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1章 弱小的人群

第301章 弱小的人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01章弱小的人群

    展小怜晚上要回家,还一定要回去,龙家三兄弟说什么都不行,反正她就是要回去,龙宴不放心,亲自开车带人把她送回去,晚上也没走,就想着万一要是有什么事,好歹他还在,龙湛和龙谷在“绝地”,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尤其是在这种刚出了狙击枪射人的事情以后,“绝地”内外可以说是全员戒备,入住“绝地”的客人龙氏兄弟这就长了重点保护对象。

    展小怜晚上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展妈在客房里给龙宴换了套新被褥,正忙活着呢,展爸还有龙宴和展小怜一起说话,龙宴对展爸也没啥隐瞒的,该说的都说了,展爸本来还没在意,一听说真有人用狙击枪对着人开枪,展爸这脸色就变了,“这人是对着龙湛打了还是对着小怜打了?”

    展小怜摊摊手,说:“我看着是对大哥打的。”

    展爸伸手托着下巴,一脸沉思的说:“那孩子不会这么虎吧?男女分手这是常事,哪有因为这个就找杀手杀人的?”

    展小怜没吭声,龙宴倒是说了句:“这可说不准,这种混事的人,在处事过程中,如果碰到自己看不顺眼又没办法明着解决的人,就会用这种暗招,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事显得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对于道上人来说,这事就是最普通处置对方的办法。”

    展爸抬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也看了展爸一眼,沉默了一会,展爸突然又问了句:“那小怜……”

    龙宴摆摆手:“我今天特地重新看下了燕回的资料,这个人脾气性格都不算好,他认准的事,就很少能改变,根据二哥的推测,他现在就是认准了小怜要分手,是因为大哥二哥的关系,所以,他打算直接杀了大哥二哥,这样小怜就乖一点。”

    展小怜睁大眼睛,伸出食指指着自己,龙宴笑着点点头,“这是二哥的话,他是这么说的。”

    展爸低着头,两只大手搁在自己的腿上,半响,他抬头看向龙宴:“老三,要是照你这么说,小怜跟那孩子,分手是分不了了?”

    这以前小怜就要分过,可那疯孩子直接追到他们家来了,难不成要他们家举家搬家才行?

    展小怜鼓着嘴,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嘴里说了句:“爸,你别担心,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结果展爸一听她这样说,心里更怕了,小怜之前被逼急了是怎么做的?直接提了桶汽油拿了打火机要跟那家伙同归于尽,值得吗?对于那孩子的家人来说,跟小怜同归于尽不值得,可是对展爸来说,小怜跟那家伙同归于尽同样不值得,这孩子能想什么办法?展爸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小怜还会去找那疯子拼命。

    展爸都想好了,这一次,不管用什么法子,肯定不会让展小怜去青城了,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事?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小怜?

    龙宴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展叔,说句怕你不高兴的话,小怜如果能跟着大哥二哥去湘江,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龙宴话还没说完,展爸已经站了起来:“这怎么行?小怜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到了湘江那边,语言生活习惯都不一样,她能高兴吗?”

    龙宴清了清嗓子,“展叔,你坐,我只是这样说,我们还在找最好的解决办法,知道你舍不得小怜,大哥二哥都说了,一定的找一个大家都高兴的法子。”

    展爸站了一会,重新坐了下来,拍拍龙宴的肩膀:“对不起,展叔刚刚激动了。”

    展小怜抿着嘴,晃着身体说了句:“爸,你放心吧,我之前不是去过湘江,我觉得那边的人有点排外,叽里咕噜的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我也不想过去,那地方再好,我也喜欢我家。”

    龙宴看了她一眼,展小怜也回视了他一眼,展爸沉默了一会,站起来说:“这样,你们兄弟几个先看着解决,大家的安全最重要,小怜这边,我再看看,跟她妈商量商量怎么样最好。”展爸说完,就走了出去。

    晚上的时候展小怜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睡不着,脑子乱糟糟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睡着。

    平静如常的一夜。

    清晨,展小怜从被窝里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手机,新手机第一次充电时间长,冲了一整夜的电,她按着开关键开机,等显示屏幕以后看了下时间,半眯着眼,打了个呵欠往被窝里钻了钻,又犯懒了,怎么着都不想起床,在床上赖了二十多分钟,展妈在外面敲门:“小怜,起床上班了。”

    展小怜跟展妈关照了,早上一定要喊她,结果这会展妈喊了,她又不想动了,“知道了……”

    吃早饭时候展小怜一个劲的打呵欠,展妈看了她一眼问:“小怜,昨晚上没睡好?”

