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63章 仇人一样的亲人

第263章 仇人一样的亲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别墅是那种老式的,设计很人性化,不像现在的别墅千篇一律的格局,这个房子在正门和里面的二道门中间有个花圃,展小怜本来就奇怪怎么她在门口,里面的人还会听到声音呢,现在被人带进去一看,展小怜这才发现那老头不是在二道门里面的,而是脱了身上的外套,戴个旧的灰白手套,手里拿着铲子,正弯腰在给花圃里的花挨个松土呢。

    展小怜的小脸被这会的天冻的通红,她刚刚溜了一圈,身上有点热,不过脸蛋手什么的是凉的。她慢吞吞的走过去,看着那老头很耐心的给花草松土,嘴里说了一句:“老先生,我能不能问问,您是谁啊?”

    展小怜非得问清楚,要不然她怎么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现在是敌强我弱,看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这些人,这老头的人等于是把整个别墅都控制了,她怎么蹦跶都没用,指望燕回那不靠谱的,怎么着也得二十多分钟以后吧?展小怜不想挨冻就只能先回来。

    老头穿着一身老式的中山装,头花花白,脚上的鞋都是过去人家手工做的布鞋,鞋底的白色因为被多次清洗,所以呈现出一种灰白的颜色,鞋面的黑也不是纯黑的,都是因为被清洗过的缘故,那老头一直背对展小怜,手里拿着一个小铲子,正动作娴熟的松动泥土,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老头一边松土一边叹口气说:“这些花一看就没人打理,每天浇水有什么用?上肥松土都是必要的……”

    展小怜吸了吸鼻涕,她的问题被人家漠视了,或者说,这老头压根就没搭理她的意思。

    “对了,”老头直起身,伸手把小铲子递给身边的人,那人接过去,小心的放到原来的位置,然后老头慢慢的转过身,戴着手上的手套也被他一个一个取了下来,又弯腰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然后重新直起腰看向展小怜,“你叫展小怜是吧?”

    展小怜看到老头的第一眼,就觉得他这年纪的人跟这幢别墅的年代看起来十分的搭,换句话说,在展小怜看来,这别墅存在的时间更这老头的年纪差不多大。老头长的很精神,一个人精不精神,主要是看眼睛,这老头的那双眼睛看着就是特别精神的那种,除了精神,还有犀利,是那种见惯大世面属于上位者的强悍式犀利,会让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产生戒备的心里,这么大年纪了,也看不出来长的好不好,充其量只能说这人年轻时候肯定就是那种精明强干敢闯敢冲能力很强的人。

    展小怜听了老头的问话,一边用手捂着被冻的通红的脸,一边点头应了一句:“对,我是展小怜。”

    闻言,老头看了展小怜一眼,抬脚往二道门走,嘴里还说了句:“进来呗,别冻坏了。”

    展小怜看了老头身后那人一眼,那人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展小怜,展小怜默默的掉过头,挪开视线,直接抬脚走了进去,进去以后展小怜才发现燕大爷找的那些美人女佣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就连刚刚跟在后头的美人女佣也不见了,屋子里清一色的全身老头带过来的男人,要不是这些人穿的普通,展小怜还以为黑社会老大出现了呢。展小怜自己找了个座坐了下来,没办法,她是孕妇,现在动不动就脚肿,每天早上起来走的也就那十几分钟,要不然那脚就跟馒头似的。

    展小怜坐下以后就开始用手揉脚,她这才一个多月,可脚肿的挺厉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医生就说了,这纯粹是体质问题,没法子,只能自己注意。

    老头看了展小怜的脚一样,然后开口:“很辛苦吧?子归那孩子,也不知道心疼人,所以你只能自己忍着点。”

    展小怜一愣,当即明白“子归”说的燕回,再一回味老头的话味,展小怜就有种想吐血的冲动,她怎么觉得这老头有种纵容燕回那货不心疼人的行为呢?展小怜一边揉脚,一边认真看了眼老头,说真话,展小怜没看出来燕回跟这老头会有事么关系,怎么看都不搭,孙子?亲戚?这老头年纪太大了,展小怜只能往孙子辈上猜。

    展小怜思量的时候那老头正看了她一眼,展小怜立刻对老头露出笑眯眯的表情,嘴里说了句:“我觉得他还好啊,就是有时候脾气不好。”

