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2章 你的消息

第332章 你的消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门外听到动静人速冲了进来,蒋笙厉声喝问:“病房为什么不留人?!”

    那端着一杯水回来小护士被吓直哭,她真没想到她就离开这么一会病人就醒了,没想到病人醒了以后不是乖乖躺着,而是自己拔掉氧气罩和针头,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病人啊。

    燕回半个身体躺床上,一只胳膊搭脑门上,挡住了眼睛,谁碰他他就踹谁,弄周围人没一个能近了他身,蒋笙刚刚为了把他扶到床上真是累气喘吁吁,这身上被踹了好几个脚印。

    蒋老头年纪大了,哪里经得住燕回一脚,差点坐地上起不来,蒋笙赶紧扶着他坐到另一边沙发上,不让他再靠近。

    燕回伤口纱布渗出鲜红血,就算不是医务人员也能看出伤口被撕裂,他一边呼着气,嘴里一边说了句:“滚出去!”

    蒋笙赶紧对着门口围着人挥手,医院里人早私底下传开这位是个阴晴不定难侍候主,被挑中分到这病房人都是年轻貌美姑娘,病人一直不醒看看昏迷帅哥大家都乐意,可是这病人一醒就是这阵势可把姑娘们给吓坏了,果然还是睡美男比较招人爱,现这个神经病是谁啊?

    人家巴不得赶紧离开,结果蒋市长总算解放了他们。

    病房里人少了,一下子安静不少,连空气似乎都清净了不少,燕回躺床上一动不动,安静不像燕回。

    蒋笙开始头疼了,燕回这小子又要乱发脾气了,这想法还没散呢,就听燕回突然又到吼了句:“全给爷滚出去!”

    “燕回!”蒋笙刚开口喊了一声,燕回突然吼了一声:“滚!”

    蒋笙肯定不会这么走啊,蒋老还呢,“燕回,要发脾气也等伤养好了再发,你伤很重,你昏迷了多久你知不知道?”

    “爷说滚!”燕回突然挣扎着爬起来,结果腿都站不直,再次倒床上,他气一拳打床上,直喘粗气。

    蒋老头毕竟年纪大了,被燕回一脚踹肚子上,沙发上歇了半天还没缓过劲,老半天了他才拄着拐杖站起来:“子归,我知道你不高兴,那也得等你养好伤了才有力气发脾气是不是?你现这伤,哪还能动啊?子归啊,你怎么玩都行,你说你怎么能把自己伤成这样?咱先不闹,先好好养伤好不好?等你身体好了,你想怎么着你就跟蒋笙说,让他帮着你出出主意,好不好?”

    蒋笙伸手按了按太阳穴,燕回是怎么被宠坏?就是这么被宠坏,他就是拿捏住了别人软肋,对别人狠,对他自己狠,一个连命都舍得人,还有什么好怕?

    蒋笙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他抱着那女孩跪电梯里画面,不,他想起来了,燕回似乎有怕东西了,否则他不会那么竭斯底里,不会那么疯狂要人救那个女孩命。

    蒋老头眼巴巴对着燕回说了半天话,结果燕回什么反应都没有,蒋笙疑惑上前一步,这才发现燕回直接晕了。伤口遭到二次伤害,输液输到一半就被他拔了枕头,主治医生都抓狂了:“病人可不能这么折腾啊!再有几条命都经不住这么折腾!”

    蒋老头看了燕回一晚上,这老人家身体还真经不住这么熬,明明有陪护看着,他不放心,非要自己亲自看着,他要看,蒋笙哪敢自己睡觉?只能过来一起陪着。

    蒋老头看着躺着一动不动燕回,老泪纵横,“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犯傻呢?他要一个女人怎么非要把自己弄伤痕累累?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想?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这一把老骨头……”

    蒋老头这人平时跟谁说过这些话?也就蒋笙面前了,蒋笙还有分寸,自然不会乱说,整个蒋家蒋笙这一辈,有出息也就是蒋笙了。

    蒋笙低声安抚:“蒋老,您别太担心,燕回他年轻气盛,有时候说话不中听,您千万别往心里气坏了身体,我有时间会说说他。”

