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7章 死皮赖脸缠死你

第277章 死皮赖脸缠死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没有看燕回的脸色,她始终闭着眼睛,说完整个人便再次陷入沉默。

    燕回从刚刚开始就以同一个不变的姿势搂着她的肩膀没有动,车里的沉默的气氛几乎到了压抑的地步,半响,燕回的声音响起,安静的背景清晰的吞字,带着略显嘲讽的语调和态度,他说:“爱?爷早就说过,别跟爷提什么爱不爱的,爷不稀罕,爱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钱使?来,跟爷笑一个,爷以后不跟你吵架总行了吧?你这女人别什么事都当真行不行?不就吵个架嘛,怎么就这样了呢?”

    展小怜没有出声,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燕回伸手在她的脑门上试一下热度,这会是觉得跟自己的头上的温度不一样了,这温差有点大呀,明显就试了出来,雷震一见,跟着就说了句:“爷,马上就到医院了!”

    燕回手试完温度,托起展小怜的脸,笨手笨脚的抱着她的脑袋直接贴在自己的额头试了试,嘴里还挺在行的说:“这女人就是病鸭子,肯定是发烧了!”

    车到青城医院,燕回用她的衣服把她裹住,直接从车上拖了下来,抱起来往医院里送,医生一量温度,“四十度,赶紧先退烧……”

    展小怜的身体就是这样,受凉发烧的时间就是挨着的,立竿见影,换句话说她就不能受凉,一受凉必然感冒,这是她大一点了抵抗力也好一点了,这要换小时候肯定是直接急救了。

    燕回抱着胳膊坐在旁边,看着医生给展小怜打针喂药,绷着脸一句话不说。

    展小怜的脸蛋烧的通红,闭着眼睛任由医生折腾,就跟睡着似的,到底有没有睡着也没人知道,反正就是不动不说话,高烧的人迷糊了,说的就是展小怜这样的。

    燕回站起来在病房走了一个来回,然后抓着医生问:“这女人会不会死?”

    医生一愣,这话谁敢说,只是安抚的开口:“展小姐如果能顺利退烧不会有事,展小姐在我们医院有病历,她的身体是体弱多病的身体,稍微不注意就会生病,这个得注意……”

    人展小怜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就是活生生被冻出病的,燕回往病床边一坐,看着展小怜烧的红扑扑的小脸,嘴里说道:“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多事?一大早的非得惹爷生气,你跟爷说句软话会死?非得让爷生气,这就是你自找的!”说完了,燕回又换个语调开口:“你赶紧好了,好了爷就跟你和好,你也别跟爷作,爷早就跟你说了,你喜欢什么你跟爷说,你不喜欢也跟爷说,顶多爷以后不说你不喜欢的话题,至于这样吗?”

    燕回拿起她另一只没有打点滴的水,看着上面包着的纱布,嘴里说道:“你这疯女人就是这样,宁肯把你这猪蹄子给弄的伤痕累累的,也不乐意跟爷说句好听话,这不是自找的是什么?”

    这人就跟在唱独角戏似的,展小怜压根没反应,他自己就自说自话,“妞,以后别跟爷说那些有的没的,爷不听那一套。再说了,这世上恨爷死的人多了去,多一个少一个的爷没所谓……”

    燕回一个人说了半天,等雷震调配的人过来以后,他抬脚走了,调配过来的都是女人,就是为了方便照顾展小怜的。

    等展小怜退烧睁眼,这都下午两三点钟了,她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饿死了,给我弄点吃的。”

    早上光顾着跟燕回生气,压根没吃几口饭,中午是在昏睡中度过的,压根没沾到饭边,不饿才怪,她饿急了,什么都想吃,结果医生特地关照,只能吃点粥什么的,大油大荤的东西不让吃,展小怜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的昏暗无光,连肉都不让吃了。

    就算喝粥,展小怜也喝了两大碗,她喝第二碗的时候燕回晃了进来,展小怜只顾埋头吃东西,吃完了放下碗,捧着肚子满足的说了句:“饱了,收了吧。”

    然后磨磨蹭蹭的往被窝里缩,躺在被窝里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燕回有种自己被人漠视的感觉,那“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妞都没看他一眼的。

    燕回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拉拉展小怜的耳垂:“妞,还生气呢?”

