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5章 拐卖良家妇女啦!

第305章 拐卖良家妇女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哭的时候拿是真哭,嗷嗷的,眼泪哗哗的,她说自己伤心不是展爸展妈亲闺女这是真伤心,这样的事,换谁谁不伤心?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被自己爹妈捧手心里含捧着的宝贝疙瘩,人家突然告诉她她是父母抱来的,不是亲生的,换谁都受不了。

    听展小怜说完,展妈白了展小怜一眼,没好气的说了句:“你这孩子说的什么鬼话?要是没有你,现在哪有美优?”顿了顿,展妈又惆怅似的说:“说起来,小怜还是我们家美优的救命恩人,当时我跟你爸刚毕业一年,本来就没钱,结果省吃俭用一年的钱打算养孩子的钱,看病都看完了,能借的人钱都借了一遍,到最后已经走投无路了……要不是小怜,美优早就没……小怜啊,妈是女人,经常会想到美优,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可是妈妈也不后悔,就跟你爸说的一样,她能活着,我们就什么都不求了。”

    展小怜鼓着小嘴看着展爸展妈:“爸,妈,你们对我这样好,其实就是为了感谢龙家的钱是不是?”

    展爸忍不住笑了笑,他再次伸手搂搂展小怜的肩膀,“小怜,除去你妈说的那些,爸爸妈妈也是真的爱你。”

    展小怜这小心肝是哇凉哇凉的,站起来嗷嗷哭着回自己房间了:“我的命真是太苦了……我爸我妈对我好竟然就是为了报恩……”

    “小怜,你妈刚刚说的话不死这个意思,你妈的意思是说……”展爸展妈傻眼了,这孩子的心不是一向大条吗,怎么突然联想到这方面了?这以前她妈都削过她多少回都没看到她伤心,怎么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她就伤心成这样?

    展爸展妈站在展小怜房门前一个晚上,展小怜都没开口,趴在床上大声的哭,说自己伤心了。

    展小怜不开门,展爸展妈犯愁了,这孩子这是真伤心了?展爸开始埋怨展妈:“你说好好的,跟孩子说那些干什么?你当是一命换一命?你还感谢,你感谢她什么?感谢她小时候折腾的你不够?”

    展小怜在里面提高声音嗷嗷哭,展爸赶紧敲门:“小怜,爸爸不说了,你开开门,爸爸跟你说两句话……”

    展妈也跟着敲门:“小怜啊,妈妈就算说错了你也不要这样哭啊,妈妈错了还不行?其实妈妈也没其他的意思,妈妈想说的,其实很简单,感谢老天让美优活着,小怜,你别怪妈妈,美优毕竟是妈妈的亲闺女,妈妈真的没办法一点都不想她,至于小怜,妈妈其实也有愧疚,愧疚妈妈的心里一直都惦记着美优,没有办法给小怜百分比法的母爱……”展妈在门边蹲下,低声说:“对不起啊小怜,妈妈道歉,你在妈妈心里,一直都是妈妈最亲的闺女,妈妈以后老了,其实是指望小怜来养的,小怜,你别跟妈妈生气了,妈妈不说了,以后都不说那些闹心话了……”

    展妈话说了一半,门一下子被展小怜拉开,她眼泪吧嗒的站在门口,带着鼻音问:“真不说了?”

    展妈一骨碌爬起来:“真不说了!”

    展小怜抹着眼泪说:“那我就先不伤心了,以后要是再说我就继续伤心。”

    展爸赶紧推推展妈,两人一起点头:“哎哎,以后要是再说的话就再伤心,今天不算。”

    好不容易闹完了,夫妻俩回卧室,展爸一边收拾地上的东西一边跟展妈说:“行了,洗洗睡吧,今晚上也不知怎么了,说着说着就忍不住说歪了。以后都不说了,有什么话我们俩说就行,小怜大了,有时候她有些想法我们也不知道,她跟我们说伤心了,肯定是真伤心了。”

    展妈往床上一坐,“伤心了才好,她要是不伤心,我就伤心了。孩子养这么大,碰到这么大的事什么感觉都没有,这孩子要么感情缺失要么没心,这不就是说我们当父母的失败,没把孩子教好?看她伤心我这心里倒是安慰了点,好歹是个有血有肉的孩子。”

    展小怜一边抹眼泪一边往被窝里钻,嘴里念叨着龙美优的名字,心里又开始骂她,骂着骂着又哭出来了,她凭什么骂人家龙美优啊?自己爹妈都是人家的,自己有什么资格骂她啊?明明是人家该骂她才对,明明是自己抢了她的父母,自己有什么资格骂她?

