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8章 年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对着燕回这样一个人话说不通的人,展小怜是真气,还是没有办法的那种气,他就是这样的人,想要的绝对不会手软,对燕回来说,跟女人上床那就是家常便饭,这种人,就是正儿八经那些晚上普传的狗血小言里面的种马渣男配,一天都离不开女人,对这种人来说,两个多月没机会碰女人那是比天塌下来还重要,好不容易医生解了禁令,这东西要是不尽心压根不可能。

    展小怜被他压着折腾,反正这东西这辈子估计都不知道什么是温柔了,又粗鲁又心急,啃的展小怜满脖子的印子,来来回回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

    等燕回折腾完了,他还抱着展小怜问:“妞,舒不舒服?”

    展小怜都快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她睁开眼看了燕回一眼,问:“你有在意过我的想法吗?”

    燕回理直气壮:“爷现在不就关心了?”

    展小怜背对燕回躺着,嘴里说了句:“算了,我睡了。”

    燕回一听她说话语气,伸手把展小怜掰过来:“喂?你这女人不是又生气了?”

    展小怜闭着摇了摇头:“没,我又困又累,我先睡了。”

    燕回想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展小怜还是那样,压根看不出来,燕回不管了,伸手把展小怜往怀里搂了搂,一边嘀咕着说了句一边闭上眼睛:“妞,爷怎么觉得还是胖点抱着舒服?赶紧胖点……”

    展小怜没理他,闭眼睡到天亮,展小怜起床去厕所的时候就觉得腰酸背痛,这绝对是昨晚上折腾的太厉害的缘故,那就是个疯子,完全是由着他的性子来的,发疯的时候就不是人能挡住的。展小怜从卫生间出来,发现燕回已经醒了,靠着枕头看着天花板,嘴里还塞了一根刚点燃的烟。

    “要吸烟你出去吸,我不想吸二手烟短寿。”展小怜躺下来,扭头见燕回还是一脸迷蒙的模样,伸手把他嘴里的烟拔下来掐灭,重复说了句:“要吸烟你出去吸。”

    燕回嘴里的烟被展小怜抢走了,他慢吞吞的看了展小怜一眼,语气不耐烦的说了句:“烟都被你拿走了,还怎么吸,啰嗦。”

    一大早的,展小怜不想跟他吵架,不理他,燕回见她没反应,动了动身体,伸手抱着展小怜的腰往自己怀里拖,嘴里还说呢:“妞,再跟爷来一次?爷都做了一夜的梦了……”

    展小怜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问:“要是不做,你是不是会死?”

    燕回邪笑:“死到不会,爷就是会惦记,一直惦记,惦记到上完为止。”

    展小怜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说:“那就惦记着吧,我现在没兴致。”

    燕回拉着展小怜的手抬起来,往自己嘴边一送,挨根手指啃了一遍,“那今天晚上总可以吧?”

    展小怜再次看向他:“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想着这事?”

    燕回邪笑:“爷这是看到你了才想的。”

    展小怜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嘴里说道:“你不是看到我,你是看到母的就会想,我觉得唯一不让你玩女人的法子,就是割了你的老二最实际,要不然就别指望了。”

    燕回埋头在她胸前一顿啃,半响抬头:“你这狠心的女人,你毁了爷,以后看你怎么办……”

    展小怜伸手推“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的头,“我没男人能活,你没女人就活不了,我有什么好怎么办的?大清早的,你闪开,别惹我生气!”

    燕回似乎真不想惹展小怜生气,懒洋洋的从展小怜胸前抬头,翻身平躺在床上,抗议似的说:“哪有身边躺着自己的女人还不让碰的。”

    展小怜懒的跟他答话,两人各自在床上躺了一会,展小怜吃药的时间到了,她起床穿衣服,然后自己先出去了,燕回一个人躺在床上,半响自己也怕了起来,“女人真麻烦……”

    外面又在飘雪,展小怜裹周厚厚的棉衣坐在落地窗的里面,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下了一夜,厚厚的积雪足以堆雪人玩雪仗了,不过展小怜这身体她觉得还是悠着点,免得到时候又给整感冒了连年都过不成。

