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1章 女人念书多坏处多

第271章 女人念书多坏处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笑意盈盈的看着头顶上那只圆溜溜的旋涡,嘴里应道:“从现在二哥看到的表面来看,二哥是这么认为的。”

    展小怜低着头,还是看着被子上的花纹,半响低声说道:“喜欢吗?二哥要是这样认为,就这样认为好了。其实,”展小怜顿了顿,才说:“燕回这个人说起来没什么优点,他算是个我见过的最差劲的男人了,天下男人的缺点在他身上差不多能找全了,我想不到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喜欢的。”

    然后她扭头看着窗外,懒洋洋的说了句:“不过,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啊,明知道那是危险的猛兽,可还是会忍不住想伸手摸摸,一下,两下,再多摸几次,就习惯了了野兽的温顺,就好像忘了这是野兽似的……”

    龙谷笑了笑:“可不是,这是人的好奇心所致,人之常情罢了。”

    龙谷伸手,轻轻拉住展小怜的手,“小怜,任何时候,你都忠于你的心就行,其他的什么都别想,二哥会帮你搞定。再凶猛的野兽,也会有低头的时候,小怜,二哥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野兽,驯服猛兽的过程非常有意思。”

    展小怜笑了笑,说:“可是二哥,再温顺的野兽也是野兽啊,总会有爆发的时候,一旦爆发了,那不是驯兽师可以控制住的。”

    龙谷沉默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展小怜兴致勃勃的说:“什么时候带小怜去二哥的驯兽场参观一下,什么动物都有。”

    展小怜一愣,然后也对着龙谷扬起笑脸,满眼惊奇的问:“二哥的驯兽场在什么地方?我还真好奇都养了什么动物啊。”

    龙谷随口说了周边某个小国的名字,展小怜“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听着里面养的那些动物,不由翻着白眼说:“二哥你的兴趣爱好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龙谷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其实这和养猫养狗差不多,只不过更费钱一点,那些动物怎么吃都行,二哥养的这些吃生肉罢了,当然,饲养人要注意安全,要不然容易出事。”

    展小怜半张嘴,然后咂咂嘴吧:“养这个也有风险啊。”

    龙谷点点头:“可不是?其实养什么都有风险,猫狗也会抓人的时候是不是?所以总体来说,养人最保险,最起码,人不会突然失去人性,可兽就不同了,发狂的时候没有人制得住是不是?”

    展小怜托着脸蛋说:“这可不一定啊,人不容易失去人性,可一旦失去人性了,那是比猛兽更可怕的生物。”

    龙谷捏捏的她被挤的鼓出来的那一块脸蛋,笑着说:“没有什么可怕的,要是真有,不是还有二哥在?”

    展小怜看看龙谷,没吭声。说实话,展小怜跟三个哥哥在一块的时候,也只有跟二哥在一块的时候觉得这才是正常的,龙湛整天就顾着流鼻血,他一流鼻血的时候就没法正常思考,脑子都是糊的,而龙宴最容易被展小怜牵着鼻子走,展小怜说什么就什么,靠谱不靠谱他都听,展小怜一个不高兴他就要动手揍对方,只有龙谷是能跟展小怜正常交流的,虽然立场处处是站在展小怜这一边,不过毫无疑问,龙谷会更客观的看待问题,他为展小怜考虑的那都是长远的。

    展小怜眨了眨眼,嘴里说了句:“我终于知道傻妞为啥整天都喜欢显摆她哥了,有哥哥的感觉真好啊。”

    龙谷愣了下,随即笑道:“那小怜以后也可以跟她显摆了是不是?我们家小怜可是有三个哥哥呢。”

    兄妹俩正说着话,半开的门口多了个人,一个小护士站在门口轻轻敲敲门:“展小姐,您的食物到了。”

    展小怜刚刚点的时候是双方,因为当时燕回也在,这会那家伙走了龙谷又在,刚好两人一起吃,燕回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展小怜跟龙谷两个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在吃东西,大怒:“你这女人果然没良心,爷就走了一会你就跟这男人腻一块,有你这样不甘寂寞的女人吗?”

