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8章 花花公子

第298章 花花公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出国这事在展小怜还真没想过,要是出国玩几天她倒是想了很多回,特别是在穆曦第一次出国深更半夜给她电话显摆的时候,她心里痒痒的要死,但是出国长期生活什么的,从来都不在她的思考范围。

    当初展小怜有一点这个想法的时候,展爸展妈就跟她说,家里条件就这样,出国的话有点困难,再一个就是展爸展妈希望她能待离家近一点的地方,要是有什么事,他们能及时赶过去,这要出了国,万一有什么事可怎么办?

    展小怜的概念,她是独生女,展爸展妈以后肯定是要靠她养的,

    龙谷一问完,展小怜就直抓头:“二哥,其实出国玩几天我想过,玩几年我还真没想过,外头再好,也没我家里好是吧?主要是我在这里生活习惯了,在一个就是我爸我妈年纪大了,我也不想离他们太远。”

    龙谷点点头,“没事,二哥就是问问,人家家里的姑娘小子闹破头想出国,我们家小怜竟然想留在家里,小怜,二哥就是喜欢这样的小怜。”

    展小怜一脸受不了的摸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笑着说:“二哥,不要跟大哥学,他就是一个劲的说我好话,每次听的我都起鸡皮疙瘩。”

    晚饭展妈还是费了点功夫,其实她主要就是做给边痕吃的,一个是边痕今天帮了大忙,再一个是展妈的私心,她一直就不觉得那神经病小子是良人,怎么看怎么觉得边痕好,她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再撮合撮合闺女跟边痕,分手的女人一个人疗伤什么的那是最让人心酸的,有个人陪那也是好事啊。

    吃饭的时候谁都看着展妈,展妈一个劲的劝边痕多吃点,“边痕啊,阿姨今天没怎么准备,你就将就一点,下次等你来了,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啊。”

    边痕淡淡的笑了笑,本来话就少,在展家的时候相对而言他话还是多的,展小怜坐在边痕的斜对面,吃饭的时候也不大抬头,吃饱了就把筷子放下,笑嘻嘻的说了句:“我吃饱了!”

    展妈伸手把一碗汤往展小怜面前一放:“把汤喝了再走。”

    展小怜看着自己面前白花花的汤,苦着脸问:“妈,我能不能不喝?”

    展妈白了她一眼:“必须喝!”

    展爸赶紧劝了一句:“小怜听话,喝了身体好。”

    龙家兄弟齐齐低头不吭声,龙湛伸着脑袋就想跟展小怜说话,龙宴死活拉着不让他丢人,小怜每次跟大哥说话,大哥一激动就流鼻血,这让边痕看到算什么事?

    展小怜苦着小脸,找了根吸管一点一点的喝着汤,展妈抬头看了看边痕,说:“边痕你可别有意见,那不是什么好汤,那是女人补身子的汤,小怜从小身子就虚,要一直疗养。”

    听了展妈的话后展小怜直翻白眼,白来人家没什么的,听了展妈的话以后肯定想法更多了,她抬头,手里捏着吸管,笑眯眯的说:“我妈怕我以后生不了孩子,就一个劲的给我补呢,这真是女人喝的汤,不是不给你喝的。”

    边痕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撇嘴,表示自己说的是实话,其实不是怕,而是她估摸着自己这辈子都生不了了。

    展妈想去哪个榔头敲闺女一下,她这话说的,人边痕本来有心复合,听她这话是也不敢提了啊,这要真生不了孩子,娶回家干啥啊?

    展小怜说完,继续低头喝汤,扭头看着龙湛问:“大哥,你被人关的时候没人为难你吧?”

    龙湛一听展小怜主动跟自己说话,顿时就激动了:“没!完全没!大哥好的很!我们家小怜竟然关心大哥,大哥真是太高兴了……”

    展小怜问完一句就默默的扭过头不搭理他,而是跟边痕又说了句:“谢谢你帮了大哥,要不然今天晚上我们家就麻烦了。”

    边痕声音清冷的点头:“举手之劳。”

    展小怜对他笑了笑,继续喝汤,喝完了,跟大家打个招呼就先回房间。

    吃完饭,客厅里的几个人准备去“绝地”,展小怜从房间出来,一家人把他们送下楼,在电梯里的时候她扭头看着龙谷说了句:“二哥,我明天开始上班,记得我要过去蹭饭的事啊。”

    龙谷忍不住笑着说了句:“二哥什么事都能忘,这事(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肯定忘不了,放心吧。”

    龙湛赶紧擦嘴:“小怜,小怜!你来找大哥蹭饭吧,大哥请你吃,你想吃什么都行。”

    展小怜扭过头,干巴巴的说了句:“啊,可是我跟二哥说好了。”

    龙湛可怜巴巴的看着展小怜:“那大哥怎么办啊?”

