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2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安里木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别人都不知道,展小怜也不知道,不过展小怜唯一可以相信和坚信的是,安里木绝对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在展小怜的心里,安里木的心肠比谁都软,他的责任感比任何人都强烈,他娶了小葵,不管爱不爱,他都会对小葵负责。

    展小怜听着展爸展妈说着关于安里木的事,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很安静的听着,展爸那边已经在联系自己的朋友看能不能多打听打听内部消息,好歹知道警方那边是怎么打算的,现在没进去,就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单纯的依靠推断,安里木那边都被请过去好多次了,安里木也配合,问什么都说,而且回答的也无懈可击,事情似乎陷入了僵局。

    说真的,展小怜也不信小葵会突然疯了,她相信安里木,可是她不相信小葵或者是安里木身边的人,小葵的父母绝对不会害女孩,再刨去安里木,那时候跟小葵关系最好的人就是瞳儿。

    展小怜坚信也确信瞳儿对安里木的企图心,她要是没听错,前一阵她在燕回那碰到瞳儿的时候说的是她跟安里木好的很,到底好在哪里?

    按照瞳儿那女人的性格,毫无疑问,瞳儿已经顺利拿下了安里木,一个疯了的女人,一个美艳风骚死心塌地的女人,不论换了哪个男人都会拜倒在瞳儿的石榴裙下。特别是在妻子长期在娘家或是医院疗养,而身边没有女人的已婚男人来说,对一个主动积极热情似火的美艳女人根本没有招架之力的。

    展小怜相信安里木的自制力,可是她不相信瞳儿那些卑鄙的手段,她能用药物控制安里木拍下那段长长的视频,她就能用第二次。

    对展小怜来说,安里木从来都不是笨蛋,小葵的家人能根据小葵犯病的时间想到安里木可能投药,为什么安里木没有披露瞳儿也有可能投药?连她都能想到的这一点,为什么展爸展妈口中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提到一点瞳儿的名字?就好像,安里木和小葵的身边,从来都没有这个人一样,这根本不合常理。

    小葵的情绪时好时坏,如果她说出的话没人信的话,那么安里木的话肯定有可信度,只要他说出瞳儿,警方调查的嫌疑对象就会转移到瞳儿的头上,可是安里木却是在替瞳儿遮掩,迄今为止都没有说出瞳儿这个名字。

    展小怜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红白玫瑰的故事,是不是对安里木来说,瞳儿就是他的那朵红玫瑰?所以他想保住这朵红玫瑰?又或者是,他知道瞳儿确实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展小怜去“绝地”找龙谷和龙宴,结果扑了个空,方清闲特地过来找她,说龙谷和龙宴两人一大早就出发,去了青城。

    展小怜傻眼了,“方大叔,你是说二哥和三哥去青城了?他们去青城……”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问:“他们去找燕回?”

    方清闲点头:“好像是这么说的。”

    展小怜扭头就往外走,方清闲两步追过去伸手拉住:“小怜,你干嘛去?”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还能干嘛?去把我二哥和三哥拉回来!”

    方清闲叹气:“一大早就去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青城,你要追到青城去?你二哥让我跟你说了,不能胡来,这事他会解决,你安安心心等他好消息就行。”

    展小怜伸手指着自己:“我又不是小孩,他们这样我更急啊?前两天还有人对大哥打狙击枪,他们还往燕回的枪口上撞,那人要是突然发疯,我二哥和三哥就凶多吉少了!”

    “过来,坐一会,”方清闲拉着展小怜坐下:“你二哥和三哥又不是笨蛋,放心等着吧,再说了,你三哥是‘绝地’的人,燕回没那么傻,公然挑衅李晋扬,燕回这个人做事肆无忌惮,不过这个人也是有的放矢,他跟李晋扬的利益关系浓厚,跟李晋扬闹掰对双方都没有好处,特别是,李晋扬现在不在国内,如果他擅自动了李晋扬的人,这会让他更加理亏,燕回没那么蠢。”

    展小怜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嘴里说道:“我明白了……只是还是有点担心。”

    方清闲看着她笑了笑,站起来说了句:“小怜,别低估了你对燕回的影响力,他只要对你还抱有想法,就不会明着让你知道他动手了。”

    展小怜差点炸毛,“就因为这样才更可怕啊?”

    方清闲伸手拽了下她的马尾辫:“别紧张,放送点,今天的午餐我请客,你想吃什么都行。”

    展小怜叹口气,“没胃口了。”

    方清闲招手嚷服务生过来:“你心得放宽,有些事不会因为你担心就不会发生,也不会因为你不担心就是改变原有的轨迹,小怜,心宽才能长命百岁,吃东西!”

    展小怜没招了,专挑贵的点,然后等上菜,方清闲跟展小怜说了几句以后就走了,展小怜一个人坐在这边等食物,看了下时间,吃饭的点了,也不知道龙谷和龙宴在吃饭,她犹豫了一下,给龙谷的手机发了个短信,没一会,她就收到了回信,一溜的英文,说在吃饭。

    一听在吃饭,那说明就没事,展小怜立马就把手机拨回去了,“二哥!”

