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1章 起飞的那一刻

第331章 起飞的那一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被人挡外面,却蒋笙进入别墅后心里伸出一些不安,他来回原地走了两步,然后看属于燕回人带着警方人朝着外面某个地方走去,龙谷一把扔了手里烟,抬脚就朝着那边走去,依然有人挡住他去路:“龙先生,很危险,您不能过去!”

    龙谷对他笑了下,举了下手里手机,“蒋市长电话通知我过去,让我跟我妹妹喊两句话,不信你可以直接问蒋市长。”

    那人看了龙谷一眼,自然不敢这档口为一个求证去烦蒋市长,谁都看得出蒋市长一晚上情绪都不大好,那人抬脚往后退了两步:“好,龙先生请。”

    龙谷朝里走去,接近大门时候他撒腿朝着就去,入眼处是满室狼藉,四溅血迹,原来刚刚外面看到那些伤员真是被燕回伤,他拨开人群,抓住一个人追问:“人呢?你们要救人展小姐哪?刚刚不是有人说人上来了吗?”

    那人伸手指了紧闭电梯门:“燕先生带着展小姐到楼下去了……”

    龙谷问:“多长时间了?”

    那人紧张举了一只手,“刚进去,差不多有十分钟!”

    龙谷猛拨开人冲到电梯门口,对着电梯拼命拍打,“小怜!小怜!是二哥!”他上下一看,四处寻找着可以进入电梯缝隙,手指往紧闭电梯门缝隙中间抠,其他掰开电梯门,无果后,他指着紧闭电梯门对着身后大吼:“打开!把这门打开!”

    有个负责人上前拉他:“龙先生……”

    龙谷猛摔开他手:“滚开!那不是你妹妹!换你亲人被人挟持试试?这么多人……还是精英部队,十分钟时间连一个电梯都进不了?”

    蒋笙上前拉住龙谷:“龙先生,不是进不了,而是担心燕回受到刺激,以为我们抢人他会走极端!”

    龙谷甩开蒋笙手冷笑,根本顾不得眼前这人是什么人:“他能小怜出来以后重带着小怜进电梯,说明他已经是走极端,他已经是下来某种决心,你以为等到会是什么?现进去,我妹妹可能还活着,再晚一点,我怕我等到就是两个人尸体!开门!给我开门!”

    燕回明明一直是站外面,如果他们早点让他进来,哪怕是当回骗子骗骗燕回,他也不会让他有机会重带着小怜回地下室,这么多人竟然眼睁睁看着他们重进了电梯,就这样让他们到了下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燕回他但凡有一点想要就此结束这事心,就不会带着小怜又回去,外面那么多狙击手,随便打一枪燕回都不可能有机会回去,这边这么多人,哪个不是经过特种训练,哪个身后会比燕回差多少?这明摆就是指挥纵容情况让人又回去。他们只想着不要伤了燕回,却没有考虑到小怜情况。

    龙谷是人,那是他妹妹,别人不心疼,他心疼。蒋笙能不知道他能想到?蒋笙为了不伤燕回做这么多事,他能不知道燕回性子?他只是多为了燕回考虑而忽略了其他人!

    面对龙谷失态似愤怒,蒋笙没有任何辩解,而是对旁边人说了句:“龙先生情绪太激动,请龙先生出去休息一下!”

    龙谷愤怒:“蒋笙!徇私枉法没有这么徇!他是人命小怜那也是人命,为了一己之私不顾我妹妹安危,就这样让她陷入一个疯子掌控……”

    蒋笙依旧没有回头,而是对身后人挥挥手:“还不请龙先生下去!”

    立刻上来两个人一边一个强行架着龙谷身体往外带:“龙先生,请您冷静一下!”

    “滚开!”龙谷猛甩开两边人,抬脚往外走去,然后回头看了眼蒋笙:“你们会后悔!”

    龙谷带着愤怒却又无可奈何情绪走到大门边,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骚动,他站住脚,听到那些人突然七嘴八舌说着:

    “上了上了……”

    “蒋先生监控室电话!”

    指挥负责人立刻大喊一声:“后退!全员警戒!”

    龙谷放慢脚步,随着电梯门“叮”一声响,龙谷听到燕回撕心裂肺吼声身后响起,他用一种痛彻心扉声嘶力竭嗓音嘶吼:“救她!救她!救她!”

