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84章 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前进一步

第284章 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前进一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小的卧室异常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燕回愣在原地,以同一个姿势定格不动,半响,卧室内响起燕回一声低低的,轻轻的笑声:“你这女人傻了吧?这是什么问题?”

    展小怜闭着眼睛说了句:“就这样吧,当我没问。”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顺势搂在自己怀里,说:“爷还真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爷老早就说过,你在爷身边,乖乖的,别老跟爷作,爷就只要你一个女人,你说你有消停的时候吗?整天想着怎么跟爷分,爷这心肝肺都是被你气黑的……”

    展小怜在他怀里突然笑出来,闷声闷气的缩:“你心肝是天生黑,肺是抽烟抽的,赖不到我头上。”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的脸从自己怀里掏出来:“你跟爷说,你是从哪像的那么多折腾爷的招?爷就奇怪了,怎么别的女人就没你这么作呢?”

    展小怜抬眸看着他的脸,认真的看了一会,过了好一会才说:“其实我很早就想问了,你是从哪学的那么多折磨人的招?剁手剁脚割舌头什么的,男人不是都应该很大度,很干脆的放人家走吗?还有,怎么别的男人都没你这么能作呢?”

    燕回捏着她的下巴,凑过去就狠狠啃了一口:“你还敢反咬一口?爷就没见过你这么作的女人!”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问:“想吵架?”

    燕回什么话没说,再次对准展小怜的嘴低头就啃了过去,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摸着她的头发,嘴里含含糊糊的说:“……谁想跟你吵架?还不都是你这女人整天挑事……”

    两人啃的气喘吁吁,燕回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的脸,问:“妞,爷就知道会是这样,你根本就是爱爷爱的死去活来,看你以后还敢不承认……”

    两人挨的太近,燕回说话的时候那嘴唇都快碰到了展小怜的嘴,展小怜抬起下巴,直接咬住燕回的嘴唇,燕回再一次低头啃过去,直到餍足了才停止,半响抬头俯视着展小怜,展小怜看着他说:“燕回,你听好,这是我给我自己的机会,你别让我后悔我做了这次决定。”

    燕回邪笑:“你以为会有几个男人愿意这么被你折腾?也就爷能受得了你,你这女人得知足……后悔后悔,爷就没有后悔的事,你这女人别跟爷找事就行。”

    展小怜没跟他再说,只是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胸前,静静的一句话都没有。她不说话燕回就更没话说,确切的说是不愿打破这一刻的宁静,而且,燕大爷心里还在滋生龌龊的秧苗,想着难得这女人这么主动温顺乖巧,要不要顺势哄她在这屋里做一次,那手都往被窝里伸准备车展小怜的裤子了,冷不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龙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怜?醒了吗?”

    燕大爷好事被坏,火冒三丈,对着门外吼了一句:“这妞本来都睡着了,就你敲门给吵醒的!”

    展小怜睁着眼看着燕回,“我一直都没睡着啊。”

    燕回扭头对着展小怜怒:“啰嗦!”

    展小怜还没来得及反应,龙谷在外面又开口:“小怜,二哥要进来了。”

    龙谷说完,等了一会,然后伸手拧门,他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燕回正慢吞吞的坐直身体,脸是黑的,不过这黑脸一看就是对他到来的不满所致。龙谷走过去,站在床边看着躺着的展小怜,问:“小怜。”

    展小怜从被窝里坐起来,眼睛还有点红肿,“二哥。”

    龙谷往椅子上一坐,看了眼燕回,又看了眼展小怜:“二哥是来听听小怜和燕先生的意思。”

    燕回直接说了句:“有什么好听的?这女人本来就是爷的!”

    展小怜和龙谷都当没听到他的话,龙谷看着展小怜,等展小怜的开口,展小怜看了眼燕回,然后看向龙谷,然后开口:“二哥,如果需要,我一定会跟你和大哥三哥开口。”

    龙谷顿时笑了笑,“好,二哥随时恭候我们小怜的吩咐。”

    燕回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暴怒:“你们说的什么玩意?爷怎么听不明白?”瞪着展小怜:“妞,你跟爷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爷?”

    展小怜还是当没听到他的话,伸手拿过外套准备穿上,一边穿一边说:“二哥,我爸我妈那边……”

    龙谷安抚的对她笑了笑,说:“放心,二哥会跟他们说,你只要做你想做的就行。”

    燕大爷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结果也没人理他,马上就要炸毛了,龙谷才开口说了句:“燕先生,这是小怜的给她自己的机会,所以才有你的机会,我希望燕先生能明白,这一次的游戏规则和之前的不同,如果小怜决定放手,我会插手援助。”

    燕回嗤笑:“你要跟爷抢女人?”

