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19章 相亲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带展小怜去试晚礼服,展小怜两只手扒在门槛上说什么也不进去:“二哥,我不参加了!晚上那什么欢迎会我不想参加了……我夜里做的飞机不喜欢,我都快困死了,二哥你就饶了我吧!”

    这人都到了,就是进去试一下衣服的事,龙谷肯定不会迁就她啊,就抬个胳膊举个手的事,这丫头怎么回事:“小怜,就试下衣服,万一不合身现在改还来得及,别耍脾气,快进来。”

    龙谷强行把展小怜拉到进去,展小怜是哭丧着脸被人家摆弄的,一脸小怨妇模样,看着龙谷的眼神可哀怨了,龙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平时不是挺喜欢漂亮的衣服的吗?怎么这会就是不愿意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提醒让她担心了?

    展小怜是真担心啊,她倒不是担心别的,她就是怕自己到时候受不了暴走。

    礼服是件蓝色的短款,露单肩可爱款,裙摆到膝盖的位置,不暴露不过也不算保守,从露肉的方面来看,算是中规中矩型的,又因为展小怜那张小脸,还真是符合她那张小脸给人的感觉的风格,展小怜没啥大感觉,不就是一件裙子吗,没什么了不起的。

    展小怜穿上以后木着小脸在龙谷面前机器人似的转了一圈,然后眨巴着眼看着龙谷:“二哥,好了吧?”

    龙谷退后一步看了看,又做了个手势让展小怜转一圈,展小怜听话的又转了一圈,龙谷指指她斜肩上的大花:“把那个拆了换个简单点的装饰。”

    那蓝色的大花是可拆卸,立刻有人过来把别针拆了换了个花瓣没那么繁复的,龙谷点头:“就这件吧。另外找造型师过了给她配双鞋,发型也要做一下。”

    “哎?”展小怜瞪大眼:“二哥我不是来试衣服的吗?怎么还做发型啊?”

    龙谷对展小怜一笑:“是为了防止拿回家以后你不愿意穿,一起做了你就没办法了。”

    展小怜顿时呕出了有老血。

    展小怜晚宴的整体造型出来,龙谷很满意,展小怜翻着白眼说:“二哥,你不觉得我一下子老了十岁?”

    龙谷认真的看了看,然后摇头:“没有,小怜这样和平时一样漂亮,二哥很喜欢。”

    造型做好以后,龙谷欢欢喜喜的带着展小怜回家:“好,我们就这样回家,大哥看了肯定会很喜欢。”

    展小怜叹气:“别流鼻血就好。”

    龙谷顿时被堵的没话说了,这是龙湛的硬伤,谁都没办法,要问原因,龙谷只能摊手,他就是流鼻血有什么办法?体检都不知道体检过多少次了,什么问题都没有,龙湛自己绝对不会和医生说他是因为看到自己妹妹这样的,结果医生每次都建议他多喝水,多吃点降火的药,言外之意,怕是肝火过旺所致。

    对展小怜来说,龙谷那就是变态,对着自己动不动就流鼻血,这不是变态是什么?龙湛要不是她哥哥,她老早拿砖头砸的他慢脑袋开花了。

    两人为了造型在外头晃了一个多小时,回家以后发现家里的人楼上楼下的忙活,一楼的客厅完全变了样,被装饰的真的就跟本来就是晚宴场所似的。

    龙家一楼的客厅那是真的大,出去后面的佣人房,剩下的地方全是空出来的,似乎当初在设计的时候就想过客厅的另一个用处,搬去原本装饰和实用的沙发家具,房顶中间垂钓的造型新颖的吊灯让整个场所看起来还格外宽敞,展小怜站在门口,有点目瞪口呆,这个行动也太敏捷了,好好的一个家,一眨眼就能晚宴场所了。

    展小怜正跟龙谷感慨呢,突然听到“噗——”一声,然后就看到周围的女佣围着楼梯口的龙湛跑过去七嘴八舌的问,龙湛对他们摆手,一手捂着鼻子往卫生间跑,“没事!全都散了。”

    展小怜扭头看着龙谷:“又流了,二哥你看到没?”