    展小怜抬了抬眼皮子:“失眠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睡不着。估计是操心操的,我这有我爸我妈还有三个哥哥呢,我还是干操心,烦死了。”

    展爸一早上就没说话,就是看展小怜吃的少把包子往她面前推了推:“小怜,光喝粥不抵饿,再吃个包子。”

    展小怜不想吃,没精打采的样子,“爸,不是我不吃,实在是我没饿的感觉。”

    不过这一阵让展小怜高兴的事还真有一件,展小怜的论文快搞定了,卿犬那边不声不响的一天传一页,就差今天最后一页了,展小怜积极去公司就是想一次性用公司的打印机打出来,装订起来做个封面,她这任务就算完成了,到时候论文答辩也是围绕着她的论文来的,展小怜这个方面还真是没什么好怕的,她口语演讲可是得过奖的。

    吃完饭,龙宴又开车带展小怜去她公司上班,龙宴和周围跟着的保镖观察了一路,还真是没什么异常的,这样看,那帮人还真像龙谷说的,就是针对他的。

    展小怜坐在车上的时候说了句:“三哥,那些人不用说是燕回找来的,你说我是不是要跟他谈谈?”

    龙宴笑了笑:“谈什么谈?你别自己胡来,哥哥都在呢,这种事还轮得到你一小丫头出面?你把你几个哥哥看成什么人了?难不成几个大老爷们还要你一小丫头保护?演圣母剧呢?牺牲你一个保全家人性命?”

    展小怜翻白眼:“我没那么伟大的情操,我就是觉得他都疯成这样了,是不是应该给他提个醒,不能疯进精神病院。”

    送展小怜上班以后,龙宴亲自带着人把龙湛送上了回湘江的飞机,龙谷本来是想直接用龙家的私人飞机接的,不过因为航线冲突问题,要等到晚上,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白天就飞。

    龙谷自己慢慢悠悠的从“绝地”往展小怜的公司走,结果一路畅通无阻,什么异常都没有龙谷看着是自己一个人,实际上周围还是跟了不少人,他自己是没什么好怕的,怕的是龙宴,直接把他当重量级人物保护了,周围能查的地方全都查了一遍,昨晚上开枪的那些人没找到,不过从“绝地”那边传出的消息看,那些人在第一次失手以后不敢冒然行动,隐蔽在某个地方视机而动,当然也有第二种情况,那就是雇主不满意第一次的失败,把人招了回去。

    不管是哪种原因,根据情况看,近三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行动。

    展小怜这几天睡的都不大好,眼圈也有点黄,龙谷过去看她的时候就仔细看了下:“小怜,这几天是不是睡的一直不好?”

    展小怜揉着黑眼圈,没精打采的说:“这一阵失眠,怪了,怎么就失眠了,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

    龙谷往展小怜面前凑了凑,问:“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顿了顿,他又问:“燕回的事?”

    展小怜点头承认:“嗯,算是吧,现在的情况就是我跟他都没说到一块去,我跟他说分了,可是他压根当没听到,就算是现在我明知道那些人是他派过来想杀你的,可是我也没有证据,而他,根本不会承认。二哥,说实话,我老觉得我们跟他还会跟以前一样,好不容易闹的分了,可是他只要稍稍活动活动,我就没办法了。”

    龙谷伸手拿过展小怜桌子上的一个仙人球小盆景,“小怜,以前呢,是你一个人,但是现在,大哥二哥还有三哥都在,二哥留下来就是为了你,小怜,你放心,二哥不会让人欺负你。就算是燕回,他想对二哥下杀手,也要思量思量真得手了,他要怎么善后。大哥今天不是刚回去?大哥回去以后把和内地政府合作提上日程,投资会增加一倍金额,这样会在短期内引起内地高层的重视。小怜,你别担心,燕回设下什么样的局,二哥就怎么用破开,你只需要好好的整你的毕业论文,顺利拿到毕业证书就行。”

    展小怜鼓起小嘴,对龙谷点点头:“二哥,有哥哥真好啊,我以前有事都是自己想法子解决,现在我总算可以当回白痴了,我就听我二哥的。”

    龙谷笑着点点头:“小怜这样才乖。”顿了顿,龙谷突然又说道:“对了小怜,二哥还是希望你有机会能躲出去见识见识世面,趁着有精力,周游下世界列国,看看不同国家不同地方的风景。”