    蒋老头摆摆手:“你呀,就别说他了,我都拿他没办法,你要是能说动,他早就听话。我知道你们都说我宠他,可是我不宠他能怎么办?难不成就这样不管他?我也想管,他小时候是我捧着长大,我也希望他听话,可是我哪敢赌啊?他那脾气一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这心脏不好,耗不过他呀。他要是能有你一半省心,我就满足了,我现什么盼头都没了,就盼着他能好好,我哪天要是离开了,他再惹出点乱子……”

    蒋笙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笑了笑:“蒋老,您别这样说,燕回虽然有时候会耍点小性子,不过他还是很有分寸。”

    蒋老头拍拍蒋笙肩膀:“蒋笙啊,子归这脾气怕是改不了了,你别也说宽心话,我明白,这次你也受委屈了,龙家那也不是一般人家,这次他们家女孩子伤成那样,怕是恨死你了。这事我记着了,你别往心里去,生气人说点什么,一时冲动罢了。”

    蒋笙摇摇头:“不会,我能理解龙二公子心情,只希望龙二公子能公私分明,别影响了龙家和青城摆宴商务合作。”

    蒋老头看着燕回,叹口气:“子归啊,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能好好?”

    蒋笙沉默陪旁边,眼看着时针都往一点钟方向跑了,蒋笙只能开口再劝:“蒋老,您还是先去休息吧,我来看着,您放心,我保证不会再出岔子。”

    蒋笙再三劝了,蒋老头才人搀扶下到隔壁房间休息去了,蒋笙送走蒋老头,回头看着燕回,伸手拉了下他身上盖着毯子,盖住他露外面手。

    一场秋雨一场寒,白日气温正是舒适时候,但是晚上天气就是偏冷,蒋笙伸手关了空调,开了半扇窗,外面雨声淋漓,带着深夜凉凉气息吹进来,似乎觉得有一点冷,蒋笙开了窗,拉上纱窗和窗帘,重坐回燕回身边,自言自语似说了一句:“就算再恨,这么多年了,他也迁就了那么多,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吗?非得闹到你死我活才行?燕回啊,你不小了,该长大了,他也这个年纪,身体又不是特别好,也活不了几年了呀……”

    病床上燕回陷入沉沉昏睡,没有丝毫反应。蒋笙知道,燕回每一次受伤,对蒋老来说,都是对他钻心刻骨打击,长辈心,只有小辈当了父母以后才会懂,而燕回,可能这一生都不会懂,一个活仇恨、怀疑和猜忌中人,永远都不会乐。

    一个不爱笑不一定就痛苦,一个一直笑也不一定乐,燕回每一天都笑,可是他笑到底哪一次才是发自内心,没有人知道。

    青城雨没有下到湘江,秋高气爽,很适合出行,展小怜就是这样气候里到了湘江,龙湛提前接到通知,亲自带人过来接展小怜,龙谷走近龙湛,喊了一声:“大哥。”

    结果龙湛理都没理,明摆着对于他所看到很不满意,展小怜躺床上被人抬下来,她睁开眼睛看着龙湛喊了一声:“大哥。”

    龙湛手悬半空,半天都没找到落手点,生怕自己碰展小怜一下,就会让她疼,“小怜!小怜,怎么伤成这样了?那该死畜生,大哥就知道……”

    龙谷跟着后面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龙湛很生气,只不过因为小怜场,他不会直接表现出来而已。

    龙湛当天就把展小怜送到湘江算是顶级医院,请了专家验伤查看,极力要求不让伤口展小怜身上留下难看疤痕,展小怜其实没所谓,她觉得自己能活着这就天大恩赐了,而且伤口位置也不是胳膊腿这些显眼地方,而是心口,只要不穿低胸装,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

    展小怜见龙湛就跟下死命令似跟医生说不能留疤,忍不住说了句:“大哥!大哥,其实这个没什么……别人又看不到啊,真没什么。”

