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6章 衣冠擒兽

第306章 衣冠擒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的速度自然比展小怜快,不过两人之间相隔的距离远,展小怜的反应也快,就一眨眼功夫,燕回看着她在小区大门口拐了个弯,他紧随其后跟着也跑进大门拐弯,结果燕回站住了。

    小区里的楼房盖的都是那种一栋一栋的,每个楼房之间都有间隔开的草坪或者是小路可以走,整个小区的路四通八达到哪都通,燕回拐弯以后就看不到展小怜了。

    按照方向展小怜肯定没回家,她家就不是那个方向的,燕回站在原地,然后往前走,有两三个地方都可以通过,燕回追过来的既没看到人影也没看到脚步,这水泥地绿草坪哪来的脚印?

    “展小怜!”燕回慢悠悠的往前晃,一会歪着走一会斜着走一会倒着走,手里拿着手机又拨她的手机号码,结果还是千篇一律的忙音。燕回把每个通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邪了门了,还真没看到人影,燕回抓头,然后对着身后吼:“人都死绝了?给爷都去找人!爷就不信那女人在爷眼皮子底下跑了!”

    一直分散在燕回身后的各路保镖立刻三两个的分开往每个楼房的入口跑去,展小姐要是躲在这些楼房里,肯定藏就在哪个楼道里,又不是她家,就算跑进去了也没地方住啊。

    结果,周边的楼房挨个找遍了,愣是没找到展小怜的人影,燕回抓狂:“展小怜,你这个疯女人给爷出来!”

    雷震一直跟在燕回身后,人家去找人的时候他也站着没动,等燕回抓狂的时候他就过去跟燕回说了两句话:“爷,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我们这样找不是办法,而且,我们在明展小姐在暗,她要是有心躲我们,越到晚上越难找。再一个,我们不知道展小姐躲在哪里,万一她为了躲着不让人找到,自己藏到一个阴暗人少的地方,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这样耗着反而害了展小姐,她现在怀孕,我们不能逼的太紧。爷您怎么说?”

    燕回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抬头:“说的有点道理,那疯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把人召回来,先出去,爷就不信她能躲一辈子。”

    燕回的人马撤了,小区里少了那些不和谐的人,一下子安静不少,路上有回家的回家的孩子和老师,大门口垃圾房的肮脏不堪臭气冲天的破门被人从里面推开,踉踉跄跄爬出一个人影,往地上一坐,大口的喘气。

    展小怜被垃圾房里的垃圾的臭味熏的头晕眼花。小区垃圾房的垃圾大多是早上或者凌晨才被人清理,这会是晚上,垃圾最多。

    展小怜知道自己体力肯定比不上燕回,她就算领先半条街爷跑不过燕回,拐个弯她就钻垃圾房了,第一个动作就是抠了手机电板,玩意燕回用别人的手机给她打电话,这样就谁的都接不到了,然后躲在一堆臭烘烘的垃圾里,捏着鼻子大气不敢喘,等燕回的人走了她才出来,要不然估计她能被垃圾的臭气给熏死。

    带着一身臭烘烘的味道展小怜赶紧跑回家,在楼下看到一辆青城牌照的警车,展小怜看了好几眼警车,青城的,难道是木头哥哥?

    展小怜想起自己身上的臭味,赶紧先回家洗澡换衣服再说,家里有灯光,一看就知道展爸或者展妈回来了,家里有人她就懒的开门,伸手敲门,门一开展妈就闻到一股垃圾房的臭味:“小怜,你干嘛了?怎么这么大味?”

    展小怜讪笑往里走,嘴里说道:“说来话长,我先洗澡去……”话说了一半,展小怜顿住,客厅里坐在两个陌生男人,一个年纪大一点一个年轻一点,展爸坐在他们对面,一起扭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哦”了一声,“爸,你有朋友啊?大叔好,帅哥好。”

    那两人扭头看着展爸,展爸指了指展小怜:“这是我女儿展小怜。小怜,你过来,这两位警官来我们家,说要了解点情况。”

    展小怜一边捏着鼻子一边走过去:“找我了解情况?了解什么情况啊?我可是良民,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

    那个年长的警官笑着摆摆手:“不是说你做了违法的事,是我们想通过小姑娘了解下其他人的事……”那人话没说完,就动了动鼻子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奇怪的说了句:“是有股酸酸的味道。”

    展小怜伸手拉着自己的头发闻了闻,赶紧往卫生间跑:“我去洗个头,马上出来!”

