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86章 戒指是求婚的必杀道具

第286章 戒指是求婚的必杀道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大庭广众的,多少双眼睛看着呢,结果展小怜就是旁如无人的亲下去了,偏偏燕大爷也是个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主,展小怜这一主动,燕大爷那肯定是四个爪子举起来表示配合的,伸手直接把展小怜的身体托起来往怀里揉。

    亲嘴也是体力活,展小怜挂在他身上,亲的她气喘吁吁鼻尖都是汗,特别是这两人还是那种挨一块就使着力气互啃的主。

    展小怜勾着燕回的脖子停下来,两条腿就挂在燕回身上,笑嘻嘻的问:“是不是有伤风化?”

    燕回托着她就往酒店正门里走:“爷跟爷的女人,谁敢叽歪?爷挖了他的眼珠子……”

    展小怜“咯咯”笑起来,挣了两下,“我还下来走吧,省的你把力气使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在抱我是的地方,待会没力气往腰上使了。”

    燕回的脸都黑了一半:“你等着看爷待会有没有力气!”

    好歹也一百多斤重的人,展小怜死活自己要下来,燕回托着她的手一滑,展小怜的脚落了地,伸手抱着燕回的胳膊,一边走一边说:“你出来的可是刚刚好,我刚到你就下来了。”对他晃了下大拇指,“神机妙算!”

    燕回站住脚,因为身高比展小怜高,看着展小怜的时候那就得俯视,斜眼盯着展小怜看了会,视线下移,落在展小怜抱着他一只胳膊的两只小手上,什么话没说,把胳膊可抱的地方往外送了送,抬脚就走了进去。

    酒店大厅里开了空调,里面还是很暖和的,展小怜进去以后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春天来了呀!”

    眼睛滴溜溜在大厅里乱转,抬头看到前台的位置有个她十分眼熟的面孔,展小怜松开抱着燕回的胳膊,抬脚跑了过去,对着那张卡着大眼镜的脸喊:“小笨!”

    小笨穿着酒店统一的工作制服,正对着电脑输入什么,听喊声她抬头一看,顿时惊喜的喊了声:“展小怜?!你怎么在这啊?”

    展小怜回头指了下燕回,说:“我男朋友在这里上班,所以我今天过来看看他,你在这里实习?”

    小笨推了推眼镜,看了眼展小怜指过去的方向,燕回身后还站了很多人,小笨压根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展小怜的男朋友,刚要问,突然顿住,然后往下一坐,小脸立马绷了起来,很官方的问道:“小姐请问还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

    展小怜:“……”回头看了眼一脸不爽的燕回,伸手放在嘴边小声说道:“我晚点来找你哈!”

    小笨一脸鬼祟的轻轻点头,还对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展小怜一看就知道是因为看到老板被吓的,也不打扰她,抬脚就立刻,放在身后的手还对着小笨摆了摆,小笨绷着脸继续认真工作,她身边的前台同事凑过去问:“你朋友啊?”

    小笨头也不抬的说了句:“我同班同学,在一个宿舍住了两三年呢。”

    那前台同事急忙看了过去,展小怜正跟燕回并肩往里走,同事用胳膊顶了顶小笨,八卦的说:“哎哎,你同学跟燕爷认识啊?”

    小笨抬头看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她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哎,待会等她来找我玩的时候我问问。”

    电梯停在一楼,燕回搂着展小怜直接走了进去,其他想进也不敢进,燕爷跟展小姐一起的时候,谁敢去打扰啊,坏了燕爷好事,燕爷可是要发飙的。电梯门还没关呢,燕回就发疯了,一进去就按着展小怜低头啃了过去,嘴巴啃完了就开始啃她的下巴,反正就是一刻不停的要咬点什么。

    电梯外面的人纷纷抬头看天,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电梯门还是自己到时间自动关上的,展小怜拼命挣脱出来跑去按楼层:“要不然就一直停在一楼了。”

    燕回靠着电梯内壁抬着下巴看着展小怜,等她按完了对她招手:“过来。”

    展小怜站着没动,抬头看了下电梯里的摄像头,惆怅的说:“你说会不会有人偷偷躲在监控视频那里偷看?”

