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3章 龙家二哥

第303章 龙家二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家兄弟从青城回摆宴,展小怜眼巴巴的在摆宴等,龙谷回来就给展小怜打电话,展小怜嗷嗷叫着从办公室冲出去往“绝地”跑,找到龙家兄弟,一头就扎到龙谷怀里,抬头问:“二哥,怎么说啊?”

    龙谷搂着展小怜的肩膀,把她往椅子上按,嘴里说了句:“暂时安全。”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

    龙谷往展小怜坐着的沙发面前一蹲,笑眯眯的看着展小怜说:“我说暂时大家都安全,不过不是长久之计。”

    伸手抓了抓头发,展小怜一脸郁闷的问:“二哥,我能不能问问,怎么个暂时法?”

    龙谷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燕回离开青城,北上了。”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龙谷不吭声,等他下文,龙谷伸手捏捏展小怜的鼻子,说:“没明白?二哥要是没猜错的话,燕回应该是去找他家那位老爷子去了。”

    “哦,”展小怜继续眨巴眼睛,半响,她慢吞吞的问了句:“他……要干嘛?”

    龙谷笑了笑,没继续那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问她:“小怜觉得燕回是不是个守信的人?”

    展小怜伸手摸着下巴,一副福尔摩斯的造型,砸了砸嘴,说:“我就没看到他做过一件守信的事……当然,不排除他抽风时候说话算话。”

    龙谷顺势在展小怜旁边的坐下,翘起二郎腿,继续问:“那小怜觉得燕回,嗯,你觉得他会不会真的为了小怜去做节育手术?”

    展小怜看着龙谷说了句,说:“他不是已经做了?这事他要是敢骗我,他就死定了。”

    龙谷点点头:“二哥也这么想。”

    展小怜把脸凑到龙谷面前:“这事跟他北上有什么关系?二哥,你别告诉我这事也出岔子了?”

    龙谷坐正身体,说:“这事说起来……二哥让你三哥利用‘绝地’的资源调查了一下,当初给燕回动手术的人里,副手都是医院的人,不过手术主刀的那人不是,是外地调过来的,背景是某军区军医院的院长女婿。燕回这人虽然脾气不好,不过他傲气冲天,他不屑否认一些事,但是,他这次选择北上,二哥觉得,他是去确认这件事了……”

    “我太阳他全家祖宗十八代的!”展小怜猛的一下就蹦了起来:“那老东西敢耍我!”顿了下,展小怜猛的扭头看向龙谷:“不过二哥,燕回怎么突然想起要去确认这事?”

    龙谷伸手挠了挠鼻子,说:“啊,这个啊,因为我告诉燕回,你怀孕了。”

    “噗——”展小怜直接把口水都给喷了出来,她一边咳嗽一边瞪着龙谷说:“二哥,你这玩笑开大发了,那王八羔子知道你撒谎,非用十个狙击手对付你。二哥,我很不幸的告诉你,我大姨妈刚走没几天!”

    龙谷点头,“我知道,不过,他不知道呀。”

    展小怜开始愁了:“二哥,你这撒谎撒大发了。”

    龙谷对着展小怜摆摆手指:“放心,我敢跟他这么说,就是因为查过那次手术的主刀人。”

    老天的公平在于他创造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缺点和优点,像龙谷,他这人天生就是个谋士,没有强壮的身体没有惊人的外貌,但是他有一个无比聪明的脑袋和擅于观察的眼睛。

    当初燕回做的虽说是个小手术,可这个小手术对那位老爷子来说,这绝对比天塌下来还要让他忧心。他老人家那样重视燕回,却对燕回的子嗣又那样的不在意,现在想想,肯定有原因。再一个,为了不让燕回起疑,那位老爷子绝对因为这事和燕回起过正面冲突,而且矛盾非常激烈,最终的结果就是以燕回的胜利而告终,否则以燕回的脑子,不可能不跟着怀疑。

    龙谷相信燕回这个人对孩子不孩子的,没有什么过深的概念,他那时候就是一门心思的想用他的方式留住小怜,燕回绝对不会耍这么个他不屑一顾的心眼做假手术,而那位老爷子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燕回胡闹一通。

    龙家兄弟决定去青城和燕回面谈,但是一踏入青城就被燕回控制,这就是力量的对比,青城毕竟是燕回的地盘,龙晏带过去几个人都被人家控制的没有反手余地,面对一个疯子,什么道理都讲不通,说破天了都没用。燕回的目的很简单也很直接,他就跟过年的时候一样,就要小怜,就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只要糖,别的什么话都不听。

    龙晏的脑门上被人抵了五六支枪,燕回就像个焦躁的小孩在两人面前来回走着,谁开口他就打谁,嘴里喊着法制社会,手上把人打的七窍流血。

    龙谷敢去青城找燕回,他本来就是有了打算,否则不会冒然行动把自己陷入险境反而让小怜担心。

    展小怜鼓着小嘴瞪着龙谷,“所以你就说我怀孕了?”

    龙谷还是那个笑眯眯的表情:“这个最有效,我一说,他就老实了。”

    展小怜继续瞪着大眼:“他也信?”

