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69章 蛇打七寸命要害

第269章 蛇打七寸命要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的话无疑就是颗炸弹,老头听完以后人就呆了,半响,他才颤抖着往前走了一步问:“子归,你是吓唬我的是不是?因为那个孩子的事,所以你报复我吓唬我的是不是?”

    燕回嗤笑,张开双臂慢悠悠的转了一圈,“吓唬?你算什么东西值得爷吓唬你?既然注定了爷这辈子没儿子,那爷不要就行了。”

    “子归!子归!”老头眼巴巴的看着燕回:“你换个方式行不行啊?我去跟那个丫头道歉,你别答应这事好不好?子归,这关系到你以后的孩子问题,千万别冲动啊……”

    燕回手里的刀对着自己的身体又横下去一刀,喷出的血溅出老远,老头的面前和脸上因为他甩刀的动作溅了一脸一身的血,那血带着温度和浓郁的腥味,顿时让老头说了一半的话停住,改口求道:“子归,你住手吧!我真的不管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咱们赶紧去医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院,你流了太多的血了……子归啊,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把刀给我,把刀给我吧……”

    燕回吊儿郎当的靠着墓碑,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他邪笑着看着老头,“爷就这样了,你还没资格教训爷,爷的女人孩子你也敢擦手管,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肮脏的老畜生……”他伸手拍拍墓碑,嘴里骂道:“果然,跟这贱人是一对……”燕回的身体顺着墓碑往下滑坐在地,老头急急忙忙就要过去伸手,燕回直接开口:“别用你的脏手碰爷,爷嫌脏。”

    燕回手里还拿着刀,老头生怕他又对着自己来一刀,根本不敢靠前,只能弯腰站在旁边心急如焚:“子归啊,你有什么怨气等你包扎了伤口再说好不好?你怎么骂都行,千万别再乱来了……咱们先包扎伤口吧,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燕回闭着眼睛喘了一会,嘴里说道:“爷的孩子,只能爷来决定他的去留,爷的女人,只能爷折腾……”

    老头拼命点头附和:“对对,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子归……”

    燕回睁开眼睛盯着老头:“别碰她一根头发,就算是弄死她,也只能爷亲自动手。”

    老头试探着伸手,微颤颤的碰到了燕回手里的刀,嘴里顺从的说道:“好,好,我什么都不管,我答应你什么都不管……”一拿到刀,老头伸手就把刀扔了出去,跟着就开始喊:“来人!人都哪去了?快来救人……”

    本就围在周围的人一听到喊声全都跑了出来,老头伸手捂住燕回身上拿出重叠被划破汩汩流血的伤口,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掉的喊:“子归啊,子归……你可千万别吓我……”说着他扭头看着满是血迹一片狼藉的墓碑,“阿镜,我对不起你,你千万保佑子归没事,要不然日后我怎么有脸去见你……”

    燕回的动了动身体,推了身边的人一下,嘴里含糊的说了句:“滚……”

    伤口被简单做了包扎,医护人员站起来跟老头说了句:“蒋老,流血太多了,需要马上送医输血!”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抬到车上去?”老头被人扶着往后退了两步,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把燕回抬起来,赶紧往哪个墓园门口赶,老头踉踉跄跄跟在后面,嘴里一个劲的说:“子归,子归啊……”

    扶着老头的中年男人一言不发,就是紧紧的扶着他不让他跌倒,老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早该知道的……这孩子从小就倔的要死,我就不该跟他反着来……”

    “蒋老,你这也是一片苦心,谁能知道小少爷会逆反到这程度?”中年男人扶着他出墓园,那边燕回已经被人抬到了车上。

    雷震坐在车里,老远就看到一群人抬着一个什么人往车上跑,其他人不敢下车,生怕燕爷回来发现他们擅自下车了,雷震好奇的盯着那群人,突然看到了人群下方垂落下来的一只手,那手上沾满了血,但是那沾满血的手上戴满的戒指是只属于燕回。

    雷震激灵一下就跳了起来:“爷!”

    雷震旁边的司机被吓了一跳:“雷哥?!”

    雷震什么话没说,直接开车冲下去,“燕爷!”