    燕回慢悠悠的抬头朝着监控看了一眼,“爷说你这女人傻了吧?没看那灯是灭的,谁敢看爷挖了谁的狗眼。”

    展小怜目瞪口呆:“还真懂眼色啊。”

    电梯在目的地停下,门自动打开,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走出电梯,一步三晃的走路,一看就是心情顺畅没什么闹心事得瑟的,走到一个房间门口,伸手按了下指望锁,直接把展小怜带了进去。

    一进去这人就直奔目的,直接把展小怜抱起来往卧室走,展小怜窝在他怀里咯咯笑,“燕回,你是不是除了这事就没别的想法了?我怎么觉得你一天到晚都想着这事呢?”

    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扔到床上,直接脱了身上的衣服压了过去,嘴里说了句:“别以为爷不知道,你这女人要是没想怎么就盯着爷说这个了?”

    展小怜在床上打了个滚,燕回本来打算啃到她的嘴的,结果一下子啃了个空,这床还大,展小怜这边滚到那边,一边滚嘴里还一边说:“我就是想了,要不然我来找你干什么?你说说你还有什么其他功能?主要功能不就是这个……”

    燕回踢了鞋就往床上爬,扑过去把展小怜固定住,嘴里说了句:“你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展小怜滚了一半被燕回掰着身体滚过去,嘴里尖叫一声:“啊……混蛋……”

    反正,什么春宵暖帐,说的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两人这时候就跟臭味相投似的,一见面就在床上较高下,折腾这样折腾那样的,明明两个人都满足了,偏偏一个死不认输,一个死活要对方认输,这一闹就是一上午。

    展小怜迷迷瞪瞪从睁开眼,燕回就在她身边,一只手握在她胸上,一只手伸在她腰下面摸她屁屁,展小怜一动,燕回立刻闭着眼睛就凑过去堵她的嘴,其实也没醒,就是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这样了展小怜把他的手拿下去,翻个身,主动往他身上一靠,伸手抱着燕回,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中午的时候是被饿醒的,肚子咕噜噜叫,展小怜爬起来就嚷了句:“太阳,我快被饿死了!”扭头看到燕回还睡的跟猪似的,伸手对着他裹着被子的身体就使劲拍了下:“燕回!吃饭了!”

    燕回睁开眼,还迷迷蒙蒙的模样,嘴里问了句:“几点了?”

    展小怜一看手机时间,抽了抽嘴角:“一点半了!快起床!”

    燕回睁着眼睛躺着没动,半响突然伸手锤了下床:“就是你这女人死活不肯跟爷低头才闹成这样,要不是你爷能耽误事?”

    展小怜坐起来,一边往自己身上套衣服一边问:“你下午有事?”

    燕回还是躺着没动,嘴里懒洋洋的说了句:“啊,有事。已经晚了……”

    展小怜:“……”默了默才说:“那你还不赶紧起床?”

    燕回伸手绕过展小怜肚子,一只手开始捏她的屁股:“晚了,爷要是损失了两千万,你就来给爷肉偿,都是你搞出来的……”

    展小怜懒的理他,拿开他的手动作麻利的穿衣服,“反正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去。”

    燕回还是懒洋洋的模样,只不过懒了一会以后慢吞吞的爬起来,靠在床头,迷蒙着双眼看着展小怜,展小怜自己穿好以后,赶紧催他:“你起不起?不起我自己去吃了。”

    燕回招手:“起,你去让人给爷把衣服拿过来。”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抬脚走了出去,一会功夫以后提着一个大盒子,里面是燕回的从头到脚的一整套衣服,把衣服往床头一放,展小怜光着脚往床上一坐,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燕回说:“穿吧。”

    燕回看了眼她的表情,然后慢吞吞的伸手拉着被子挡住裸露的上身,一副小绵羊碰到大色狼的模样,看着她问:“你干嘛?”

