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3章 退路是个什么玩意?

第323章 退路是个什么玩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搂着扑自己怀里低泣展小怜,轻轻摸着她头发,笑笑说了句:“好,小怜什么时候这边完全解决好,跟二哥说一声,二哥马上就带着小怜立刻,好不好?”

    展小怜无声点点头,趴龙谷怀里一直没有抬头。

    车行到家,车停稳,龙谷伸手轻轻拍了拍展小怜后背:“小怜,我们到了,下车吧。”

    展小怜从龙谷怀里抬头,抽了下鼻涕,低着头擦了擦脸上泪痕,又抬头问龙谷:“二哥,能看出来吗?”

    龙谷捏捏她脸:“小兔子眼睛。”

    “啊?”展小怜使劲擦了擦脸:“完了,我爸我妈肯定能看出来了。”

    龙谷打开车门,绕到另一边拉开展小怜这边车门,笑着说:“傻丫头,那是自己爹妈,看出来又怎么了?下车吧。”

    两人按开门铃,展爸展妈显然已经知道他们回来,展妈正家里忙活着饭菜,展爸拿着拖把使劲拖地,听到按门铃声音,展爸边跑去开门边对展妈喊了句:“他妈,孩子回来了。”

    展爸展妈这一阵心情特别好,那是真,比买彩票中大奖还要好,因为龙美优第一次破天荒给他们打了无声电话以后,第二天再次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开始时候就是纯粹告展小怜状,就是说展小怜瞎说,老告她状,再然后展爸展妈两个人就围着电话,小心翼翼给龙美优回拨,问展小怜有没有欺负她,结果龙美优就围绕着展小怜欺负人这件事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虽然没别,但是这个电话让展爸展妈看到了希望。

    通话时间从初一分钟延长到三分钟,再从三分钟延长到五分钟,耗费电话费没有让展爸展妈心疼,而是多欣慰和高兴,对女儿长年累月负罪感,随着每晚电话减轻,因为内疚和无奈造成隔阂让他们心蒙上了阴影心逐渐被扫去。血浓于水亲情终究无法隔断,每次挂了电话展妈都会抱着展爸痛哭一场,那是夹杂着高兴和内疚复杂感情。

    展爸跑去开门,龙谷笑眯眯站门口:“展叔,我跟小怜回来了。”

    展小怜低着头,嘴里喊了一句:“爸,我回来了。”然后径直往卫生间跑拧开水龙头俯身洗脸。

    展爸愣了一下,抬头看向龙谷,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龙谷看了卫生间一眼,低声说了句:“回来路上被燕回截住了……”

    剩下话龙谷故意卡着没说,展爸脑子里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被燕回截住,小怜哭着回来,那肯定是被燕回欺负了,这欺负情况有很多种,比如美优说小怜欺负她,这种欺负展爸想也想得到,小怜自小就思维敏捷口齿伶俐,肯定是言语上沾了不少便宜,美优那种被养成大小姐肯定说不过她,所以说是被欺负了,而燕回那是什么人啊?那就是个黑社会老流氓,小怜被他欺负哭,那肯定就不是想小怜对美优那样欺负了。

    展爸心头火蹭蹭蹭就窜了上来,突然扔了拖把走到门边,边穿鞋边说了句:“我去找那小伙子谈谈去……”

    龙谷急忙过去拉住展爸:“展叔!小怜好不容易才打发了他,你要是去了,等于是给他理由和借口缠上小怜了。”

    展爸火冒三丈,指着卫生间展小怜说:“那我就看着小怜被他白欺负了?”

    龙谷把展爸拉回来:“展叔,我们从长计议,不急。”

    展小怜从卫生间出来,把头往厨房一伸,兴高采烈喊了声:“老妈,我回家啦!”

    展妈本来还站厨房看龙谷和展爸发呆,想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展小怜突然冒出来嚷了这么一句,展妈还被吓了一跳,“你这死丫头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展小怜指着正冒着油烟油锅:“妈,锅!锅!”