    “小怜,”龙谷猛转身,撒腿就往回跑,用凶狠动作推开所有面前挡她道人,“小怜!小怜!”

    龙谷冲过去拨开人群,就看到展小怜身上穿白色睡裙被红色鲜血染几乎只剩裙摆是白色,前几天还他面前活蹦乱跳小丫头毫无生气,胳膊耷拉两边,一动不动。

    龙谷眼睛瞬间充血,他一边跑一边速脱下身上衣服,强行推开那些重围过去人,把衣服揉成一团直接按展小怜身上那处冒着汩汩鲜血地方,弯腰把手伸进展小怜身体下方,托起她一瞬间,他用冷静、残酷、又不带丝毫感情声音开口:“燕回,你不会再有下一次伤害她机会,我发誓!”

    燕回死死盯着龙谷,突然伸手抓住龙谷胳膊,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他咬牙,死死抓住龙谷胳膊,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不……”

    龙谷没有表情脸对视他眼,然后,燕回慢慢松开手,他摇晃着身体,后退一步靠电梯内壁,用嘶哑声音开口:“救她!救她……”

    龙谷冷笑,从燕回捧着手里强行抱走了昏迷展小怜,转身,一边狂吼着“闪开”一边奋力向往冲去,身后电梯里传来身体轰然倒地声音。

    龙谷无暇顾及其他人,人是自私,会第一时间关注自己亲人,他现只要小怜平安无事,只要她平安无事就行,别什么都管不了。

    “救护车!救护车!”龙谷用极反应速度把展小怜送上了停外面救护车,“附近有几个医院?”

    龙谷选择了距离此地略远一家,然后催促救护车送到。

    救护人员给展小怜做着应急措施,龙谷半蹲车上,握着她手,不停喊着她名字:“小怜,小怜,是二哥,二哥知道你醒着,睁开眼睛跟看着二哥好不好?小怜,是不是有点疼?二哥就你旁边陪着你,小怜,小怜不疼了,我们马上就到医院,很就好了……小怜,小怜……”

    展小怜安静躺着,嘴上带着氧气罩,她被龙谷握着手突然微微动了动,似乎是想握紧他手,龙谷欣喜若狂,扭头看着医护人员:“医生!她有回应了?!她真有回应!”

    医护人员点头,立刻查看氧气袋,给她进一步着止血措施:“失血过多,如果不马上进行输血就危险了。别让她睡着了,继续跟她说话。”

    龙谷陪着展小怜说了一路话,直到救护车直接开进了医院,抢救进行,龙谷徘徊手术室外,他谁都没有通知,只是一个人等外面,确定血型后,血袋不停被送了进去,龙谷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

    其实展小怜对龙家三兄弟并没有那么深感情,要说唯一牵绊东西,恐怕就是血缘,这种奇妙东西就像无形手,会让人不由自主靠近和自己血缘上比较亲近人。展小怜又是个和谁都自来熟性子,以致她能很和龙氏三兄弟和睦相处,而因为这段时间朝夕相处,如今关系亲近就是龙谷。

    但是对龙家三兄弟来却是不一样,他们对小怜一切都了如指掌,他们看着家里唯一小妹妹从一个摇摇摆摆小企鹅,慢慢成长为漂亮大姑娘,即便不能随时随地看到真人,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对展小怜心里没有隔阂。

    展爸定期不定期把展小怜照片传送过去,再加上隔几年都会带着她去湘江一次,让他们完全了解了展小怜状况,他们和展小怜照片互动,比有些兄妹经常见面互动还要频繁,这种互动让他们真正接触展小怜以后完全没有陌生障碍可言,对展小怜来说,龙氏三兄弟是天上掉下来便宜哥哥,但是对龙家三兄弟来说,展小怜这个妹妹,一直都他们身边,是毫无疑问龙家小公主。

    龙谷心疼是来自心里,他们兄弟三个好不容易呵护起来小妹妹,他几天前还活蹦乱跳小丫头,现竟然是躺手术台上。龙谷谁都不恨,他只恨他自己。如果不是他当初开导小怜,如果不是他当初想太深,小怜不会有今天结果。

    展小怜现躺手术台上,龙谷只承认是他这个二哥当失职,如果小怜有个三长两短,龙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大哥和龙宴交代。大哥是放心把小怜交给他,结果呢?

