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4章 家宴就是欺负人的

第274章 家宴就是欺负人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两人通完电话,双方各自挂了以后,展小怜还是跟着展爸展妈回家了,燕回这边二话不说,谁拦了都拦不住,直接备车出发。燕大爷爱面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身上的那些刀伤也得亏是伤在燕大爷身上的,换个人伤,不定现在啥刀伤反应都出来了,照着燕回这些天不管不顾的折腾,啥毛病折腾不出来啊?

    有钱人的好处就是不管生了啥病,都有本事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生,屁大点的问题马上就能得到解决,穷人可没这条件,小病不治大病拖,拖到最后不行了才去医院,生病花钱谁都知道,这年头没钱谁让你看病?

    燕大爷就是故意折腾的那种,怎么折腾都不怕,到哪身边都会跟着两个提着药箱的医生,要是有什么意外情况,不是还有车上的应急设备吗,抱着燕回这货就算把自己折腾到奄奄一息了也不会挂。

    最近在摆宴的都是龙谷,主要是龙谷觉得大哥和龙宴都没法理智应付现在的状况,大哥一看到小怜就流鼻血,听到小怜的名字从男人嘴里说出来都能炸毛,龙宴是怎么着都见不得小怜被人欺负,两句话不说就跟人打了起来,想来想去龙谷还是决定自己留下,除非万不得已,要不然他暂时不会离开摆宴,没办法,就这么一个妹妹,不疼着护着怎么行?

    展小怜躺在自己久违的床上,滚了好几个滚,嘴里还说:“妈,妈我真是爱死你了,我被子上还有太阳的味道。”

    展妈现在啥事都不想做,就想拉着小怜的手说话,偏偏又不敢说那些话题,展爸看到都无语了,站在门口敲展小怜的房门,顺便跟展妈说了句:“小怜肯定还没吃晚饭,赶紧去做点晚饭,好歹让小怜吃两口不是?”

    展妈不愿意啊,自己的闺女自己跟她多待一会怎么了?不过想想也不能不让闺女吃东西的,不情不愿的站起来去做饭,临走还瞪了展爸一眼,展爸呵呵干笑,展妈刚走他就坐过去接手展妈刚刚的位置:“小怜,想爸爸没有啊?我们家闺女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展小怜拉了被子盖在腿上,笑嘻嘻的伸手搂着展爸的脖子说了句:“当然想了,我都快想死老爸了。”

    展爸终于觉得舒心点了,不算白养她这么大的,总归是自己的闺女,“小怜今天考试考的怎么样?”

    展小怜立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嘴里说了句:“完全没问题,我都有看书的。”

    展爸高兴的点点头,想了想又小心的问了句:“对了小怜,过年真的不打算回家过?你妈还说今年要给你买两件新衣服过年呢。”

    展小怜现在对展妈说的买的新衣服不感兴趣啊,她喜欢的她妈都不喜欢,而且还嫌贵,每次给她买都会唠叨几句,关键是有些领口大的衣服展妈说什么也不买,展小怜现在买衣服都不乐意让展妈买了。

    展爸就跟知道展小怜是怎么想似的,笑眯眯继续说道:“你妈说你喜欢一个牌子,她还特地跟人家要了网址,跟人家网站客服要了份衣服的小册子回来,说让你在上头选……”

    展小怜瞪大眼睛:“啊?”

    展爸说着,还真跑去问展妈小册子在哪了,展妈乐颠颠的跑去房间拿出来,绕过展爸,亲自塞到展小怜手里:“小怜,你看看又那些是你喜欢的?你可以从里头挑两件。”

    展小怜目瞪口呆:“妈,你没生病吧?”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展妈一巴掌拍过去,展小怜醒悟了:“妈,我知道了……我挑!”

    展小怜一边翻一边偷偷跟展爸说:“爸,我妈是不是受到受到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这么民主?我记得去年她还跟我说民主就是强者的忽悠人的工具,像我这种屁孩是没有民主可言的呢,”

    展爸看了眼正在厨房忙活的展妈,嘴里说了句:“今年你妈说了,你赚钱了,你现在比她还有民主权,你赚的比她多……”

    展小怜直接笑出声,笑着笑着,展小怜的眼圈就红了,拿了那小册子挡在脸上,就露出两只蓄满泪的眼睛看着展爸说,眼泪笑着流了出来,嘴里说了句:“爸,我又让你们担心了……”

    展爸没提这话茬,而是伸手摸摸展小怜的头发,推了推那本书,嘴里笑着说道:“赶紧趁你现在有民主权挑你喜欢的衣服,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道下次有没有这机会呢。”

    要吃饭的时候龙谷过来了,之前展爸就给他打过电话,龙谷住在摆大附近的酒店,没什么要紧事一般不会过来,除非展爸展妈打电话喊他,看到展小怜龙谷笑着说了句:“小怜回家了?”

