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1章 回家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斜了眼门外,理所当然的说了句:“就是让他听的,他这会要是不听,爷就把原话录给他听,狗胆包天的狗东西。”

    展小怜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大眼弯弯的看着燕回。

    展小怜这妞吧,说她脾气好,可是她发脾气的时候那就是随时随地,可是说她脾气不好,她能在对方不管说什么话的时候都不生气,就像燕回说要弄死卿犬,这要以前,展小怜绝对立马就爆发了,觉得燕回不可理喻,觉得他变态不是东西,结果现在,她就愿意拉下脸和姿态哄燕大爷高兴,而且,还一哄一个准。

    情侣之间的相处,其实就是个磨合的过程,两个人在相处过程中肯定会有摩擦,争吵也是在所难免,如果想缓和矛盾必然就会有一方退让,否则就出不下去。在周围人的眼中,燕回还是那个燕回,只是展小姐的似乎变了点,而且,大家一致认为展小姐的脾气变好了。

    燕回身边的人,从来都只会站在燕回身边,只会从燕回的视角出发,所以,在他们看来,以前两个人整天吵架甚至打架,都是因为展小姐的脾气不好才那样的,看看看看,展小姐如今温柔了,这不是挺好的嘛?最起码,表面上好的很,燕爷心情好了,他们这帮子燕爷周围的人也跟着享福不是?

    接连一个星期的努力,展小怜的论文终于有了大概的轮廓,因为有卿犬的帮助,两个人从书的第一页开始分析,已经分析了四分之一的内容了,主要是卿犬心急,这女人的论文搞不定,他就不能做旁的事,要赶紧搞定这破论文才行。

    一星期没回去,展爸展妈肯定就急了,哪有在人家家里一星期都不回家的?展爸直接开车去青城接了,展爸认路的本事还是不错的,直接开到了青城燕大爷的那家酒店门前,进了大厅打听,刚好当天是小笨值班,本来国内客人是旁边的前台接待的,结果旁边的前台那时候去厕所,让小笨帮忙替几分钟,就这几分钟展爸来了。

    “展教授!”小笨赶紧过去问,书呆子都有点怕老师,小笨就是怕老师的典型代表,低着头就跟犯错的小学生似的:“请问您要住店还是要找人?”

    展爸对小笨也有印象:“哎哎,你这小姑娘是不是跟我们家小怜住一个宿舍的那个小姑娘?”

    小笨急忙点头:“是呀,就是我,展小怜一直喊我小笨的。”

    展爸皱皱眉头:“这孩子,怎么给人好好的小姑娘起这名?”

    小笨急忙摆手:“没事没事,我习惯了,我觉得这名挺好的,展教授您是不是特地来找展小怜的啊?”

    展爸点头:“是啊,同学知道我们家小怜在什么地方?我刚刚给她打电话也没接,不知道是不是电话没带。”

    小笨跟展爸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然后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您好,这里是服务总台……哦,好的。”挂了电话,她抬头看着展爸说:“展小怜真不在房间,听打扫房间的阿姨说,她每天吃了早饭,都会去一个固定的教室学习,我猜肯定是在查资料写论文,前两天她下来找我玩,跟我说她现在有个专门的论文辅导老师,辅导的挺好的,还跟我说她已经有八千字的论文了。”

    展爸从旁人的嘴里听到闺女在这里确实是认真学习的,总算放宽了心,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也没那么急了。

    好歹小笨热心,又是自“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己同学的老爸,等那个前台来了以后,她还特地给雷过客打电话,请雷过客帮忙找下展小姐,小笨知道雷过客能到处跑,自己除了换衣服的地方和前台,别的哪里都不敢去,进工作之前就有人警告,楼上禁止通行,否则到时候被少了手脚是自找的,小笨多担心一个人,果真哪里都不敢去。

    说起来这酒店里的所有正常员工都会谨记不能乱碰的话,每个人的工作地点都是固定的,进来的每个人都被着重关照不能乱跑的话。

    雷过客一接到小笨的电话,嘴里喊着你这女人烦死了,人已经屁颠屁颠的跑来了,小笨可怜巴巴的跟着雷过客身边书说好话:“雷先生,请您帮帮忙吧。这是展小怜的爸爸,您去跑一趟吧,人家千里迢迢从摆宴赶过来……”

    展爸擦汗,其实开车统共就两个多小时,没那么远。

    雷过客斜着眼睛看了小笨一眼,哼了一声,抬脚朝着电梯走去,“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小笨小鸡吃米似的急忙点头:“嗯嗯。”

    雷过客到楼上去,找了一圈没找到人,伸手拉住一个人问:“有没有看的小米在哪?”