    龙宴叹口气:“大哥,小怜找你还是找二哥,还不是一样?反着都是大家围在一起,小怜过来吃东西了,你一起坐不就行了?”

    兄妹几个说话,边痕一个人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展小怜伸手指指边痕,说:“大哥你是不是该请边痕吃饭啊?人家是帮了你的。”

    边痕还是沉默的看了她一眼,龙湛一击掌,说:“还是我们家小怜替大哥着想,边律师辛苦了,我确实该请边律师吃饭,地点边律师定,随便什么都行。”

    边痕对龙湛点了头:“龙先生不必客气,我跟小怜也不算外人,”他看了展小怜一眼:“怎么着也算朋友吧?何况,龙宴跟我关系也不错,对我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不算什么大事。”

    展妈立马在旁边说了句:“就是就是,边痕可不是外人。”

    展小怜翻白眼,“妈!”

    展妈白了她一眼,当没听到,她是为了谁啊?

    几个人“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上车,展小怜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往龙谷手里一塞:“二哥,帮我把信给寄了,摆大后门就有个绿色的大邮筒,你塞进去就行,我已经贴了邮票了。”

    龙谷借着车里的灯看了一眼,发现是寄到一家出版社的平邮,龙谷随口问了句:“小怜,你跟出版社有什么人要联系。”

    展小怜弯腰,笑眯眯的看着龙谷说了句:“这个呀,我是投诉的。我不是在写毕业论文吗?查了一本书的翻译,我跟我辅导老师一致觉得有段话翻译有问题,我写信过去投诉呢,要是这书不停的再版,不是误导后来人吗?”

    龙谷失笑,从车里伸手谈了下展小怜的脑门:“我们家小怜可真是个交真的姑娘,好样的,二哥就喜欢小怜的这个聪明劲。”

    展小怜一脸得意的对着龙谷晃了晃脑袋,龙湛坐在龙谷旁边,跟着鼻血就流下来了,龙谷赛手把一盒纸巾塞到龙湛手里,一脸丢脸的表情,赶紧挥挥手:“开车开车,小怜明天见。”

    展小怜后退一步,笑嘻嘻的跟龙谷摆摆手,车队上路,展小怜在原地晃来晃去的,展爸拍拍她的肩膀:“晚上这天更冷了,赶紧进屋吧,这都立春了,气温怎么就不回升呢。”

    一家三口回屋,看电视的时候展爸试探的问了展小怜一句:“小怜,你跟龙谷在房间里说了什么?他没骂你吧?”

    展小怜的眼睛盯着电视,一步摇头一步说:“没啊,我二哥对我可好了,从来不骂我。”然后咧嘴对着展爸也笑的小花朵似的:“当然,我爸我妈对我更好,二哥都比不上。”

    这是怕展爸展妈吃醋呢,虽然明知道闺女说了就是不让他们难受的,不过展爸展妈听了还是很高兴。展爸呵呵笑着,又问:“没骂你就好,那有没有事这事怎么打算了?”

    展小怜就把龙谷的话说了一遍,最后开口说:“对了爸,二哥还问我要不要出国呢,现在出国不大容易吧?主要是签证不好办,大部分都是旅游式的签证,那也就十天半月的时间,我觉得没啥用。”

    展爸点头:“那是,小怜是什么想法啊?想不想出去啊?”

    展小怜听了,扭头看了展爸展妈一眼:“你们是不是怕我出去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啊?”

    展妈没吭声,展爸笑了笑:“我们没什么,主要是小怜什么想法。”

    要说展爸展妈愿意让展小怜出去哪肯定是骗人的。

    这世上父母的心总归是为了孩子,有些希望他们能出去闯,再远都不怕,砸锅卖铁都愿意送他们出国留洋镀金回来当海归,有出息,而有的就是展爸展妈这种的,不希望孩子走的远,希望能在身边有个照顾,不求孩子有多出息,就盼着她能平平安安的。

    展小怜那毛茸茸的大眼睛忽闪了好几下,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展爸,伸手抱着她的胳膊,笑嘻嘻的说了句:“爸,妈,你们就放心吧,我跟我二哥说了,我不乐意离你们太远。出国什么的,我暂时没这个打算。”

    展爸展妈一听展小怜这样说,当时就松了口气,展妈笑呵呵的拍拍展小怜的手:“小怜,你去哪爸妈都支持你,别有心里负担哈。”