    展小怜对着龙谷龇牙笑,“二哥你来啦?”

    展妈在做饭,展爸和龙谷还有展小怜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话,展爸特地跑房间拿了个小摊子搭在展小怜腿上,又去灌了个热水袋让她抱着,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不暖和,跑去把他跟展妈房间的取暖器给拿出来对着展小怜,就一会功夫,展小怜那小脸通红,龙谷赶紧过去把取暖器拿的远一点。

    谁都没提孩子的事,都是说些展小怜小时候做过的坏事,展爸就跟龙谷说了:“小怜这孩子,你别看她一副乖娃娃的模样,经常做些坏事,你问问她自己小时候做过什么事,我们之前住的镇上,就没有人人家不知道小怜的,小时候她身体虚,一直没敢让她上学,她在家闲的慌,书看腻了就想着出去做点坏事……”

    展小怜哇哇大叫,不让展爸说她小时候做过的坏事,其实也算不上坏事,就是捣蛋了点,反正也没事做,就给自己找点乐子,结果现在展爸拿出来说,展小怜就炸毛了:“爸,爸不带这样的!人家小时候的事你现在拿出来说算什么啊,不许说不许说……”

    这家子其乐融融的气氛看着都好,展小怜从刚才到现在那双大眼睛就没有睁开过,笑的全是小月牙。

    展妈想弄好的给展小怜吃,特别是想炖些汤给展小怜,这速度就慢了,她速度一慢,展小怜跟展爸和龙谷说话的时间就越长,这饭刚刚往桌子上端,门外面的敲门声就跟炸雷似的的“咣咣咣”的响了起来,展小怜隐约听到有人在外头喊了“展小怜”,刚要站起来去开门,龙谷已经站了起来,对她摆摆手:“你坐着别动,我去看看。”

    龙谷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一拉,展小怜果然看到燕回站在门口,脸色也不大好看,阴测测的扫了屋里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展小怜身上,开口就是一句:“你来的时候是怎么跟爷说的?”

    龙谷一手握着门把手,往后退了一步把门拉的更大一些,扭头看着展小怜,“小怜,你没跟燕先生说你要回家来看看?”

    展小怜鼓起小嘴,那小脸蛋顿时圆溜溜的就跟塞了两只鸡蛋似的,湿漉漉黑漆漆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燕回看,嘟着嘴跟燕回说:“人家都给你打过电话了了。”

    燕大爷不管,直接走过去站在她面前,问:“爷就问你,你要来考试的时候是怎么跟爷说的?”

    展小怜垂下眼眸,老老实实的说:“考完试保证立马就回去……”

    燕回指指地面,问:“那现在呢?”

    展小怜没回回答,而是抬起头,伸手拉拉燕回的手,可怜巴巴的说:“来都来了,坐下一起吃饭呗。”

    燕回:“……”然后伸出手指着她说:“爷在生气你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没看出来?”

    展小怜还是抬头看着他,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小气的,我妈做了很多好吃的,吃完了再走不行吗?反正,饭总是要吃的……”

    这两人说话,其他人都不吭,展妈手里还握着锅铲从厨房探头往外看,展爸也是站在沙发边上看着两人,龙谷走过去,当着门外燕回的那帮保镖的面,直接把门给关上了,小怜家可没义务养这一大帮子人。

    燕回还是冷着脸看着展小怜,没继续对着她吼,而是顺着她拉着他的手劲,慢慢的挪过去,在她旁边直接坐了下来。燕大爷的坐姿素来霸气,一个人能占两个人的位置,大腿翘着二郎腿的,一只手绕在展小怜的腰上搂着,另一只手拖着腮,嘴里说了句:“妞,爷跟你说,下不为例。”

    展小怜笑眯眯的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反正一脸都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表情。

    展爸展妈对燕回的态度,那真是随着展小怜来的,展小怜对这人好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也软和些,小怜对这人不好的时候,展爸展妈那绝对是用看仇人看畜生的眼光看燕回的,如今展小怜对燕回和颜悦色的,还有点撒娇的味道,展爸展妈这心里不说滋味,不过闺女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展爸站在原地,然后对着燕回点点头,刚好展妈在厨房对他招手让展爸过去帮忙端菜,展爸抬脚就走了过去。

    龙谷慢慢的走过来,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虽然同样的大腿翘着二郎腿的姿势,不过龙谷做起来那就完全是个优雅的绅士,而燕回就是个大流氓,龙谷的一直胳膊撑在沙发扶手上,他看着燕回走了个手势:“燕先生的时间很多。”

    燕回斜眼看了龙谷一眼,嘴里不客气的说了句:“谁让这女人不省心?”