    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被子,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怀里抱了个暖手袋,旁边放着一叠书,她就是在落地窗这里看书的,屋里的两台空调都被打开,她看书看累了,就会对外面看看,六七个别墅里的美人小女佣正在堆雪人,雪人的方向就是朝着展小怜的,说白了就是这几个美人是讨好展小怜堆给她看的。

    女孩子总归娇气一点,体力也那么好堆了大半天,操滚出一个雪人的身体,燕回慢悠悠的晃到展小怜旁边,在桌子的另一边沙发上坐了下来,伸手拿过展小怜的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起来,展小怜斜了一眼燕回那的那本英语书,暗自翻了个白眼,说:“你换本别的书,那书给我看。”

    燕回打开,嘴里不服气的说:“爷认识!”

    展小怜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认识?”

    燕回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英语单词,手指指着“good”,嘴里开始念:“g,o,o,d……”

    燕大爷嘴里念的是汉语拼音的读法。

    展小怜:“……”

    燕回扭头看着展小怜,一点不心虚的问:“爷念的不对?”

    展小怜张着嘴,点点头:“对!”

    燕回得瑟:“爷就说爷认识!这里面所有字母爷都认识……”

    展小怜:“……”默默的站起来从燕回手里把书拿回来,递过一本政治书:“你还是看这个吧。”

    燕回换书:“换哪本爷都认识。”

    展小怜:“……”打开书后面的习题,提笔做试题。

    燕回就看了一页,还没看懂,眼面前全是星星,眼睛都快看成蚊香了,最后无聊的往旁边一放,愤恨的说:“爱念书的人都是变态!”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自己笨不要怪别人聪明。”

    燕回把书扔一边,托腮看着外面的美人,突然走到旁边开了个小窗,对那美人吩咐:“给爷堆两个,她一个人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堆两个!”

    燕大爷亲自发话,那些美人哪里敢不听,赶紧又招呼几个人出来一起堆,堆两个肯定就一个是燕爷一个是展小姐,要不谁敢说自己就是其中一个雪人?

    展小怜抬头看了外面一眼,完全不敢兴趣,不过那两个雪人堆好以后展小怜还是看了两眼,并排挨着,一个头上被批了纱巾,勉强插了几纸塑料花,一看就是女的,另外一个头上卡了个帽子,脖子下还挂着跟纸片做的领带,一看就是男的,乍一看,还真有点新人结婚的味道。

    燕回摸着下巴看那两雪人,“这些女人堆的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

    展小怜听了就知道,人燕大爷压根没看明白这两雪人在干啥。

    一会功夫,一个脸被冻的红扑扑的美人跑进来,邀功似的跟展小怜和燕回说:“爷,展小姐,外面的姐妹派我当代表,说这祝我们爷和展小姐甜甜蜜蜜和和美美呢。”

    燕回抬着下巴“啊”了一声,然后用眼角的余光斜着展小怜,“妞,人家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抬头看着那美人,笑笑说:“谢谢。”

    等那美人走了,燕回瞅着展小怜看了好几眼,“妞,你喜欢?爷也去给你堆几个出来……”

    展小怜点点头,“跟她们堆的一样高就行,堆十个吧。”

    燕回惊:“十个?!”

    展小怜抬头看他,问:“你不愿意?”

    燕回脱外套挽袖子:“你给爷等着,爷一会功夫就好。”

    打发走燕回,展小怜又开始安心的看书,外面燕大爷忙的满头是汗,一边滚雪球一边嘀咕:“这女人疯了吧,要十个干什么?又不能当饭吃……”

    号称一会功夫就好的燕大爷,堆雪人一直堆到晚上,展小怜也看了一下午的书。

    吃完晚饭,展小怜站在落地窗里面,趴在落地窗上往外看,外面除了那两个手牵手的雪人外,后面还排了一溜的单调雪人,展小怜眼睛扫了过去,有六个,每个都一人高,一排站在外面,看着还挺壮观。

