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9章 普通人的过年

第279章 普通人的过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顺着她的目光抬头看着天上,从嘴里拿下烟,手一松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抬脚朝着房间走去,下面的烟花还在继续绽放,看的展小怜小脸上全是笑容,大眼眯眯的,一看表情就知道这会她心情愉悦。她坐回椅子,捧着茶杯抬头看烟花一个接一个的升到天空盛开。

    房门被人推开,原本等在屋里等吩咐的女佣看到燕回就像去跟展小怜说一声,结果燕回直接做了个手势让她出去,那美人走了以后,燕回晃到屋里,展小怜正仰头看烟花呢,燕回直接走过去伸手按着她的肩膀,附身低头在她仰嘴上啃了一口,“这晚上是不是高兴了?以后还敢说爷坏话,爷就收拾你。”

    展小怜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端着手里的杯子说:“很高兴。”

    燕回原本打算坐到展小怜旁边的动作因为她这句话突然改了主意,伸手拉起她,自己朝她的位置上一坐,又把她拉到自己腿上,展小怜意外的很听话,坐在燕回的腿上不算,还顺势靠到了燕回怀里,侧坐在他身上,就连脑袋是侧靠在他胸前,安安静静的一句话都没说,更没指着燕回的鼻子骂。

    燕大爷理所当然的享受美人在怀的感觉,放低椅子的靠背,手伸在展小怜的衣服下摆里面暖手,展小怜也没像往常那样对着他喷,安静的就像只乖巧的猫咪,燕大爷这会就开始得瑟了,这女人要是一直这样多好?又听话又乖巧,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展小怜靠在燕回的胸前看着烟花一朵朵,燕回没话找话的开口:“妞,你喜欢这个,爷每天都给你放几炮大的……”

    “啊,这样,”展小怜说:“你要这样,环保局绝对要来找你麻烦。这污染多严重啊,也就过年这几天我们可以放的心安理得了。”

    燕回皱眉:“哪有这么规矩?爷干多嘴爷割了他的舌头。”

    展小怜的脑袋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说:“人一出生就活在规则里,这是没办法的事,就像你,虽然没看出来,不过好歹你也知道法制社会不是?就算你跟雷震大叔还有下面那么多人,这也是个规则的群体,只不过,制定这个小群体规则的人是你……”

    燕回把展小怜整个人往自“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己腿上搬了搬,“爷不管那些有的没的,让爷不舒心了爷就要谁好看。”

    展小怜翻了个白眼,“嗯,这样才是叱诧风云的青城燕回。”

    “妞,以后你别跟爷闹,爷高兴了肯定不会惹你生气,你要非跟爷反着来,爷就不高兴。”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的脸蛋挪的面朝自己,问:“听到没?”

    “以后啊?”展小怜抬着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然后顿住,半响,她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嗯。”

    估计是烟花的作用,两人晚上的心情都不错,年夜饭虽然就两个人在正餐桌上吃饭,不过气氛还挺好,吃完了就回房间躺被窝看电视,虽然燕大爷一直嚷着不好看,不过展小怜看到津津有味,看到好笑的地方还笑的脆嘎嘎的,燕回就瞪着眼陪着展小怜看,一边看还一边问:“妞,是不是每年的时候,你都要这样看到深更半夜的电视,还笑的跟傻子似的?”

    电视画面上从小品转成了歌舞,展小怜往后面一靠,燕回伸出胳膊让她枕在胳膊上,顺势往自己怀里一揽,嘴里说道:“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传统,我从小就是看着这个长大的,这晚会吧你说它好看其“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实就是这么回事,不过过年的时候要是缺了这个,就会觉得过年更没意思,所以我每年都会看,人就是条件好了得瑟的,看的多见识的多所以才说不好看,其实好不好看,完全在于你会不会找乐子。”

    展小怜扭头看了眼燕回,笑嘻嘻的说:“看到没?我比你会找乐子,我看这个就觉得特别有意思,你看了就想吐。你说你看什么比较有意思?其实你也说不出来对不对?”

    燕回想想,还真说不出来什么玩意,半响他点点头:“爷听着还是有那么点道理。”

    展小怜的表情有点得瑟,“我说的都是真理!”

    燕回邪笑,伸手捏着展小怜的脸蛋晃:“大言不惭,还真理!”

