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68章 刀就是划着玩的

第268章 刀就是划着玩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问完,就等着展小怜说话,结果展小怜趴在龙谷怀里半天都没吭一声,龙谷搂着展小怜的肩膀,拉开两人的距离,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现不热,这才跟着问了一句:“小怜?”

    展小怜抬头看着龙谷,嘴里说道:“我现在不走,在我养好身体之前,我哪里都不去,我就算磨,也让燕回去折腾死那个老东西!”

    龙谷伸手擦汗,“小怜,你是因为这个要留下?”

    展小怜伸手擦眼泪,气狠狠的说:“要不然?不折腾死他,我就折腾死燕“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回那个王八羔子!”

    龙谷张着嘴,半响砸了砸嘴:“小怜,要折腾,你交给大哥二哥折腾,你现在养身体是关键……”

    龙谷话没说完,展小怜直接说道:“养身体是要花钱的,我这身体这样,就算燕回弄的,花钱也要花他的钱,凭什么要花我爸我妈的钱?”

    龙谷的表情有点无奈:“小怜,二哥不在乎那么点钱……”

    “我在乎啊!”展小怜直接说道:“我就没在燕回身上占到一毛钱便宜,不趁现在折腾他要什么时候折腾?”

    龙谷不知道跟这丫头说啥,不过展小怜准确传递的信息龙谷还是知道了,不管什么理由,小怜暂时不愿离开青城的休养地,“行,只要小怜高兴,二哥怎么样都会支持,小怜有什么事,记得跟二哥说。”

    展小怜点点头:“二哥放心吧,我肯定会说的。对了二哥,你怎么到这来了?”

    龙谷扶着展小怜让她躺好,嘴里说道:“阿育给我打电话说了,所以就赶了过来。”

    阿育是那三个人妖里的其中一个,现在三个人都在手术室躺着呢,被打的挺严重,展小怜这个还是从护士嘴里听说的。

    展小怜躺在被窝里看着龙谷,“对不起二哥,我觉得我老是让我爸我妈大哥二哥三哥替我操心。”

    龙谷温和的笑了下:“尽瞎说,没有人的一生是完全顺风顺水的,所以小怜,你身上发生的任何事对二哥而言都是你的人生历练,对二哥来说,小怜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你不要有这种想法,这样会让二哥更加内疚,是二哥没有照顾好小怜,所以才让小怜受了这么多的苦。”

    展小怜抿嘴不说话,半响才嘀咕一句:“才不是呢,跟二哥没关系的……”

    龙谷伸手摸摸的她的头,“所以,这样的话以后不要说。”

    展小怜点点头,龙谷打量了下病房,嘴里说了句:“小怜住着还舒服吗?要不要二哥添点家具什么的?”

    展小怜赶紧摆手:“别!这又不是家,添什么家具?就这样挺好,我可没打算在这住多久。对了二哥,你没回湘江?”

    龙谷笑笑:“我跟跟大哥和龙宴轮流呆在摆宴,这周轮到我,大哥三天前回了湘江,接到电话我就过来了。燕回怎么不在?”

    展小怜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听护士说带了把手术刀出去,八成是去找那老东西算账了。”

    龙谷捏了捏眉心:“小怜,这个你就当不知道就行。”

    展小怜淡定的点头:“我本来就不知道,又不是我去做坏事的,我要知道干什么?对吧二哥?”

    龙谷笑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小怜说的对。”

    兄妹二人正聊着天,外面有人敲门,一个护士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好几个手里端着托盘的女服务员:“展小姐,您要的食物来了。”

    龙谷立刻站起来把病床旁边收起来的折叠桌子放在展小怜面前:“小怜,吃东西。”

    看着展小怜低头慢慢的吃东西,龙谷在旁边看着,就听到勺子落在碗里的声音,叮叮当当的响。龙谷觉得,小怜就是跟别的那些姑娘不一样,怎么看怎么好,看看看看,怎么着都要吃饭,天塌下来了,哭完了她还会笑,绝对不会寻死觅活做些她办不到又伤害她自己的事,对龙谷来说,小怜这样的就是真正的识时务。

