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0章 精装修和毛胚房

第320章 精装修和毛胚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来到龙家的第三天,展小怜的作息时间总算正常了,前一天晚上虽然闹腾了点,不过睡的早,第二天早上的到点就醒,完全恢复到了摆宴的作息时间。

    要说家里女佣们开始不知道展小怜是什么样的客人,那在相亲宴后肯定是知道了,大少爷那就是围着小小姐打转的,小小姐一个不高兴的眼神能让大少爷伤心个半死,二少爷除了中间去了趟厕所,其他时间都基本都陪在小小姐身边,一看这位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小小姐对龙家来说就是不一样的。

    听得懂普通话的湘江本地女佣自然是听到了那天晚上龙谷的介绍,这位小小姐也是姓龙的呀,再也不敢装不会说听不懂了,就连那些肤色不一样的菲佣,也尽量用简单的英语单词表达自己的意愿,展小怜这才知道,原来菲佣都会说英语,有几个待的时间久的,甚至连湘江当地的本土语言和普通话都会说。

    展小怜起床洗漱完,发现门边的衣帽架上挂了一件新衣服,毫不客气的拿过来穿上,就是照着她的身材做的,完全合身,顺手给自己扎了个马尾辫,神清气爽的走了出去。

    发现大清早的龙家的大门都开了,门窗也开了在透气,她顺着大门走到门口,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刚放松下来,就看到龙谷头上系了个运动的绑带,穿着运动短衫,脚上踩着跑步穿的运动鞋,从房子后面拐弯拐了过来,看到展小怜还挺惊讶:“小怜,起这么早?”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二哥更早?跑步?”

    龙谷顺手扯下耳朵上挂着耳机,“二哥早起跑步,这里空气还不错,起的早空气也好。”

    展小怜方眼又看了一圈,问:“二哥,这地方是不是有点大啊?前面是我们家大门,我怎么没看到院子围墙?”

    龙谷停下脚步,笑着说:“院子?你看,”他伸手一指,“前面那片绿色的看到没?这片地是连着那里的,都算在龙家这可地产里。绕一大圈,那边的地界和那公园是临界。”

    展小怜目瞪口呆:“现在这土地寸土寸金的,这也太奢侈了。”

    龙谷一边用脖子上的毛巾擦脸上的汗一边笑着说:“本来的房子没那么大,是大哥千方百计想着法子把周围人的土地买了下来,花了不少钱,给的钱也足,所以周围这些人家都愿意搬,结果他就全买下了。”

    展小怜咂嘴:“大哥是不是有点胡来啊?花那么多钱,就这几个人住,没必要啊。”

    龙谷带着展小怜慢慢往前面假山的地方走,哪里有不少专门公认休息的凉亭和座椅,展小怜坐下来,嘴里继续说:“二哥,大哥每次胡来的时候,你得劝劝,不能由着他的来啊,这得多败家啊。”

    龙谷笑:“我劝了,劝不住我就随着他,虽说大哥砸钱砸的狠,不过他是商人,不做亏本生意,现在这片的地价因为旁边那座国家公园的建起,短短三四年就翻了将近一倍,那边的那座土丘,满山丘的果树,还有几个珍惜果树,每年都能带来将近百万的额外收入,龙家的佣人工资什么的,那座山差不多承担了一大半。”

    展小怜叹气:“那还好。对了,大哥不跑步?”

    “跑,”龙谷接过一个阿姨送过来的早点和早茶,说道:“不过大哥只做室内健身,他的房间带健身房,用跑步机。”

    展小怜翻白眼,“大哥还真是……哎,吃早点。”

    兄妹二人一边说龙湛坏话一边吃早点,展小怜吃完了揉揉肚子,说:“没吃饱,还想吃包子。”

    龙谷伸手按了下桌子下面的按钮,一会功夫就有人小跑过去询问,龙谷挥挥手,“白米粥配一个包子,以后早餐记得先询问小姐想吃什么,别按照我和大哥的口味配。”

    那人急忙点头一溜烟跑了,展小怜得瑟:“我这待遇总算好了起来,有种幸福的感觉。”

    龙谷哭笑不得,“是二哥的失误,应该早就跟她们打招呼的,当然,这也说明小怜这个龙家大小姐出现的次数太少,以致她们不知道小怜是谁。”顿了顿,龙谷托腮看着展小怜笑道:“攀高踩低人之常情,二哥虽然知道这些事,不过二哥不会对她们做出任何处罚,因为小怜以后不管到哪,碰到像龙家这些佣人一样的人都不会少,二哥可以处罚龙家的佣人,但是二哥没有办法处罚龙家以为的那些人,所以小怜自己要思考怎么让自己不被人欺负。”

    展小怜撇嘴:“二哥就跟我爸似的,我小时候稍微犯点错,我爸就现场给我说教,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龙谷笑:“二哥不是说教,是提醒。谁让我们小怜长了一张娃娃脸?”

