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6章 律师的作用

第296章 律师的作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爸等着展小怜开口,展小怜低头,一下一下的踢着床沿,嘴里说道:“他?他那人从来都那样,不是他提出来的他不会同意,可是爸,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现在很清楚,我跟他完了。”

    “小怜的意思,是你想的很清楚,你要分手,是不是?”展爸问她:“是真的想清楚了,是吗?这好好的,能不能告诉爸爸是为了什么?”

    展小怜抬头看着展爸,说:“爸你也看到他的样子了吧?长的太好,太招女人,”展小怜使劲对着展爸扯开嘴角笑了笑,说:“我今天去找他,但是发现他跟一个女人在一块,我不知道这是第几个,不过他肯定不止一个女人。”

    展爸被气的脸都红了,“这个畜生!”

    展小怜淡淡的说道:“他之前处过几个女朋友还是有几个女人,我不在意,可是我这么认真的和他处,这么努力哄他高兴,努力的不让自己和他吵架,努力的维持我们之间少的可怜的和平……可是他竟然那样理所当然的找女人……”

    “小怜!”展爸想开口。

    展小怜伸手拉住展爸的手:“爸,你别气,我都气过了,看我的眼睛,我都哭死了,我不想让你们发现,你们看到了肯定得说我没出息,不就是个男人嘛?我也不想哭,心里觉得不值,可是爸,我也不知怎么了,我这眼泪自己就往下面流……”

    3gnovel.cn看最快更新展爸的手上多了一滴眼泪,跟着又多了好几滴,展小怜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展爸笑着说:“爸,你别笑话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就说那种男人也配我掉眼泪,可是我这眼睛就跟有毛病似的,自己一个劲的往下落……”

    展爸伸手把展小怜搂到怀里:“我这傻闺女,你要是失恋了,还一个劲的笑,爸爸还担心我闺女是不是受刺激脑子给刺激坏了,你这样哭一哭,爸爸还觉得我闺女这还是正常的,失恋了谁不伤心?不伤心说明就是没恋过是不是?”

    展小怜一边哭一边笑,大眼里是满满的泪水,把头埋在展爸的怀里,说:“不就是个男人嘛?我又不是找不到,我二哥都说了,能一下子帮我找五个情人……”

    展爸拍着展小怜的头,“就是,我们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家小怜又漂亮又可爱又聪明,追的人多着呢……”

    展小怜破涕为笑,点点头说:“就是……”然后她吸了下鼻涕,嘴里说道:“爸,你别笑话我,我就现在心里难受,过一会就好了。”

    展爸耐心的拍着她的肩膀,说:“好的,爸爸一直都知道我们家小怜是坚强的女孩,爸爸一点都不担心小怜,我们家小怜啊,从小就比别的小孩聪明,又懂事,还从来不让爸爸操心,人家的家长特别羡慕爸爸,觉得爸爸有一个省心的孩子……”

    展小怜抱着展爸的腰,闭着眼睛说了句:“爸,我要是能嫁一个我老爸这样的男人,我这辈子也就知足了。”

    展爸笑着说:“傻丫头,爸爸这样的没出息,我们家小怜以后要嫁的人,肯定要比爸爸聪明,也要比爸爸能干,会赚钱,这样我们家小怜以后就能活的更好一点……”展爸低声说着,渐渐发现展小怜身体软软的,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展爸把展小怜抱紧被窝里,给她脱外套的时候突然看到她手脖子上的红印子,两只手拉起来一看,又红又肿的,一看就是受过虐待,展爸本来心里就觉得分手就分手吧,恋爱分手总归会受伤,结果发现闺女这分手似乎没那么简单,要不她早上好好的出去,晚上回来这手脖子怎么就这样了?

    展爸这心里的火就是腾腾腾的往上升,这也太欺负人了,要是这样,是不是说小怜平时也会被那小子这样欺负?看看小怜刚刚回家就不想让他们看到她的眼睛肿了,那平时这孩子会不会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也瞒着些什么?展爸越想越觉得可能是这样的,小怜被这混账小子欺负这么长时间的事,还不是被逼急了才让他们知道的?

    展爸把闺女的手塞进被窝,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伸手关门。走到门外,展爸径直往卧室走,伸手拿起手机,直接给湘江打电话,接电话的是龙湛:“展叔,老二正在飞机上,龙宴也已经赶了过去……”

    展爸气的全身直哆嗦:“龙湛,我跟你说,我刚刚在小怜的手脖子上发现了伤口,看起来像是绳子扎过,我怀疑小怜被人虐待过……”

    龙湛本来在坐着的,一听展爸的话整个人当时就跳了起来:“开什么玩笑?!”

