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4章 究竟有几个美人呀?

第294章 究竟有几个美人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门被展小怜推开就没合上,燕回的办公桌前没人,不过里面的动静还是有,展小怜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循着声音抬脚走了过去。

    办公室很大的,里面配了卫生间,声音就是从办公桌斜后方的卫生间传来的,展小怜直接走过去,门半掩着,里面传出淋浴的声音,展小怜很流氓的直接伸手推开门,嘴里喊了一声:“燕回,我看光光啦……”然后顿了下,嘴里骂了一句:“太阳,我还看一送一了!”

    淋浴房里两个人,展小怜推门的时候,那两光溜溜站在花洒下的人影还是缠在一块的,背对展小怜的是一个长黑头发的女人,挂在燕回的腰上,正搂着燕回的脖子看着展小怜,陌生的脸,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看不清具体长相,展小怜只知道这女人她是第一次见,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女人露出的眉眼尾梢带着承欢后的魅意,红色的唇虚虚咬着下唇,嘴角微微勾起,带着股丝毫不怕见到人的得意之色。

    她抬眼看到展小怜的时候,突然用她因为极致欢愉的而破裂和残缺的声音媚声媚气的说:“……燕爷,有人……”

    女人的身体被燕回抵在卫生间的墙壁上,他伸手抓着那女人的头发,直接掐着她的脖子卡到墙壁上,回头对着门口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展小怜背影,燕回扭过头,目光沉沉,突然俯首对着女人高高扬起的脖子上方下颚位置就重重的啃了过去,“有人……也等爷玩过了再说……”

    展小怜走了两步有走回头,伸手把门关上,嘴里说了句:“小心感冒。”

    展小怜睁着眼睛抱着膝盖,坐在燕回办公室前的一张小沙发上,办公桌的桌子上还放了一件女式的皮衣,不用猜也是刚刚那个女人的,听到那女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展小怜就知道,那女人跟燕回以前玩过的其他女人是不同的。

    她安静的坐着,在小沙发上坐了有十几分钟,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个身上裹着白色浴巾的女人从里面婷婷娆娆的走了出来,两只雪白的香肩裸露,露出红红紫紫的咬痕,她抬着精致而小巧的下巴,迈着轻巧的步伐,走到展小怜对面坐了下来,勾着唇角笑了笑:“你是……啊,我想我知道了,展小怜展小姐是不是?”

    女人很高,展小怜目测过去估计跟穆曦不相上下,美人美腿,特别是身高的优势让她整个人即便裹着浴巾,也没有弱势的感觉,展小怜目光淡淡的垂了下来,抱着膝盖一言不发。

    不多时,燕回从卫生间走出来,身上就穿了条裤子,上身搭了件浴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晃了过来,往展小怜身边一坐,伸手搂着她的肩膀,邪笑着说:“爷说,你来的可真是时候。”看了下她的脸色,“生气了?”

    展小怜抱着膝盖没动,只是嘴里淡淡的说道:“燕回,你是不是觉得反正我已经围着你打转了,所以玩几个女人没什么关系了?”然后展小怜把脚放在地上,慢吞吞的站起来,“你之前玩多少女人我不计较,因为跟我没关系,但是燕回,我现在是认真的,我是下了决心把你当一个正常男人来相处的……”

    燕回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坐下!”

    对面的女人微微抬着下巴看着对面,翘起二郎腿,优雅而又从容的开口:“展小姐?如果是因为我让展小姐生气,我道歉,要是知道今天展小姐过来,我也不至于让展小姐捉奸在床,我早就知道燕爷对一个女人上心,不过我一直忙于帮中事务没机会见,现在见到了,真是荣幸。”

    展小怜开口继续说:“燕回,我伤心了。不是吃醋不是嫉妒,是伤心。你伤的……”

    燕回抬头跟对面的女人说了句:“你给爷滚出去。”

    那女人往沙发上赖了赖,看着燕回撒娇似的说了句:“哎,爷您这就不知道了,女人的问题还是女人解决,你跟她,只会越吵越僵。难道爷没有前车之鉴?”

    燕回伸手抓起浴巾对着那女人砸了过去,对着那女人吼了句:“凌秋纤!滚出去!”