    展小怜抬头看天,“二哥,出去旅游我是还挺乐意的,不过这个计划是不是有点宏大啊?偶尔出国一两次我就觉得不得了了,还周游列国,这个我觉得有点悬乎,我怕我不小心误闯非洲某个食人部落,回不来了了。”

    龙谷脸上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小怜挑你喜欢的国家去。毕业以后,花几个月时间转转,二哥觉得很现实,二哥当初就是一个人走了十几个国家……”

    展小怜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一个人?我可不信。”龙谷伸手就要发誓,展小怜赶紧阻止道:“你是一个人上路,鬼知道你观光的时候有几个姐姐妹妹陪着你?”

    龙谷愤怒的握爪:“我要割了大哥那多嘴的舌头!”

    展小怜翻白眼:“不是大哥说的,我是猜的。”

    龙谷立马开口:“小怜,出门在外,有艳遇是必须的,要不然出一趟门多不值?”

    展小怜决定立刻结束这个无聊的话题,“对了二哥,燕回这边我们要怎么办啊?”

    龙谷对她笑了笑:“小怜这个你别操心,交给二哥就行,那个人没多大耐性,除非他决定放弃,要不然他就会有所行动,二哥在等着看他下面打算怎么办。”

    龙湛回湘江很顺利,没什么波折,到了家给摆宴这边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展小怜听说他安全到家不由自主松了口气,这就好,好歹走了一个啊,要是全耗摆宴,那才让人担心。

    这一阵周边地区很消停,那些奇奇怪怪的人也都不见了,展小怜就想着这是不是那家伙故意放了个烟雾弹,吓唬人一下呢?

    晚上回家,就看到展妈在打电话,说话的声音一惊一乍的,听的展小怜头疼,跑自己跑里关上门,卿犬今天白天没上线,展小怜直接登录小企鹅给他留言问论文好了没,卿犬还是不在线,展小怜就一直挂着小企鹅,顺便给他留言说自己手机能用了,换了新的。

    展妈一个电话打了能有四十分钟,展小怜跑去洗了个脸,洗完了抹着护肤品,展妈还在打,最后还是展小怜在厨房对着展妈吼,说菜都烧糊了,展妈没办法才挂了电话,展小怜把上面没糊的菜盛起来,正在捣腾贴了锅底的,展妈回来了:“哎哟哎哟,我把这个都给忘了。”

    展小怜哀怨的看了展妈一眼:“你每次跟你那些好朋友打电话都说那么长时间,就这么喜欢八卦啊?谁家媳妇生了儿子还是闺女跟你有什么关系?真的是……”

    展妈动作麻利的洗锅,嘴里说道:“那些话我就是听听,这次这个可不一样,好歹邻居了那么多年,家里有点事我总不能一点不上心啊?这人可真是难说,小时候和长大了反差咋就这么大呢?……”

    展小怜茫然:“妈你说谁呢?什么邻居那么多年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展妈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木头,你总不会不记得你木头哥哥吧?”

    展小怜猛的睁大眼睛:“木头哥哥怎么了?”

    “说来话长了,”展妈还想跟说书似的的,展小怜立马打断:“妈,你就长话短说呗,急死人了。”

    展妈还是一边洗锅一边慢吞吞的说:“前几年你木头哥哥不是娶了条件不错的媳妇?你还见过的,记不记得?”

    展小怜叹气:“记得。”

    展妈放下手里的锅,突然叹口气说:“木头那媳妇,不知怎么的,好好的疯了,当时我听说了还不相信,不过好多人都说是真的,还说木头对他媳妇好,疯了也一直照顾。”

    展小怜默了默,半响说道:“木头哥哥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展妈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妈也觉得木头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过,别人可不信,这不,你木头哥哥被自己的岳父岳母给告了。”

    “啊?”展小怜睁大眼睛,“为什么?”

    展妈端着菜往客厅餐桌上走,嘴里说道:“他岳父岳母说,自己闺女从小到大都是很正常,家里也没有遗传病,就是嫁给木头以后慢慢的就有问题了,他们说是因为木头心里有怨恨,故意给自己闺女下了让她精神错乱的药。”

    展小怜站在原地愣了下,半响她赶紧撵走展妈走:“这不可能啊,木头哥哥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他们要是怀疑,不应该是一早就怀疑了吗?怎么还会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怀疑?这明显不对啊!”