    有人过来伸手推开雷震,“让开让开,救人要紧!”

    雷震一听说救人,就更慌了,伸手对着伸手一挥:“爷被人打伤了,全部下来抢人!”

    结果,跟随燕回过来的车队里的人,纷纷下车,操家伙的操家伙,骂人的骂人,一下子全压了过来,老头身边的那些人一看这阵势,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一声呼啸,人手一把枪指着雷震这帮人,两帮人就这样僵住。

    老头过来以后骂了一句:“全部给我住手,去医院!子归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看你们怎么承担这个责任!”

    雷震一听是去医院,立刻一挥手说了句:“收家伙!上车!”

    雷震带领的车队等在后头,给送燕回去医院的车让道,等那些车全上路以后才跟在后面开出去。

    燕回被送进青城市第一医院急救,其实这人身体素质极好,本就没有其他毛病,这会完全是失血过多的缘故,送到医院就被送进了急救室,燕回在急救室多久,老头在外头就等了多久,等待的时候老头嘴里低声念着什么,走近了听隐约能听清几个词语:“……保佑……子归……”

    雷震也等在外面,燕回身边的那群美人们陆续赶来在急救室外面哭,那场面别提有多壮观了,风格各异气质迥然的众多美人用自己不同的方式担心着手术中的人,不知道的人绝对不知道急救室里躺着的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美艳到极致的美人们为同一个人哭。

    雷震派出去在燕回出事的现场调查了一番,结果连续去了两个,得出的结论都是现场压根没有打斗现场,燕爷的伤不知道怎么来的,再说了,凭着燕爷的身手,怎么也没可能乖乖让人动手对着他划刀吧?他乖乖站在让那老头划刀就更没可能了,所以,雷震想来想去,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燕爷自己在自己身上划了。

    如果说这个结论开始是雷震自己猜测的话,那么在看到老头一脸痛彻心扉的表情等在手术室门口的时候,雷震就觉得自己这猜想应该不会错,燕大爷是什么人啊?在外人眼里燕大爷就是个没有弱点的人,正因为燕回知道弱点对一个混黑的人多么致命,所以他才不会让人抓住弱点,也正因为如此,燕回在对付对手的时候,是专门抓别人的弱点点。

    燕回能这样对自己下死手,雷震就认定了一个道理,对个和燕爷有着最浓厚血缘关系的老人而言,他的弱点就是燕爷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红莲一直站在手术室门口哭,一边哭一边骂:“到底是把我们爷给伤了?看我打断他的狗腿……爷……”

    雪姬在旁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轻飘飘的移过视线,嘴里说了句:“爷还没死,哭什么?”

    瞳儿靠墙站着,垂眸看着地面一言不发,身侧站着一个戴着蓝色贝雷帽戴着蓝色耳机的长发齐刘海女孩,闭着眼不知是在听歌还是在睡觉,她身侧站着的又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眼泪汪汪的看着手术室跟身边的女孩说:“爷不会有事吧?爷上次还跟我说下次要我陪你呢……”

    手术室外头站着的女人就有七八个,加上雷震的人和老头的人,走廊里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

    老头睁开眼,对中年男人招招手说了句:“吵了,别吵到子归,让他们在外头等。”

    那中年男人过去把便衣遣散在周围,然后又跟雷震说了一声,雷震几声招呼直接把那帮女人和其他人都带了出去,半响自己走了回来。

    老头还是那个姿势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子上,突然抬头看了雷震一眼,说:“对了,把那丫头带过来吧,子归待会出来了,想必是愿意看到她的。”

    雷震愣了一下,然后提醒似的说了一句:“蒋老先生,展小姐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外出吧?”

    老头没回答,而是说道:“子归都这样了,她过来看一下是应该的,看完了还是刻意继续养的,这子归的心情不是会好吗?”

    雷震没说别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展小怜正在睡觉,龙谷帮展小怜接的电话,电话显示是燕回打过来的,龙谷接起来还以为是燕回,结果雷震在电话里一说,龙谷直接笑了出来:“雷先生是不是觉得我们小怜就算个贱命?刚被人逼着打完胎还要被逼去讨人欢心?这以后是不是燕先生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不管小怜在干什么,都得负责去哄燕先生高兴?”讽刺完,龙谷话锋一转,怒道:“你去跟燕回讲,不要欺人太甚,小怜现在在这里不是因为小怜怕他什么,而是因为我以为那孩子是他的,要不然你以为?小怜现在身体不适,哪里都去不了,燕回想要看到小怜,就让他滚回来!”

