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83章 故事一样的父母

第283章 故事一样的父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抬头看着龙谷,“二哥又要劝我吗?”

    龙谷笑着摇摇头:“怎么会?二哥不会逼小怜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展小怜重新低下头,嘴里说道:“那二哥要跟我谈燕回什么?”

    龙谷扭头看出展小怜的床头放着一个热水袋,伸手拿过来插了充电器充电,等待的期间龙谷拖过桌子下的电脑椅,趴着椅背骑在上面,眼神带着笑意的看着展小怜,笑眯眯的说:“我们家小怜,果然是越长越漂亮了。”

    展小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撇撇嘴说:“自家人看自家人,怎么看怎么好看,跟人家外面的美女一比,我就一普通人。”

    龙谷笑着伸手摸摸展小怜的脸蛋,“我们家小怜是不是美人,二哥最清楚,我们小怜长的,跟我们的连美人很像哟。”

    展小怜蓦地睁大眼睛:“哎?”

    龙谷伸出另一手,两只手捧着展小怜的脸,说:“我们家连美人,是第一眼美女,看到她的人,在第一眼就会被惊艳到,而我们我们小怜,则是耐看的美人,猛的一看,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可是看的时间长了,就会发现越看越好看。”

    展小怜抬起眼眸看着龙谷,忍不住问了句:“那个……二哥,连美人是谁?”

    龙谷还是笑眼弯弯的回答:“龙美人呀,是我们的母亲大人。”

    展小怜:“啊!”

    龙谷捏捏展小怜的脸蛋,说:“大哥上一次来的时候我就叮嘱过了,他竟然没有跟小怜说过,真是太不像话了。”

    提到龙湛,展小怜的就只剩干笑了,大哥每次来她都不指望跟他交流的,那人看到她就顾着激动和流鼻血,哪里还能说出什么像样的完整话来啊。

    “小怜知道自己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吗?”龙谷突然笑意盈盈的问,“展叔有没有跟小怜说过?”

    展小怜:“哎?原来的名?”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龙谷摸着下巴说:“这样,我们家小怜在湘江的名叫龙莲,知道吗?”

    展小怜猛的睁大眼睛,“哈?”

    “龙、莲!”龙谷笑眯眯的说:“连美人姓连,所以龙哥和连美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女儿就直接取叫龙莲……”

    “龙莲啊……”展小怜重复着这个名字,李晋扬和穆曦的第一个女儿,名字叫李沐,李晋扬的李,穆曦的穆的同音字,李沐。她叫龙莲,龙氏的龙,连美人的连的同音字。顿了下,伸出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二哥,我能不能问问龙哥是谁?”

    龙谷直接说了句:“是我们的父亲大人。”

    展小怜:“……”对自己老爹喊哥什么的……还是挺重口的。

    龙谷看着展小怜的表情,笑着说:“小怜什么时候去湘江,二哥带你去他们的合葬墓园,他们看到我们小怜长的这么健康漂亮,这么招人喜欢,肯定很高兴。”

    展小怜睁着大大的眼看着龙谷,不说话等着他的下文,心里默念着“龙莲”两个字,龙谷看着的她继续说:“小怜肯定不知道,我们连美人是龙哥抢回去的。”

    展小怜再次睁大眼睛:“啊!”

    龙谷的胳膊趴在椅子背上,下巴搁在胳膊上,歪头看着展小怜说:“龙哥初见连美人,就想娶回家的那个老婆,不过,连美人没看中我们龙哥,求婚十五次失败以后,我们龙哥就直接把连美人抢回家了。”

    “啊!”展小怜的下巴“咔嚓”掉了,现代社会还有这戏码?!

    龙谷继续说:“其实龙哥为了娶连美人花了不少心思,龙美人对我们龙哥不是一点都不动心,实在是,”龙谷伸手挠了挠鼻子,笑眯眯的说:“实在是我们龙哥花名在外,以湘江为中心往外蔓延的美女,都自称是龙哥的女朋友,连美人觉得龙哥是花花公子……”

    展小怜:“……”默默的低下头,虽然跟自己有点关系,不过听起来还是挺丢人,她还是假装跟那人没关系好了。

    龙谷换了个姿势趴在自己胳膊上,看着展小怜继续说:“小怜知道吗?大哥是非婚生子。”

    展小怜:“……啊!”