    龙湛走过来,也不敢靠太近,怕自己又没出息流鼻血,就安抚她:“小怜是女孩子,女孩子身上不应该留疤,小怜你别管,大哥知道做什么,你只要安心养伤就行。”

    一大拨人到湘江就直接去医院,还没有回龙家,展妈展小怜到了病房以后就开始忙前忙后忙活起来,把带过来东西能拿全拿出来,节俭了一辈子人,这都成习惯了,虽然龙家有钱,可那钱也不说天上掉下来打,展妈就觉得再有钱人,该节约地方也得节约。

    龙湛是个舍得往展小怜身上砸钱人,他现就是明摆着只要能把展小怜伤治好,不留疤,怎么着都行,谁劝都没用。

    龙谷直打把展小怜带回来以后就没再露面,展小怜开始还以为龙谷是太累回家补觉了,后来从女佣无意中透露信息里才明白,龙谷不是补觉,是养伤。

    龙家三兄弟,龙湛年纪大,兄弟之间年龄间隔也比一般兄弟要长,龙湛成年入驻龙氏时候龙宴才刚刚升初中,龙谷也才被送出国没多久,下面两个弟弟等于就是龙湛供出来,龙谷和龙宴兄弟俩对大哥是真恭敬,人前人后都尊敬,要是特别放松地方,那就是展小怜面前,几个兄弟有种团聚感觉,所以每个人都放松。

    龙湛没有那么多精力像父亲一样教育几个弟弟,再说了龙谷那嘴不说龙湛能说得过去,他要是开口训话龙谷那大道理比他还多,只会把龙湛气死,所以他唯一用教训方式就是打,那根棒球棍是龙宴小时候学棒球时用过,后来成了龙湛恐吓威胁两给弟弟听话工具,虽然他使用频率并不多。

    龙谷和龙宴兄弟俩挨打次数真有限,龙谷因为初中时候搞大班花肚子挨过打,龙宴因为差点害死龙美优挨过打,其他就是龙湛拿着手里掂量着,逼着两个弟弟为了应付期中考试复习用。

    龙湛是把展小怜放心交给龙谷,结果龙谷带回了一个伤害累累还差点死掉小怜。

    过程怎么样龙湛不管,一看到展小怜满身伤,龙湛顿时火冒三丈,这些伤是怎么弄上去?这要是小打小闹能弄这么严重伤?还有,小怜身上为什么会有枪伤?到底是谁打?这些不弄明白,就这样不明不白带着小怜回到湘江,他脑子是吃屎长?

    当着小怜面龙湛什么都没说,但是当天晚上他和龙谷一起回龙家,用一根棒球棍把龙谷打半死。

    龙谷咬着牙一声不吭,龙湛怎么打都不喊一声疼,等龙湛打完了,也打累了,龙谷才艰难爬起来跟龙湛说了句:“大哥,我错了,这顿打是我该承受,小怜受了这么重伤,全是我错,是我没把她照顾好……”

    “当然是你错?!难不成是小怜错?”龙湛喘着粗气,气不行,又不能把自己弟弟打死,气势汹汹甩手扔了棒球棍,抬脚走了出去。

    龙美优躲柱子后面,咬着手绢不敢过去,她晕血,看到那红色血液就会犯晕,她还怕龙湛,等龙湛走出大门才敢招呼家里男佣赶紧抬着龙谷回房间,自己又跑去打电话通知家庭医生赶紧过来。

    那棒球棍一棍子下去就够受了,何况下手还是龙湛,龙谷身体本来就没有那么强壮,这一打第二天就趴了,压根起不来,本来还说怎么着也得去医院看了小怜再回来,结果起都起不来,医生特地给他拍了片,看了片子好歹松口气,只要没伤到骨头就行,皮外伤养养就好,伤了骨头就麻烦了。

    展小怜医院时候就问龙谷哪里去了,龙湛直接让人说他这么多天没去公司,去加班了,展小怜明知道龙谷挨了一顿打家养伤,就撇着嘴看着龙湛嘀咕:“骗人!我二哥可聪明了,从来不加班,再说了,他摆宴时候就一直工作,才用不着那么加班活让他做呢。”

    龙湛不说话了,展小怜继续说:“大哥你是不是欺负我二哥了?”她躺床上翻着白眼说:“大哥真恐怖,我以后要是犯错了,大哥是不是也会拿鸡毛掸子打我一顿?”然后展小怜扯着脖子喊:“妈!妈!我要回摆宴,要不然我大哥以后也会打我!”