    凌秋纤还是没动,伸手把燕回扔过来的浴巾挂在扶手上,对燕回眨了几下眼睛,捂嘴窃笑娇娇媚媚的说:“爷真坏,果然跟那些人说的一样,因为这个女人会对别人凶,我们好歹是这么多年的交情……”

    在燕回真正发怒之前,凌秋纤直接站起来,身上的浴巾随着她的动作直接掉在地上,凌秋纤转身挑眉看着燕回,对着燕回抛了个媚眼,勾魂一笑,慢吞吞的弯下腰,伸手捡起浴巾从小裹在身上,就裹着浴巾,抬脚走出房门,临关门之前,还从门缝里对燕回打了个飞吻。

    等人走了,燕回伸手一抓展小怜的手腕往自己身上拖:“人走了,有话现在说,别跟爷放心里堵着……”

    展小怜垂眸看着地面,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燕回,我们完了。”

    燕回抬着下巴,“哈”了一声,他站起来原地转了个圈,然后猛的坐下,“就因为爷玩了个女人,你跟爷说完了?妈的,爷睡了那么多你不说完,就因为这个就完?”

    展小怜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半响,她站起来,伸手拿着手里的论文纸,嘴里淡淡的说了句:“我是来找卿犬的,想让他帮我看下论文,你先歇着,我出去找一下他……”

    “你坐下!”燕回伸手强行拉着她坐下,“把话说清楚再走!”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强迫她看着自己,说:“不玩了!以后都不玩了!爷他妈的不玩了行不行?”

    展小怜看着他,轻轻说了一句:“你改不了的。这才是你,才是随心所欲来去自如的青城燕回。”顿了下,她又说:“燕回,我从来都不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我是对你没有信心……半年,不过就半年……燕回,做回你自己吧,别委屈了你自己。我们完了!”

    展小怜伸手拉下燕回的手,站起来抬脚往门外走,听到后面燕回起身追过来的脚步声,她拉开门抬脚就冲了出去,燕回跟在后面就追。

    电梯恰好停在那里,有人进电梯下楼,展小怜直接冲了进去,挤过那个人按着闭合键不撒手,电梯门关上,燕回晚了也就一步。

    有人急匆匆的追过来把衣服往他身上套,“燕爷,小心做着凉……”

    燕回胡乱穿上衣服,抬脚对着那人踹了过去,“死了?让总控室把电梯停了!”

    进了电梯以后,展小怜才发现刚刚进电梯的那个人是雷震,雷震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又看看被关合的门,“展小姐?你怎么来了?”

    展小怜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从鼻孔里“嗯”了一声。

    雷震在下个楼层出电梯,展小怜跟着他出了电梯,然后冲到安全出口顺着楼梯拼命往下跑,在展小怜冲进楼梯间的时候,雷震接到了电话,他伸手挂了电话跟着展小怜的方向就追了过去,“展小姐!”

    展小怜已经跑下了第三层楼梯,听到上面传来的皮鞋踩着楼梯急促下行的声音,她直接从楼梯间冲出去,跑到一个楼层,她左右看看,不敢乘电梯,在铺着厚厚地毯的走廊里狂奔,胡乱的推人家的房门想进去暂避一下,结果没有一扇门是替她留的,她在原地转了个圈,转身要往楼梯间走,结果她身后的一扇门“咔嚓”一声开了,卿犬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你?”

    展小怜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眼楼梯间,伸手推着卿犬进了他的房间,伸手把门关上,然后对着卿犬做了个“嘘”的手势,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消失,展小怜轻手轻脚拉开门,还没走出去,就听卿犬问了句:“你又干什么了?”

    展小怜没理他,半个身体探在门外,他身后的卿犬突然站直了身体,嘴里疑惑的问了句:“什么?!”

    展小怜头也没回的伸手拉上门,转身就跑。

    卿犬挂了电话以后愣了一下,然后猛的伸手拉开门就追了过去:“展小怜!你等一下!你给我站住!”

    展小怜再次回到楼梯间,顺着楼梯间的楼梯往下跑,卿犬冲到楼梯间看了下每层楼梯的高度,然后回到电梯前,伸手按开电梯,按下耳朵上挂着无线话筒说了句:“把电梯设在三楼停。”

    展小怜拼命的往下跑,结果当她气喘吁吁跑到三楼的时候,发现卿犬站在三楼楼梯的下面,正脸不红心不跳安静的等在那里。

    展小怜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不说话,手里还抓着那份被她揉皱的论文纸,卿犬伸手在耳朵上无线话筒上按了开关,开口说了句:“人找到了,在三楼楼梯间。”

    卿犬抬头看着她说:“别跑了,就算从我这里跑出去,也会被其他人拦住。”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往下走了两步,台阶上一坐,靠着栏杆坐着不动,一脸“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无精打采。

