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12章 美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伸手关上车门,笑意盈盈的走到燕回面前,“原来是燕先生,我龙谷何德何能还让燕先生亲自来接?”

    燕回摇摇晃晃往后退了一步,“爷也不想,不过,谁让你是爷那女人的兄长?来了青城自然是爷招待,要不然那疯女人要是知道了,又往爷头上加帽子。”

    龙谷懒的跟他多舌,看了下手腕的手表的时间,看着燕回说道:“说起来,我还有真有件事请燕先生帮忙,不知燕先生肯不肯行个方便。”

    燕回斜眼看着龙谷,“别人爷不一定搭理,不过是你嘛,当然没问题。”

    龙谷指了下手表:“我本来跟青城这边的商业部约好时间过了洽谈下合作问题,不过我对青城路段不熟,一时半会也没找到,燕先生对青城了如指掌,不知能不能指派个人帮忙引个路?”

    燕回慢慢悠悠的晃到龙谷面前,因为身高高于龙谷,以致他说话的时候是低头凑到龙谷面前说的:“这个多容易,纵观现在,最闲的就数爷。爷给你带路,免费的。”

    龙谷目不斜视,微微勾了勾唇角:“那就谢谢燕先生了。”

    龙谷开过来的车自然就没办法继续开了,他被人指引直接上了燕回的车,燕回靠里面坐着,懒洋洋的瘫在后座上,眼睛看着车顶,慢悠悠的开口:“那妞……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生气?”

    龙谷抱臂靠在椅背上,听了燕回的话他扭头看了燕回一眼,燕回还是那个动作,一动不动的瘫着,眼珠子都没错开一下,龙谷无声的笑了笑,“这个我还真不敢说,毕竟小怜看到的是现场。听燕先生的口气,肯定不知道类似这样的场景对所有女人来说,永远都是致命。”

    旁边的人还是没有动,半响,燕回的身体慢悠悠的往上挪了挪,嘴里重复道:“啊,致命的……”

    “对,是致命的。”龙谷纹丝不动的说:“女人的想法和男人不同,女人一旦认定了,就会从心底里认为这个男人就是专属自己的,别人动不得,一旦有人动了,正常情况下,女人的会有两个极端反应,一是拖死你,就算死也要缠着你,她不好过,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会有一种同归于尽的势头在里面,第二个就是放弃,既然你喜欢另外一个女人的,那么她放弃,成全你和别的女人。”

    燕回猛的吼了一句:“爷他妈不喜欢……”顿了顿,接着说:“她怎么就不是第一种?”

    龙谷忍不住轻笑出声:“燕先生,容我代替小怜问一句,既然不喜欢,燕先生为什么会接受那个女人?”他扭头看着燕回,说:“作为男人,其实我能理解燕先生,送上门的女人,不玩白不玩,更何况,整天对着一张脸能有什么意思?只是,女人不会理解,因为她们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你背叛了她。背叛是个残酷的字眼,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从小怜的立场来看,请问燕先生,在和小怜正常交往的过程中,被燕先生捉奸在床的是小怜,燕先生会是什么感觉?”

    燕回突然抬脚对着前面的驾驶座上狠命踹了一脚:“她敢?!”

    龙谷伸出手指摇了摇,“为什么燕先生在和小怜正常交往期间可以理直气壮的找女人,换了小怜就不行?”

    “那是因为……”燕回说了一半,突然卡住。

    龙谷淡淡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一笑,接着燕回的话说:“那是因为在燕先生眼中,能得到燕先生青睐的女人,那是她的福气,燕先生历练花丛的习惯和自身的优越感让燕先生觉得,玩一个女人不代表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大不了,以后不玩就行,只要燕先生说出不玩了,小怜就应该和以前一样,高高兴兴的接受这个她争取来的结果,燕先生心里,这个结果是小怜额外的福利。”