    展小怜大眼一眯,笑嘻嘻的说:“娃娃脸好骗人,我这面相好着呢。”

    一会功夫真有人送包子和小米粥过来,展小怜拿起来捏了捏,往嘴里一塞,“啊呜”就咬了一大口,“二哥你们都上班了,我干什么呀?”

    龙谷想了想:“小怜要不要去逛街?”

    展小怜摊手:“累死了,不想去。还是在家里欺负美优吧。”

    龙谷擦汗:“小怜,别说欺负两个字,美优听到又说你大坏蛋了。”

    “呀呀,”展小怜得瑟:“我本来就是大坏蛋。”

    两人就在外面吃东西,吃完了展小怜跟龙谷一起回屋,龙谷回房间洗澡,展小怜抬头往楼上一看,拉过一个佣人问了一句:“我大哥的房间是哪个啊?”

    那女佣说是三楼,还说她正准备上去提醒大少爷该出来吃饭了,展小怜一听自告奋勇的要帮人家去喊大哥,顺便响应龙谷的号召,多增加和龙湛的接触,以便让龙湛那鼻血能越流越少。

    三楼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楼层两个房间,可想而知这两个房间有多大,一边一间,对称的,展小怜顺着楼梯往上爬,一直走到三楼,走到门边伸手敲门:“大哥!你起床没?”

    结果房间隔音效果太好,里面压根听不到外面的一点声音,展小怜抬眼看到门中间装了门铃,她伸手按了两下红色的按钮,然后坏笑着伸手把猫眼孔用大拇指给堵住。

    龙湛这人要说变态的话着实有点冤枉了他,不过某些不为人知的特殊嗜好或者说是怪癖还真的有,比如他喜欢裸睡,早上起床锻炼身体也是裸着的,换句话说,龙家大哥在睡觉和运动的时候不喜欢穿衣服。

    门铃被人按响,按照以往惯例,这个点肯定是家里的阿姨上来提醒龙湛要出去吃饭了,龙湛想从猫眼看一眼,结果就看到黑乎乎的一片,这是被什么挡住了还是坏了?龙湛本来就打算在门上敲两下让人知道他听到了,结果因为猫眼被堵住了,龙湛顺手围了条浴巾系在腰上,想看下猫眼,伸手拉开门,嘴里还说了句:“这门的猫眼是不是坏了?”

    门一开,光着膀子的龙湛就看到展小怜笑眯眯的站在门口,正举着手对他打招呼:“哟,大哥早上好……”

    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就看到眼前飘过一阵红,“咚”一声闷响,一阵血腥味后,发现龙湛直挺挺的躺在地板上,满脸都是喷出来的鼻血。

    展小怜:“……”三秒钟后,她顿时发出一声尖叫:“来人啊!救命啊!”

    龙谷快速的从对面那扇门里冲了过来:“小怜!”

    “二哥!”展小怜在门口,指着倒在地上的龙湛嚷:“大哥……大哥他突然晕过去了!”

    龙谷冲进去一看,就看到龙湛满脸是血的裹着一条浴巾躺在地上,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小怜你先出去,顺便去找个男佣过来帮我搭把手,我一个人搬不动大哥。”

    展小怜点头,急忙跑了出去喊了几个人,然后自己站在门外急的团团转,嘴里一个劲的嘀咕:“我没说什么吧?以前都是流鼻血的,可流鼻血又不会死人,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呢?”

    龙谷从里面出来,看着展小怜安慰:“小怜,别担心,大哥的身体一向都是定期检查,家庭医生也一直有跟进,没事的。”

    展小怜跟龙谷形容龙湛喷鼻血的样子:“二哥你是不知道,就跟小喷泉突然喷射似的,太夸张了,吓死我了都!”

    龙谷点头:“没事的,我知道。”出来以后就顺手把龙湛的门给关上,展小怜怀疑的往里面瞅了一眼,“不管大哥了?”