    龙谷擦汗,干笑两声:“呵呵。”

    展小怜翻白眼,抬脚往二楼走,“我还是先去歇会,晚上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展小怜觉得这就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啊,她在湘江还真没一个认识的,也不需要她来做场面,怎么就想起要开晚宴了呢?她要是留学归来还差不多接风宴她还能接受,她这就是过来小住几天啊。

    展小怜进屋以后直接往哪个床上一倒,忘了造型跟她说别随便躺还是倒的,等她小眯一会睁开眼了,才想起来造型师的叮嘱,展小怜呼一下跳起来,她给忘了。

    赶紧换了双拖鞋下来,扒着的头发问:“二哥,这里有没有会梳头啊?”

    龙谷抬头一看:“……”

    结果,最后帮展小怜弄头发的是龙美优。

    龙美优在龙家这么多年,因为不管哪方面都没有任何要求,对龙美优来说,她空余的时间多的不行,她各种学习就是提高自身修养和打发时间一样,女孩子能学的东西她都会,如果说淑女能力方面,龙美优绝对是湘江排的上名次的佼佼者,她本来是要学理发,不过需要长时间站立,这让龙美优的身体吃不消,所以她就专门学了给塑料模特做发型,只需要坐着摆弄头发,就和插花似的。

    展小怜坐在龙美优房间的梳妆镜前,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之前她过来的时候没留心,这会过来她就下意识的四处乱飘,想验证下龙谷讲的故事是不是有依可循的,不过看了一圈以后,展小怜很失望的发现,龙美优的这个看起来高贵白的房间里,她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全是女孩用品。

    龙美优用发夹帮展小怜把头发的最后一撮固定住,然后退后一步,冷淡淡的说:“好了。”

    展小怜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又使劲摇了摇:“哟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我脑袋都摇疼了也没晃下一根。”

    龙美优气鼓鼓的扭头,走到卫生间低头洗手,压根不搭理展小怜,展小怜厚脸皮的跟过去,扒着卫生间的门框嬉皮笑脸的问:“哟,还生气呢?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啊?”

    龙美优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展小怜又说了:“虽然我讨厌你,不过你帮我弄头发了,我怎么也要说声谢谢吧?”

    龙美优的小脸又被展小怜给起红了,她气鼓鼓的扭头对展小怜吼:“我也讨厌你!”

    展小怜笑嘻嘻的问了句:“那我不谢你啦。”

    龙美优指着门:“谁要你谢了?出去出去!”

    展小怜背着双手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无意中一抬头,突然看到门边的墙上挂着一副装裱过的画,那画画的特别幼稚,一张白色的纸上,两个手拉手的小孩,其中一个头上戴着花,还涂了颜色,和装裱这幅画的精致相框比,这幅画和相框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展小怜抬头看了好一会,又回头看了眼龙美优,突然问:“这是你小时候画的吧?还挺可爱。”

    龙美优惊了下,然后快速的跑过来,拉开门伸手把展小怜给推了出去:“都做好了,你出去!”

    展小怜在门口砸门:“你太没礼貌了吧?我还夸了你一句呢,你怎么能把我打出来啊?”

    龙美优在门后面气急败坏的嚷:“谁打你了?我就是让你出去的。”

    “你都动手了你还不是打我啊?”展小怜在门外蹦跶:“你这样是不对的,我好歹还是客人……”

    周围的人听到动静开始都要围过来,后来发现展小怜正趴在龙美优门外跟龙美优吵架,一个个都散了,两个小小姐,也不知道哪个不能得罪,还是散的远远的。龙谷跟龙湛对看一眼,叹口气,走过去对展小怜招手:“小怜,不许欺负美优。”

    展小怜无辜:“我没欺负她啊!她都把我打出来了……”

    龙美优“呼”一下拉开门,小脸都被起红了:“我才没有打你出去!”

    展小怜扭头指着龙美优跟龙谷说:“二哥,你看到了吧,她都追出来跟我吵架了,到底是谁欺负谁了啊?”