    龙谷坐下来,一手抱臂一手撑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他只能冷静,如果他不冷静,小怜出来以后怎么办?

    龙谷看了下时间,凌晨五点半,天微白。

    手术还进行,龙谷熬过了两个小时,早晨七点,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他需要航线,他需要私人飞机,他需要带着手术后小怜前往湘江养病,一刻都不能留,他是摆宴“绝地”客人,他有权要求“绝地”为他提供有偿服务,只要他付得起钱。

    手术足足进行了四个小时,龙谷安静等外面,除了他剩下就是他保镖,这些人他看不到地方沉默,知道他们雇主现正陷入无比痛苦等待中,这是他们跟随以来,极少出现让他们老板像这样失态情况。

    安静走廊,只听得见人呼吸声音,手术室双扇对开门被人推开一扇声音显得极为响亮,一个戴着口罩和手术手套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身后一个小护士拿着一个本子走出来问了句:“谁是病人家属?”

    龙谷立刻站了起来:“我是!”

    小护士指了指那个医生,嘴里说了句:“这位病人主刀大夫,有什么事您可以跟他咨询。”

    “医生,病人是我妹妹,请问我妹妹情况怎么样?”龙谷急切看着主刀医生,想从他嘴里听到好消息。

    那医生点点头说了句:“子弹被取出来了,没中要害,所以没有生命危险。失血很多,不过送来及时,暂时没什么事。但是不排除术后意外,所以还要继续观察。”

    龙谷什么话没说,直接往医生口袋里塞了一张支票,“谢谢!”

    他妹妹命比钱重要,他给是因为手术成功。

    手术室门被人推开,展小怜安静躺手术车上,龙谷急忙冲了过去,低声唤了句:“小怜!”展小怜没有丝毫回应,龙谷迫切抬头看着医生:“医生!”

    那医生过来解释,“手术时用了局面麻药,不过她对麻药很没抵抗力,刚用完就睡着了,等药性过了就没什么大事了,现送到加护病房,就等她醒了。”

    展小怜被送进病房,但是一直都没有醒,龙谷等心急如焚,旁边小护士看他模样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这位先生,病人生命体正常,您不用太担心。”

    龙谷对小护士轻点了下头,继续双手合十祈祷,他只要她赶醒,赶醒了就行,“小怜,小怜点醒……”

    展小怜安静躺病床上,一起一伏心跳证明她依然存活。

    好一个杂乱无章梦,展小怜觉得应该是梦,她低头,发现自己还是穿着那件睡衣,干干净净,一个人站空无一人地方,周围是淅淅沥沥水声,她奇怪:“咦?下雨了?”

    展小怜朝前走了两步,对着空荡荡地方喊了一句:“有人吗?有人吗?”

    回答她是她回升:“有人吗?有人吗吗吗吗……”

    她抬起,再次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心口传来一阵钻心疼痛,她低头,突然发现心口位置睡裙突然渗透出一点鲜红,慢慢那处鲜红扩散,扩散,汩汩流出鲜血,然后向下蔓延,打湿了她洁白睡裙,展小怜茫然看着那处流血地方,她怎么流血了呢?她怎么会流血呢?她是不是会死?

    突然眼前冲出过人影,燕回满身伤痕和血站她面前,手里握着一把沾满了血黑色枪支,他慢慢抬头看着她,带着燕回式邪笑看着她说:“妞,心脏可不是那位置,是这里!”说着,他用手里手枪,对着他自己心脏位置,“啪”一枪,血溅四处。

    “啊——”展小怜双手抱头蹲下身体尖叫一声,哭喊出来:“不要!”

    燕回走到她面前蹲下,伸手抱着她身体,笑着说:“怕什么?爷这不是教你怎么打枪吗?”

    燕回把枪塞到她手里,按着她手对着他心脏位置“啪”又是一枪,展小怜听到了他身体汩汩流血声音,看到了地上血一滴一滴落下,然后汇成了一滩,拥着她身体力量突然渐渐减弱消失,展小怜抬头,发现燕回正以一个虚化影像渐渐消失,燕回对着她邪笑:“妞,记着爷,到你死那一天。”

    展小怜伸手去抓,却从他身体直接穿了过去,她歇斯底里狂叫:“不要!燕回!燕回!燕回……”

    龙谷就坐病床旁边守着,眼角余光突然看到展小怜头似乎动,龙谷一激灵坐直身体:“小怜?!”