    龙谷点头:“小怜,吃饭了没?”

    展小怜立刻巴拉巴拉“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问:“二哥,你跟三哥没事吧?现在在哪?什么时(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候回来啊?”

    龙谷看了眼对面那人竖起的耳朵,放下手里的刀叉,往椅子上一靠:“晚点就回去,没什么事,青城又不是龙潭虎穴,能有什么事?现在在吃饭,小怜呢?吃饭了没?”

    展小怜看着自己面前空空的桌子,说:“等上菜呢,太慢了……”展小怜刚要抱怨两句,突然听到电话里一阵沙沙的声音,跟着龙谷的手机里传来燕回的声音:“妞……”

    展小怜一愣,跟着抱着电话大声的“喂喂”两声,然后把手机在沙发上又磕又敲,嘴里一个劲的嚷:“喂?二哥?二哥?喂喂?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二哥?喂?怪了,我这是新买的手机啊,怎么突然听不到声音了?……”然后咔嚓挂了电话。

    燕回大怒:“展小怜!”

    结果,燕大爷没等到展小怜的回话,只等到了“咔嚓”一声,电话被挂了。

    龙谷在燕回打算摔电话的前一秒,伸手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回来,“不好意思燕先生,小怜的手机好像出了点问题。”

    燕大爷瞬间又抓狂了。

    展小怜挂了电话,伸手把手机的电池抠了下来,二哥能跟那人一起吃饭,说明没有谈崩,那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至于跟燕回,展小怜真心不觉得自己跟他有什么话要说的,还是吃东西要紧。

    服务生把展小怜点的菜一股脑都端了上来,展小怜拿起筷子就要开动,结果有人看展小怜一个人,伸着脑袋过来搭讪:“小姐,一个人?”

    能来“绝地”吃饭的肯定都不是普通人,男男女女要么是享受的,要么是猎艳的,一个女人用餐,搭讪那是正常的,不定就能促成好事。

    展小怜一边往嘴巴里塞食物一边点头:“一个人,怎么了?”

    那人歪着身体就要坐下来:“不介意我坐下吧?”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你买单?”

    那人一见有戏,立刻点头,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主:“一顿饭,小意思。”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刚要开口说话,冷不丁旁边有个冷飕飕的声音传来:“抱歉,这地方有人了。”

    展小怜的小嘴塞的鼓鼓的,听到声音她抬头,就看到边痕站在旁边。

    来这的人哪个都不蠢,看人识相的眼力见还是有的,虽然没见过边痕,不过那人一看边痕的衣着打扮和气质,就知道是个不能惹的,出来混着玩的,有人敢惹事有人就想来个艳遇,这个不行找下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人站直身体对边痕笑了笑,举手示意了下:“不好意思兄弟。”

    边痕微微点了点头,等那人走了,才在展小怜面前坐了下来,展小怜一边咕叽嘴巴里的食物,一边睁大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坐下来的人,边痕什么话没说,伸手往展小怜面前放了杯水,展小怜咽了食物咕噜咕噜喝了两口,这才腾出说话的嘴,“唔,好巧啊,你吃过没?”

    边痕点点头:“吃过了。”

    展小怜面前真是放了一桌的菜,方清闲请客,不吃白不吃,她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看着边痕,奇怪的问:“吃过了你趁着这个机会去休息?”

    边痕淡淡的笑了笑:“难得当回护花使者。”

    展小怜斜眼看他,“嗯?”

    边痕环视了下周围的环境,淡淡的说了句:“来这里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一夜情或者多夜情的对象,别让人随便坐下。”

    展小怜一听,伸手指着边痕,嘴里嚷嚷:“那你起来起来,别坐那,这位置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难坐的。”

    边痕顺势就要站起来,展小怜立刻咧开嘴对他笑:“你还真起来啊?我开玩笑的呀。刚好我一个人,我二哥三哥都去青城了,一个人吃饭多无聊,跟我说说话呗。”

    边痕重新坐下来,聊天似的问道:“小怜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展小怜手里拿着叉子,正往嘴里塞一块红烧肉,听了边痕的话,她慢慢的抬头看了边痕一眼,说:“我还没想好,正在犹豫。怎么说呢,我感觉我现在就是惹上了一个瘟神,我要是留在摆宴,我估计我是嫁不出去的,暂时也没想那么多。”

    服务生给边痕送了一杯饮料,他拿到手里,低头想了下,淡淡的说了句:“我听你二哥说,现如今最好最快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送你出国。”

    展小怜一愣,再次抬头看着边痕,边痕回视她一眼,说:“个人以为,你二哥是正确的。这样你可以出去转转,因为你是龙家送出国外,燕回再迁怒也只会迁怒龙家,为难你父母的可能性非常小,同时,也能分散燕回对你的注意力,时间一久,不定他就忘了。”

    展小怜低头,慢吞吞的磨叽着嘴里的食物,半天没说话,边痕没等到她回应,又说道:“你留着国外,龙家肯定会护着你,可龙家的压力会非常大,而你和燕回的关系,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是在重复着你们之前的步骤,直到燕回厌倦的哪一天。”

    边痕说完,低头默默的喝了一口饮料,展小怜放下手里的叉子,吃不下去了,吃完嘴里的食物,她低着头,看着自己面前,开口:“我二哥的想法是对的,你说的也对,我自己也想到了,不过,我怕我爸我妈难受,他们会觉得他们保护不了我,会内疚……他们从下就盼着我能平平安安长大,能在他们身边,我这要是突然跟他们说我出国,我怕他们接受不了。我觉得我出国,我爸我妈那边是个关卡,我要是直接跟他们说我要出去,他们肯定会同意,但是,他们会难过。”默了默,展小怜突然笑嘻嘻的看着边痕问:“我是不是恨孝顺?”