    展小怜大眼弯弯,咧着小嘴笑的特别开心:“我欣赏美男更衣啊。”

    燕大爷为了证明自己是举世无双的绝色美男,大方的踢了身上的被子穿衣服。

    等燕回穿好衣服了,两人一起外走的时候,展小怜突然开口说了句:“我说真的哈,不是说你的哈,我觉得长再好看的男人,那玩意都不好看,亏我小时候还那么想看一眼……”

    “展小怜,你想死是不是?”燕回的脸当时就黑了。

    展小怜回头一看,笑嘻嘻的走到燕回身边,伸手抱着他的胳膊,说:“都说不是说你的了,你干嘛给我摆这个脸子看啊?走吧走吧,我真要饿死了。”

    鉴于燕大爷很不高兴,展小怜使劲拖着燕回的手才让他走,到了餐厅就开始吃饭,展小怜是自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结果人家不给她做,展小怜鼻子都气歪了:“我就想吃爆炒豆角,怎么不行了?辣我不怕,我就喜欢吃不行啊!”

    燕回当没听到,人家也不敢给她做,结果等饭菜上来了,展小怜这才发现这不就是当初在别墅疗养的时候吃的那些疗养餐吗?养身饮食都是以清淡和营养为主,味是真没那么重,要是口味重的人吃着会觉得没什么味道。

    燕回指指展小怜面前的东西,说:“吃,不吃你就什么吃的都没有。”

    展小怜瞪着燕回,半响突然嚷了一句:“你这是虐待!”

    “爷让人给你做的是好的,你还敢说爷虐待!”燕回理直气壮的说:“不吃就没的吃!”

    展小怜的肚子叽里咕噜响了一下,她拿起筷子和勺子,气狠狠的一边吃一边嘀咕:“在家里不让我吃,在外头还不让我吃,凭什么呀!”

    展爸展妈对展小怜的身体那是真的注意,医生可是说的很明白,一两年别指望怀孕了,要是养的不好,要花的时间可能更长,这个养是长期的,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能养好的,急也急不来,身体本来就弱,第一次打胎底子就没养好,这样的折腾好好的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展小怜这样自幼就体弱多病的小身子骨?

    展爸展妈知道,燕回当然也知道,结果怎么样他不管,也不懂,营养师说应该给展小怜吃什么,他就给她吃什么,省的以后这女人作的时候又闹腾他。燕大爷纯粹是为了防止这女人突然发疯未雨绸缪的,反正就这些,不吃就没有了。

    饭菜虽然味淡,不过吃进去了味道也还行,又不是完全没味,就是要淡一点,只不过有些凉性的东西不会出现。

    吃饱以后展小怜跟燕回说一声,直接跑楼下找小笨,小笨刚好要跟人换班,交接完之后正在换衣服,听到有人说外头展小姐找她,小笨赶紧换了衣服出去一看,果然是展小怜,她提着小包跑过去:“展小怜!”

    展小怜晃着身体看着她:“你下班啦?”

    小笨点点头,拉着展小怜走到大堂专门留着给客人坐的沙发上:“我们这边坐坐,出去太冷了。我这周上早班呢。”

    展小怜戳戳小笨的脑门:“你这家伙在上周看到还说没找到工作,这不是找到了吗?”

    小笨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我这不是不好意思跟你说嘛?你说你是那么一家公司负责人,我跟你说我找了个前台的工作,多丢人啊?”

    展小怜手捧着脸,感慨似的说了句:“其实你这工作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就是不说外企,工资会低一点。”

    小笨看了看周围,凑到展小怜耳边偷偷说了句:“我跟你说,我觉得他们家给的工资不低,真的,跟我一起出去找工作的,不管是干什么,试用期都是八百一千这样,一千二都是高的。我试用期的时候就给了一千八,转正了是两千五,还有额外的餐补和交通费,我干了半年以后还给加了五百块钱工资。”

    展小怜睁大眼睛:“前台的待遇这么好?”

    小笨还是鬼鬼祟祟的模样,“我一个堂姐在这里当服务员,她介绍我来的,我现在是专门接待外宾的。”

    展小怜点头,难怪了,她就说小笨是学外语的,虽然学习的时候不是那么聪明,不过小笨很认真是真的,在班上属于中等位置,她要是单纯的做前台那是可惜了,如果是接待外宾的,那就是不错,好歹还有练口语的机会,专业不会荒废。

    展小怜看着小笨那张神采飞扬的脸,突然凑过去,一脸阴险的问:“你说,你男朋友是不是叫雷过客?”

