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89章 写论文需要指导

第289章 写论文需要指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下午,展小怜想通了,其实这就是习惯问题,原本一个想干嘛就能干嘛的人,如今出来进去都的人跟着,换谁都不习惯,她是不习惯,可是她想要跟的这个人就是这样的生活,两个人在一起,总要有一方会迁就一方,否则,那矛盾就是不可调和的。

    展小怜闷了一个下午,一看表情就知道老是神游,燕回跟她说话她老走神,燕回伸手捏着她的脸蛋摇晃:“妞,你跟爷说你到底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啊,没什么。”

    这有没有心事不是嘴上说的,燕回直接把她拖到自己面前:“爷对你这女人不放心,你就跟爷说,你想整什么,提前说,免得爷不高兴。”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说:“我没想怎么着啊?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没想通就一直想,”顿了下,展小怜腻歪着爬起来对着燕回靠过去,笑嘻嘻的说:“现在想通了。”

    燕回鄙视:“想不通就别想。女人就是麻烦,非得想通干什么?又憋不死你。”

    展小怜懒的跟他吵架,趴在他怀里抬头大眼弯弯的说:“女人要是不麻烦,哪有男人什么事?就是要麻烦才有男人发挥的地方吗?”

    燕回嗤笑,伸手捏着她的鼻子说:“歪理,不过看在你这女人说出来的份上,爷勉强听着。”

    展小怜眯着大眼看着他,往他胸膛上爬了爬,嘴里说道:“瞧瞧,瞧瞧,我男人长的多好看,不单单是青城内外,我怎么看着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呢?”

    燕回低头垂眸看着她,听她说话伸手掐着她的胳膊又往上拉了拉,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微微抬头就够到了她的嘴,一手按着展小怜的后脑勺就啃住她的嘴。燕回的吻那真不是吻,他就是不喜欢像其他人那样接吻,完全就是很凶残的啃,经常抬头以后展小怜发现自己的嘴唇被啃的通红,有时候还会出血,每次这样的时候,展小怜都有种自己的嘴唇是五花肉所以才特别招人啃的错觉。

    两人都靠在沙发上,展小怜趴在他怀里,燕回的手一直按着展小怜的脑袋不让她起来,等燕大爷啃的满意咬的满足了,才松开手,展小怜就觉得嘴唇疼,她伸手一摸,还真摸到血了,伸手到燕回面前告状:“你看!”

    燕回抓着她的手直接把上面的血舔了,厚颜无耻的说:“什么都没有,让爷看什么看?”

    展小怜:“……”

    燕回伸手托着她的屁股又往上抱了抱,自己调整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邪笑着说:“呀,是有的出血了,爷瞅着还有点肿了,怎么办?”

    展小怜的脑门上是一头的火,伸出舌头舔了舔,怒道:“我说你这人到底会不会接吻?怎么就学不会呢?”

    燕回理所当然的问:“要不要再教爷一次?”

    展小怜正在火头上,一边小心的按着嘴上的伤口一边吼了句:“谁要教你?我得去上点药,咬成这样我还怎么回家啊?我爸我妈看到还不呕死?”

    燕回悠然自得的松开手,眼珠子跟着展小怜的身影转,她跑去擦消毒水,燕回就一直看过去,展小怜嘴巴上的牙印被消毒水碰到有点疼,她一边抹药一边哎哟哎哟的喊疼,等上完药了,展小怜只能给展爸又打了个电话,今天回不去。

    挂了电话,展小怜瞪着燕回问:“我说你就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我回不了家是不是?我这嘴巴是真肿了,你看看!”

    燕回微微抬了抬下巴,嘴里“啊”,一声,然后慢条斯理的说:“这样,爷以后注意着点。”

    这是明知道他故意的,展小怜也没办法,说什么人家都认了,她要是不依不饶的是不是又得吵架?

    看展小怜时不时跑去照镜子一副上火的模样,燕大爷表示心情很好,不给咬个印,谁知道这女人待会是不是又要嚷着回家了?

