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16章 不请自来的客人

第316章 不请自来的客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穆曦回国的所有消息都是在报纸网络上的传的,毫无疑问,她到哪,她家那口子肯定就会跟到哪,当初刚回国的时候第一站去的就是青城,燕回是知道那夫妻俩回来了,也到了青城,不过他是没抽出时间过去,只让人通知了下晚点会过去,结果白传话了,晚点也没去。

    李晋扬会摆宴正式工作,各种拜访名帖不断,穆曦是不认识也管不着,自己整天捣鼓自己的事,准备七月份的服装展,还邀请展小怜过去参加,展小怜翻着白眼说了句:“别了,我对这些不敢兴趣,我就不去献丑了,再说了,这次又没有活的外国人,我去看什么砍?”

    其实不是展小怜不想去,实在是上一次参加的那什么发布会伤了展小怜的心,谁知道这次服装展燕禽兽是不是也要去?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他能去第一次,就能去第二次,展小怜真心不想和燕回多扯出一点关系。

    展小怜公司去的也不多,只是在公司通知忙的时候才会过去,跟穆曦的说法就是她最近身体不舒服,要休息,穆曦胆子小,一听展小怜这样说就拼命让展小怜休息,这万一把胶带给累病倒了,那公司谁来管啊?

    展小怜没事就经常往“绝地”跑,没办法,谁让龙谷住哪呢?不过今天“绝地”气氛有点怪,展小怜进去以后就发现了,从一堆窃窃私语的客人身边走过,她就听到了一句什么“绝地”戒严,貌似有什么不得了的人物造访“绝地”,展小怜伸手抓头,戒严?难道“绝地”碰上突击检查了?

    突击检查其实真没有,不过又不得了的大人物造访倒是真的,大人物不是旁人,青城燕回在一大早就出现在“绝地”老板李晋扬的办公室外面。

    燕回是怎么进去李晋扬不知道,不过保全部长被一通批是肯定的,那时候李晋扬怀里还抱着一只喜笑颜开的小肉球,饭团早上惹穆曦生气,为了防止她挨妈妈打屁股,李晋扬就把饭团给带到公司了,结果到公司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燕回。

    燕回看着趴在李晋扬怀里的那只肉球,晃悠悠的走到李晋扬后面看饭团的脸,结果两人大眼瞪小眼,各自眨巴了两下眼睛,燕回眯着眼,看了看饭团那胖嘟嘟的脸,又拉了拉饭团那两根绑着小菊花的小辫子,突然说了句:“哟,这小胖妞有意思!”

    李晋扬身体让了让,“离我女儿远点。”

    “小气!”燕回大怒,“有女儿了不起啊?”

    “要想自己生去!”打开办公室,李晋扬抱着饭团进去。

    燕回跟着就晃了进去,强行把饭团从李晋扬怀里抢了过来:“让爷瞅瞅这小妞。”

    李晋扬看了他一眼,燕回正一只手托着饭团的屁股往沙发上坐,然后把饭团放在腿上,继续大眼瞪小眼的互瞪,饭团还以为要比谁的眼睛更大呢,更是使劲睁着眼睛瞪燕回,结果,燕回动手,直接把饭团的那两只胖胳膊胖腿的捣腾成了小肥妞奶糖的招牌动作,饭团无辜的看着燕回,燕回看着饭团的造型,直接笑倒在沙发上,嘴里还一个劲的嚷:“这肉球爷喜欢!”

    饭团观察了好一会,然后开口喊:“姐姐,姐姐……”

    燕回那脸“咻”一下就黑了,李晋扬走过来摸摸饭团的小脑袋,纠正:“饭团,叫错了,是舅舅。”

    饭团继续观察燕回,然后伸出小手往燕回胸前掐,燕回炸毛:“你们家这小崽子是怎么回事?”

    李晋扬鄙视:“你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燕回揉着被饭团掐过的胸,怒道:“你让她掐试试?”

