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4章 总有意外的时候

第324章 总有意外的时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要说刚刚没明白,穆曦两句话一说就展小怜是明白了,傻妞这死丫头是想拉皮条,打算把她跟慕容开凑成一对了,展小怜怀里饭团还一个劲朝着慕容开方向伸出小手:“鼠鼠,鼠鼠……”

    展小怜无奈叹口气,慕容开已经两步走了过来,伸手把饭团从展小怜怀里抱走,抬脚就要往门外走,结果穆曦“嗷”一声堵住门,把身体抵门上,嘴里嚷嚷:“慕容大叔你别急着走啊,你要是下去了,饭团待会找妈妈可怎么办?我朋友人可好了,肯定不会吵你,你就旁边跟饭团玩就好了嘛。”

    展小怜伸手揉着太阳穴,动作麻利对穆曦招招手:“傻妞傻妞,你赶紧过来,赶紧了!”

    人穆曦还觉得她是为了展小怜幸福呢,似乎抵着门不过去,展小怜使劲揉着太阳穴:“你赶紧过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了,别想了,我有事跟你说商量,你要是不过来我就走了哈。”

    穆曦嘟着嘴,看看慕容开又看看展小怜,肩膀一垮,垂头丧气朝着展小怜走过去:“胶带,你打击我!”

    慕容开一只手托着饭团,一只手开门,头也不会走了出去。

    穆曦展小怜旁边坐了下来,一脸沮丧表情,展小怜用脱了鞋脚踢踢她膝盖,直接把她骂了一顿,完了问她:“你什么眼神?我跟那个冰块,哪里像一对了?”

    穆曦挨骂也不反驳,只是委委屈屈低头对手指:“人家就是想给你介绍男朋友来着,我觉得慕容大叔挺好,我从来没看他有过别女人,虽然不喜欢说话,但是我想肯定不会花心,起码……不会是我哥那种花心大萝卜,自己都有老婆了,还缠着你……”

    展小怜翻了个白眼,伸手拉拉穆曦头发,“你就操心你自己就行了,把你们家帅哥大叔哄好,把饭团带好,其他事你就别管,你替我操什么心啊?我有爸有妈,他们替我操心着呢,你别管我。”

    说完展小怜往沙发上一靠,嘴里说了句:“我以后呀,肯定会找到一个喜欢自己我又喜欢男人。”

    穆曦歪沙发上唉声叹气,半响突然抬头看着展小怜问了句:“对了胶带,你说有事呢?有什么事呀?”

    展小怜立刻坐正身体正色道:“傻妞,我还有真有事要跟你说。”

    展小怜跟着说了出国打算,她要出国,作为穆曦传媒主要负责人展小怜这个位置等于就是空缺了,别说展小怜是不是经常去,这位置要有人是一定,展小怜不经常去,可公司没出问题,不得不说这是因为公司前期管理好,各个环节卡紧密,以致各部门之间相互牵制,没有异类出来出幺蛾子。

    穆曦当年为了出国闹天翻地覆,结果李晋扬把她硬生生给拦了下来,穆曦到现想起来都一肚子怨气,一听展小怜说要出国,伸出四个爪子赞成她出去,这就是自己理想没实现,把理想转寄托展小怜身上,虽然穆曦现也是国内国外跑,实际上她都是工作性质,匆匆来,匆匆走,展小怜等于是出去学习,这是完全不一样。

    穆曦不但支持,而且还帮展小怜考虑了生活费问题,本来平常每个月一点生活费,年底才分红,穆曦想了想跟展小怜说把展小怜年底分红提前拿出来,以每月工资名义均摊,改成月薪直接发,至于年底分红时候,再根据分红总数扣除已经发放工资,剩下就是展小怜正分红数目。

    展小怜低着头没说话,半响,她往穆曦旁边坐了坐,伸手抱住她腰,不等穆曦开口继续说话,她自己闷声说道:“傻妞,你别说话,我就知道你对我好,我都没开你,你都替我想到了……谢谢你!”

    穆曦皱了皱眉头,忍不住看着她问道:“胶带,你是有什么心事啊?”

    有些糟心事展小怜自己都不想提,别说再复述一遍了,她闭着眼睛低低说了句:“没什么,就是近有点烦……”

    穆曦嘟着嘴,想了想没有追问,两人靠一起,少了饭团小恶魔打扰,说话清静多了,各自感慨时间过真,感觉他们高中刚刚结束似,可现,六七年过去了,他们大学都毕业了,学生生涯总有些高兴事和让人跳脚事,两人各自嘲笑着当年对方,打趣着曾经年少时各种糗事。

    展小怜和穆曦商量后,决定招聘一个总经理,她离开了,公司还是有她股份,公司以后经营好不好,直接影响到展小怜年底分红。说起来,凭着穆曦传媒现规模和业绩,展小怜年底分红还是很可观,起码对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学生来说,她绝对是大学生里富婆。