    展妈急忙伸手挂了煤气灶,还怪展小怜呢,“都是你。”

    展小怜吐舌头跑开,跑到展爸伸手把他往沙发上推,一边推一边笑嘻嘻说:“爸,放心吧,我没事,我就是被气。那人就跟牛皮膏药似,揭都揭不掉。”

    展爸想了想,突然说了句:“老二,你门路多,还是赶紧送小怜出去吧,要不然,去湘江也行,这样下去,还得出事。”

    展爸不是怕燕回那边出什么事,他实是怕展小怜被逼急了,又犯浑去做点什么过激事,这没出人命什么都好说,这万一要是出人命呢?小怜这辈子就完了。

    龙谷笑笑,指指了展妈:“还得跟展婶商量商量,要不然她又得伤心。”

    展爸摆摆手:“放心吧,他妈虽然舍不得,不过事情轻重还是分不清,事情都到了这地步,还商量什么?说怀孕事还没穿帮,这要是穿帮了,那疯孩子还不得又发疯?现都八月了,抓紧抓紧,学校这边要是有什么不方便,我来处理,反正我学校人缘还行,有点关系。”

    龙谷想了下,一手撑着下巴抬眸看了展爸一眼,半响开口:“叔,有件事我想跟你和婶商量下。”

    展爸点点头:“你说,只要是为小怜好,什么事都成。”

    龙谷应了一声,端正了下姿势,嘴里说了句:“是这么回事,我想让小怜以湘江那边名义送她出国,您老别上火,听我说完。燕回青城三省势力太大,只要小怜是从这里出去,他就能查得到她行踪,如果想断了燕回后路,就必须彻底清楚小怜旅行记录和行踪,否则,他想找到小怜轻而易举。”

    展小怜皱着眉头看着龙谷:“可是二哥,我这次往湘江飞,应该也能查得到吧?”

    龙谷点点头:“对,查得到,所以我请人改了。”说着,龙谷直接把展小怜证件扔桌子上。

    展小怜拿起来一看,自己照片自己名字,没发现什么异常,她奇怪说了句:“没错啊,这就是我啊!”

    展爸提醒了展小怜一句:“小怜,你忘了?你户口一句不摆宴了。”

    展爸这样一提醒,展小怜顿时“啊”了一手,她还真把这事给忘了,按理,她现名字和户籍不应该是“展小怜”,而是“龙莲”啊,展小怜指着自己身份证开口:“二哥,这样也可以?你咋不早告诉我?”

    龙谷低笑,“要是说早了,安检时候你紧张了怎么办?放心,这是后一次,以后就不会了。”

    展小怜后背冷汗直冒,她竟然不知道,二哥竟然什么都没说,她这要是被捉到还不得被抓起来,黑客什么太高端了,万一人家就是发现了呢?

    龙谷伸手搂着她肩膀:“这都过去了,你还紧张什么?就算现他们发现了,他们也找不到展小怜这个人,别担心了,再说了,万一有事,不是还有二哥,胆小鬼。”

    展小怜举着小爪子宽面条:“二哥,我能说我是合法良民吗?”

    龙谷笑道:“二哥是坏人,专做坏事坏人,小怜是良民,小怜完全不知情。”

    展爸实搞不懂,也难得懂,只要小怜好好他面前,他就什么都不求,不过还是提醒了龙谷一句:“老二啊,这什么违法事咱们不做,这是展叔唯一要求,别你想怎么着都行。”

    龙谷点点头:“我心里有数,就算真被捉到了,咱们也没干坏事,放心吧。我刚刚说,就算这个意思,小怜研究生,我不建议摆大上,只要她从这里出去,即便改了名,这记录也很容易查到,好办法就是终止小怜摆宴一切。”

    展爸低着头没吭声,展小怜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然后小心问龙谷:“二哥,你这是要抹杀我摆大一切啊?我咋觉得我明明摆宴长大,现弄我这个人好像是湘江长大似呢?这个感觉好奇怪啊。”

    龙谷再次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保持小怜行踪好也是唯一办法,这只是我想法,具体还要看展爸这边意思,我尊重展叔意见,如果非要这样,那就用龙莲名字摆大上研究生,我可以把龙莲以湘江名义进入摆大念研究生,然后出国。”