    卿犬走到展小怜同一个台阶上,中间隔了一个人的位置,在靠墙那边坐下来,看着前方说了句:“我知道你们迟早有这么一天,你跟燕爷,本来就不合适,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燕爷不可能为了你一个女人,放弃一大片森林的,我从来就没看好你们。”

    展小怜没说话,低头用手指抠着自己脚上漂亮小皮靴上垂下的流苏,一言不发。

    卿犬扭头看了她一眼,伸长胳膊,把她手里捏着的论文稿子拿了过去,站起来说了句:“我帮你看,到时候会发给你。”说完,他抬脚顺着楼梯往楼上走去。

    展小怜坐在原地没动,电梯口传来脚步声,燕回抬脚把楼梯间的门踢开,走过去伸手把展小怜拉了起来:“呆这干什么?嫌这还不够冷是不是?你给爷过来!”

    展小怜被他强行拉着重新走进电梯,安安静静的不吭声,到了楼层,燕回又拉着她出去进房间,直接按在沙发上,两只手撑在单人沙发两边的扶手上,往她面前一蹲,看着她开口:“说话,说什么都行,爷听着,说什么都行,就是别跟爷装深沉,说话。”

    展小怜安静的坐着,说:“我想说的,刚刚都说完了,”她摊摊手说:“现在,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燕回换了个蹲着的姿势,“撒谎,你这女人就是不说实话,爷刚刚是上了个女人,就一个女人,你说跟爷完?就一个女人,你至于吗?”

    展小怜看着他,“燕回,我也是一个女人,你这样轻视一个刚刚还跟你上床的女人,我开始怀疑你在她面前,是不是也是像你在我面前这样轻视我的。燕回,当初我二哥问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他问我对你是不是爱,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不是没有感情,不是没有爱,但是我们不适合。我要的是个可以和我过日子的男人,不是情人。你是个好情人,但不是我要的好男人,所以燕回,我伤心了,我后悔浪费了我半年多的感情……”

    燕回的拳头直接砸在沙发扶手上:“闭嘴!”

    展小怜住嘴,然后低声说了句:“我想回家,我想我爸我妈了……”

    燕回安静的看着她,突然站起来,伸手往她的口袋里掏东西,展小怜一愣,跟着就去捂自己的口袋:“你干嘛?!”

    燕回强行抽出手,抓起展小怜口袋抢过来的手机,抬起胳膊使劲一挥,直接砸到了对面的墙上,手机“啪”一声四分五裂,燕回嘴里说了句:“来人,给爷看着她,不许让她踏出这个房间一步!”

    展小怜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燕回抬脚,一脚踩在被摔了外壳的手机内脏上,还使劲碾了一下,然后走了出去。展小怜跑过去,急忙捡起手机和飞在别的地方的是手机壳和电池,把上面的塑料碎末吹掉,往身上擦了擦,赶紧往一块装,装上以后就哆哆嗦嗦的开机,结果还真成功开机了,她伸手想按展爸的手机号码,结果发现因为被燕回使劲踩了一脚的关系,有三个数字怎么也按不出来,一个0,一个3,一个9,差不都是手机必须用到的手机号。

    展小怜急的满头是汗,燕回摆明了又想看着她,不让她出去了,这事那人做起来得心应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展小怜被看住了就别想出去,这屋里没电话,有内线电话她也没指望能打给谁,唯一的手机还没办法用,展小怜脑子里过了一遍,她要用的号码里头,每个人的手机号里都有这三个数字。

    展小怜看着破破烂烂的手机,大拇指放在“1”的按键上,犹豫了一下,然后直接按下了通话键,手机屏幕上断断续续出现了一个完整的手机号,显示正在接通。

    展小怜手一哆嗦,手机掉在沙发上,她急忙蹲下来,两只手捧起手机,刚把手机拿正对着自己,话筒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低沉而又清冷的声音:“Hello?”

    展小怜的手再次一抖,电话那段的人跟着问了句:“小怜?小怜!小怜,是我,怎么?”