    展妈点头:“一开始是没人怀疑,不过,我听说小葵刚开始的时候被送进去治了,后来都治好了,木头就把她接回去了,大家都觉得这下该不会有问题了,可是过了一阵,小葵又犯病了,后来又送去治了,医生保证说是治好了,结果木头接回去没多久,又犯病了,这样折腾了有三四个来回,别说医生,人小葵的父母都觉得不对劲了,就把小葵接回摆宴自己亲自照看,木头有时间就过来看,结果人家闺女好好的,什么问题都没有,那脑子比谁都清楚,人家就怀疑是不是木头搞了鬼。”

    展小怜听展妈这么一说,突然觉的这要是真的,那明显就不对劲啊,别说是外人,就算是她,她也会直接往安里木头上怀疑,人小葵在家里就好好的,在医院治了也好好的,木头一接回去就出问题,这明摆着是木头哥哥的问题啊。

    展小怜吃完饭的时候都没说话,展妈就在饭桌上跟展爸说了这事,展爸还唏嘘了一会,吃完饭夫妻俩商量了下,给安爸爸和安妈妈打电话,好歹是邻居了这么多年,不知道的话就算了,结果现在知道了,他们肯定要问问,木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那人品绝对是没话说。

    展爸展妈真是不大相信安里木会做这种事,当初整个南塘镇可都觉得安里木娶了小葵那是赚到了,木头的表现也看不出来哪里受了委屈,婚后两人相处在南塘镇的人来看是很不错的,安里木脾气好,对小葵就没有一句硬话,怎么就突然出了这事呢?

    展爸给安爸爸打电话的时候展小怜就坐在客厅,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反正展爸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时不时点头应了一声,一个电话最起码打了有一个小时,展爸挂了电话,叹了口气,说:“木头这孩子太老实了。”

    展妈急忙问了句:“她叔是怎么说的啊?”

    展爸抓抓头,“老安说木头坚持说自己没有做这事,可是他又拿不出证据。我觉得木头有点悬,他自己是当警察的,一个当警察的人没有办法找到洗清自己的证据,这麻烦就大了。”

    展小怜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跪在沙发上看着展爸问:“那小葵家有证据证明是木头哥哥投的药?”

    展爸摇头:“他们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木头媳妇犯病的时间都是青城木头和小葵的家里,换个地方小葵就正常,这个说起来怎么着都不对劲。”

    展小怜跑到展爸旁边:“可是不能因为这个时间就说木头哥哥投了药啊,这家里谁知道有没有外人出没啊?这要有人有心,怎么着都有机会下手。”

    展爸看着展小怜:“我们都是这么想的,不过人家不那么想。”

    展小怜想了下,问:“那现在木头哥哥怎么样啊?”

    展爸叹口气:“那人家有权有势,听说是木头岳父亲自去报的案,人家那也是在职的官,警方肯定特别重视,已经立案调查了,这要罪名要是成立了,木头这辈子就完了……”

    展小怜挪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上去,眼神呆呆的,嘴里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我就说前几天那梦不是好兆头啊……”

    展爸跟展妈一边说一边叹了口气,“这事弄的,木头这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人。”

    展小怜这一夜又失眠了,她这一阵就没有睡好的时候,去公司就在办公室趴了一上午,偏偏上午还挺忙,面前堆积了好几份需要签字审批的资料,展小怜还是那种不看内容不搞明白肯定不会随便签字的主,一夜没睡这会就是死命睁着眼睛看文件,还有两份含糊不清的被她打回去重新申请。

    中午还是过去“绝地”蹭饭,龙谷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又没睡好,“小怜,你最近怎么了?就这么担心你二哥搞不定?”

    展小怜焉趴趴的看了龙谷一眼:“二哥,我这几天闹心事一件顶一件“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怎么这么背呢?”

    龙谷笑笑看着她问:“要不要说来听听?”

    展小怜撇撇嘴:“算了,是别人的事,说了你也不认识。”

    龙谷摊手:“既然是别人的事,小怜何必杞人忧天?”

    展小怜伸手托腮,无精打采的说:“这个人……不一样,我希望他好好的,一辈子都好好的,可是偏偏事与愿违,我觉得我现在就很麻烦,偏偏他也有麻烦,我没办法看着她那样。”

    龙谷想了想,问:“小怜,能不能告诉二哥,这个人是谁?”