    龙谷淡淡的扫了眼燕回,燕回低头垂眸,一动不动的坐着,龙谷慢悠悠的翘起二郎腿,低笑着说:“可是燕先生,小怜和你是一样骄傲。对她来说,她愿意和燕先生相处,她才是俯视你的一方,因为燕先生根本不在她为自己规划好的未来中,她的那份决心里,包含了她曾经的屈辱和骄傲的自尊,甚至背负了良心的枷锁。女人是容易被感动的动物,我想小怜开始的时候用一半真心一半试探来和燕先生相处,但我很快从她眼中看到那些压抑不住的快乐,我不敢说小怜的那份试探是不是完全不在,可我知道,她在我面前表现的那些快乐是发自内心的,她因为燕先生而快乐。”

    龙谷吐出一口气,感叹似的说了句:“小怜最后看到的画面,击溃了她逐渐放下愈发脆弱的心理防线。小怜在很认真的和燕先生相处,她能和燕先生纠缠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放下心防,这就说明小怜一直知道燕先生是什么人,她的决心来之不易,而她放弃了,就不会重新捡起来。”

    燕回一直坐着没动,半响突然冷笑一声:“捡不起来?捡不起来爷也让她捡起来!”

    龙谷一边点头一边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当然,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说不定哪天小怜就忘了。”

    燕回还是以低头的姿势坐着,嘴里发狠似的说道:“她这辈子都是爷的,别指望逃出爷的手掌心,”燕回慢吞吞的扭头看向龙谷,突然猛的窜起身体,整个人扑过去,两只手掐住龙谷的脖子,把他强行压到车门上,逼近道:“你最好别逼着爷真的弄死你们,爷是要定她了,谁都挡不了!”

    因为呼吸的缘故,龙谷的脸色被憋的通红,这个即便是生气道极致的男人在面对一个企图掐死自己的男人面前,依旧保持着他近乎变态的冷静和沉着,艰难的扬了扬嘴角,绅士般的微笑,开口:“燕先生,该是你的就是你,燕先生不强调在下也十分明白。”龙谷慢慢的坐正身体,伸出手抓住燕回掐在他脖子上的手,继续微笑着说:“对强者来说,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就是证据,燕先生何必动怒呢?”

    说着,龙谷抓着燕回的手往下一拉,燕回掐在他脖子上的手直接被拉了下来。

    车继续往前行驶,车前的司机和保镖大气不敢喘,燕回再次陷入了沉默,就在车到目的地,车门被人拉开,龙谷打算下车的时候,燕回突然低着头,声音沉闷的问:“要怎样……她才肯回头?”

    龙谷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要小怜心甘情愿的捡起她放弃的决心。”

    下车,时间比预计的晚了十几分钟,对于一个外地过来的富商和青城官家打交道,迟到是大忌,不过从龙谷的表情来看,迟到对他似乎没有半分影响。

    燕回坐在车里没动,龙谷对燕回微微点头:“燕先生是要随我一起前去还是先打道回府?”

    燕回慢吞吞的扭头看了他一眼,身体往车后面一靠,“爷等着。”

    龙谷笑了笑,伸手把车门关上,抬脚走了。

    官家再硬气,面对的也是来自湘江的富豪级人物,一个项目谈成合作,那肯定是不是几百万的数目,初步的洽谈是进一步会谈的基础,商谈间除了场面话,官家领导显然对龙谷的时间概念含蓄切委婉的表达了不满,龙谷顺势对着对方抱了抱拳,玩笑似的说了一句:“金部长见谅,路上一个朋友发了点小脾气,耽误了点时间,实在很抱歉。”

    金部长笑呵呵的随口问了句:“哦,龙先生在青城也有朋友?”

    龙谷摆摆手:“一个有点渊源的朋友,长的那是没明星级别的,可惜脾气太坏,从小被家里宠的无法无天的,这不,陪着我到门口,坚决不愿意下车,车就停门口不走了……”

    金部长愣了一下,“门口那不是停车的地方啊,他一停,别人怎么来啊?”

    “所以才说他不懂事,”龙谷一脸的无奈,又添了句:“那脾气坏的,年纪不大,还整天自称爷、爷、爷的……”

    龙谷的话还没说完呢,金部长已经一骨碌站了起来,“龙先生的朋友是青城燕爷?”

    龙谷一脸诧异的抬头看着金部长:“原来金部长也认识?那可真是巧了!”