    说是洗头,其实是洗澡的,展小怜动作麻利的把自己洗了一遍,用电吹风把头发吹干,再出去的时候总算香碰碰了。洗完澡了展小怜往展爸展妈中间一坐,看着对面的年长的警官问:“大叔,你要跟我了解谁啊?配合警方是公民的义务,您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吧。”

    那个警官,对展小怜摆摆手:“别紧张别紧张,我就问你们几个问题,没别的意思。”

    展小怜点头,“大叔你问吧。”

    警官对旁边的年轻人点点头,那人拿出纸笔准备记录,那警官看着展小怜,笑眯眯的问:“据我们了解,你们一家是从南塘镇后搬到摆宴的,在此之前,你们全家都是住在南塘镇的,是吗?”

    展小怜和展爸展妈同时点头:“是啊,都住了十几年了。”

    “后来为什么搬到这里了?”警官问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笑眯眯的,问题也没什么敌意,看着就跟拉家常似的。

    展爸对警官举了举手说:“这问题我来回答,当时是有多重考虑,一是我们家小怜身体不好,她念的摆大,我想就近照顾,再一个是我跟孩子她妈两地分居,觉得会影响夫妻感情,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们一家商量以后,决定搬家,刚好孩子妈也通过了考试,能调到摆宴,所以我就决定搬到摆宴。”

    警官点点头,又问:“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你们女儿,也就是眼前的这位小姑娘,和隔壁的邻居安里木谈过恋爱,你们当家长的知道吗?”

    展小怜不由自主吐了吐舌头,小心的看看展爸展妈,说:“我回答,那时候我小,怕我爸我妈知道我早恋不高兴,所以我就没说,后来他们知道了。”

    “安里木这个人,你了解多少?”警官继续问。

    展小怜想了下,“怎么说呢?我小时候就跟在他后面跑,他也一直带着我玩,木头哥哥的话,我一直觉得他长的帅,心软,有责任感,我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反正在我十八岁之前,我觉得世上最好的人就是木头哥哥。”

    警官坐直身体:“那十八岁之后你是什么心态?”

    展小怜嘟嘟嘴,“后来分手了,哪有什么心态可言?总之很伤心,很难过,但是呢,我又希望他过的好,他结婚我都不知道,后来看到他老婆觉得很漂亮,跟他很般配,心里还挺为他高兴的。”

    展小怜一听他们问到安里木,脑子里立马就想起小葵被人投药的事,这两警官说来了解情况,其实也是在做排查工作,把安里木身边所有的人都排查一遍,排除没有嫌疑的,剩下有嫌疑对象的会重点查,所以展小怜很配合,本来她记性就好,警官问什么她都能回答上来,要是问她某年某月某日她在什么地方,现场有没有证人什么的,展小怜能说出一溜人的名字,为了防止别人记不住,展小怜还会提醒警方哪个位置哪个角度可能会拍到当时的场景,以证明她是清白的。

    一番问题问下来,负责记录的警官合上本子,对问话的人点点头,问话的警官站起来,笑着说:“好的,那今天就到这,我们了解了基本情况,感谢你们的配合,如果有需要,我们还会再来找小姑娘了解情况,希望不要嫌我们烦。”

    展爸站起来跟那两人一一握手:“应该的应该的,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我肯定配合。”

    送那两警官出门,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爸,木头哥哥是不是被抓起来了?”

    展爸摆摆手:“警方连我们家这种在木头结婚以后来往少的人都调查,木头应该没问题。”

    展小怜盯着展爸说:“要不爸,你打听打听呗,木头哥哥万一真被抓起来,就惨了。”

    展爸拍拍展小怜的肩膀:“小怜,别担心,我相信木头的为人,再说了,警方抓人肯定因为他们掌握了证据,没证据,就算抓了也得放,听刚刚的问题他们是在排查,说明他们没有证据,希望搜集到证据,在他们没有搜集到证据之前,木头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事闹的,哎!”