    龙谷笑着点头:“这样说也不算错。如果你能留住小怜,是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又或者是一辈子,那是你的本事,但是留不住了,我会援助小怜离开,如果到了那时候,十个燕先生也挡不住小怜了。”

    燕回一只手撑在另一只手的掌心,按的指关节“咯吱咯吱”的响,展小怜一看他这是想动手打龙骨了,赶紧喊了一句:“燕回!”

    燕回回头指着龙谷,还挺委屈的对展小怜说:“妞,你这什么哥哥?竟然要跟爷抢女人!”

    展小怜瞪着他不吭声,眼神“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无比的深沉,燕回犹豫了一下,摊了摊手,说:“你这女人什么眼神?爷就开个玩笑……”

    龙谷站起来,看着展小怜笑着说了句:“小怜,二哥先出去,你要是累了继续歇歇,要是歇够了就起床。”

    展小怜点点头,“我知道了二哥。”

    龙谷站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展小怜低头拉上羽绒服的拉链,“我二哥说的,就是我想说的,”顿了下,她抬头看着燕回,说:“燕回,我不是喜欢跟人家玩的人,我说出的话就做得到,我喜欢的,我会认真,会付出,一旦我不喜欢了,就不会有以后。”

    燕回往前一步,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跪在床上,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腰猛的一拉向自己怀里,嘴里说道:“你以后少跟爷说些有的没的,爷要你就是要你,爷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你也一样!”

    展小怜看着他没说话,半响,她点点头:“行,我说的你明白,你说的我也明白,我们彼此明白就好。好了,我要起床了。”

    燕回冷着脸后退一步,展小怜爬起来穿鞋,穿好鞋抬脚往门边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回头看着燕回,然后对他招招手,说:“站着干什么?看你气鼓鼓的模样,不定一会我爸我妈还有我二哥会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燕回冷脸站着,半响,他抬脚朝着展小怜走去,长手长脚的,两步就跨到展小怜前面,伸手抓住展小怜的手,另一手拉开门,抬脚走了出去。

    展妈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她怎么看的那小狼崽子和小怜手牵手出来了?这情景似乎在那看的过类似的,展妈使劲想才想起来,啊,这年前小怜怀孕的时候不就是这情况?前一天小怜还打算烧死这小狼崽子,结果后来龙谷在两人之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这两人一眨眼功夫就好的蜜里调油了。

    这是龙谷刚刚给展爸展妈打了预防针的,要不然展妈这时候肯定会直接晕倒,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刚才小怜还当着他们的面说分手,怎么就分开这么点时间,突然就牵上手了呢?

    展小怜在展爸展妈对面坐下来,燕回往她旁边一摊,一只手就挂在她腰上,毫不掩饰的像展爸展妈展示他对人家闺女的所有权,展妈这都快岔气了,“小,小怜啊!”

    展小怜看着展妈:“爸、妈,对不起……”

    展妈刚刚听龙谷说是一回事,但是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她现在就觉得自己心脏病都要有了,捂着胸口就喊“哎哟”,然后眼巴巴的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看着展小怜问:“小怜,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跟他……”展妈就没好意思说,他是个神经病啊!

    展爸伸手拉了展妈一下,看着展小怜说道:“小怜,别听你妈说什么,你觉得好就好,爸爸跟你二哥一样,你的决定爸爸都会支持。我们家小怜现在是大人了,从下在南塘镇可是有名的神童,比爸爸聪明多了,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所以小怜,只要你高兴,只要你觉得好,爸爸都会支持。”

    眼泪在展小怜的眼眶里打转,龙谷一看拍拍手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这样认为,那这事就先这样了,这样,小怜从青城刚回来,想必也累了,我们让小怜休息休息,和爸爸妈妈说说话,我跟燕先生就先回去了。”

    燕回本来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听了龙谷的话顿时抬眸看了他一眼,“你爱走不走,关爷什么事?”

    龙谷笑的就跟毒蛇喷毒液似的,“燕先生真会开玩笑,”站起来,特地从对面绕到这边,伸手拉起燕回肩膀处的衣服扯起来就走,咬着牙说了句:“你要是不走你就准备死在这!”