    泪水从展小怜眼角滑落,她用极微弱声音念着什么,龙谷听不清,他压低身体,凑到她唇边仔细辨认,然后整个人僵了一下,小怜念着一个名字:“燕回!”

    龙谷伸手握住展小怜手,轻轻回应了一句:“!”

    展小怜醒了。

    她手术后足足昏迷了一天两夜后早晨,她睁开了眼,醒来第一句话就是:“二哥,我渴。”

    声音非常微弱,就想猫咪叫了一声似,龙谷本来还以为听错了,直到他听到第二声时候才意识到这真是小怜说话,她说渴了。

    龙谷瞬间落泪,他低头捧着展小怜手,把脸埋她手心,轻轻说了句:“小怜,二哥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展小怜戴着氧气罩,微微睁着眼,轻轻应了一声:“嗯。”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青城雨已经下了两天,龙谷突然觉得窗外犹如艳阳高照一般荡漾人心。

    龙谷只通知了展爸展妈,两人当时就各自和学校请了假赶到青城,当看到展小怜躺病床上样子时,展妈当时就哭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女儿怎么好好就成这样了?”

    龙谷没多说,地下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展小怜和燕回不说,谁都不知道,展爸是有点疑惑,知道肯定和燕回那人有关,只是龙谷不说,他们也就不问,小怜从生死线上回来,这才是重要。

    展妈来了也没打算现就回去,女儿都这样了,她要怎么回去?难不成还让龙谷一个大男人照顾小怜?就算亲兄妹这也不好看,她这当妈要是没就算了,她现都知道了,肯定就要留下来照顾了。

    龙谷坐那边跟展爸商量:“叔,我想过两天等小怜情况稳定了,就带她去湘江养伤。”

    展爸还没说话,展妈旁边直接说了句:“去吧,赶紧去,这地方也不能待了。我好好闺女,谈个恋爱就成这样,这要再待下去,还有命吗?”展妈一边抹眼泪一边抬头跟展爸说了句:“对了她爸,小怜要是去湘江,我想跟着过去一阵子照顾一阵,她伤成这样,别人照顾我也不放心,我这工作不要了我也要去……那些畜生,等他们有一天有孩子了,他们就知道了……”

    展爸一点都没有犹豫点点头:“去吧,老二一个人带着小怜上路,我也不放心,你今天去学校请两个月假,要是请不成假,你就辞职,班不上了,我现工资养你跟小怜,还是养得起。”

    龙谷见他们已经决定,“手续我来办,婶再来时候把小怜衣服和你身份证一起给我,我找了私人飞机,要提前办手续。航线也要看情况,所以哪一天走还不一定。”

    展小怜身体异常虚弱,唇色白像纸,她想开口说句话,结果发不出声,还是龙谷看到她张了张嘴动作才急忙问了句:“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无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父母也对不起几个哥哥,她似乎从小到大就一直让他们操心,小时候三天两头感冒,长大后谈个恋爱不是离家出走就是进了医院,她就是个不安分女儿,总是让他们跟着操心。

    展妈伸手摸摸她额头:“这傻丫头,哪家孩子不操心?我们家小怜可是省心,学习上从来没让我们操过心,身体不好又不是小怜错,离家出走那是少不事,进医院是小怜遇人不淑,以后小怜谈恋爱,一定让妈妈把把关,万一再碰上个脑子不好,说什么也不能要。你跟你爸你妈说什么对不起啊?……”

    展小怜轻轻点点头,眼泪从眼角滑落,展爸跟着过来说了句:“小怜乖乖听妈妈和你二哥话,别胡思乱想。”展爸展小怜身边坐下来,伸手擦了擦她眼角泪痕,笑眯眯看着她说了句:“我们家小怜是小美女,哭了可不好看。”

    展小怜睁开眼睛看了展爸一样,吸了吸鼻子。

    病房外有人推门,龙谷回头看了一眼,起身站了起来走出去,伸手关上门,抬头看了那人一眼:“怎么说?”