    吵嘴的话,龙美优肯定吵不过展小怜,龙美优在原地剁脚,两只手握成小拳头,对着展小怜使劲喊:“展小怜你这个坏蛋!”骂完了龙美优这辈子骂人最狠的一句话后,她“嘭”一下当着展小怜的面把门再次撞上了。

    展小怜伸手摸摸鼻子,对龙谷告状:“二哥你看到了吧?她不但把我打出来,还骂人!”

    龙谷擦汗,赶紧对展小怜招手:“够了够了,不能太过了。”

    展小怜吐着舌头,缩着脑袋往跑过来,然后抬头看着龙谷问一句:“会不会有事啊?”

    龙谷带着她往外走,笑笑说:“不会,你看她不是精神十足的骂你了?能骂出来就说明她没有堵在心里,她只要顺气了就不会有事。最怕她生气了,但是埋在心里不说,这个才是大麻烦。”

    展小怜握爪:“每天吵一架,精神特别好,腰不酸腿不疼,吃嘛嘛香,喝嘛嘛甜,请认准啰,展小怜牌吵架机,自然分娩人工喂养未手术无微整全天然身材脸蛋,拳打脚踢变形后维修简单,只需一碗人参汤两张创口贴,马上恢复原样,可回收再利用,您还等什么?马上拨打电话热线139XXXXXXX选择展小怜牌吵架机吧,十块一小吵,五十块一大吵,拳脚一千一次备注不含医药费,超值超爽超划算……”

    龙谷靠着墙壁笑个半死:“这丫头胡言乱语什么呢?”

    展小怜抬脚往前走,摊手说:“自娱自乐一下嘛。”

    晚宴时间是定在七点,展小怜老早就被关在自己房间出不来,龙湛美其名曰,要把神秘留在最后,说什么也不让展小怜出来,说要等客人来齐了才能出来,这样才能给大家惊喜,为此,龙湛还特地找了个化妆师过来盯着,展小怜脸上掉了一点妆,那化妆师就要负责补上,反正就是要求展小怜出场的时候是完美无缺的。

    展小怜要疯了,这什么破晚宴就这么重要?她觉得自己脸色的粉是不是要刷刷往下掉了啊?

    化妆师只能讪笑:“龙小姐,这还有十五分钟,您就忍一忍吧,马上就好了,龙先生特地关照了,脸色的妆不能花,您再耐心等等,放心,您非常的漂亮。”

    展小怜翻白眼,不搭理,百无聊赖的坐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嘴里说了句:“我没什么不放心,我就是担心我哥搞的这个欢迎宴会啊。”

    结果,化妆师笑眯眯的说了句:“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进来都很帅哦,真的好多帅哥。”

    “啊?”展小怜瞪大眼睛,“好多帅哥?”顿了顿,展小怜急忙问了句:“那你有没有看到美女啊?”

    化妆师一听,伸手捏着下巴想了想,说:“我就过来的时候看了眼,也没注意啊。”

    展小怜垂头丧气,她这心里头不详的预感是越来越强烈了,按照她对龙湛理解,他就没做过一件让她赶到高兴的事。

    展小怜在房间里坐了一会,然后站起来就想出去,化妆师急忙拉住:“龙小姐,再等等,还有十分钟!”

    这十分钟特别难熬,外面人交谈说话的声音隐约能听到,单听那些声音,展小怜就觉得人数肯定不少,展小怜就想了,大哥二哥到底请了多少人啊?

    在房间里待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人过来敲门:“小小姐,大少爷让我请您出来。”

    化妆师紧急在展小怜脸上又补了补状,然后松口气似的说了句:“好了。”

    展小怜走到门口,龙谷站在门口,看到展小怜对她笑笑,然后把展小怜的手抓起来搭到自己的胳膊上,“欢迎我们家的小公主回家。”

    展小怜对着龙谷龇牙笑,然后压低声音问:“二哥,一切正常?”

    龙谷想了想,一边带着她顺着走廊走一边脸带微笑的说:“对大哥来说,一切正常。”

    展小怜有种想回头就跑的感觉,要不是龙谷拉着,她可能真的就跑了。

    楼下原本交谈的声音随着龙谷带着展小怜的出现而安静下来,展小怜的视力一直都特别好,一眼看过去,黑压压的雄性,各种风格各种肤色,就连体形都是分的,展小怜喉咙口有股老血想喷出来,果然,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这哪里是什么欢迎会?这分明是选夫会!