    展爸拿着电话的手都在等,“我亲眼看到的,骗你干什么?等龙谷来了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龙湛拿着电话原地转了一圈,然后说了句:“等着,我马上过去,妈的,我就不信了,那王八蛋敢虐待小怜!看我不打碎他的牙!”

    龙湛咔嚓挂了电话,咬牙切齿的说道:“王八蛋!敢欺负我可爱的小怜!”转身对着楼上喊了一句:“杰西卡,给你十分钟时间,收拾好我的行李,我要去摆宴!”

    一个菲佣大声应了,急匆匆的跑去龙湛的房间收拾行李,龙湛等待的同时,龙美优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走到龙湛旁边站住脚,小心的开口:“大哥,我也想回摆宴,可以吗?”

    龙湛不耐烦的挥挥手:“我是去忙正事,你去干什么?等以后再说。没事去找人喝茶去。”

    龙美优小心的往后缩了缩,“知道了大哥。”

    菲佣提着龙湛的行李箱下来,门口的司机已经等在那里,龙湛直接上了车,在一帮子人的护送下,直奔机场。

    龙宴是第一个到达摆宴的,展爸怕他迷路,专程开车去接了回来,他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展小怜的手脖子上的伤口,这大半夜的,展小怜这是睡着了不知道,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让自己跟个马戏似的被人看。

    展爸跟龙宴在坐在客厅,这么晚了没一个人睡得着,展妈看着气氛不对,结果问这个这个不说问那个那个不理,展妈心里隐隐觉得不得劲,可没人说她也不乐意往不好的地方猜,一赌气自己先睡觉了,就剩展爸和龙宴在客厅说话。

    龙宴摸着下巴推断:“小怜这手脖子上要是有虐待所成的,那她身上肯定还有伤,可这又没办法看。”

    展爸想了想说道:“小怜这孩子就是太为家里人着想了,不想让我们担心,就瞒着……我明天问问,就说我看到了,她比一般孩子识时务,不会硬顶,知道了就会老老实实跟我说实话。”

    龙宴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刀,在手里唰唰舞着,冷着脸说道:“燕回那王八蛋死定了,看我不削了他脑袋……”

    展爸没吭声,心里都是担心,这是自己的闺女自己才心疼,自己当宝贝似的捧着的丫头,竟然这样被别人欺负,真是怎么想怎么心疼。

    龙谷是在天快亮了的时候到,不过他没直接来展家,而是进了酒店,休息到第二天早上才过来,他来的时候展爸和龙宴正围着展小怜逼供,非要让她说出她手腕上的伤是被虐待出来的。

    展小怜手里拿了只包子,眼睛有点肿,不够因为睡的好,跟头天比好了很多,她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龙宴和展爸,茫然的说:“虐待?”

    龙宴指着她的手腕问:“对,小怜,你别怕,有什么说什么,三哥替你报仇去。”

    展小怜还是捏着包子,想了下说:“这个我得实话实说,他本意可能没虐待的意思,不过结果就是这样的,不冤枉他的话,应该不算是虐待的结果。”

    龙宴一把捋起展小怜的手脖子,指着上面一夜后愈发鲜红的伤痕说:“这还不算虐待?”

    展爸爷在旁边劝:“小怜,你跟爸爸说实话,爸爸肯定会保护你的。”

    展小怜张嘴咬了口包子,嘴里说道:“这不是虐待,貌似是担心我自杀,就把我手给捆起来了,结果就是这样了,我跟他虽然完了,不过我也没打算冤枉他,爸,三哥,你们就放心吧,都到这份上了,我肯定不会藏着掖着什么了,三哥都专程赶过来了,我要是还瞒着,不是对不起我三哥疼我的心?”

    早上展妈出去买菜没锁门,大门半掩着,龙谷站在门边,伸手在门上敲了两下,笑着说:“小丫头没良心,怎么就把二哥给忘了?”

    一屋子人抬头,展小怜睁大眼睛,和龙宴异口同声的喊了声:“二哥?!”

    展爸赶紧对龙谷招手:“老二来了?过来过来,赶紧过来歇着,你们几个的速度可真不慢啊。”

    龙谷伸手把一个袋子扔在门边,直接走到展小怜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说:“我还以为我会看到满地的鼻涕纸和一个哭哭啼啼的小美人呢。”

    展小怜对着龙谷指了指自己红红的眼睛,说:“看我的眼睛,其实我是哭过了,嘿嘿。”

    龙谷伸手揉了揉展小怜的头,“偶尔哭几声有益身心健康,这要是天天哭可就是林妹妹了,二哥就知道我们家小怜是个超级坚强的姑娘。”然后龙谷在展小怜旁边坐下,伸手抓过她的手腕,拉起她的衣袖看了看,问:“疼不疼?”