    展小怜一夜都没睡好,偏偏在夜里十点钟的时候还有人给她打电话,展小怜这会正眼泪汪汪的咬被角,听到电话的声音开始没理,结果这破手机就一直响,展小怜伸手拿起来,恶狠狠的对着电话喂了一声:“你有病啊?深更半夜的,自己不睡觉以为别人也没睡?你谁啊?我认识你啊?小心你我告你骚扰,整天不是这个推销就是那个推销,烦不烦累不累啊?”

    这手机的垃圾信息和电话真是各种各种烦不胜数,也经常有在深更半夜拨个电话响一声就挂了的,反正就是各种骚扰电话,这会谁让展姑娘心情欠佳,逮谁咬谁,对着电话最起码喷了两分多钟,展小怜心里爽了,说完“咔嚓”挂了电话,嘴里骂了一句:“神经病!”

    无意中一瞟那手机号码,呆了呆,直接坐起来,伸手把后盖的电池板给抠了下来,往床头柜上一放,直接躺下睡觉。

    燕回坐在窗台上,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睛瞪的圆圆的,半响没说出一句话,那疯女人说的什么鬼话?要不是知道她怀孕了,非弄死她不可。

    燕回探头往下看了看,二十层楼房,太高,这要跳下去不成肉酱也成肉饼,燕大爷要是这么死了,太有损燕大爷威武霸气玉树临风的形象了,他烦躁的抓了抓头,跳下窗台,抬脚往门口走,一拉开门,门外站着一溜的军装门卫,每人手里都拿着把枪对着门。

    看到燕回拉开门站在门口,每个人都神情戒备的端正手里的枪,其中一个一看就是领头的人往前走了两步,“燕少爷,蒋老先生说了,鉴于您之前的不良记录,直接下了终极命令,说您要是踏出这个房门一步,就当越狱处置,让我们直接开枪,无需报备,我们要是不小心误伤了您,您可千万别怪罪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这人说这话的时候,旁边还有人拿摄像机摄像,就跟交警执法也要摄像取证似的。

    “哈!”燕回摇摇晃晃后退两步,举了举手,以示自己什么都没做,然后他冷着脸,伸手把门给撞上了,“你们给也等着!”

    外头那人立刻拿出对讲机汇报:“记录,燕少爷今天第二十一次打算硬闯!”

    负责记录并上报的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他可真是执着啊,一天琢磨四五十次要出去,被抓回来那么多次,还想着怎么离开……”

    展小怜到半夜才睡着,早上睡到自然醒,毫无疑问的眼睛肿了,出去洗脸的时候把展妈吓了一跳:“小怜,昨晚上你什么时候睡的?这眼睛怎么肿成这样?”

    展小怜揉着眼睛说:“哭的。”

    展妈一听,不敢吭了,展小怜得瑟的对着展妈龇牙笑,跑进卫生间刷牙。

    这事展小怜这一阵一直在做,每次她一说伤心什么的,展妈就不吭,结果,展妈被压抑太久,在展小怜又一次对展妈说什么伤心的话后,展妈爆发了,对着展小怜的脑门就是一记爆栗,一声河东狮吼响切云霄:“展小怜!你给我适可而止!”