    李晋扬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我每天都挨掐。”

    燕回:“……”

    饭团掐完了,改口:“美人舅舅。”

    不等燕回炸毛,李晋扬进一步解释:“饭团说你长的帅,是表扬你。”

    燕回把心口那口气给憋下去了,伸手把饭团往上空抛了下,本来燕大爷是想把这小胖妞给吓哭的,结果小胖妞尖叫一声后,突然兴奋的嗷嗷叫,张着胖胳膊主动要求再抛几下,燕回的脸都扭曲了,站起来往高里抛,结果抛的越高,这小胖妞就越兴奋,燕大爷吓唬人的成就感一点都没有体会到。

    李晋扬怀里少了饭团的闹腾,工作就顺手多了,有人免费带他们家饭团,多好的事。李晋扬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燕回在沙发上跟饭团玩。

    李晋扬抬头看了下那两人,谁都知道燕回不是个有耐性的人,更别说陪一个孩子玩了,结果燕回愣是抱着饭团玩了一上午。

    饭团正是长牙的时候,最喜欢抱着人的手指头啃,燕回怕脏,不让她碰,饭团就急的哇哇叫,燕回捧在饭团哄她高兴,坐在燕回一只手上玩,燕回忽上忽下的举着手,嘴里还跟饭团说话呢:“妞,快点长,长大了给舅舅当媳妇。”

    李晋扬的脸都黑了,“燕回,别带坏我女儿!”

    燕回斜眼看了李晋扬一样,把饭团捧到自己面前,直接在饭团的嘴上亲了一下:“爷亲都亲过了,这小妞爷预定了。”

    李晋扬一看表情就认真了,手里的比一扔就打算站起来,燕回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扬哥,你娶了爷那妹子这脑子也不好使了吧?爷开玩笑怎么就听不出来呢?”

    李晋扬瞪着燕回:“我女儿的初吻……”

    燕回鄙视:“什么初吻?你敢你说你没偷亲过这肉球?不定爷那妹子都不知道偷亲了多少回呢。”

    李晋扬坐回去,嘴里冷飕飕的提醒道:“我亲我女儿没事,你亲了就不行。”

    燕回把饭团放在腿上玩,嘴里鄙视的嘀咕:“有女儿了不起?等着,爷快有了,爷要生个儿子,以后专门搞大你这肉球的肚子……记得要长好看点,要不然爷儿子瞧不上……”

    燕回是嘀咕着说的,李晋扬没听清,这要听清了,就有好戏看了,估计两人真的能在办公室里打起来,李晋扬护老婆护女儿,那就是不要命的。

    中午的时候穆曦过来,结果一进门就看到燕回在玩饭团,饭团现在正是好玩的时候,每个看到饭团的人都会逗她玩,不过人家那逗就是做鬼脸逗她笑的,结果穆曦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燕回正把饭团往上空抛,穆曦吓的眼都直了。

    燕回抱着饭团在房间里转圈圈的抛着玩,饭团笑嘎嘎的,声音就跟银铃似的脆,穆曦眼巴巴的用视线追着两人看,生怕燕回把饭团给摔了。

    穆曦一个人缩在沙发后面,然后用手机给展小怜发了个短信,跟展小怜说这时候别来找她,说她哥也在。

    展小怜看到短信的就是在“绝地”里面,她把手机拿给龙谷看:“傻妞给我发短信,说燕回现在就在‘绝地’里面。”

    龙谷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直接站起来说:“走,二哥送你回家去,不往他面前凑。”

    两人直接从正门出去的,如果往地下停车场,按照燕回的排场里面绝对是一个车队停在那边等他,要是他们去了估计就别想走了,燕回肯定要下来的,所以两人之间从正门出去,畅通无阻。

    车开不出去,龙谷直接打车送展小怜回家,家里只有展爸在,展妈学校还有课,展爸下午没事,看到两人回来展爸还挺吃惊:“老二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整天呆在也没事,出来转转。”龙谷往沙发上一坐,展小怜跑去给他倒水喝,“二哥,你一直待在摆宴没事吗?大哥那边是不是也要你帮忙啊?”