    龙谷若无其事的说:“因为连美人是龙哥抢回去的,大哥出生的时候龙美人和龙哥还没领证。”

    展小怜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龙谷笑着说:“不,这不悲伤,我出生的时候就是合法。因为在大哥出生以后,龙美人认真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给龙哥一个机会,后来他们认认真真相处了将近一年,我出生之前,龙哥把经过龙美人同意的结婚证送到了医院,然后当天晚上我就出生了。”

    龙谷走过去把热水袋取下来送到展小怜怀里,展小怜塞到了衣服下面,龙谷脱了展小怜的鞋,掀开被子让展小怜把脚放了进去,重新坐到椅子上,“连美人想要一个女人,在怀龙宴的时候就希望是女孩,连名字都是起的女孩的名,当时的名字叫龙颜,不过生出来是男孩,所以只能把颜改成了宴。”

    展小怜干笑:“三哥真悲剧。”

    龙谷笑眯眯的点头:“可不是?小时候经常被连美人打扮成小姑娘,穿裙子戴花,贴额头朱砂还在脸上涂胭脂……”

    “可怜的三哥……”展小怜笑倒在床上。

    龙谷看着展小怜,说:“所以我们小怜一出生,就是龙家的大明星。”

    展小怜倒在被子上看着龙谷,眼睛亮晶晶的,脸上是淡淡的笑意,一眨一眨的对着龙谷看,说:“二哥,燕回跟我们的老爹是不一样的,我也不是连美人,你猜不透他的想法,也无法掌控他,”展小怜伸手撑着身体,慢慢的坐起身,扭头看着龙谷,说:“二哥,我怕我有一天会尸骨无存。”

    龙谷从椅子上下来,坐到床沿,伸手放在她的脸蛋上,看着她说:“小怜,你听二哥说,二哥不是劝你非要对燕回怎么样,二哥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有生之年遇上真正喜欢的人,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等,可是小怜,谁知道这个人在等待的过程中,是不是因为某种原因错过了他命中注定的人?小怜,你所有的表现都告诉二哥,你对燕回不是你说的那样毫无感情,我不想你因为某种原因掩藏里内心的真正想法,如果那样,你真的就会像燕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回说的,是瓶子里的水,过了保质期就是死水。”

    展小怜的眼睛直视前方,听了龙谷的话慢慢的转过脸看着他,龙谷继续说道:“小怜,你不会尸骨无存,我保证,因为二哥在,大哥在,龙宴在,你爱的父母都在,没有人会让你尸骨无存,也没有人能让你尸骨无存,”龙谷伸手一指展小怜的腰,说:“二哥会在你的腰上系着一条保险绳,就算你跌进了深渊,二哥也会把你拉出来!”

    展小怜看着龙谷,原本晶亮的眼里渐渐晕染上一层水汽,泪珠在眼眶里打转,随着她无声的抽噎顺着脸颊滚落而下,龙谷伸手擦展小怜脸上的泪水,说:“小怜,你记住,二哥不愿逼你做任何选择,二哥只是希望小怜能活出自己,能想奔腾的水一样充满生机,而不是看到一汪静止不动的腐水。小怜,选择权在你,二哥不好做任何干涉,你的任何选择二哥都会无条件支持。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随心所欲,但是二哥知道小怜有,也应该有,二哥希望小怜能做随心所欲的自己。”

    展小怜剧烈的抽噎,她一边抹眼泪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但是……”

    龙谷伸手,把展小怜搂进怀里,“这世上,识时务者为俊杰,小怜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懂眼色最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孩,所以小怜曾经的所有言行都是最聪明的做法,如果是二哥,二哥也会在不可知无法掌控的时候选择妥协。但是现在不一样,小怜的身后有大哥二哥,如果燕回背后有一座山让他依靠,那么现在我们的小怜身后也会有一座让小怜依靠。小怜,燕回不是神,不是兽,他不过是一个希望得到自己喜欢女人的普通男人,他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二哥眼中的燕回,不过是个被人宠坏,在某些方面心智不成熟的男人,他的某些表现也不过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

    展小怜靠在龙谷怀里,低低的说了一句:“我知道……”然后她动了下身体,把头埋在龙谷的怀里,哽咽着说:“可是我想起来……还是会恨……”

    龙谷点点头,摸着展小怜的头发,说:“小怜,人无私是好,只是有时候自私也是必要的,你不能一直活在替别人不公的情绪里,这世上恨燕回的人必定很多,就如在湘江有很多人恨大哥,恨我,恨龙家所有人的人一样,我们活着必然会碰到和自己站在对立面的人和事,这是无可避免的,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去面对。小怜,你是为自己活着,不是为别人,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活在,你从来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些站在局外的批判者。”

    展小怜低声的抽泣,抓住龙谷的衣服大哭:“二哥……”

