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1章 这就是命啊!

第321章 这就是命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半个月时间,晃晃就过去了,其实龙家待这个时间比展小怜预期要长,她本来就打算待一周到十天,没想到自己会待半个月,开始盘算着自己是不是该回家了?

    期间展小怜经常给展爸展妈打电话,每次打电话都是跟龙美优吵完架以后,展小怜厚颜无耻当着龙美优面跟展爸展妈告状,说龙美优欺负人,其实都说她欺负龙美优。

    有一次龙美优被她气直掉眼泪,偏偏两个哥哥还当没听到,自顾说公司事,龙美优一生气自己回自己房间,然后翻箱倒柜找东西,后把展爸很多年留给他电话号码找出来。

    展爸当时是帮她写一个本子扉页上,龙美优虽然没打过那个电话,但是那本子她也没丢,当时她是带着一种报复心里,似刻意把本子塞柜子角角落里,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记忆中一直保留着她藏笔记本画面,总能准确想起本子被她藏哪里,这会一生气她就把本子给翻出来了。

    这是龙美优自打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展爸展妈后,第一次给展爸打电话,她打时候其实是带着气打,被展小怜气,那死丫头当着两个哥哥面欺负她,欺负完了还恶人先告状。她就是跟展小怜学,这会生气,打算给展爸展妈告状,告诉展爸展妈她没欺负人,明明是展小怜欺负她。结果,电话通了以后,龙美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展爸手机里一直都留着龙美优手机号,她号也一直没有换过,所以展爸一看到电话号码就是知道是龙美优,那心情可想而知,拿起电话直接喊出龙美优名字:“美优?!”

    龙美优听着展爸声音,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本来是打算气势汹汹告状,但是听到展爸声音以后,眼泪莫名其妙就眼眶里打转,然后轻而易举落了下来。

    龙美优张着嘴,喉咙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展爸展妈电话那边轮流对着电话喊龙美优名字,展妈抱着电话哭到瘫地上。

    龙美优动了动唇,依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后,她慌乱挂了电话,一头扎倒床上,默默流了一晚上泪,第二天早上起床,展小怜这坏东西专程敲开龙美优房门,指着龙美优肿跟桃子似眼睛问:“哟,小白花,桃子近是不是很便宜啊?”

    龙美优身上还穿着带着蕾丝边白色长睡衣,披散着头发,因为哭了一晚上缘故,脸色还有点白,气鼓鼓卡着门不让展小怜进来,“你又要干什么?我还没起床。”

    展小怜指着她问:“你都站我面前了,怎么能算没起床呢?没起床谁怎么给我开门?”

    龙美优忍不住对她吼了一声:“你一直敲我我都睡不着,不开门你还不敲到吃早饭啊?”

    展小怜摊手,厚颜无耻说:“睡不着了当然就要起来开门,是你自己不想睡觉,关我什么事?我是好心好意关心你,你这人怎这样呢?我要跟我爸我妈告状。”

    “展小怜你这个坏东西!”龙美优气胸脯一起一伏,“你是恶人先告状!每次都是你先找茬,你还要告状?!”

    展小怜就这样慢悠悠晃着脑袋转身就走,嘴里还嚷着:“告状告状,我一片好心被人家当驴肝肺了,我心里不平衡,我要跟我爸我妈告状……”

    龙美优原地剁脚:“你,你……你这个坏蛋!那是我爸跟我妈,你这个冒牌货……啊——”

    一声尖叫以后,龙美优把房门撞了起来,抱着脑袋房间里转圈圈骂展小怜,突然想到展小怜刚刚过来时候没拿手机,似乎是要回房间拿手机打电话给展爸展妈告状,龙美优伸手拿过桌子上白色手机,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总觉得她要是不打,展小怜那个坏丫头待会肯定又要告状了。

    展小怜这人坏就坏她每次告状,都是当着龙美优面说,就跟专门说给她听似,一直把黑说成白,白说成黑,怎么气人怎么说,有时候故意开了免提,让龙美优也听到展爸安慰展小怜声音,展爸还真不知道真假,展小怜那样说,展爸就跟展小怜说让着美优,回去以后给展小怜买好东西,反正一听就知道展爸被展小怜忽悠,觉得自己闺女是受委屈那一方。

    明明挨欺负人是自己,受委屈也是龙美优,龙美优就生气,可吵架她压根吵不过,只能自己躲房间里生闷气,难得一个机会,龙美优鼓着勇气,再次拨通了展爸手机号。

    展小怜门口等着龙谷跑步回来,拖着腮看着远处一个慢跑身影,等龙谷跑近了,她对着龙谷挥手:“二哥!”