    一听“雷过客”的名字,小笨急忙对着展小怜摆手,涨红着脸说:“这这这……这个没有这回事啊!他他他他真不是我男朋友……”

    展小怜抖着肩膀奸笑:“小笨,你就从实招来吧,你是骗不了我的,雷过客跟我可是老交情了,他手机屏保还是用的你照片,你说不是我怎么相信呢?”

    小笨本来就涨红的脸瞬间爆红,她伸手捂着脸,低着头说:“真的不是……我可怕他了……”

    展小怜:“哎?”

    小笨不敢抬头,小声说:“他有点凶,我害怕……”

    展小怜:“……”她第一次知道二货雷过客有点凶啊,她怎么不知道那家伙凶在哪里啊?展小怜伸手拍拍小笨的肩膀,说:“我知道了,说你是他女朋友什么的,就是雷过客那小子一厢情愿了。我下次嘲笑他,那小子上次还跟我显摆,说你是她女朋友,还说你特别漂亮,竟然还要跟我拉开距离,说你不喜欢他跟别的女人接触……”

    小笨抬头:“真的?”

    展小怜点头:“我骗你干嘛?当然是真的。还跟我说以后要对你好呢,对了,还说他哥哥很高兴他有个大学生女朋友,不许他对你不好。”

    小笨愣了好一会,半响才说:“这样啊!”

    展小怜笑嘻嘻的看着她问:“雷过客这家伙呢,就是别人对他凶,他就弱,别人一弱,他就凶。小笨,他以后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就对他吼,一吼他就怕了,要是你吼不出来,你就哭,一哭他更怕,要是逼急了,他能陪着你一起哭。”

    小笨:“……”

    两个人正说着话,突然听到有人冲到前台急巴巴的问:“我女朋友呢?”

    前台的姑娘没好气的回了句:“谁是你女朋友啊?人家肖吱吱可没承认过是你女朋友。”

    展小怜扭头一看,果然看到雷过客那二货趴在前台那边,还跟前台姑娘吵呢:“吱吱就是我女朋友,她不承认也是我女朋友,我哥都同意了的。”

    展小怜看向小笨,小笨张着嘴,一脸呆样,半响才跟展小怜说:“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事。”

    雷过客还在那边不依不饶的,前台打发了好几次都没打发走,偏要人家告诉他他女朋友去哪了,展小怜忍无可忍的对着雷过客吼了一句:“你找不到人就不知道去看排班表啊?现在不在要么请假要么下班你就不知道分析一下啊?实在不想去她住的地方找也行啊!看你笨的!”吼完了看着小笨问:“我吼他你不会生气吧?”

    小笨急忙摆手:“我真不是他女朋友,我生什么气啊?”

    雷过客听到展小怜的声音,里面冲了过来:“小米!我女朋友你看到没啊?”

    展小怜伸手一指背对雷过客的单人沙发,说:“看到了,在这呢。”

    小笨抬头看着展小怜:“哎?”

    雷过客快速的冲到小笨面前,说:“小笨!”

    小笨的腰杆挺的笔直,全是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一看就是被雷过客吓的,展小怜在旁边看戏似的手托腮看着两人,雷过客急巴巴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绒布抱住的小盒子,打开以后,“噗通”一声跪在小笨面前,说:“小笨,你嫁给我吧!”

    展小怜:“……”

    小笨被吓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嫁,嫁……嫁?!”突然蹦起来往展小怜那边跑:“展小怜,你看你看!”

    展小怜正目瞪口呆呢,这人家姑娘还没承认是他女朋友,他怎么就突然求起婚来了呢?

    雷过客捧着戒指,身体的方向随着小笨的身影转了一圈,开口:“你还不愿意啊?”

    小笨躲在展小怜身后,直着脖子结结巴巴的大声说道:“我,我我就是不愿意!”

    雷过客站起来,低头看看手里的戒指,又看看小笨,粗声粗气的说说:“我花了五千块买了戒指跟你求婚,你还不愿意?”