    燕回没怎么抗拒,就是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压根没抬头,眼泪吧嗒的看着展爸展妈,展爸一看那两人离开,立刻起身坐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小怜,没什么大不了事,爸爸能理解你的心情,不哭,我们家小怜还是笑起来漂亮……”

    龙谷关门的时候就看到展爸展妈都围着展小怜坐了过去。

    燕回绷着脸走到电梯门口对着电梯抬脚就踹,龙谷伸手按下下行键,看着指示灯说道:“燕先生看到了吗?为了你,小怜可是违背了自己父母的希望。”

    燕回愣了下,扭头看了龙谷一眼,龙谷继续说:“想必燕先生也看出来了,小怜的父母对燕先生很不满意,或者是憎恨至极,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小怜脱离燕先生,找个边痕那样有相貌有责任心又有经济能力的好男人嫁了,可是小怜这一次还是站在了燕先生身边,燕先生难道不明白这是小怜对父母心意的违逆?小怜自己也是明白的,否则,她怎么会哭着对自己的父母说对不起?”

    燕回慢悠悠的扭过头,抬着下巴俯视地面,“麻烦……”

    龙谷勾了勾唇角,“没什么麻烦的,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我们活在规则的社会里,每个人要顾忌的东西太多,没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随心所欲的生活。”龙谷用眼角扫了燕回一眼,继续说:“给小怜更多的自由,她的心情会更好,燕先生不是以为小怜同意跟燕先生认真的相处,就会搬出家里跟燕先生一起住吧?”

    燕回猛的扭头看向龙谷:“当然要跟爷一起!”

    龙谷嗤笑一声:“燕先生,你跟小怜是在谈恋爱约会阶段,不是夫妻,她怎么可能会跟你出去住?”

    燕回一脸震惊:“……”

    电梯门开,龙谷抬脚走了进去,“小怜现在还是未婚姑娘,她父母都在身边,没有哪对父母同意让自己女儿跟别的男人在未婚的情况下同住,燕先生还是有点自觉的好。”

    燕大爷的脸阴了,沉着脸走进去电梯,低着头不吭声,电梯在降到一楼停下以后,燕回突然问了句:“是不是结婚了就能住一块?”

    龙谷笑了笑,“燕先生想到婚姻是好事,只是燕先生该知道,婚姻大事慎重行事,就算现在小怜想嫁我也不会同意,燕先生是否合格还是未知数,我劝燕先生暂时还是别考虑这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方面的事。”

    说完,龙谷抬脚直接走出电梯,径直坐上等在外面的车回了酒店。

    燕回慢吞吞的从车里晃出来,外面等着的一大堆保镖看到燕回除了,赶紧各就各位等着燕爷上车,结果燕回走到车门旁边,往车上一靠,一边拿白毛巾擦手一边抬头往楼上看,一模一样的窗口,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个窗口才是展小怜的家,伸手丢了毛巾,燕回敲了敲车窗,伸出两根手指,立刻有人把一根香烟塞到他手里,旁边的人凑过打火机帮他点上。

    抽了两口烟,燕回转个身,从依着车的姿势转为两只手撑着车身,弯腰看着地面,手里的烟夹在两只之间,整个人一动不动,香烟自燃到底,燕回猛的一甩手,香烟成弧线抛了出去,旁边立刻有人要过来查看他被烫到的手,燕回嘴里说了一个字:“滚。”

    然后拉开门车门坐了进去,因为没有发货,司机不敢随便发车,静静的等燕回吩咐,结果等了半天都没等到燕爷出声,只能继续等着。

    展家客厅,展小怜还有展爸展妈都坐在沙发上,展爸轻轻拍着展小怜的身体,“小怜,只要你高兴,爸爸没有任何想法,你不要老觉得你让爸爸妈妈失望了,我们家小怜从来都是让爸爸妈妈放心的孩子,你不管着什么样的选择,爸爸和妈妈都会支持你。小怜,爸爸呢只要你自己想清楚,想清楚了,你就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要管你二哥的话,你就跟他说你真正的想法,然后按照直接的心去做,这就足够了。”

    展妈擦了下鼻涕,然后看着展小怜说了句:“妈能说什么?就像你爸说的,你怎么高兴就怎么做,妈不喜欢那神……那人,你喜欢就行。反正,这以后过日子是你跟他过……”