    龙谷由小跑改为慢走,“小怜,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展小怜伸出食指和大拇指,做出一副“我很帅”造型:“展小怜牌吵架机刚刚关机。”

    龙谷围着圆桌坐下,戳戳她脑门:“坏丫头。”

    展小怜趴桌子,自己动手,把圆桌中间放着茶壶和茶杯拿过来倒水,水是温温,估计一大早女佣可以放了热,等到这会刚好能喝,她给龙谷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喝了一口,嘴里说了句:“我是为了我爸我妈好,她湘江这么长时间,以前不知道倒也罢了,不过她现都知道了还一次电话都不打,我爸我妈肯定特别难受,本来他们就觉得愧疚,龙美优不主动打,他们加没办法打过来,她哪怕主动打过一次,我爸我妈以后就有借口打给她了。”

    龙谷还是笑眯眯看着她,然后伸手摸摸她头:“我们家小怜是个又聪明又善良好姑娘。”

    展小怜下巴搁桌子上,模样怪怪,“咯咯”笑了一声,“二哥你说错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善良,我可妒忌美优了。我嫉妒她是我爸我妈女儿,我妒忌我爸我妈我不知道情况下始终惦记着她,我妒忌她小白又傲娇性子,那让我觉得我自己是个刁钻又一肚子坏水坏丫头。别人越善良,我就觉得我越坏……二哥,你说我是不是天生就是个坏胚子?其实我看到美优被我气哭哭啼啼,我心里可爽了……”

    龙谷伸手打了下她肩膀:“什么心里?明明是做好事,这说出来以后就成了坏丫头了。”

    展小怜揉着下巴抬起头,“嘿嘿”一笑:“我就说说嘛。”胳膊往桌子上一叠,脑袋往上一趴,问道:“二哥,我啥时回家啊?我这都半个月了,该回家了呀。”

    “想回家了?”龙谷用脖子下毛巾擦汗,“二哥待会去公司时候让人订票,你想什么时候走?”

    展小怜想了想,“要是觉得明天急了,就后天,我这一阵买了不少东西,我还得收拾一下。”

    龙谷点头:“行,那就后天。希望大哥别闹腾就行。”

    一想到龙湛,展小怜就只能干笑,“他又不是小孩子,闹腾啥啊?我好好跟她解释解释。”

    吃早餐时候龙美优没出来,听女佣说美优小姐让送进去,龙湛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不是都出来吃饭了?怎么又要送进去了?”

    展小怜立刻举手解释:“大哥,我知道,因为小白花眼睛肿像桃子,她觉得没脸见人。”

    龙谷笑道:“小怜,别瞎说。”

    展小怜一本正经:“我没瞎说,她眼睛真肿了,我早上就问她近是不是桃子便宜了,她就骂我是坏东西。”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展小怜站起来又跑过去敲门:“小白花,小白花!”

    门被打开,龙美优眼睛还是肿,不过情绪很稳定,确切说,似乎又什么事让她很放松,展小怜探头往里看了看:“你干什么?”

    龙美优绷着脸对展小怜反问:“这是我房间,应该是我问你干什么。”

    两人对峙,互不相让,忽一下,展小怜对着龙美优绽开小花朵一样笑脸,亲亲热热说:“美优,吃饭咧,大哥让我喊你过去吃饭,一家人不一张桌子上吃饭怎么行?”

    龙美优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应了一声:“哦?……哦!”

    展小怜一边往餐厅走一边对龙美优招手:“赶紧过来,你饭都盛好了。”

    龙美优抬脚跟着展小怜就走,走到餐厅两人坐下来,展小怜突然对龙湛笑嘻嘻说了句:“大哥,你看到了吧?我就说是因为眼镜肿了缘故嘛,你看,她眼睛是不是肿了?”