    龙谷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醒了,要洗澡准备出门。”

    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龙湛的房门,叹气:“大哥这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啊?这样下去不是逼着我不要跟大哥多接触吗?二哥你说奇怪不奇怪,怎么会有人恋妹妹啊?绝对是心里有点扭曲的。”

    龙谷想了想,笑着说:“大哥吧,如果我没记错,他其实是恋母,我记得我小时候,大哥整天跟龙哥挑战,说要把妈咪抢过来当自己老婆,因为这个话题被龙哥揍那真是家常便饭,不过大哥从来就没被揍退过,每天都要为了争夺美人努力一番,早上一定要连美人给他早安吻,上学一定要连美人亲自送到门口,晚上回家一定要看到连美人,要是不在了就发脾气,晚上还要连美人陪着睡觉,每次挨揍就是因为睡觉这件事让龙哥发火。”

    展小怜又忍不住叹气:“男孩子黏妈妈,也算正常吧。不过恋妹妹,这就是变态了。”

    龙谷伸手捏捏展小怜的脸蛋:“小心让大哥听到又伤心。连美人死后,大哥受到的打击最大,消沉了一阵,后来他听到有人说那时候只有几个月的小怜长的不像龙哥像连美人,他就像找到寄托一样,连续几天什么事都不做就盯着小怜看,可能是觉得小怜真的长的像连美人,非常喜欢,大家都以为他是说刺激过度了。其实他后来告诉我,他就是想看看妹妹长的到底想不想连美人的。”

    展小怜擦汗:“几个月的小孩,能看出什么来啊?”

    “所以他才要认真的多看几天,就是想看出哪里像了,”龙谷笑着说:“最后他自己做了决定,说小怜和连美人长的一模一样。”

    展小怜干笑:“二哥,我能不能问问连美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啊?我可好奇了,好歹是我妈,让我看看照片呗。”

    龙谷伸手打了个响指,一拍展小怜的肩膀,嘴里说了句:“这个没问题,跟二哥过来,二哥给你看她照片。”

    展小怜眼睛一亮,赶紧跟着龙谷跑过去,两人返回三楼,龙谷的房间就是龙湛的对门,展小怜进去以后正到处乱看,龙谷站在柜子旁边拿出几本影集和放在袋子里的散装照片,他一边归拢散装照片一边对展小怜说了声:“小怜,过来。”

    展小怜一溜烟跑过去:“二哥,有了?”

    龙谷伸手把那一叠照片递到她手里,自己抱着好几本影集走到沙发边放在桌子上:“我这边就这些,还有些在大哥和龙宴哪里。”

    展小怜拿着手里的照片往沙发上一坐,从套子里掏出来,拿起第一张举到自己面前一看,顿时亮瞎了她毛茸茸的大眼,照片中的人在展小怜看着特别眼熟,眼熟的让她感觉恐惧。

    说真的,连美人现在要是活着,展小怜跟她站一块人家绝对会说很像,只是,这种像的感觉让展小怜有种呕血的冲动,因为在展小怜看来,她跟连美人的像,就是那种一套一模一样的房子精装修前后的对比图。

    同样的布局同样的方向,连美人是精装过的豪华版,而她就是毛胚房,虽然是同一个房子,但是这差别不是一点两点的大啊。

    那脸看着真是像,可是连美人的五官明显更加精致,笑容看起来温暖而动人,全身上下充满着浓郁的书卷气,一看就是那种温婉的书香门第世家的千金小姐,正如龙谷说的,连美人那就是个绝色美人,可是这一模一样的落在她和连美人头上,展小怜顿时觉得羞愧无比,明明不像的好不好?

    展小怜捧着照片,脸蛋上两行宽面条,这就是一模一样啊?太打击人了。

    龙谷走过来往展小怜旁边一坐,“怎么了小怜?”

    展小怜指着照片:“二哥,连美人多漂亮啊,我受伤了……”

    龙谷闷笑,“傻丫头,连美人本来就漂亮,要不然龙哥那样阅女无数的怎么会对她一见钟情?”