    龙湛:“……”

    展小怜这话说把龙湛差点呕死,龙谷和龙宴那是男人,皮糙肉厚,怎么打也不会打伤打残打死,可是他们家小怜是公主,这能一样吗?龙美优小时候再任性龙湛都没打过,那是小姑娘,打花了小脸打伤了小胳膊小腿留疤了,那就难看了不是?

    龙湛坐着门边上,进来给巡房医生就挺奇怪,怎么龙家大少爷跟自己妹妹说话,还离这么远呢?哪有人和病人聊天不坐病床旁边,搬凳子坐门口啊?

    龙湛坚决不往那边凑,说什么也不过去,怕流鼻血,他每次一流鼻血小怜就会一脸嫌弃,为了不让小怜嫌弃,龙湛终决定保持一段距离是比较明智。

    展妈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小心走进来,“小怜醒了?赶紧过来喝点汤,妈给你炖大补汤,我可是问过医生,说这玩意对你伤口愈合,趁热喝……”

    龙家女佣无数,可是展妈来了就是为了照顾展小怜,只要是为了展小怜,她什么事都抢着走,压根不要人家擦手,这就等于抢了别人活,龙家女佣对展妈意见还挺大,不过听说展妈是小小姐养母,看小小姐对展妈态度依旧龙家两个兄弟对展妈态度,还真没人敢给她摆脸子,再一个展妈也是厉害,为了照顾女儿她什么都豁出去了,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而且展小怜也吃惯了展妈做东西,照顾起来确实很方便,这是别人怎么都代替不了。

    展妈心里一直憋着一个劲,龙美优,她非常想看看龙美优,想看看身体是不是长胖一点了,是不是漂亮了,是不是性格外向一点了,她是真想看,想夜里做梦时候都梦到龙美优摆宴时候样子,只是她来了以后一直都没人提,展小怜又一直要照顾,所以展妈还真没办法开口,她怕自己说了会让龙家兄弟多心,她来湘江,到底为了照顾小怜还是为了看美优啊?所以展妈就只能放心里。

    展小怜其实心里有点数,晚上展妈就跟她睡一个病房里,有时候她睡着了都能被展妈翻来覆去给折腾醒,问她又不说,展小怜就想着是不是应该来湘江了,她妈这想看到龙美优心情就加迫切了。

    展小怜自己这样想,就有点打翻了醋坛子,还给了展妈一天脸色看,展妈一整天就看到闺女那张拉老长肚肺脸,不舍得打她,就捏着她脸蛋问:“我这侍候你一天,你还给我脸子看了?你看看你这什么表情?”

    展小怜用无比幽怨眼神看了展妈一眼:“我哪里有。”

    展妈指着她:“你还没有?要不要妈给你拿个镜子照照?看你爸不就想欺负你妈了?”

    展小怜继续幽怨,默默托腮看向一边,“哼。”

    “你还哼啊?”展妈被气不轻,“这死丫头今天吃错药了?”

    小护士刚好从外面进来听到了,笑眯眯说了句:“今天药没错啊,是医生配好呢。”

    展妈那脸上可精彩了,这小护士可有意思,她是骂她闺女呢,展小怜捂着嘴笑,还不敢用力,怕伤口疼。

    不过第二天,展小怜就趁着展妈不时候问了龙湛一句:“大哥,我一个可无聊了,你让小白花过来陪我说说话,反正她家里也没什么事,多出来走走也是好事。”

    “她?”龙湛坐门边,犹豫了一下,点了下头:“也行,既然小怜想和美优聊天,那大哥明天让人接她过来。不过小怜,美优体检报告显示她这一阵身体点虚,抵抗力也下降,所以不能医院待太久,这气候容易又细菌病毒出来,万一有感染上什么流行病,会很麻烦。”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高兴点点头:“谢谢大哥,不用很久,能待一会儿就行,我跟我妈这两天不对盘,对着吵。”

