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89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本来还没注意旁边有人,本来她就是来找书的,结果有人主动给她送书,她抬头一看,愣了一下,“犬,你也来借书啊?”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借完了没?借完了赶紧回去。”

    展小怜看了看怀里抱着的三本书,说:“我打算借五本,找到这我可费了老大的劲,真是的,这图书馆的公交路线竟然只有几条,都没有直达的。”

    卿犬伸手抽出几本书大概翻了下,又塞进去,然后又抽出一本看,动作麻利的又把找到其中一本往哪展小怜怀里塞,“你自己出来,爷很担心,在家里发脾气,现在全城搜索找你,借完了就抓紧回去。”

    展小怜撇撇嘴,说:“我走的时候可是跟他说过的,他发什么脾气啊?真是的。”

    “爷没想到你那么心急的一个人走,”卿犬跟展小怜说话压根没抬头的,确切的说他嘴上说话,但是眼睛不看展小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自言自语呢。

    展小怜就想着这小子记仇了,绝对是记仇了,抱着怀里厚厚的四本书,再想找其他书,手上压根拿不动了,卿犬一个人在那翻书,找了好几本,最后伸手把一本书往展小怜手里抱着的书上一放,嘴里说道:“好,无本齐了,回去吧。”说着,那小子抬脚就朝着出口走去。

    展小怜抱着书:“……”

    好不容易挪到门口的借书处,把借书证借给人家,借给人家拿了借书证随手翻开看了下:“不是你的呀?”

    卿犬本来是站在门外的,手里正拿着电话在打,听到声音捂着话筒走进来说了句:“我借的。”

    人家看了下照片,没吭声,然后登记了借的书,卿犬又走出去继续打电话,展小怜把书放到背包里,抱着怀里走出去,卿犬正在门口刚挂了电话,“走吧。”

    展小怜跟在卿犬后面,看着他空着的手,又看看自己怀里的包,一边走一边嬉皮笑脸的跟卿犬说话:“犬,你好歹是个大男人,就不知道发挥下绅士风度,帮我拿下书包?重死了。”

    卿犬目不斜视的往前走:“绅士只对淑女发挥绅士风度,”顿了下,卿犬回头看了眼展小怜,语气讥讽的问:“你是吗?”

    展小怜:“……”果然是小心眼,针尖大的心眼,那仇他要记多久啊?燕回是神经病,这好好的孩子跟着燕回时间长了,也变成神经病了。

    走出图书馆,图书馆台阶下面停了四五辆车,全部是发动机启动的状态,看到展小怜跟卿犬下来,其中一辆车的门自动打开,一个人站在门边对投下台阶的展小怜说:“展小姐,请上车。”

    展小怜嘴里哎了一声,伸手的卿犬伸手直接把她推到车上,然后自己绕个圈,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了进去:“开车。”

    展小怜把包放在座椅旁边,手托腮说了句:“一个个都怪里怪气的,这是怎么了这是?我就出来借个书,我怎么觉得这气氛这么紧张呢?”

    卿犬眼睛看着前方没说话,倒是副驾驶座上的人开口了:“每年的冬季,是苍蝇跳蚤最多的时候,因为天气冷,路上的人少,方便他们动手,这一阵我们得到些线报,有一片国外过来的专业人潜进青城。展小姐您回去千万别跟爷吵,爷现在正在火头上,您要是跟他吵了,爷这脾气肯定就更不好了……”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展小怜胳膊支在书包上,叹口气,“哎,知道了,话说,你们是不是也太大惊小怪了?你们家燕爷不出门不就行了嘛?我一个学生,什么坏事都没做过,那些人总不会对付我吧?”

    卿犬在旁边冷笑一声:“对付你也得有人付钱,没人付钱谁对付你?不过,杀了你虽然没好处但是也没坏处,总归会对燕爷有影响,你要真死了,谁知道燕爷会怎么样?不定那就是人家的机会。他们接一个活,可是收了一大笔定金,要是成功了,得到的可是供他们一生无忧的钱财,”卿犬扭头看向窗外,冷淡的说:“别大意了,要不然真没命,不定什么时候,阻击枪的枪口就是对着你瞄准的。”

    展小怜一哆嗦:“……”

    卿犬还是看着窗外,嘴里说道:“不是吓唬你,还是小心点的好。”

    展小怜不说话了,一直到车停在酒店门口,她刚要推门下车,卿犬又说了句:“他们刚潜入不久,肯定还不知道你和燕爷的关系,这一阵要是出门,记得跟燕爷说,爷会提前安排,省的又像今天这样人仰马翻。”

    展小怜推门的动作顿了下,然后推开车门下车,抱出车里的书包,抬脚走了进去。

    展小怜直接回了房间,推开门就看到燕回坐在里面,展小怜刚把书名扔地上,人还没站稳,迎面就有一只抱枕对着她砸过来,展小怜赶紧把抱枕抱在怀里,嬉笑着朝着沙发跑过去,然后往燕回旁边一坐,仰着小脸笑嘻嘻的看着他说:“哎哎,你说我就出个门,你就气成这样,我还是跟你打招呼的,我哪知道你会这么生气啊?我这都回来了,你还给拉着脸子看,你不应该脸上笑眯眯的,然后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吗?”

    燕回的脸还是冷着,冷眼看着展小怜的模样,突然伸手捏着她的脸蛋,说:“你这女人就是让爷不省心,哪有你说要走直接就走的?就不知道等爷吃完了再走?”