    龙谷摇摇头:“没事,我就算回去,也是出些脑力活,有些事,还是要大哥出面的。”

    展小怜翻白眼:“大哥?大哥就知道流鼻血吧。”

    展爸和龙谷听了,只能同时叹口气。

    展小怜自己跑房间转一圈,结果在桌子上又看到一封国外寄过来的信,展小怜立刻拿着信跑出来问展爸:“爸,这是你放的是不是啊?”

    展爸点头:“你们系老师拿给我的。对了小怜,你毕业了,以后这些信的地址就别往学校寄,直接寄到我们家就行,下面有邮箱不是?”

    展小怜点头,一边喜滋滋的把信拆开一边说:“知道了!我以后肯定会注意的。”

    展开信,还是手写体,老师的字很漂亮,写的也很认真,上次的感谢信只有一夜,这封信有四页,因为展小怜把自己写的毕业论文一起寄过去的,结果老师的回评也很仔细,把论文从头到尾都点评了一下,还指出了一点理解上的误差。

    展小怜看完信,抬头对着展爸和龙谷说了句:“这老师真好,还说邀请我去她任教的学校学习呢,说可以以交换生的名额过去来着。”

    龙谷微微挑眉,跟展爸对视一眼,然后随口问了句:“对了,小怜这一阵是不是在挑选国家?我觉得这个老师待的这个国家就挺好,小怜可以过去试试,而且,交换生的名额凭着小怜的优秀,争取一个很容易是不是?看,只有一年,还是很容易的。”

    展小怜撇撇嘴,“这个……我不大好意思开口,人家老师不定就是随口说的,我突然厚着脸皮开口,好像不大好呢。”

    龙谷拿过桌子放着的信封,扫了眼上面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又放了回去,笑笑说道:“既然她是随口说了一句,那小怜也随口说一句试试?如果她再邀请了,说明是真心的,如果她不再提了,我们也当没说过是不是?反正没碰面,又不丢脸。”

    展小怜想想貌似也有点道理,直接拿着信去回信了,展爸看了龙谷一眼:“一年?”

    龙谷笑笑:“说是一年,她要是出去了,想让她多待几年还是提前回来,就容易的多了。”

    展爸点点头:“我以前就盼着小怜能平平安安的,觉得只要带在父母身边就肯定没问题,现在看看我还是太天真了,小怜要是待在我身边,我只会拖累了她。我跟她妈都是老师,说起来惭愧,还真没有保护小怜的能力,老二啊,要是真出国了,小怜以后就靠你了,你可千万要照顾好小怜啊。”

    龙谷点头:“展叔,您放心吧,我知道您和展婶心疼小怜,其实你们这样我和大哥还有龙宴很感动,我们知道小怜在您这边活的这么开心也很高兴,从小怜大学要求在这边念的时候,大哥就跟我们商量,只要小怜愿意,她定居在摆宴都没问题,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就盼着她能高高兴兴平平安安的。虽然把小怜的户口迁回湘江了,但是小怜还是您和展婶的女儿,这个谁都改变不了,就冲着您对小怜的那份心,我们就很感激。小怜从小到大,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氛围里,完全是您和展婶给的,她很幸运。展叔,小怜是您女儿的同时,也是我妹妹,是龙家的女儿,所以,我们几个哥哥,会拼尽全力来保护她。”

    展爸低着的头连连点了几下,“我明白,你这样说,我很高兴。小怜交给你,我很放心,真的。”

    龙谷犹豫了一下,又说:“现在7月份,小怜也领到了毕业证书,这边的事算是没什么事了,所以我可能会在9月之前送小怜出去,时间上……等不了了!”

    展爸愣了下,“等不了?”

    龙谷笑了笑:“我跟燕回说小怜怀孕,可是这月份到了,小怜的身形还没有变化,他会起疑,所以小怜在临走之前,我不会让燕回见到她,然后直接送她出去。另外,你和展婶还要在摆宴生活,我会把燕回的怒气转移到湘江龙家,你们在摆宴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燕回来问,展叔和展婶要统一口径,你们就说小怜是被湘江龙家强行带走的,你们只管把错推到我身上……”

    展爸连连摆手:“这怎么行?万一那脑子不正常的孩子对付你……不行不行!”