    展小怜当没听到,听听这神经病说的什么话,自己跟哥哥一块吃个饭他都要叽歪,“二哥,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

    龙谷伸过碗接过展小怜夹给他的东西:“好。”

    燕回是被人推过来的,这人的伤绝对是要住院才行,可他就是不住谁有法子?那老头是好说歹说才把他弄上了推车,结果这大爷还一定要往妇产科这边来,说自己女人在那边,他要过去,谁都拦不住,没办法,只能送过来,结果一过来就跟人吵架。

    老头就觉得这展小怜跟子归弄不到一块去,子归这脾气本来就不好了,怎么着也得弄个温柔贤惠的女孩才行啊。看看这女孩的脾气,还跟子归吵,一看就是性格不好的,最关键的是,这女孩肯定知道子归现在就是腻上她了,所以才故意这样折腾的。

    可明知这样,老头敢赌吗?他当然不敢啊,子归能他把自己折腾到这份上,老头以后绝对不敢动这丫头一根头发丝,要不然那小子真能把他自己弄死,就算燕回是吓唬人的,可这要是万一呢?老头这么大年纪的人,按照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半个身子埋在黄土里的人,怎么敢跟燕回赌?

    展小怜低头吃饭的时候燕回就在旁边瞪着眼睛看,得亏这是展小怜内心足够强大,这要换个人估计就没几个能吃得下的,人家吃饭,他一个人在旁边看着,谁能吃得下?万一牙齿上粘了片菜叶都能被看到,这多尴尬?

    可人展小怜完全没觉得有啥好尴尬的,她现在很自在,自己吃饭都有人仰慕,多好的事?放下碗,还捧着肚子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扭头看着燕回,舔了舔嘴巴,问:“我的吃相好看吗?”

    被漠视的燕大爷愤怒的指着展小怜说:“丑死了!整个一猪吃食!”

    展小怜伸手把枕头抽出来对着他砸过去:“你才猪!你全家都是猪!”

    蒋老头:“……”脸当时就黑了一半。

    龙谷跟着就咳嗽出声,忍不住提醒了展小怜一句:“小怜!”

    虽然不知道那老头跟燕回是什么关系,不过毫无疑问,两人绝对能称得上是一家人,要不然,老头那样位高权重的人不可能会被燕回牵着鼻子走,燕回的言行对老头至关重要,就如现在,老头几乎什么事都扔下了就管燕回一个,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闲到这个程度?小怜一句人家“全家都是猪”,八成把老头也一起骂进去了。

    展小怜就是习惯性的脱口骂出来,压根没想那么多,她就是骂燕回了,谁心小就被骂上了,自己乐意上杆子找骂,那她也没办法,这就是展小怜的歪理邪说,她就是这样了,说白了她也是记仇的,特别是这样的事她更加不能不原谅,那人扼杀的可是一条生命,不管孩子生下来是好的坏的健康不健康的,那是她的孩子,她不嫌弃关别人什么事?

    展小怜跟燕回吵,燕大爷表示很愤怒,伸出大拇指着自己怒道:“爷也没吃!”

    展小怜抬着下巴说道:“啊,这样啊,你早上不是要体检?我就没给你准备,你现在自己叫一份吃呗。”

    燕回大怒:“爷就要你准备!”

    展小怜立刻举着对着闻讯赶来的小护士说:“劳驾,帮我准备五只馒头,我要喂猪!”

    燕回咆哮:“臭女人!”

    小护士哪敢听这样听啊,五只馒头喂猪啊?明摆着是给燕先生吃的,她哪里敢啊?为难的看着展小怜说:“展小姐,营养配餐里没有这样的……”

    燕回在旁边脸都黑了,指着展小怜就差动手把她掐死,展小怜对着燕回突然露出小花朵似的笑容,说:“人家跟你开玩笑呢,你这人咋这么不能开玩笑呢?护士小姐,给我菜单!”

    点好菜了,护士赶紧去准备,燕大爷的脸色总算有了点人样,还挑衅的看了龙谷一眼,龙谷顿觉蛋疼无比,这人三岁吧?

    燕回赖在展小怜病房不走谁都没办法,最后还是龙谷提了句,让人在展小怜这病房旁边加张床,中间用帘子隔开,要不然这人每天晚上都爬小怜床上算怎么回事?