    展小怜一直是觉得龙湛不喜欢龙美优,不过就刚刚那句话里展小怜听出了点别味道,龙湛说话语气和表情就是很生硬,但是他说话内容却是很有爱,展小怜知道了,不是龙湛不待见龙美优,也不是不让她乱跑,不是不给她自由把她当温房里花一样养,而是因为龙湛不会想到远地方去,他只考虑到龙美优身体状况,只有龙美优身体允许情况下带着她出行。

    次日,龙湛果然派人去接龙美优,龙美优站卧室门口,指着自己问:“大哥是让我去吗?”

    去接人点头:“大少爷是让美优小姐过去了,让我来接您过去。”

    龙美优速回到房间,换了件衣服,一直跟着她两个保姆也陪着她一起去医院。

    展小怜躺病床上面前放了张小桌子,手里拿着书竖桌子上正翻书看呢,书名很猥琐《四八腐女结婚记》。

    龙美优进屋前本来还想着说展小怜病了,躺病床上啥都不能很可怜,龙美优来路上就跟保姆说要好好跟展小怜说话,陪她度过这段痛苦日子,结果进屋以后展小怜从书本后面抬头,用一副极端警惕又带着浓重敌意眼神瞪着她,从她进门开始就一直瞪着她,龙美优莫名其妙,忍着她眼神上钱一步问:“展小怜,你怎么了?”

    展小怜:“我瞪!”

    龙美优不敢往前了,展小怜看她眼神就跟小野猫觉得人家抢她食物眼神似,龙美优身后保姆都看不下去了,“小小姐,美优小姐特地来看您,您好歹打个招呼啊!”

    保姆话刚说完,卫生间门开了额,展妈一边拖着卫生间地步一边退出来,然后把拖把重放了进去,关了门直起腰抬头一看,展妈愣了下,美优什么时候来了?

    一看到展妈,龙美优身体就僵了下,跟着她就知道展小怜为什么是这表情,这个坏丫头就是怕她跟她抢妈妈,面对展小怜挑衅又警惕眼神,龙美优立马露出一副针锋相对眼神,握着小拳头对着展小怜一起瞪,这是她先抢,她本来没打算跟她抢,可是她干嘛这样子瞪着她?

    展妈有点傻眼了,展小怜拉着一张小脸瞪着美优,美优竟然也露出一脸凶巴巴表情,瞪大眼睛瞪着小脸,这两姑娘年纪差不多大,都很漂亮,就跟两个女儿似,本来展妈应该高兴,结果这两孩子一看不对盘啊,相互之间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展小怜正瞪凶,展妈直接上前,眼泪汪汪看着龙美优,“美优啊,我是妈妈啊!”

    展小怜伸手捶床,“妈,你闺女这里呢!”

    展妈跟没听到似,就差抱着龙美优痛哭了,龙美优咬了咬下唇,什么都没喊,也没说话,但是身体也没有因为展妈碰触而退开。

    展小怜被展妈丢床上,人展妈抱着亲闺女说话去了,展小怜对着展妈和龙美优背影捶床:“妈,这里还有个你闺女啊!我要跟我爸告状,你有亲闺女就不要我了,我要跟我爸告状!我要告状!”

    展妈回头给展小怜丢了记白眼,“你告去,你再嚷嚷看我不削你!你也不怕伤口疼。”

    展小怜摸摸鼻子,默默捧起书继续看她狗血小言书,她妈就是有了亲闺女就不要她了。

    展妈就是想看看龙美优,这孩子好不容易来了,展妈肯定不能一直留湘江,家里还有个展爸呢,她要是一直湘江,展爸家里怎么办?孩子是重要,可是孩子又不能陪她过一辈子,展爸长又好,正是有魅力时候,展妈虽然对展爸放心,可现外面有些女孩可没那么让人放心啊。她看着眼前龙美优,就想把龙美优样子印心里头,拉着龙美优手,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龙美优这么多年都没喊过妈妈,这会她也喊不出来,看着展妈心里也难受,这是自己亲生父母,她一直以来都希望自己和别孩子一样,除了有哥哥,还有自己爸爸妈妈,后来知道自己是不是龙家孩子,她哭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接受了自己没有父母只有哥哥命运,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对父母,还是一对宁肯不要她,也要养别孩子父母呢?