    龙谷不动声色的抓着展小怜的手:“小怜,大哥的心意,你高兴就行了,别生气哈。”

    展小怜抓狂:“大哥就是来玩我的,我哪能不生气啊?!”

    龙谷干笑:“都这样了不是?这些才俊是大哥收集了好几年,特地结交过来的,你别看他们这么多人,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背景,本人都是湘江各行各业数一数二的精英份子,大哥为了小怜,真是下足了功夫,纨绔子弟他是一个都不要的,说为了小怜以后的幸福,绝对不能要纨绔……”

    展小怜的脸上挂着两条宽面条:“大哥辛苦了。”

    龙谷带着展小怜一到楼下,那些看起来文质彬彬个个都彰显精英的雄性们立刻有条不紊的自觉站好队,从第一个开始自我介绍,展小怜听的目瞪口呆。

    这位是某某财团的三公子,毕业国外某全球闻名的高等学府,年年获得奖学金,是学府内的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那位是某内地上市公司的独子,国外留学多年取得了三张正规名校的毕业证书,正在攻读博士学位……

    来的每一个人都不是简单人,正如龙谷说的,这些人都是真正的精英分子,都是有家世有背景又单身的青年才俊,不是随便拖出来的阿猫阿狗,展小怜还真得注意不能给龙湛惹麻烦。

    每个人自我介绍以后,都会用他们自以为最合适的礼仪对展小怜表示友好,比如有些常年在国外长大的会来个拥抱礼,要是换个地方展小怜绝对能一脚踢的人家从此断桃花,不过这会她还真忍了下来。

    龙谷半挽着展小怜,挨个和这些帅哥打招呼。

    龙湛就躲在旁边一个阴暗的角落冷脸看,谁敢对展小怜表现出一丁点的亲近,他都想去弄死人家,偏偏这一出还是他搞出来的,展小怜要是对谁表示一点友好,龙湛又会一脸羡慕妒忌恨的对人家飞刀子,恨不得挖了人家的眼珠子,压根就忘了是他自己请人家过来的。

    展小怜对眼前的现状表示很无奈,这么多人,她一个都不了解,光看着满眼的美男帅哥她都花了眼。

    说实话,眼前的这些后天条件优越的美男们,前天条件也绝对是上乘的,对展小怜来说,她看到的每个人都是可以说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甚至连身高都是控制在一七八以上。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私底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不过毫无疑问,他们现场的表现还是很好的,几乎没有人有失礼的地方。

    龙谷悄声问了句:“小怜有没有看到喜欢的?”

    展小怜叹气:“二哥,我能说看花眼了吗?”

    龙谷呵呵笑:“大哥是太心急了一点,我们场面上的要做到了。”

    展小怜摊手:“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啊?我真是怕了他了,都说不能得罪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来湘江。”

    龙谷笑了笑,摸摸她的头,开口:“小怜,你能来湘江我们都高兴,我们等着盼着,就是希望等到这一天,等到你能去看一眼龙哥和连美人,小怜,你说后悔来湘江,二哥很伤心。”

    展小怜抬头看着龙谷的表情,虽然他脸上在笑,不过展小怜还真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种受了打击后的阴郁,和龙湛那种表露在脸上给人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展小怜“啊”了一手,跟着又“啊”了一声,然后急忙举手摆的跟小汤勺似的:“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完全没有后悔,我刚刚是说起气话来着,以后再也不瞎说了,保证!”

    龙谷看着展小怜的表情,足足看了三十秒,直看到展小怜心肝肺都在抖,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想说点什么缓解下紧张的气氛,结果龙谷开口了,“好,二哥相信小怜。”

    展小怜顿时松口气。

    满场三十多个人总算是介绍完了,龙谷拉着展小怜走到中间,举起手,对着周(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围的轻轻一挥,嘴里说道:“诸位!”