    展小怜伸出手指咬指甲,又开始上火了。

    正想着事呢,冷不丁展妈问了一句:“对了小怜,你刚刚怎么回事?身上怎么弄的,那卫生间都臭死了,你掉臭水沟了?”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啊,那个啊,我是躲燕回的跑垃圾房了。”

    一听到燕回的名字,展爸展妈同时跳了起来:“燕回?”相互看了眼,想异口同声的问:“他回来了?”

    展小怜点头,自己跑去倒了杯水喝:“嗯,刚刚在外面追我,我逼急了就跑垃圾房躲着了,没找着他就带人走了。估计怕被我妈拿刀砍,没敢到我们家来找。”

    展爸原地走了两个来回,然后拿起客厅的电话,嘴里说了句:“我给老二打个电话说一声。”

    展小怜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水,嘴里说了句:“我这几天不出门了,我就躲家里,我看到他就眼疼,懒的看他。”顿了下,展小怜一骨碌跳起来问:“对了,你们知道二哥跟他说我怀孕了吧?”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声:“知道,这谎撒的,我都懒的理他。”

    展小怜松口气:“那就好。”

    展爸在那边打电话,跟龙谷说展小怜晚上回家的时候燕回过来找了,没找着,龙谷很镇定的说了声:“知道了,展叔放心,交给我就行。”说着龙谷就要挂电话。

    展爸急忙“哎”了一声,然后说:“老二!”

    龙谷挑眉:“展叔,怎么了?”

    展爸扭头看了看展小怜,压低声音说:“小怜这边,要是能出国,你就尽快劝她,我跟她妈没意见,只要是为了小怜好,我们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我以前是想的少,后来看看小怜惊弓之鸟的样子,我心里难受,她身边的环境太压抑,我怕她憋出毛病。”

    龙谷无声的勾了勾唇角:“我知道了,谢谢展叔理解。”

    展爸叹气:“谢什么?我知道你是为了小怜好就行了。我这年纪大了,也没那么多能力保护小怜,就只能靠你了,老二啊,我们家小怜是个好孩子,以后嫁人也得嫁个对她好的,要不然我宁肯她不嫁也不能嫁个不是东西的男人。”

    “展叔,”龙谷的声音透过电话线清晰的传到展爸的耳朵里,“就冲着你对我妹妹的这份心,我也会保护小怜不受半点伤害,我保证。”

    “老二,展叔一直都相信你聪明能干,听你这样说,展叔就放心了。”展爸挂了电话,抬头就看到展小怜鼓着小嘴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展爸被她吓了一跳:“你这孩子怎么悄声无息的?爸爸被吓了一跳。”

    展小怜斜眼看着展爸,“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展爸指着展小怜的嘀咕:“这孩子,还跟爸爸‘哼’……”

    展小怜趴在床上,重新装上电板,也给龙谷打电话,把自己躲垃圾房的伟绩跟龙谷说了一遍,还问呢:“二哥,我是不是很勇敢?”

    龙谷目瞪口呆,半响咂咂嘴:“小怜,其实你不躲也没事,他以为你怀孕了,本来就紧张的要死,你再一跑,他就更怕了。我跟他说过,你有阴影,怕孩子没了,他答应让你在自己家里养着,所以,就算燕回真的跟你碰上了,你也别紧张,就算是为了孩子,他也不敢对你怎样。”

    展小怜叹口气:“二哥,你咋不早说啊?我跑啊跑的,都快累死了,跑倒还没啥,关键是我被垃圾房给熏死了,太丑了,我妈现在在一边给我洗衣服一边在骂我呢,我这命啊,太苦了。”

    龙谷擦汗:“是二哥不好,二哥道歉,你晚上安安心心睡觉,回来就回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倒是比我预想的回来的早。”

    展小怜翻个身,看你在天花板说:“二哥,我不想看到他,看到他我就想起那天我看到的,恶心我。”

    龙谷靠着床头躺着,嘴里呵呵笑着:“小怜,你这样想很正常,二哥能理解,二哥明天会找他沟通,你现在乖乖睡觉,好不好?”

    展小怜鼓着小嘴,撇了撇嘴,半响说道:“我知道了,那我睡觉了,二哥晚安。”

    “小怜晚安。”龙谷挂了电话,手机在手里抛了几下,想了想,伸手翻出燕回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电话被接通,龙谷把手机放到耳边:“喂?”

    燕回怒气冲冲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姓龙的是吧?你倒是自觉送上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爷正打算找你!”