    展小怜顿时抱着脑门上的包嗷嗷哭着对展爸告状,说被她妈家暴了,展爸脑门上挂了一记大汗滴干笑:“呵呵,小怜,你妈更年期快到了,你让着点她。”

    “你跟我妈就是一伙的!”展小怜怒了,戴上帽子纱巾,穿上小靴子,提了包出门,说要离家出走,然后直接去了公司,在家窝了这么多天,怎么着也的去看看,证明她还是负责任的,要不然到时候人家说她不工作工资还拿的多怎么办?

    因为知道穆曦要回来,展小怜还想着穆曦家那个小丫头长的什么样,会不会跟穆曦一样爱漂亮瘦巴巴的,反正心里设想了好多个穆曦和李晋扬的综合体,想出来的样子稀奇古怪的,也不知道那小孩是选了父母的长处长还是选了父母的短处长的,反正设想的样子不大好看。

    四月的天总算有了点四月的样子,淅淅沥沥一场雨后,摆宴人都觉得暖和了,风吹在脸上也不觉得冷,展小怜的羽绒服也随着这场雨脱了下来,换上了相对薄一点的棉衣。

    龙宴因为工作需要,四月处的时候飞了出去,临走之前安排好了龙谷的安全问题,龙谷也不会湘江,把“绝地”当成自己的工作地点,直接在“绝地”订了个长期入住的商务房,还有专门的办公室,跟湘江那边联系就是视频电脑之类的,工作照常进行,似乎完全不受地域的影响。

    展小怜也和往常一样,高高兴兴的去找龙谷,调戏调戏“绝地”餐厅的帅帅的服务生和律师助理,经常跑去宰方清闲请客,偶尔边痕也会出现联合展小怜蹭方清闲的饭,然后她会高高兴兴的回家,家里展爸展妈还是和以前一样,展小怜捣蛋了会批她,表现好了表扬,展小怜身边的一切,似乎陷入了美好的良性循环。

    半个月过去了,燕大爷还没有回青城的半点消息,他不回来,展小怜的日子就过的很惬意,不用担心这样那样的事情突然发生。

    “小怜!”龙谷从办公桌上抬头,展小怜正趴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个游戏机在玩,听到龙谷喊她抬头,“二哥,干嘛?”

    龙谷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电脑:“大哥要跟你说说话,你过来。”

    展小怜伸手把游戏按了暂停,光着脚就要跑过去,龙谷指指沙发旁边的棉拖鞋:“穿鞋!”

    “来了!”展小怜回头把拖鞋穿上,踩着软绵绵的地毯跑过去,跑到龙谷身后,果然看到屏幕里龙湛正坐在一张宽大的紫罗兰色的办公桌后面,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就连坐着的动作都闲适优雅霸气逼人,跟她眼中看到的龙湛感觉就不是一个人,展小怜看到龙湛的第一眼愣了下,然后才笑眯眯的对着电脑屏幕喊了一声:“大哥!”

    然后,展小怜就看到那个不一样的龙湛,以惊人的变脸速度,反差极大的表情猛的凑到屏幕前面,一股红色的液体喷到屏幕上,龙湛伸手捂着鼻子对着红呼呼的看着特别血腥的电脑屏幕喊:“小怜……”

    龙谷伸手扶额,一脸嫌弃的扭过头,嘴里还替龙湛说了句:“小怜,大哥他不是故意的……”

    龙湛那张脸完全凑到了电脑屏幕前,展小怜就看到血糊糊的手和半张大脸在晃,展小怜的表情都成了“囧”字型,“大哥,你还是先去洗洗脸吧,我等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你洗完了行不行?”

    龙湛立刻站起来,结果不是撞到了桌子就是碰掉了桌子上的文件,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视频范围。

    展小怜伸手擦汗,扭头看着龙谷问:“二哥,大哥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怎么老是流鼻血?他这一看到女人就流鼻血的毛病就不能治治吗?”

    龙谷叹口气:“他不是一看到女人就流鼻血,他是一看到小怜可爱的表情和笑脸就流鼻血。”

    “哈?”展小怜目瞪口呆,“这还是我的问题了?”

