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14章 女人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瞳儿不敢开口,燕回的是非不是她敢开口质疑的,即便是曾经最得宠的时候瞳儿也不敢,更别说现在。瞳儿跪在龙谷面前,眼泪就跟珍珠似的往下落:“先生,您这样的人身边不缺女人,您就放过我吧?我求您了……”

    龙谷悠然自得的晃着杯中的红酒,举杯送到自己眼前,透过红色的液体,看着因为玻璃面的关系而扭曲的美人脸,依旧笑笑说:“女人还真不缺,不过呢,”龙谷慢悠悠的往前一步,伸手抬起瞳儿的下巴,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温柔的说:“像瞳儿美人这样绝色的,毕竟不多。”

    瞳儿脸上的表情僵住,她睁着朦胧泪眼盯着龙谷:“先生,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可以帮你找!”

    龙谷转身,放下手中的酒杯,拔开冰塞,在另一个酒杯里也倒了半杯红酒,一手端了一杯,直接把其中新倒的那杯递到瞳儿面前:“美人这样跪着我看了也心疼,起来,喝一杯。”

    瞳儿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会,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接过龙谷手里的酒杯,神情紧张而拘谨,龙谷慢悠悠的走到沙发旁边坐下,“美人别紧张,我喜欢女人主动,对给人下药这事没兴趣。”

    瞳儿的脸白了白,为了显示自己没有紧张,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放在面前毕恭毕敬的坐着,龙谷一手托腮,一手轻轻晃着酒杯,开口:“既然美人不愿意,那美人就跟我说说美人家那位心上人,这样也方便我以后取取经,怎样才能夺得美人心。”

    瞳儿的两只手轻轻的抓着衣角,半响,她抬头看着龙谷,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就是爱他,哪怕什么都没有,我也愿意跟着他……”说着,瞳儿突然又在龙谷面前跪了下来,“先生,我不想死,我就是想跟他守在一起,求先生成全我吧。”

    “怎么说?”龙谷托着下巴轻笑道:“我可没让美人去死。”

    瞳儿咬着下唇,“我是爷的女人,从小到大我就被告之,我这辈子只要跟着燕爷,吃香的喝辣的的,怎么样都行,要什么有什么,前提是不能背叛我们爷,我们这些女人,即便人老珠黄,即便一无是处,也不能跟燕爷别的女人一样可以嫁人生子,我们就算是死,也是要为他守寡到底,如果我们爷知道我爱上了别的男人,我的下场会比死更可怕。”

    龙谷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既然明知道结果,你安心留在燕先生身边就行,何必让自己踏上不归路?明知道不能爱上别人,还偏偏爱上了别的男人,美人说是不是?”

    瞳儿摇头,泪珠子随着她的动作往下落:“我是身不由己,我就是爱上了,我就是没有办法控制……”瞳儿低头,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嫉妒他身边别的女人,我无法忍受他对着别的女人微笑,我希望他所有的目光都放在我身上,让我成为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为了他,我做再多的坏事我都愿意……”

    “呀,”龙谷依旧淡笑着,声音不带一丝同情的说:“这样说,美人还是痴情种。既然美人已经有了愿意为了这个男人付出一切的决心,那还有什么好怕?何苦跪在我面前求?”

    瞳儿看着龙谷:“因为我不想死!我死了,就会便宜其他的女人,如果我死了,我就再也看不到他,我要活着看到他,我要活着和他在一起!”

    “所以,你更加愿意提心吊胆窝窝囊囊的活着?”龙谷摇摇头“啧啧”两声:“女人还真是贪心的动物。”龙谷站起来,走到柜边伸手往被子里倒红酒,嘴里轻描淡写的说道:“听你说完,我倒觉得,你这样的女人还是死了更好些。”

    瞳儿愣了下,“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龙谷动作优雅的为自己添了一杯红酒,又端过来重新坐在沙发上,“人为了一己之私铤而走险的情况很多,贪念这个东西都是无形中扩大的。我饿了,我想要一碗米饭,有了米饭我希望能有一碗咸菜,有了咸菜就想要热炒的青菜,有了青菜我盼着肉,解决了温饱我会想要女人,有了女人我会想要个房子……以此往下,人的贪欲就是这样形成的。美人的心也是这样扩大的,听美人的话做了不少坏事,本来男女情事,你情我愿,若要说到坏事,”龙谷突然双手托腮,一脸八卦的看着瞳儿:“有妇之夫?”