    燕大爷如愿以偿的躺在了病床上,只不过身边的设备装置被展小怜还多,还动不动就在旁边嚷:“妞!妞!耳朵聋了是不是?爷叫你呢。”

    展小怜开始不理他,燕大爷就锲而不舍的叫,要是再叫几声还不理,燕大爷就会愤怒的,一掀被子就能下来,展小怜被逼的没办法,只能搭理他,结果每次都是问展小怜游戏怎么才能玩过关的,龙谷要去告诉他还不要,非要展小怜跟他说,展小怜都快气晕过去了:“你有病吧?这么点弱智游戏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都不会玩,你还活着干什么呀?”

    燕回不管,嘴里还死不认账的说:“爷这是交流感情,爷假装不知道的,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你配合一下会死啊?”

    展小怜真是服了这个神仙了,不会玩还不承认,玩游戏也是要脑子的,没那脑子就玩堆积木呗,非要玩这种不适合他那脑子的,受不了。

    燕大爷可不这样认为,燕大爷觉得,这房间里要不是龙谷在就好了,那混蛋就跟看贼似的一直待着不走,这妞跟他睡过多少回了,现在就算睡一块又怎么了?小气。

    龙谷在旁边不吭,那两人吵架他也不参与,不过燕回要是敢往展小怜床上爬龙谷就要发飙了,啥话不说,就那脸色;绿的能毒死一堆的人,单单看龙谷的脸色,展小怜就会毫不犹豫的站到自己二哥这边,有四个燕回也被展小怜踹下床的。

    最可怜的人要数蒋老头,一上午能来三回,结果每次都被燕回直接撵出去,那说的话真的是不客气,有时候展小怜听了都觉得不像话,可老头就是吃燕回那一套还真没辙,就跟被燕回抓住脉门似的,怎么说怎么听。

    展小怜现在是完全不抬头看老头,这仇她真的是记一辈子,到死她都会记得,她得罪不起那就只能不理,来来去去好几回,她不是装睡就是看书,要不然就是玩游戏,然后拐弯抹角骂燕回泄愤,燕大爷表婶暴躁。

    燕回下午的时候非要去体检,老头就是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一个劲的哄燕回晚几天,他这身体正弱着呢,不能一股脑堆一块啊,好歹选在健康的时候做手术也行啊。

    展小怜完全不发表意见,她身体正虚弱的时候怎么被强行打了孩子?

    体检完了,燕回就把院长给喊过来,让他准备明天的手术,不就十五分钟嘛,眯一下就过去了。

    老头还想跟展小怜谈,奈何龙谷差不多算是二十四小时守在展小怜身边,就算龙谷一时不在,肯定也是挑在燕回在的时候离开,老头根本找不到机会。

    展小怜靠着枕头躺在床上玩游戏,燕回的床就在旁边,这是燕大爷拼着小命趁着龙谷出去的时候自己推过来的,不躺一张床上那挨着躺总可以吧,燕回半个身子在自己床上,半个身子赖在展小怜床上,时不时动手把她往自己旁边拽,非要身体挨着身体才满意,展小怜这身体哪里经得住他一会拖一下一会拖一下啊,只能自己主动往他那边挪,挪到燕大爷满意了他也消停,这样总比他老折腾她身体来的好吧?

    两人头挨着头顶在一起玩游戏机,燕回握着,展小怜手里拼命按着,燕回看的有点心急,不甘示弱的伸手也去按,展小怜“啪”一下打在他手上,吼:“说好了这盘是我玩的!”

    燕大爷大怒:“爷是帮忙!是好心!”

    “谁要你帮忙了?谁要你好心了?”展小怜不领情,盯着屏幕说:“你就是个百战百败的货,你还帮我呢……”

    燕回冷着脸,就跟木偶似的捏着游戏机,半响,生气了,气鼓鼓的往展小怜手里一塞,怒道:“不玩了!”一骨碌翻身把屁股对着展小怜躺自己那边了,一个人生闷气。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理都没理,还把自己身体往自己床中间挪了挪,嘴里说了句:“不玩拉倒,谁理你?”