    小笨的眼泪又要下来了,整个人哆哆嗦嗦的:“我,我又没让你买……”

    雷过客伸手,举着手里的戒指问:“那我买的戒指怎么办?你不要我不是白花钱了?”

    小笨哭哭啼啼的说:“我,我赔你钱还不行?”

    展小怜张着嘴,看马戏的看着两个人,眨巴了两下眼睛,转身就走:“那个,你们俩有话慢慢说,我先走一步。”

    小笨哪敢让她走,急忙伸手拉住:“展小怜,你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了句:“能怎么办啊?当然是看着办啊,那戒指又不是你让买的,你赔什么钱啊?不过人家是因为你才买的,你也得负点责任,你要是想完美的解决这件事,不让自己赔这个钱又不让雷过客生气,最好的办法就是接受下来,你看,你不用赔钱他也高兴了,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嘿嘿,就这样,我先走了哈!”

    说着,展小怜拉下小笨的手,赶紧跑了。

    雷过客还伸着手举着手里的戒指,小笨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也不敢走,就站在原地,可怜巴巴的咬着手指头。

    展小怜笑的跟什么似的到了楼上,燕回刚从卧室出来,看样子是要出去,看到展小怜笑成那样伸手拉过来,抬着她的下巴就啃过去,“什么事高兴成这样?”

    展小怜把笑出来的眼泪擦了,就把刚刚的事说了一遍,燕回“哈”了一声,语气十分鄙视的说:“雷过客那小子也知道找女人了?”

    展小怜刚想说话,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掏出来一看,顿时又爆发出一阵大笑,然后笑的弯着腰把手机往燕回面前递,嘴里还说呢:“看看,看看,人过客求婚成功了……”

    燕回疑惑的拿起手机一看,只见手机上有一条短信:

    小米小米,我有老婆了,多亏你刚刚帮帮我,小笨答应当我老婆了,她戒指收了,为了感谢你帮我讨老婆,我要请你吃饭。

    过客。

    展小怜捂着肚子笑:“哎哟不行了,我真是服了雷过客这家伙了,人家什么都没说,他就到处宣扬那是他女朋友,人家不过是收了戒指,他就说人家是他老婆,不服不行……”

    燕回阴测测的盯着那条短信,突然说了句:“送戒指就能让女人当老婆?”

    展小怜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随口说了句:“对啊,求婚当然得用戒指求。哎哟笑死我了……世上还有这样的人是……”

    燕回又问:“接下去就算成功?”

    展小怜勉强站起来说了句:“肯定啊,人家都不收,那肯定说明没看中,不乐意嫁啊。”

    听了展小怜的话,燕回突然又开口了:“爷送了你那么多戒指,你都接收了,你说你都答应了多少次?”

    展小怜一愣,她抬头看着燕回:“哈?”

    燕回看着她说:“这样说,就是你也是爷老婆了是不是?那你是不是应该每天都跟爷住一块?”

    展小怜:“……”半响她才说:“这个……咱俩不一样……”

    燕回的脸子当时就掉了,冷飕飕的,抬着下巴,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展小怜不说话,展小怜“嘿嘿”干笑两声,上前一步,伸手抱着燕回的胳膊拉着他往外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跟我说了,只能先处着,要是咱俩都没意见才行。”

    燕回停下脚步看着她,展小怜直接移开视线,拉着她往前走:“你不是有事吗?走吧走吧,我送你到楼下。”笑嘻嘻的抬头看了燕回一眼,说:“我好吧?”

    走到电梯门口,展小怜伸手要按向下的键,燕回在她按之前开口说了句:“往上按。”

    展小怜伸手按了向上,好奇的问:“这楼上不就是酒店吗?你去楼上干什么?”

    燕回扭头居高临下都看了展小怜一眼,又轻飘飘的转过头去,电梯门一开,他抬脚走了进去,展小怜还抱着他的胳膊呢,他一走展小怜跟着就走进去了,笑嘻嘻的说:“燕回,你是要带我过去参观下是不是?你不怕有外泄的机密事件?”