    那人附耳到龙谷耳边,完了直起腰看着他,“暂时就打听到这些,那边被封锁挺严密,我是听里面出来下班小护士说,说是来了个不得了大人物,所以治安戒严,再多就打听不到了。”

    龙谷冷着脸,抬脚走了两步,冷哼一声:“这么大摆场,看来没死成啊,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那人不敢接话,看着龙谷脸上问了句:“那……二少,还要继续打探吗?”

    龙谷点点头:“我离开青城之前,我要知道那小子所有消息。”

    “是二少,那我先走了。”那人打了招呼径直离开。

    龙谷原地站了一会,看了下时间,还一大早,展爸展妈肯定是没睡好,让人外面定了酒店让展爸展妈先住过去,他留医院看护,展妈看他眼睛都有红血丝了,直接把龙谷推出病房了,“你去睡,我来看着,我们家小怜我不看谁看?龙谷别跟婶争,你赶紧去睡觉,小怜这这几天你肯定特别着急,我这当妈失职,好歹让我补偿补偿,我这工作都不打算做了,我啥时都能补觉你们赶紧去!”

    等龙谷走了,展爸跟展妈一边一个坐病床旁边看着,越看越心疼,这小脸白不像话,听说是拿了枪朝心脏位置打了,得亏她是不会用枪,要不然这准头要是真准了,直接打到心脏上现还有她吗?

    展妈看着展小怜样子,这是又恨又气又心疼,还没办法,她要是好好她还能打她几巴掌让她长点记性,这都这样了,她要怎么打?

    展爸不让展妈念叨,孩子都这样了,说那些都没用,现孩子能点好那才是重要。

    展爸晚上有课,所以上午时候出去买了些日常用品,让展妈去他青城一个朋友家熬了些补身体汤过来,展小怜就是体虚,主要是流血过多,只能慢慢补。

    展小怜抢救成功后蒋笙那边有派人过来看望,不过被盛怒之下龙谷直接赶了出去,警方过来装模作样做笔录,想了解两人地下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也直接被龙谷赶走了,人都没醒,还作什么笔录?罪魁祸首不就是那混蛋,找受害人叽歪什么?

    龙谷就差指着警方鼻子骂了,燕回不就是了解情况?直接问不就行了?找他们家小怜算什么事?狗屎!一堆狗屎!

    龙谷那是真正豪门贵公子,说脏话那绝对是破坏他完美贵公子形象,结果这几天开始,他都被逼接二连三骂人。不知是蒋笙那边确实觉得有亏欠还是怎么着,那边派来人两度被赶走后,之后再没有人过来骚扰,龙谷为了防止万一,也专门让两个人守病房门口,干啥都行,就是别打扰小怜休息。

    青城接连十多天阴雨天,淅淅沥沥下个没完没了,经过十多天修养,展小怜已经能正常进食,就是吃慢,情绪也不是很好,被人扶着下地走路也没什么问题,去厕所自己都能去了。

    龙谷已经定下回湘江行程,这事就没跟展小怜商量,她现没任何发言权,展爸展妈还有她二哥全替她决定了。

    这天其实不是出行好日子,但是龙谷完全不顾医院医生阻拦,坚持要带展小怜离开。

    外面来接是房车,展小怜被龙谷让人抬到车上,有两个高价请来医生随车,这是龙谷从“绝地”借过来,算是临时聘请,这两人会随车到云城,然后跟着飞机一起到湘江,然后再自行返回。

    龙谷能考虑到都考虑到了,医生还根据展小怜伤情况也是提前做了准备,带了必备药物和急救用品,其实到湘江只要一天,根本不需要带那么多东西,可龙谷这人就是这样,他做事,绝对防范于未然,能带东西都带了。

    这家医院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特别是负责主刀手术医生,他得了龙谷好处,还是那么大手笔,是真心替展小怜考虑,劝了挺久,觉得病人不适合现远行,这手术才几天啊,三个月以内好都住医院里毕竟安全,结果龙谷根本不听劝,说走立马就走了,而且是当机立断好不拖泥带水,退院手续是展爸跟进,展妈请假事也成了,展爸办完住院手续以后请了代课老师。

    房车开不算,展小怜状态还算好,除了情绪低落外,别还算正常,坐起来慢吞吞吃几片水果,她靠着靠背突然说了句:“二哥,我还答应我班上同学我出国时候让他们送我了……”

    龙谷想了下,“小怜同学是青城还是摆宴?”