    龙谷喝了口水,看着展爸开口:“叔,你听我说,你这样说,不单单是为你,也是为了小怜好,龙氏带走的小怜,不会界限在某一个国家,换句话说,燕回知道小怜出国以后,如果他要追,他只能遍地撒网,另外,小怜的出国签证是不是现在的名字,他想查小怜出国的记录都也费些周折,你和展婶要做的,就是对龙家充满怨气和憎恨之气,因为我抢3gnovel.cn看最快更新走了你的女儿,不但户口被注销,甚至连女儿的名字都不知被改成了什么,燕回如果会遭找,你要积极配合,你要希望能尽快找到小怜,你要真正让燕回相信,你的女儿丢了,你更急,你比他更喜欢找到女儿。几次以后,燕回会倦,会烦,会抛弃你独自试着去找,我按照燕回的脾气推测,后期你不可能有机会见到他,在你和展婶失去利用价值以后,他会寻找下一个有价值的目标,比如我,当他把目光对着我的时候,你和展婶就解脱了。展叔,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展爸叹口气,“还是你想的周到,我明白了,我平白没了一个女儿,孩子去哪都不知道了,我比他更急,我比他更迫切的希望找到女儿。这种玩心术,真不适合我,老二,我听你的,只要是为了小怜好,我什么都听,孩子活的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龙谷点点头,“展叔,你这样想我很高兴。另外,美优的身体已经很稳重,你和展婶不用操心,美优的生活规律已经养成,心态也很平和。展叔,你别觉得我抢了你的女儿,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我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本身是怎么想的,不管是小怜还是美优,我们希望的,都是让她们健康的活着。我们希望给小怜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您希望美优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这些我们都在努力,展叔,您别怨恨,我会您和展叔安享晚年儿孙满堂的。”

    展爸红着眼圈点头,“我知道,谢谢……”

    两个家长式的人在外面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话,展小怜从里面跑出来,手里拿着一张手写纸,嘴里嚷着:“二哥!二哥!你写好了,你帮我看看!”

    龙谷停下话头,接过纸看了看,顿时一脸黑线:“小怜,就这两句话?这也太简单了,看着没诚意。”

    展小怜嘟嘴,实话实说:“二哥,我最讨厌写作文了!讨厌死了!”

    展爸证明:“这孩子从小到大就这怪毛病,考试一直不喜欢写作文。”

    龙谷叹口气,“女孩子不是都挺喜欢风花雪月写写画画的吗?”

    展小怜撇嘴,嘴里嘀咕了一句:“请叫我女汉子,谢谢。”

    龙谷笑的岔气:“小丫头,这整天胡说些什么呢?”

    展小怜被龙谷逼的,又拿了笔和纸跑去重新写,甚至还跑网上搜,看人家信是怎么写的,写完了又拿给龙谷看,得瑟:“我从网上抄的。”

    龙谷:“……”

    展妈还没下班,家里三个人要吃饭,展小怜自告奋勇去做饭,展爸倒还好,龙谷就担心了,展小怜在那边切土豆丝,他就扒在门槛上往里看,“小怜,你可千万别切到手啊。”

    “二哥你别乌鸦嘴,我虽然赶不上厨师的水平,不过肯定比我爸做的好吃。”展小怜把切好的土豆丝往水盆里一扔,用水泡着,然后把龙谷往外推:“你跟我把聊天去,我做饭的时候不喜欢有人看,看了做出了的味道就不好。”

    龙谷没办法只好回客厅坐着,展爸劝他:“你别瞎操心了,小怜这点比我强多了……”

    展爸正夸着呢,突然听到展小怜低低的哎呀一声,龙谷里立马跳起来冲过去:“小怜?!切到手了?”