    展小怜低下头,用手里的吸管拨着被子里的椰果,嘴里说道:“二哥不认识,还是当不知道的好。”

    闻言,龙谷笑道:“既然小怜不说,那二哥来猜猜。”

    展小怜手托腮看了龙谷一眼:“这个你怎么猜?”

    龙谷摇了摇手,神秘的笑了笑:“二哥可是看过小怜的资料调查的。”然后龙谷开口:“这个人是男性?年轻?长的还行?和小怜有种很深的感情,算是青梅竹马的那种……”

    展小怜一听,立刻打断:“停停!二哥你这哪是猜?你直接说名字得了。”默了默,展小怜点头:“就是他。我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什么事都找他,我小时候觉得他就是我的天神,不管什么时候我哭了,他都会来哄我,我有一阵还觉得他比我爸还要喜欢我,我非常非常喜欢他,我很小的时候就想过,我长大了一定要当木头哥哥的新娘,谁跟我抢木头哥哥,我就跟谁过不去……”

    展小怜低下头,无声的吸了吸鼻涕,伸手拿餐巾纸擦去鼻涕,继续说:“我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头,我一直觉得他肯定是我的,谁都抢不走,而且我也坚信他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他一样的喜欢,除了我,他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别人……”眼泪吧嗒一下滴在桌子上,展小怜没有动手去擦,而是说:“他就像我想的一样,喜欢我,宠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是为了我好的事,他都会想着法子哄我,满足我的所有愿望,虽然他的能力有限……”

    龙谷伸手擦去展小怜脸上的眼泪,问:“小怜现在还爱他?我们小怜的眼泪是因为什么流的?”

    展小怜抬头看着龙谷,说:“爱?”她摇摇头,说:“我喜欢木头哥哥,一直都很喜欢。二哥,说句不怕你伤心的话,他对我来说,是别人没有办法代替的。我没有上过学的童年,是在等待木头哥哥放学归来的那份期待中度过,我每天都会坐在我们家的阳台上,等着他放学回来的时候跑到我们家阳台下面对我喊:‘小怜,我放学啰!’他要是哪天忘记了,我就会站在他家门口干嚎,一直哭到他发现我然后哄我笑……二哥,你不会知道我的心情,我说我希望木头哥哥过的幸福,是发自内心的,即便这份幸福不是我给的,但是我看到他笑,这比我自己笑的感觉还要幸福。”

    展小怜砖头看向远处,嘴里说道:“可是,为什么我总有种事与愿违的感觉呢?特别是,我根本帮不了木头哥哥什么……”

    龙谷轻轻的点着头,“小怜的意思我明白了,说实话二哥还真有点吃醋了,二哥知道,小怜这么多年都是独生女,突然一夜之间多了个三个素未谋面的哥哥,肯定会觉得有距离。二哥不怪小怜,这是我们几个哥哥的错,这么多年都没有走近小怜,只是远远的看着,这让我们对小怜非常熟悉可小怜对我们几个哥哥却很陌生。小怜,这个人二哥不做置评,小怜可以一直保持对他的期许和喜欢,但是小怜,二哥不希望这个人影响到你以后的生活和心情,比如你因为这个人整夜睡不着。这对二哥来说不值得。”

    展小怜没反驳,托腮看着外面,表情茫然的说:“二哥,我为什么这么弱小?为什么我不能像别人那样强大?如果我能像别人那样强大,是不是我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纠结无措,我就不用担心木头哥哥被判刑被坐牢了?为什么我只能这样坐在这里寻求庇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木头哥哥的未来而干着急呢?”

    龙谷低头笑了笑,然后坐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搂着她的肩膀,说:“小怜,没有人天生就弱小,只不过大多数选择了安逸,安于现状是大部分人的选择,所以,对于这大部分人来说,冒险和前进的人都是强者,这世上总会有人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强者也总会只有那么几个人。小怜,二哥记得你说过,你说你就想找个外企当前台,看看言情小说找个温柔大叔当贤妻良母,小怜你想啊,前台是一个公司里最没有职权的位置,谁都可以让你做这样那样的事,甚至是端茶递水邮寄快递订票跑腿的活,一点都不轻松,工资还低,前台有什么好呢?”