    燕回现在正在吃饭,展小怜吃完就走了,他还抗议了一会,结果展小怜没理他,燕大爷只好自己吃。

    歇了一会展小怜又看了会书,落地窗外有动静,展小怜抬头看了一眼,燕回吃完了又在捣腾雪人了,旁边站了不少人,因为周边的雪被用完了,有人从远一点的地方把雪给推了过来,燕回正拍着一个雪人的头,往上面镶眼睛呢。

    这一阵为了养身体,展小怜睡的也早,看了一会书她直接拉上落地窗的窗帘,爬床上睡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展小怜也不知道几点了,反正被窝里突然多了一股暖气,跟着那暖烘烘的东西就带着淡淡刚洗浴完的清香把她抱到了怀里,展小怜睁了睁眼,隐约发现是燕回回来睡觉了,她想问问几点了,结果张了张嘴没发出声,燕回已经低头堵住了她的嘴,展小怜正是睡的迷蒙的时候,燕回怎么折腾她都是在半睡半醒之间,嘴里哼哼唧唧的,听着挺委屈的,谁大半夜被人这样骚扰不委屈?

    展小怜哪身体对燕回来说那就是轻车熟路,就没有他没摸透的地方,睡着了燕大爷也有本事让她回应,展小怜最后没知觉,完全是被累的。

    早上起来,展小怜有抓狂的趋势,她都睡着了,睡着了啊!

    展小怜想发飙,结果燕回睡的晚,昨晚上又那么折腾了一通,这时候睡的跟猪似的,压根没醒。展小怜双手抱住头发抓了一会,然后出去先吃饭,吃饭的时候她就看到几个美人女佣轮流着出去看,她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看什么呢?”

    一个美人女佣笑嘻嘻的说了句:“展小姐,你没看到外面爷为你堆的雪人啊?”

    展小怜想起昨天燕回堆的那些雪人,点点头:“看到了。”

    结果美人见展小姐没什么兴致,也都不敢说了,吃完饭,展小怜去一楼,伸手拉开落地窗前的窗帘,看着外面的雪人一愣,十个雪人一个不少,还被人刻意挪了位置,离落地窗的距离不远不近刚好排满了在周围。

    雪人的脸都有点丑,眼睛不知道是什么东塞的,黑中透着亮晶晶材质,看着还挺有神,鼻子统一都是黑色的高跟鞋塞成的,没有嘴巴,凑过去仔细看会发现嘴巴其实是有的,嘴巴的形状很一致,都是下弧线笑眯眯的模样,因为那红色的嘴巴太细,也看不清,展小怜伸手拉开窗户走出去,这才发现雪人的嘴巴是用女人内衣上的半弧形钢圈涂了红色的口红塞按在上面的,眼睛是那张镶了水钻的黑色钮扣。

    展小怜:“……”默默的走回来,伸手关上落地窗,往沙发上一坐,小脸都快扭曲了,想着一会她得回去检查一下她的内衣钢圈是不是还在,要是不见了燕回就死定了。

    正看书看了一半的时候,燕回从门外晃进来,邀功似的往展小怜面前一坐,指着外面的雪人跟展小怜说:“妞,看到没?”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看到了。”

    燕回看着她:“爷堆了一晚上,你就不打算夸奖爷?”

    展小怜回视:“你是答应我一会功夫就好的,我没在一会功夫之后看到雪人没找你的茬就不错了,还要怎么夸?”

    燕回:“那是一个雪人,十个就要十个一会功夫!爷要奖励呢?”

    “奖励?”展小怜说,“昨晚上你不是自己拿去了?”

    燕回:咬牙切齿,“那是爷犒劳爷自己的!”

    展小怜:“……”顿了顿,才说:“犒劳也是从我身上得到的,哪有人折腾别人犒劳自己?没这个道理。对了,你偷我内衣了?”

    燕回瞪大眼睛:“哈?”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问:“要不然雪人的嘴巴哪里来的?”

    燕回一听,顿时摸着下巴邪笑:“昨晚上有几个美人要帮忙,爷没要,不过就拿她们把身上穿的……”看了下展小怜的脸色,立刻纠正:“是她们自己拿给爷的!”