    龙美优心里,展爸展妈就是因为她生病才不愿意养,刚刚知道时候,龙美优觉得自己就是被抛弃,因为他们觉得她是负担,觉得她是累赘,所以才放弃了她,选择了一个身体比她好孩子来养。

    展爸去湘江说要带她回家,她拒绝,她严正拒绝,凭什么他们她需要父母时候他们抛弃了她,而当她身体渐渐康复时候,他们就想带她回去?那样一个家庭家里,会有她容身之处吗?她看他们都是道貌岸然伪君子,她看着那个应该被她称为父亲男人脸上露出痛苦表情,以及他后放弃带她走时满脸失落,心里有种莫名、报复式感。早知现何必当初呢?

    可是,当龙美优慢慢从别人嘴里听到那些不同说法时,龙美优又让自己陷入了煎熬,她是不喜欢展家那破旧房子,不喜欢那混乱客厅摆放土里土气家具,不喜欢卫生间里冒出那股刺鼻臭味,她不喜欢是她爸爸妈妈对另一个女孩好,她妒忌那个可以随心所欲对着她父母撒娇放赖女孩,她妒忌她可以大刺刺伸出小碗让她妈妈给她夹菜,她妒忌那个破破烂烂家里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相处……

    龙美优一个人酒店时候哭过很久,她到底想要是什么?她哭倒床上,她就是一个有点贪心女孩,她既想要爸爸妈妈,又想要好生活,怎么就不行?这世上,要属于自己爸爸妈妈难道是奢侈吗?她想要生活好一点这难道有错吗?她恨自己是龙美优,如果她是展小怜,是不是就会幸福?有疼爱自己父母,有有钱三个哥哥,可是现实告诉她,她不是展小怜,她只是龙美优,虽然她名字登记龙家户口薄上,可是她身上血流是展家,这世上只有一个展小姐,就如同只有一个龙美优一样。

    龙美优觉得展小怜没说错,她对展小怜就是怀有敌意,很重敌意,要是展家没有展小怜,是不是她父母看到她时候会高兴?

    可是慢慢,龙美优突然发现展小怜不是天生好命,不是每个人都非要爱她不可,而是因为她自己本来就争取,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三个哥哥和她养父母之间,她选择了和她感情深厚养父母,她把他们放她首先选择第一个位置,她护着他们,他们面前表现她自己,用着小女生装可怜装可爱对父母撒娇放赖手段引起他们多关注,她清晰明白告诉他们,她很乎他们,她会因为他们对另一个陌生女孩莫名好而妒忌吃醋。

    龙美优那时才知道,原来要人喜欢要人爱,也是要争取也是要表现也是要努力。

    谁都希望有人爱自己,龙美优也是。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让别人夹菜而不嫌弃他们筷子是否沾了口水是表示人和人之间亲近一个方式,原来玩那些无聊纸牌可以让人和人之间相处加融洽,原来主动接触那种沾满了油腻碗筷争着抢着去洗干净是让别人感觉欣慰事……她以为她出现他们面前,就可以让他们愧疚,让他们心疼,却发现自己所有报复式面对和言行只会伤了他们心,只会让他们离她越来越远。她要怎么才能让她可以和展小怜一样让他们都喜欢她?