    燕回不理她,确切的说因为刚刚的事,燕大爷这会很不高兴,展小怜嬉皮笑脸的死活抱着燕回的胳膊讨好:“燕回,爷,燕大爷,您就跟我说句话呗,哪有这样的啊,我都说半天了你一句话都不说,我一个人说多没意思啊。”

    燕回还是不吭声,头仰的高高的,一副完全漠视展小怜的姿态,展小怜脸皮厚,她想哄人的时候就没人能挡得住的,电梯到目的地,燕回抬脚就准备出去,展小怜直接往燕回身上一跳,拉着他的脸直接就啃了过去。

    燕回本来是打算往外走的,被她一拉,差点栽前面,急忙伸手托着她的身体靠在电梯正对着门的内壁上,跟着“叮”一声,电梯门开口,电梯门口站了两排人,齐刷刷的盯着电梯门看,一看那架势就知道上来迎接燕大爷的。

    展小怜啃了半天,抬头,笑嘻嘻的问燕回:“这下不生气了吧?”

    燕回斜了她一眼,伸手拍了下她的屁股:“重的跟猪似的,你打算累死爷?下来!”

    展小怜自觉从燕回身上滑下来,一回头顿时“啊”了一声,然后指着门口的人问:“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

    燕回伸手推了下展小怜的脑袋,“站了有五分钟了,你这什么脑子!”

    展小怜嘿嘿一笑,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重新抱着燕回的胳膊跟着他就往外走了,出了电梯,展小怜突然停住脚步,扭头看着一张脸问:“哎?这不是犬吗?!”

    卿犬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扭头直接走了。

    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抓抓头:“这人怎么这么小气?这都多长时间了?还记仇呢……”

    燕回自顾往前走,展小怜被他带的差点摔跤,急忙快走几步跟上。

    边走展小怜边看了下周四,突然发现那么多楼层,好像就这个楼层跟其他的是不一样的,不像其他楼层那样分割了很多小房间,格局上就十分简介,一眼看去,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就跟一楼大厅似的宽敞。

    前面有人带路,最显眼的位置有个铁门,燕回走到门前自动有人开门,展小怜跟在燕回后面就进去了,她纯粹就是好奇,以前她从来没关心过燕回身后的这些东西,今天来了她就到处想逛逛,这酒店被重新装修过,布局似乎也不一样了,这个楼层展小怜是真的没来过。

    进了房间燕回就直接把她的小爪子推开,自己直接晃到了里面一张大的出奇的办公桌里面,往后面的椅子上一坐,那两条长腿“咔咔”两下,直接翘到了桌子上,展小怜站在原地,外面那堆人一个个都走了进来,展小怜一看这阵势明摆着有事啊,她自己一个人往后缩了缩,左右看看,在燕回办公桌对面的那排沙发里,随便挑了一个单人沙发使劲往窗边拽。

    其实就是想坐在窗边看燕回要干嘛的,结果那帮子人进来以后,一人挑了个座位坐下,卿犬个倒霉催的最后一个进来,本来数量是刚刚好的,结果被展小怜拖走一个,他进来以后左右看看就是少了张沙发,有人看到展小怜拖了也没人敢吭啊,那女人近几年都得宠,还是别惹了。

    卿犬晾在原地,那张泛着麦色的脸上刚毅的线条绷的紧紧的,抬头一看展小怜的屁股下面就坐着一个沙发呢,那沙发不就是这边空缺位置上的这只嘛?

    卿犬冷着脸看着展小怜,展小怜笑嘻嘻的对着他眨眼,卿犬沉着脸走过去,伸手就去拽沙发,“你起来,这是我的座!”

    展小怜赖在上面不动,“上面又没写你名字,怎么就是你的座了?你找个证据给我我就让给你。”

    卿犬的胸脯被气的一起一伏的,瞪着她怒道:“让你起来你就起来!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没眼色?”