    展爸拉了展妈一下,不让她再说,然后拿纸擦展小怜脸上的泪痕,笑着说:“别听你妈说,她呀,就是妒忌,觉得自己闺女被那家伙抢走了,心里不平衡呢。小怜,没事,就这样,你高兴了爸爸妈妈也高兴,万一你要是伤心了,爸爸妈妈还能安慰你,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伸手,一手搂了一个,把展爸展妈的头往自己面前拉了下:“爸,妈,放心,我以后肯定会让你们放心的……”

    展爸笑了笑摸摸她的头:“现在也让爸爸放心。”然后感慨了一句:“时间过的真快啊,一眨眼,当初还在爸爸怀里的小奶娃,一眨眼就长成大姑娘了,我们家小怜长大了,爸爸和妈妈啊,也老了。”

    展小怜鼻子一算,眼泪又噼里啪啦掉了下来,“爸……”

    展妈瞪了展爸一眼:“你看你看,就是因为你小怜又哭了。”

    展爸赶紧站起来岔话题:“对了小怜,今年过年,爸爸给你准备了大红包!”

    展小怜伸手一抹眼泪,脸上还挂着眼泪,嘴里却笑着说:“爸,我都自己赚钱了,还要什么红包啊。”

    展妈也乐颠颠的站起来说:“妈也去给小怜拿新年礼物去,你等着啊。”

    展小怜点点头,怀里还抱着暖水袋,看着展爸展妈回他们放假,一会功夫展爸手里还真拿了个红包出来,展小怜接到手里一试,厚厚的一叠,估计能有两千块钱,展小怜好奇的打开一看,果然是这样,她吸了下鼻涕问:“爸,干嘛给我这么多啊?”

    展爸笑着说:“那是因为我们小怜也长大了呀。”

    展妈拿过来的时候之前展小怜选的两件裙子,展妈一边从盒子里拿出来一边说:“这天现在也不能穿啊,这是买早了,应该再过一阵再买。”

    展小怜站起来拿到伸手比划,“妈,我喜欢,真的,这都二月份了,很快就能穿了。”

    一家三口在一起哭一会笑一会,原本沉重压抑的气氛渐渐缓和,展小怜坐在床上主动跟展妈开口:“妈,我想吃你做的五花肉,我们中午吃五花肉吧?”

    展妈就喜欢闺女要吃的,做完了每次看着展小怜吃她就特别高兴,很有成就感,这会一看展小怜主动说要吃的,展妈立马就站了起来:“现在去买菜刚刚好,小怜,你跟你爸在家里,妈出去买五花肉。”

    展小怜站起来:“妈,我跟你一块去吧。”

    展爸去拿买菜用的袋子,攒起来往其中一个里面一塞,拿了一个手提钱包,嘴里回了句:“外面冷,你不要出去了,还是家里暖和一点,妈很快就回来。”说着,展妈就自己下楼去了。

    电梯到了一搂,展妈一边把塑料袋往手提包里塞一边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外面停了一排的车,正对着大门的车里面就坐在那死孩子呢。展妈的脸子当时就冷了,白了燕回一眼,抬脚就往小区大门口走,小区斜对面有一个大型的菜场,里面的菜也挺便宜,展妈一直在那边买菜。

    展妈走的时候那车停在下面,等四五十分以后,展妈都买完菜回来了,那车还停在那里,展妈抬脚往楼房大门里走,走了几步又停住,回头朝着车的方向走回来,伸手敲了敲车玻璃,“小伙子!”

    燕回慢悠悠的摇下车窗,抬着下巴看着展妈,也不说话。

    展妈白了他一眼,说:“你别等小怜了,赶紧回家去,小怜在家吃饭了。”

    燕回看了眼楼房,慢吞吞的扭头看着前方,悠然自得的说了句:“爷又没说等她。”

    展妈撇嘴,直起腰直接走了,回到家里展妈掏钥匙开门,打开门进去以后就看到展爸和展小怜正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大牌,展爸出了牌以后反悔了,拿起来就往自己手里塞:“爸爸出错了,换一张换一张……”

    展小怜嘴里嚷嚷:“不行不行!出牌了就不能反悔!赖皮赖皮!”扭头看到展妈回来,立刻告状:“妈,我爸打牌耍赖皮!”

    展妈对着展爸翻白眼:“你三岁啊?跟孩子玩牌还耍赖皮,你好意思?”

    展爸不管,就是耍赖皮,展小怜见老爸真的不管了,也没办法,一边鄙视一边出牌:“不带这样的,不带这样的,哪能耍赖皮呢?”