    龙美优:“……”然后炸毛对着展小怜吼:“展小怜!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展小怜摊手,摇着头:“我从来第一天就听到你说这句话,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龙谷赶紧打圆场:“吃饭吃饭,我们家小怜和美优真是相亲相爱,都这么有精神。”

    展小怜继续摊手:“明明是相爱相杀。”

    龙美优左右看看,抓起展小怜喜欢吃肉包子,直接塞到她嘴里,“饭不言。”

    展小怜嘴里咬着肉包子,举起一只手含含糊糊嚷了一句:“我要跟我爸我妈告状……”

    龙谷伸手拉下她手:“先吃饭。”

    展小怜乖乖啃肉包子,视线跟龙美优碰一块时候就跟打擂台对垒似,满是火药味。

    吃饭时候龙谷跟龙湛说展小怜要回去,龙湛愣了一下,伸手放下刀叉,“小怜这不是回家了?还回去干什么?那边什么都没有了,过去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那个混蛋东西不是还盯着小怜,回去不是自投罗网?”

    龙谷叹口气:“展叔展婶那边可没有心理准备,要真不回去,他们还不得杀过来跟你拼命?人家两闺女都成你家人了,凭什么?小怜这边我还是陪着她一起回去,你放心好了。”

    展小怜一听两闺女,继续瞪着眼睛跟龙美优互瞪,想霸占闺女地位,小白花退散,那是她爸妈,龙美优也绷着小脸不甘示弱瞪着她,那明明是自己爸妈,这个冒牌货。

    这边两人较劲,那边龙湛也开始发火抓狂:“不行就是不行!小怜是我们家龙家,跟摆宴没一点关系,就算是上学那也毕业了,还去什么去?”龙湛扭头眼巴巴看向展小怜:“小怜,你回去又没什么事,那个混蛋小子还打着你主意,万一那王八蛋再欺负你怎么办?”

    展小怜刚好也吃完了,她擦擦手站起来,绕过桌子,大家注视下走到龙湛身后,伸手,开始按摩龙湛肩膀,嘴里说道:“我知道大哥关心我,不过我怕什么呀,我有大哥罩着呢,再说了我现是湘江户口,说起来我这也算是护身符之一,我二哥还跟着,我怕什么呀?大哥你放心吧,那王八蛋不敢对着我怎么着,虽说我毕业了,不过我这是学校保送研究生,我还有些手续要办,还有一个就是我工作还那边,虽然说那点钱干不了什么大事,不过做人做事不能半途而废是不是?这是基本道理,做事善始善终,我跟我合伙人好歹也有个交待……”

    展小怜一边按摩心里一边想,大哥进步了呀,她都按摩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晕,突然听到对面龙谷喊了一声:“大哥!”

    展小怜歪头一看,发现龙湛鼻血就跟小屁孩拖鼻涕虫似,都黄龙过江了也不知道伸手擦一下捂一下,展小怜被吓往后一跳:“哈?!”

    龙湛这比动画片里石化小人好不了多少,就差头顶冒烟了,来了一堆人七手八脚围着他,龙谷叹气,对展小怜招招手:“小怜,商量个事,以后跟大哥,动口不动手,要不然二哥怕他流血过多挂了。”

    展小怜转着蚊香眼:“二哥,大哥要是死了我是不是就是罪魁祸首?”

    龙美优目瞪口呆看着餐厅里大阵势,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展小怜问:“你对大哥干什么了?”

    展小怜继续转着蚊香眼,做了个按摩手势,说:“按摩了。”

    按摩能按成这样,换谁都不信,可是龙湛就那样了,回了两个多小时才回过来,上午班都没去上,展小怜啥话没说,跟着龙谷一起上班去了,远远躲开龙湛,太恐怖了,展小怜担心她哪天不小心成杀人犯。

    龙谷看着她紧张样,笑着说:“还真担心了?二哥吓你。主要是大哥这么长时间都没跟小怜近距离接触,你突然给他按摩,他一下子受了过度刺激,你不是听到医生问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他就是刺激过度,回过来就好了。”

    展小怜托腮坐着龙谷办公室,透过办公室特质玻璃看着外面忙忙碌碌人,百无聊赖说了句:“我知道,有种禁忌感觉,大哥就是变态……”

    办公室呆了一上午,展小怜也没乱跑,还时不时给龙美优打电话问问龙湛情况,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因为展小怜,龙谷下午下班也早,比平时提前两个小时就走了,展小怜明天回摆宴,龙谷要带着她去买点东西。

    去了一个大商场,展小怜往商场入口一站就说了句:“二哥,这商场我来过呀,里面重装修过啊?”