    瞳儿的身体一僵,然后她别过头看着一边,突然提高声音吼道:“就算有老婆,他老婆也是个废物,根本配不上他……”

    龙谷忍不住嗤笑出声:“就算是个废物,只要人家愿意,配不配得上,也不是你说了算,美人长着一张聪明人的脸,说出的话倒是蠢的可以。怕死,贪心胆小痴情又自私,女人这种生物,还真是让人难以看透。”

    瞳儿咬唇垂眸,嘴里反驳道:“这个世上谁不怕死?谁不贪心?谁又不自私?我也不愿意做坏事!如果我这辈子能一直待在爷身边,我认了,我会为了爷赴汤蹈火,怎样我都愿意,但是我遇到了他,我就是遇到了,我有什么办法?!安安分分?如果我安安分分,谁又会把他送到我面前?谁有为我着想过?我只是想要一个只爱我只在乎我的男人,我怎么有错了?爷身边的女人无数……”瞳儿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我错在哪了?我是一个普通女人,我想追求一个自己爱的男人,怎么就不行?”

    “啪啪”两声,龙谷伸手拍了拍巴掌,“说的很精彩,可惜,蠢女人就是蠢女人。”龙谷淡笑:“死人都怕,不过,像你这样打着为了爱情名义的怕,我倒还第一次见。既然这么舍不得那个男人,宁愿担惊受怕也想在一起,那我给你出个主意,直接带着你的爱人去死吧。”

    瞳儿盯着龙谷,龙谷继续说:“啧啧,美人这什么眼神?这样的眼神可不配你这样的美人。我这可是为了你着想,你自己想想,你们一起死了,既向燕先生证明了你的决心,又不用担心燕先生会发怒,而且,更加不用担心另外一个蠢女人会抢你男人,多好?你说是不是?”

    瞳儿猛的从地上站起来,语调严厉而深冷的问:“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龙谷低低的笑:“呀,美人这样说我可真是伤心了?不过是看瞳儿小姐一片痴心好意罢了,既然不领情,那便算了。”

    瞳儿微微抬着下巴,原本楚楚可怜的脸上露出阴狠又阴郁的表情:“我是当你是燕爷的客人,你别欺人太甚!”

    龙谷一脸无辜的看着瞳儿:“美人这是什么话?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对美人心软,这样说,我可是伤心了。”

    瞳儿一双冷艳的眼盯着龙谷看,似乎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判读,龙谷依旧是笑意盈盈的回视着她,单手托腮,笑容浅浅的开口:“怎么?美人这是生气了,我一个商人,可没有多大的本事做坏事,望瞳儿小姐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瞳儿放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又缓缓的松开,半响,她突然扬起笑脸,看着龙谷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个女人,有的也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心眼,再说了,我只会为了我心爱的男人才会那么做,别人我还不屑。”

    “真遗憾呀,”龙谷说:“原来我连让一个美人为我动心眼的资格都没有,不过,被你爱上的男人可真够倒霉的!”

    瞳儿眼一眯,跟着往前冲了一步,“你闭嘴!”

    瞳儿虽然是女人,跟燕回身边那些保镖比身手上是差的远,不过她毕竟是从小练过,她们最初的目的就是被当成保镖训练的,只不过被燕回挑中以后就会直接被带在身边,保镖的性质跟着也就是变了性质,而那些因为容貌不够突出的女孩,会更加专注到训练中去,除了性别,后期的作用其实和其他男保镖是一样。

    当然,那些专注于训练的女保镖中也有例外,比如雪姬,她就是一条被遗忘的美人鱼,以至于她在成年以后才被燕回发现,等燕回发现的时候,雪姬已经是那些女保镖中的顶级高手,甚至有着连燕回都没有更改的嗜性:一笑倾城必见血。

    见血才笑的古怪特性,是燕回在试了好几次才确认的,燕回喜欢这份独特,又因为雪姬那丝毫不次于男人的身手,以致跟其他美人比,燕回对雪姬总有那么点不一样,雪姬的待遇也远远高于其他美人,她有燕回划分给她的专属区域和绝对的权利,只不过雪姬很少抛头,也不参与争宠,在燕回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又从来不会在她的地盘有什么大事发生,燕回甚至常常忘了这个人的存在,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雪姬的极端是瞳儿的鲜明对照,瞳儿过于美艳的容颜让燕回第一眼就相中,就因为这一眼,瞳儿和雪姬也就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她的初次献给了还是少年的燕回,她有宠极一时的巅峰时期,她似乎是一直围绕在燕回身边,见识过燕回所有的手段,她对燕回有着复杂的感情,那种没有人可以替代的依赖,和让她不能反抗的恐惧。

    瞳儿羡慕雪姬的成就却也鄙视雪姬常常被遗忘,而当她遇到安里木的时候,瞳儿才发现,原来雪姬比自己幸福的多,她是没有得到燕回的宠爱,可是她能自由选择她以后的人生路,因为雪姬的身份不同于瞳儿红莲,以致她有权和其他管辖区域的男人一样,自由挑选自己喜欢的对象,而她们却不能。