    展小怜闭着眼睛睡觉,当什么都没听到,燕回不依不饶的又扯了扯,“展小怜,爷知道你没睡着,刚刚躺下的人,就算是猪也得有过睡着的过程。多大的事,爷又没杀人放火,有必要跟爷生这么大的气?要是因为早上的事,爷道歉,你别跟爷生气行不行?”

    展小怜还是不吭声,始终闭着眼睛。

    燕回说了半天她半点回应都没有,燕回继续说:“展小怜,你赶紧给爷睁眼,爷都道歉了,不能得寸进尺,要不然爷生气了。你都生病了,再生气会短寿,你这要是死了,你爹妈不得伤心死?展小怜!展小怜你给爷睁开眼睛,跟爷说句话。”

    不吭声就是不吭声,实在是懒的理这个二皮脸神经病,展小怜真心觉得自己受够了,她是真的受够了,随便一个男人都比他正常,她不想陪着一个神经病,她还不想这样被人折腾死,谁知道哪天他又犯病了?他犯病的时候根本就想不到别的,只顾着自己的发泄高兴,哪个正常人受得了这样的神经病?

    燕回没等来展小怜的半点反应,他俯身,低头,伸手把展小怜的脸挪正,直接凑到她的唇边,堵住她的唇,直堵的展小怜呼吸不畅气息不稳,想寻求更多的呼吸,就只能循着本能张开嘴,燕回啃着她的唇就是一番蹂躏,半响抬头看着展小怜睁开的眼睛,说:“爷就知道你没睡着,还跟爷装是不是?”

    展小怜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翻个身,侧躺在床,依然没有开口。

    燕回伸手把她掰的仰面朝天的躺着,重点重申:“妞,你听到爷的话没?爷都道歉了,你得跟爷表示一下!”

    展小怜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还是不开口,燕回开始烦躁:“赶紧了,你跟爷说你不生气了,和好了,快点!”

    展小怜看着天花板的燕回慢慢的闭上,燕回没听到想听的话,伸手就来扒展小怜的眼睛,嘴里还说道:“妞,爷跟你说话呢,你赶紧跟爷说你不生气了,你不是说过年不生气?那你跟爷和好,和好了爷不惹你了还不行?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展小怜被迫睁开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燕回,声音有气无力的开口:“燕回,你不累吗?”

    燕回凑到她面前,“爷累什么?累也是你这女人累,都是你在作,你不累谁累?”

    展小怜叹口气,再次闭上了眼睛,燕回伸手摇了摇她:“喂?妞,你别给爷装深沉,你当爷不知道?你现在就是死抓着不放想找爷的茬是不是?爷跟你说,你肯定走不了的,别想着回家找这个找那个了。就这么点事,怎么就抓着爷不放了?”

    展小怜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燕回压根就没想放过她,再次把她摇的睁开眼睛:“你给爷说话!”展小怜盯着他看,燕回一点都不心虚,“你跟爷说不生气了,和好了,养好了就会乖乖跟爷回家……”

    展小怜点点头,干巴巴的说:“不生气了,和好了,养好了就回家,我说了,你饶了我行不行?”

    燕回满意了,凑到她面前,在她嘴上亲了一口,“早说不就没事了?你这女人就是麻烦。”

    展小怜躺着没动,只是慢吞吞的再次翻个身,睡了。

    医生过来检查,一量展小怜的温度,说降了点,退烧药还得继续吃,燕回把医生喊到门口,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问:“这女人烧的脸都红了,她会不会被烧笨点?”

    医生一愣,这是什么话啊,赶紧摆摆手:“展小姐是成年人,正常情况下,只要没有其他疾病带起,这种几率还是很小的,燕爷您就放心吧。”

    燕回听了,一脸遗憾的说:“烧的那么厉害,怎么就不能烧的笨一点呢?”

    医生:“……”

    等到天都黑了,展小怜自我感觉好了一点,脑袋还有点重,不过没有那么难受了,自己走路去厕所的时候不会摔跤,医生一说温度降了,燕回就要带着她回去,医生是不建议她现在就回去的,万一夜里再烧就麻烦了,最好是住一晚上观察一下,结果燕回说什么也要带着她回去,医生就不明白了,就住一晚上,有什么事也能很快解决,怎么就不行呢?