    晚饭的时候展小怜冲东西可慢了,倒不是有多疼,而是上嘴唇有的肿,吃的时候就感觉嘴巴上面好大一块,一摸嘴唇她就炸毛,燕回这一晚上都不知道被展小怜送了多少记白眼了,不过人燕大爷就是故意的,反正人留下了,送多少白眼燕大爷嘴巴又不疼。

    睡觉的时候又少不了折腾,直折腾的两人都筋疲力尽,展小怜趴在床上不抬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燕回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迷迷糊糊的说了句:“爷果然还是喜欢在你的身体待在……”

    展小怜只是动了动身体,想翻个身换个方向舒缓下酸疼的身体,结果刚翻个身就被燕回给捉了回去,展小怜皱了皱眉头,伸出胳膊搭在燕回是腰上,一条腿翘到燕回腿上,闭着眼睛继续睡。

    早上起床,展小怜一个劲的打呵欠,坐在被窝揉着眼睛不想起,燕回早不知道去哪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时间,猜着那人就是去打拳了,展小怜自己一个人在床上躺了好半天,外面有人过来敲门,问展小怜要不要吃点东西,展小怜揉了揉肚子,慢吞吞的爬起来,洗漱完之后才开始吃东西。

    早饭过后展小怜又开始和她的论文做斗争,满地都是她摊开的书,手里拿着笔趴在桌子上写字,写几个字就回头查一下资料,作文废材无能的展小姐很苦逼,一边写一边满腹怨念:“为什么没有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人帮我写?为什么我爸要是学校老师?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

    燕回站在门口听她唠叨,然后邪笑着走进来,拉起她的头低头在她嘴上倒着亲了一下,“这么多书让你抄还没法写?”

    展小怜翻白眼:“让写三万字,我连三百都写不出来,不能抄,这一抄万一被发现了,我就死定了,我爸的脸也就让我丢光了。”顿了顿扭头看着燕回问了句:“你今天没事?”

    燕回在展小怜旁边一坐,说:“啊,有事,爷让那帮心急的东西晾晾一个小时……”

    展小怜咬着笔杆子看他,然后继续低头写字:“恁坏呢,哪有做生意像你这样的?要积极一点吧。”

    燕回的下巴直接搁在展小怜的肩窝上,轻描淡写的说:“积极啊,爷就是懒,爷不高兴,爱干就干,不干就全给爷滚远点……”

    展小怜无语的停下笔,耸了下肩膀:“下巴别搁我肩膀上,我没法写字了。”

    燕回动都动一下,突然问了句:“写这个很麻烦?”

    展小怜点点头:“别人我不知道麻不麻烦,反正对我来说是个大麻烦,我最恨的就是写作文,现在这个还是论文,我就更讨厌了。”

    燕回慢吞吞的抬起下巴,然后站起来,伸脚踢踢地上的书:“把东西收拾起来。”

    展小怜仰头看他:“干嘛?”

    燕回不耐烦:“让给你收就收,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啰嗦?”

    展小怜一听,动作麻利的把书本收拾了一下,抬头燕回已经走了出去,展小怜原地抓抓头,干坐着,一会功夫后,一个漂亮的小女佣跑过来:“展小姐,爷让我带您过去。”说着指着桌子上的书问:“这些是展小姐要用的书吗?”

    展小怜点点头:“是啊。”

    小女佣抱起书就往外走,“展小姐,请您跟我来吧。”

    展小怜急忙拿起其他资料和笔,跟着小女佣就走,结果,展小怜发现小女佣把自己带到一个特别安静的地方,她跟着小女佣进去一看,就看到里面放着一张长桌子,卿犬在桌子的另一头,面对展小怜坐着,脸上还意外的戴着一副眼镜,面前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正低头对着电话噼里啪啦的按着键盘。

    小女佣把书放在桌子的这一头,“展小姐,您请坐?”

