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6章 原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被捆床上,怎么扭都没办法挣脱,燕回拍拍手,伸手脱了外套,嘴里说了句:“你今天给爷乖乖躺床上!”

    “你赶紧给我松开!”展小怜头顶都冒烟了,气的直哆嗦:“燕回!”

    燕回当没听到,起身出去洗澡,一会功夫洗完了走出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往床边一坐,伸手拍拍展小怜的胸,问:“跟爷说乖乖呆着爷就给你松开。”

    展小怜对着他就骂:“乖你妹!你赶紧给我松开!”

    燕大爷伸手把毛巾扔给站在门边的美人,那美人小心翼翼的偷眼看了展小怜一眼,胆战心惊的过来给燕回擦头发上的水,燕回揉桌子展小怜的胸,说道:“你跟爷说不回家了爷就给你松开。”

    展小怜深呼吸一口气,点头:“行!”

    她答这么干脆,燕回压根不敢信,这女人就是个疯子,不定这边松绑了那边就跑了,“爷怎么觉得不敢信呢?”

    展小怜游动,差点滚到地上去,燕回扑过去一把把她拉回来,“你能不能被滚?摔下去别说爷故意的!”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展小怜大怒:“我都说行了你不信,那你想怎么样?”

    燕回摸下巴想了下,嘴里说了句:“你这女人爷还真不放心……”然后燕回一击掌,说:“这样,为了防止你在家里闷坏了,爷带你出去遛遛……”

    展小怜一听嗷嗷叫:“遛你妹!你以为我是狗啊?”

    燕回凑过去,脸悬在展小怜上空,说:“爷倒希望你是狗,不过你这女人不省心,爷瞅着你就是只母狮子……”

    “燕回!你给我等着!”展小怜扭动,扭动,燕大爷说完话,那美人也替他擦完了头发,燕回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拉过来,直接扛到了肩膀上:“果然还是带着比较保险!”

    展小怜被他抗在肩膀上,气个半死:“你把我放下来……”

    结果,展小怜直接被燕回抗到了车上,燕回自己跟着坐了进去,伸手把倒在车上的展小怜扶起来,展小怜把手送到燕回面前,说:“你给我松开!我都到车上了你还绑着我干什么?你赶紧给我松开!”

    燕回伸手把她搂到怀里:“等到了目的地再说,你现在乖乖不闹腾,这又不影响你干什么……”

    展小怜直喘粗气,这人就是个变态,绝对的变态,谁跟这东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西在一块谁会被逼疯,她把手送到燕回面前,愤怒的说:“燕回!你到底给不给我解开绳子?”

    燕回斜眼看她:“爷给你松开可以,不过你得保证别跟爷闹腾!”

    展小怜直接吼了出来:“到底是谁闹腾的?还不是你自己跟神经病似的找茬?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就算了,连饭都不让吃!”

    燕大爷大怒:“你还敢说?!爷就问你喜欢什么,房子你不喜欢你跟爷说你喜欢什么也不行?你这女人就是不识好歹!你以后少跟爷提你那些野男人,爷跟你说,别以为就这么算了,等着爷弄死他们!”

    展小怜抬手对着他就打了过去:“你还嫌你做的坏事少?”

    燕回脚一抬,撑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强行搂着展小怜的肩膀,邪笑着说:“哟,妞这是又开始心疼你的野男人了?”

    展小怜睁着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半响,她说道:“燕回,这就是我们永远都不能真正相处的地方,因为你肆无忌惮对他们的伤害,所以我心里会一直对你口中说的‘我的野男人’抱有亏欠之心,你对他们伤害的越深,我对他们的亏钱就会越多,对你的厌恶就会越浓。你每提一次,这个伤口就溃烂的越深,深到我重新想到你做的那些缺德事的痛恨心情……”

    燕回猛的捏住她的下巴:“展小怜!”

    展小怜垂下眼眸,声音低缓的说:“木头哥哥的腿,边痕的伤,我会一直记得,他们的现状越悲惨,我的心里就会越内疚。燕回,”她扭头看向燕回,说:“如果,你还想跟我和平相处到年后,就不要一次又一次提你曾经的丰功伟绩,这只会让我重新回到当时的场景,时刻提醒我你做过的那些坏事,加重我对你的恨和厌恶!”