    展小怜拿起手里的书对着燕回就砸了过去:“你这个死流氓!”

    燕回揉着脑袋捡书往展小怜手里送:“爷都说让她们自己拿的……”

    展小怜大怒:“人家都是些没结婚的姑娘,你这算怎么回事?让人家拿内衣圈?你还嫌你糟蹋的良家妇女少啊?”

    燕大爷表示很无辜:“爷又没强迫,是她们自愿的关爷什么事?”

    展小怜肠子都气疼了:“有你这个变态在,人家敢不自愿?真是气死我了!”

    燕回伸手挖耳朵,表示自己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嘴里继续拿雪人说事:“爷堆了是个雪人,还不是为了哄你高兴?”

    展小怜自己做深呼吸,做完深呼吸不跟他说话,免得自己被气死。

    燕回折腾一天加一早上,就等着这妞能夸一句呢,结果这妞竟然没反应,燕大爷表示很不爽,展小怜看书,她就手托腮在旁边瞪着展小怜,展小怜眼皮子也没抬的说了句:“你别指望在我身上瞪个两个洞,小心瞪成斗鸡眼。”

    燕回继续等,展小怜低头看书,半响,突然听到燕回问了句:“你跟爷说你年后不能做,说真的?”

    展小怜从鼻孔里应了一声:“嗯。”

    燕回继续托腮瞪:“理由。爷就是不明白。”

    展小怜一边翻页一边问:“象棋知道吧?就是圆圆的,上面写着兵车马将相士的那个娱乐道具?”

    “你当爷白痴?爷当然知道。”燕大爷觉得这女人秀逗了,真当他白痴。

    “哦,原来知道,”展小怜点点头,说:“知道就好,棋盘中间有个楚河汉界,年前年后就是我设定的楚河汉界。”

    燕回眨巴了两下眼睛:“楚河汉界是什么东西?”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开口:“一水之隔,两军立营,相持对垒……”

    燕回大怒:“说人话!”展小怜瞟了他一眼,轻飘飘的,看的燕回勃然大怒:“你这女人则是是什么眼神?”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以后,继续说:“你我以年后为界,维持对垒状态,如果有人打破平衡,战争就会爆发。”

    燕回愣了一会,“爷怎么觉得这个什么战争的玩意就是你单方面的?”

    展小怜扭头看着些雪人,“因为占据主导权的是你。”

    燕回大怒:“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爷就是不明白。”

    展小怜拿着书站起来,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当然明白,你就是装不明白。我来青城之前,我们可是说好的……”

    燕回突然伸手做了个禁止的手势:“那年后再说!当爷刚刚什么都没问。”对展小怜做了个手势往下指椅子,“你坐下看书,爷什么都没问,看书!”

    展小怜坐下来,翻到刚刚看的那页,垂眸看着书本。燕回继续坐在旁边盯着展小怜看,半响,突然站起来抬脚走了出去,外面的门随着关门声被轻轻合上。展小怜盯着门看了一会,然后放下书,扭头看着外面那些雪人。

    新年马上就到了,因为有了主人的缘故,别墅里的这些美人过年的兴致一个比一个高,自己住的那些房间全都被装饰一番,展小怜抬头看着别墅到处都被贴的福啊喜的,还别说,真是很有过年喜庆的感觉的。周围的别墅大多是人家度假用的,还真就这里比较热闹了,就算有人在别墅过年,离的也比较远,晚上的时候就看到这幢别墅灯火通明的。

    展小怜三天两头给展爸展妈打电话,展妈在电话就说展小怜之前看好的新衣服到了,就等展小怜回家,展小怜抱着电话笑的眼都眯成了缝,“妈,你别馋我,过了年我就回去,我还想吃我妈着的五花肉呢。”

    燕回斜着眼看展小怜,对她在电话里跟展妈说的内容完全不感兴趣,等展小怜挂了电话就开始说酸话:“有两件破衣裳也要显摆,你还敢吃肉,小心肥死你……”

    展小怜刚跟展爸展妈通过话,心情好的很,压根不在意燕回在说什么,兴高采烈的往外跑:“我高兴当一个快乐的胖子!”