    展小怜满脸疑惑的看着这个又看看那个:“这是干什么呀?”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别问我,我也不想看到你,是爷的吩咐我才来的。坐下!”

    展小怜站在没动,心里还纳闷这小子是不是太傲气了点,卿犬继续按着键盘,低着头开口:“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连篇论文都写不好,你这大学四年到底学的什么东西?”

    展小怜:“……”

    虽然桌子很长,不过凳子只有两个,而且小女佣是把书放在桌子这头的,展小怜就只能在这头坐下来。

    卿犬低头一边敲打着键盘嘴里一边问了句:“选题。”

    展小怜:“唉?”

    卿犬抬头看了她一眼,说:“论文选题是什么?”

    展小怜明白了,这是燕回安排了卿犬教她写论文了,翻到标题念道:“《吕蓓卡》里两位女性的人格分析。”

    卿犬勾了勾唇角,冷飕飕的说了句:“你还真会选。”

    展小怜:“……”哭丧着脸问:“犬,你就是跟我有意见吧?你都埋汰我好几天了……”死小子,要不是因为写论文,她找一巴掌忽悠过去了。

    “《吕蓓卡》的文看完了没?”卿犬还是手指灵活的按着键盘。

    展小怜伸手把书拿过来,翻到自己做了标记的那页,举着书说:“看了三分之一,还没看完。”

    卿犬都愤怒了:“你书都没看完写什么论文?”然后一拍桌子站起来,抬脚就往门外走,嘴里说了句:“先把书看完再说。”

    展小怜:“看不下去啊!我就是个俗人,我喜欢看言情小说,这个言情小说也太罗嗦了,我都看了三分之一了还没看到床戏……”

    卿犬走到门口停下了,那胸脯被气的一起一伏的,“这是名著,不是色情文学!”

    展小怜默默的捧起书,继续看。

    卿犬直接走出去,绷着脸,直接进了电梯,走到燕回的办公室,推开门,直接说了句:“那女人,我教不了,太蠢了。”

    燕回拿起桌子上的抽纸盒对着他就砸过去:“教不了你就帮她写,滚回去。”

    卿犬站着不走:“我的事还没做完,我没时间。”

    燕回的腿翘在桌子上,屋里站了一堆人,纷纷扭头看着卿犬,卿犬垂眸看着地面,站着不动。

    “过来,”燕回邪笑,对卿犬招手,周围的人立刻露出一脸同情的表情,下意识的就往后缩了缩身体。

    卿犬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爷……”

    燕回把腿放下来,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两步绕到卿犬面前,抬脚就要踹过去,结果卿犬提前一步跳开了,嘴里还嚷了一句:“爷,女人不能宠……“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燕回被气笑了,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站好了。”

    卿犬不敢过去,可是又知道不过去不行,磨磨蹭蹭往前走了两步又退了一步,燕回原地转了个圈,然后对旁边的人抬抬下巴,说:“把那小子给带过来。”

    卿犬一听,撒腿就往门边跑,结果还没碰到门把手,人群里有个跑的特别快的家伙已经从身后把他给抱住了,后面的人刚好也赶了过来,七手八脚把拼命挣扎的卿犬给抬了回来,为了防止他再跑,有个人还把鞋带解下来,把卿犬的手和脚给绑了。

    燕回伸手拿过桌上玉笔筒里面的彩色的孔雀毛做成的掸子,在手心敲了敲,走到卿犬面前,抬起一脚直接把他给踹到了地上,那地面是铺了地毯的,倒了也不至于脏了衣服。

    燕回一边围着卿犬转了一圈一边时不时抬脚踹他一下,邪笑:“跑?爷让你跑了?爷看你这小子的胆子是一天比一天大了是不是?”然后抬脚踢了他一脚:“再跑给爷看看?”