    展小怜抬着小下巴看着他:“我对你一个小屁孩,要什么看什么眼色?你自己重新找个小凳子坐去。”

    “咚”一声,众人被吓了一跳,燕回那边抬起脚对着桌子重重的搁了下来,抬着下巴看着展小怜和卿犬这边,展小怜死赖在沙发上不动,卿犬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一会回来以后,手里端了个小凳子,往一大堆大老爷们的沙发堆里一坐,可喜感了。

    展小怜一个人躲在后面笑的差点岔气,从头到尾,卿犬的脸就是铁青的,就连跟燕回说话的时候,那也是没有表情。

    算起来,展小怜跟卿犬也有一年多没碰上,展小怜还奇怪的,一直担心卿犬是不是被燕回给弄死了,偷偷问过好几个人,结果人家都是斜眼看她,压根不说,展小怜觉得很郁闷,就一句话的是,死了还是活着,就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没人告诉她,真是邪了门。后来还是展小怜从二货雷过客那里套来的,说那小子等于是被流放了在外头,燕爷说了,他敢回青城就割了他的老二打断他的腿。

    这会看着这人不就是卿犬吗?这不活的好好的?展小怜盯着他的嘴巴看了好多下,腿没问题那是不是那玩意被割了?听人家说呗割了那玩意的不长胡子,她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有没有胡子,这真要是被割了,展小怜觉得自己这做的坏事就又多了一件。

    估计还是年轻的原因,展小怜看半天也没敢确定,她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长不长胡子,缩回视线,手托腮又盯着燕回看,说起来啊,这人长的真是好看,这要是换个人坐在燕回这位置,不知道得被人多骂多少,一个男人怎么能长成这样呢?比女人还要好看这就有点不像话了,他不去当明星那真是娱乐圈的重大损失。

    燕回原本是懒洋洋的听那帮人再说话的,似乎知道展小怜在看他,突然抬眼对着展小怜的方向就斜了过来,展小怜立刻鼓起小嘴,对着他做了个小猫喵喵叫的动作,燕回勾了勾唇角,又把头扭回去,看人的神情都是居高临下用眼皮子搭出来的,但看燕回一个人的表情和姿势,人家还以为他老人家是在度假,放整体看了,和下面那些正襟危坐的人一对比,那感觉就不一样,明摆着这东西就是目中无人,性格暴躁阴晴不定变态到他的下属在他面前根本不敢喘粗气。

    展小怜叹口气,扭头在其他人身上扫过,哟,黄毛也在啊,只是好了那头标志性的黄毛,她都没注意这人也在,黄毛的头发变成了红色的了,黄毛变红毛了,本来那头黄毛挺好的,竟然染了红色,展小怜嗤一声,扭头不看。视线落在卿犬身上,她真心想过去问问他是不是成太监了,不过想想实际情况还是算了,被欺负的那么可怜了,哪能还一个劲的欺负呢?

    正发呆呢,办公室的门一响,尖细的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响声随着进来人传来,展小怜正百无聊赖,扭头看了眼,曈儿从门外进来,因为保养有方,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只不过打扮比以前那种随时随地勾引人的模样稳重多了,最起码没有把自己该露不该露的地方都给露出了,除了脖子下一条红色的围巾外,身上其他地方都是很低调的颜色,只是这女人本身气质妖艳,即便打扮的稳重,可围巾和衣服之间露出那段皮肤,看起来也十分有诱惑力。

    曈儿进来以后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径直走到燕回面前,把她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往燕回面前一放,行动自若轻车熟路的身体一欠,坐到了燕回的办公桌上,媚声细语的说了句:“爷,您昨天的要的东西已经好了,您要拨给南区那个工程的款是不是也要给曈儿了?”

    展小怜的眼睛开始喷毒液了,一个人坐在窗户下面,“哼哼”冷笑两声,结果这会屋里正因为曈儿的到来特别安静,展小怜这两声冷笑就显得特别突兀,燕回扭头看向展小怜,就发现这妞看他的眼神就比看畜生好不了多少。

    燕回扭头的时候手里就抓起了桌子上的烟灰缸,还没等展小怜那冷笑继续,烟灰缸已经砸到了曈儿身上,曈儿吓了一跳,捂住被砸到隔壁看着燕回:“爷?”

    燕回抬脚对着瞳儿的屁股一脚踹了下去:“都半老徐娘了还敢往爷面前凑!”

    展小怜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燕回走过去,然后往他身后一站,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抬起下巴斜视曈儿说了句:“你下次再敢这副贱人德行,小心我扒了你的衣服!”

