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8章 仙人球的用处

第308章 仙人球的用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办公室外面都是人,隔音效果再好,展小怜心里也膈应,再一个,她真不想跟这个人碰上,她现在被怀孕,动作还不敢太大,怕穿帮。

    展小怜被燕回卡在桌子中间,燕回就在她嘴上脖子上乱啃,展小怜身体没动,撑在两边的手开始在办公室上摸。

    办公室内有电脑,当时布置办公室的时候穆曦嚷嚷着要防辐射,所以穆曦的办公室和展小怜的办公室里都摆了好几盆仙人掌,办公室也特地放了两盆小的仙人球,有人专门人打理,展小怜也不管,仙人球长的挺好,个子也大了一点,就连上面的刺都比刚拿来的时候长,生命力强的仙人球,那刺自然也硬。

    展小怜就伸手够仙人球。

    仰着脖子躲开燕回啃咬她嘴巴的动作,展小怜嘴里说道:“燕回,你不想我用花盆砸你脑袋,你就赶紧松手。”

    燕回要是因为这个松手就不是燕回了,伸手拉开展小怜的衣领往她面前伸,含含糊糊应了一句:“(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有本事你就砸,爷就不信了……啊!”

    话还没说完,燕大爷就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什么东西扣了一下,无数根小针扎到了他的头皮里,一个小花盆在稀稀拉拉的往地上掉的泥土中“嘭”一下掉在地上,跟着扎在燕回头上的那颗仙人球也从他脑袋滚了下去。

    燕大爷所有的下流的动作都停住了,展小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开口:“是你让我砸的。”

    燕回眼冒金星,伸手在仙人球待过的地方摸了下,摸下好几根仙人球的刺,“展小怜!你!你,你这毒妇……”

    展小怜两只手撑着桌子就要往下跳,燕回一看她的样子抬脚往前一步,伸手掐着她的腋下把她从桌子抱了下来,重新揉着脑袋骂她:“疯女人,爷这脑袋出血了!”

    展小怜站在地上,弯腰拍了拍腿上的泥土,一边拍一边说:“你自找的,我提醒你了。”拍干净了,展小怜转身拿包,淡淡的说了句:“生意上的事你跟他们谈,我现在有事,先走一步,抱歉!”

    小心的绕过地上的泥土和仙人球,展小怜直接往门口走去,燕回一边吸气一边小心从自己的头发上抓仙人球的刺,抬脚追展小怜:“站住,你去哪?耳朵聋了?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慢条斯理的拉开门,抬脚走了出去,对刘经理招呼了一句:“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还有事先走了,至于燕先生,贵客,上宾待遇吧。”

    安排是这样安排的,刘经理听了不代表燕大爷也会听,展小怜走出去,燕回直接跟着她一起往外走,还是顺手把一个女员工面前的抽纸抽了几张往脑袋上按,拿下来就是好几个点的血迹。燕回拿着那纸往展小怜面前送:“妞,你看!你给爷睁大你的眼看看你干的好事……”

    展小怜提着小包,抬脚往“绝地”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给龙谷打电话:“二哥,是我。”

    “小怜,过来吃饭,二哥点了你喜欢的食物,直接过来吧。”龙谷还真点好了,展小怜之前喜欢吃什么他都记得,就是按照展小怜的喜好点的。

    展小怜点头:“我正在路上,七八分钟以后到……你干什么?!你有病啊?!”

    龙谷猛的站起来:“小怜?!有人欺负你?”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不是……”还没说完,龙谷就听到燕回的声音隐隐约约从展小怜的电话里传过来:“……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是好心!车!你没看到车!走路打电话,撞不死你是不是?……下来,全给爷下来,地上磕三个响头爷就饶了你……”

    龙谷:“……”然后扶额,这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昨天还一副半死不活的架势,今天竟然去找小怜了,还真是……

    展小怜伸手把燕回拉着自己的胳膊的手扒下来,过了马路沿着路边走,嘴里对着电话说道:“没事,身边有只苍蝇,二哥放心吧,我很快就到了。”

    龙谷一边站起来一边朝着门外走去,嘴里说道:“行,那二哥等你。”

    两人各自挂了电话,龙谷抬头看到方清闲站在吧台跟一个富婆说话,笑的特假,龙谷知道那种笑,勾搭女人专用笑。龙谷走过去,伸手搁在方清闲的肩膀上,笑笑说:“方总经理,借一步说话?”