    龙谷赶紧摇头:“怎么会?是他自己的问题,从小到大,他一听到小怜的消息就兴奋,后来有一次,就是你刚会走路的时候展叔带你去湘江,那时候小怜就非常可爱,也不怕人,看到谁都流着口水笑,还希望抓着人家的手指头往小嘴里塞,那时候小怜到湘江以后第一个抓住的就是大哥的大拇指,一口就咬了上去,我还记得当时大哥的鼻血都喷到小怜的脸上……”

    展小怜:“……”打了个哆嗦:“好恶心!”

    龙谷大笑:“那是大哥第一次看到小怜流鼻血,后来这毛病就一直没好,小怜记事以后再来湘江,就没有安排过直接会面,都是小怜体检的时候我们站在外面的看,玻璃是特质的,我们看得到小怜所有动作,但是小怜看不到我们。”

    展小怜擦汗:“好恐怖,二哥我怎么觉得你们都是偷窥狂?不行,我要回想一下我以前有没有脱衣服的动作!”

    龙谷伸手捏捏展小怜的脸蛋:“傻丫头,你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就是想看看,我们的小怜长多大了,长成什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健康。”

    展小怜自己跑去拖了个椅子过来,在龙谷旁边坐下,嘴里说道:“原来我爸隔三岔五的带我去湘江是为了让你们看啊?有必要吗?我觉得我可健康了。害的我一直以为我眼睛有问题,我爸还骗我说是去配眼镜的……”

    龙谷笑笑说:“抱歉小怜,展叔很早就跟我们说,小怜的脑子不是一般的聪明,所以我们做样子也要做逼真了,感谢老天,我们小怜长成了这样可爱聪明的姑娘。”

    展小怜感慨,“二哥你们这就不对了,我怎么有种被人耍的感觉啊?!”

    龙谷笑着伸手拉她的头发,展小怜两只手护着头发,嘴里嚷嚷:“别拉我头发啊!我生气了啊。”

    兄妹俩正闹腾呢,龙湛鼻孔里塞着两只棉花球回来了,一个挽着头发戴着眼镜的女秘书正拿着纸巾擦电脑屏幕,屏幕擦干净以后,龙湛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小怜,大哥洗干净了!”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暗自翻了个白眼,然后扭头看着电脑屏幕:“嗯,我看到了。大哥今天忙吗?”

    其实说的就是家常话,龙湛要是不流鼻血的话,展小怜还是愿意跟他说话的,每次看到他喷鼻血展小怜就有种想抓狂的感觉,好好的看到她就流鼻血,展小怜老觉得自己是不是衣冠不整露了不该露的地方,发现自己的一切正常,展小怜就想着这人是变态,一想到自己跟一个变态说话,她就砍人。

    龙谷在旁边调和着说话,好歹也聊了半小时,挂了电话展小怜重重的松了口气:“啊,跟大哥说话累死我了。”

    龙谷失笑:“小怜,跟大哥说话不用花什么心眼,你高兴就说高兴不高兴就说不高兴,大哥不会计较这些,他最高兴的就是听到小怜说话。大哥这个人吧,对别人可以狠可以凶,但是对小怜,他是一味的纵容,就算真的被小怜打击了,自我修复的能力比别人强,你不必在意其他的。”

    展小怜叹气:“我是被他的鼻血给吓到了,老觉得他有一天会失血过多休克。”

    展小怜对着龙谷吐槽了半天,龙谷真是哭笑不得,看来小怜对大哥的意见还是挺多的,首先这流鼻血就会阻碍大哥跟小怜的感情沟通啊,这毛病说什么也得让大哥改了,要不然以后有的他哭了。

    在龙谷这边混了大半天,晚饭就直接跟着龙谷蹭,龙家兄弟饮食都很挑剔,在展小怜不在的时候肯定是只点固定几样东西,而且要求特别多,不能放这个也不能放那个的,“绝地”餐厅的厨师都怕了龙谷了,不过当着展小怜的面,龙家兄弟都不约而同的不挑食,美其名曰,要给小怜做个榜样,不能挑食,碰到什么吃什么。