    说完,龙谷直接挂了电话。

    展小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龙谷,“二哥,谁的电话把你气成这样?”

    龙谷随手把电话往旁边一放,嘴里说了句:“没有谁的,一个神经病,我们不理,小怜睡吧,晚上二哥会一直陪在这里。”

    展小怜迷蒙眼对龙谷傻乎乎的笑了下,然后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雷震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听着是说话像是展小姐那几个哥哥里的一个,心里想着坏了,这事肯定被记燕爷头上了,本来那几兄弟就对燕爷不待见,这要是因为这事更不待见,那不是死定了?看看都这份上了,燕爷肯定不会放弃展小姐,雷震赶紧带了几个人驱车跟往这边的医院赶,没办法,谁让他跟着燕爷的时间最长,啥事都要跟着操心呢?

    赶到这边医院都半个小时以后了,雷震去到展小怜的病房,果然看到病房里多了一个人,那人看起来也不强壮,甚至可以说有点瘦,戴着个金丝眼镜,那双眼睛一看就不好对付,雷震一直觉得自己是粗人,要是对面是个力气壮汉他肯定不怕,他最怕的其实就是展小怜这种的,看似弱小,实则强悍无比。

    如今雷震看到龙谷,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因为龙谷是个男人,而且有丰富的社会阅历,这让雷震有种自己和龙谷,完全是力量和智慧的对比,他最怕这种聪明人。

    雷震站在门口对着龙谷点头,然后做了个请出来下的手势,龙谷看了他一眼,又扭头看了眼展小怜,放下手里的电脑,三两下在电脑里设下秘密,抬脚走了出去,伸手关门,然后看着雷震问了句:“刚刚的电话是你打的?”

    雷震点点头:“抱歉,是我刚刚没考虑周全,因为一时心急,见燕爷还在手术室,所以就冒然打了那个电话,忘了展小姐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出门……”不管怎么说,那电话打的是不地道,雷震自己也明白,只会只能认龟孙子,先把燕爷跟这件事撇开再说。

    龙谷愣了下:“燕先生在手术室?怎么?据我所知,燕先生在青城可不是那种容易被人暗算的主,怎么会严重到进门了手术室?还是燕先生的身体有什么隐疾?”

    龙谷问这话的时候是真的在问,他还清楚的记得之前龙宴跟他和大哥说过,说小怜找的这个男人身体素质貌似不大好,以后千万的给小怜介绍个身体强健的。龙谷本来还不信,毕竟燕回看起来不像是身体素质不好的,能跟龙宴打了那么多回合的,能差到哪里去?结果还真是不行,难怪小怜说他腌黄瓜,这样的话那孩子情况不大好和燕回也有关系,精子质量不好……

    雷震是不知道龙谷心里是在想这个,他要是知道估计现在能一头撞死,谁说燕爷不行了?那个混蛋说的啊?燕爷要是真不行,那么多女人还怨念死啊?这会雷震就顾着说好话:“因为孩子的事,我们爷很愤怒,所以去找那人了……”

    龙谷挑起一眉一看雷震:“被人打了?”

    雷震赶紧摇头,怎么着也要把爷说的玉树临风聪明智慧才行,说起来,眼前这人还是燕爷的大舅子呢。雷震就对着龙谷开口:“具体没人看到,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我们爷自己伤的自己。”

    龙谷看着雷震表示不解,雷震就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龙谷点点头,“蛇打七寸命要害,燕先生找对了法子。”顿了顿龙谷突然又问了句:“对了,能让燕先生对他用苦肉计,我能不能问问这人是燕先生什么人?”

    ------题外话------

    二更,渣爷V5,爷要的月票,十张十张,那个年会票十张可以不同投了哈,爷要月票,打滚,明天给爷150张月票,渣爷继续万更,木有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木实现,滚来滚去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