    展小怜回答:“大部分都是摆宴。青城话,只有两个人家是青城这边,我总得说一声吧,要不然得罪人了。”

    展妈忍不住说了句:“你这孩子傻了吧唧,你都这样了还惦记着什么啊?人家来送?怎么送?还下着雨,来也不方便,来了看你这病歪歪样子?”

    展小怜嘟着嘴,慢吞吞说:“我没说让人家来送,我是说要打个招呼,说一声。”

    龙谷想了想,突然说了句:“那就说一声,如果能有人青城好。”

    展妈抬头看了龙谷一眼:“哎,她胡闹你还跟胡闹?这是赞成了?”

    龙谷笑了笑,“婶,不是我不赞成,而是做个烟雾弹而已,有些人有些事,还是要知会一下比较好,得后患无穷。”

    展小怜听着龙谷觉出阴森森味道,急忙摆摆手:“二哥,要不算了,本来就不是那种关系特别好朋友,就是班上同学,平时说说话开开玩笑这样。”

    龙谷直接开电脑上网,“你们平时用什么联系?”

    展小怜说用小企鹅,结果龙谷临时装了一个,展小怜鼓做嘴报了小企鹅号码,龙谷直接群里打了个通知。

    怜爱爆米花:今天飞机,要往外飞,有人送没?

    土豆:

    土豆:啊?怎么不提前说?今天就要走?

    九十度深蓝:啊!今天飞机?

    ……

    潜水同学一个一个圈蹦了出来,有人开始问是哪个机场。

    怜爱爆米花:青城东郊机场,有人送?

    展小怜旁边看泪牛满面,他二哥说话这么这么生硬啊?人家肯定会说她出个国突然就这么拽了,“二哥,你好歹委婉一点啊!”

    龙谷回头:“怎么委婉?”

    展小怜指导:“你每句话后面打个图片,笑脸也行。”

    龙谷转过身,继续打字。

    怜爱爆米花:有人送没有?

    梦落之菊花:几点飞啊?你跑那旮旯里找都不容易找啊,~(>_

    土豆:太突然了,好歹提前说啊。

    佳欣4个大霉银:血崩中,不能沾水

    123木头人:我问问大熊,他昨天还嚎着说送你呢,等你以后回国罩着他点呢。

    怜爱爆米花:

    怜爱爆米花:要送速度,过时不候。

    展小怜:“……”真是泪流满面,人家送她还成了是人家求她了。

    群里闹着一片,一个个哀嚎半天,说怎么着也赶不上送展小怜,倒是有一个家住青城男生手机上线,立马蹦跶出来问青城哪个机场,龙谷把机场地址直接打了过去,结果那男生说他刚送完一个高中同学飞机,正准备回来,可以跟展小怜打个招呼。

    龙谷让司机往郊区机场开,然后等郊区机场门口。

    展妈没好气说了声:“龙谷啊,你还真让人过来啊?”

    龙谷对展妈说了句:“好歹让人知道,小怜确实是来过机场。”

    展妈叹口气:“再怎么弄,那杀人犯不是有钱有势?总能查到吧?人家不定一个电话,就有人把什么都告诉他了。”

    龙谷低头打字,嘴里说了句:“不是给他看,是给认识小怜人看,我要让所有知道人都知道,小怜确实出去了,没人知道缺口,悠悠众口,一传十十传百,”龙谷抬头,眉头拧起,目光深远看着车内某个角落,咬着牙说了句:“他们就算跪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再让他们看到小怜一根头发!我要让他们知道,小怜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欺负。”

    “二哥?”展小怜扭头看龙谷,她脑子还有点混沌,龙谷也没有跟她说过,只不过展小怜心里隐约有点知道,并不清楚,而且她一直养伤,并没有那么好精力去理解为什么龙谷会有这样愤怒。

    看护她医生急忙询问了一句,“展小姐您需要什么?”

    展小怜轻轻摇摇头,闭上眼睛。

    房车停路边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下来两个男生,疑疑惑惑看车牌,然后跑过去问司机:“哎师傅,请问车上是不是有个叫展小怜女生?”

