出去。

    展妈这体力肯定比不上人家年轻人啊,站在原地撑着膝盖直喘气,指着燕回骂:“这个畜生,有本事你给站住……”

    燕回站在原地,抱臂挑衅:“死老太婆你当爷是傻的是吧?站住让你砍爷?爷有那么傻?”抬头看到展小怜披头散发的站在卧室门口,燕回麻溜的冲到展小怜身后,指着展妈跟展小怜告状:“妞,你看那老太婆,竟然要拿刀砍爷……”

    展小怜站在原地直接冷笑出声了,“砍死你就对了。你这样的畜生留着也是祸害……”

    “喂!”燕回伸手掰过展小怜的身体:“你这女人要生多久的气?爷都被你跟你爸打成那样没还手了,你还生气?”

    展小怜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生气?你也值得我生气?想太多了!”

    燕回伸手指着她说:“要不是你肚子里有爷儿子,爷就打你……”

    话没说完呢,展小怜抬手“啪”一巴掌扇在燕回脸上,看着他问:“这是我打你的,你可以打回来。”

    燕回指着她:“你这女人……别给爷得寸进尺……”

    展小怜冷笑,抬手又是一巴掌,还是换了手的,“我就得寸进尺了,怎么了?”说着,展小怜往前上了一步,“你是不是又想找人砍我手脚?是不是特别想点把火烧了这里?你去做呀?你要是个男人,你就去直接放火,大家一块死了算了。”

    燕回都退了好几步,那背一下子就靠在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疯女人,嘴里结结巴巴的说了句:“你……你这女人疯了是不是?”

    展小怜点头:“没错,我就是疯了,我疯了也是你逼的!”

    燕回赶紧绕了个道,站直身体,指着展小怜说:“爷是来看儿子的,爷什么都没做!”然后又指指展妈,说:“还有你,死老太婆,看到爷就要拿刀砍,算怎么回事?法制社会,哪有整天动刀动枪打打杀杀的?”

    展妈掂刀,直接朝着燕回这边冲,燕回嘴里骂了一句转身扇进展小怜的房间,“嘭”一下关门进去就不出来了,展妈被气的都快吐血了:“你这混蛋你给我出来,这是我们家小怜的房间!”

    展小怜站在原地,双手使劲抓了抓头,然后踩着拖鞋朝卫生间走去,坐在马桶上嘘嘘,展小怜听着外面的展妈还在不依不饶的敲门,忍不住喊了一句:“妈,你别理他了,他脑子不好,要是不想出来肯定不会出来的。”

    上完厕所,展小怜出去,伸手敲门:“开门,我要换衣服。”

    燕回第一句话就是:“你妈走了没?”

    展小怜扭头一看,展妈正掂着刀轻手轻脚的走过来,还对展小怜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展小怜顿时觉得这画面无比的喜感,她点点头说了句:“我妈没来,不过她打算偷袭你。”

    燕回坐在展小怜床上,这边看看那边摸摸,又开始从头到尾的翻腾展小怜房间,还发现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来,这妞的房间又添了不少新玩意,听到展小怜在外头说的话,燕回大怒:“擦,那死老太婆疯了是不是?”

    展小怜抬脚踢门:“你给我开门!”

    燕大爷坐在里头不动,先是坐着,一会功夫以后,直接倒在床上,手上还拍了拍床铺,嘴里说了句:“妞,你的被窝还是热,爷要进去躺一会……”

    展小怜气死了,门是被燕回挂了防盗链的,她拿了钥匙打开门锁但是打不开防盗链啊,她在门口使劲踢了几脚:“燕回,你在我房间干什么?你给开门!”

    燕回直接脱了鞋,还真钻被窝里躺着,昨晚上那么晚才睡,早上又起的特别早,燕大爷表示很疲惫。

    展小怜在外头踢了半天门也没把门给踢开,真是气个半死,展妈也守了半天,结果人燕大爷在她闺女房间里都睡着了,这在古代,这房间等于是人家闺女的闺房啊,展妈被气的心口疼,她指着展小怜的房门对展小怜说:“小怜……你,你去报警……”

    展小怜跑展爸展妈房间找了件厚外套穿在身上,淡定的揉了揉鼻子说了句:“妈,你该干嘛干嘛去,报警了人家来了也只会被他欺负的“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跟龟孙子似的,就不要多此一举报警什么的了,没用。”

    展妈瞪大眼:“怎么没用?要是没用,我就不信了……”

    展小怜推着展妈回她房间:“你别管,我去把门敲开,你也别拿刀了,真砍了死砍伤了,倒霉的还是我们家人,不定人家没事我们被抓了,妈,你不希望是被人家给抓起来吧?”

    展妈被展小怜腿推着走,嘴里还嚷呢:“我砍的关你什么事?”