    燕回跟在后面走:“当胖子有什么好快乐的,女人是胖子都会哭!”

    展小怜走到哪燕大爷跟到哪,展小怜回头看他:“你有事?”

    燕回摊手:“爷随便走走。”

    展小怜往前走,“那你别跟着我。”

    燕回无赖:“你哪只眼睛看到爷跟着了?爷这是随便走走。”

    展小怜正往外走的时候迎面看到雷过客怀里抱着一个大方便袋往里走,嘴里急忙喊了句:“过客?!”

    雷过客抬头一看,立刻一蹦三尺远,警惕的瞪着展小怜,满脸戒备的问:“小米!我就过来送东西,马上就走的。”

    展小怜回头看着雷过客绕着自己走了一个弧度,眨了眨眼睛,指了指两人之间的距离,问:“这算怎么回事?我身上有毒会喷死你是不是?”

    雷过客抓头:“不是,是我女朋友不高兴我跟其他女人靠的太近,她会生气!”

    “哦!”展小怜夸张的瞪大眼:“过客有女朋友了?恭喜恭喜,赶紧让我看看照片!”

    雷过客一听要看照片,立马忘了保持距离的话了,自己把怀里抱着的东西放下来,掏出手机就往展小怜手里送,“小米小米,你看我女朋友,好看吧?人家是大学生哦。”

    展小怜拿过来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小笨?!”

    雷过客卡巴了两下眼睛,“小米,你认识?”

    展小怜指着手机里的人说:“我同班同学还跟我住一个宿舍,你说我认识不认识?”

    雷过客:“……”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小笨还是那样,脸上卡着大眼镜,看起来傻乎乎的,不过脸上看着倒是挺幸福,展小怜看看小笨的照片,又看看雷过客,然后说:“哟,看起来还挺配的。”

    雷过客瞬间眉飞色舞:“小米,你也这样觉得吧?我哥还让我好好对小笨,不能让小笨跑了呢,所以我现在要离所有女人远一点,就对我们家小笨好,小米你不会不高兴吧?”

    “我有什么不高兴的?”展小怜伸手拍拍雷过客的肩膀:“过客好样的,连你这二货脑子都能拐到一个大学生,我以后绝对不会有问题!”

    雷过客“咻”一下一蹦三尺远,瞪大眼睛嘴里重点强调:“小米!啊不!展小姐!男女授受不亲,您请自重!”说完,雷过客抱起地上的大袋子,一溜烟跑了。

    展小怜:“……”转个身看雷过客跑过去的身影,展小怜就知道为啥雷过客被吓跑了,燕回绿着脸站在身后呢。

    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嘴里说道:“过客竟然也有女朋友了,这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可不是,一眨眼四年就要过去了,她都看大学毕业了,展小怜举起手,看,她四年前的手肯定比这小多了,也比这手嫩多了,现在看看,手肘的地方都有老茧了,趴桌子趴多的缘故吧。

    展小怜回头看了眼燕回,来回打量了好几遍,然后扭过脸看着一边,叹了口气:“唉!”

    燕回:“……”晃过去,瞅着她看:“光盯着爷干什么?爷哪里不对劲了?”

    展小怜摊摊手,抬脚往楼下走:“没,看你太帅了……”走两步又停住,回头看燕回:“你这脸得用多少面膜才能贴出来?男人的脸也的打理的吧?你着面膜的时候有没有人说你小白脸或者娘娘腔什么的?”

    燕回瞬间炸毛,嗷嗷的:“谁敢说爷割谁舌头!”

    展小怜一听,这是真打理的,男人也是人,老的再慢那也得老,没道理整天风吹日晒的那皮肤还光滑如水的,看看燕大爷那小白脸的模样,用的面膜美容什么的绝对是一卡车加一卡车。这样一想心里平衡了,摸摸自己的小脸,心情愉悦的走了。

    燕回原地站着自语:“这女人什么毛病?”探头往下看,突然对着走到楼下的展小怜吼了一句:“展小怜,你这是挖爷隐私!”

    展小怜站着楼下抬头望上看,说:“你屁股上有没有痣我都知道,你还有什么隐私啊?”