    那人愣了一下:“小雷哥,小米是谁啊?”

    “就是展小姐。”雷过客急忙改口,人家给他指了个房间,他立马跑了过去,急忙果然看到展小怜趴在那边写字,雷过客站在门口喊:“小米小米!”

    展小怜一听就知道是雷过客,回头看着他问:“过客?干嘛?”

    雷过客蹦跶:“快点快点,刚刚小笨给打电话,说你爸从摆宴开车过来找你了,现在就在楼下呢。”

    “哎?!”展小怜立马扔下比,对着桌子对面的卿犬喊了声:“犬,我先出去接下我爸哈。”说着人已经跑了过去,然后跑回房间把自己东西收拾下,塞到一个包里又送到学习的地方搁门边上,卿犬放下书本看着她,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待会肯定要跟我爸回去,不能让他去我住的房间。”

    那房间就是燕回的,里面到处都是燕回的东西,让展爸发现不就说明她撒谎了?

    展小怜跟雷过客跑下楼,果然看到展爸坐在大堂沙发上翻报纸,展小怜冲过去,“老爸!”

    展爸抬头,露出笑脸:“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小怜。”

    “嘿嘿,我刚刚在写论文,我辅导老师怪脾气,被打断了他就给我脸子看,我就调成无声的了,几个没听到你的电话。”展小怜在展爸旁边坐下,笑嘻嘻的问:“爸,你是不是不放心我过来接我回家了?”

    展爸伸手轻轻捏捏她的小脸蛋,“我的这个小闺女呀,有了男朋友就不着家了。”

    展小怜捧着脸,跟展爸撒娇:“爸,我哪有啊,我都说是来写论文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展小怜拉着展爸的手往电梯跑:“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展爸奇怪的被展小怜拉着跑,到了楼上,展小怜直接把展爸带到她学习的房间,卿犬刚合上电脑打算走,结果展小怜拉着展爸进来了,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叠纸在展爸面前显摆:“爸,你看你看,整整五页纸呢。”

    展爸还真看了看,然后点头:“小怜很认真啊。”

    展小怜得瑟:“肯定啊……”看到卿犬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打算出去,展小怜笑嘻嘻的又说:“不过是我老师教的好。爸,这就是我老师,帅吧?”

    展爸一看,还愣了下,指着卿犬说:“哎,这小伙子我见过啊!”

    展小怜点头:“是啊,你就是见过。”

    卿犬走过展爸旁边的身后停了下脚步,对着鞠了个躬,嘴里说了句:“叔叔好。”

    展爸开口就对着卿犬夸:“小伙子这是越长越帅了,也成熟了,原来你就是小怜的老师,这算是高材生给我们小怜上课了。”

    展小怜点头拍马屁:“可不是高材生?我赚了呢。”

    正说着话,燕回从门外晃了进来,卿犬直起身,抬脚就走,嘴里还说了句:“课就上到这里,我先走了。”

    展小怜抿着嘴,看看展爸又看看燕回,跑到燕回身边,抱着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我爸说我再不回去我妈就要炸毛了,所以我爸来接我,我得先回家过几天。”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看着展爸,说:“这妞的论文还没写完,回去谁教她?”

    展爸一看这小子眼睛就有点疼,当自己这个老爸的面搂自己闺女的肩膀,展爸就恨不得找把刀砍了这小子的搂着闺女的那只手,嘴里还是很温和的开口:“没事,我跟学校的老师挺熟悉,可以帮小怜找个英语老师。”

    燕回伸手晃了下展小怜,意思是让她说句话,结果展小怜真的开口了:“对啊,我爸在摆大的人缘还是挺好的,而且,英语老师就在我们家楼上呢。”

    燕回扭头看着展小怜,想用眼睛杀死她,展小怜嘻嘻一笑:“燕回,我要是写不下去了我再过来找你哈。”

    展爸干巴巴的笑了一下:“小怜一个女孩子,一直住在燕先生这也不是回事,万一别人说闲话也不太好,再说了,她还有班要上,总不能一直不去吧?”