    看护医生得了指示撑着伞站不远处,展妈跟龙谷从车上下来,展妈就到展小怜学校去过一次,她不记得人家,不过人家记得她,两男生过来跟她打招呼:“阿姨。”

    展妈伸手指了指半开门,很热络客套:“哎哟,原来就是你们两个啊,真是不好意思,这雨就没停,你们还特地跑过来。小怜那死丫头刚刚睡醒,还迷糊呢,这两天感冒,一直躺着,这不机场到了才发现忘了带身份证?她爸回家给她拿身份证去了,这孩子马虎。正担心赶不上飞机呢。”

    “我们也是顺路,展小怜原来班上跟我们关系挺好,她脑子聪明,我们都特别佩服她,难得班上有个出国,好歹让我们沾沾喜气,”两个男生探头看了一眼,有点咂舌,这就是传说中房车,以前只电视和往上看过没想到今天还看到现实版了。

    展小怜坐床沿上,穿有点多,虽然下雨天有点冷,一般人穿着长袖就行,不过她穿了长袖还套了外套,白着一张小脸,笑眯眯跟那两男生打招呼,“哎大熊,我还以为我今天飞机没人送我呢。我这走急,身份证都忘了带了,看我命多好!还碰上你们了。”

    两个男生大大咧咧也没多想,主要是展小怜之前上学时候就老生病,一生病就请假,后来听人说她是早产儿所以身体比较弱,这会这样一看就是病歪歪,还调侃呢:“展小怜,我怎么觉得你都成林黛玉了?你这身体是不是得好好养养?阿姨,你得管管她,肯定是自己不注意。”

    另一个不是展小怜同学,不过是隔壁班,两男生一起送朋友,咋咋呼呼说挺热闹。

    展妈听到自己女儿被人夸还是挺高兴,笑呵呵跟两人打招呼,展小怜一直都是笑眯眯坐着,偶尔才插一两句话,两个男生都是那种二皮脸孩,油嘴滑舌特能说,巴拉巴拉说了老半天。

    展小怜无意中扭头看了眼龙谷电脑屏幕,突然看到半个标题:……山洪突发,名模穆曦川城失踪。

    展小怜一激灵,突然喊了一声:“二哥!你点开那个闻,看看穆曦怎么了……”

    龙谷本来是坐后面桌边喝茶,听到展小怜突然喊起来,急忙过来问:“什么闻?”

    展小怜一只手捂着心口以上位置,想站起来过去,试了试没敢冒险,就坐原地一只手指着那标题说:“就那个,说穆曦失踪那个……”

    龙谷看了她一眼,展小怜立刻放下胳膊,龙谷点开看了下,说:“小怜,这是讯,没有详情介绍。”

    展小怜急了:“讯?这么说就刚发生没多久事?……”说了一半她又卡住,这一急伤口又开始疼了。

    那两个男生愣了一下,全都凑到那消息面前看:“不会吧?昨天还看到网上有她闻呢,说和一家国外杂志签了合同,要拍外景什么……”然后两人顿住,不就是拍外景时候失踪了?

    展小怜愣了好一会,才开口:“不行啊,我这不能走啊,好歹让我知道傻妞没事消息我才能走啊!我这走了……”

    两男生没吭声,这个他们不知道怎么办,穆曦对他们来说就是电视上明星,也不认识,就知道跟展小怜关系好,要怎么做他们还真不知道,再说了,对于他们来说,出国是件非常重要事,而且机票都买好了,耽搁了上不了飞机怎么办?

    龙谷一看展小怜说不能走是认真,立刻伸手关了电脑,扭头看着她:“小怜,你现这样,你不管是走还是留,你都帮不了她是不是?如果你是单纯等她平安消息,到哪都能等,是不是?”

    展小怜急切指着龙谷电脑,说:“可是傻妞这是被洪水冲走了,二哥,是山洪!我要是就这样走了,我这心里……”

    说好听点是失踪,可这年头,这失踪是个什么词?失踪和死亡差距有多大?死亡是找到尸体了,失踪就是明知死了,就因为没找到尸体,所以就用失踪代替了。这是山洪,就算被水冲跑了,傻妞还不会游泳,这到底会怎么样啊?