    谁说聪明的自我保护是懦弱的表现?对小怜来说,她在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正是大部分人所缺少的,那情况下的反抗能给小怜带来什么?什么的都得不到,甚至会加重她身上的伤害和别人对她言语上的凌辱。

    龙谷静静的看着展小怜,半响说了句:“小怜,以后你想干什么,你想做什么,只要跟二哥说,二哥都会帮你完成,你以后都不用委曲求全的活着。”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现在也没委曲求全……”顿了下,展小怜抬头看了龙谷一眼,说:“二哥,这事别让我爸我妈知道,我怕他们伤心。”

    龙谷没吭声,只是朝她点点头。展小怜吃完了,再次疲惫的睡了,龙谷站在床头看着展小怜,半响叹口气,走出病房,在走廊里给展爸展妈打电话:“叔,是我。”

    展爸等了一天就等龙谷的电话,“小怜怎么样?”

    龙谷淡淡说了句:“她情绪很稳定,没事,让我别跟你们说,怕你伤心。”

    展爸慢慢的坐了下来,重重的叹了口气:“那就好……”

    龙谷之后再说什么展爸也没心思听,小怜出去这么长时间,没打过一个电话,展爸展妈虽然难受,可是又觉得是好事,这不就说明那混蛋小子对小怜还不错,小怜愿意待下去的表示吗?展爸展妈这两个多月时间里,就看到闺女两次,就是每个月小怜去公司的时候,只有那个时候展爸展妈才能看到她一眼,时间还特别短,她在公司待的时间就不长。

    第一次那小子亲自跟去了,小怜这边跟他们说话,那小子在那边一个劲的叽歪,就半个小时,就强行把小怜带走去,还抛了个特别冠冕堂皇的理由,孕妇要注意休息,不能跟闲杂人等说话太长时间。展爸要不是考虑到闺女的身体,当时就特别想揍那小子,他们是闲杂人等吗?

    第二次小怜自己,其他那些照顾她的不敢吭声,倒是跟展爸展妈一块待了两个小时,最后还是小怜自己累了要睡觉,展爸展妈才主动离开的,他们还在盼第三次,结果小怜这边出事了。

    当初龙谷劝说展爸展妈的时候就明确说了,小怜初检的报告他看了,并且请了湘江的有名的妇产科专家看了,得知的结论就是母体身体不适合生产,孩子能不能生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龙谷当初同意让燕回来照顾展小怜,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个孩子出生的可能性。如果孩子能生下来,这对燕回和小怜来说都不是坏事,毕竟他们是孩子的父母,对双方来说都不是遗憾。

    如果孩子生不出来呢?

    其实龙谷更多的考虑了这个孩子生不出来的情况。如果照顾小怜的人是展爸展妈,但是孩子没了,燕回绝对会迁怒,展爸展妈现在都不待见他,结果孩子让他们照顾没了,燕回会认定展家夫妻故意弄没了他的儿子,那么到时候展爸展妈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而现在照顾小怜的是燕回本人和他安排的那些人,燕回会比任何人都在意孩子的情况,也会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的关注到小怜的身体情况,龙谷相信小怜每次的产检,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燕回,孩子的情况他会比所有人都清楚。

    假如孩子生下来,燕回会因为小怜那样弱的身体生下孩子倍加珍惜,也会因为第一个孩子的出生欣喜若狂,孩子没生下来,燕回因为及时掌握到小怜的身体状况,他会失望会难受,但是绝对不会迁怒小怜,更加没有怪到展家父母的头上。

    龙谷希望孩子能生下来,只是他心里隐约知道那孩子大概是生不下来的,他相信燕回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燕回抱着希望等这个孩子出生,虽然燕回知道这孩子可能没有机会出生,但是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承认他的所想,所以他宁愿等到最后。

    龙谷没料到的是,孩子是被人为打掉的。虽然结局是相同的,可这个过程还是让人无比的愤怒,小怜愿意跟着燕回来到这里,愿意在这里接受燕回安排的一切,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期待这个孩子出生的,她一直以为自己肯定可以生出来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小怜的心里该是有多难受?