    抬头看了下半掩的房门,展小怜小心的把手机放到耳边,压低声音:“喂?边痕,你能帮我跟我爸说一声,我在青城,你跟我爸说一声,让我二哥来接我行吗?麻烦你了……”

    边痕顿了下,仔细听着展小怜听筒里的声音,突然站起来问道:“小怜,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你现在在哪?……喂?……”

    边痕回拨手机号,结果对方手机显示不在服务区。

    展小怜看着自动挂断的电话,看着上面显示的信号不通,知道肯定是这房间的通信被人切断了。展小怜低头,把手机中的通信记录删除,直接抠开后盖,掰出电池,把手机卡取了出来放到口袋里,手机壳直接丢到了垃圾桶。她站起来走到门口拉开门,门口站着两个人,一看她站在门口表情特别紧张的看着她,其中一个壮着胆子开口:“展小姐,燕爷说了,您暂时不能乱走……”

    展小怜没吭声,关上门坐在沙发上,伸手打开电视机,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电视机看,里面放的什么内容她压根不知道,眼睛看着电视,脑子不知道想什么了。

    “绝地”边痕看着提示不在服务区内的电话,抬脚走了出去,直接去了“绝地”保全部门,边痕进去的时候方清闲刚好看到他的背影,慢悠悠的晃过去,边痕急匆匆走了出来,跟方清闲碰了个正着,方清闲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看着他的神情问了句:“碰到什么急事了?还是案子有问题?”

    边痕直接绕过他说了句:“小怜出事了,我让他们通知龙晏。”

    “哦,”方清闲刚要抬脚走,突然又停了下来,猛的回头问了句:“你刚刚说谁?”

    边痕已经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了,压根没搭理方清闲,方清闲几步走过去伸手拉住他,“你刚刚说小怜是不是?哎,我说,你怎么突然提起她了?你什么时候又跟她搭上关系了?还有,你现在这是要打算干什么?”

    边痕伸手拉开他的手:“小怜不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她让我帮她联系她父亲,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让她没有办法联系到别人,要不然,”边痕顿了下,才说:“她不会让我转告。”

    方清闲堵在电梯口,问:“行,就算是这样,你现在出去是怎么回事?打算去哪?”

    边痕看了方清闲一眼,说:“去找她。”

    方清闲直接笑出声:“边痕呀边痕,我该怎么说你好呢?你怎么找?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小怜她现在是跟燕回在一块,她要是有什么事,那这事肯定是燕回搞不定的,燕回都搞不定的事,你去了能干嘛?这不是找死吗?再说了,小怜为什么是让你转告她爸而不是找你求救?还不是不想连累你?你要是识相点,就别掺和进去,免得浪费她一片好心,再说她现在有保护伞,就算燕回不管,她还有几个哥哥管,你知不知道她父亲电话号码?不知道的话赶紧让人去查,免得她真出什么事耽误了……赶紧了……”

    边痕站着没动,半响说了句:“我知道她不想连累我,但是我怕我在报纸上看到她出事的新闻。Fang,你要真为我好,你就别拦着我。”

    方清闲连冷笑都省了,“行,我不拦你,你就算死外面了我都不眨一下眼睛,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打算去找她?青城那么大,你打算怎么找?你那脑子现在是不是钝了?你不切实际的出去找,还不如留在这里让别人去找,不比你一个人出去有效率?你自己说是不是?你平时不是都这样跟人家说的?你说你开车去青城找,两个小时候以后,小怜要是真出事,等你找到了那也晚了是不是?”

    边痕抬脚回保全部,嘴里说了句:“抱歉,保全部的人我暂时征用了。”

    方清闲一听这人总算没打算自己出去了,赶紧点头:“成,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随便用,有什么事你直接开口,咱俩什么交情?”

    边痕都走了,方清闲还在说,等他发现边痕都不见影了,方清闲松口气,这叫什么事啊?好不容易消停了大半年,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突然又有事了,这边痕要是再伤一次,李晋扬不找边痕麻烦,绝对能劈了他这总经理。

    展小怜这就被燕回关屋子里了,给她吃给喝,就是不让她出去,展小怜被关了一下午,全耗电视上了,燕回过来跟她说话,她也不理,逼急了就一句话,完了。偏偏燕回就听不得她说这话,这两人就闹腾个半死,刚刚燕回摔门出去了,展小怜又坐沙发上看电视。

    展小怜背对着门,门被人推开她头都没回一下,尖细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发出独特的脚步声,展小怜盘腿坐在动都没动一下,一个冰冷的管状物随着脚步声顶在她的后脑勺,伴随着一个女人“咯咯”的笑声,嘴里发出一个拟声词:“啪——”

    ------题外话------

    二更神马的,实在有损爷英俊潇洒V587的形象,so,渣爷木二更。不过爷脚滴,偶尔万更有益身心健康,美妞们V5,月票满150票明日万更,打滚,木万更不是爷滴错,是爷滴愿望木实现,摊手(蔡美人,爷要票了,要表扬爷,指脸,卖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