    展爸低着头一直没说话,说实话,这心里不可能好受,明明是自己女儿,明明摆宴长了二十多年,如今竟然被抹杀了摆宴一切生活迹象,这就跟把小怜从他们生活里抹去一样,好好人,官方竟然就查不到她一切想跟情况了,这让展爸怎么着都接受不了。

    展小怜对龙谷瞪了一眼,往展爸旁边一坐,笑嘻嘻说了一句:“爸,别听我二哥瞎说,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用了二十多年名字突然没了,谁都知道我是展小怜,结果我突然不是展小怜了,多别扭啊……”

    展小怜话没说完,展爸突然出声说了句:“现只能按照你二哥话去做了,你户籍也销了,人确实不是摆宴人,摆大所有资料都是展小怜名字,但是却没了展小怜这个户籍,爸爸刚刚想起来,就算你想摆大上学,也上不了,因为学校档案一查就会发现,没有展小怜这个人。小怜,就算爸爸不同意,你也不能摆宴直接念书,你必须去湘江……”

    “哎?”展小怜瞪大眼睛,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哎——二哥!这是怎么回事?”

    龙谷抬头,看着展小怜笑笑说:“就是你爸爸说这个意思。”

    展小怜炸毛:“二哥,你这忽悠人嘛!”

    龙谷干笑:“呀,这么就被发现了?”

    展爸一听龙谷这么说,就剩叹气份了,这明摆就是当初龙谷给忽悠了,他早就知道龙谷是想着法把小怜盘算到湘江去,就是没想到这小子是趁着这阵风给弄过去了,他们夫妻俩懂什么啊,对着孩子太信任了,当初说什么就是什么,结果局面就成这样了。

    虽然展爸心里不舒服,不过展爸不得不承认,龙谷说还是有点道理,之前他是不明白燕回到底是个什么人,现如今他是真明白了,那孩子不单单是疯子,那好歹也是个有点手段疯子,为了多打听燕回消息,展爸其实私底下也跟人通过话,结果人家直接劝一句,这人三省之内谁都斗不过,赶紧别查了,查到了反而给自己添麻烦。

    展爸心里也嘀咕过,怎么闺女就惹上这么个东西了呢?按理,这人跟小怜压根不是一世界人,怎么着都混不到一块去,这两个完全不搭界人,怎么就缠到他闺女身上了呢?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小怜笑过闹过也哭过,如今就是这个局面,要问为什么,展爸只能说,这就是命,谁都怪,怪,就只能怪命运太弄人了。

    展爸心里头,小怜肯定说要送出去,只是去哪里,怎么走,他还要跟龙谷沟通沟通,那好歹是自己闺女,他不可能完全不管。

    展小怜坐沙发上托腮,偷眼看展爸脸色,她知道她爸意什么,其实她自己心里也觉得怪怪,二哥这事着真不地道,这不是摆了她爸一道嘛?当初她爸爸可是跟她说了,就是把销户,别没什么影响,其他二哥都会搞定,结果二哥这个老狐狸就这样把她从展家弄龙家去了。她现,是正儿八经龙家人,想赖都赖不掉。

    龙谷这厚脸皮,人家父女俩都不待见他了,他还赖着不走,展妈也没注意客厅动静,正忙忙碌碌招呼展爸收拾桌子上菜呢。

    展小怜自己跑过去帮忙,也不敢跟展妈说这些话,就笑嘻嘻打岔说些别。

    展爸自己闷了一会,主动跟龙谷开口说了句:“行了,都这样了,我没什么想法,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是为了小怜好,怎么样都行,老二,你别有心理负担,还是按照你当初路子走,我跟她妈俩个人,都听你。”

    龙谷点头笑了笑:“展叔,你别怪我,我当初就是怕你反对,所以才没敢明着说,真为小怜考虑,这是好法子,我不敢说燕回一定查不到,但是我会保证燕回就算要查到,也需要大量时间,只要脱离了燕回势力范围,就算他查到了,我也有办法对付他。”