    展小怜瞪着他:“你敢说我说的哪里不对?”

    燕回松手,继续邪笑,“完全正确,行了吧?”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本来就这样的。哎,有相声听了!”

    燕回听着没什么意思,不过展小怜听的时候笑的特别欢乐,燕回都没发现这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就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哪里好笑了,把她乐成这样。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展小怜是看着看着自己睡着了,电视都忘了关了,第二天一睡睡到日上三竿,从被窝里把脑袋伸出来以后还很迷茫的嘀咕了一句:“我晚会还没看完呢,怎么睡着了?”

    翻个身,身边没人,展小怜睁着瞌睡眼看着天花板,想起来了,燕回那货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练拳什么的,对于他那种干啥都没有节制的人来说,长年累月坚持打拳练习什么的还真是挺难得的,要是哪天断了,第二天肯定是加倍补回缺少的那天锻炼时间。展小怜去看过几次,虽说是平时练习的,可打的那是真血腥,不知道的人绝对以为是真的在打,就是那种真刀实枪对打的,见血是常有的事,既然是真打,燕回那也不说神,哪天状态差一点的话,身上绝对是有伤的。

    展小怜后来就不愿意去看了,好好的人打的鼻青脸肿的,就跟找虐似的,她看了眼疼。

    展小怜从被窝里露出脑袋,外面冷她就不想动,最主要的是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这一阵养成的生物钟被完全破坏,展小怜这会就想睡死在床上,眯着眼睛一点头,再醒了她就发现就这一点头的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虽然困,不过肚子饿,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把衣服往被窝拖,打算放被窝捂一会再穿,打了十几个呵欠都没消停,正自己眼泪汪汪的往被窝磨叽的时候门被人一把推开,燕回从外面回来,身上还带着股雪地里沾染的凉气,往床边一坐,伸手撑床上,“妞,过年第一天要干什么?”

    展小怜再次打了个呵欠,嘴里说了句:“新年好!”

    燕回认真的看着展小怜:“就说这个?”

    展小怜点头,:“就说这个。今天、明天和后天的时间,走亲戚或者是个电话拜年之类的……哎,对了,我昨天晚上很多拜年短信都没有回呢!”

    燕回盯着她的手机问:“给爷发了没?”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你就在我对面我发短信快还是说话快?发短信一般是朋友才这样的发的,打电话一般是针对长辈,我跟我爸我妈在家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发短信,这是因为我跟我爸我妈分开了,所以昨晚上才打电话了,今天我肯定还得打电话,谁让他们是我爸我妈呢?还有我老姨他们家,我肯定也得打……”

    燕回嘀咕了一句:“又不是亲爹妈。”

    展小怜用眼角看了他一眼,说:“是不是亲的我自己知道。这亲不亲的也就是名义上的,有时候那些亲妈还没有外人亲呢……”说了一半,展小怜赶紧打住,对着旁边“呸呸”吐了两下,嘴里说道:“新年第一天,一定要想高兴的事,要不然霉运伴随一整年!”

    燕回看着她的样子说了句:“骗人的,爷这么多年也没什么霉运。”

    展小怜不跟他吵,大新年的要高兴,在被窝里摸到衣服,在里面捯饬着往身上套,“我今天有很多事要做,你要是有事你也去忙。”

    燕回坐在床沿上,低头看着什么,干巴巴的说了句:“爷没什么要忙的。”顿了顿,他问展小怜:“爷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要忙的?”

    展小怜坐在被窝里穿外套,嘴里说了句:“拜年啊!我要去趟我老姨家,我人都在青城还不去看看,老姨以后知道要骂死我了。”顿了下,展小怜伸手拉拉燕回,伸着脑袋八卦的问:“你没亲戚总有朋友吧?像李晋扬这种的都算朋友,打电话没话说,你发个短信也行,反正祝福短信,随手转一下又累不死,人家好歹知道你是惦记着对方的。”

    燕回听了,抬头伸手摸下巴说:“这样,那爷给慕容开那小子发短信,让他知道爷还惦记着他。”

    展小怜:“……”看着他说:“你给李晋扬给穆曦发都行,怎么好好的给人家一个跟你关系不大好的男人发短信呢?”

    燕回回头看着展小怜说:“爷想把那家伙挖过来想很久了,这不一直惦记?”