    “小怜!”龙谷绷着脸,轻轻喊出她名字:“我知道你担心她,但是小怜,她是一个有丈夫有孩子人,如果涉及到生死,真正操心是她丈夫,那才是陪着她度过一生人,而不是你这个外人,你急了能有什么用?你现就算急跳楼,你也什么都做不了!”

    眼泪展小怜眼眶里打转,她咬着唇不说话。

    那两个男生一见气氛这样,觉得也呆不下去,而且说穆曦失踪消息确实也很重要,所以他们赶紧打了个圆场:“展小怜,你就别争了,你放心吧,反正你以后也会上小企鹅,我们给你报平安。”

    展小怜低着头点了点:“我知道了,你们别介意,我刚刚太紧张了,行了,我爸待会肯定就来了,要是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吧,这么大雨你们还过来,我都不好意思了都。”

    两个人男生觉得气氛不对,赶紧点点头,从车上下来,展妈给两人拿了一把伞,还分了一点吃,赶紧给他们送过去:“等等!撑着伞,别淋湿感冒。”

    结果两人不要还嘻嘻哈哈说了句:“放心吧阿姨,我们跟展小怜不一样,怎么淋都不会感冒,就算感冒了过两天也就好了。”

    展小怜泪汪汪坐着不动,刚刚情绪激动说话大声了点,这伤口就疼厉害,那里伤口因为过了麻药,这几天疼都特别厉害,止疼药展小怜还不愿意吃,这会疼特别厉害,动都不能动一下。

    龙谷还瞪着她,展小怜鼓着嘴不说话。龙谷叹口气,她旁边坐下,伸手摸摸她头:“小怜,不是二哥阻止你,二哥是不想让你操心多事,你现这样,帮不了你同学是不是?二哥答应你,就算去了湘江也会让人打听你同学消息,好不好?”

    展小怜点点头,不争辩,二哥说对啊,她再急有什么用?那是山洪,不是打湿了傻妞脚溪水。再说了,李晋扬对傻妞有多照顾,就算李晋扬本人不,他肯定也会让人跟着傻妞,谁知道傻妞是不是就被人救了躲哪个旮旯里了?

    展小怜自己一个人想了会,突然想到了她那天纸牌卦,原来大凶,是真,她大凶,他大凶,以及傻妞大凶!

    车辆上路,直到云城某郊区私人领地,一辆十几人座私人小飞机等那里,展小怜是被人抬上去,她是说自己走,可是龙谷不允许,他现什么险都不会让她犯,谁知道这上上下下走路,是不是就会牵动到伤口?

    舱门关上,飞机地面人员指挥下上空。

    与此同时,青城某私家医院内加护病房中,一个巡房医生仔细观察了病人症状,皱着眉头做着登记,一脸不解,明明身体特征各项都反应,怎么就不醒呢?

    一个小护士进来,医生跟小护士说了句:“去打点水拿棉签给病人润润唇,有点缺水。”

    医生巡房结束,小护士急忙拿了水杯跑去接水。

    躺病床上人突然动了动身体,昏迷状态下眉头皱起,扎了针手突然握成拳头,点滴开始速回血,他梦里剧烈挣扎,死死攥住拳头,喉咙里发出含糊嘶吼,无边黑暗笼罩而来,他想摆脱那缠绕他周围所有声音,挣扎会,依旧是挣扎!

    他梦睁开眼睛,大口喘气,紧握拳头慢慢松开,松开,血液回流,随着挂着点滴重回到了血管,胸脯剧烈起伏,他平复着呼吸,慢慢举起手,猛拿下脸上罩着氧气罩,咬着牙慢慢坐起来,伸手拔掉胳膊上针头,尖细针头速流出药水,一滴滴落地上,他翻身,动作牵动伤口,他把目光放到自己胸前,似乎想起什么似突然要从床上坐起,结果一个不稳,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地上,撞翻了身边桌椅和上面瓶瓶罐罐。

    蒋笙正陪着蒋老头从门外进来,进门就听到动静,两人一抬眼,就看到正挣扎着从地上费力爬起来病号:“燕回!”

    ------题外话------

    经济大环境决定生活小水平,渣爷先打个滚卖个萌以示渣爷很v5,《渣回回偷饼干》今天发布群里,限时出租开始,一张月票看一眼,三张月票看两眼,十张以上随便看,先到先看,胖妞妞记得花票看渣回回,小肥妞奶糖小玩偶友情客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