    龙谷勾了勾唇角,淡淡的问了一句:“哦?不知燕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那女人!”燕回坐在沙发上,一脚一脚的踢一只红色的垃圾桶,还跟龙谷告状呢:“爷是妖怪吗?那女人看到爷就跑,把爷当成什么了?爷就玩了一个女人,她跟爷记仇到现在,这女人打算记到什么时候?看到爷就跑,看到爷就跑!不知道那样跑爷的儿子会累?你说这女人什么意思?”

    龙谷呵呵笑了两声:“燕先生又不是不知道,怀孕的女人脾气不好就算了,还特别敏感,还会做出点极端的事,燕先生可知道小怜刚刚还给我打了个电话?”

    燕回停下踹垃圾桶的动作,问:“那女人说什么了?”

    龙谷悠然自得的晃着翘起来的二郎腿,笑笑说:“她说今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燕先生了,然后她跑了。”

    燕回:“……”默了默,又问:“还有呢?”

    “还有啊,”龙谷声音和蔼平稳的开口:“还有她说为了躲燕先生,躲进了臭气冲天的垃圾房里……”

    燕回:“哈?”想了想,燕大爷眨巴了两下眼睛,貌似真的在那地方大门口有一个垃圾房,可惜燕大爷素来洁癖严重,绝对不会靠近垃圾房的,他不会靠近,也理所当然的觉得其他人都不会靠近,结果展小怜就躲进了那破地方,燕大爷有种眼冒金星的感觉:“那女人疯了!”

    龙谷还是呵呵笑:“燕先生也知道,医生都明确说了,小怜的身体不易受孕,燕先生也是做了手术的,结果小怜竟然怀孕了,我只能说这是天意。如今,不管小怜是耍性子还是发脾气,怀孕的女人总归最大,而且不可理喻的理所当然,我们作为男人就要担待一点,没办法,谁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燕先生的呢?燕先生您说是不是?”

    燕回拿着电话哼哼唧唧了半响,“爷又没跟她一般见识,爷去找她,是想着她消气了,爷去看看,这么多天没看到,爷去看看怎么了?她又不会少块肉,她跑什么呀?”

    龙谷的语调一直都是那样,不急不躁,燕回再怎么蹦跶他都那个态度,说到最后,燕大爷什么脾气都没了,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把那女人给吓出点什么了。

    龙谷呵呵笑着:“小怜的态度我很清楚,女人的心眼总归小一点,她就是记着才不高兴,女人怀孕的时候不高兴容易动胎气,特别是她现在还不稳定,我的个人建议是,燕先生近阶段还是尽量避免和小怜碰面,以免影响到孩子……”

    燕回呼一下就站了起来:“爷去看看儿子也不行?她要记到什么时候才行?这女人怎么这样?”

    龙谷点头:“女人都这样。”

    燕回沉默了好一会,突然说:“爷偷偷看总该行吧?”

    “燕先生,何必呢?”龙谷叹气:“小怜很敏感,要是被发现,她不定以为是哪里来的杀手要杀她,上次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对大哥下杀手,偏偏当时小怜也在,吓坏了,听大哥说,小怜那小脸是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后来一听到响一点的声音就打哆嗦,我怕小怜有后遗症……”

    燕回:“……”

    说到最后,燕回突然发现举世无双的燕大爷想见一个女人,比登天还能,他还没办法,谁让那女人肚子里有了燕大爷的种?

    燕回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阴着脸生闷气,突然冷不丁的站起来对着沙发拳打脚踢,踢的不过瘾,到门口喊了两个人进来,对着人家拳打脚踢的,一边打还一边吼:“看一眼都不行?你以为你女神?爷还懒的看呢!长成那样谁稀罕?除了爷不嫌弃,还有谁要你?臭女人!”