    龙谷笑着点头:“嗯,换过,小怜看看想要买点什么回去送给朋友。”

    展小怜摩拳擦掌,一点客气意思都没有,“我以前来时候觉得无功不受禄,还老觉得我跟大哥是订了娃娃亲,所以不敢下手,这次我要大开杀戒了。”

    龙谷就慢悠悠跟展小怜身后,她看中什么就让人包起来,从一楼往上逛,这地方东西展小怜看着真不便宜,不过人真多,有很多听说话口音都是从内地过来。

    展小怜真买了不少东西,龙谷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龙谷让展小怜里面等着,他让人把东西先送到车上,展小怜知道她几个哥哥就跟燕回那变态一样怕死,身边保镖一直都有,而且离肯定不远,结果龙谷走了五六分钟都没回来。

    虽然五六分钟不算长,不过展小怜觉得时间有点不对,龙谷保镖正常都是每隔一段路都会有两个人,哪需要五六分钟还没找到一个?展小怜不放心,手里捧着刚刚买奶茶,一边吸着一边抬脚往龙谷刚刚走方向走,左右看看,都是买东西人,她又往前走了两步,结果安全出口楼梯间门口空档看到龙谷背对自己站着似乎说着什么。

    展小怜好奇往前走了两步,就听到一个小姑娘脆生生声音:“&你这人懂不懂礼貌?我作为女士我还没有说话你开什么口?你就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行。”

    龙谷笑笑说:“抱歉小妹妹,我没有义务回答你问题,有人等我……”

    “礼貌!你这个差劲男人,”小姑娘反驳:“这是礼貌!女士问话你作为男人怎么能不回答?”

    龙谷扭头看到展小怜睁大眼睛跟过来,立刻话锋一转,笑着点头:“好,你问。”

    展小怜歪了歪步子又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她看到一个小姑娘抱着胳膊站龙谷面前,小姑娘个子也不高,估计只有一米五五、五六这样,但是长相十分甜美,特别是眼睛,有种西方人感觉,眼珠子透出点深蓝色彩,头上歪戴着一顶极具英伦风鸭舌帽,油亮头发是酒红色,烫着大大卷披散后面,白嫩脖子下挂着一个挂坠。身上穿着一件长长白衬衫,就跟裙子似挡住了她屁股,而腿上穿是一条超短牛仔短裤,堪堪抱住屁股,两条细长腿麻杆似直,脚上黑色洞洞鞋让她白嫩脚面露出星星点点,愈发显得脚上皮肤白皙细嫩。

    展小怜心里还想着屁大点小孩喊着她二哥干嘛呢,结果她就听到小姑娘开口问龙谷:“你听说你很聪明?”

    龙谷摊手:“道听途说吧。”

    小姑娘又问:“听说你智商很高?”

    龙谷一脸茫然:“没测过。”

    小姑娘上前一步,又问:“听说你有很多小孩?”

    龙谷扶额:“道听途说不可信。”

    小姑娘大怒:“那你有很多女人没错吧?”

    龙谷否认:“确切说,我有过很多女朋友。”

    “还不是一个意思?”小姑娘继续说:“既然你有那么多女人和小孩,你送一个小孩给我,或者我花钱买一个,我保证对小孩好,但是我要先进行智商测试,通过了我才付款……”

    展小怜下巴“咔嚓”一下掉地上了,贩卖小孩不带这样光明正大,而且这是犯法……啊,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二哥真有很多小孩?展小怜扭头看向龙谷,龙谷挑着眉看着小姑娘:“你找错人了。”

    “你敢不卖?”小姑娘说着,伸手就往身后背着背包里掏什么东西,一脸凶狠瞪着龙谷。

    龙谷笑笑:“我意思,是你要找人应该不是我,我还没有结婚,所以也没有孩子。”

    小姑娘伸手从短裤兜里掏出一张纸,照着纸上内容提问:“你是不是叫龙谷?是不是龙氏集团二当家?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龙湛有个弟弟叫龙宴还有个足不出户妹妹?要是没错话我要找人就是你。”

    展小怜目瞪口呆看着眼前小姑娘,脑子里速转,神经病?脑子不正常?恶作剧?

    龙谷还是那个淡笑表情:“这些都没错,不过,我确实没有孩子,如果你什么地方发现了,麻烦请告诉我。”

    看龙谷说这么铁定,那小姑娘一脸将信将疑表情,一边把纸折起来,一边嘀咕了句:“难不成情报有误?”