    卿犬缩了缩腿,虫子一样动了动身体,不敢吭了。

    “爷打断你的腿!”燕回说完,真的抬手用手里的那扎了羽毛的棍子直接抽在卿犬的腿上:“找死是把?爷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女人不能宠?爷看最不能宠的就是你这东西了!”说着,又对着他的腿抽了几下。

    卿犬被抽的直打滚,嘴里还犟呢:“我就是不想教那女人……”

    燕回抬手抽了一下:“轮得到你来决定?”燕回站直身体,轻轻打着手心,对旁边的站了一圈的人说:“来来来,都过来围观围观,有兴趣的可以当场表演一下男人之间的爱去,谁把这他裤子脱了。”

    卿犬一听,脸都变色了,拼命的挣扎游动:“爷,你不能这样……我都多大的人了……喂!你们敢脱……混蛋!”

    一大帮子人七手八脚的伸手,卿犬吼的嗓子都哑了,燕回在人圈外头轻描淡写的问:“有什么话说?”

    卿犬的生意带着哭腔,对着燕回拼命吼:“爷!爷……我教……我教了!我肯定把展小姐论文给写出来!……”

    燕回嗤笑一声:“早说嘛,非的找点难看。”

    他这话一说,围着卿犬的人就赶紧散开了,卿犬那裤子都被扯破了,身上就剩一件四角内裤,脸涨的通红,绷着脸,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燕回绕到卿犬后面,抬脚踩在卿犬的屁股上,“还有,别让爷发现你对爷的女人抱着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要是让爷发现了,爷就阉了你。”

    卿犬还是躺着一动不动,表情也是那样,一句话都不说。

    燕回放下脚,重新坐到办公桌后那张大的离谱的椅子上,说:“卿犬现在的活都先停了,什么时候那女人不跟爷说论文了,你什么时候恢复现在的活,赶紧下去,爷看你眼疼。”

    有人蹲下身把卿犬手上和脚上的鞋带解开,卿犬伸手把破裤子提起来,下面破破烂烂的地方也没管,绷着脸低着头,气鼓鼓的走了。

    展小怜还在那边很苦逼的看书,因为还指望卿犬能帮忙,所以速度就有点快了,看了三四个大章以后,卿犬已经换了一身衣裳回来了,整个人气压很低,展小怜看着就觉得这小子刚刚是不是有人给他气受了,从书本后面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了句:“犬,你刚刚干嘛去了?”

    卿犬的脸顿时一红到底,他冷着脸说了句:“看你的书,少多嘴多舌。”

    展小怜斜眼看他:“犬,你是不是还记着好几年前的仇啊?哎,我跟你道歉行不行?别动不动就给我脸子看啊?咱俩聊聊天呗……”

    “谁跟你聊天!”卿犬突然拍了下桌子,凶狠的对着展小怜喊:“你看不看书?不看书我可走了!”

    展小怜鼓起脸蛋,无比幽怨的看了卿犬一眼:“小心眼!”

    卿犬瞪着她,展小怜捧起书继续看,展小怜看了一下午都没看完,卿犬在长桌子的对面敲了一下午的电脑,一直绷着脸,也不知道在干嘛。

    展小怜看到后来饿了,揉着肚子喊饿,卿犬头都没抬,压根不理她,展小怜叹口气,继续看书,正看的认真呢,冷不丁有人从后面伸手一把圈住,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对着她的嘴就咬了过去。

    展小怜倒看燕回,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说道:“你忙完了?”

    燕回伸手捏着她的脸蛋,“爷来看看大学生论文写成什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写好?”

    展小怜伸手托着下巴,说:“犬说了,我书都没看完,没法写,让我先看书呢。”

    燕回直起腰看了卿犬一眼,嘴里说了句:“那就听他的,爷不懂这个。”

    展小怜站起来鬼头鬼脑的看着燕回问:“要不要先觅食?”

    燕回伸手搂着她往外走,“爷就知道你这女人饿了,走,爷带你吃点有意思的东西……”两人说着一起走了。

    卿犬一个人坐在桌子的另一端,停下手里的动作,伸手“啪”一声,合上了手里的电脑。

    ------题外话------

    爷还能喘气,内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