    燕回扭头看了看两边看有没有人,没有,炸毛了:“展小怜!”

    展小怜仰头看了一会,伸手拉了拉头上戴着的帽子,突然大笑着跑了出去,燕回愣在楼上,左右看了看,只有他一个人在,那疯女人突然笑什么?

    展小怜跑到外头围着那十个雪人打转,手里拿着手机拍下来,燕回过来的时候展小怜正把其中一个雪人的嘴巴抠下来,贴了她刚刚画的一个红色的嘴巴上去,一边贴一边说:“你们家雪人的嘴巴是内衣钢圈?说你是流氓都是抬举你的……”

    燕回抱臂站在旁边看着她倒腾,“这弄的跟个猪嘴巴似的,哪里好看了?爷那是内涵!”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就没见过那样的内涵。”

    “孤陋寡闻!”燕回抬着下巴。

    展小怜睁大眼睛,说:“哟,还知道孤陋寡闻?对了,说起来我发现你会说的成语还是挺多的1”

    燕回大怒:“爷也是认识字!”

    展小怜不理他,拍完照片伸手对燕回指示了一下,“站过来!”

    燕回斜眼看她:“你这女人又打算干什么?”

    展小怜不耐烦的说:“让你站过来你就站过来,怎么比女人还啰嗦?”

    燕大爷别扭着一张脸,走到两个雪人之间,斜着眼睛看着展小怜,展小怜伸手那相机“咔嚓”拍下来,看了看,嘴里喊了句:“斗鸡眼啊!你别斜眼看人行不行啊?雪人的眼睛都比你的好看!快点快点,站过来!”

    燕回不耐烦的重新站好,展小怜又拍了下来,然后点点头,直接收起手机走了,燕回跟在后头喊:“喂!你让爷看一眼,你拍的什么玩意!”

    年前这两人也就这样了,唯一吵架的地方就是晚上睡觉,是一次还是两次是两人吵架的焦点,这吵架外面也没人知道啊,躲被窝吵限制级话题,哪神仙能知道?他们俩在一块,没动手动脚的打架就行了,反正,也就这么点时间。

    雪后的气温骤然降低,本来燕回说好跟展小怜去青城市中心转转的,因为降温就取消了这个行程,展小怜其实去不去不打紧,不过人燕大爷兴致高,说过有新年礼物,结果行程取消了最不爽的不是没收到礼物的人,而是送礼物的人。

    天气一冷,展小怜就不愿出门,钻被窝里不出去,大年三十晚上站着三楼的阳台上,阳台也是加“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防护拦,坐在里面就能看到外面的场景,展小怜托腮看着下面的人折腾,楼下摆了一排超级粗的烟花筒,展小怜耳朵里塞了卫生纸,就等着放烟花。

    展小怜正托腮发呆,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响声,跟着首粒烟花呼啸而出,直冲上天,展小怜抬头看过去的时候,那烟花正好从一粒炸开,天空瞬间被照良,五彩斑斓的格外漂亮,烟花还没散去,第二粒已经炸开,一粒接着一粒,当烟花都被点燃以后,数朵烟花同时炸开,天空就跟被染了色似的,多种颜色变幻着,上空如同被点了长明灯一般明亮。

    展小怜原本是坐着的,烟花盛开的时候干脆站了起来,烟花每大面积的盛开一次,她就尖叫一声,最后仰的脖子都酸了,下面烟雾弥漫,展小怜无意中低头,透过金属栏杆,看到燕回嘴里叼着烟,就站在缭绕的烟雾中看着天空的烟花,似乎觉察到有人看他,燕回直接看向展小怜,叼着烟,笑容邪里邪气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展小怜一愣,突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南塘镇,那时那个叫安里木的少年曾经就是这样哄她高兴的。

    展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小怜看着燕回,然后对燕回咧了咧嘴,笑的就跟小花朵似的,然后重新抬起头,看着烟花一朵接一朵的盛开。

    ------题外话------

    渣爷要月票,月票200张今日二更外加明日万更,点头,渣爷V5,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木实现,滚来滚去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