    展小怜叹口气,不打算跟这人说这话题了,在被窝把裤子穿好以后就下来,“那随便你吧,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吧,看着办就行。”

    吃完早饭展小怜就开始作功课,挨个把昨晚上的短信都回了,然后打电话给家里的亲戚拜年,两句话说完就挂了,最后给展爸展妈打了个时间老长的电话,展爸展妈就惦记闺女什么时候回去,展小怜觉得这个她得跟燕回说好,要不然到时候肯定又要吵的翻天覆地,年后回去肯定是要回去,只不过这时间到底是哪一天两人没提起来说这倒是真的。

    展小怜把所有的电话都打完了,燕回还在那边翻电话薄,一边按一边愤恨的自言自语:“这些东西凭什么不给爷发?等着,看爷怎么收拾这些东西……”

    展小怜扭过脸当没听到,自己人员不好还怪人家不给他发短信,这是哪门子的歪理,展小怜想给穆曦打个电话,结果打过去电话不通,听着忙音要么是没钱了要么是手机没电了,叹口气,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展小怜还是给穆曦发了个祝福短信,然后长长的竖了个懒腰,享受着冬天午日暖阳。

    等燕回那边折腾完,展小怜就跟燕回说她要去老姨家,燕回直着脖子说:“新年第一天要在自己家里,哪有去别人家的?”

    展小怜一听,也是,大年初一老姨家也要吃团圆饭,他们家盯在大年初一,那她去了不少不大好看?展小怜想着就坐下来,嘴里还夸了一句:“有道理,今天不去了,明天打完电话确认过了再说。”

    中午气温还挺暖和,外面的积雪都有融化的迹象,燕回开车带着展小怜去了青城市中心,燕回直接带着展小怜到了一家珠宝饰品店,展小怜知道了,这是给她送新年礼物呢。被珠宝店经理带进贵宾室等候,展小怜好奇的要死,燕大爷给她的新年礼物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店经理一会功夫捧着好几个颜色各异的精致盒子进来,“燕爷,您要的东西已经好了!”

    燕回把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全取下来让人拿去保养和清洗,打开其中一个盒子往展小怜面前一放:“你的!”

    展小怜伸头一看,下巴“咔嚓”一下掉在地上,那么一只鸽子蛋,她要是真戴出去,会不会被人砍了手抢走啊?展小怜伸手拿出戒指,对着戒指问燕回:“这是假货吧?”

    店经理一听,连忙纠正:“小姐您误会了,这是货真价实的钻石……”

    展小怜扭头看向燕回,问:“这是给我的?”

    燕回看白痴的看了她一眼:“不然给谁?”

    “怎么突然这么大方?”展小怜一边说,一边伸手拿起来往手指一套,还别说,这大小是刚合适,就是这上面的钻石也太大了,“我这要是戴出去,会不会有人说我是暴发户?”

    店经理哪敢吭,这是人燕爷的品味,燕爷说了,越大越好,还说那女人就喜欢大的,就不信用砸不晕她,现在看看,这燕爷新宠貌似没被砸晕啊。

    燕回瞪着展小怜:“怎么说话呢?”

    展小怜把戒指拔下来,又指了指另外的几个盒子,说:“这些是什么玩意?”

    燕回伸手挨个打开,结果清一色的全是戒指,展小怜差点晕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了:“怎么全是戒指?你们家店没别的东西了?”

    店经理没发言权,燕爷就喜欢戒指,他们有什么办法?

    展小怜看了眼燕回的手指,明白了,燕大爷自己一双手十个戒指的往上戴,以为别人也有这种变态的嗜好的,所以送礼全送的这样的。

    燕回问:“不喜欢?”

    展小怜点头,干巴巴的说:“喜欢。”

    燕大爷一挥手:“全带走了!”

    展小怜:“……”她都懒的吐槽了,她还是拿回去供起来比较实际。

    出了珠宝店的门,展小怜抬头看看天,燕回跟在后面,然后他听到展小怜感慨似的说道:“一眨眼就过完年了,还有几天,国家法定假日放假就结束了!”

    ------题外话------

    美妞们的月票来,渣爷明日万更,渣爷恶趣味,万更票来换。

    重点:爷能说爷的美妞们V587不解释木?内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