    展小怜顿时死狗样趴在沙发上,伤心:“人比人气死人,明明是同样的脸蛋眼睛鼻子嘴,可是凑到一块就是有的人好看,有的不好看,我为什么就是不好看的那类人?我太伤心了,我受打击死了。”

    龙谷无奈了,“谁说我们家小怜不好看?小怜难道没发现吗?前天晚上我们小怜一出场,那些湘江的青年才俊们眼都看直了?这说明我们小怜很漂亮啊。”

    展小怜继续宽面条:“那是因为我的化妆了!女人化妆前后是不一样的,连美人这些一看就是生活照,能比吗?反正我是受打击了,我要整容!”

    龙谷叹气:“我要说你什么好呢?我们家小怜是美女就是美女,不能因为你喜欢连美人就觉得连美人比你漂亮受打击,小怜,要知道你刚出生的时候连美人抱着你的时候都高兴哭了,还说小怜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你这样她要是知道了,肯定很伤心。”

    展小怜郁闷的抬头:“真的?”

    龙谷点头:“二哥为什么要骗小怜?爷没有必要骗小怜对不对?”

    展小怜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那好吧,对了二哥,我能不能拿一张连美人的照片?”

    龙谷笑:“当然可以,你喜欢哪张你随便挑,挑多少都行。”

    展小怜继续往下翻,有很多都是连美人大学时的照片,一直到毕业。

    展小怜低着头慢慢的翻着,再然后,展小怜突然翻出一张男人的照片,她立刻把那张照片拿起来送到自己眼前仔细的看。

    照片中的男人正以一个悠然自得的姿势躺在海边沙滩的躺椅上,头顶上空罩着沙滩专用的遮阳大伞,光着上身,下面穿着条宽大的黑色沙滩裤,翘着腿,脸上带着墨镜,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因为头发是湿的缘故,所以看得出是用手往后撸过,前面还掉着几缕,凌乱又不逊,身材修长而精壮,皮肤不是常人的那种白,而是一看就十分健康的麦色,抹了防晒油的关系,结实的肌肉在阳光的反射下反射着亮光,两只手搁在脑后,似乎是随意的看着镜头,整个人的身上透着点富家子弟玩世不恭的味道。

    展小怜立刻拿着那照片往龙谷面前送:“二哥二哥,这是谁?”

    龙谷扫了一眼,笑笑说:“这个?这是龙哥。”

    展小怜“哦”了一声,然后举着照片送到自己面前,忍不住说了句:“没想到还挺帅的,我还以为会是脸色青紫眼袋肿大纵欲过度纨绔公子哥的形象呢。”

    龙谷笑出声:“小丫头又开始瞎说了。”

    展小怜捧着那堆照片回房间,嘴里说道,“二哥,照片太多,我要拿过去慢慢看。”

    龙谷点头,“拿去吧,别弄丢了就行。”

    展小怜出了龙谷房间,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停住脚步,扭头朝着龙湛的房间看了一眼,爷不知道怎么的,展小怜就觉得从龙湛房门口的那条缝隙里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怨气,她抱着影集走过去,低头看到门缝下面的一只脚,展小怜试着喊了一声:“大哥?”

    然后展小怜就看到龙湛阴着脸,对着正关门的龙谷飞眼刀子,对龙谷把展小怜带去他房间表示无比的羡慕妒忌恨。

    展小怜赶紧对龙湛喊了一声:“大哥?你好点了没?”

    龙湛伸手推门从里面走出来,一身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展小怜面前。

    展小怜差点吐血,明明穿了衣服了还扒门口偷看龙谷房间,展小怜都吐血了,这什么人啊?那是自己弟弟的房间,他直接过去不就行了?学人家偷窥,丢死人了都。

    龙湛一听展小怜跟他说话,立刻一扫脸上的阴郁,对着展小怜露星星眼:“小怜,大哥完全没事。”

    龙谷无声的叹口气,抬脚走了过来:“大哥,该上班了。”

    展小怜也叹气,指指怀里的照片:“二哥给了我一些照片让我看看,我拿回房间挑几张留纪念,大哥你没吃早餐了吧?那你快去吃吧,我和二哥早上在外头的时候已经吃过了,上班可不能迟到哈。”

    说完,展小怜就直接回房间去了,把照片摊开放在床上,展小怜跪在地毯上挨张看照片,有单人的也有双人的,她举起一张双人照片,照片中的男人强行搂着连美人的肩膀,牢牢的把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脸上带着笑看着镜头,一脸的志得意满,不过从连美人的表情来看,这张照片并不和谐,因为连美人的脸上没有半分笑意,眼睛甚至都没有看着镜头,和看起来心满意足的男主角分明就是两个心境。