    展小怜伸手做了个拜爷爷的手势,对着燕回一个劲的拜:“爷,我错了,我承认错误,以后再也不敢了,您老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下次保证什么事都扥跟您老人家做指示……”

    燕回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展小怜干脆往前一扑,抱着燕回的胳膊就往他身上黏,“爷,你怎么这么好?我刚出去一会你就担心我了,我真是太感动了,真的,一点都不骗你,我以后肯定会注意,不知者不罪啊,我本来不是不知道吗?现在知道了,我肯定就要注意了。”

    鉴于展小怜认错态度良好,燕大爷最终决定既往不咎,最后就是指着展小怜的脑门说:“以后都给爷注意了,哪天要是被人一枪爆头,别怪爷没提醒过你。”

    展小怜想象了一下一枪爆头的场景,打了个寒颤,急忙对着燕回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摆手:“别别,我这心里压力有点大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得消化一下。”

    燕回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拖了一下,展小怜半个身体都趴在燕回怀里,怀里伸手笨呼呼的拍了她的肩膀两下,嘴里说了句:“什么压力大不大的?有爷在你怕个什么劲?以后出门别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离开爷的身边了,爷可就不保证了……”

    燕回话没说完,展小怜一骨碌从他怀里抬头,睁大眼睛看着他,说:“燕回,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听着更担心了?我这总不能一年到头都在你旁边吧,我总的回家看我爸我妈,我总的上学去公司吧?”

    燕回邪笑,伸手拍拍她的脸,“你当然可以去,不过有几条命活爷可不保证。”

    展小怜一听,眼都直了:“燕回,你开玩笑的吧?我不至于就到你这住一晚上,就什么都变了吧?”然后身体一动就要从沙发上下去,一边穿鞋一边快速的说道:“我先回家,等这边的风头过了我再过来……”

    燕回重新伸手,把她按倒自己怀里,邪笑着说:“什么风头不风头的?这个就是淡季和旺季的事。”

    展小怜的眼睛瞪的大大,半响,她缓缓闭上眼睛,嘴里说道:“算了,我早就该想到的……”

    燕回继续伸手摸着她的背,邪笑着问道:“哟,那是什么让你没想到?”

    展小怜动了动身体,把歪在一边的脑袋换了个方向,闭着眼睛说:“假象吧。安静、稳定,没有紧张气氛的假象让我忘了。”半响,她又感慨似的说:“猫的外表让我迷惑了,现在才发现那不是猫而是猫科动物,老虎……”

    燕回伸手推推她的头:“你这女人一个人嘀嘀咕咕说什么?”

    展小怜从他身上抬头,笑嘻嘻的说了句:“没什么的,发两句牢骚罢了,好了,你去忙你的吧,害你担心一上午,我有罪。”

    燕回伸手拉着她的脖子下来,在她嘴上亲了一口,“知道错了就好,自己待屋里反省一下,乖乖等着爷回来。”

    展小怜躺在沙发上,立刻对着他做了个敬礼的手势,“遵命。”

    燕回本来都站起来了,一看她这模样,干脆又重新做了下来,双手伸进展小怜的衣服里,邪里邪气的问:“要不再做一次爷再走?”

    展小怜直接拉下他的手,“纵欲过度眼泡会浮肿目光会淫邪,这样太有损燕爷的现如今的完美形象了。”展小怜伸手指指门:“赶紧走,我要看书了。”

    “你这狠心的女人!”燕回一步三晃的走了,展小怜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沙发扶手,脚翘在沙发另一头,烦躁的伸手抓了抓头发,她被一迷惑,就忘了,真忘了,她以前不就是怕这些所以才跟燕回闹过一次?怎么现在就这么容易忘呢?

    展小怜觉得自己笨了,确切的说,是那种防备心和警惕性放松了,以致她总是所以然,总是在事情发生以后才会想起来,为什么呢?怎么好好的会这样?

    展小怜一个人抱着脑袋窝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一直在思考这个。是不是这就是女人的劣根性?一旦下了某个决定,就会忘乎所以,以致那么多聪明的女人最终都会傻傻的栽在男人的手里,失去自我失去思考,留下的是曾经那些聪明女人的外壳,实则却是失去了一半人格的不完整女人?

    展小怜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她现在是失去了自由了是不是?她不能再像别人那样自由的来去自如,不能再和穆曦那样想去哪就去哪,根本无所顾忌了是不是?想到穆曦,展小怜的眼珠子动了动,说起来穆曦那傻丫头真是的命好的典型代表啊。

    展小怜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值不值,燕回,值不值得她已经付出和即将付出的一切,她不是穆曦,不会碰到另一个李晋扬,所以,她遇到的是一个叫燕回的男人。

    如果说燕回是一个普通男人,展小怜觉得自己认了,真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的认了,可是现在的问题燕回不是一个普通男人,选择燕回是需要勇气的,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想有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可如今的一切都是预料之外,却也是预料之中。

    展小怜闭着眼睛,拼命念着“燕回”两个字,这个名字和别人的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有人姓李,有人姓张,而他是姓燕,有人叫飞翔,有人叫报国,而他叫回而已,根本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可为什么听到别人耳朵里,就是不一样呢?

    展小怜不觉得自己有当女主角的命,她跟傻妞在一块的时候,就是个配角,她也不觉得燕回有当主角的命,他跟李晋扬在一块也是个炮灰路人甲的命,那样人的,哪个脑抽的会觉得他会当主角?哪个电视剧的导演会让一个汇集天下男人所有缺点的人当主角?两个都是配角炮灰的命,怎么可能演绎出主角的内容?

    ------题外话------

    太阳,渣爷不知吃了啥,疑是食物中毒,吃药屎狗状,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