    展小怜指了指窗外,“不过把,你早上来有点冷吧?我们中午吃了午饭再回去行不行啊?我早上不想吃东西,就吃了一点,现在都饿了。”

    一听展小怜说饿了,展爸就急:“那爸爸现在出去给你买点吃的?”

    展小怜赶紧摆手:“不用啊,这里有现场的餐厅,不吃白不吃呢。”

    其实展小怜这么做不过是让自己有时间哄燕回,要不然她现在跟她爸走了,燕大爷不定气成什么样,为了不让展爸难过,她就只能这么说,她早上被燕回逼着着吃了一份营养套餐,现在还有点反胃呢。

    展小怜看了展爸一眼,拉着燕回把他拖到外面,燕回的脸挂着就没变过来,这人啥时候都是随心情,才不管来的人是谁,他跟展爸在一块也不愿意说话,一个想抢人家闺女,一个想抢回闺女,能有啥话说?再说了,展小怜也不愿意看燕回欺负她爸。

    展小怜偷偷看了眼门边,压低声音跟燕回说软话:“我爸来了,你就给点好脸子呗,要不然我爸还以为我在这边尽被你欺负呢,你说你在我爸我妈心里就美好印象,你还当着我爸的面给我脸子看,我爸不是就更不乐意了?要不然你就被出现,要不然就给我像个正常人一样,你自己看着办。”

    燕回冷眼看着她,终于说出了重点:“他一来你就要走?”

    展小怜瞪大眼睛:“那是我爸呀!那么大年纪专门开车来接我,我不回去像话吗?”

    “那爷呢?”燕回仰着脖子问:“你就这样不管爷了?”

    展小怜快速的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说:“怎么会?我肯定还会回来的。”

    燕回斜眼看她,展小怜对着他哄了半天,然后燕回冷着脸递过一把一串钥匙,“拿去。”

    展小怜奇怪:“这是什么钥匙呀?”

    燕回直接说了句:“房子的钥匙。爷下次让人带你去看看,离摆宴近一点。”

    展小怜立刻表情暧昧的凑到他脸跟前,说:“哦,我知道了,你是打算跟我偷情是不是?好呀,这种感觉老刺激了……”

    燕回睨了她一眼,说:“你这疯女人说的什么鬼话?”顿了下,看了眼门,又说:“严肃点。”

    换个人说严肃展小怜不定还听,燕回他是严肃的人吗?展小怜当没听到,往燕回身上一跳,猴子似的挂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说:“你怎么这么好呀?我真高兴死了。”

    燕大爷得寸进尺摆架子,“你赶紧给爷下来,这样像什么话?”

    展小怜好歹被展爸接回去了,路上还把展小怜训了一顿:“你来一天两天可以,哪有在人家家里一住一周的?”

    展小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笑嘻嘻的,晃着身体说:“那也不算他的家,那是酒店,要不然我能在那住吗?其实,我是冲着论文去的,我开始的时候都打算回来了,结果说青城的图书馆藏书量特别大,可以借到书,我又要回家了,结果我有了个辅导老师。”展小怜扭头看着展爸,说:“我有免费的老师,又不用花钱,还不用欠人情,不比你请我们家楼上的张教授好使唤啊?”

    展爸哭笑不得:“你还真是冲人家免费老师住这么长时间的?你妈在家里就猜你怎么不回去呢,肯定是因为老师的缘故。你这孩子怎么跟人家女孩子不一样呢,人家女孩子都喜欢写写画画的,怎么轮到你就不行了?”

    展小怜翻着白眼看天:“我就是不喜欢,我就是讨厌。”

    “所以你写论文被卡住了。”展爸笑着打击她:“你还得意呢,小心你论文不过。”

    展小怜手托腮眯眼,一脸阴险的说:“我回家过几天,然后还要来青城,我非要逼着那小子给我把论文写出来不可!”