    穆曦本来还蹦蹦哒哒要自己去招聘,展小怜两句话都把她打发了,这公司从建立到现,穆曦差不多就是出了资金挂了个名,里面拐拐弯弯展小怜可是了如指掌,穆曦那就是一头雾水,招人又不是有人来找用上就行,这得看人品看能力看经验,还得试用考察考核打分,只有合格了才行。

    位置高给出工资自然也好,前来应聘人挺多,展小怜是挨个应聘,来人形形色色,其中不乏有真本事人,展小怜从中筛选了一些,人事部初步面试以后又挑中几个,展小怜再面试,后留下几个才把穆曦喊过来一起看了看。

    光招聘就花了十多天,展小怜出国时间只有大概范围,展小怜也叮嘱了知道人先不要说,班上还有几个平时关系还不错同学一起嚷着要去送她,展小怜呵呵笑着算是默认了,还问穆曦要不要也去送她呢,结果穆曦拿着日程表认真看了看,然后一脸欲哭无泪看着她:“胶带,我可能不能去送你了,我行程表上列了那天要拍外景,这是跟人家签了协议。”

    展小怜鄙视穆曦:“你是我好朋友吗?你掉进钱眼里了是不是?”

    穆曦急团团转:“不是,这行程是多少天钱就排好,刚好是你要走那几天,而且还是外地,我都答应了,要是再反悔,人家还不跟我急啊?胶带,对不起,你打我几下吧。”

    展小怜忍不住笑:“拉倒吧,咱俩谁跟谁啊?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我爸我妈还摆宴呢,我总不会不要我爸我妈吧?放心吧,你是我摆宴唯一朋友,要是不跟你联系,我也没有朋友可以联系了,你手机号码别变就行,再说了咱俩不是还有小企鹅可以联系吗?”

    穆曦想了想,觉得也是,急忙点点头说:“胶带,我也不知道你到外面电话号码会不会变,那你到时候记得要联系我啊,我手机号码肯定不变。”

    展小怜点头,“没问题啊。”

    晚上展小怜回家,跟展爸展妈说公司人招齐了,她这边貌似也没什么事,展爸还说明天跟龙谷商量下出行日期呢。

    展小怜吃完饭登陆小企鹅,果然看到班级群里大家伙正热火朝天聊天呢,还说要送什么礼物给展小怜什么,展小怜赶紧冒头。

    怜爱爆米花:兄弟们,礼物就免了,心意到了就行,又不是小孩子,要啥礼物啊,咱们都刚毕业,没多少钱,别乱花钱了哈。

    牛逼大碗:展小妞你就别客气了,别瞧不起国内人民,这点钱还是有。

    相公我是娇花:就是。

    笨笨小笨:展小怜!展小怜!你真要出国啊?

    ……

    下面说什么都有,展小怜一看小笨那丫头反应慢了好几拍蹦跶出来,直接打了几个字。

    怜爱爆米花:是啊,小笨这一阵干什么呢?

    五十度深蓝:她近忙着谈恋爱,没看到前几天群里贴出照片?她男人跟她求婚了。

    怜爱爆米花:哇哇,真?求图求真相。

    怜爱爆米花:……

    展小怜终于知道气球半空飞横幅当中飘是怎么来了。

    笨笨小笨:~~

    怜爱爆米花:打屎秀幸福。

    五十度深蓝:就是就是。

    笨笨小笨:(>﹏

    群里聊热火朝天,一会功夫小笨单独给展小怜发信息了。

    笨笨小笨:展小怜,你真要出国啊?

    怜爱爆米花:是啊,不是说了吗,倾家荡产送出国啊。

    笨笨小笨:好羡慕啊,什么时候走啊。

    怜爱爆米花:过一阵吧,还不知道。小笨,你别跟人说哈。

    笨笨小笨:哦,不说。

    小笨是没跟别人说,不过她转脸就跟雷过客说了,小笨心里头,雷过客不算别人,两个人都打算结婚了,怎么能算外人呢?再说了,现有几个老婆会对老公守话?所以小笨对雷过客说了,也没觉得自己是没遵守诺言,她又没对外面人说。

    两人这都见过家长了,双方家长都同意了,雷震为了他弟弟,把自己这么多年积蓄都拿出来给他买了套三居室房子,专门留着雷过客结婚时候用,小笨现跟雷过客是住一块,不过小笨人老实,心眼也死,她妈说结婚之前不能睡一张床,小笨就坚持不让雷过客睡到自己床上,别看小笨怕雷过客,不过她就是哭着坚持,雷过客也不敢强来。结果就是两人虽然是住一块了,但是是分房间睡。

    小笨就是一脸羡慕妒忌恨说展小怜竟然要出国了,她还给人家当前台打工,雷过客一听人都有点呆了,结结巴巴问了句:“小米真要出国啊?”

    小笨点点头:“是啊,她刚刚跟我说,你看你看,聊天记录还呢。”

    雷过客凑过去一看,还真是,伸手抓头,一脸纠结。

    小笨提醒:“展小怜提醒我不能跟别人说,你别乱说啊。万一出什么事,她不得恨死我啊。”

    “知道了知道了,”雷过客过去往旁边一坐,手托腮不吭声,心里嘀咕着,小米要是走了,那以后燕爷是不是就整天心情不好了?那他们日子还能好过吗?哎,这个不是主要,主要是小米以前不是说不出国吗?怎么突然又要出国了呢?