    边痕点头:“很孝顺,换我,我也会有顾虑。”

    展小怜伸手托腮,惆怅似的说了句:“我现在偷懒,盼着我二哥能搞定,不过我心里又知道没那么容易,想想我真憋屈,我老是想,怎么就落我头上了呢?难不成我上辈子欠了他?”自己嘀咕完,展小怜往桌子上一趴,睁着两只大毛眼看着边痕,问:“边痕,你说我这辈子欠了你的没办法还,那下辈子我是不是也会这样被你欺负?”

    边痕抬眸看着她,目光看起来有点怪,然后他突然笑了下,想比他之前的笑,这笑容看起来就愉悦的多:“不会,因为我从来没觉得你欠过我什么。小怜,如果人真有下辈子,你来欺负我吧。”

    展小怜盯着边痕看,然后往他面前凑了凑,伸着脖子问:“边痕,我跟你说,我不想害你,我这次想清楚了,绝对不在摆宴找男朋友,我说真的,不能对我抱有企图心,知道不?”

    边痕点点头:“就算有企图心,你这样跟我说了,我也不会有了。”顿了顿,他开口:“小怜,你能不能告诉我,对你来说,我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在你心里,我是个什么样位置的人?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我曾经那样尽心尽力的付出,值不值得。”

    展小怜立刻举起一只手,保证发誓似的说:“值得!绝对值得!”她看了看周围,两只手当成扩音器似的放在嘴边,用最大的声音喊:“边痕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梦想!”

    周围的人都扭头看这个女疯子,展小怜笑嘻嘻的,看着边痕,继续嚷:“我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像边痕这样的男人嫁了!你就说我一直想要找的那个人!”

    本来人家是看女疯子的,结果听听她说的,就跟表白似的,刚好她对面还坐着一个英俊的男士,看热闹的,一个个的都给她鼓起掌了,展小怜放下手,笑眯眯的看着边痕。

    边痕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看周围的人,又看看展小怜,忍不住轻笑出声:“小怜……”

    展小怜立马出声:“我是说真的。我从小大的梦想就是找个温柔大叔当贤妻良母,我二哥说我当前台的愿望太弱小,我决定不要那愿望了,但是找温柔大叔的愿望我以后都不会变。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碰到更好的,不过,我知道边痕是我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好的男人!”

    边痕低头浅笑,半响,他抬头看着展小怜说:“小怜,你这样说,我很高兴。”

    展小怜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方清闲一脸蛋疼的晃了过来:“你们俩还能不能再幼稚点?”

    边痕斜了方清闲一眼刚要站起来,方清闲直接在他身边坐了下去,抱臂靠着沙发“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靠背说道:“我以局外人的身份跟你们说别,你们俩站一块就不搭,别这辈子下辈子了,赶紧各找各妈去,没事别老往一块凑,我这年纪大了,不经吓,别哪天给我吓出心脏病来,再死一次什么的,我可耗不起了。”

    “你?”边痕冷哼一声:“你心脏病那是玩人家老婆被吓的,别什么都往别人头上赖。”

    展小怜抿着嘴,知道自己没办法反驳方清闲,边痕那次重伤不就是因为她的关系?

    边痕随口说了句:“小怜别听他瞎说。”然后他站起来,伸手在展小怜头顶上轻轻按了下,说:“小怜,以后保重,听你二哥的安排,能出去还是出去,别留在摆宴。”说完,他松手,一脚踢开方清闲碍事的腿,抬脚走了出去。

    展小怜看着边痕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声:“边痕!”

    边痕回头,展小怜对他掰了掰手,张了张嘴,无声的说了两个字:“拜拜。”

    边痕对她勾了勾唇角,转身离开。

    展小怜在“绝地”餐厅扯着脖子对边痕吼的那一顿,在第二天中午传到了燕大爷的耳朵里,不是燕大爷的耳线打入到了“绝地”内部,实在是人生无处不狗血,有个青城的公子哥跟着朋友在“绝地”消费,碰巧这人也知道展小怜,结果就听到了,回去一说,直接就被人汇报给了燕回。

    燕回的大脚板子一脚一脚的踹着那倒霉催的公子哥,逼着人家把他听到的复述一遍,又不是谁都是展小怜,谁能原版原话的复述出来,公子哥就因为一句话,没被奖励还被打个半死。

    可怜的公子哥好不容易被放出来以后哭着说:“我他妈以后再也不对嘴了!”

    ------题外话------

    胖妞妞们今天瘦了木?木瘦的胖妞妞给爷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