    展小怜没啥反应,燕回怎么安排都行,驱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别墅,展小怜干什么情绪都不高,整个人焉呆呆的,吃药什么的还是往嘴里嚼着吃,让周围的美人们十分佩服,有几种药苦的要死,她怎么就喜欢干嚼呢?

    燕回当龟孙子,那是真的龟孙子,就差蹲地上摇头摆尾装小狗了,展小怜一病他就没脾气,雷震这是全程看在眼里了,他就不明白了,哪次都要搞得两人遍体鳞伤的才罢休,何苦呢?本来高高兴兴说展小姐留下来过年,燕爷心情也好的,结果就一早上,啥都变了。

    一个死不吭声,一个都成话痨了,两人往一块凑特别有喜感,雷震看着眼疼,干脆不看了,安排人守好以后就往边上躲,他还不想当炮灰,实在是有时候燕爷那脑子欠调教。

    展小怜吃完药就躺床上,闭眼睡觉,到底有没有睡着没人知道,反正她是躺在床上的。燕回在她床周围团团转,时不时往展小怜旁边一坐没话找话:“哎,妞,你就说句话都不行?你在医院可是答应好的,回家了就不生气的,就和好了,你这不是说话不算话?”

    展小怜动了动身体,躺在原地翻了个身,背对燕回躺着。

    燕回麻溜的绕到床的另一边,往床上一躺,压着被子跟展小怜面对面躺着,看着她的脸说:“妞,爷跟你说,你要再这样爷就不跟你和好了,爷跟你说真的,你最好给爷识相点……哎,你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说话不算话是不是?”

    展小怜忍无可忍的睁开眼,睁眼就看到燕回的脸凑在自己面前,她忍不住开口:“你能不能消停点?能不能让我睡一会?我刚吃完药,那药有安眠作用,我本来都睡着了,你一直这样吵,我头都快被你吵的疼死了!”

    展小怜一开口,燕大爷就得瑟了:“你早跟爷说不就行了?你还敢怪在爷头上?你睡不着说明你不困,要不然怎么就睡不着?……”

    展小怜咬着牙一骨碌坐起来,看着他说:“要么你出去,要么我出去。”

    燕回听了,伸手轻轻一推,展小怜直接倒在枕头上,燕回自己慢吞吞的爬起来,嘴里说了句:“爷怎么就不被待见呢?爷出去还不行?睡睡,睡死你算了……”

    燕回出去了,展小怜的耳根子终于清静下来,药性的作用,没一会功夫就睡着了,燕回再进来就发现这女人是真睡着了,眉头拧着,他一摸,眼角还摸出泪了,燕回伸手把手指送到唇边,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还是咸的。

    感冒养了有一周才好转,展小怜从生病好了情绪就没高涨过,干什么都无精打采的,要说最积极的事,那就是复习考研的时候,这个积极还是相对而言的,

    之前展小怜有跟燕回说过,她小时候过年她爸都会买很多烟花,在过年期间放给她看,结果燕回也让人卖了一大堆,还是那种粗的细的全都有的,那就不像是买回家放的燕回,根本就是批发准备出去卖的。展小怜兴致真不高,就连吃东西的兴致都没了,燕回观察了好一会,突然有天中午冷不丁的问了句:“妞,你是不是也有忧郁症?”

    燕大爷都决定了,要是忧郁症绝对不治,就这样让她病着,又乖又听话,多好,省的治好了作死人。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啥话没说,低头吃了两口饭就走了。

    鉴于展小怜对燕回的冷淡,燕回突然觉得忧郁症也不好,这哪里是乖乖轻轻的,这妞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存在,凭什么呀,当天下午就弄了个心理医生过来,结果心理医生直接被展小怜骂走了,“你哪里来的野郎中?哪只眼看出我忧郁症?燕回那变态心理都扭曲了你怎么不去给治治?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你再不滚出去我就让人割了你的舌头看你还怎么骗人……”

    展小怜正在复习考研的课本,这倒霉医生去的也不说时候,展小怜学习进入状态的时候绝对不能打扰的,因为效率高,所以她毕竟投入,结果被人给打断了最佳状态,直接把那医生给吓唬跑了,说要割人家的舌头。

    燕回一听,这疯女人就是都知道割人家舌头了,哪里有什么毛病啊,忧郁症不应该是哭哭啼啼看啥都不高兴吗?哪有兴致割人家舌头和骂人?应该怨天尤人才对吧,燕回半是惆怅半是遗憾的围着展小怜转了几天,觉得应该是自己盼着这妞得忧郁症期望太高的缘故,其实她比好人还好。这妞除了不搭理他,对其他东西没啥兴趣外,对那几本破书不是挺关注的吗?