    方清闲抬手跟富婆拜拜:“韵姐,再联系。”跟龙谷走到人少地方,“龙少爷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就行,还客气什么?”

    龙谷抬抬下巴指指门:“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五分钟以后,瘟神驾到了。”

    方清闲一愣:“哎?”

    龙谷笑笑说:“小怜正在来‘绝地’的路上,燕回跟过来了。”

    方清闲立马就跳了起来:“我擦!不会吧!”

    龙谷抱臂:“昨晚上就到了摆宴,今天去找小怜了。”

    方清闲伸手把龙谷往门外推:“你们兄妹俩别给我招麻烦,赶紧了,随便去哪都行,钱算我的,就是别来‘绝地’……”

    龙谷嗤笑一声:“不差钱,我尽到了提醒的义务,其他的不负责。”说着,龙谷抬脚就走。

    方清闲赶紧拉住:“龙少爷,您别怒,这人好歹是你们兄妹俩带过来的,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燕回他要是个普通人,再有钱我不怕,可他不是普通人,我怕给我老板添麻烦,那人眼高于顶,肯定不屑跟我一个打工的的说话,这样不管我这边怎么伺候,他都能用这个名头找老板麻烦,说‘绝地’怠慢了他,这位主到哪都惹事,我这怕顶不住,老板三天后才回来,明明是您的事,可不能这样就走了。”

    龙谷斜眼看了方清闲一眼,突然说:“打算免我几天房费?”

    “呀,”方清闲干笑:“龙少爷您差这么点房费吗?”

    龙谷抬脚就走,方清闲一把拉住:“三天!”

    龙谷回头:“一周带早餐,否则免谈。”一副要走的样子:“不行?那我走了!”

    方清闲骂他:“奸商!”

    龙谷阴测测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无商不奸,你这是在骂你老板?”

    方总经理素来无敌的口才遇到了旗鼓相当甚至更甚一筹的主,一股吃瘪的感觉,岔开话题:“那你搞定?”

    龙谷伸出手指头挠了挠下巴:“这个嘛,青城燕爷上门没传话没递帖,方总经理的老板又不在,来者是客一视同仁,闹事是敌清理出门,呀,方总经理还真是奇怪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人提醒,真不知方总经理这职位是怎么混上来的……”

    “……”方清闲额头青筋暴起,还不是因为这混蛋小子故意误导!

    龙谷说完,直接出门迎展小怜去了。

    方清闲给保全部打了个电话,直接去步行街茶馆喝茶去了。

    展小怜顺着路往“绝地”走,燕大爷又想逼着人家磕头玩,又想拉着展小怜等他一起,结果两边都顾不上,眼看着展小怜已经走下三百米远,磕头游戏也顾不上了,抬脚就追了过去:“臭女人!你给爷站住!”

    展小怜当没听到,没什么压力的继续走,燕回就跟着,龙谷一个人走路快,很快就迎了过来,“小怜。”

    展小怜对龙谷笑笑,龙谷伸手把展小怜手里提着的包接过去,肩并肩往前走,完全漠视了身后的燕回,一边走一边问:“今天是不是有的晚了?二哥等了好一会。”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说:“早上有个大生意,中午客人去公司实地考察,耽搁了。”

    燕回冷眼看着前面那两人,眼睛直往龙谷的手上瞟,半响,他几步窜上去,一把扯过龙谷手里的包,嘴里说了句:“爷女人的东西,你凭什么拿?小心爷剁了你的手!”

    展小怜停下脚步,冷眼看着他:“我的包给谁拿,关你什么事?我二哥体贴我,我也高兴让我哥拿,你把包还给我!”

    燕回抓着包带,往肩膀上一甩,阴着脸往前走:“爷就不给!”

    展小怜冷笑:“你一个男人拿女人包你还光荣了?你直接去变性当女人得了。”

    燕回指着龙谷问:“他也是男人,他拿了光荣?”

    “他是我二哥!”展小怜冷哼:“我高兴让他拿。”

    燕回开始蹂躏展小怜的包带,“一个不知哪冒出来的便宜哥哥!”