    龙谷点头:“恐怕是。”

    小姑娘想了下,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那也没关系,既然你没有小孩送给我活着卖给我,那就简单多了,你跟我生一个。”

    展小怜:“噗——”奶茶四溅。

    那小姑娘立刻对展小怜怒目相视:“你谁啊?就你这样你还待他身边干什么?脸长成那样也好意思出来见人?看你一脸笨样,就知道生出小孩就是小呆瓜……你!你干什么?”

    展小怜蹲地上,手里捧着奶茶杯,目一边咬着吸管一边目不转睛盯着小姑娘牛仔短裤看,那目光直愣愣,眼珠子都不动一下,看小姑娘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尖着嗓子对展小怜喊:“你看什么看?”

    “哦——”展小怜继续盯着,半响慢吞吞说了句:“近流行超小短裙小短裤,我看看你身上这条究竟是齐屁还是齐b。”

    小姑娘立刻跳起来用手按着身上白衬衫挡住后面,对着展小怜骂她:“不要脸!下流!卑鄙!流氓!”

    展小怜伸手抱着龙谷胳膊,笑嘻嘻说了句:“二哥,你看到她胸没?那么小,听说胸小女人生完小孩没奶水,还得花奶粉钱,不划算。”

    小姑娘嗷嗷叫,指着展小怜大吼:“瞎说!我还听说胸大容易下垂!”

    展小怜当没听到,跟龙谷两人转身就要走,小姑娘立刻冲了拉住龙谷:“你别走!你得负责跟我生个小孩!”

    龙谷微微抬起头,眼帘垂下,目光从小姑娘脚下慢慢上移,像x光线似把她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然后又把视线落她胸脯上,挑起一眉,慢吞吞问了句:“你成年了?”

    小姑娘被龙谷看小脸都通红,伸手挡着自己胸脯,结结巴巴说:“我……我都二十了!”

    展小怜吃惊:“哦!看不出哦了!”

    龙谷笑笑:“我以为你只有十五岁。”

    小姑娘红着脸争辩:“我真有二十!”

    展小怜幸灾乐祸:“实是发育不好。”

    小姑娘顿时一脸凶相伸手一指展小怜:“你——”

    “小怜,我们走。”龙谷带着展小怜转身打算走,小姑娘再次伸手拉住龙谷衣服,瞪着他开口:“小孩!”

    龙谷伸手拉下她手:“我对没身材女人没兴趣。”

    “可是我对你有兴趣!”小姑娘开口:“我想要一个聪明小孩!”

    展小怜伸出脑袋看着她笑嘻嘻说了句:“万一生出来小孩像你,那还不是白忙活了?”

    小姑娘顿时抓狂:“我智商很高!”

    展小怜上下打量她:“没看出来啊!”

    小姑娘立刻从自己身后背包里掏啊掏,掏出一份证明出来,直接送到展小怜面前:“你看!这是证明!”

    展小怜看了一眼,然后跟龙谷说:“二哥,上面真是写两百六,还盖了章。”

    龙谷看了小姑娘一眼,说:“我看她只有八十。”

    龙谷直接带着展小怜走了,留下小姑娘一个人原地站了一会,突然大哭起来:“人家真是验过,人家真有两百六……人家还得过奖……”

    不远处两个黑衣人急急忙忙跑过去对着小姑娘哄:“没事没事,他不生小姐再去找别人……”

    小姑娘指着龙谷和展小怜背影哭着说:“我就不!他智商高了,我就要跟他生……他们太欺负人了……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女性……你们去把那个狐狸精打一顿,那女流氓刚刚说我胸小,还看我屁股……她,她……她还抢我小孩精子库……呜啊呜啊呜啊……”

    黑衣人:“……”他们国外过来,这里打人底气不足啊,要是普通人就算了,关键这户人家不好惹。而且,人家说小姐胸小那是事实,她牛仔短裤那么短,不就是送给人家看似?再说了,人家那是个大活人,哪里是精子库了?