    展小怜翻白眼,明明刚刚两个人都很紧张的好不好,还假装这么大度。

    因为展妈看的紧,逼着展小怜喝了一碗营养汤以后,就把她撵床上睡觉了,这才晚上七点多钟,展小怜睡不着,锁了门以后就偷偷开电脑上网,刚开了小企鹅,就发现卿犬的头像在蹦,还发了一个文件过来,展小怜伸手点了接收,发现是她论文的第一页被卿犬打印成了电子档,也改完了,发给她的。

    正对着那电子档看了一半,卿犬因为她接收文档知道她登陆了小企鹅,跟着又发来一条消息。

    獠牙:展小怜,你手机当砖头了是不是?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怜爱爆米花:╮(╯﹏╰)╭不怪我,在你家老变态房间的垃圾桶里。

    獠牙:……

    獠牙:后面我还在看,已经好了三页,是一起给你还是分开给你?

    怜爱爆米花:犬,你好速度,做好了就给我,O(∩_∩)O!

    獠牙:嗯。

    怜爱爆米花:犬,爱死你了,姐姐的论文就靠你了,来来亲一下,╭(╯3╰)╮。

    獠牙:下了。

    怜爱爆米花:傲娇的犬,姐姐也下了,(^_^)/~。

    卿犬头像瞬间就灰了,展小怜设了隐身,开始看卿犬发过来的文档,果然被改了几处错误,读起来更通顺了,展小怜一边关机一边自言自语说了句:“那小子傲气是傲气了点,不过还是挺聪明的,这留过学的果然不一样。”

    展小怜爬到床上睡觉,结果还做了个坏梦,梦里她小时最喜欢的洋娃娃被她家隔壁的小胖子扯断了脖子,展小怜坐在地上,抱着娃娃残缺的身体快哭死了,然后安里木背着书包过来,看到她哭成那样,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边拍着她屁股上的灰一边说:“小怜,别哭,待会木头哥哥去把小胖子揍一顿,木头哥哥再给你买新的。”

    在梦里头,展小怜自己还是小孩子的模样,抬头却看到安里木一眨眼变成了大人,直接拿了手铐把小胖子给带走了,说他杀人犯法了。展小怜跟着后面喊:“木头哥哥,这是冤案,娃娃不是人……”

    再然后,展小怜被急的满头是汗,一睁眼就醒了,醒了以后她就睡不着,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叹口气,想着怎么突然就梦到木头哥哥了呢?

    因为几个哥哥突然过来了,各种事堆到了一块,展小怜抑郁的心情似乎只有一天加一个晚上,现在因为一个梦,展小怜再次抑郁下来,她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天空,然后坐起来看了下时间,发现这会才凌晨四点多钟,她闭上眼,强迫自己睡觉,再睁眼就是八点多钟了。

    她急急忙忙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着门外嘀咕:“妈,你怎么不喊我一声啊?”

    展妈看了她一眼:“你起那么早干什么?我特地没叫你,我今天早上没课,还说让你多睡一会呢。”

    展小怜的小脸都扭曲了:“我今天要去上班。”

    展妈无辜:“哎哟小怜,我把这事给忘了。”

    展小怜翻白眼,好歹梳洗了一下:“给我一只包子,我路上吃。”

    展小怜上班是做公交车,现在车方便,其实花不了多长时间,她到公司的时候是八点四十,反正她也不打卡,也不担心迟到,公司的人看到她还挺奇怪的,“展小姐今天来上班了?论文写完了?”

    展小怜得意的举了下手:“快了。”

    其他几个请假的人早就回来了,人家论文没英语系这么苦逼,虽然都难是难了点,不过好歹是中文字,都写完了,就等着导师统一收回去了。

    展小怜一听人家都写好了,顿时觉得弱毙了,果然她是老慢,果然不会写作文写论文的人伤不起。

    老老实实在办公室呆了一上午,她本来就没什么重要的事,公司运转一切正常,销售部门每个月都能接到几笔大单子,因为穆曦这个大明星的关系,还经常有人慕名找上门,对展小怜来说,现在这情况就是最佳状态。

    中午有人找展小怜出去吃饭,展小怜就推了,自己颠颠跑出去,直接往“绝地”跑,说好过去蹭饭的,蹭饭要专业,要守时。

    “绝地”门口有人接,一看到展小怜就把她请进去了,龙家三兄弟正坐在穆曦经常去的那个餐厅里,展小怜也去过,第一次去还是穆曦宰的燕回的,展小怜往那里一坐,拿起菜单就贼兮兮的看着龙谷问:“二哥,我是不是想吃什么都能点?不怕贵的?”