    龙谷心疼小怜的这份伤心,所以他才能这样淡然的听说燕回拿着手术刀离开,再这样淡然的等着燕回回来,他相信,小怜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她也在等,在等燕回给他们逝去的孩子一个交代。

    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小怜对孩子出生的希望就是燕回的希望,如今,正是燕回心里的这份希望,才让燕回知道孩子是在非自然状况下消失的而无比愤怒。如果孩子能生下来,那么那个人就是刽子手,那个人杀了他燕回的孩子。

    车队快速的行驶在路上,随着首辆车的拐弯后面的车陆续拐弯,直接开到青城郊外的公墓园停下,公墓园的公共车场已经停满了一半的车,车边站着的人看到有新车队开来,顿时人人警惕的站直了身体,有人拿起通话机开始联系。

    燕回看着那些人各自忙活,嗤笑一声,伸手推开车门下车,下车之前对雷震说了句:“全给爷留下,不想要腿的直接给爷剁了。”

    雷震紧张的看了眼周围,心里有点急,伸手推开车门,一只脚已经落了地,嘴里急忙喊了:“爷!”

    燕回回头,走到门边,抬脚在车门上踹了一下,雷震那条落在地上的腿顿时被卡了一下,差点要了雷震的小命,他急忙缩回腿,伸手开了挂在耳边的耳机嘴里说了句:“全员留在车里,没有我的话,不许任何人擅自下车……吸——”最后一下的吸气声纯粹是因为他的腿疼导致的。

    燕回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的往公墓园里面晃,他走过的每一处,都有人跟在后面,离的远远的,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向内传达。

    公墓中有三三两两的人来扫墓,有人跪在墓碑前哭的死去活来,有人在死者墓碑为争某处房产打的你死我活,有人对着墓碑破口大骂吐口水泄愤,有人默默清扫完墓碑缝上灰尘,献上一束花离开……墓园里上演的不是悲欢离合,而是生活百态。

    燕回的出现让他在显得与这样的环境格格不入,与其说他是过来扫墓的,看他的表情不如说他是来围观的。

    走到墓园中间一排,燕回慢悠悠的转弯往里走去,踩着被人打扫过的水泥地,一步一步的晃过去,隔了老远,就看到一个年老的身影坐在一个墓碑前,手里拄着手杖,嘴里说着什么。

    燕回的脚步随着他看到的人影慢慢加快,走近以后他边走边出声:“啧啧啧,爷还没来错地方,果然是一类人,都喜欢往死人的地方跑。”

    燕回说着,身体已经晃了过去,跨过老头的身边,直接站到了墓碑的正前方,微挑的眼角随着居高临下的扫过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显示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头像,女人有种漂亮到极致的脸,漆黑纯净的眼神和微微挑起的眼角,让她有着端庄又妩媚的气质,高高的发髻修长的脖颈,甚至连露出的锁骨都完美至极,那是种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美,唇边挂着浅浅的微笑安静的看着这个镜头。

    燕回的目光扫过女人的脸,最后放在墓碑的落款上,微微眯起眼,唇边本就扬起的那抹讥讽的笑放的更开。

    老头头低着头,头上稀少的头发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往下垂,整个人显得颓废而又苍老,他低沉着声音开口:“子归,来都来了,这么多年了,她肯定特别想你,你就见见你母亲吧。”

    “母亲?”燕回“哈”了一声,摊开双手原地转了一圈,“一个贱人罢了,她也配?!”

    “子归!”一直坐着的老头抬头,伸出颤抖的手指着墓碑对燕回说:“你再怎样恨她,她也是你母亲,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燕回嗤笑:“爷不过是个野种,都不知道这贱人跟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找只母狗喊娘也比找她让爷自在,哟,你这老东西这么在意,别不是她的野男人?看看她笑的这贱人样,爷可真是眼疼的紧……”

    “子归!”老头终于被燕回气的打破镇定,全身都颤抖起来,远处有三四个医务人员想过来因为没有得到指令只能急切的站在那里待命,老头一个劲的喘粗气,半响才努力拄着手杖站起来,看着燕回说道:“你非得这样对待你的亲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死了,你还要怎么样?她是你母亲,是她把你带大的,她是最疼你的母亲……”