    展爸点点头,慢吞吞站起来:“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一切都是为了小怜,我不想我们家小怜一直活恐惧和担心中,小怜是个好孩子,没有父母希望自己孩子被人欺负还没有办法还手,既然我当父母保护不了她,那就送她走吧,走远远,高高兴兴生活,就足够了。”

    展小怜一边端一盘菜一边偷眼看了展爸一眼,听了展爸话以后,她举着胳膊跟展爸嚷嚷:“爸,爸,你就放一百个宽心好了,我以后肯定会孝顺你跟我妈。”顿了顿,展小怜几步跑到展爸旁边,笑嘻嘻说:“对了爸,我跟美优说好了,以后我跟她轮流养你跟我妈老,她还说我要是不养你们就是违法,所以我们俩要一起养……”

    展爸一愣,展妈也从厨房跑了出来,手围裙上擦了擦,急切问了句:“小怜,你没骗妈吧?美优什么时候说这话了?”

    一看展爸展妈表情,展小怜就知道自己挑了个他们特别喜欢话题,立刻得意洋洋往桌子边一坐,慢条斯理拿起筷子架了块五花肉塞到嘴里,这才开口:“我湘江时候我跟她跟我说呀,我可没提这个,是她自己主动说。”

    别展爸展妈,就连龙谷都很吃惊龙美优会说这话,展小怜挨个看了一眼,得意洋洋把龙美优原话说了一遍,然后一路无所谓表情:“爸,不是我说,你们家小白花一点都不可爱,跟我吵架,吵两句都被气哭,告状都是跟我学,还跟我抢我爸我妈,我讨厌她了。”

    展爸红了眼圈,展妈眼泪都出来了,她伸手摸了一把眼泪,泪眼模糊骂了展小怜一句:“就你话多,人家美优也学会告你状了,你还以为人家美优什么都不懂啊?”

    展小怜一脸拽拽表情:“所以才说她小白花嘛。”

    龙谷笑着看了这一家三口,忍不住说了句:“小怜湘江住了半个多月,美优性格开朗多了,吵架精神比小怜还足,大哥还说就应该让小怜多住几个月呢。”

    展妈直接进厨房没出来,展爸点点头,红着眼圈说了句:“那就好……”

    展小怜撇嘴:“哟哟哟,我要妒忌啰,什么表情嘛?”

    展妈抹了眼泪,笑着把一盘菜往桌子上一放:“赶紧吃你饭吧,美优都告你状了,整天就知道胡言乱语。”

    展小怜摊手,一脸无赖样:“展小怜牌吵架机原装正版无人匹敌,你们家亲闺女技不如人怪谁啊?”

    展爸笑眯眯看着展小怜,她对面坐了下来:“小怜也是爸爸亲闺女,是爸爸捧心里长大。”

    展小怜立马直着腰看着龙谷得瑟:“二哥听到了吧?户口哪不重要,重要是谁对我好我就爱谁,我爸我妈对我多好?所以我爱他们是天经地义事。”

    龙谷一脸认输表情,举着手笑着说:“不敢争不敢争。”

    展小怜冷哼:“爸,你看你看,二哥这是早早就决定不对我好了,争都不敢争,我不喜欢二哥了。”

    展爸坐展小怜,满脸笑容,龙谷就旁边,展妈把后一个菜端上来,一起过来吃饭,一家人说说笑笑,很把饭前不愉忘到了脑后。

    展小怜近正酝酿怎么跟穆曦开口,晚上时候她给穆曦发了个短信,问她近忙不忙,结果穆曦回复过来说服装发布会刚结束没多久,还有很多善后工作要做,很多访谈节目和各种推不掉采访都要做。

    展小怜也没提,挂了电话就想着明天得去公司看看,她这一离开就是半个月,太不靠谱了。

    跟展小怜一届毕业生差不多都开始找工作了,找到找不到都有,现毕业形势比前几年还要严峻,一份好工作不是那么好找。本科毕业生境地为尴尬,一份差点工作,人家宁肯选用大专生也不要本科生,付工资低人还能干多久,本科生优越感大多干几个月就跑了,麻烦。好一点工作工资高,但是人家人家研究生拿着高文凭比本科生有优势,凭什么录取本科生啊?