    展爸:“……”默了默,开口:“小怜,这个……不能太欺负人知不知道?我看着那孩子挺不错的,相比之下,我是挺喜欢那孩子的,看着就靠谱。”

    展小怜哀怨的扭头对着展爸望,展爸被她两只圆溜溜黑漆漆湿漉漉的大眼睛瞪的直发毛:“小怜,你这是什么表情?爸爸,爸爸就是随口说说……”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展小怜继续瞪,展爸终于服软了:“小怜,爸爸错了,爸爸到期,卿犬那孩子吧,总归是年轻不踏实,还是年纪大一点的男人稳重……”顿了顿,又说:“我们家小怜眼光好。”

    展小怜瞪不下去,“扑哧”一下笑出声,然后抬着小下巴,傲气的“哼”一声扭头看向旁边。

    展爸这个愁的,都说女生外向还真不假啊,养这么大,结果就因为说他男朋友不好就不高兴了,“小怜啊,爸爸不是说燕回不好,你喜欢就行是不是?唉唉,爸爸不说了,爸爸认错啦。”

    展小怜扭头,然后对展爸呲牙笑,“老爸,你还真当我生气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啦。”

    父女俩回家,展小怜自然少不了展爸一顿唠叨,问父女俩有没有去老姨家,结果听说展爸没带展小怜过去,展妈又把展爸给骂了一顿,父女俩抱头当哑巴。

    第二天展小怜还去了趟公司,看了一天报表。天气还冷,早上她就赖床上不起床,早饭都是展妈端到床上给她吃的。

    回家好几天展小怜都是到中午才起床,自己没事上网,结果在娱乐版看到一张图片,那图片里的背景她没见过,不过图片里面被挡了脸的人她认得,手上那戒指穆曦还给展小怜看过,所以展小怜一看到那戒指就是知道那是穆曦,虽然模特没露脸,后来再搜搜,发现是某国外一个论坛上的照片被国内的新闻记者截图在国内发表了。

    拿过手机,展小怜翻到穆曦的号码给穆曦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总算有人接了,结果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展小怜疑疑惑惑的用英语问了句:“您好,请问是穆曦小姐的手机吗?”

    对方同样的也用英语作答:“是的,穆曦小姐现在正陪着李先生和宝宝在玩,暂时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您稍后打过来可以吗?”

    展小怜一听,也没说话,跟对方说了两句就挂了,无比的惆怅的看了看电话,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算了,还是等你回来吧,浪费我国际长途电话费,肉疼了我都。”

    穆曦具体什么时候回来展小怜也不知道,她猜着也知道,傻妞现在肯定是被她的小娃娃给绊住了,估计外面啥人都想不起来了,要不然不会这么长时间不给她打一个电话,掰卓指头算算,他们家那小崽子现在也有三四个月了吧?看来月子是做过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傻妞也该回来了。

    展小怜自己心里在盘算穆曦回来的时间,其实穆曦倒地什么时候回来她也不知道。

    展小怜难得连着上了一周的班,揉着脖子从公司处理,正午的太阳正好,吃饭时间,大家都往外走,财务从后面走出来,“展小姐你今天打算去哪吃饭啊?”

    展小怜摊手:“不知道呢,没想好,我连着吃了三四天的面条,快吐了,反正我坚决不吃面条了。”

    财务神秘一笑:“我知道一家炒菜挺好吃,不过有点远,反正中午也没什么事,逛过去吧。”

    展小怜一听点点头:“成啊,好吃就行。”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这聊着聊着就聊到“绝地”了,没办法,为了对账,财务一个月跑两三次“绝地”,展小怜沉默的走着,半响突然问了句:“对了,‘绝地’的那位边痕边律师你知道吧?”

    财务小心的看了展小怜一眼,说:“当然知道。”

    展小怜扭头看着她问了句:“你知不知道他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好了没?有没有留疤什么的?”

    财务想了想,说:“有没有留疤我不知道,不过他已经恢复上班了,脸上看着没有疤痕的样子。”顿了下,财务看着展小怜小心翼翼的问:“展小姐,你跟边律师……是不是真的分了?这个,我都是听别人说的,我没别的意思……”

    展小怜抬头看了看天,然后低头,慢慢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这没什么,是分了呀。年前就分了,应该是不合适吧。”展小怜说完,直接岔开话题说起了公司的业务,财务也不敢问什么了。

    地方是有点远,路过绝地的时候抬头,遥遥的看了那个高大巍峨的建筑物一眼,然后转身,和身旁的财务朝着相反的方向走进了一个小胡同门口的小饭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