    展小怜扭头暗自翻了个白眼,嘀咕了句:“我回家怎么不行了……”

    展小怜本来还以为自己就嘀咕一句呢,结果燕大爷听到了,顿时炸毛了:“你还敢说?来的时候你可是说好考完试就回去的!”

    展小怜自动自觉的伸手在嘴上打了个叉,然后说了句:“我错了,我闭嘴。”

    龙谷在对面直笑:“我们家小怜真可爱。”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往怀里搂了搂,嘴里说句:“这女人是爷的,你少给爷摆大哥架势,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展小怜一听,里面坐直身体抬头看着燕回说:“你以为我二哥跟你似的?不定期精虫上脑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看到女人就想上?”

    燕回大怒:“爷什么看到女人就想上了?”

    展小怜“hoho”两声坏笑两声,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燕大爷的那些女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出来的,不是随便的女人。”

    燕回伸手指着展小怜,似乎想动手捏她的脸,结果展小怜防备的姿势挡了半天,燕回的手都是举在半空的,然后展小怜听到他说了句:“爷说了,你要是在爷身边了,爷就乐意只上你……”

    坐在对面的龙谷一顿,然后慢慢抬头看了燕回,又把目光落在展小怜的脸上,展爸正端着一碗排骨汤出来放在桌子,也抬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其他人都没说话,展小怜两只手托着腮,嘴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啊,这样。”

    展妈隐约听到了这么燕回说的那么一句,立马从厨房冲了出来,手里还举着锅铲呢,对着展小怜招招手,绷着脸说了句:“小怜你过来。”

    展小怜从燕回怀里站起来,慢吞吞的走过去:“妈?”

    展妈举着手里的锅铲,对着燕回指了指,没好气的说:“这是什么态度?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敢情我们家小怜被你糟蹋还得感恩戴德?上上上上……上什么上?你找美人丑人上随便你,别往我们家小怜头上套,我们家小怜是什么?她是见不得光的还是怎么着?还在你身边……你乐意了小怜就乐意?再说了,就算你们结婚了,这哪天小怜要是有个什么事出个什么差不在你身边了,你就得光明正大去找女人?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家小怜不是被你这么糟蹋的!”

    展小怜瞪大眼睛,立刻伸出胳膊抱着展妈,然后竖起大拇指对着展妈晃了晃:“妈,我爱死你了!”

    燕回坐在沙发上斜眼看着那母女俩,眼神凶狠表情阴险,不过憋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本来斜视的眼珠子慢慢的转到了正前方,等于看也不看那对母女了,一言不发。

    展妈:“……”

    展小怜看着展妈的表情,觉得自己从她妈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失去对手的失落感,本来满肚子话准备好要跟这家伙辩论保护闺女的,结果人家不跟她吵。

    展爸张着嘴眨了两下眼睛,赶紧站起来嘴里说了句:“那个饭好了,吃饭!吃饭!来来来,小怜小怜,喊你二哥和燕先生过来吃饭,家常便饭,大家将就一下。”

    展小怜抱着展妈的胳膊往厨房拉:“妈,你刚刚给我说烧了什么汤的?我想尝尝……”

    展妈被展小怜推到厨房,展小怜跑出来喊龙谷吃饭:“二哥,过来吃饭。”又看了眼燕回,嘴里跟着又喊了句:“燕回,你吃过没?没吃过再过来尝尝……”

    结果,燕回赌气似的回了句:“不吃。”

    这话说的也不知道是吃过还是没吃过,反正展小怜没闹明白,抬头看天想了下,默认为吃过了,自己首先跑到桌子边,乐滋滋的自语了一句:“哇,这么多好吃的!爸,二哥,我先尝一口了!”

    展爸跟龙谷都坐过去吃饭了,燕大爷一个人被晾在沙发上,脸都绿了,转个身就坐在沙发上盯着展小怜看,那眼珠子就跟被定格住似的,就跟刀片似的往展小怜身上飞。

    展小怜就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是坐在燕回对面的,抬头从龙谷咯吱窝下面看到燕大爷那只充满怨气的脸,展小怜咬着筷子想了下,意思意思的又喊了一句:“过来尝尝味道,挺好吃的,是你家那些小妖精做不出来的家常菜。”

    然后,展爸展妈跟龙谷就看到那神经病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站起来,眼睛移到头顶了走了过来,大刺刺的走到了展小怜身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嘴里还说:“吃你的,就你最啰嗦。”