    “人家说有事就有事,哪是我们能决定的?妈,咱们现实一点,去弄点吃的给我,我都饿了。”展小怜好说歹说,展妈总算放下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手里的菜刀去给展小怜弄吃的了。

    展小怜看展妈已经进了厨房,又跑去踢门:“燕回,开门!”

    燕大爷从被窝探头,理所当然的嚷了一句:“爷要睡觉。”

    展小怜抬脚“嘭”一下踢门:“我要穿衣服,我冻死了。我妈去厨房了,没人要砍你。”

    燕回听了,从被窝爬起来,就脱了外套,里面的衣服也没脱,走到门边伸手拉门,展小怜刚进去他就把门给撞上了,展妈在厨房听到动静,探头,一看展小怜不见了,立马冲了出来,对着展小怜的门就拍:“小怜“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怜!”

    燕回重新钻到被窝里,指着门对展小怜说:“妞,你能不能让那老娘们安静会?爷想割她舌头……”

    话没说完,展小怜操起门边的鸡毛掸子对着燕回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燕回本来就露个脑袋在外头,展小怜一打他,他立马就把脑袋缩被窝了,展妈在外面急的跟什么似的,里面这动静是不是小怜挨打了呀?

    展小怜打累了,扔了鸡毛掸子,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妈,没事,这人被我打死了。”

    展妈听展小怜这样说,稍稍松了口气,一边警惕的盯着门看,一边回厨房给展小怜弄早餐。

    展小怜停手了,燕回这才从被窝把脑袋探出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捂在展小怜的肚子上,嘴里说了句:“你这个疯女人有没有吓到爷的儿子?”

    展小怜直接摔开他的手,坐在床边,扭头看了燕回一眼,“你儿子?你有病吧?这会充其量是个胚胎,还不算是人。再说了,我还没想好这东西该怎么办……”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猛的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展小怜的手腕往自己面前一拉,满脸阴郁深冷的逼问道:“展小怜!你这话什么意思?”

    展小怜的身体被他拉的歪向一边,她想挣回自己的手,不过没成功,看着燕回冷哼一声:“听不懂?很简单,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想好我肚子这东西要不要留……”

    “你敢?!”燕回猛的一拉展小怜的手腕,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凑到她脸前,阴冷的目光在展小怜脸上扫视了一番,然后咬牙切齿的说:“爷要儿子,你要是敢把他弄没了,爷绝对会亲手弄死你!”

    展小怜也冷着脸,斜眼看着燕回,嗤笑:“这身体是我的,我想留就留,我不想要我就打了,怎么着?你是折磨完了我,就想折磨我生跟小孩让你玩?我敢打我就不怕你下杀手,再说了,”展小怜往他面前凑了凑,嘴里说了句:“跟死比,你可是让我厌恶多了。”

    “展小怜!”燕回大怒:“你别惹爷生气,爷今天来是谈和!谈和你知不知道?你惹爷生气了还怎么谈?”

    展小怜想站起来,燕回拉着不让:“爷今天表现不好?你妈那老娘们拿刀追着爷砍,爷都没反手,你都没发现?昨天你跟你爸轮着打爷,爷也没反手!”

    “哈,”展小怜就差翻白眼了,“敢情我还要表扬你?”

    燕回直着脖子理直气壮的说:“本来就是!爷来谈和,你要再惹爷生气,爷就不客气了!”

    展小怜使劲把他的手给推开,“你怎么谈都没用,我爸我妈看到你就想杀了,你看到你眼就疼,你以为我提着汽油去是玩的?要不是我爸,我当场就能烧死你,我凭什么给你生孩子?你爱找谁生找谁生去,本来我还犹豫,现在也没什么好犹豫的,这孩子我不要,不明不白的种,我生下来遭人骂呢?”

    燕回眼一眯,猛的把展小怜压倒床上,伸手掐着她的脖子,居高临下俯视桌子她,一字一句的说:“展小怜,你给爷听好,这孩子你要是敢打了,爷绝对会要你好看,你爸你妈还有你的账,爷会加倍算回来,不信你试试!”

    展小怜垂下眼没吭声,半响,她开口说了一句:“我不想生……我也养不了……”

    “爷想!”燕回猛的吼了一声:“爷来养!你生十个八个爷都养得起!你给爷记着,你要是敢把他打了,你周围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展小怜别开眼,还是没说话,过了好一会才说了句:“你压到我肚子了,不舒服。”

    燕大爷满腔的怒火瞬间没了,手忙脚乱的爬到一边,“不早说,爷又不是故意的!”

    外面突然一下有点吵,隐约听到有不同男人说话的声音,燕回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伸手拿外套穿上,然后伸手拉展小怜,嘴里还说呢:“跟爷出去,不许惹爷生气!”

    展小怜冷眼看着他,燕回拉着她就走,直接牵着展小怜的手,拉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