    展小怜往床沿上一靠,仰着脸看着照片说了句:“哎呀我怎么看出了强取豪夺的戏码?霸王硬上弓才弄出大哥了吧?”把照片放下,继续看下一张,她一张张的看着照片,后期的翻的很快,帅哥美女,看的她眼疼,无意中拿起一张照片扫了一眼刚要放下,突然又把照片送到了自己面前,看着真像一张全家福。

    展小怜仔细看了看,照片似乎是在产房拍的,背景正是医院病房。

    躺在床上的美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充满了母性的慈爱和温柔,可能是刚刚生完孩子的缘故,想比之前的照片,微微有些胖,胳膊弯的地方放着一个看起来脸皱巴巴丑呼呼的小婴儿,她的后方就是龙哥,一只手搂着连美人的肩膀,一只手撑在床上,眼睛看着连美人,微微眯着,那种称之为幸福的表情从他的眼里表露无遗。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半个身体侧坐在床沿上,同样微笑着看着镜头,一看就是龙湛,再下面是一个跪在地上脑袋趴在床边戴着眼镜的男孩,看摸样也就十一二岁,展小怜惊讶,原来龙谷那么小就戴眼镜拉?床底下还有一个小男孩,脑袋放在龙谷的腿上,半眯着眼,似乎正要入睡。

    展小怜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半天,然后翻过来看了下,意外的看到后面还写着对应人,字还挺好看,按照人物位置依次排下来:龙祈、连恩雅、龙湛、龙谷、龙宴、龙莲,然后是写下这些名字的人签名,龙谷于某年某月某日。

    展小怜又把照片翻过来,一直盯着它看,然后特别把这张照片抽出来放在一边,又额外找了好几张照片放在一边准备留着,又把剩下的照片翻了一遍,有很多是家族照片,很多人展小怜都没见过,翻完了,展小怜又把那张仅有的全家福找出来看了看,然后找了本书夹着照片,口袋里塞了些钱,直接下楼,跑过去直接敲龙美优的门,“小白花!小白花!”

    龙美优冷着小脸拉开门,一脸警惕的看着展小怜:“展小怜,你又要干什么?”

    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她开口:“小白花,你知道哪里有买影集的?就是放照片的本子,要厚一点的,你知道哪有卖的?”

    龙美优愣了下,“你要买那个干什么?”顿了下,抬着下巴冷哼一声:“看来你昨天出去拍了不少照片嘛。”

    展小怜摊手:“哪里哪里,是老照片,我二哥给了我好多老照片给我看呢,我几个哥哥真帅,特别是我大哥和三哥,帅呆了都,可惜好多没有放在影集里保护,我看照片的边缘都有点发黄了,这样下去我怕会坏,要买个影集装起来才行。”

    龙美优咬了咬下唇,似乎犹豫了一下,半响突然说道:“我知道有地方卖,我可以带你去,而且,”她顿了顿,才说:“我还可以帮你装照片。”

    展小怜弯腰拉起龙美优的手,另一手直接对着她的手击了一下掌,笑嘻嘻的说:“成交!”

    展小怜和龙美优要出行,专门负责照顾龙美优的两个阿姨级别的女佣急忙打电话给龙家二少爷请示,不多时龙谷把电话打了回来,展小怜接的电话,龙谷在电话里问展小怜要出去买什么,展小怜直接开口说:“美优说知道哪里有卖影集的,她可以带我去买影集,别的地方不去。”

    龙谷诧异,“要什么样的?二哥让人送过去就行,美优知道的,怎么还要出去?”

    展小怜瞪大眼,“真的?那让人送过来多好啊!”

    挂了电话,展小怜去找龙美优,笑嘻嘻的对她说:“我二哥说让人送过来就行,不用出去买了。”

    “哎?”龙美优急忙站起来,一脸失望的表情,“不用出去?那,那……”她咬着下唇,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好几分,底气不足的问展小怜:“那你还要我帮忙装照片吗?”

    这下轮到展小怜抬着下巴看着她了,“我一个人也可以装的。”

    龙美优低下头,失望的说不出话来。

    展小怜看了看她的模样,又趾高气扬的开口:“不过一个人装肯定比较慢,多个帮忙当然好。”

    龙美优猛的抬头,一脸惊喜的问:“真的?”