    展小怜摇摇头:“有点不舒服,不过不疼。二哥,这不是虐待,我又不是受虐狂,要是我真被虐待了,我老早就回家跟我爸我妈告状了,你问我爸我妈,我还是挺怕疼的。”

    展妈正生闷气呢,觉得一家子都瞒着她,要不是她听到展爸和龙宴对话了,她不定被瞒到什么时候了展小怜刚刚都跟展妈说了半天好话了。

    这人一下子就聚齐了,展小怜跟龙谷说委屈的时候,龙谷就安安静静的听着,半响他点点头:“小怜,二哥听到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二哥听你的。燕回那边交给我,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养身体,你把身体养好了,就什么都好办了。”

    展小怜点头:“我一直很认真啊,我妈整天3gnovel.cn看最快更新逼我吃东西,我觉得我很快就会胖成猪的。”

    一家子温温馨馨的说话,展小怜的心情似乎也没那么抑郁,她笑眯眯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看心情就很好。中午展妈爷没做饭,出去吃了,吃到一半的时候,龙谷的手机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伸手拿起来接通,结果一骨碌站了起来,展小怜嘴里咬了筷子,看着龙谷问了一句:“二哥,你怎么了?”

    龙谷站起来拿外套往身上穿,嘴里说了句:“大哥也过来了,他说燕回虐待小怜,直接去找燕回算账,打伤了不少人,现在在局子里,我要过去一趟,问问情况,想办法把他保出来。”

    展爸立刻站起来说道:“这事怪我心急,我给他打了电话,龙湛心疼小怜就心急了。老二,我也过去,青城我比你熟,带你过去。”

    龙宴放下筷子,嘴里说了句:“二哥你先去青城看看是在哪个局子里,我给方清闲打个电话,他认识不少人,应该会有办法弄出来。”

    龙谷点点头:“我先跟展叔过去保人,展婶和小怜呆在家里乱跑。”

    展小怜点点头:“二哥,你跟我爸要注意安全哈,”顿了顿,她又说:“我就怕燕回使绊子,他要是动手,想把大哥保出来就不容易了。”

    龙谷摸摸展小怜的点头:“放心吧,凡事有二哥在呢,大哥要是出来,你夸他几句,他呀,听见你夸两句,被关一年也高兴。”

    展小怜笑出声:“我觉得大哥就是个怪人。”

    龙谷笑了笑,说:“大哥是太喜欢也太紧张小怜了,他一点恶意都没有。我们先走,小怜,晚点时间见。”

    龙谷和展爸走后,龙宴直接给方清闲打电话,方清闲在电话里听龙宴一说,提高声音问:“什么?去杀燕回?龙宴不是我说,你大哥疯了吧?这不是找收拾吗?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懂不懂?”

    “你行了哈,埋汰够了没?”龙宴直接换了个坐姿,说:“我大哥那人你不懂,他是一碰到小怜的事就犯浑,谁都劝不住,听说小怜被虐待了,他铁定是疯了,觉得自己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疼都来不及的小怜被人欺负,就受不了了。方哥,一句话,愿不愿意搭把手?”

    方清闲都无奈了:“成了,别跟我说那么多,这事是在青城,这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律师,保释,要是真要到了找关系保人的程度,这问题就大了,燕回从中作梗,谁能保得住人?”

    边痕在旁边看了方清闲一眼,伸手拉下面前的餐布往桌子上一扔,直接站了起来,嘴里说了句:“我去趟青城。”

    方清闲直接扔出一句:“你怕青城律师绝种了?你去什么去?”

    边痕直接回了句:“找燕回麻烦的单,青城有那个律师敢接?”

    说着,边痕直接走了出去,留下方清闲开始抓狂,“你这人就是屡教不改是不是啊?你还嫌你吃的亏不够多?”

    龙宴挂了方清闲的电话就接到边痕的电话,一听边痕要去保释龙湛,龙宴当即跳了起来:“边哥,不枉我喊你一声边哥,得,我知道你跟燕回有过节,让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这样,我跟你一起过去。”

    展小怜伸手抢下龙宴的手机,直接对着电话说了句:“边痕,你别听我三哥瞎说,你别过去,千万别过去,我二哥很聪明,他肯定有办法的,你过去了事情不定就变的复杂了……”

    边痕握着电话的手换了一只,他淡淡的笑了笑:“没事,这种事律师出面比其他人都管用,小怜,你放心,我不会有事,不用担心。再说了,我答应也是因为龙宴是我朋友,看着朋友的份上,我也愿意伸把手,我不是为你。”

    展小怜低着头,半响她低声说了句:“反正你小心,我代我大哥谢谢你。”

    边痕“嗯”了一声,“我先挂了,再见小怜。”

    等边痕的电话挂了,展小怜才轻轻的说了一句:“再见,边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