    燕大爷对这一阵别墅里的氛围很不满意,这妞现在就跟个小木偶似的,明明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跟他在一块的时候就是有本事不搭理他,哪怕燕回把她嘴巴都啃肿了,展小怜也能一声不吭,这让燕大爷表示十分不满,都说和好了,都说跟以前一样,怎么还是不理人呢?

    展小怜盘腿坐在沙发上,手托腮神情恹恹的看电视,明明是放的一个搞笑电影,结果展小怜看的时候眼神都是直的,其实就是完全没有看进眼里,外表看着像是在看电视,实际上她眼神已经穿过了电视不知道看什么了。

    燕回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搂,嘴里还说呢:“妞,你都成斗鸡眼了,这不是浪费爷的电费吗?”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直接把她放倒在自己腿上,低头对着她的嘴就啃了过去,一只手就往展小怜的衣服里钻,展小怜开始没动,燕回的手再往里摸的时候她伸手按住,总算说了一个字:“凉。”

    燕回伸手把她往自己身上拢了拢:“妞,爷跟你说,都快过年了,高兴一点行不行?爷这一阵又没惹你生气,整天板着脸,你看看爷那些美人也是愁眉苦脸的,都是被你吓的……”

    展小怜被燕回强行按着不能动,半响她开口:“燕回……”

    燕回直接低头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什么闹心话,半响抬头看着她说了句:“要是惹爷不高兴的话你就别说。”

    展小怜试了几次想爬起来,结果燕回按着她不松手,展小怜只好躺在他腿上说:“燕回,我想去厕所,你能让我起来吗?”

    燕回:“……”

    让开身让她站起来,展小怜慢吞吞的进了卫生间,伸手关上门,坐在马桶上,展小怜托腮看着外头,眼睛盯着卫生间门下方的空隙发呆,直到燕回在外面砸门她才想起来自己呆的有点久了。

    出去以后燕回就全身上下往她身上瞄,然后问:“妞,你在里面干嘛了?”

    展小怜随口答了句:“拉屎。”

    燕回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搂着展小怜的肩膀,一边往沙发上带一边说:“妞,爷跟你说,你这感冒都好了,爷都道歉好几天了,和平相处行不行?你说你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出来,这好人也给憋疯了是不是?爷这是为你好省的你跟当初爷那妹子似的,弄个忧郁症出来是不是?忧郁症就得多说话,说着说着就没了……”

    展小怜真心服了,谁告诉他忧郁症多说话就没了的?再说了,她是懒的理他,她哪里像是得忧郁症的样子了?展小怜啥话不吭,直接往沙发上一坐,拿起遥控器开始换台。

    燕回就跟个话痨似的跟着展小怜坐下,叽里呱啦的跟她说话:“妞,你这什么态度?爷这是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你得搭理一句,这是礼貌,是礼貌!”

    展小怜托腮看着电视画面,手里的遥控器不停的按着,从一按倒几百的换,就是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半响,她还是那个手势的托腮开口道:“这么长时间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俩不吵架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要说话,不要见面,不要有交集……”

    燕回邪笑,伸手搂着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一拉,“你想的美,爷就是死了也的拉着你,你等着,要是突然有一“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天有人去杀你了,记得不要躲不要藏,乖乖的让人家扎你刀子,那肯定是爷临死的时候派过去的。爷以后就知道了,你说的话,爷就当是只小母鸡在‘咯咯叫’就行,要是真听你说话了,爷有十条命也被你气死了。来来来,你现在有什么话一起说出来,好的坏的一起说,爷就不信了你还有多少词,你一次说完拉倒,省的以后又拿出来说惹爷生气。”

    展小怜忍不住妞头瞪了他一眼,燕回继续邪笑,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凑过去就啃了一大口,“你说不说?”