    周围的逐渐安静下来,那些美男们全都转过脸看向这边,龙谷淡笑着介绍:“刚刚和大家浅浅接触了下,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身边这位的身份,这里我向大家正式介绍下,我身边这位美丽可爱的姑娘,是我们龙家唯一的珍珠、龙家大小姐龙莲,对于大家能来参加我妹妹的欢迎宴,这里我代表龙家想诸位表示感谢……”

    展小怜就站在龙谷身边,龙谷说的其实就是些场面话,展小怜也看出来,这些青年才俊过来都是有目的的,毕竟这些人家族都有生意,而龙家的又是湘江数一数二的富豪之家,谁都想结交上龙家,平常人龙湛在挑选人的时候肯定看不上,他看得上的自然都是些上得了台面的,这种龙家主动找上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人会放弃,能不能入得龙家大小姐的青眼是一回事,这种可以相互结交朋友的场所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看着眼前这些才俊,展小怜相信湘江绝对还有很多千方百计想来,却因为没有接到邀请的而来不了的人,对于龙湛来说,他是要展小怜挑男人,而对于这些青年才俊来说,如果和龙家结亲,不过上商界联姻。

    展小怜一想到这个颇有铜臭味的“商界联姻”四个字,突然就觉得脸蛋无比的疼,她这是不是无意中成了货品了?

    龙谷正式介绍完以后,接下来就是自由接触时间,帅哥们相互之间也在攀谈认识,龙家两兄弟自然也是要出面参与进去,还有的就是主动接触展小怜,希望能得到龙大小姐的青睐。

    展小怜肯定不像人家那些自幼出生名门的千金小姐,各种礼仪都有专人培训,即便是穿着礼服,她也没办法真的把自己变成礼服下的名门淑女,不过,展小怜的性格真的很讨喜,而且她跟谁都自来熟,她也能让自己表现的随性又不粗俗,头脑灵活记性超强,刚刚粗粗晃了一遍的人,不同的人先后出现在她面前她都能准确说出人家的姓氏,能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家族生意而聊到某个话题,然后循着自己感兴趣而和对方家族生意有关系的问题提问。

    别的不说,单就展小怜那高超的记忆力就让展小怜人气爆满,被人记住是一件幸福的事,说明这个人对自己在意,对每个个体来说,可能都会觉得自己对龙家大小姐来说是特别的。

    龙谷抽空跟龙湛说了句:“大哥,我看他们对小怜的印象都挺好,别到时候打的头破血流的就好看了。”

    龙湛抱胸,冷着脸:“他们说了不算,小怜喜欢才是硬道理。”

    龙谷叹气,话是这么说,可到时候这些公子哥们要是对小怜都有好感,一起来求娶了就好看了。

    再说了,龙谷看向被五六个美男包围住却能应付自如的展小怜,不由自主擦了擦额头的汗,小怜对付这些头脑智商都很高的精英们是不是也太老道了?龙谷伸手摸了摸下巴,还得提前想个法子,万一小怜一下子中意好几个,他还得让这几个人签份协议,别到时候几个人争风吃醋闹出点不好的新闻让小怜闹心。

    龙谷觉得这事挺重要,别的不怕,就怕给小怜添堵,小怜最不喜欢麻烦,他得提前解决这个大问题。

    龙谷正想着呢,身边突然多了个人,他扭头一看,发现龙湛沉着脸,压低声音说了句:“顶多五个!多了不行!这些东西……这些东西竟然真的要抢我可爱的小怜!”

    龙谷伸手扶额,嘴里说了句:“你刚才还说,要看小怜的喜不喜欢,万一小怜喜欢十个呢?”

    “十个?”龙湛握拳咬牙:“十个太多了!绝对不行!”

    展小怜是不知道她那两个奇葩哥哥站一块在讨论的是这个,要是知道,她绝对能当着他们的面撞墙抓狂,这两奇葩哥哥到底是那个旮旯洞里出来的啊?是不是这种钱多的当柴火烧的有钱人别的事没有,就想着这些啊?