    龙美优长久坐她那间布置精致装修豪华房间里,让自己陷入一个怪圈,她明明是想怎样让自己走出那个房间,却终只是让自己陷入到深一个怪圈里。

    展小怜来了,带着她稀奇古怪歪理理论,以龙家小公主身份回到了龙家,那时候龙美优心里就想过,她好好跟这个全身上下都充满心眼女孩子学习,学习怎样让她哥哥和爸爸妈妈喜欢她,她要好好跟她相处,结果,都是假,那个女孩子就是个恶魔,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她明明都那么努力和她说真心话了,结果她竟然指着她鼻子说讨厌她,还说她是小白花。龙美优被气哭了一晚上,她再也不要跟那个坏丫头好好相处了。

    生气时候龙美优是真很生气,可是当她发现展小怜离开,她跟展爸展妈反倒亲近起来以后,突然又感谢展小怜了,她是故意是不是啊?她其实是教她怎么跟爸爸妈妈相处是不是?今天龙湛让人去接她来医院,龙美优很高兴,换衣动作就像小鸟一样轻,她总算有可以感谢展小怜地方了,她决定了,一定要好好跟展小怜相处,不管展小怜说什么刻薄话,她都要忍,展小怜现是病人,她要忍!

    结果,龙美优到医院就看到展小怜绷着一张小驴子脸瞪着她,就好像她是要去抢她猫粮小野猫似,一点都不可爱!

    龙美优医院待了一个半小时,离开时候一看心情就特别好,还特地到展小怜病房安慰展小怜,结果被展小怜一句话给喷走了:“小白花别往我面前凑……”

    “我也讨厌你这个坏丫头了!”龙美优不等展小怜说完讨厌自己话,自己抢着对展小怜凶了一句,提着裙摆气势汹汹走了。

    展小怜继续看书,展妈气捏展小怜脸蛋:“你这丫头怎么欺负人啊?人美优怎么着你了?”

    展小怜揉着被捏生疼脸蛋,幽怨抬起眼睛看了展妈一眼,义正言辞说:“她抢我妈了。”

    展妈懒理她,“就你这样还告状,你等着美优先跟你爸告状,明明是你先欺负人,我现可是知道为啥美优那一阵老打电话告你状了,你就是故意欺负她了。”

    展小怜摇头摆尾唱歌:“啦啦啦,我是故意小行家,冷言白眼我不怕,欺负她,故意哒,欺负完了心情顶呱呱……”

    “你伤口不疼了是吧?”展妈被她唱哭笑不得,这丫头还上瘾了呢,不过等展小怜唱完了,展妈眼眶也红了,她伸手擦了下要落下来眼泪,跟展小怜说了句:“小怜,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爸爸妈妈把你养这么大,一点都不后悔,真。”

    展小怜掀起眼皮子看了展妈一眼,冷哼:“不要加‘真’,听着就像假。”

    展妈被她气揪了下她耳朵,“你这孩子就是故意气人。”

    展小怜笑嘻嘻看着抬头展妈:“妈,不知道人还以为你真是被气哭了呢,我有那么挫吗?”

    展妈赶紧把眼泪擦了,“谁说?我们家小怜可是优秀孩子,又聪明又孝顺,还是摆大仅有几个优秀毕业生,有几个孩子赶得上我们家小怜?要不是那个死混蛋,小怜也不会……”

    展小怜原本笑嘻嘻脸,逐渐淡了下来,身体往后一仰,扭脸看着窗外,嘴里说了句:“妈,我都来湘江了,恐怕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以后,咱们不提他了,行不行啊?”

    展妈一看展小怜表情,就知道那死小子对小怜影响还是挺大,起码一时半会儿没法消除,展妈后悔自己提了这一茬,点点头:“小怜,妈听你,咱以后小怜会值得好,这辈子都不要提了。”

    展小怜对展妈笑了笑,比划了一个“k”手势,“我就知道老妈好了。”

    展妈出去,展小怜一个人躺病床上,眼睛睁大大,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从展小怜醒来到现,她身边没有人跟她提过燕回这个名字,似乎所有人都约定了一般,有关燕回一丁点消息都没有人提起,展小怜自己也没有问过,不过倒是往龙湛要过电脑,龙湛不让人给,她现都躺病床上了,要电脑干什么?展小怜要了几次都没给,后说是为了看看穆曦消息,她想知道穆曦究竟是什么情况了。