    因为被人一个神经病一闹,展小怜也没心思买了,生怕出什么意外,就直接回家了。就因为这姑娘,展小怜回去路上笑个半死,龙谷表情淡淡,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回去以后大包小包提上去,龙湛一看到展小怜就想凑过去,展小怜直接绕着他走了,实是被吓怕了,龙湛这小心肝顿时就中枪,“小怜!大哥不是故意,真不是故意!而且,大哥已经好了,完全好了。”

    展小怜离远远,提着包往楼上跑:“大哥,我要去把买东西收拾一下,明天飞机,机票都买好了。”

    来时候一个小箱子,回去时候是三个大箱子,由此可见展小怜买了多少东西,反正有人提,压根不要展小怜操心。

    吃完饭时候展小怜就饭桌上讲今天碰到小姑娘,龙美优一脸惊讶表情:“还有这样人?”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了句:“二哥就现场,我骗你干什么呀?”

    龙湛想了下,突然问了句:“她是随机选?”

    展小怜摇头:“我看她从口袋里掏出纸照着那纸问二哥了,把大哥二哥三哥还有美优情况调查一清二楚,肯定不是随机。我看她眼睛长有点像混血儿,东方人面孔,但是仔细看会发现她有西方人眼睛,挺漂亮,就是个子矮,有意思是她号称智商两百六,我二哥可坏了,说人家只有八十。”

    龙谷随口说了句:“我一直想符合她那张脸有可能是湘江哪一家,不过到现一直没有对应上,湘江混血儿有一些,不过都没有符合她特征,那女人周围还有人跟着,可能是外面过来。”扭头看了眼龙美优,龙谷提醒了一句:“美优这一阵量不要出门,外面有些喜欢课停一阵再上,等大哥摸清对方底细了再去。”

    龙美优点点头,低低应了一声:“是。”

    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难道是坏人?”

    龙谷笑笑:“不一定是坏人,只不过会有很多人带着目接近龙家人,比如盗取集体内部机密资料之类,以前就有过不少这样事,所以防范于未然不是坏事,查清楚了放心。”

    展小怜点头,“二哥v5。”

    次日,展小怜起特别早,龙谷一大早就给了她送来套衣服,敲开门把衣服递给她:“小怜,穿这套。”

    展小怜一看龙谷拿给她衣服就知道了,衣服是白色,而且还是那张蓬蓬裙,腰带不是系腰部,而是想胸下面,就等于是直接跳过腰部把收紧地方卡胸部以下位置,正常情况下,稍微胖点人穿这样颜色和款式,会有种胖感觉,瘦高个人穿会比较好看,展小怜穿其实就是中规中矩,不能说人显得多胖,总会不会有人家瘦高个效果,但是套上以后,那蓬蓬裙效果会让她看不出腰身胖瘦,展小怜猜着这也就是龙谷目了。

    把衣服穿上,展小怜跑出去秀了一圈,“大哥二哥,看我一副。”

    龙谷扶额:“还是很漂亮。”

    龙湛为了送展小怜,班都没去上,对着展小怜星星眼:“我们家小怜就是漂亮。”

    龙美优看着展小怜,然后撇撇嘴,说了句:“勉勉强强能看。”

    展小怜指着龙美优嚷嚷:“你就是妒忌我!”

    展小怜一脸“懒理你”表情,一改往日一点就炸情况,低头压根不答话,安安静静坐着,手里正编着什么,下面是两个大穗穗,就差后打个结,别都完成了。

    展小怜往她面前一蹲,笑嘻嘻问了句:“这是干什么啊?是不是送给我?”

    龙美优立刻把东西拿起来护怀里,“你多那么多礼物了,还要往我要?这不是给你,你不能抢!”

    展小怜好奇凑过去看了看:“哦?那你编这个是给谁?还用盒子装起来,明摆着是送人嘛。”

    龙美优咬咬下唇,半响才说:“我给我爸车上编一个平安扣挂着。”

    “哦,”展小怜站起来,鄙视说,“我爸车上已经有了,不要你给编了。”

    龙美优立刻抬头看着展小怜,辩解似说了句:“我跟他说时候,他说没有。”

    展小怜扭头,直接走了:“他挂上我也他扔了,反正你看不到也没办法。”

    龙美优气鼓鼓:“展小怜,你这个大坏蛋!我让我爸看着,不许你扔。”

    龙美优心里头,就没有展小怜做不出来事,就来了大半个月,一直欺负人,还告黑状,那就是个天生坏胚子,太坏了。

    东西收拾好,有人上来帮展小怜把东西提到车上,龙谷没让龙湛送,而是和展小怜直接去了机场。

    安检过后候机,龙谷笑眯眯跟展小怜提了个醒,“摆宴那个给我消息,说燕回这一阵特别暴躁,知道你来了湘江,估计是怕不回去,听说还去了你们家找过。”

    展小怜睁大眼睛:“我爸我妈没说过啊!”