    因为中间插播的这一段,这次初步会谈似乎顺利了很多,金部长原本过于官方和强行的姿态也随着燕回停在门口的座驾而放松,龙谷出门的时候,金部长甚至亲自送出门,龙谷上车的时候就看到金部长弯腰凑到窗边跟燕回打招呼,结果燕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还是龙谷主动跟金部长道别才打破了因为燕大爷目中无人而形成的尴尬气氛。

    龙谷被燕回直接带去了他的老窝探讨一下人生和理想的问题。

    展小怜对龙谷在青城非常的不放心,确切的说她有个预感,今天晚上龙谷要是回不来摆宴,绝对是因为燕回的关系,展小怜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给龙谷打电话,又怕本来龙谷没什么事,因为自己一个电话反倒有事了,想来想去,展小怜回家让展爸给龙谷打了一个电话。

    龙谷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跟燕回吃饭,燕回整个晚上态度都很好,虽然对龙谷来说觉得这人就是这德性,当惯了大爷,怎么改都改不了,不过对燕回身边不知道的人来说,都挺好奇龙谷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让燕爷屈尊跟他一个块吃饭。

    在青城,能和燕大爷一起用餐的,青城内外数的过来,要么就是来自分布在周边地区的大佬,不过那种人都有种共同的特质,混过的人多少都能看出他们的背景,而龙谷则是一副文质彬彬的形象,言行举止都显示这个人受过高等教育,良好的修养,儒雅的气质,全身上下都透着贵公子的气质,很难把他和那种人联系在一起,偏偏他又能从容淡定的和燕爷坐在一起用餐,甚至在良好的交谈。

    龙谷拿着电话开口:“叔。”

    展爸一听他接了就对展小怜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说明龙谷一切正常,展爸对着电话开口:“今天忙不忙?晚上不回来吃饭?”

    龙谷其实很少去展小怜吃饭,一听就知道展爸是在试探,他放下手里的叉子,笑笑说了句:“叔,我现在在青城,在一个朋友家里,今天过来商谈,时间太紧所以忘了跟您打招呼,让您担心了,以后会注意。”

    展爸立马说了句:“我就说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既然有朋友照应那我就放心了,好了,没事不打扰你休息,我先挂了哈,要是忙完了,明天早点回来。”

    龙谷点头应了声:“我知道,放心吧。”

    挂了电话,对面的燕回抬头看了他一眼,两人都没说话,龙谷切着牛排的时候燕回突然开口:“爷要把那妞弄青城来,她在摆宴,爷看不到。”

    龙谷的手微“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微顿了下就恢复如常,头也不抬的说了句:“那也得等她考上研究生再说。我还是那句老话,只要小怜愿意,她想怎么样都行,我和她几个哥哥什么意见都不会有。”

    燕回突然烦躁的伸手把手里的叉子扔在桌子上,碰的碟子当当响,“那女人怎么就这么折腾人?爷都说错了,爷都他妈道歉了还不行……”

    龙谷什么话都没接,只是安静的吃东西,燕回抱怨了一句以后也没再多说,餐桌上就听到刀叉碰着碟子的轻轻的摩擦声。

    气氛正安静,燕回身后的玻璃门边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龙谷抬头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门口,似乎没想到会有人陪着燕回吃饭,所以她在门口愣了一下。

    龙谷一看到那个女人,他就轻轻“呀”了一声,开口说了两个字:“呀,美人。”

    燕回听到他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瞳儿正打算退出去,燕回一边擦手一边随口问了句:“有事?”

    瞳儿本来打算退出去,因为燕回已经开口顺势就走了进来,还没靠近燕回的边,燕大爷就指着三米远的地方说:“停停!你给爷站那说话。”

    龙谷伸手托腮,笑意盈盈的看着瞳儿那张妖媚的脸,嘴里出声夸道:“真没想到燕先生身边还有这样的绝色美人。”

    这是这一会功夫里龙谷夸的第二次,燕回抬眸,充满邪气的眼在瞳儿身上打了个转,然后落在龙谷身上,问:“你喜欢?”

    龙谷还是满脸微笑的夸道:“美人,谁“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不喜欢?”

    瞳儿的脸,瞬间苍白如纸。

    ------题外话------

    渣爷继续懒趴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