    燕大爷表示很生气,生半天闷气没人搭理,自己厚颜无耻的翻个身,慢吞吞的又凑过来,伸着脖子看了眼游戏机上的血,嘴里还说呢:“没爷看着死的快吧?爷都说是帮你了……”

    展小怜不理他,燕大爷自己又恬不知耻的伸手帮她捏着游戏机,开始没话找话说:“说好一人一盘的,你怎么老不死啊?一个人玩有意思吗?”

    展小怜不屑:“第一盘是你先玩的,谁让你死的快?”

    龙谷坐在旁边,眼睛看着电脑,眼角的余光往两人那边瞟,这戏码上演了一上午时间,他已经看了三个来回了,每次都是这样,龙谷就纳闷了,燕回是不是觉得这样特别有意思啊?都不嫌累的。

    眼珠子错开,龙谷把目光放到了电脑上,伸手点开一张图片,一份扫描过来某国外护照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证件上照片里的小丫头扎了两个麻花辫,小脸胖乎乎肉嘟嘟的,十分可爱,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大眼睛笑成了小月牙,对着镜头笑的跟花似的,和现在病床上躺着的人有了很大的悬殊,龙谷伸手关了证件画面,在邮件里回了几个字:此份护照已经过十年期限,尽快补办好,最新照片已发送。然后点击,发了出去。

    燕回这一下午就没消停,跟展小怜抢游戏机,中间还接了几个电话,展小怜玩游戏的时候头都没抬,燕回很暴躁,在电话里把人骂的狗血淋头,挂了电话就凑过来看展小怜玩游戏,展小怜停下手,看着死掉的boss,然后把游戏机递给燕回,嘴里说了句:“轮到你了!”然后就往被窝里钻,嘴里说道:“不想玩了。”

    这玩游戏的就是人多扎堆才好玩啊,结果好不容易轮到燕大爷了,展小怜说不想玩了,燕大爷顿时火冒三丈:“不想玩也起来陪着爷,爷都陪你玩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轮到爷你就不想玩了?爷看你是故意打击爷的积极性。”

    展小怜躺着不动,嘴里说了句:“反正你玩也是两分钟就死掉,有什么好看的?”

    燕回大怒:“你给爷起来!”

    也不敢动手扯,就是拉展小怜头发,展小怜被烦死了,只好慢吞吞的翻个身,从被窝里露个脑袋出来,嘴里说了句:“玩呗,我看着呢。”

    燕回对她现在躺着的姿势很不满意,偷看了眼龙谷,然后偷偷摸摸在被窝里转移阵地,把腿挪到展小怜的被窝里,强行把她往自己怀里搂,嘴里还说:“要这样陪着爷看。”

    展小怜的背就靠在他身上,忍不住问了句:“你身上的伤不疼吗?小心发炎感染。”

    燕回的手就从展小怜的胳肢窝下面伸出来拿着游戏机打,一边打一边说:“爷是男人,哪有男人抱着女人的时候嫌疼的?眼睛往哪看呢?看这里……”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的脑袋挪正,然后一边打一边显摆:“爷哪里有马上就死的?爷这不是活的好好的?你别动!你一动爷就看不到,好好的长这么大脑袋干什么?”

    展小怜:“……”回头看燕回的时候,那小脸都歪了:“你才大脑袋,你全家都大脑袋!”

    燕回死活不吭声,挨骂又不会少块肉,玩游戏。

    龙谷扭头就看到燕回那混蛋搂着小怜躺在小怜的被窝,两个人四只眼盯着游戏机看,小怜的头靠侧靠在燕回的肩膀上,燕回一只手拿着游戏机,另一只手费力的绕过小怜按照键盘,展小怜原本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突然伸手拍起来,嘴里嚷道:“死了死了!轮到我了!”

    燕回嘴里嚷着是怪展小怜碍事,手里已经把游戏机递过去,一只手在下面摸摸索索了半天,把一个枕头塞在下面让展小怜坐着,然后两只手搂着她的腰,下巴轻轻顿在展小怜的肩窝上,看她玩。

    龙谷本想开口让两个人分开的,结果看着眼前安静而又和谐的一幕,要说的话被他硬是咽了下去,他默默的扭过头,最终没有开口。

    燕回的体检报告出来,医生是建议让他伤养好以后再手术,燕回抬脚直接把面前桌子上的被子电话什么的全扫到了地上,看着医生说了句:“爷说明天,就必须明天!你看着爷像哪里不好的样?”