    这一晚上龙湛都特别火大,为了不让自己喷鼻血,他不得不保持着跟展小怜的距离,结果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混蛋小子对他可爱的小怜笑的跟淫贼似的,偏偏小怜还对他们笑的跟鲜花似的,龙湛咬衣角抓狂,打死,全打死,他可爱的小怜啊!

    一个晚上的会面,肯定不能说让这些都爱上展小怜,不过毫无疑问,大部分人对展小怜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谁都觉得龙家大小姐更像可爱的邻居妹妹,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当然,糟糕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觉得龙家大小姐对自己有点好感,因为她能在那么多人里准确分辨出自己是谁。

    晚宴在热烈而喜庆的气氛中结束,展小怜和龙谷站在门口,挨个送走了来参加晚宴的客人,等客人全走了,展小怜才松了口气,拖着身体要回房间,结果,龙谷把展小怜拉住,说龙湛喊她,展小怜找到龙湛,奇怪的问:“大哥,你找我什么事啊?”

    龙湛整个人都沉浸在幽怨的情绪中,无比伤心的问:“小怜,大哥看你和那些小子沟通的很好,你中意哪几个?”

    展小怜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这个,人太多了,每个人都很优秀,我还真分辨出特别优秀的……”

    话还没说完呢,龙湛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真的?太好了!那大哥准备第二场……”

    展小怜:“噗——”然后抽着眉眼问:“还,还有第二场?”

    龙湛点头,理所当然的说:“当然,大哥为了小怜,可是准备了很多,备用人选有几百个,这期来的是湘江的,第二场是混血的和国外的,第三场是二线明星专场,第四场又是湘江专场,第五场……”

    展小怜那涂了眼影刷了睫毛膏正忽闪忽闪的漂亮大眼睛,在听了龙湛的话后顿时成了蚊香眼,“大哥你饶了我吧。”

    龙谷擦汗:“大哥,这才刚刚过去第一场,不急的,再说了,让小怜慢慢挑,她还年轻,哪能一次性就挑中?万一挑的这个不是最好的,小怜不是亏了?”

    龙湛托腮认真思考了下:“你说的也有道理。”顿了顿龙湛又说:“小怜我们先说好,人先挑好,但是不能结婚,结婚太早不好,我们家小怜的话……三十五岁最好了,这样大哥就能一直看到小怜了。”

    展小怜翻白眼:“三十五岁好老啊,再说了,大哥看我干什么“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流鼻血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这打击就跟飞刀一下一下扎在龙湛心脏似的,“小怜……”

    龙谷揉着太阳穴,“大哥,小怜是怕你流血过多身体虚。”

    龙湛立刻看着展小怜问:“真的小怜?大哥太感动了,大哥就知道小怜是为了大哥好。”

    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不忍直视,龙谷叹气。

    最后,摆脱了龙家大哥的展小怜怀里抱着厚厚一叠青年才俊资料回房间,刚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龙湛又说了句:“对了小怜,大哥还给你准备了几个,你要不要先试试?”

    展小怜回头,茫然的看着龙湛:“试?”

    然后,龙湛自然而然的默认了展小怜的反问是肯定回答“试”的意思,点头说了句:“好。”

    展小怜皱了皱眉头,抱着怀里的资料转身走了,没明白。

    到了房间,展小怜把资料往靠门边的沙发里一扔,拿了睡衣去洗澡,噼里啪啦洗了一通,头上顶着一条毛巾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揉着湿漉漉的头发,嘴里还哼着歌呢,刚从卫生间走出来,她就警觉的抬头,然后就看到房间里并排站着两个穿着T恤短裤的陌生男人人,展小怜猛的睁大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啊”,快速的奔回卫生间,“嘭”一声把门给撞了起来。

    外面的人听到展小怜房间里传出的动静,立刻有人过来敲门:“小小姐!”

    跟着龙湛龙谷过来敲门,门也不知道被水打开了,展小怜听到龙谷的声音才打开门,然后指着那两个陌生男人问:“这两人非法闯入!”

    那两看起来身强力壮的陌生男人一脸无辜的看向龙湛:“龙先生?”

    龙湛先是愣了下,然后赶紧开口,讨好的说:“小怜,误会误会,这两人是大哥送给小怜的礼物,刚刚大哥不是问过你?你试试,忘了?”