    展小怜摊手:“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还有真假?”她转身就走,“我现在要上去了,二哥说已经让人送过来了,真是的,明明可以让人送的,还偏要去买,浪费我劳动力嘛。”

    龙美优鼓着脸不还嘴,犹豫了一下抬脚跟着展小怜走,展小怜听到脚步声停下,回头看了她一眼:“现在又不装,你跟着我干什么?”

    龙美优鼓着勇气开口:“我先帮你分类。”

    展小怜斜眼看着她,龙美优那张白净的小脸上慢慢的就染上了两朵红云,有点恼羞成怒的反问:“不行吗?”

    展小怜一脸无所谓的摊手:“行。”

    两个人上楼,展小怜推开房门,龙美优跟在后面,进去以后一看里面的色调就愣了下,半响还是没憋住开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你是喜欢这样色调的装修。”

    展小怜顿时黑了脸,嗷嗷嚷了句:“你哪里看到是我喜欢的了?这明明是大哥自己捣腾出来的,跟我没关系!”

    龙美优一脸不跟她吵的表情,但是偷偷撇嘴的动作让展小怜又炸毛了:“都说不是我喜欢的了!”

    龙美优开口:“我又没说什么。”

    展小怜的小脸都扭曲了,满眼的小粉红啊啊啊!

    龙美优往前走了两步,一眼看到床上的照片,指着照片问展小怜:“我现在能看一下吗?”

    展小怜点头,抬抬下巴指着照片说:“分类分吧,你负责大哥二哥的,我负责其他人的。”

    “哎?”龙美优手里拿着两张照片,坐在床沿上,仰头看着展小怜,表情十分可怜,小心翼翼的问:“三哥的也让我捡行不行?”

    展小怜眨眼,“我二哥说你身体不好,让我照顾你,我怕你工作量大嘛,你就负责大哥二哥的照片就行。”

    龙美优急忙摇头:“没关系的,我已经好很多了,反正我也没有别的事情,我可以做很多事的。”

    展小怜在龙美优殷切的眼神中慢吞吞的点点头,说:“既然你想分,那你就分吧,不过不要说我欺负你,是你自己要做的。”

    龙美优急忙点头:“嗯嗯,是我自己要做的。”

    展小怜把散装的照片一股脑放到靠窗的桌子上,又搬了两个椅子过去,让龙美优坐在其中一个椅子上,她在另一个上坐下来,两个人开始分照片,碰到有三兄弟的展小怜就主动递给龙美优,龙美优又把三兄弟的照片又分拣着放在一边,做的还挺认真的。

    展小怜顺手拿起一张照片,看着照片说了句:“没想到我三哥小时候就这么好看。”

    龙美优一听,急忙凑过头来想看一下,展小怜往她面前一放,“喏,归你分类。”

    龙美优偷偷斜了眼展小怜,然后拿在手里看着照片,轻声说了句:“是呢,很好看。”

    两人把照片全部分捡开,龙美优扭头看着床上的几本相册,问:“我能不能看看那些照片?”

    展小怜点头:“可以啊,看吧。”

    龙美优走过去,拿起一本放到桌子上,坐下来慢慢的翻开,“连阿姨真漂亮。”突然轻轻“呀”了一声,展小怜伸头一看,原来是一张光屁股小男孩刚出生的照片,再然后就是展小怜看一次笑一次的照片集,照片中的龙宴,穿着小裙子戴着小红花,脸蛋上还被化了胭脂,额头一点红,完全被打扮成了小女孩。

    最关键的是,不同年龄段的小女孩装扮都有,衣服小辫子和鞋子每次都不一样,就跟龙宴真的小女孩似的舍得在他身上花钱买小女孩穿的衣服,毫无意外的,照片里被妈妈强迫穿上小裙子扎小辫子的龙宴是很不高兴的,因为他拍的每张照片的表情全是一个样,站的笔直笔直的,气鼓鼓的瞪着镜头,就好像跟摄影师有仇似的。

    展小怜本来以为龙美优肯定也会笑的,结果发现龙美优就“咦”了一声,一点都没笑,展小怜推推她的肩膀提醒:“你不觉得好笑吗?”

    龙美优扭头看着展小怜:“哪里好笑啊?”

    展小怜把照片翻回去,指着一张龙宴扮成小姑娘气鼓鼓瞪着镜头的照片,说:“这是我三哥啊,我三哥这样的照片,你不觉得好笑吗?”

    “咦?!”龙美优睁大眼睛,看着照片里的小姑娘,结结巴巴的问:“这,这是三哥吗?”