    龙谷翻了个白眼,这人就是贱的,绝对的。

    展小怜就当没听到,把小碗往自己面前拉了拉,笑嘻嘻的跟展爸说话:“爸,过年的时候我会你打电话的,你跟我妈在家看小品笑的声音不要太响哈,会有人来投诉的。”

    展爸伸手把一看五花肉夹到展小怜的碗里,嘴里说了句:“要是太累就不要打电话了,我跟你妈没事,今年你刘叔叔家要到我们家做客,还是很热闹的。”

    展小怜夹起五花肉就咬了一口,抱着小碗一边吃一边问:“哦,刘叔叔过来啊,那爸你得好好招待人家刘叔叔,我妈能调到摆宴来还是人刘叔叔帮的忙呢。”

    这边展小怜跟展爸说话,龙谷低头吃东西不插话,燕大爷就一脸黑的坐着,腰杆笔直,坐了老半天展小怜没理他,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半响,他伸出手指头,把自己面前的碗往展小怜的胳膊肘旁边推,展小怜就觉得胳膊肘的地方又东西膈着自己,腾出一手直接把那只碗往燕回面前顺手一推,嘴里还说呢:“你一个人占多大地方啊?往你自己面前拿去。”

    燕大爷的脸更黑了,啥东西都不吃,眼珠子就盯着展爸夹给展小怜的菜,胸脯一起一伏,一看就很不高兴,可展小怜不理他燕大爷没办法,展妈都从厨房出来坐下吃饭了,燕回才勉勉强强拿筷子,然后一筷子伸到展妈最后炒的一盘青色的辣椒里,呼啦夹了一筷子,往展小怜碗里一放,恶狠狠的说了句:“吃!”

    展小怜看着自己碗里被青椒盖住的五花肉,又看看燕回,然后拿起小碗,把燕回刚刚夹给她的青椒一股脑都拨到了燕回的碗里,一边拨一边说:“我不吃青椒,我要吃五花肉,要吃你自己吃,别给我……”

    展小怜拨过去的青椒还夹杂着她碗里的米粒子,又有调料的颜色,喜欢的人会觉得味道很好,这不喜欢的人看着那些油露露灰乎乎的汤汁,绝对会觉得恶心,燕大爷一口都吃不下。

    展小怜把青椒拨过去以后,就一边扒饭一边斜眼看着燕回,结果燕大爷的眼睛瞪的特别大,盯着碗就没移开过眼珠子。展小怜伸手推推他,幸灾乐祸的说:“吃啊,你怎么不吃啊?吃呗……”说着,展小怜伸手夹了一块五花肉给展小怜,嘴里说了句:“我最喜欢我妈做的五花肉,你尝尝。”

    燕大爷的眼都直了,忍不住吼了句:“这玩意能吃嘛?”

    展小怜立马跟展妈告状:“哦哦,妈,人家说你做的五花肉有毒。”

    燕回大怒:“爷什么时候说有毒了?”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反驳:“没有毒好好的肉怎么就不能吃了?”

    展妈本来就不待见燕回,一听展小怜的话,伸手拿过燕回面前的碗就要往垃圾桶倒,燕回一把抢了回来:“老太婆,别碰爷的东西!”

    展妈白了他一眼坐下来,嘴里霸气的说了句:“我们家的规矩,上桌的都要吃饭,不吃饭的就不要坐到桌上,你吃不吃?”

    展小怜一边吃一边看热闹,展爸给她夹什么她都吃,主要是展小怜喜欢吃什么展爸都知道,肯定是一夹一个准。燕大爷就苦逼了,他什么都不吃,能把他面前那只碗里那些他勉强称之为食物的东西吃下去就不错了。

    饭后,展小怜捧着圆滚滚的肚子满意的说:“妈,我爱死你了,我吃的快撑死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展小怜旁边坐着的那坨全身上下散发出幽怨气息的燕大爷。

    吃完饭,燕大爷是说什么都不要展家多待了,他自己要走,还要必须带着展小怜走,不走不行。

    龙谷看着燕回那模样,觉得这小子总算聪明了,八成是有人跟他说过,小怜的父母不能得罪,所以这次的燕回跟上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次的比进步了一丢丢,上次的跟展爸展妈对着吵,这次是不管展爸展妈说什么,他都死活不吭声,就算是要带小怜走,也是跟小怜吵,坚决不搭展妈的话。

    展小怜一看这货的模样就知道今天肯定是要走的,不走这二百五闹腾一晚上不得安宁。

    ------题外话------

    渣爷通知:无意跟随的美妞自行来去,不必留言告知,其他注意事项见此文入V第一章题外话。

    困了,渣爷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