    燕回搂着展小怜的肩膀的手蓦地加重力气,突然吼了一句:“停车!”

    车轮摩擦着地面,司机急忙把车停在路边,雷震跟司机两人都锁头当龟孙子,一句话都不敢吭,燕回阴着脸,嘴里吐出三个字:“滚下去!”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被捆着的手伸出去拧车门,推开车门,直接移到车门边,把腿伸出去着地,整个人站在了地上,往旁边蹦了两步,伸手把车门撞上。

    车门一关,车直接开了出去。

    车里车外温差很大,展小怜上车的以后外套还被脱了,下车的时候就算想也没办法穿,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手脚自由,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往地上一坐,省的自己一不小心摔跤,然后张嘴咬手腕上的绳子。

    绳子看起来很简单,但是想解开真不容易,她低头咬了半天,牙都咬扯疼了也没把绳子扯开,左右看了看,挪着腿往公路旁边的水泥边缘上挪过去,抬手对着一段水泥磨绳子,绳子用的少,中间的间隙自然也短,几下磨下来,两个手腕的地方就磨破了。

    路上有来往的车,有司机减速想问问什么情况,又怕碰到敲诈啥的,接连几辆都开走了。

    展小怜磨的额头都是汗,偏偏身上还冷的要死,接连打了几个喷嚏,终于有辆银白色的私家车停了下来,后座上下来给年轻男人,试探着问了句:“小姐?你没事吧?”

    展小怜的手腕磨的新血淋淋的,她坐在地上仰头,举起手腕问那人:“帅哥,你有刀吗?能帮我把这个割开吗?”

    那年轻人这才发现原来展小怜坐在地上是为了弄开手腕上绑着的绳子,那人赶紧跑过去问了一圈,车上又下来两个人,还是司机的钥匙链上串了只指甲刀,一下一下帮展小怜把手脚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上捆着的绳子给剪开了,那三人看着展小怜的样子就问怎么回事,展小怜手脚一得了自由就高兴了,摇摇头说:“没事,也没遇到坏人,你们去哪?能捎我一程不能?”

    司机的家是住在这附近,三人打算去青城会朋友,本来有个人打算报警的,结果展小怜说什么也不让报警,坚持说自己没事,只让这三人帮忙捎段路。展小怜一坐到车里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外面真的太冷了,她这全身直哆嗦,绝对是要感冒生病的,展小怜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坐在后排的一个年轻问司机:“哥,车上有多余的衣服没?这姑娘冻坏了。”

    司机停车,从后车盖里掏出见旧的男式棉大衣,“有件脏的,这个一般车在外面坏了修车的时候会用上,用过两次,你要是不嫌脏,就先将就穿一下。”

    展小怜点点头,“谢谢你,总比没有强……”

    展小怜裹在棉大衣里面,倒没有流鼻涕,就是头有点重,一看就是受了凉,她自己伸手试了试脑门,然后扭头看着窗外,伸出手指在窗玻璃上擦了擦,看着外面的天说了句:“这天……要下雪吧。”

    坐在她旁边的年轻人接口说了句:“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不知道准不准,看样子是要下雪的。”

    展小怜没接话,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车疾驰行驶在路上,雷震透过后视镜看了眼燕回的脸色,忍不住说了句:“爷,展小姐那身子可不能再受凉。”

    燕回气急败坏的吼了句:“那贱人自找的!一不高兴就跟爷作……还真以为爷离了她就不行了!爷就不信了……”

    司机不敢吭,展小姐下车以后车速就没敢开快,本来是胆战心惊的,结果燕爷一直没说,司机倒是放下心了,照着这架势,燕爷八成会后悔。

    雷震不接燕回的话,而是看着窗外又说了句:“这天怕是快下雪了,昨晚上电视上说今天最低温度有零下一度……”

    燕回一直冷着脸,雷震说这话的时候他搁在椅背上的手动了动。

    雷震叹口气,感慨的说了句:“这天可真是奇怪了,昨天穿个外套就行,今天得穿羽绒服……”

    燕回突然抬脚对着司机的方向踹了一脚:“停车!”