    展小怜点头:“没看出来?”

    龙美优迅速的低着头,捂着嘴,又回头把照片看了一遍了,一边看一边捂着嘴笑的脸通红,展小怜赶紧推推她:“哎哎,你别笑的太厉害了。”

    龙美优笑着摇头:“我没事,我没那么虚弱的,你放心好了……呵呵……”

    相册被人送来,展小怜和龙美优一起挑了好几本封面好看的,然后分别往里面装照片,两个人忙活了一上午,没吵架,气氛还是挺和谐的,一直忙到了中午,展小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嘴里说了句:“我这边装完了。你呢?”

    龙美优正把照片往里面塞,嘴里急忙说道:“我也好了……”然后把最后一张塞进去,也站起来说:“我也好了。”

    展小怜低头一扫,突然伸手把龙美优手边一张翻过来放在书封面上的照片拿过去,“这里还漏了一张……”

    龙美优伸手去抢,“哎!”

    展小怜一看愣了下,那是一张龙宴在大学时代的照片,看模样应该刚刚毕业没多久,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这不是三哥吗?”

    龙美优低着头,半响小声问了句:“我那边没有三哥的照片,这张照片能不能送给我?”

    展小怜摇头:“二哥说了不能弄丢,你要是想要,去跟我二哥说。”

    龙美优咬着下唇说:“你就当你拿了不行?二哥又不会一张一张数……”

    展小怜摊手:“可是我没拿到照片啊,怎么当我拿了啊。”

    龙美优伸手把展小怜捏着手里的照片抢了过去,两只手抱着照片,往面前一放,护着照片口气无赖的说:“我不管,反正这张照片是我的,我帮你忙了一上午,你就当送给我的礼物也行。”

    “帮忙是你自己自愿的,我又没逼你,干嘛送你礼物?”展小怜指着龙美优面前的照片说:“你赶紧还回来,哪里你这样的耍无赖抢人家东西的?”

    龙美优往后退了一步,躲开展小怜的手:“这个照片就是我的,我不管你了……”说完,龙美优生怕展小怜追过去,急忙拿着照片跑出去了。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也没去追,撇撇嘴,笑嘻嘻的坐下来又开始翻相册。

    龙美优护着照片直接跑到自己房间,重重的把门关上,又伸手锁了起来,然后平息着因为跑的急而略显急促的呼吸,安静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双手依然把照片按在心口,半响,等她安静下来,才轻轻拿开照片,小心的平放在桌面上,苍白的小手按住照片的四个边角,看着照片上的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低低声对着照片问了一句:“你到底……时候才能回来呢?”

    展小怜在湘江的生活由开始的单调到开始找乐子,半个月的时间,她快速的和龙家上下的佣人搞熟了关系,把龙家上下都跑了个遍,就连龙谷当初说的那片土丘她都爬了好几个来回,龙家的乐子找完,她又把目标转移到龙氏集团,跟着龙湛龙谷上了好几天班,就跟龙谷的小秘似的啥事都做,端茶递水跑跑腿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龙家兄弟对外公开宣称展小怜是龙家正统大小姐,整个集团大楼半天时间就传遍了这个消息,以致后来谁看到展小怜都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大小姐。

    展小怜再后来就不去龙氏集团了,不去那里她就少了一件乐事,龙美优为了弥补那张照片的事,主动带着展小怜出去逛街,虽然大部分时间龙美优都是坐在车里等展小怜逛完了出来。

    龙湛龙谷明显发现了龙美优的变化,一个一直坚持待在自己屋内吃饭不露面、常年不见笑容的苍白少女,如今竟然也能在吃饭的时候安安静静的坐在客厅和大家一起吃饭,即便她还是少言寡欲,但是这个进步对龙家两兄弟来说还是十分震惊,曾经他们求助于心理医生来对龙美优进行干预,但是效果甚微,而小怜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

    龙谷发现展小怜总能有办法让龙美优显露出她生机的一面,总能轻而易举的激起龙美优的争吵欲,然后小心的控制她的情绪,不会因为两人的拌嘴让她的情绪和身体出现负面效果。

    ------题外话------

    明天8月最后一天,胖妞妞们记得摸摸兜兜翻翻小内内,把月票送给爷,不投会浪费,最后一天不限票,爷一高兴继续万,打滚,胖妞妞们不翻小内内爷就不高兴,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