    展小怜班级群里同学说起找工作一个比一个苦,有些人毕业一个月面试十家愣是没找到工作,不是他嫌人家工资就是人家嫌他没工作经验,各种各样情况都有,展小怜无比蛋疼看着群里大家聊天,心里总算找到了一点平衡,这是亏当初她选择了跟穆曦一起干,要不然她现估计也苦哈哈找工作。

    班上大家都知道展小怜跟穆曦合开公司,还半真半假要给展小怜打工,有合适她肯定会主动问,这不现没合适工作给同学做吗?无畏承诺展小怜不乐意给,所以她就只能岔开话题,直接群里打了一行字,说自己估计要出国,那公司她不当家。

    这一说群里顿时就炸开了锅,人家连工作都找不到,她要出国,这多大反差啊,一个嚷着要请客,还有人开玩笑似说让展小怜发达回来别忘了他们,展小怜直接打了几个字:我爸我妈是倾家荡产送我出国,求支援生活费!

    不管真假,这话一出大家心里就平衡了,不是因为家境有多好,而是家里凑钱送出去,无所谓人心好坏,只是本来同一起跑线上人,别人突然有了得天独厚条件,跑比自己了很多,这心里总归有点不舒服。

    电脑背后,想法各异,有人羡慕有人不屑,有人带着海归不过如此心态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工作。

    展小怜一句“倾家荡产”平复了一锅沸腾水,她叹口气,关了小企鹅,爬床睡觉。

    第二天,展小怜去了公司,也巧了,她公司一天,公司业务人员一天接了好几个单子,弄公司业务经理就开玩笑说以后干脆弄个展小怜塑像,当招财猫用妥了。

    展小怜要是不知道就算了,和知道了她肯定就要参与进去,跟两家公司高层还见了一面,检查了下近一个月财务报表,没发现什么问题。中午去“绝地”找龙谷吃饭,结果方清闲说龙谷和他们老板吃饭了。

    展小怜下巴都掉了,“你是说我二哥跟你们老板吃饭?”

    方清闲点头:“对,还让我关照你,要是来了直接去吃,不用等他了。”

    展小怜抓头,“那个,你们老板是李晋扬吧?”

    “小怜,傻了还是怎么着?”方清闲哭笑不得:“这个你都不知道了?”

    展小怜一脸无辜说了句:“我是实没把两个人往一块凑啊,我二哥跟李晋扬李大叔,我怎么觉得他们俩站一块有点不搭呢?”

    方清闲大笑:“你还凑对呢?”

    展小怜一脸囧像,“方大叔你这话有歧义,我二哥是直男。”

    “哎哎,”方清闲急忙也加了一句:“我错了,我们老板也是直男。”拍拍展小怜肩膀:“走,带你去吃饭吧,反正记你二哥账上。”

    展小怜蹦跶:“我二哥只付我吃那部分,方大叔吃你要自己买单。”

    方清闲笑着:“小气。”

    展小怜撇嘴,“我二哥钱,我有支配权。”

    两人一路拌嘴去了餐厅吃完,方清闲带她过去以后就下去了,展小怜一个人吃挺慢,这个尝尝那个尝尝,吃完时候就看到龙谷过来找她了,“小怜,还没吃完?”

    展小怜一边吃一边说:“我一个人呀,吃着玩呢,方大叔告诉你我这?”

    龙谷她对面坐下来:“嗯。你吃,二哥吃过了。”

    展小怜抬头:“方大叔说你去找他老板聊天了,你怎么跟他老板聊一块了啊?”

    龙谷笑了笑:“生意人广交友不是坏事,再说了,李晋扬和燕回关系不是挺好?二哥顺便过去套套话。”

    展小怜嘿嘿一笑:“二哥,不是我说你,你想套李大叔话可没那么容易,这个人就是只老狐狸。”

    龙谷伸手弹了下展小怜脑门:“小丫头,灭自己威风装他人士气是不是?这么瞧不上二哥?”

    “那你就告诉我你占到便宜没有?”展小怜托腮笑嘻嘻问。

    龙谷优雅翘起二郎腿,笑笑说:“二哥出马,还有占不到便宜?占不到便宜,二哥也不会去见他是不是?”