    那两人最后是被人拖出去的,这会挨打就是被当成撒气桶,绝对不能还手,还手那他俩就死定了,受点伤,燕大爷付给撒气筒的钱绝对比任何时候都多。

    打人打累了,燕回走到里面房间,往床上一躺,拿着手机又开始拨电话,展小怜的电话还是千篇一律的无法拨通,燕大爷从来没被人拉黑过,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

    燕回躺在床上喘粗气,嘴里哼哼唧唧的:“臭女人……爷就不信了……”

    龙谷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手一松电话扔到床上,转手拿起床头边的电话,手指轻巧的拨了个内线号码:“喂?Lucy小姐?您好,我是今天下午和您见过面的Jerry,您还有印象吗?……啊,Lucy小姐真是好记性,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邀请lucy小姐共进晚餐?……”

    勾搭女人的活,龙二少爷素来做的得心应手,温文尔雅的风度和翩翩贵公子的气质,再加上一张能言善语说情话黏而不腻的嘴,就没有龙二少爷搞不定的女人。

    展小怜晚上睡的早,虽然睡眠质量不太好,不过好歹是躺在床上的,她倒不是为她自己担心什么,主要是在想安里木的事,因为太久没有接触,展小怜也没有参与到安里木的生活里,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么对于安里木的现状,展小怜还真帮不上忙。

    而展小怜更多的是对整个事件的奇怪,如果真有人投药,从展小怜的角度来看,最明显的对象就是瞳儿,偏偏到现在警方没有发现,如果不是有反侦察能力的安里木协助,展小怜不信警方查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叹口气,展小怜伸手搭在脑门上,闭上了眼睛,木头哥哥啊,你为什么不能跟小葵安安稳稳的生活过日子啊?瞳大婶,你为什么一定要搀和到木头哥哥的生活里?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做你自己的事非要缠着木头哥哥呢?

    一晚上展小怜都在胡思乱想,第二天早上倒是起了个大早,收拾收拾跟展爸展妈说去上班,然后直接去了“绝地”,一大早七点多钟,就到了,蹦蹦跳跳的去敲龙谷的房门,结果过来开门的是个裹着浴巾的女人,上下漏空,中间一段过了浴巾,那身段看着就玲珑有致的,那女人一边抓着头发一边不耐烦的问:“你找谁啊?”

    展小怜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看房间号,没错啊,就是这个啊,为啥是女人开门的啊?她结结巴巴的问了句:“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这房间的主人的吗?”

    那女人看了展小怜一眼,随口答了一句:“算是吧。”

    展小怜:“……”

    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呢,那女人的胸上冷不丁多了一双男人的手,龙谷穿了条大裤衩,裸露上身,迷迷糊糊的抓着那女人问:“亲爱的,是谁啊?……”话没说完呢,龙谷迷糊着眼抬头看到展小怜,顿时清醒一半:“小怜?!”

    展小怜的小脸都扭曲了,她二哥真本事,隔三差五的带女人过夜,就过了一夜连亲爱的都叫上了,这些女人他究竟是怎么找来的啊?展小怜一脸无语的表情,翻了个白眼,伸手指了指走廊,“我在那边厅里等你!”

    展小怜走了以后,那女人回头看龙谷的紧张样,问:“她谁啊?”

    龙谷一脸歉意的回答:“啊,不好意思,我老婆找上门来了。”

    “你有老婆?!”那女人抬手给了龙谷一个耳光,怒气冲冲的进卧室拿了自己的衣服换上直接走了,临走对着龙谷骂了一句:“人渣!”

    等那女人走了,龙谷伸手关门,一边揉着脸一边自言自语的往卫生间走:“啊哈,为什么每次急着分手的时候都会挨这么一下子?呀呀,果然慢工出细活……”

    展小怜坐在同楼层的厅里,晃着两只脚百无聊赖的模样,一会过后就看到龙谷神清气爽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穿上衣服以后,又是气质绝佳温柔儒雅翩翩贵公子的模样。

    之前展小怜就知道龙谷勾搭女人很本事,不过她到“绝地”来大多是九点以后,一次都没碰上过,所以也没过深的印象,现在好了,她也算开了眼界,总算知道她亲亲二哥绝佳聪明的龙二少爷,不单单是用嘴跟女人谈情说爱的了。

    龙谷往展小怜身边一坐,笑容淡淡的问:“小怜,这么早找二哥什么事?吃饭没有?”

    展小怜瞪圆了她那双毛茸茸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龙谷,说:“二哥,我看到你这样,我想到了一个很经典的成语。”

    龙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没有不得体的地方,好奇的问了一句:“什么成语?”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吐出四个字:“衣冠禽兽。”

    龙谷:“……”默了默,“小怜,二哥听着这个不大好听啊。”

    “哦,那换一个,”展小怜改口:“斯文败类。”

    龙谷:“……”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艰难的说:“这也是贬义词啊?”