    展妈往厨房走了进步,突然停下脚步跟展小怜说了句:“小怜,那个谁还在楼下呢。”

    展小怜眨了下眼睛:“谁啊?二哥?”顿了下,又改口:“燕回?”

    展妈点头,说:“对,我让他先回去了,也不知道走了没。”

    展小怜一边出牌嘴里一边应了一句:“哦,不管他。”

    展爸看了展小怜一眼,没吭声,这一盘打完了,展爸站起来说了句:“爸爸去下洗手间,待会再玩。”

    等展爸走了,展小怜在原地坐了一会,慢吞吞的洗牌,洗了一半,她放下牌,走到阳台上往下看,果然看到下面有一排车停着,展小怜俯视着楼下,嘴里喊了一句:“燕回!”

    燕回坐在车里,隐约听到有人喊了他的名字。青城摆宴这两个地方,敢直接喊燕回名字的人仅有的几个掰手指头都数的过来,燕回听到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扭头看向大门,结果大门口没有人,燕回伸手推开车门下车,冷不丁头顶上又传来一声:“燕回!”

    燕回抬头,看到展小怜站着阳台上往下看,见他抬头,展小怜的手放在嘴边当扩音喇叭用,使劲喊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燕回站着没动,只是抬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喊了好几声,燕回都没表示,她伸手抓抓头,然后离开了阳台了。等展小怜在阳台上没了影子,燕回伸手揉了揉脖子,抬脚朝着楼房的大门口走去,电梯显示正在下行,燕回慢吞吞的走过去。

    展小怜站着电梯里,电梯在一搂停下,门打开,她抬脚往外走,一条腿刚踏出电梯,一个巨大的力气从侧旁一把拉住展小怜,展小怜嘴里就来得及“哎哎”两声,跟着就被人按在墙上,猛的堵住了她嘴。

    展小怜伸手搂住燕回的脖子,努力踮起脚尖,仰头回应着燕回的啃噬,燕回抬头,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展小怜顺着他的力气靠在墙面上喘气,嘴里说了句:“我刚刚跟你说,让你回家,你怎么不说话?”

    燕回低头在她嘴上又啃了一口,邪笑:“爷这要是应了,还会有现在的福利?”

    展小怜撇了撇嘴,燕回低头又啃了一下,“这是什么表情?爷还以为你就把爷给忘了了呢。”

    抿了抿嘴,展小怜斜了他一眼,“过年没回家,我爸我妈想我了,我妈在给我做吃的,你先回去,我给你打电话。”

    燕回直接把自己整个身体挂在展小怜身上,压的她差点站不稳,燕回挂她身上,嘴里无耻的说道:“怎么办?爷想死在你身上。”

    展小怜:“……”半响开口:“你要死我身上,我就成杀人嫌疑犯了。”

    燕回邪笑偏头对着展小怜的耳朵就咬了一口:“你就说你跟爷找乐子玩,不小心玩死了不就行了?”

    展小怜抬头看天,伸手捂耳朵,嘴里说道:“就算那样也是过失杀人,你还是惜命吧。”然后伸手推推她:“赶紧先回去,我爸我妈看我不在,肯定知道我下来了,刚刚还是我妈跟我说你在下面的。”

    “这样,”燕回慢吞吞的松开手,“爷要什么时候找你?”

    “哎?”展小怜愣了下,随即笑眯眯的说:“你来一次我感觉劳师动众的,还是我有时间找你。”

    燕回伸手摸着下巴:“爷得想个法子,要不然你这女人肯定要把爷忘到后脑勺去……”

    展小怜伸手按了下电梯走进去,站在电梯里看着燕回说:“你慢慢想,我先回家了。”

    燕回:“……”电梯门还有一条缝隙的时候他对着电梯吼了一句:“你这女人有没有良心?就不知道送送爷?”

    电梯缝隙里,燕回就看到展小怜那双黑漆漆水漉漉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笑的都成上玄月了,燕回那只伸出去想把电梯门挡开的手停在半空,然后看着电梯慢慢的合了起来。

    电梯上行。

    展小怜回到家里,展爸正一个人在玩纸牌的空档接龙,听到开门声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小怜回来了?”

    “嗯,”展小怜应了一声,直接跑到阳台上往下看,结果刚好看到燕回走到车旁边,展小怜立刻对着燕回的喊了一句:“燕回!”