    老头手里正接过人递过来的一个陶瓷杯具盛放的茶水,揭开盖子撩撩茶叶,准备喝一口,听到展小怜的话以后他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那就好,子归的脾气从小就不好,我一直知道的,你忍着点。”

    展小怜真想回他一句,忍你妹,不过看在他老人家的份上,她就不反驳,现在也不开口了。

    老头慢条斯理的喝了几口茶之后,突然又开口说了句:“羽希是个好孩子,可惜了……”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

    老头笑了笑,展小怜看到他的笑容就想到了蒋笙,蒋笙就是这样笑起来很薄凉的感觉,虽然明面上说着一本正经的话,可实际上这些话根本没进他的心里,这老头就是给展小怜这样的感觉,老头放下手里的茶杯,双手交差放在面前,说:“羽希是我帮子归找的媳妇,可惜子归不知道珍惜,那孩子一直都不听话,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偏不干什么,人家孩子都有叛逆期,过了就好了,只有子归,他长这么大,一直都在叛逆,有时候,我也拿他没办法。”

    展小怜垂着眼,告诉自己她是聋子,她什么都听不到,她对这些故事一点不敢兴趣,她只喜欢言情小说,脱离言情小说范畴的故事她一个都不喜欢。

    老头说了,叹口气,伸手拍了拍腿,站起来,慢慢的看屋里的设施,一边看一边说:“这孩子,把这屋子值钱的旧家具都扔了,尽搬些这些东西来,这些东西哪有以前的家具好?”

    展小怜打量了一眼屋里,她可以很保证的说一句,她除了在“绝地”和燕回住过的房子里见到过类似的装修和这些极尽豪华的家具外,她就没见过还有谁用得起这些东西,展小怜还是不吭声。

    那老头挨个摸了一遍家具,一边摸一把继续说:“羽希这孩子我挺喜欢,长的漂亮,性格活泼,人聪明,识大体,家里的爷爷跟我也是好朋友,本来我觉得找个知根知底的,比外面认识的那些姑娘都好,结果子归那孩子非要跟我反着来。对了,你没见过羽希吧?”

    展小怜木着脸摇摇头,她算是外面那些姑娘吧?太阳,这画面真喜感,展小怜有种自己正在接受豪门大家长考察的错觉。

    老头笑了笑,说:“你要是见过,你就知道羽希有多漂亮和招人喜欢了。”他看了眼展小怜的肚子,又问了句:“子归有没有说这孩子以后的事?”

    展小怜点点头,说:“男孩归他,女孩归我。”

    老头点点头:“子归就是胡来,男孩女孩的,还不全是他的孩子?哪有让一个孩子拖累别人的事?”

    展小怜猛的瞪大眼睛:“哎?”她怎么听着他的话这么不对味呢?什么叫“哪有让一个孩子拖累别人的事”?这意思是不管她生的男孩女孩,全归燕回那混蛋?别人?她是这老头嘴里说的“别人”是吧?展小怜伸手抓抓头,她怎么有种她是生育机器,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就失去利用价值跟孩子没关系的存在呢?

    展小怜惆怅的抓抓头,算了,她还不是不吭声了,她在这是因为燕回过来的,还是别听这老不死的在这胡言乱语了。

    展小怜乖乖坐在沙发上不动,她想喝水,结果这屋里的人都不懂眼色,懂也是对那老头的,她都渴死了都没人给她倒水喝,展小怜心里琢磨着要不要自己亲手去倒,刚要站起来,就听那老头开口:“孩子生下来,羽希肯定会把孩子教育的很好,你也不用太担心……”

    展小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果然是老不死的,骂他都嫌累了自己。

    展小怜指着刚刚给老头送茶水的那个中年男人喊了一句:“那个叔!叔,你别看别人,我就是请你帮忙的,帮我倒点水白开水,我一个孕妇,一大早的刚回来,到现在一口水都不让我喝,这什么世道啊?叔,我一看你就长的一张菩萨脸,帮忙倒点水喝,我这口干舌燥的,别说说话,就算现在然给我骂人我都骂不出来。”

    那个中年男人睁大眼,瞪着展小怜,以一副食指指着他自己的表情看着展小怜,满脸都是惊讶和不可思议,似乎在对展小怜问:你让倒水的人是我?