    展小怜慢吞吞的回过头看着电视,半响才说了句:“我没什么好说的。”

    燕回就跟逮到把柄似的看着他嚷:“妞,这可是你说的,爷给你机会你不说,以后可别跟爷说些有的没的了!”

    展小怜又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又不说话了。

    这妞好好的老是不说话,燕大爷表示很郁闷,不过这不说话好歹是一时的,之后一阵子燕回每天就跟话痨似的跟展小怜后面叽歪,因为要过年的关系,燕回压根就不往外跑,这几天外面还下雪,路也不好走,燕回就更不乐意出去了,展小怜觉得自己有种要比这人逼疯的趋势。

    展小怜开始不说话,每天就看书,燕回就坐在她旁边,不打扰,展小怜翻书他也翻书,虽然那书上的内容燕大爷一个都看不懂,勉强能认得上面的汉字就不错了,不过人燕大爷看的特别认真,展小怜只要放下笔他就开始说话,反正说来说去就那几句话,逼急了展小怜也会对着燕回吼两句,展小怜一开口燕回就得瑟,觉得自己本事大,总算把这女人给弄出声了。

    这样一个月下来,展小怜总算有了点生气,最起码不会光顾着看书别的啥都不管了,晚上也能裹的圆不隆冬的出去放几个不吓人的烟火,别看那是只妞,胆子还真不小,其他那些美人没一个敢玩火的,展小怜能充当护花使者放烟花给那些美人看,害的燕大爷想表现一下都没机会,打火机捏手心里都捂热了,也没轮上燕大爷表现。

    展小怜放完烟火回屋,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衣,进屋的时候还带了一股凉风,燕回气鼓鼓的仰面躺在沙发上,看到展小怜进来那就是冲鼻孔眼里对着她喷气:“哼!”

    展小怜正高兴呢,压根没注意到,再说了那都是一群女人在玩,哪个大老爷们会跟乐意跟女人玩?特别是燕回这种完全从心眼里瞧不上女人的主。从里面换了衣服又跑出去,刚刚有个美人女佣说了,饭好了,可以开饭了,展小怜一阵风似的跑出去吃饭,燕大爷本来还想傲娇一下,结果人展小怜没看到,其他倒是有美人看到了,可是没人更上前虎摸安慰燕大爷,万一被展小姐看到,不定又要在人家脸上纹个螃蟹还是蚂蚱呢。

    展小怜吃饭的时候燕回自己又气鼓鼓的走出来了,用鼻孔眼看展小怜,展小怜不想跟他吵架,完全不搭理,燕大爷表示无比的怨念,这女人哪里聪明了?笨的像头猪!

    最近两天燕回有点猴急症的现象,就是每天晚上都有点猴急猴急的架势。前一阵情绪低落,最近两天大姨妈又如期造访,她压根没什么心思管别的,大姨妈刚走了两天,燕回这猴急症就表现出来了,展小怜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睡觉的时候知道了,燕回那边似乎是得了医生的特赦令,往床上一爬就过来扒展小怜的衣服。

    展小怜急忙拉着自己的衣服瞪着他问:“你干嘛?”

    燕回脱完自己的伸手扒展小怜的,理直气壮的说:“医生说了,能做了!”

    展小怜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撒手,还是瞪着他,“你开玩笑的吧,你之前还说要两个月,这还不到两个月!再说了,我凭什么要跟你睡?”

    燕回不管:“反正医生说可以,你是爷的女人,你不跟爷睡跟谁睡?你把手给我拿开!”

    展小怜抓着自己的衣服侧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前方,嘴里说了句:“我不管,我身体不舒服,你别打扰我。”

    燕回抓狂:“爷现在就要!”

    展小怜伸手一指门,嘴里说了句:“外面有很多女人……”

    燕回披着被子坐起来,大怒“你都跟爷睡一张床了,怎么就不行了?”

    展小怜躺着没动,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那,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做完这次,咱俩……到年后,能不能别做这事?”

    燕回顿时瞪圆了眼,“凭什么?”

    展小怜烦躁的抓头,然后跟着坐起来,猛的抬头看着燕回:“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结果,燕回直接把展小怜给扑倒在被窝里,嘴里说了句:“爷不要明白什么玩意,爷现在就想做!做完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