    这个时候展小怜还不知道,和湘江相隔甚远某个偏远地区发生大地震,穆曦正是靠近那里一个城市拍外景时候受到地震影响,山洪暴发,除了穆曦和几个身强力壮又识得水性保镖人员,摄影组其他人几乎全部失踪,很多人甚至都没有找到尸首,只能以失踪情况存。

    龙湛就把电脑给了展小怜用一次,用完了龙湛就把电脑拿走,龙谷用龙湛电脑一查浏览器记录,发现除了穆曦搜索情况外,还有另外两个搜索记录:一个是燕回,一个是燕子归。

    龙谷当时身上伤还没完全好,他揉着太阳穴说了句:“等小怜伤一好,就立刻送她出去。”

    而展小怜伤导致另外一个后果,就是龙氏集团突然大肆撤销内地投资。

    当初龙谷亲身考察过和青城摆宴几个合作项目被龙湛一起取消,当时只是草拟了合同,并没有正式签约,从当时情况看肯定是铁板钉钉事,谁都没想到龙氏突然一夜之间取消了所有商务合作,龙湛甚至还下了一份撤回建内地某个城市郊区大型工厂,撤销理由是郊区,货物托运成本较高。

    别人不急,可当地商务部门急啊,一旦龙氏真取缔这里工厂,那几千工人就会失去生活来源,意味着当地失业人数骤然增加了几千人,会让原本就严峻就业人数根据严峻。别看就是简单关了一个工厂,可涉及到了社会层面,那问题就严重了。

    龙氏这番突如其来撤资湘江本地引起很大反响,龙氏是投资一直是外界关注焦点,如今龙氏突然要撤资,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地区经济不景气?原本有意投资人家一看龙头大户都这样了,那他们投资自然就会加谨慎,调查期自然也会延长,多是处于观望状态。

    说白了,这就是龙大公子对自己家小公主被人欺负报复了,拿着那些人撒气呢,龙家有什么影响?龙家大影响就是少赚一点钱,他们少赚这些钱劳动力,却能养活成百上千普通百姓。

    这要以前龙谷肯定会阻止,不过这次龙谷什么话都没说,他当没看到,一是刚挨了一顿打,心情不好,还有个他也是想让那些人知道龙家确实是生气,撤资和取消商业合作看起来是幼稚,可幼稚背后也能表示出他们决心。

    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墙,总会有知情人坊间传出点风声,这种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小道杀伤力会比龙氏直接发通知来有效果。再者,龙氏再怎么样也不能跟官家直面抖,而他们面对影响力巨大龙氏集团时自然也有顾忌,这种法子,算是龙氏侧面控诉和抗议,龙湛再冲动也绝对不会跟官家撕破脸皮,所以龙谷默认了大哥幼稚行为,就当花钱买个顺心。

    展小怜知道以后直翻白眼,幼稚,太幼稚了,还有人跟钱过不去,二哥竟然也不知道阻止,真是受不了。

    龙美优第二天早上没有让人接,而是直接主动去医院了,她一进房间就会被展小怜喷出去,龙美优每次都被喷小脸黑黑气呼呼走掉。

    龙美优跟展妈告过状以后回家,自己窝房间里找出一张名片,名片有点旧,还占了脏东西,却被收一个精致笔记本内页,她捧着名片看了好一会,然后咬着下唇走到桌子边,用桌子上一张自己照片后面拿出龙谷照片,摆一起认真看了好一会,然后她拿过手机,按照名片上号码自己拨了过去。

    电话通了,龙美优紧张坐直身体,两只手抱着电话,等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喂”时候,她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龙美优抱着电话,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甚至连呼吸声音都不敢太大。

    龙宴皱着眉头看了看电话,显示是湘江号码,他盯着那几个尾号,握着电话手紧了紧,半响试探着问了一声:“美优?!是不是美优?”

    ------题外话------

    托腮公告,渣爷每晚9:3之后不就不会,如有纯属意外,胖妞妞们切勿9:3之前催促,渣爷发脾气睡地打滚撒泼耍赖后,会不。胖妞妞们速度投票哄爷高兴,一张月票小高兴,三张月票大高兴,十张以上小恐龙捶地,打个滚,渣爷v5