    展小怜同样睁着无辜的大眼回视他,满脸都写着:活菩萨,我说的就是你!

    那中年男人眼看着就要喷血了,那老头突然说了句:“还愣着干什么?她肚子里的可是子归的孩子,还不去倒水?”

    中年男人一愣,憋屈的瞪了展小怜一眼,然后去倒水了。一会送了一杯白开水,重重的往展小怜面前一放,展小怜端起来往嘴里送,然后“嗷”一声放下杯子,眼泪汪汪的瞪着中年男人:“叔,我刚刚还说你是活菩萨,您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孕妇呢?”

    那中年男人瞪着展小怜的目光就跟长辈想拍死一个做了逆天事的晚辈似的,他看了眼老头,然后直着腰板看着展小怜,语气不善的问了句:“小姑娘,给你倒个水还倒出问题了来了?”

    展小怜把自己面前的水往前推了推,一脸无辜的说:“可不是?你给老爷爷倒水还知道降温呢,怎么轮到我就直接一杯热水了呢?你这打算烫死我是不是?我不被人待见就算了,好歹也看在我肚里孩子的份上给我一杯温的白开水啊。”

    中年男人直喘粗气,站着没动,那老头看了中年男人一样,抬了下下巴,嘴里发出一声“嗯”,中年男人得到指示,拿了杯子,冷睨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立马扭着身子看着那人,嘴里还喊了一声:“菩萨大叔,别兑自来水啊,我喝了会拉肚子!我一拉肚子,这孩子就危险了……”

    中年男人走路踉跄了一下,趁着老头背对他的时候,回头瞪了展小怜一眼,那老头又伸手“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喝茶,嘴里呵呵笑了两声:“我老了,你们年轻人是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怎么想的我现在这个年纪也不了解,不过子归……子归是不一样的,这孩子我得看着,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好还是不好,唉,这父母的心,孩子终究是不明白的。你叫小怜是吧?这名字还是挺乖巧的,我希望你能明白,子归的路走的跟别人不一样,这孩子得有人看着,要不然他就无法无天……”

    展小怜翻白眼,其实她想说,燕回那货,现在已经无法无天了。

    老头在跟展小怜说话,展小怜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也不答话,等老头说了好一会了,展小怜冷不丁问了句:“那个老先生,我能不能问一下,这个‘子归’,是谁啊?”

    老头愣了一下,然后慢悠悠的抬头看向展小怜:“啊,我想起来了,子归肯定不会随便跟别人说的,‘子归’是那孩子本名,不过这孩子自己非要给改了,我这是叫惯了,改不了口,周边熟悉他的人,都是这么叫的。”

    展小怜还是笑眯眯的看着老头,然后又不说话。

    老头抬头看了看,嘴里感慨似的说了句:“这孩子,很多年没回家了……”然后他扭头看着展小怜,说:“希望这个孩子出生了,让他有点回家的心……”

    老头话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门被人强行踹开的声音,“咣当”一下,又大又响,一眨眼功夫,燕回就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晃了进来,视线在屋里扫了一圈,直接朝着展小怜走过去,“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不是让你别理这老不死的?爷的话你当耳旁风是不是?给爷滚回房间去,你刚把爷的儿子给带坏了,看爷怎么收拾你!”

    展小怜鼓起嘴,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异常乖巧的站起来,明明肚子没那么大,她偏要伸出双手捧着肚子,慢吞吞的往楼上走,刚走了两步,燕回突然又出声:“回来回来!”

    展小怜不明所以,又乖乖巧巧的走回来,站在燕回面前,燕回坐没坐样的坐在沙发上,大腿翘做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伸手对展小怜比划了一下,嘴里说了句:“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来来,过来转个圈。”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哎?”