    展小怜撇嘴,“我现在脑子选择性短路,只有这些。”

    龙谷叹气,“小怜,二哥以后注意,来来来,看看小怜想吃什么,二哥带小怜去吃早餐。”

    展小怜站起来跟着龙谷一起走,一边走一边问:“二哥,你说一个男人会在什么情况下肯为一个女人冒险?”

    龙谷站住脚,扭头看着展小怜:“那要看什么样的关系。”

    展小怜想了想,说:“暗恋者和被暗恋者的关系,坏女人和好男人的关系。”

    龙谷一边配合展小怜的步伐走路一边说:“哪这个就简单了,要么这个男人很爱这个女人,心甘情愿为她冒险,要么这个男人被胁迫,不得不为这个女人冒险,还有就是两者皆有。”

    展小怜鼓嘴不说话,龙谷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小怜还在为你那位青梅竹马担心?”

    “嗯,担心的睡不着觉,”展小怜叹口气,垂头丧气的往前走,“我就是想来问问二哥这个问题,看看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龙谷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既然小怜这么担心,那好办,二哥找人帮小怜查查,行不行?”

    展小怜扭头看他:“你找‘绝地’的人啊?”

    龙谷摊手:“二哥帮小怜找个私家侦探,专业查男女秘事,好不好?”

    展小怜想了下:“行。那我等二哥消息了哈,不过,二哥知道摆宴哪里有帮人查这些事的人啊?”

    龙谷伸手轻拍了下展小怜的脑门,“这事交给二哥你就别瞎操心了,走,吃饭去。”

    吃饭的时候两人还碰到那个从龙谷房间被气走的女人,那女人看的龙谷以后差点把她正在使用的刀叉对着龙谷扎过来,展小怜赶紧拉着龙谷到另一个角落坐下,压低声音跟龙谷说话:“二哥,你以后能不能别找挨的太近的?你看你看,那女人的眼刀对着你飞个不停呢。”

    龙谷伸手拍了拍展小怜的脑门:“没事,二哥晚上去哄哄就好了。”

    展小怜:“噗——”一边擦嘴一边问:“你还打算招惹?你没看人家用眼睛杀你啊?”

    龙谷笑笑说:“二哥这不是没认识其他的女孩吗。”

    展小怜泪流满面:“二哥,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也是女的呢。”

    龙谷叹气,不无惆怅的说:“小怜,你要相信二哥,二哥是真心的。”

    展小怜一听,顿时睁大眼睛:“二哥,你遇到你的真命天女了?”

    龙谷茫然:“什么真命天女?”

    展小怜偷偷指指那女人:“就是你真心相对的那位啊?”

    结果,龙二少爷开口:“在床上的时候二哥绝对是真心的……”

    展小怜直接端起餐盘要转移阵地,龙谷急忙拉住:“坐坐坐,不提了不提了,好不容易来跟二哥吃早饭,干嘛提让小怜不高兴的人和事?不提了不提了,二哥以后也会注意的。”

    兄妹俩一起吃了早餐,展小怜吃完直接去公司,龙谷让人找来方清闲,方清闲还真给他推荐了一个私家侦探似的人物,付了定金,报了要查的人姓名,接下来就是等视频音频和图片资料了。

    展小怜去公司去的特别早,第一个到的,门都是她开的,等了大半个小时才有其他员工到,看到展小怜可吃惊了,“展小姐今天来的好早!”

    展小怜笑嘻嘻的回了一句:“我是为了证明我是勤劳的小蜜蜂。”

    一大早狗血扑过来,就注定了展小怜今天一天的事都会有点狗血,八点半开业,业务部刘经理邀功似的跑来跟展小怜说,一大早就有个送上门总价超过一百万的大单子和三笔价值过万的小单子,展小怜张着嘴就没合上,“真的假的?”