    谁敢说他燕大爷不好啊?医生苦逼死了,他哪敢啊?

    手术时间就这样直接订了下来,展小怜当没听到,该干嘛还是干嘛。

    下午的时候燕回自己往车上一躺,就被人推进手术室了,其实这就是个小手术,可这事落在燕大爷头上了,再小的手术那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也得当成天大的事来对待。雷震是跟进了手术室的,就在旁边守着,医生是燕回让院长安排的,里面有几个医生是生面孔,这是随时随地防范于未然,总不能让燕爷在做这种手术的时候被人暗算在手术台上吧?说出去丢人丢大发了。

    老头在手术室外头唉声叹气,不停的跟他身边的中年男人说道:“子归这孩子怎么真的做这手术啊,这孩子可怎么让我放心啊?这以后可怎么办?”

    那真的是十五分钟,一会就过了,虽然外面的人都觉得那时间特别长,燕回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把做手术的那东西的手给爷剁了!”

    守在门外燕回那几个保镖二话没说就冲进了手术室。

    外面的人:“……”

    老头睁大眼睛巍颤颤的站起来看着燕回:“子归,你又要干什么?”

    燕回拍拍躺着的病床,对推着车的雷震说了句:“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雷震赶紧推着车走了。

    展小怜躺在床上看书,总体来说,展小怜的身体不像人家体弱多病那种人的身体,这完全得益于展爸展妈这么多年费心的照顾,再加上养身体的时候心情好,身体不虚,而且展小怜自己也注意,龙谷还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看着她,光着脚在被窝里都不被允许,绝对是做足保暖才行的。

    外头的动静没人跟展小怜说,不过龙谷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以后就跟说手术室有个医生手被人砍了,展小怜把脑袋从书本里抬了一下,然后继续低下头看书,一会功夫燕回来的时候展小怜就问了一句:“你刚刚又干什么坏事?”

    燕回立刻否认:“法治社会,爷怎么可能会干坏事?”还义正言辞的对着展小怜说:“爷是青城的良民,良民从来不做坏事!”

    展小怜怎么觉得这话这么耳熟呢,头也没抬的说了句:“良民不做坏事?那人家医生的手是自己掉的?你以为人家愿意摸你那腌黄瓜?人家那是医生的职业道德,有本事你自己给自己做手术。”

    雷震经验老道的伸手揉了两卫生纸团往耳朵里塞,非礼勿听,他是聋子,什么都听不到。

    龙谷:“……”一口老血就在喉咙口里打转,差点就喷出来了。

    燕回原形毕露,理直气壮的说:“他们也配碰爷?爷没挖他们的眼睛就该感恩戴德了。”

    展小怜淡定的翻了一页书,一边看一边随口说道:“这样啊?你那玩意我也碰过,还碰了好几回了,是不是也要一起剁了我的手?”

    雷震把燕回推到床边,刚把燕回扶到床上准备离开,结果听到展小怜的话以后,直接咳嗽出声,一边把纸团耳朵里塞了又塞一边说道:“我什么都没听到……”

    龙谷当场就石化了,“小,小怜,这话题能不能在二哥不在的时候讨论?”

    展小怜这才抬头,看到龙谷也在,伸手抓了下头发,说:“哦,对不起二哥,我忘了你还在了。”

    龙谷:“……”

    燕回在旁边蹦跶,大怒:“你这女人跟人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着爷说?你那是什么表情?你信不信爷真剁了你的手?”

    展小怜收回鄙视的眼神,继续翻书,嘴里不屑的说道:“我懒的跟你吵架,我二哥还在呢,我要看书了,我得考个高分让我爸高兴高兴,我都让他们操碎了心,好歹也让我爸我妈替我高兴一回。”

    燕回斜着眼睛看展小怜,嘴里嘀咕了一句:“有什么好考的?女人念那么多书干什么……”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关你屁事?我高兴念书。”

    燕回磨磨蹭蹭一个人躺在床上,绷着脸不说话,也不反驳,就在龙谷想着自己要不要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燕回气势汹汹的说了句:“念什么念?女人念书多就水性杨花勾三搭四!”

    ------题外话------

    有二更,美妞们的票哪去了?渣爷抱团,滚来滚去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