    展小怜是被展爸展妈养出来的,说穷人家的孩子肯定是有点过了,就是那种最普通的小康家庭,展爸展妈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展小怜还真是不挑食,什么都吃,要说不能吃的东西,也是近来为了给展小怜养身体才开始有的,可这也是建立在对展小怜身体好的基础上。

    在“绝地”吃东西展小怜完全做到了得心应手,她要么是宰方清闲,要么是跟着龙谷吃记在龙谷的帐单上,又不用她花钱,就跟穆曦被李晋扬养出来的过程差不多,她对自己一顿饭其实是吃了他们家一个车轮子的价值完全没有概念。她知道“绝地”的东西贵啊,这地方吃的也贵,开始她还会顾虑这个菜要多少钱那个饼子要多少钱的,后来就忘了问了,什么都要尝几口。

    吃完了,展小怜抡着圆鼓鼓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二哥,我今天吃的有点撑了。”

    龙谷叹气:“谁让你吃这么多的?别急着走,消消食再回家,实在不行就在这住一晚,我给展叔展婶打个电话也行。”

    展小怜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摆摆手:“我还是歇歇回去,不能不回去,这几天我跟我爸我妈关系紧张,我要是敢不回家,我怕我妈更年期又发作。”

    龙谷抖着肩膀笑:“还没和好?”

    展小怜躺在沙发上说:“和好了,不过还是敏感期。哎,二哥,你干嘛要把我户口弄走啊?我觉得我在摆宴好的很啊,你现在弄走了,我这不就跟人家说的拖油瓶似的?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我这情况不大妙啊,人在摆宴户口弄湘江了,湘江的人不认可我摆宴的人觉得我是叛徒,哎哟,我咋觉得我就跟浮萍似的无家可归了呢。”

    龙谷慢吞吞的切着手里的东西食物,笑着说了句:“你又开始自己乱想了是不是?小怜是在湘江出生,父亲是湘江龙氏家族那一代唯一的男丁,母亲是祖籍湘江的华侨之女,血统比很多外来的湘江人还要纯正,是正儿八经名正言顺的湘江人士,谁敢反驳一句?而且,龙家的户籍上,小怜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外人没有见过小怜罢了,说是把小怜的户口迁走,其实是摆宴这边对小怜的户口销户罢了,至于小怜的档案,小怜不用担心,交给二哥就行,保证让小怜以后不论干什么都不会出差错的。”展小怜的小脸不由自主抽了两下:“二哥,我听了你的话,我有种有钱人真好的感慨。”

    龙谷忍不住笑了笑,“小怜,二哥见过各色各样的人,毫无疑问,钱不是万能的,二哥遇到过不为钱所动的。但是小怜,这个社会,没有钱,我们干什么都会缩手缩脚,比如美优的病,她的身体就是钱堆出来的,换一个心脏的手术费,各种昂贵的进口药,如果没有钱,展叔展婶每年只能带着二两火纸去墓地看美优。在抢救美优生命的时候,展叔展婶都会跪在地上对钱臣服。小怜,别排斥有钱人,也不要有‘有钱没什么了不起’的想法,这个社会,努力赚钱是必须的,如果每个人都视金钱为粪土,那我们就不会努力,如果人人都有这种想法,社会不会进步经济不会发展,而我们,只能成为社会的负担。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能力赚钱的人还是会被别人尊敬。”

    展小怜嘟嘴,半天没说话,然后点点头:“我没仇富啊!我就是觉得你做这些事,怎么就这么容易呢。”

    龙谷拿餐布擦嘴:“那是因为二哥只告诉了小怜结果,没有详细说过程,小怜要听吗?”