    展小怜哀怨的看了龙谷一眼,说:“我这要求一点都不高。”

    龙谷点头:“是不高,可是这愿望会让一个人弱小。有多大的理想才有多大的动力,有多大的承受力才有多大的抗击力,强者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小怜,你不弱小,弱小的是你的心。你把你的心捆住了,它少了很多不敢,比如,你说你不想出国,因为展叔展婶美人照顾,又比如你说环球旅行不靠谱,你顾虑的太多,所以你才觉得自己寸步难行。”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展小怜抬头看着龙谷,说:“可是我们必须要顾虑,如果我们不计后果的做事,万一失败了,岂不是很惨?”

    龙谷笑笑:“对,所以燕回才能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展小怜低头看着自己的杯子,点头:“二哥你说对了,燕回就是做事不计后果的人。”

    当初卿犬为什么要把她扔到楼下?不就是为了不让燕回的弱点?卿犬说自己会成为燕回的弱点,这个弱点会要了燕回的命,所以卿犬才会背着燕回打算摔死自己。

    半响,展小怜突然抬头看着龙谷,“二哥,说半天,你还是想让我出国是不是啊?”、

    龙谷摇摇头:“看小怜的意愿,我只是打个比方。”他坐正了身体,看着展小怜说了句:“另外,小怜说的这个人,二哥可以帮他找几个律师,其他的,我希望小怜不要太担心,如果他做了坏事,接受惩罚是应该的,如果他是冤枉的,总会有清白的那一天。”

    展小怜无比惆怅的说了句:“我希望我能看到他平安无事,要不然,我这心里会惦记他一辈子。”顿了下,展小怜又说,“虽然时机不大多,不过,我真的很想见下木头哥哥,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龙谷对她摆了摆手指:“小怜,二哥跟你说,非常时期,不许胡来。”

    展小怜咧嘴对龙谷一笑:“我都说时机不对了,我就不会胡来的,放心吧。”

    安里木的事成了展小怜的又一桩心病,她每天回到家里都会跑去问问展爸展妈有没有安里木的最新消息,反正得到的结果都不大好,展小怜的心里惶惶的,总觉得安里木被抓进去是迟早的事,现在是人家请他过去谈话,找破绽,谁知道以后会不会为了口供,对他严刑逼供?再说了,小葵的父母又不是普通人,人家是都是当官的,这些当官的,谁家没有几个都是官的亲戚?安里木拿什么跟人家那比?

    展小怜论文写好了,卿犬从头改到尾的改了一次,展小怜拿着论文给龙谷看语法什么的,龙谷大体看了下,觉得没什么大问题,这论文就算完成了,展小怜打印了好几份,还认认真真做了个封面,等着其他同学交论文的时候她也一起交。

    卿犬发了最后一篇论文以后就没上线,展小怜跟卿犬两人也奇怪,虽然卿犬是燕回身边的人,不过展小怜从来没问卿犬有关燕回那边的事,卿犬也从来不说那边的人,两个人之间唯一可谈的就是论文,论文搞定了,两人也就不在联系。

    展小怜从来都不知道卿犬在跟她聊天的时候是个什么状态,究竟在什么地方,这些她都不知道,卿犬也从来不说,他每次上线都来去匆匆,发了文件就下线,展小怜打字快了对他叽歪两句卿犬也不会,就跟他人似的,冷冷淡淡的就下线了。

    论文完成,展小怜给卿犬留言,写了段感谢的话,还配了个可爱的小笑脸,卿犬也会没有回复,展小怜发完了,就下线了。

    展爸展妈是真的关心安里木的事,得到的消息虽然都是从人家嘴里传来的,不过都还挺靠谱,到现在都没有传出安里木被批准逮捕的消息,展小怜从展爸展妈嘴里听到最新的消息,就是安里木来了小葵家,其实就是想告诉小葵家人,他没打算跟小葵离婚,更没有起过害过小葵的心。

    亲爱滴胖妞妞们,

    乃们长肉肉了吧?

    胖妞妞们站好一字排开,

    一溜一溜圆滚滚的胖妞妞,

    一天一斤肉喝水都长肉,

    体重“咻咻”往上增,

    伸出白嫩嫩滴手,

    一只一只的小猪肘,

    渣爷一天啃一只,

    肿么啃都不长肉肉。

    亲爱滴胖妞妞们,

    乃们想减肥木?

    想减肥滴胖妞妞,

    速度把兜兜里的票捧出来献给爷,

    胖妞妞们保证一天瘦一斤三天瘦五斤。

    亲爱滴胖妞妞们,

    乃们还等神马?

    减肉肉给爷投票最有效,

    胖妞妞们苗条。

    (渣爷真是太油菜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