    刘经理点头:“我这个还能骗人吗?邮件是昨天晚上发的,我早上一来就看到了,吓一跳,我这就去沟通交涉,大单子和小单子是一家的,不过是总部和分公司,所以到时候发票要分开来开。”

    展小怜赶紧指指门:“那你赶紧去联系联系,争取拿下来,这么大的生意送上门的,八成又是冲着穆小姐的名头来的。”

    还别说,自打穆曦成名以后,送上门的单子还真挺多,生意好一天创造过一天六单的记录,所以每次业务部都很高兴,就算是送上门的,也是算业务部的成绩,只不过提成相对他们自己谈下的要少一点。

    一个小时以后,刘经理很高兴的跑来跟展小怜说那几笔单子都谈下了,在电话里沟通了一个多小时,基本是谈成了,不过对方要求来公司考察,因为是签合同预付一半定金的,所以人家也不敢冒然行事。

    展小怜还表扬了刘经理几句,在公司上了一上午的网,中午龙谷打电话让展小怜过去吃饭,展小怜看看时间觉得有点早,就磨叽了一会,结果刘经理突然跑过来,一脸高兴的跟展小怜说:“展小姐,对方公司的人已经来了,您要不要见见?”

    展小怜头也不抬的合上电脑本,嘴里说了句:“我就不用了,你忙你的,有什么事下午再说,我还有事,你负责吧,有事打我电话……”

    这话还没说完,刘经理身后就晃了个人影出来,抬手对着展小怜打了个招呼:“哟,妞!”

    展小怜那小脸当时就僵住了,刘经理不明所以,笑眯眯的说:“嘿嘿,不好意思展小姐,这位先生是对方公司的老板,所以……”

    展小怜看了眼无辜的刘经理,知道这人就是单纯的觉得他自己级别不够,为了彰显公司诚意才来问一声的,几个这人直接跟了过来,展小怜叹口气,对刘经理挥挥手,“我知道了,你忙吧。”

    刘经理一愣,不要他作陪?好歹多叫几个人过来,这样才像是谈判的样子啊,展小怜再次开口:“没事,我熟人,没那么多讲究。”

    刘经理一听明白了,熟人,看来这单子能接到不少因为穆小姐的关系,而是因为展小姐的关系啊。

    燕回伸手拨开刘经理的肩膀,也不等人家走出去,直接就把门对着刘经理身上撞,刘经理被撞的鼻子当场流血,燕大爷压根不关心,门关上,燕回转身,第一句话就是:“爷是来谈生意的!”

    展小怜看着他的眼神就跟看大便似的,燕回又自己开口:“先说好了!不能生气!”

    展小怜站着没动,看着燕回的眼神还是那样,就是懒的搭理。

    燕回往办公桌面前走,自动自觉的停了下来,摊手:“爷答应了,让你们做,爷是谈生意的……”

    展小怜点点头,“那谈完了,合作愉快。”

    燕回又往前凑了凑,“妞,还跟爷生气?”燕大爷抓头:“你不喜欢,爷不玩了,以后都不玩,能不能别为了一个贱人闹别扭?”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生意谈完了,我还有事,得先走。”

    燕回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这女人果然还是在生气,又往前一步堵住她的路:“妞,你打算闹到什么时候?爷都跟你认错了,有必要跟爷这样闹?”

    展小怜别开脸,真是懒的看他,表情淡淡的,明知暂时走不了,她也没有坐下来的打算,“我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没跟你闹,该说的我都说过了,我不想翻来覆去重复同样的话,没意思。”

    燕回抬脚踢开腿边碍事的旋转椅子,结果那椅子转一圈后椅背直接打到他腿上,燕大爷的脸都扭曲了,两步过去,带着点怒气,伸手把展小怜直接托到了办公桌上坐下,往她腿中间一站,说:“爷说最后一次,跟爷散没门,你他妈肚子里的是爷的种,这是爷的,男的女的都是爷的,你别指望爷会给你……”

    展小怜真是说不出话来了,虽然没说几句话,不过已经散了好多天的气性也不知道怎么了,慢慢的就上来了,她真想跟这人说一句,她肚子里除了食物就是大便,还真没什么孩子,不过展小怜知道一说了就完了,这人要是知道她二哥骗他了,能亲手宰了龙谷,现在也能在这办公室里上演活春宫。

    展小怜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燕回立刻得瑟了:“你看你看,你说不出来了是不是?爷就知道……”往前一步,贴近展小怜,两只手搂在她腰上,低头对着她的脖子就啃过去,含含糊糊说了句:“你跑什么跑?躲什么躲?不知道爷想看看你?……”

    ------题外话------

    爷近来犯懒,小黑屋出不来,出来吓一跳,票满了,美妞们V587有木有?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