    展小怜茫然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暴走抓狂:“大哥哥哥哥哥哥!”

    龙谷一看,赶紧把那两人赶了出去,“小怜,别生气别生气,是大哥理解错误,千万别生气!”

    龙湛指着那两杯龙谷赶走的人:“小怜不喜欢这种的?要不要换一个?”

    展小怜走到沙发边上,往沙发上一跪,低头对着沙发软软的靠椅开始撞脑袋,一下接一下的撞,脑袋撞在皮质的沙发背,发出沉闷的响声,“嘭嘭嘭”的,听的人胆战心惊。

    龙湛“啊”了一声,急忙冲过去把展小怜拉过来,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把龙谷拽过去拉展小怜,嘴里嚷嚷:“小怜,小怜别生气,大哥错了,大哥理解错误……错了错了……”

    展小怜伸手把毛巾往脑袋上一顶,站起来往床上一趴,嘴里说了句:“让我先睡一觉,我累死了。”

    这是展小怜答应过龙谷不说后悔来湘江了,要不然她现在就收拾东西回家,这样待下去,展小怜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这神人大哥到底是怎么长成这样的?还算正常人吗?

    龙家兄弟俩也被她给吓到了,龙谷对着龙湛指指鼻子又指指门,龙湛垂头丧气的出去了,龙谷过去关门,然后走到床边,摸了摸展小怜的头:“小怜,是不是又觉得大哥做了件让小怜不高兴的事了?”

    展小怜把脑袋转了个方向,语气无奈的说了句:“倒没什么不高兴的,就是想把脑袋撞墙上撞几下让自己晕一点。”

    龙谷忍不住笑:“大哥以为小怜会喜欢,之前你三哥打电话给大哥,说小怜的那个情人没让小怜满意,大哥一直惦记着,所以他很积极的给小怜准备身强力壮的男人。”

    展小怜有种想吐血的冲动,叹口气说:“二哥,你得跟大哥好好说说,我又不是好那种女人,找那么多男人干什么啊?我这个人呢,我觉得我自己很务实的。再说了,一夫一妻的社会,一个男人就够了,而且我也没有那么重口,要那么多男人干什么啊?我以后要找一个我喜欢又喜欢我的男人,然后结婚生孩子,一起努力工作努力赚钱,买大房子好车子,赚给我爸我妈养老的钱,娃的奶粉钱,还有给三个哥哥买礼物的钱……”

    龙谷笑着点点头:“好,我一定跟大哥说清楚。”顿了下,龙谷又忍不住开口提醒:“不过小怜,大哥这个人你的学会适应和应付,其实他这个人很固执,有时候说了他嘴上答应,但是自己觉得对的还是会自己做自己的,所以二哥有时候也特别无奈。不过如果是小怜,二哥觉得小怜肯定会有对付的大哥的办法,因为大哥对我们家小怜没有抵抗力,小怜说什么他都会听。”

    展小怜的脑袋微微撇了撇,方便自己看龙谷,嘴里好奇的问了句:“二哥,大哥是不是心理有什么问题?他流鼻血的毛病是怎么形成的?”

    龙谷伸手抓抓头,“说真的二哥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要说心理有问题的话,”龙谷伸手挠了下鼻子,笑着说:“大哥可能有点恋妹情结,所以看到他积极的替小怜张罗今天晚上的事,二哥还是挺高兴的。”

    展小怜愣了下:“哎?”

    龙谷身体靠在展小怜的床上,笑着说:“因为按照我研究过的案例看,像大哥这种情况,绝对是不允许有其他男人靠近小怜的,他能积极张罗这件事,说明他的心里知道小怜是妹妹,应该是要嫁人的,应该和外面的人接触,他不会因为自己非常喜欢小怜而隔断小怜和外面人的联系。”

    展小怜“哦”了一声,嘴里说了句:“明白了,其实就是心理变态。”

    龙谷干笑:“大哥不算。”

    展“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怜翻白眼:“恋妹耶,自己亲妹妹,不算变态是什么啊?不过呢,我看在他努力正常的情况下,暂且原谅他吧。”