    展小怜将信将疑看着龙谷,“真?吹牛吧?”

    说起来,展小怜跟李晋扬接触还真不多,但是一个人聪不聪明是不是老狐狸不是非要接触了才能知道,展小怜对李晋扬了解一是穆曦嘴里,二是“绝地”上市以后一些公开信息,一个人只凭一己之力能建起那么大公司,这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别不说,单看他拿下穆曦招数就知道,这个人绝对是做事滴水不漏不容易落下把柄人,占这种人便宜,不死也得脱层皮。

    龙谷看着展小怜小模样,忍不住笑道:“二哥这是被小怜小瞧了?”

    展小怜裹着筷子说:“你就说说你干什么了?”

    龙谷摊摊手:“没干什么,聊聊天交给朋友,顺便提醒提醒这个朋友保密隐私很重要。”

    展小怜眼睛一亮:“李大叔跟你就见一次面,人家愿意替你保密吗?”

    龙谷笑笑:“怎么不愿意,这个人没有攻击性,但是防御能力极强,对于有一丁点有破坏他固若金汤城池可能,他都会毫不犹豫掐断,外界传闻他宠妻,看来一点不假。”

    “傻妞?这跟傻妞有什么关系?”展小怜想了想,试探着问:“是因为傻妞跟燕回算是兄妹?这个有点远吧?”

    龙谷伸手拿餐叉扎住一块水果往嘴里送,“要断就断彻底,我要砍断所有跟你有关线,让燕回无线索可寻。你跟那位同学说时候,也不要说去哪个国家,二哥会替你安排,具体去哪还不一定。”

    展小怜目瞪口呆:“二哥,我是要求学,都不知去哪,我学校怎么办?”

    龙谷朝着展小怜对了片小水果,“交给二哥就行。”

    “我想去老师邀请我那个国家,不行啊?”展小怜叹气,有个太聪明气场又太强哥哥她觉得自己就变傻了,因为什么都不要她操心,然后摇摇头又嘀咕了一句:“哎哟哎哟太累人了,我不管了,反正就这样吧,我赖着我二哥就行了。”

    吃了中饭展小怜回公司,也没什么事,展小怜上了一下午网,到下班点了给龙谷打个电话,直接回家。这也就是展小怜这一阵生活常态了,时不时去公司晃晃,要不就是网上看看有关穆曦消息,看到谁网上说穆曦坏话了,她不定还注册好几个马甲把人家骂个狗血淋头然后遁了再也不冒头。

    穆曦网上有关她时装发布会热潮总算消停了一阵,展小怜还听说穆曦还拍了部电视剧呢,不过听说是配角什么。等穆曦忙完这个风头过后,总算是想起展小怜了,特地给展小怜打电话,穆曦电话蹦跶,一个劲让展小怜过去找她,刚好展小怜也有事要跟穆曦说,两人一拍即合似,约好见面时间,两天后展小怜直接跑去找穆曦。

    一进穆曦家家门,看着穆曦笑一脸谄媚,展小怜就一肚子疑惑问了句:“傻妞,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要跟我解释?我怎么觉得你笑有多不怀好意呢?”

    穆曦据理力争,把自己怀里饭团往展小怜手里送吸引她注意力,嘴里还说呢:“哪里有?人家是好多天没看到你,高兴来着!”

    展小怜将信将疑,刚抱着饭团沙发上坐下来,穆曦家门又被人敲响了,展小怜没回头,就听怀里饭团朝着门方向伸着小手,笑嘎嘎喊:“鼠鼠,鼠鼠……”

    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她认识,整天跟李晋扬身后,长又高又壮,叫慕容开没错了,穆曦龇牙笑,指着展小怜就巴拉巴拉开口:“慕容大叔你是来找饭团?饭团还是我抱着吧,这是我朋友,我朋友人可好了,你要不要坐下来聊聊天……”

    展小怜:“……”

    ------题外话------

    美妞们,投月票减肉肉是一种美德,美妞们要把这种美德发扬光大,苗条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