    燕大爷不高兴的抬抬下巴:“爷让你转个圈,聋了?赶紧了,转个圈回自己房间去。”

    展小怜还真的乖乖转了一圈,表情傻乎乎的,转完了就看着燕回,燕回换了条腿翘二郎腿,邪笑着问一直坐在旁边,一脸严肃表情的老头:“老东西,来看看,爷这妞合不合你的胃口?……”

    展小怜的脑子里转了几个来回,都没明白燕回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燕回一说完这话,那老头的情绪反应很大,似乎想站起来,结果刚抬了下屁股,身体就往后一跌坐了下来,嘴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你这个……”然后整个身体跟着都在打哆嗦,呼吸瞬间急促起来,然后一口接一口的上不来气。

    燕回头也没抬,邪笑,然后对着展小怜挥挥手:“赶紧上去,别站这碍爷的眼。”

    展小怜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自动自觉的自己进电梯,上楼了。

    展小怜这边刚走,那边去给展小怜兑温水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一看到那老头的模样,急忙冲了过来,手忙脚乱的从自己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瓶药,一边抖着手,一边嘴里急忙喊:“卫生员!卫生员!”

    药被塞到老头的嘴里,外面也跟着跑进好几个穿着便衣的人,手里提着各种医疗用品,就在客厅里对那老头展开救急,这些人在忙活期间,燕回还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两条长腿翘在面前的桌子上晃,等那老头缓过气了,他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原来不是看不上爷的女人,而是没那能力,都该死的年纪了,活着多浪费粮食?”

    老头的呼吸慢慢恢复正常了,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地面,老头身后的中年男人急忙给老头顺着气,嘴里对燕回劝道:“小少爷,您就别故意跟蒋老作对了,您说难得见一面,每次都这样,万一蒋老的身体出了什么岔子,您说……”

    燕回抬起一条腿,对着面前的茶几桌“啪”一下重重的搁了下去,这巨大的响声把中年男人吓了一跳,急忙住嘴,燕回冷笑一声:“不想让爷打的你满地吐血,就闭上你的鸟嘴!”

    老头的手“啪”一下拍在身侧的沙发扶手上,怒喝一声:“子归……”

    燕回指着老头直接骂了句:“少给爷说教,你算什么东西?爷的女人轮到你来训?”

    老头气的直呼气,伸手对着燕回点了点:“你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羽希那么好的姑娘……”

    燕回眨巴了两下眼睛,似乎刚刚明白这个叫什么的羽希是哪根葱,半响,抬起下巴“哈”了声,嘴里说了句:“啊,好姑娘?”换了个姿势,燕回一脸邪笑的看着老头,说:“原来看不上爷这个女人,是因为看上了那个?拿去,怎么玩都行……”

    老头这次没疯,而是脸都白了,嘴里一个劲的念叨:“你非的气死我是不是……”

    老头身边为了一堆人,生怕他就这样咽气,偏偏燕回这小子就跟没事人似的,什么人刺激人说什么。

    展小怜上楼以后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捧着书在看,下面闹成什么样她都没反应,尊老爱幼什么的也是分对象的,那头都不拿她当人看了,她又不是受虐狂送给人家虐,听老头说话的语气就知道,那是把燕回那东西当掌上明珠捧的,这样她怎么都不用关心会不会打的你死我活,他们一家人的事,她不跟着掺和。

    因为展小怜要复习,所以房间里只有展小怜一个人,她看书的时间就不喜欢有人在旁边,这样小怜更高,这会正一边看书,一边拿笔做笔记,考研什么的还是挺费脑子的。

    展小怜觉得也可能是自己怀孕的缘故,这身体一直不大舒服,说不上是怎么回事,也不是肚子疼,反正就是不舒服,这情况经常发生,展小怜每次都会主动跟医生说,本来怀孕的人是不能吃药的,结果展小怜是又打针又吃药,人家还不跟她说什么原因,展小怜觉得玄幻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竟然不了解情况。

    展小怜按了按肚子,隐隐约约的就是不舒服,她站起来去了趟卫生间,觉得又有点见红,展小怜穿上裤子出了卫生间,本来看了一会书她也觉得疲倦,干脆扔下书,走出房间,在三楼的栏杆上往下看,一楼圆形的客厅里,燕回还跟大爷似的坐着,只是放在桌子上的两条腿已经放了下去,那个原本坐在单人沙发上的老头也坐到了燕回对面,正跟燕回说着什么。

    因为隔的远,展小怜听不清,反正看到老头周围站着的人,她就觉得气氛挺紧张的,展小怜伸手揉了揉肚子,然后探着脑袋对下面使劲喊了一句:“燕回!我肚子不舒服,你给我上来!”

    ------题外话------

    爷伸爪,妞们懂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