    燕回慢悠悠的掀起眼帘,“少跟爷放屁,爷可没有这种贱人妈。”燕回说着,慢悠悠的走到墓碑前,掏出手术刀,对着墓碑上黑白照片上女人的脸直接划了下去,随着他手中的刀片的落下,那张原本洋溢着甜美笑容的脸瞬间面目全非。

    老头开始没反应过来,再看到那张照片,突然疯了似的扑过去:“子归……住手!住手!来人!快来人拦住他……”

    周围快速的有人冲了过来,燕回几刀快速划完照片,不等人冲过来,直接对着那个落款再次动手划了下去,把落款上的名字划的面目全非,根本看不出来上面原来是个什么名字,划完了,燕回慢吞吞的站起来,头也没抬的弯腰捡起墓碑前放着的一束花,撕下包着花的彩色绵纸,一边擦手嘴里一边说了句:“不就是张照片吗?激动个什么劲?”

    燕回的身体靠在墓碑上,老头的周围迅速的围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满了人,那几个急救人员拼命给老头做急救,周围那些便衣人员正围着燕回,打算夺下他手里的刀,燕回悠然自得的靠在墓碑上,慢条斯理的说:“把你这些人撵走,这可是法制社会,爷拿自己的刀碍这些东西什么事?爷刚刚杀人了还是防火了?拿把刀都不行?”

    医护人员喂老头吃了药以后一直在给老头顺气,“蒋老,您可千万别动怒,一定得保持心态平和……”

    老头直直的瞪着燕回,一边喘气一边说话:“子归,你这是为了一个女人,要气死我是不是?”

    燕回慢吞吞的换了个姿态,邪笑着看着他说了句:“女人?啧啧啧,爷的女人多着呢,为了个女人还不至于。”燕回吹了吹手里的手术刀,用衣袖擦了擦刀口,慢条斯理的说:“爷的儿子可是只有一个,爷说,你这老不死的这是要让爷断子绝孙?啧啧啧,这可怎么办?明明是你这老东西杀了爷的儿子,结果那妞尽往爷要儿子,看看看看,这多不公平?”

    老头慢慢的恢复平静,看着燕回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子归,那个女人不适合生孩子,我这是为了你好,跟你说你也不懂,我只教你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孩子还怕没有?你要多少都有,怎么就非要这一个?”

    燕回嗤笑,突然抬脚对着那墓碑就踹了一脚:“贱人这么多,这个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这老东西怎么年年都来看?瞧!爷帮你做了解脱,你是不是该感谢下爷在教你怎么做?”

    老头的情绪瞬间激动起来:“住手!住手!这是你母亲啊!”

    燕回变态至极的笑了两声:“那可是爷儿子。”

    “子归!”老头老泪纵横:“这怎么一样?那个孩子是男是女是好是坏都不知道,可是这是你母亲,还是带大你的母亲,你怎么忍心?”

    燕回慢吞吞的伸手脱掉外套,周围便衣警惕的注视下看着他,燕回伸手扔了外套,看着老头邪笑着说:“你说爷的孩子不知是男是女是好是坏?所以你就代替爷把他给处理了?”燕回慢吞吞的爬到墓碑后面站着,还原地跳了两下,继续说:“说的有点道理,爷怎么就没想到呢?那么个小东西,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弄了也好。”

    老头重申:“子归,我知道你会不高兴,可是我是为了你好,万一孩子生下来是个残缺的怎么办?他以后会不会恨你?”

    燕回跟没听到一眼,只是自顾说道:“爷本来都想好了,看到你这老不死的就给一刀,不过爷那妞跟爷说了,法制社会,杀人犯法,爷是良民,不杀人。不过……”

    墓碑前面的人没等到燕回的“不过”下面是什么话,就突然看到从墓碑后飞溅出红色的液体,跟着一股血腥味就飘了出来,燕回悠然自得的声音再次传来,“爷杀爷自己总不会犯法吧?”