    龙谷笑着说:“当然不信,所以我让他去问他家那位老爷子了。”

    展小怜跳脚:“二哥,你这是忽悠他,他要是知道被骗了,那就真惨了!”

    龙谷手里撕下一张卫生纸,揉成一个小球对着展小怜的脑袋轻轻扔过去,嘴里说了句:“放心,接下来就交给二哥!我查过,他北上是乘专机,去了就没那么容易回来,他家那位老爷子,想让他回去弄身边看着,不知道都想了多少年……所以,短期内他回不来,他不在别人不敢行动,不会有什么问题。”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伸手把头上的卫生纸球揪下来,对着龙谷又砸过去:“二哥,你是不是经常做这样的事啊?我听着,怎么觉得燕回以后会恨不得咬你的肉啊?”

    龙谷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了敲,笑着说:“想咬二哥?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展小怜心里急的抓肝挠肺的:“二哥,要不你赶紧回湘江去吧,让三哥也赶紧撤,我这心里咋这么不踏实呢,那老不死的要是能留他几年最好了,可我觉得那也太不切实际了,燕回不可能把青城这么块大肥肉丢给旁人的,他那人性子多疑,给别人他不放心来着,我想着,那老不死的,关不了他几天。”

    龙谷对展小怜笑笑:“没事,能有几天是几天,最起码他不在这几天,二哥做事不用缩手缩脚的,再说了,那老头也不是笨蛋,好不容易才回去这么一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让他走的。”

    展小怜斜着眼睛看龙谷:“二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龙谷摊手,“二哥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展小怜掐腰:“我要是知道还用问你?”

    两人正吵吵呢,龙宴推门进来:“小怜怎么了?是不是二哥欺负你了?”

    展小怜理直气壮的说:“就是,二哥这个大坏蛋有事瞒着我,还不跟我说。”

    结果,龙宴摆手:“你还怕二哥害你?做你自己的事去。”

    展小怜被两个哥哥一顿批,消停了,自己该干嘛干嘛去了,该到月底公司结账和发工资的日子了,翻了翻日历,嘴里嘀咕了一句:“这都三月底了,不应该是春风徐徐吹的时候,怎么天还这么冷呢?”

    这天真是冷,像展小怜这样的羽绒服都没下身,她倒是想漂亮点换薄的棉衣,可惜展妈不让,每年天气转热都是展小怜生病的高峰期,展妈都有经验了,多捂捂总不是坏事。这样一来,展小怜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就好看了,人家有爱美不怕冷的姑娘穿的特漂亮,跟展小怜错身而过的时候展小怜立马就被对比的缩成了一团。

    不过,对于展小怜这种娃娃脸姑娘来说,在学校来来往往的学弟学妹群里,她这个大四毕业生还是挺和谐,她那脸就是用来蒙人的,说她大一新生人家都信。

    分散在外实习的毕业生陆续回校报道,老师会不定期把学生召回来辅导下,不过在附近的学生才会回来,其他都是小企鹅或者电话跟老师沟通,展小怜这种的每天都从学校过,她偏偏就是不找老师,论文都写好了,她懒,最烦改来改去,她论文的封面都打印好了,还是一式好几份的,就留着准备上交呢。

    展小怜觉得龙谷说的挺对的,燕回那家伙绝对是被那老不死的东西留住了,反正这都一周了都没来找她两个哥哥麻烦,展爸和龙家兄弟最近有点神秘,展小怜老觉得他们背着她在干点什么。

    展爸展妈房间有个老式的保险柜,展爸多年都不开一次,有天夜里展小怜无意中起来找水喝,看到展爸展妈房间的门半掩着,她好奇的跑过去一看,竟然看到保险柜的门被打开,展爸坐在地上,面前放了一个个小本子啥的,展小怜知道那些东西就是些户口本房产证什么的,反正展爸这人仔细,总喜欢把他觉得重要的东西放在一起,锁紧保险柜里。

    展小怜就好奇了,大半夜不睡觉,翻腾保险柜,干啥呢,伸手敲敲门,展爸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把手里的东西藏起来,看是展小怜,才松口气问:“小怜,这么晚不睡觉干什么?”

    “爸,你大半夜不睡觉干啥呢?”展小怜歪着脑袋想看展爸在干啥,结果展爸直接枕头压面前,“你也知道大半夜的?赶紧睡觉去,大人的事你一个孩子操什么心?”

    展小怜指着自己反驳:“爸,我还算小孩?我都这么大人了我怎么是小孩了?”

    展小怜是被展爸给撵去睡觉的,再然后就是龙家兄弟在白天过来,然后跟着展爸又一块出去了,连续好几天都这样,展小怜可不信展爸和龙谷有什么别的话题,他们要是谈论对象的话,肯定是说她,可是展小怜去问了,谁都不说。

    展小怜抓狂,搞毛线啊?

    ------题外话------

    胖妞妞们,关于年会复选神马的,胖妞妞们不浪费米,不用投年会票,渣爷不参与。

    要减肥的胖妞妞们给爷投月票,投一张,减一斤肉,越减越苗条,爷耐美妞,各种星星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