    展小怜扭头看着一脸紧张的龙谷和展爸,抽了抽嘴角,“没,离的近了,油喷到我胳膊上了。没事……”

    结果,龙谷立马跑出去,直接从卫生间扯了条毛巾过来,伸着两只胳膊把毛巾挡在油锅和展小怜直接,展小怜一脸黑线的看着龙谷:“二哥,你这样我还看到锅吗?我还真没炒菜啊?”

    龙谷缩回手,“要不小怜别做了,二哥带你出去吃。”

    展小怜指了指厨房切好的好几个菜:“我要是不做了,我妈回来看到这些肯定要骂我们了。”

    展爸赶紧进来说话:“到时候就说是我让做的,骂也是骂我,走吧走吧,跟爸爸出去吃好吃的,天这么热,还没做就一头汗了。”展爸进去,伸手把油锅下面的煤气关了,直接把展小怜推了出来。

    三个人真出去吃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了,展爸开的车,挑了个摆大附近一家稍微好一点的饭店,饭桌上龙谷跟展小怜说的最多的话题就是出国选的国家,展爸在旁边推波助澜,展小怜根据自己的喜好,就先选了三个预备,嘴里还说了句:“反正,我什么时候能走还不一定,这出国得要办很多手续的吧?”

    龙谷点头:“是要很多手续,不过二哥认识人,要是急的话,出去也快,就看小怜想去哪个国家了,像那位和小怜通信的老师那个国家,或者是其他小怜喜欢的国家,选哪个都行,二哥没意见。”

    展小怜手托腮想了想:“我再看看,还没想好。”

    “慢慢想,反正出国这事也是临时起意,要不然,”龙谷凑到展小怜面前,笑眯眯的说:“要不然小怜跟二哥去湘江吧,湘江大学爷在全球排名靠前的,不比内地学校差,小怜要不要考虑考虑?”

    展爸扭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撇撇嘴:“要是湘江的话的我就不去了,我跟我爸去过好几次,没什么好玩的。”

    龙谷有种心脏中刀的感觉,“小怜,那是二哥没机会带你转,要是有时间,二哥肯定会让你找到好玩的地方……”

    展小怜撇嘴:“不去。”

    展爸想了下,突然说了句:“要是公司不忙的话,其实小怜也可以去湘江玩几天,说起来,小怜还没在湘江待过几天,好歹那里是小怜出生的地方,过去住一阵子也是应该的。”

    龙谷附和:“就是,二哥也觉得这主意好,小怜可以考虑考虑。”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肚子,嘴里说了句:“要是考虑这个的话,是可以过去。”

    展爸干笑:“这孩子……还当真了。”

    龙谷也笑:“这样才真实。小怜要是没什么问题,二哥就去安排,住半个月或者十天都行,要是住的不高兴二哥就把小怜送回来,行不行?”

    展小怜想了想,“这个我再看,等我妈回家了问问我妈。”

    吃完饭回家,结果发现家里就跟遭了贼似的,地上都是乱七八糟的教育,沙发上的抱枕被扔到了地上,展小怜房间的门走的时候她明明是关上的,结果这会被人打开了,三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展爸赶紧往卧室跑看是不是丢了东西,结果发现卧室除了门被人推开以外里面的东西没被人动过。

    展小怜跑到自己卧室往里一看,被子被人掀起来了,被子上还放了一个不是她的大包,展小怜没敢碰那个大包,而是观察了一下卧室,发现桌子也被人动过,而且,她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相框不见了。

    相框里的照片是展小怜去年在照相馆拍的艺术照,因为当时在所有的照片里,展小怜最喜欢那张,所以后来她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就把那照片放相框里搁在桌子上,结果那玩意不见了。

    展小怜弯腰打开柜子又看了看,发现她的零食包里少了两包饼干,桌子下的垃圾桶里倒是多了两包饼干包装纸,展小怜的脸当时就黑了,老鼠没这么大的本事,没钥匙不用撬也能打开防盗门的家伙,只有燕回那东西。

    展小怜走到那包面前,想着里面到底是什么玩意,正打算伸手拉拉链,展爸和龙谷跑到门口喊了一声:“那谁的?别碰!”

    展小怜回头:“爸,这不至于是炸弹吧?”