    “怕你担心吧?”龙谷笑笑说:“跟我说过,你爸还说实不行,就别回去了,学校那边他想办法,我想想还是让小怜回去一趟,不然就像小怜说,你同学公司那边首先就说不过去,然后是你爸妈心里会难受,会有一种女儿出去就没法回去感觉,我不想让你和展叔展婶都有这种感觉。”

    展小怜伸手抱着龙谷胳膊,“二哥,我发现你真是太好了,我有二哥,我觉得我真是幸福死了。”

    龙谷敲她脑袋:“甜言蜜语。”

    展小怜龇牙笑:“女人爱听,男人也爱嘛。”

    飞机正点,上了飞机,展小怜拉下眼罩就睡觉,龙谷跟空姐要了毯子盖她身上,中间有顿午餐展小怜也没吃,不饿,只是满机舱食物味道她也睡不着了。

    飞机预定时间范围内着落,展小怜长长伸了个懒腰,等下了飞机,她就抱着龙谷胳膊一起往前挪,一边走一边说:“二哥,我觉得坐飞机也累人。”

    龙谷伸手扶着她走路:“那是,交通工具都累人。”

    行李自然有人去取,展小怜跟龙谷一起慢吞吞往出口走,走到出口大厅时候龙谷伸手拉了拉展小怜胳膊:“小怜!小怜!”

    展小怜奇怪问了句:“怎么了二哥?”

    龙谷指了指大厅上空,“你看!”

    展小怜抬头一看,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要不是因为她脚下是摆宴土地,她绝对以为龙湛搞出来,大厅上空悬浮着一大串气球,气球下方垂挂着一条横幅,红底白字赫然目:妞,爱你一生一世。

    龙谷托着下巴自语:“不太像燕回搞出来呀。”

    展小怜点头赞同:“不像他自己想,肯定是哪看别人使过成功了,他跟着学。”

    展小怜还真没猜错,人雷过客用这招,把小笨感动哭了一个晚上,当天晚上就正式点头嫁了,双方都见过家长了,订婚日子都订了。雷震激动就跟自己要娶老婆似,看到谁都说他们家过客要娶媳妇了,邀请人家参加他老弟订婚宴,弄周边兄弟私底下都嘀咕,咋雷过客那小子娶到媳妇了,他当哥哥那么年纪,就不知道娶个老婆暖被窝呢?

    雷震为了雷过客娶媳妇事真是操了不少心,特地跟燕回求情要借用下酒店大厅,燕回问怎么回事,雷震说是雷过客想了个求婚法子,要跟女朋友求婚,燕回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同意了。

    因为雷震关系,雷过客就是小笨上班地方弄这一出,当时小笨是被她同事捂住眼睛带出来,那同事一松开手,小笨就看到了酒店上空那么气球下面挂着横幅和横幅上面字:笨笨,爱你一生一世。

    小笨捂着嘴,眼泪哗啦啦就流了下来,就是被感动,然后雷过客手里捧着他大哥赞助买钻石戒指,正儿八经单腿跪小笨面前开口求婚:“笨笨,你嫁给我吧,我保证对你好,你以后变老了,变丑了,你变什么样我都会爱你,照顾你,我还要努力赚钱养家,养你和我们以后小孩。笨笨你嫁给我吧。”

    小笨又哭又笑,周围人跟着起哄,齐声嚷着:“嫁给他!嫁给他!”

    燕大爷自打雷震说什么雷过客求婚什么就记住了,人家起哄时候燕大爷正歪歪斜斜靠二楼栏杆上往下看呢,本来燕大爷是很鄙视,结果,雷过客说完求婚宣言以后,那看来其笨要死小丫头竟然一边哭着,一边点头了。

    女方点头就意味着求婚成功,雷过客高兴一步上前,一把抱起小笨转了个圈,看看看看,他没文化怎么了?他没文化他还娶了个大学生呢,这就是命啊!

    燕大爷那线条分明精致下巴当场就砸到了自己鞋尖,这样也行?!

    ------题外话------

    万了,渣爷v5有木有?胖妞妞们不给爷投票,等着胖成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