    司机急刹车,车当即就停了下来,雷震赶紧做了个手势,“掉头!”

    车掉头,司机一踩油门,车疾驰往回奔去。六七分钟后,车到展小怜刚刚下车的地方,燕回踹开车门就下车,结果周围附近都没看到人,就发现绑她手脚的绳子被扔在地上,还有一处血迹斑斑的水泥地,燕回弯腰捡起那布条,伸手扔在地上,抬头看了下周围,直接走回车里,嘴里说道:“找人!”

    雷震跟着燕回身后,“爷不用担心,展小姐那么聪明肯定不会有事的,应该是拦到车了……”

    燕回往车上一坐,邪笑道:“担心?爷有什么好担心的?那疯女人不可能把自己弄丢,这世上所有人的人都能丢,就她不可能,除非她脑子被门挤坏了。给管公路家伙打个电话,这条路上的车,挨辆检查。”

    展小怜这脑袋是越来越热,半眯着眼看着外头,睡她肯定是不会睡,虽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是好心人帮忙,她总不能给人家添更多的麻烦,麻烦人也是要看对象的。

    车快到青城市里的时候突然被人拦了下来,司机一边减速一边嘀咕了一句:“这里什么时候设了关卡?”

    旁边的人随口接了句:“昨天来的时候还没有,临时的吧?”

    展小怜旁边的那人也开口说道:“这年底了要捞钱了吧?现在不都这样?”

    展小怜的脸贴在车玻璃上,看着外头说了句:“是吧,年底了呢。”

    司机把车开过去,车顺着交警的手势停下,展小怜贴着车玻璃的地方有人敲了敲,展小怜把头从车玻璃上拿开,车门立刻被人拉开,一只手直接从外面伸了进来,一把抓住展小怜的胳膊,直接把她车上拽了下来,后座上那年轻人刚要出声,就被同车的司机喊住:“你别吭!这架势看着不对啊,有点大手笔了……”

    燕回拉着展小怜就把她塞到车里,跟着就扒了她身上那件外套,从车窗外直接塞了出去,跟着又摇上了车窗,伸手一捏展小怜的下巴,转向自己:“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慢慢的垂下眼帘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雷震从后视镜里看了展小怜一眼,总觉得脸色不对,“爷,展小姐是不是发烧了?”

    燕回看了展小怜一眼,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也试不出来,反正就觉得是热的,“去医院,这女人就是有病,就是想折腾死爷……”然后捏着展小怜的脸摇:“你说你说求爷一句会死是不是?男人的车也能随便上?那几个东西要是有心,你还有命?”

    展小怜闭着眼睛一言不发,明明是醒着的,可是不想睁开眼睛,她就觉得,这天色就跟她的心情似的,苍白无力凉如水。

    燕回抬脚对着司机的座位踢了一下:“快点!去医院!”然后伸手拍展小怜的脸:“你别跟爷装死!说话!展小怜,别装死,说话,说一个字也行。”

    展小怜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燕回一眼,重新闭上眼睛,嘴里说道:“燕回,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说话算话说到做到,饶了我呢?”

    燕回一顿,脸色也跟着愣了下来,随即邪笑道:“妞,爷哪不像男人?爷就跟你说了,你不喜欢什么你跟爷说,爷给你喜欢的不就行了?吵个架至于说的这么狠?”

    展小怜闭着眼睛,轻声说道:“燕回,我受够了你的反复无常,我受够了的你的随心所欲,我受够了这样累的相处方式……我不想失去更多的东西,我们俩回归原点吧,你当回你的燕回,我做回我的展小怜,各自活自己的,不好吗?”

    燕回搂着她往自己怀里揽,嘴里说道:“妞,不就吵个架吗,又不是没吵过,大不了爷以后不提你不喜欢的就是了,至于上纲上线的吗?”

    展小怜闭着眼睛说:“燕回,我不会爱你的,永远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