    展小怜是不知道小笨已经跟雷过客住一块了,她要是知道了,打死都不会说这些,再说了,展小怜一直都是知道小笨怕雷过客,一句话都说不全,两人关系发展到订婚地步,她压根不知道,她是关照小笨不要乱说了,那小笨也关照了雷过客不要乱说了,雷过客答应好好,看到雷震就跟雷震说了,完了又叮嘱雷震不要乱说,说自己就是嘀咕嘀咕。

    秘密是怎么外泄?所有透风秘密变人皆知都是这样外泄。

    国王有个驴耳朵秘密,后除了国王以为自己做天衣无缝,结果全国人都知道了国王驴耳朵。这种自以为告诉了自己亲密人,绝对不会外泄秘密,很就会被人为传播到不该传播人耳朵里。

    雷震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燕回练拳时候直接找了过去。

    燕回正用一大块毛巾擦着头发上往下滴汗,没听清似又追问了一句:“什么?”

    雷震犹豫了一下,才说:“过客未婚妻和展小姐是同班同学,聊天时候听说展小姐要出国,这个消息我不确定来源准不准确,过客就是这么跟我说。”

    燕回伸手扔了手里毛巾,一边伸手解开手上缠着纱布,一边冷笑着说了句:“开什么玩笑?!爷倒要看着她到底能走到哪里去!”一路蛇一样长长白色纱布随着燕回丢弃而落地上,他阴着脸,大步走了出去。

    雷过客其实告诉雷震时候他就想到了,凭着他哥个性,绝对会把这事告诉燕爷,所以第二天晚上回去,雷过客就小心翼翼跟小笨说他告诉他哥了。

    小笨死心眼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告诉雷过客那是因为雷过客是她未婚夫,可是雷震对她来说还不是自己人啊,当时就被气眼泪都掉了下来:“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跟别人说了吗?”

    雷过客小心翼翼把抽纸往小笨面前送,咕哝着说:“那不是我哥嘛……”

    小笨擦眼泪:“那也不行,人家都关照了不让乱说,我这不是守信誉吗?”

    雷过客低着头:“那我们装不知道不就行了?反正小米又不会知道到底是谁说,知道人不就是你密码几个班里同学?”

    小笨死心眼毛病继续犯:“可是这明明就是我说啊。”

    小笨是不聪明,不过展小怜特地关照是为了什么啊,雷过客早就跟小笨说了,展小怜跟他们家老大谈过恋爱,说不定展小怜就是为了不想让人知道才特地单独关照她不要说,结果她嘴碎直接就跟雷过客说了,雷过客竟然掉头就跟雷震说了,谁知道雷大哥会不会跟他们家老大说啊?

    小笨心里疑惑,可雷过客心里就是肯定,他大哥肯定会说,典型奴才命,只要是为了燕爷,他大哥就是跟燕爷说。

    小笨想来想去,还是偷偷摸摸背着雷过客跟展小怜提了这事,展小怜先是愣了一下,等她问清楚以后,整个人脸都黑了:“小笨,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啊?不是让你别跟人说吗?”

    小笨眼泪都流出来了,“过客跟我都是一家人了,我以为我说了什么,结果我没想到他会跟大哥说,对不起啊小怜,我本来就笨,你做错了,你骂我吧。”

    展小怜气都气死了:“行了行,都这样了,我骂你也没用啊,就这样吧。”

    展小怜说着要挂电话,小笨还那边哭哭啼啼说对不起,展小怜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那这样,作为补偿你帮我留心点你们家男人主子动向,别傻乎乎当着人面问,侧面打听一下,要是没消息你就别跟我联系了,要是有消息你就跟我说一声,记住了,这是补偿,你要是搞砸了咱俩就绝交吧。”

    小笨这给吓直咬手指头,拼命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侧面打听……”

    展小怜叹气,挂了电话就重给龙谷拨了过去,龙谷当时就头疼了,“这可真是节外生枝。”

    展小怜心虚:“二哥,我当初群里说时候,真没想别,就是为了岔开话题不让同学找我介绍工作,我要是有那能耐也行,我这不是没能耐不敢随便承诺吗?那二哥,现怎么办啊?我猜着雷震性格,可能会跟他主子说,那个人说起来,本性其实不坏,也不是他有多忠心,而是因为他跟对象是燕回,他就算是为了自己和他弟弟以后好过,也会因为这个去巴结讨好燕回。”

    龙谷捏着眉间闭目想了想,就展小怜觉得坏事了,估计出国这事有点悬乎时候,龙谷突然又开口了:“我知道了,这事你就别管了,不过,要做好面对燕回准备,小怜,如果你想清楚了,这次就没有回头路了,所以刚好这几天你好好想一想,二哥要出去几天。”

    展小怜一愣:“二哥要去哪?”

    龙谷说道:“事到如今,唯有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