    话音刚落,燕回就慢吞吞的从墓碑后面转了出来,身上一道血痕从左肩的位置斜划过胸膛,尾刀直接落在右边的腰胯位置,地上一道血痕,他走出的每一步都有血落下,燕回靠在墓碑上,举着手里的手术刀对着快落闪的太阳看,邪笑着说了句:“爷杀人了?没有,爷就杀自己玩都不行?哪条法律规定连自己都不能杀?”

    老头睁大了眼睛,举着手指着燕回,似乎想说什么,结果却什么声都没发出。

    燕回勾起唇角,就那样邪笑着看着老头,然后拿刀,再次在刚刚那道伤口上划下一刀。

    老头终于发出声音,指着燕回大喊:“快拦住他!快拦住他!……”

    周围的便衣呼啦一下围了过去,燕回伸手对着最先扑过来的人反手一刀划了过去,那人肩膀处的衣服直接被划出一刀口子,幸亏是天气凉衣服穿的多,要不然绝对被划破皮肤。

    燕回往墓碑上一靠,邪笑着:“唉唉,法制社会,别逼爷杀人。”

    燕回有处伤口重叠的地方,鲜血“咕咕”往外流,他慢条斯理的伸手擦了把身上的血,满手的血,他一脸嫌弃的往墓碑上抹:“来来来,让你这贱人爷尝尝血的味道……”说完,燕回抬头看着那三四个急救人员,突然问:“你们说,爷现在流的这些血,跟爷那儿子比,是不是不够多?”

    老头听了燕回的话,在旁边的搀扶下往前走,老泪纵横的看着燕回说:“子归别闹了,别闹了……赶紧让人看看伤口,这是刀,不是玩具,子归,子归你听话,你要什么你说,你说就行,别这样折腾自己,你还嫌身上的伤口少啊……”

    燕回嗤笑,换了只手拿刀,直接按在胳膊上,嘴里说了句:“啊,爷就喜欢这样玩,爷又没割别人,关你屁事?滚!唉唉,这个不识相的,别怪爷没提醒你,你往前再走一步,爷就废了你!”然后不耐烦的对老头抬抬下巴:“让他们都滚。”

    那刀跟着就要往下划,老头急忙提高声音说:“别!子归你别生气!下去,大家都去忙吧!”

    领头的便衣担心的看了燕回一眼,“蒋老!”

    老头对他点点头,“都带下去吧。”

    那群围过来的便衣迅速的退了下去,燕回邪笑:“你也滚,爷跟这个贱人叙叙旧。”

    老头微颤颤的拄着拐杖站在原地,看着燕回好声好气的说:“子归,你好好的,你对着自己动刀子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你把刀放下来,先放下来啊……”

    燕回慢悠悠的绕着墓碑走了一圈,滴的墓碑周围的地面上全是血,然后重新绕到前面,邪笑着说了句:“爷对自己动刀子违法了?不违法关你屁事?”

    老头朝着燕回走了一步,想把他手里的刀先拿下来,“子归,你想怎么就怎么着吧,我不管你了行不行?你把刀先给我,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哪有人自己对自己动刀子的你说是不是?你说你传出去是不是让人笑话你?”

    燕回就跟没听到老头说话似的,手里的刀还在流着血,刀在另一手,对着自己身体的另一侧,再次划下一刀,老头顿时惊叫:“子归!子归你别吓我了,我年纪大了不经吓,你就跟我说你要什么,你要什么你直接说……”

    燕回邪笑着看着老头,说:“爷要爷的儿子,你给爷还回来?”

    老头哑口无言,半响他才开口:“子归,孩子总归还有的……”

    燕回摊手,微微抬起下巴说了一句:“啊,那爷得让你失望了。”顿了顿,燕回继续邪笑着说了句:“那妞跟爷说她不高兴了,她以后都生不了孩子,但是爷能生十个八个的,她不高兴,为了公平起见,爷只有断子绝孙了她才满意……”

    老头顿时怒喝:“胡闹!子归,这种事绝对不行……”

    老头话没说完,燕回慢条斯理的打断他的话,一边在身上擦手术刀上的血一边说:“啊,爷同意了。”

    ------题外话------

    爷V58,美妞们记得伸爪抛月票,爷高兴就有二更,点“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头,渣爷V587不解释,解释也解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