    曈儿这才看到这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展小怜,她睁大眼睛看着很久不见的展小怜,愣了半响突然说道:“你怎么会在这?”

    展小怜伸手推推燕回,阴阳怪气的说:“哟,燕爷,您老人家的这位旧情人身份地位蛮高的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勾搭您呢,看来深得您老人家的欢心啊,就差露大腿献身了,爷是不是太长时间冷落了这位美人呀?”

    燕回的脸有点扭曲,曈儿额头的汗直往下冒,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什么叫逆袭反差,这会这情形差不多就是这样,不是闹的要死要活,都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了吗?怎么她突然就在这了?曈儿急忙松开捂住胳膊的手,退到其他人离燕回差不多的距离,低着头说:“爷,展小姐真是会说笑话,曈儿刚刚失礼了……”

    展小怜当没听到展小怜的话,只是伸手重重的拍了两下燕回的肩膀:“燕爷,您老听到没?您的大美人问我凭什么在这呢?”

    燕回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只是看着瞳儿的目光冷飕飕的,有种想一枪打死她的感觉。

    曈儿不由自主又往后退了退:“……”她要是没记错,她刚刚明明是问她怎么会在这,根本就没说凭什么在这,可是这会曈儿明知道展小怜就是故意的,她却什么话都不敢说,很明显燕爷正是不高兴的时候,她最好聪明的什么话都不说,否则她很可能真的血溅当场。

    燕回冷笑着伸手一拉展小怜,展小怜顺势往他座椅的把手上一坐,一条腿悬空踢腾着,安安静静的装老实了,燕回抬着下巴斜眼看着瞳儿,冷深深的开口:“爷让她来的,你有什么意见?”

    曈儿低着头,身体微微发抖,颤抖着声音开口:“曈儿不敢。”

    燕回伸手抓起桌子上刚刚曈儿递过去的文件袋,对着她直接扔了过去:“贱人,给爷滚出去,别再让爷看到你这张脸!”

    曈儿赶紧把文件袋捡起来,送到燕回桌子前,快速的离开的办公司。

    办公室里的人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曈儿这副派头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根本就是燕爷纵容的,爷要是看不惯,给曈儿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燕爷突然之间对着她发飙,毫无疑问是因为展小姐在的缘故。

    要说曈儿,也算是燕爷下面混的最成功的女人,燕爷身边的女人大多是就是摆设,再说难听点都是替暖床陪睡的,曈儿开始也是这样的角色,可后来人家硬是从这个角色转型成燕爷的干将之一了,现在专门负责一个南区的那个大工程,大事全部她负责,对于性格多疑阴晴不定的燕回来说,能把一个过亿的工程交个一个女人,这在燕爷身边还是第一个。

    而对燕回身边的人来说,曈儿也是个与总不同的存在,毕竟曾经是燕爷的女人,现在又算是得力干将,就像当初对曈儿作为燕爷比较宠爱的女人敬三分的感觉一样,现在燕爷身边的大部分人对曈儿同样还是会敬三分。

    只是刚才,曈儿那十分受宠的形象突然被打破了,让这些长期低于曈儿的大老爷们突然有种女人就是女人,靠着身体受宠终究不可靠的想法,毕竟展小怜就等于是燕爷新宠,直接了当干干脆脆的把瞳儿给挤出了燕爷的视线之外。

    展小怜继续悠然自得的踢腾着小腿,等曈儿被赶出去了,她从椅子把手上下来,笑眯眯的跟燕回说了句:“我先出去转转,你要是忙完了让人来找我。”

    燕回手托腮看着她,懒洋洋的说了句:“别乱跑,爷一会就好。”

    展小怜对着燕回比划了个“OK”的手势,走到门边拉开门走了出去,往前走了几步,展小怜看到瞳儿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一手捂住胳膊,低着头站着,展小怜慢吞吞的晃过去,嘴里“啧啧啧”两声,“哟,这是谁啊?这不是瞳大婶吗?怎么就一年多没见,就老了这么多啊?”

    ------题外话------

    爷V5,美妞们的月底票何在?木二更,胖妞妞们别多心了,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