    展爸挥手:“你出来,爸爸去看看。”

    展小怜摆手:“没事,不会是炸弹的。”

    龙谷往前,伸手把展小怜拽了出去,“让你出来你就出来,万一是不好的东西呢?这无缘无故出现的东西,别随便碰。”

    展小怜扒在门框上往里看,龙谷把展爸拉开,自己伸手就去拉链,结果什么危险物品都没有,里面有个包装纸抱起来的鼓鼓囊囊的一大坨东西,龙谷疑疑惑惑的把包装盒拆开,从里面拿出个胖乎乎的娃娃,小娃娃的皮肤粉白,扎了两个黑色的麻花辫,脸上卡着一个快要掉下来的黑框眼镜,一手掐腰一手举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很萌很卡通的三个字:小肥妞。

    展小怜:“……”

    龙谷拿着那东西,一脸迷茫的问:“这什么东西?吉祥物?”

    展小怜翻着白眼走进去,伸手把龙谷手里的毛绒娃娃拿过来,放在手里使劲蹂躏,一边捏拉揉挤一边说:“不是,是小肥妞牌奶糖的商标卡通人物形象,电视上经常看到,就是这样的,没想到还给做成娃娃了。”

    龙谷又在包里看了看,发现别的也没有了,感觉这包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娃娃似的,展爸把娃娃拿过去看了看,笑着说了句:“说起来,我跟她妈一直觉得这小娃娃画的很像小怜小时候,这件小褂子都是一样的。”

    龙谷一听,仔细看了看,“这样一说还真像,连脸型都跟小怜小时候一样,圆的。”

    展小怜黑着脸,幽幽的说了句:“小肥妞奶糖是燕回把别人家的奶糖厂收购了弄出来的。”

    龙谷当即说道:“哟,那小子还会来这招讨好我们家小怜?我还以为他就是鼻孔看人的主呢。”

    展爸疑疑惑惑的问了句:“哎?难道这小姑娘,是那小子按照我们家小怜的小时候的样子设计出来的?”

    龙谷点头:“十有八九。”

    展小怜捏着那娃娃,举起来送到自己面前,嘴里说了句:“看着也不怪,还挺可爱的,看来我小时候这形象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展爸想了想,好奇的问了句:“那我们家这是谁进来过?我刚刚检查了一下,也没丢贵重值钱的东西。”

    “不用猜了,”展小怜举着那娃娃抖了抖,嘴里说了句:“肯定是燕回来过,我桌子上的相框不见了,还把我零食吃了两包。”

    展爸擦汗:“这人……果然跟别人不一样。”

    龙谷伸手把那包给扔到地上,“扔了,要他的东西干什么?”

    展小怜抬起来看看那包,觉得质量还挺好的,随口说了句:“扔了多可惜,让我妈每天早上提了去买菜,肯定比塑料袋结实。至于这个娃娃,其实我挺喜欢的,这不就是我?要是丢了,我老觉得我自己被丢垃圾桶了。是不是呀?”展小怜摇着手里的娃娃里,自言自语的说话:“是不是呀?你说是不是呀?”然后又自己憋着声音回答:“是的是的。”

    龙谷大笑:“小怜,你这是玩木偶戏吗?”

    展小怜笑嘻嘻的说:“二哥,我还是挺喜欢她。”

    展小怜跟穆曦不一样,她对毛绒玩具没有那么热衷,床上只有几个比较大的,穆曦家里就是大的小的一堆,看到可爱她就走不动路,难得碰到展小怜说喜欢的毛绒玩具,龙谷看着她撅着小嘴晃手里的小人,不由笑了笑:“小怜要是喜欢,那二哥以后开个毛绒厂,专门做这个玩具。”

    展小怜摇头:“物以稀为贵,多了就不稀罕了。”

    龙谷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小怜说的有道理。”

    ------题外话------

    月底,胖妞妞们记得投月票,明天月票200张,渣爷万更,木万更不是爷的是错,是爷愿望木实现,满地打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3gnovel.cn看最快更新,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