    燕回抬头,展小怜露出白白的小牙齿对着他笑的小花朵似的,使劲挥了挥自己的手,燕回抬脚往阳台这边走了几步,然后举起手,吊儿郎当对展小怜挥了挥手,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他不说话,转身走到车边,抬脚坐了进去。

    展小怜趴在阳台看着下面,等第一辆车动了以后,后面的车陆续启动,缓缓开出小区。等车看不到影子了,展小怜才直起腰回到客厅,展爸托着下巴看着面前摊开的牌,一看就是找不到可以接龙的牌了,展小怜在他对面坐下,展爸嘴里说了句:“这年纪大不眼神也不好使了,小怜帮爸爸看看哪里还能走得通。”

    展小怜歪着脑袋看了一下,嘴里说了句:“爸,死局了,走不通的。”

    展爸不死心,又认真看了下,发现实在走不通了只好洗牌,一边洗一边笑眯眯的说:“小怜,跟爸爸再打一牌。”

    “行啊,不过,”展小怜立刻嚷了一句:“我们先说好,不许耍赖皮。”

    展爸干笑:“不耍赖皮爸爸赢不了,哪能光让爸爸输牌小怜一直赢的呢?”

    展小怜:“……”默了好一会才说:“哪有这样的赖皮借口的?”

    展爸心虚的洗牌,那边展妈抓了两头蒜走过来,往展爸面前一放:“玩什么玩?把这蒜剥了,我等着用。”

    正打算玩牌的父女俩对视一眼,展爸放下牌,一人拿了一个蒜头,开始剥蒜,剥完了展小怜两只手聚一块捧着算跑到厨房:“妈,蒜剥好了。”然后跑回来跟展爸继续打牌。

    这是展小怜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以来,一家最团聚的时候,饭桌上一家三口都很高兴,展妈还难得喝了一点酒,就是喝完就上头了,碗还是展爸洗的,展小怜要伸手,展爸说什么都不让她沾凉水,打了温水都不行。

    展妈被展爸送去睡觉,展小怜笑眯眯的靠着厨房的门框看着展爸忙活,展爸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站在这干什么?没事的话去睡觉,好好休息几天,再过几天就要上班了吧?”

    展小怜扒着门框说:“嘿嘿,知道了,那爸你继续奋斗,我去睡觉了哈。”

    展爸点点头:“去吧。”

    展小怜跑进自己房间,脱了鞋往被窝爬,人都躺下了,然后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爬起来伸手把手机拿过来,嘀嘀嘀按着手机键发短信:“我睡觉了,不能打电话骚扰我。”

    车队在停在青城和摆宴的交界处,燕回正在那周围到处看,两个城市的连接点是个很久之前的小区,小区还挺大,早先是村子,后来开发商弄下来盖了小区,住的大多是拆迁户,从外头可能,明明是一个小区,实际上一边是青城的一边是摆宴的。

    燕回在周五逛了一圈,然后回到车里,对雷震勾了勾手指:“在这地方买套房子,大一点的,爷要用。”

    雷震一听就知道了,这肯定是为了展小姐准备的,这地方要说位置还真是挺好,离青城一个多小时,离摆宴也是一个多小时,这样就避免了两人中有一个人一直辛苦奔跑的麻烦。

    燕回坐到车上以后很安静,等车启动了往前开的时候,突然开口:“雷震。”

    雷震急忙回头:“爷,有什么吩咐?”

    燕回靠在椅背上,两条长腿伸开,悠然自得的瘫在后排座上,嘴里说道:“你说那女人是不是就是故意折腾爷的?早上还要跟爷要死要活的分开,隔了几个小时,她就能对着爷笑成那样。爷怎么有种做梦的感觉?”

    这事说真的,雷震是不敢评价的,不过听燕回这样说,雷震的第一反应就是展小姐是不是打算又要折腾燕爷,什么时候来个温柔一刀了?

    燕回自己说完,直接翘上二郎腿,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嘴里说了句:“不过看情况不是爷做梦,那妞的哪几个便宜哥哥还算有人样,要不然那妞不知道要跟爷闹成什么样。”燕回的身体往上挪了下,说道:“女人可真麻烦……”

    雷震死活不吭声,半响,他突然听到燕爷后面又小声嘀咕了一句:“爷怎么就栽这女人手里了呢?”

    ------题外话------

    打滚,渣爷V5有木有?月底了,美妞们兜兜里的票票要过期了,看渣爷文不给渣爷投票的美妞,怎么减肥都减不下去,越减越胖,集体胖妞妞……捶地,胖妞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