    龙谷还没回到,龙湛直接开口:“小怜,你别关心价钱,想吃什么都行。”

    龙谷跟着给展小怜洗脑:“小怜,这个钱是身外之物,花了还会赚,别担心会花完,二哥的钱就是小怜的,你想怎么花都行,再说了,二哥赌一盘赢的钱,以后都给小怜当零花钱……”

    展小怜听他说的财大气粗的,忍不住问了句:“二哥赢一盘的钱又多少啊?”

    “小怜别听你二哥的,”龙宴直接打断,“二哥他玩的都是大的,一把能赢几百万,也能输个几百万,哪天他状态不好,就全赔了。”

    展小怜惊奇,“这个也有状态?”

    龙宴鄙视:“别人有手气,二哥是看状态,要是被女人甩,他状态就不好了。”

    展小怜:“……”

    龙谷带着毒液的眼睛又开始往龙宴身上喷:“吃你的东西,食物都堵不住你的嘴。小怜,别听你三哥瞎说,二哥只有不想玩,就没有会输的。”

    “二哥厉害,”展小怜干笑两声,对着服务员招手,自己给自己点餐。

    龙湛跃跃欲试的想坐到展小怜旁边,展小怜立马伸手制止:“大哥!你就坐二哥和三哥中间就行,你过来了我怕我吃不下饭!”

    龙湛心脏顿时被扎了:“小怜,为,为什么呀?”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说:“你每次都喷鼻血,我看了哪还吃得下东西啊?”

    龙湛宽面条泪:“小怜……”

    兄妹四人吃的还是挺高兴,贵确实是贵,不过味道也确实好,展小怜吃完了就有种酒足饭饱的感觉,摸着圆乎乎的肚皮,很满足。当然展小怜也见识了她看起来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贵气逼人的二哥勾搭女人的本事。

    听龙湛说过,说二哥的女人是用一卡车一卡车形容的,展小怜发现就上了个厕所的使劲,龙谷再回来就带了个衣着时尚华贵的年轻女孩,女孩手里拿着手机,一看就是刚得了龙谷号码输在手机里了,走到桌边就各自分开。那女孩坐在后座,坐下来以后还对着龙谷挤了下眼睛。

    展小怜一哆嗦,看着龙谷的目光就变成了看花花公子:“二哥,你怎么一眨眼就认识了一个美女啊?”

    龙谷对着那女孩一举杯,凑到展小怜面前低声说了句:“二哥就喜欢这个款的,小怜以后有认识的可以给二哥介绍下。”

    展小怜的嘴都快挂下油瓶了,“我可没认识的这种的,别想了。”

    龙湛得意:“小怜,大哥只有几个固定的,你二哥太花心了……”

    展小怜跟着问了句:“有几个啊?”

    龙湛:“大哥才五个,可是你二哥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龙宴揉着太阳穴:“大哥,你还是别说话了。”五个女人和数过不了的女人,哪个听起来都不像人干的事。这两人是不是觉得在小怜面前说这个特别光荣啊?

    展小怜默默的喝了一杯水,她能不能说,这就是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正说着话,“绝地”现任保全部部长急匆匆走过来,走到龙宴身后,低声跟他耳语了几句,然后又急匆匆的走了,龙宴放下手里的餐具,站起来说了句:“我有点事,小怜你跟大哥二哥先吃,不急哈。”

    展小怜嚼了一半的餐后水果停了下来,疑惑的看了龙宴的背影一眼:“二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着三哥的脸色不对啊。”

    龙谷笑了笑,“别担心,没什么不对,他的事一直都这样,跟我们没关系,吃你的。这水果凉,别吃太多。”

    虽然龙谷这样说,不过展小怜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不是她敏感,主要是昨天的事她太担心,而且她还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她就觉得不踏实。

    其实不是展小怜多想,还真就是有点事,只不过还没发生,龙宴过去,就是因为“绝地”发现一夜之间,摆宴周边多了十来个莫名其妙的人,摆宴这么大,各种外商都有,说是莫名其妙,其实就是这些人都是在“绝地”有资料可查的道上人物,而且都是些知名的,做过大案子的人物,在这个关节口出现,那肯定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了。

    说白了,这些人的出现,只有八九是针对龙氏三兄弟的。

    ------题外话------

    群里美妞来了篇甄嬛版《臣服》,各种恶搞,小恐龙捶地,美妞还打算要表扬?拍扁,竟然把李大叔给阉了,肿么会有表扬?拍一万次扁,阉了,真阉了,阉了阉了阉了……小恐龙继续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