    龙谷搂着展小怜坐在床沿,紧紧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小怜,大哥、二哥和龙宴会代替龙哥和连美人保护我们的小怜,小怜只要幸福的当龙家的小公主就行……”

    展小怜哭着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龙谷拍拍展小怜的后背,伸手放下床头垫着的枕头,拿了几张纸给展小怜擦眼泪:“小怜,你把外套脱了睡一会,二哥出去一下,睡醒了以后,二哥要看到我们小怜是笑的,可不能哭。”

    展小怜点头,在龙谷的协助下脱了外套,慢吞吞的钻到被窝里,从被窝里探头看着龙谷,说:“二哥,我以后肯定会笑的。”

    龙谷弯腰拍拍她的脸,然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屋里兄妹二人说话的时候,客厅里坐着的三个人也没消停,龙谷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展妈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骂燕回:“……你还敢说没有?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我们小怜是个女孩子,打打不过骂骂不过,她能欺负你什么?你看看你这么大一个子的人,外头还站了一堆大男人,就那么往小怜面前一站,小怜敢碰你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什么?你说破天我都不信,我们小怜拿什么欺负你?……”

    燕回的脸都绿了,指着自己的后脑勺说:“爷这头上被砸了好几个包……”

    展妈眼泪鼻涕的抬头对着燕回吼了一句:“包呢?你指给我看!”

    燕回:“……”半响才气急败坏的回:“砸完了,消下去了哪来的包?”

    展妈一抹眼泪,“哦,消下去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有证据?你欺负小怜可是有证据的!我们小怜现在的身体你给那说不是你的责任?我们家小怜那脚脖子上还有伤呢,你敢说不是你的责任?”

    燕回眨巴了两下眼睛:“那是她自己锯的……”

    展妈泪眼朦胧的抓狂:“你骗谁啊?有谁会傻到往自己腿上锯脚脖子?就算真的是她自己的锯的,那也是你逼的!你敢说不是?”吼完,展妈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哎哟我苦命的小怜啊……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人了呢?……”

    燕回的脸已经转黑了,眼看着就要到了极限,龙谷从展小怜房间走出来,“展叔展婶,小怜睡了。”

    燕回还是那个姿势斜躺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龙谷看,龙谷往沙发上一坐,说:“我看她没什么精神,就让她躺一会。”

    燕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回一骨碌爬起来,“爷去瞅一眼!”

    展爸展妈刚要站起来拦,龙谷伸手把两人拉下:“没事!让他们自己说。”

    展妈指着燕回的背影说:“这人我哪敢信?”

    龙谷笑了笑,说:“放心,他要是想见小怜,谁都拦不住,他要是不想分,怎么都会缠着小怜,要解决就要彻底解决,不然以后还会麻烦。”

    展爸拉拉展妈的衣角,“坐下吧,龙谷办事你放心,这孩子懂分寸的。”

    展妈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一脸惆怅的时候:“我这个妈当的不合格,小怜这么长时间以来一个人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我都不知道……”

    展爸没吭声,当初展爸因为担心,还特地请人帮忙调查了,结果人家反馈给他的信息是正常的,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应该是不正常的,只是信息被人篡改,到了他手里就是另外一种说法,这根本就是因为燕回觉察到这点,故意为之罢了。

    自己的女儿遇到这么大的事,展爸能不难受?从小到大,展小怜就是展爸捧着长大的,谁都没有展爸那份疼展小怜的心来的重,他越心疼就越无力,在展爸知道自己的力量抵挡不了燕回以后,他只能把希望放在湘江龙家的身上。

    尽管展爸并不愿意龙家知道小怜的事,可是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如果他想真的保护小怜,就只能让龙家来保护。现在的展爸完全是站在旁边的,为龙家兄弟让出解决处理事情的权利,等着小怜高高兴兴的日子尽快到来。

    展爸拽着展妈的一脚,说:“坐下吧,小怜也长大了,知道自己要什么,我们不要干涉太多。”

    展妈看了展爸一眼,没说话,满脸惆怅的坐着。

    燕回晃到展小怜房间门前,伸手拧开门走了进去,进去以后伸手把门关了起来。

    展小怜侧躺在床上,眼睛是闭着的,燕回晃过去,直接在展小怜身侧和衣躺了下来,一只手撑在脑袋一只手搁到展小怜的身上,嘴里说道:“你,爷知道你没睡……”

    展小怜蓦地睁开眼睛看着燕回,突然从被窝里伸出手,伸手搂着燕回的脖子,靠在他胸前,问:“燕回,我能不能相信你?”

    ------题外话------

    爷抬头惆怅的仰望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