    展小怜立刻伸手捂住耳朵:“二哥我错了,我什么都没问!啊,天不早了,我也休息够了,我趁亮回家,不然没公交车了。”

    龙谷看了她一眼:“我让人送你回去,别坐公交。”

    展小怜站起来,揉着肚子说:“别,我坐公交车颠颠消消食,你让人送我的话我怕我长肉。”

    展小怜说着,拿了包背在身上,对着龙谷摆摆手,笑嘻嘻的走了。

    每次她都是这样回家的,龙谷都习惯了,而且“绝地”这边对燕回的消息一天查一次,今天的结果和往常一样,一切如常,燕回根本没有回过青城。

    展小怜出了“绝地”,门卫小哥跟展小怜都很熟悉了,还笑眯眯的跟她打了个招呼,展小怜背着包,慢吞吞的散步似的往最近的公交站台走,运气好,刚上车就等到了去摆宴的车,只不过这车不是在公司门口的那样直接送她到小区门口,而是送到摆大正门,她下车以后需要步行往家走,展小怜还真是当消食,上车以后挑了后面的位置坐下,手里“唧唧唧”的玩着手机里的游戏。

    龙家兄弟给展小怜买的新手机功能全,展小怜在那天晚上接到某人的电话后,直接在手机里找到了黑名单,直接把某位大爷的号码拉黑名单里去了,以致她最近活的逍遥自在,心情愉悦。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下车,低着头,一边玩着游戏一边低头沿着摆大的正门往校园里走,摆大正是放学高峰期,来来往往的学生挺多,展小怜本来就玩游戏,走的就更慢了,好不容易过了教学区,穿过校园往通往小区的校门走。

    路上都是人,展小怜走的慢,因为肚子有点撑,她走的时候老忍不住摸摸肚子,身边都是学生,3gnovel.cn看最快更新展小怜忍着不让自己打饱嗝,实在忍不住想打了,她就伸手捂着嘴,无声的打了一个。

    走到摆大校门口的时候,展小怜抬头看了下大门,继续往外走,因为再走一段要过马路,路上车多,为了安全起见展小怜直接把手机放进包里,脚步也加快了些,过马路的学生自然就少了,展小怜过了马路,绕过一辆停在路边的大面包车,往小区的大门走,结果刚走了两步,后面突然传来明显不是正常速度的脚步声逼近,展小怜头也没回,撒腿就往小区大门跑,跑出能有十来步,被人同时抓住了两只胳膊,一边一个直接架了起来。

    展小怜嘴里“哎哎”几声,她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可是脖子扭不过去,架着她胳膊的人经验丰富,一人一边,用肩膀顶着展小怜的脑袋。展小怜立刻改口嚷道:“疼疼疼!我胳膊疼……”

    结果,那两个人突然就停下了脚步,本来是架着她走的,现在直接松开了,维持的力度也就是不带着她走了,展小怜一看,那眼睛就睁大的大大的,身体往地上一赖,蹲地上不走了,嘴里继续嚷:“哎哟!来人啊,救命啊……”

    她一声“哎哟”以后,那两人一愣,就跟电击似的,瞬间就缩回了手,那辆大面包车的门跟着被人拉开,燕回从车上一步迈下来,朝着蹲在地上死活不走的展小怜走去,嘴里骂了句:“每次都跟爷疯,你这女人就不能好好配合一次?”

    那两人因为燕回的出现立刻松开虚虚拉着展小怜的手,条件反射的往两边跳开一步,展小怜跟着站起身,撒腿就跑,嘴里还一个劲的喊:“救命啊!绑架啦!有人要拐卖良家妇女啊!”

    燕回火冒三丈的跟着后面追:“展小怜!你给爷站着!你跑什么跑?爷儿子……你这个疯女人!爷让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展小怜跑了就不回头,一边抛嘴里一边嗷嗷叫,她疯了才站住,赶紧跑回家关门死活不出来才是王道。

    ------题外话------

    胖妞妞们想减肉肉吗?渣爷脚定给胖妞妞们一次减肉肉的机会,点头,减三斤五斤还是十斤,胖妞妞们随意,渣爷对胖妞妞们减肉肉的决心大考验来了。

    明日月票满249张万更,胖妞妞们睁大乃们圆溜溜毛茸茸水汪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清楚,是249张。

    打滚,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木实现,爷耐所有健康可耐胖嘟嘟圆滚滚的胖妞妞们,瘦妞妞们自行增肥,欢迎加入胖妞妞的行列减肥吧,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