    “小怜很容易原谅别人?”龙谷笑着问。

    展小怜慢吞吞的翻了个身,嘴里说道:“原谅是个敷衍词,轻易说原谅不是好事,对大哥,我觉得挺没办法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他对我,千方百计的讨好我,不过都不讨我喜,但是对大哥我还真没办法讨厌的起来,说喜欢吧,我觉得也没那样的喜欢,他要不是我哥,做了那么辛苦事以后,我觉得我会揍他,所以我估摸着是血缘关系在作祟,没办法真讨厌大哥,打他也下不了手。”

    龙谷想了想,点头:“有道理,二哥最喜欢的就是小怜能实话实说。”

    展小怜仰面躺在床上,嘿嘿一笑:“不过我喜欢二哥,二哥比我聪明还比我冷静,总是能轻易的让我变的很理智,我觉得二哥除了滥情以外,其他还是挺好的。”

    龙谷的脑袋直接就耷拉下来:“小怜,二哥都说改了……”

    展小怜急忙挥手:“呀呀,我们不谈这个让二哥垂头丧气的话题,换个换个。”

    龙谷勉强抬头,岔开话题:“小怜,二哥一直忘了问你,如果离开摆宴,你有什么遗憾吗?”

    “遗憾啊,”展小怜想了想,说:“我爸我妈吧,我所有的同学朋友都在摆宴,说起来还真是挺遗憾的。”

    “还有呢?”龙谷继续问:“除了家人朋友,还有没有其他的了?”

    展小怜咬着手指头补充了一句:“工作吧,挺好的工作,要是离开摆宴就做不成了。”

    龙谷继续问:“就这些?”

    展小怜点头,肯定的回答:“就这些。”

    龙谷笑:“我还以为小怜会提燕回的名字。”

    “他?”展小怜的眼睛盯着天花板,淡淡的说了句:“他不算遗憾,”展小怜扭头看了龙谷一眼,重新盯着天花板开口:“因为二哥的关系,我努力过了,所以燕回对我来说不算遗憾。”

    远在青城的燕大爷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两个喷嚏,自言自语道:“谁骂爷了是不是?”伸手拿过床头柜上放着的一个相框,指着相框里的小人说:“肯定是你这臭女人说爷坏话,别以为你跑湘江爷就不知道,你给爷等着!”

    龙谷点头:“边痕呢?”

    展小怜再次看了龙谷一眼,“边痕?边痕有点吧,不过二哥不特别提出来的话,我还真没想到。开始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明白,现在想想,我对边痕的感情定位可能没我自己想象的那么深,与其说爱,我觉得还是喜欢来的更贴近吧,我现在对边痕的感觉吧,其实是愧疚大于喜欢。”

    龙谷笑笑:“我喜欢小怜的看得清,也喜欢小怜对感情的投入,更喜欢小怜的坦诚。”

    展小怜侧躺在床上,嘴里感慨似的说了句:“边痕真的是个好男人,我喜欢他的那份责任心,我一直想着,如果我能跟他坚持到现在,他一定已经非常爱我了。”

    龙谷笑着说了句:“他已经拜倒在小怜的石榴裙下了。”

    展小怜摇摇头:“不一样的,我对边痕其实就和边痕对我一样,觉得是对的人罢了,只不过他是男人,比其他男人又多了份难得的责任心……”展小怜突然一骨碌爬起来,对着龙谷喷了句:“二哥,花心的男人没真爱,你现在改正还来得及,要不然就老天会派个小魔女来收你的!”

    龙谷目瞪口呆:“小怜,怎么突然扯到二哥头上了?”

    展小怜恶狠狠的说了句:“因为我想到边痕,就想到了你这个和他不一样的花心大萝卜!”拉毯子往身上一扯盖,翻个身脸朝里面,闭着眼说了句:“我困了,睡觉了,晚安萝卜二哥。”

    龙谷:“……”

    ------题外话------

    治懒病好办法,胖妞妞们投票减肉肉换渣爷万更,胖妞妞们月底票抛月票的时间到了,明天100票渣爷继续万,满地打滚,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