    瞳儿目光冷冷的盯着龙谷,她想到自己现在的境地,又想到了自由自在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雪姬,瞳儿那紧紧握起的拳头又缓缓松开,她知道要是敢杀了这个人,她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不知道是谁,可是他跟燕回同桌共餐,燕回甚至把她当礼物一样送给了这个男人,这就说明这个男人真的不是普通人。瞳儿明显觉察到这个男人说话的方式和燕回很相识,都是随心所欲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只不过,这个男人更有涵养也更有技巧,看似文质彬彬的话里却带着让人说不出的狠,就像一只色彩斑斓的蛇以一个卖萌的姿态对着人喷毒液一般。

    龙谷看着她的表情低笑,“瞳儿小姐,对待恩客要温柔。否则,瞳儿小姐可是在像燕先生挑战,我不以为瞳儿小姐有强于燕先生的实力。”

    瞳儿抿着唇,脸上凶狠的表情瞬间偃息,这个人说的对,她终究没有那样的决心,就算不是为了她自己,她也要为安里木着想。

    龙谷勾勾唇角,“瞳儿小姐,这天也聊过了,话说过了,我们俩,是不是该休息了?”

    瞳儿瞬间睁大了眼睛,她似乎没想到,在自己说了那么多以后,这个人竟然还能提出这样的话题,她再次往前一步:“我求过你了……”

    龙谷点头:“对,你是求过。不过,你求了,不代表我就必须答应,美人当前,哪有白白放过的道理?”

    瞳儿死死的盯着龙谷:“你耍我?!”

    龙谷低笑:“怎么会?我怎么不记得我让瞳儿求过?更不知道什么时候答应了瞳儿小姐,只要瞳儿小姐求了就会放弃今晚的使用权,不是吗?”

    “卑鄙!畜生!”瞳儿脱口骂道:“你就没有兄弟姐妹吗?你不怕有报应落在他们头上?”

    龙谷一脸无奈的表情:“有,只不过,我的兄弟姐妹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更不会把自己弄到这样的位置,就算真的有一天有这样情况,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最聪明的反应,而不是像瞳儿小姐这样蠢不可及。我喜欢干净的女人,瞳儿小姐还是去洗一下,记住,衣服别穿,省事。”

    说着,龙谷站起来,端着手里的红酒,慢悠悠的走进了卧室,留下瞳儿一个人睁大眼睛站在客厅。

    次日,燕回的人直接过来带龙谷去用餐,燕回穿的很休闲,晃着一身的白,穿彩色的他是花蝴蝶,穿白色他就是装叉蝴蝶,反正所有的衣服穿到他身上,就会带有燕回式风格,再正统的服装燕回穿了,那也变得不再正统。

    龙谷到的时候燕回正在坐在餐桌前吃东西,身后跟着两个水嫩嫩的小美人,正一边一个往燕回的面前夹菜,龙谷一过去,那两小美人很有眼色的退后了两步远,燕回自己动手,这人一点主人的自觉都没有,完全没有等客人来了再吃的习惯。

    以前跟展小怜一块,燕回绝对是那妞啥时来啥时开动,要不然那疯丫头就会对着他嚷没礼貌,现在没人嚷了,燕大爷吃的也不痛快,一边吃一边摆着一张晚娘脸,也不知道究竟是以前都这样还是就专门摆给龙谷看的,反正龙谷看到他那张脸上的表情就有点眼疼,一个大老爷们,至于这表情吗?

    跟燕回打了招呼,龙谷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有人给他递菜单,龙谷随手点了几个菜,等菜单拿走,燕回才抬头问了一句:“怎么样?”

    没头没尾的问话,周围的人完全不懂,龙谷却能自由的接话:“尤物是尤物,可惜不是我的菜,本来还以为是干柴烈火,试了才知道不缺滋润。”说着,龙谷惆怅似的感慨了一句:“燕先生,看来这青城的美人和湘江也是不一样的。”

    燕回手里叉子上叉了一块肉往嘴里送,送了一半停了下来,微微偏了偏头,跟着又直接送进了嘴里,随口说了句:“这样,今晚给你留个雏。”

    龙谷笑了笑:“别了,燕先生的妞不是我的菜。对了,我下午要回去,昨晚上小怜给我打电话说不舒服,我得回去看看。”

    燕回一骨碌抬头:“爷跟你一块去。”

    龙谷抬头看他,燕回也回视着龙谷,半响,龙谷开口,慢慢悠悠的说:“我没问题,不过,小怜那边,燕先生确定?”

    燕回抬起的头随着龙谷的话又低了下来,无比烦躁的说了一句:“算了!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爷懒的管!”

    龙谷笑了笑,“放心,我会转达燕先生的意思。”

    燕回随手拉下餐巾布,往桌子上一扔,跟着站起来说了句:“你吃,爷出去有点事。”

    说着,燕回直接抬脚走了。

    有人把龙谷点的的东西送过去,龙谷微笑着谢过人家,然后微微抬眸,看着燕回的背影,又慢吞吞的垂下眼帘,开始动手用餐。

    燕回走出餐厅,径直往顶楼去,嘴里说道:“让雷震过来,爷有事找他,另外,让人去把瞳儿给爷找过来,爷有事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