    展小怜嗤笑:“我高兴。”

    龙谷捏着眉间,忍不住说了句:“就一个包也能吵半天。啊,燕先生,真巧。”

    燕回理所当然的开口:“爷就是来找这女人的。”然后把手里一直捏着的纸摊给龙谷看,“这疯女人,爷脑袋都流血了。”

    龙谷当没看到,只要不是小怜流血,谁流血跟他都没关系,笑眯眯的跟展小怜说话:“小怜,二哥今天给你点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一会过去了你要是不喜欢可以重新点。”

    展小怜对龙谷点点头:“好。”

    燕回恶狠狠的把纸揉成一团,往地上扔,展小怜嗤之以鼻,冷哼一声:“随地乱扔垃圾,没素质!”

    “呀,”龙古笑眯眯的说:“那以后孩子要教育(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好了,不然会被人看不起。”

    展小怜点头:“肯定。”

    燕回大怒:“喂!”

    兄妹俩说说笑笑继续往前走。

    燕回手里抓着展小怜的包生闷气,半响抬脚跟了过去,身后跟着的车里保镖一个个直叹气,这悲催的燕爷啊。

    进了“绝地”,龙谷带着展小怜直接到了餐厅座位上坐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点好的菜,兄妹俩坐在一边,展小怜坐在里面,龙谷坐在旁边很殷勤的给她看菜单,“小怜看看还想吃什么?”

    展小怜对着满桌子的菜摩拳擦掌:“我都喜欢,开动了!”

    燕回跟着后面磨叽进来,看看那两人坐的位置,再看看对面空着的座位,把展小怜的包往空位置上一扔,跟着坐了上去,还是阴着脸,瞪着展小怜,半响突然伸手一拍桌子:“这里的人呢?死绝了?过来!”

    服务生麻溜的跑了过来:“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为你服务?”

    在燕回动手抓东西砸人之前,展小怜开口说了句:“不要拿我的食物发泄,你可以自己点一桌随意糟蹋。”

    燕回伸在半空的手动了动,慢慢缩回来,用一张带着怒气的脸气鼓鼓干巴巴的说了两个字:“餐具!”

    服务生立刻鞠躬:“请稍等。”

    燕大爷的素来享受的特权没了,就跟这个顶级餐厅里所有的客人一样,窝在一个被人冷落的角落,拿着一副刀叉切食物。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服务生手里端着托盘过来,笑眯眯的对展小怜说:“展小姐,边律师说他刚刚发现一个新菜品,是您喜欢的味道,特地点了一盘让送过来让这位小姐品尝。”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

    从座位上微微抬头想看看边痕在什么地方,也没发现,等服务生把菜品放上来,展小怜拿气筷子想夹一块尝尝“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结果筷子还没碰到,那菜突然被人拿走,跟着“咣啷”一声被砸在地上,燕回对展小怜摊手:“爷手滑!”不等展小怜发怒,燕大爷对服务生抬抬下巴,“再去送一盘,爷付钱。”

    服务生:“……”心里嘀咕这客人真怪,免费的不吃,偏要故意把东西砸了重做,这些有钱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

    展小怜的筷子就停在半空,按小胸脯跟着一起一伏的,眼看着就要暴走了,龙谷呵呵笑了两声,“小怜,没事,燕先生是男士,不擅端盘上菜的,手滑也能理解,他说重新上一盘,钱还他付了,小怜就不要生气了。”

    展小怜被气的直笑:“我没胃口了!”

    正说着话呢,另一个服务生突然又走了回来,笑容尴尬的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犯了个错,刚刚给您送过来的那盘菜不是送给您的,是边律师送给后面这桌的小姐的,说是他的一个委托人,实在对不起……”

    展小怜点点头:“那把这位先生付款的菜送过去吧,反正我也没胃口了。”

    龙谷一直笑眯眯的,“那二哥再送给小怜一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个误会而已,边律师跟我关系不错,对我们小怜也很照顾,晚些时候我去道声谢解释一下就行。”

    展小怜吃完东西,抬头对龙谷说了句:“二哥,我困了,我想去你房间睡一午觉。”

    龙谷直接把门卡拿给展小怜:“去吧,二哥就不送你了。”

    展小怜站起来,绕过去,直接把自己的包拿过来,又绕回去从龙谷面前走出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燕回站起来想跟过去,龙谷笑眯眯的开口:“燕先生,小怜现在心情很不好呢。哎呀,我特别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